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一路平静地回到“林菲平原”市郊的“宇宙飞船”中,我们才正式地松了口气。

  把所有“守护能量”全都隐藏进“能量气场”中后,我如平常人一般,感到极度的疲劳。一连喝了两杯热气腾腾的“桂茶”,才感到身体恢复了一点点的力量,蹦紧的神经才逐渐得到松懈。

  昌浩啜了口热茶,感叹地道:“这次若不是幸有长平相助,不但昌浩性命难保,东联的基业也要就此毁于一旦,我实在不知该怎样报答长平,才能……”

  我皱起眉头截住他的话头道:“兄弟之间,说这么些见外的话做什么?”

  昌浩忙道:“是,是。只是……唉,对不起!”他的目光中掠过一丝歉然。

  我静静地看着他。

  昌浩叹道:“你素来仁心仁义,这次为了我,毫不迟疑地连下杀手,显是大违你一向的宗旨,我万分欣慰又深觉得对你不住。”

  我淡淡地道:“浩,你是否觉得我的手段狠了点呢?”

  昌浩连连摇手道:“不,不,你的行为是正确的,并无过分之处,换作是我,如果有长平你这种能力,只怕手段比你还要狠,当时的情形之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又何来仁慈之心?只是懊恼因为自己让你连违初衷,这次本是要带你来观光游览的,反而害你不得已地卷入这场科技战争的危险旋涡之中……”

  我不悦地截道:“又说这些见外的话干什么?这次出手,我并没有后悔,你就不要太在意了,我担心的倒是等会我们在‘明王星’到处游览的话,会不会再遇到麻烦?”

  昌浩微笑地看着我道:“长平,凭你如今的实力,你还怕什么麻烦不成?”

  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身体轻松地陷入温暖绵厚的靠椅中,我才淡淡地道:“麻烦总是讨厌的。”

  昌浩沉吟地道:“我知道凭你现在的实力,确实没有什么可令你害怕的,但‘明王星’毕竟是古武学最昌盛的一个星球,‘明王星’人也是最好战的民族,长平这次显露了如此骇人的武技,只怕麻烦还在后头呢?”

  我悠闲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昌浩眼神异样地看着我:“长平,你的性格与观点似乎改变了许多了哦?”

  我闭起眼睛,尽量放松四肢,再蜷缩起来,让自己感到身体的重量实在地遍布在靠椅中,才轻松地道:“是吗?”

  昌浩苦笑道:“老实说,我发现你似乎改变了许多……”

  “是不是我变强了?”我睁开眼。

  “不错,这是一点。”昌浩看着我,“在‘古武术大赛’中,你的每一场比赛我都观看过,特别是最后与神万心争夺第一之战,老实说,在场外已经有无数人甚至远在‘明王星’与‘火星’的人通过星频转播在观看你们这最后一战,更下起了巨额赌注,来买你们的输赢。你知道你的陪率是多少吗?”

  我摇头,其实心里也猜到我的行情决不看好。

  果然,昌浩接着道:“你的陪率是五陪一,神万心的陪率是一陪七,大部分人都看好神万心,包括我在内。”

  昌浩讪讪地道:“结果很令人意外,你不怪我吧?”

  我吐了口气,神思飘渺,想起那场决战,自己又何曾会有胜算?昌浩他们的眼光无疑是正确的,若不是最后自己的技能再次异变,只怕性命都难保全了。

  “当然不。”我叹道,又有谁知道其中惊险而微妙的变化呢?

  昌浩继续道:“所以我很疑惑,但又知道你不会告诉我的。”他叹息地摇头,“今天你施展那种杀伤力那么强大的指劲,我更是从来未曾见过,长平你太令我吃惊了。”

  我沉默不语,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吃惊呢?‘聚元指’是自己的经脉变成能量光质的脉络后,利用十根指头的经脉催运出强大的“守护能量”,爆射出一束束如激光束般的指劲,这与利用掌心部位凝聚出大量厚实的能量成为“能量球”其实是同一道理的。不同的是掌心部位是集合了多条经脉的能量,而每根手指却是直接利用各自的一条经脉爆射出单股能量,所以它们之间的形状与威力是不同的,包括速度问题。

  “你们看好神万心并没看错,其实我根本就没有胜算,原本我以为凭借‘瞬间移动’和‘精神力’可以稳操胜券,但这两项最特殊最有威力的技能却都对神万心起不了丝毫作用。”我喃喃地道。

  “什么?‘瞬间移动’?就是你在比赛中如幽灵般突然无影无踪就消失不见的身法吗?”昌浩震骇地道。

  “瞬间移动”是我认为是决胜的秘密武器,所以在决赛之前根本就不曾在人前施展过,当然除了姐姐与莫莲娜及神秘女郎三人外。

  虽然也曾在威克尔面前施展过,但并没引起他的注意,所以并不算知道。

  我点了点头。

  昌浩急促地吸了几口大气,眼神怪异地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猛然间,蜷缩在靠椅中的我就这样在昌浩面前凭空消失了。

  昌浩骇然地看作着他面前那空无人迹的靠椅,张大著嘴巴,眼睛几乎要鼓跳出来。

  而在短短四秒之间我又蜷缩地出现在靠椅中。就好象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

  昌浩吞了口唾沫,骇然地看着我。

  “这就是‘瞬间移动’。”我淡淡地道。

  “你是不是妖怪?”昌浩突然说道。

  我好笑地看着他。

  好久,昌浩才平定了骇异的心情,恢复正常神色,在一边苦笑地连连摇头。

  我知道很难解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也不想解释,让最好的朋友知道自己具体的技能与实力应该是极限了。

  “如果‘明王星’人了解你的实力,相信一定没有人敢找你的麻烦,找你挑战了。”昌浩苦笑道。

  “是吗?但愿如此。”我呼了口气,“虽然不怕麻烦,不过麻烦毕竟还是挺讨厌的,能避免的话最好不过了。”

  昌浩微笑道:“其实就算‘明王星’人了解了你的实力后,敢挑战你的只怕也只有几个拥有‘强者’称号的人了。”

  “你说什么?”我震道。

  昌浩见我神色紧张,奇怪地道:“你怎么啦?”

  封闭的“能量气场”瞬间打开,“守护能量”迅速流经全身,能量气息往外一散,我挺直了身体急急地道:“你刚才说什么‘强者’?哪几个是拥有‘强者’称号的?”

  昌浩看我怒发须张,气流不住在体外旋绕,骇异地道:“长平你怎么啦?”

  我几乎被他急死,强自稳定心神,才道:“我是问你刚才说的‘强者’是哪几人?你快回答我啊?”我咬紧牙关,控制住直欲要咆哮起来的心情。

  昌浩释然地道:“在‘明王星’,因为大多数人追求武道的终极武学与身体最大的潜能发展,因此常常要彼此之间相互不断挑战,只有经过不断地挑战,武学才可能进步,靠自己摸索是不可能有显著成果的。所以,由此便开始产生出现在在武学上处于最颠峰的高手,‘明王星’人分为不同等级的称号,如‘强者’之称就是武学上的佼佼者,其次便是一、二、三流的高手,最普遍的便是‘武者’之称了。”

  我一字字地问道:“那你是说,‘强者’的称号在‘明王星’可以用挑战的形式来得到的吗?”

  昌浩见我如此慎重,也忙道:“当然可以。这是唯一证明自己武技实力的一项考核途径,可惜‘明王星’到现在才只有五个人是拥有‘强者’称号的,‘一流高手’倒是不少,但要挤入‘强者’行列却还不够格,至于‘二流高手’和‘三流高手’就更多了。”

  我松了口气,终于找到成为“强者”的途径了,瑞芬要我达到“强者”境界才会告诉我她的所有秘密,现在终于有了明确的突破口了。

  “哈哈哈哈……我终于找到眉目,终于没有白来一场了,哈哈哈……”我舒服地昂首大笑起来,澎湃的声浪冲荡在“宇宙飞船”之中,整艘“宇宙飞船”似乎也开始微微地晃动起来。

  “你真的要挑战‘强者’称号?没有错?”昌浩知晓我的心意之后,骇然地问。

  “有何不妥?”我淡淡地道。

  再次封闭起“能量气场”,我如常人一般,又舒服地陷入软绵的靠椅之中。

  昌浩目光闪烁,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最后才坚定地看着我:“既然长平有此意愿,我一定全力支持你,其实凭你现在的实力,确实有能力挑战‘强者’称号的,我是太多虑了,应该对你有信心才是。”

  我欢笑道:“你就少说废话了,快告诉我一切详细的情景吧?”

  昌浩沉吟道:“其实我所知也不多,我虽然知道‘明王星’上拥有‘强者’称号的有五人,具体知道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罗工世家’已经退位隐修的大宗长──力丹君,另外四个是谁就不清楚了。听说要挑战‘强者’称号的除了要拥有称号的本人点头应允外,还要先得到‘明王府’的考核,认为你真的有实力了,才会答应你的挑战资格,我想具体的情况还是到‘罗工世家’后,我们再找机会询问一下吧?长平认为怎样?”

  我点了点头。

  昌浩皱眉道:“不过,长平,你有没有想过你可逗留‘明王星’的时间并不长的吗?不要忘了你还要赶赴‘空中城市’,时间上也许不允许你去挑战‘强者’称号啊?”

  我呆了呆,随即笑道:“你说得是,那就看看时间的安排吧,反正这事也不急,等我从‘空中城市’结业之后再来挑战也不迟的。”

  昌浩怔道:“看你刚才那付模样,我还以为你要马上挑战‘强者’称号的?嗯,既然不急的话,最好还是等你修炼完‘空中城市’的高级武学之后再来挑战,这样的话,起码多几成胜算。”

  我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我们现在是否可以出去了?”

  昌浩抬腕瞅了眼手腕上的多功能通讯器,然后按了上面一个按纽:“马五,和‘会元酒楼’的人联系好了没有?”

  昌浩手腕上的通讯器响起了声音道:“主席,已经联系好了,负责人明修已经在恭候主席的大驾了,随时都可出发了。”

  昌浩“嗯”了一声,关掉了通讯器,对我耸耸肩道:“我们出发吧?”

  出了“宇宙飞船”,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精神不由为之一振,不久前的血腥撕杀似乎已成为遥远的记忆一般,我的心情没有再受它所影响。

  飘飞在“林菲平原”上的蓝色天空中,俯望着脚下连绵起伏的青草绿地,四周的柔和清风,不由心中大畅。

  “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再找我们的麻烦?”八个随从大汉中一位叫马五的大汉问道。

  昌浩道:“‘航展’已经顺利完成,三大集团的狙击计划也失败告终,暂时是不会有人来找我们的麻烦了,不过,过几天就说不定了。”昌浩微笑地看着我。

  我耸了耸肩,随意自然地以缓缓在前方飞行着,不一会儿,我干脆就虚空平躺了下来,宛如在床上睡觉一般,两手枕住后脑,微眯起眼睛看着淡蓝的虚空,不见丝毫的运劲动作,平躺的身体依然直直地往前飘飞。在昌浩及八位贴身随从大汉看来,就好象我是静止的,而移动的倒是地下的平原和空中的白云一般。

  他们不禁怔然地看着躺着飞行的我,一时间倒忘了继续飞行了。

  “浩,你们如果再不跟来,我可真的要飞错方向了。”我吐出淡淡的声波轻轻震动着他们的耳膜,使他们惊醒过来。

  坦桑市──“明王星”西南部一座最繁华的都城。

  会元酒楼

  “长平,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东联集团’在‘明王星’发展的企业部门之一的‘会元酒楼’负责人明修先生。”昌浩指着一位身材颀长,文质彬彬,年约三十许的白脸无须的青年人道。

  我看着这个“会元酒楼”的负责人明修,一双长又细的凤眼,微微眯起,半瞌半合间,眼光如冷电般凌厉,感应其周身散发出的能量气息,是个武技不下于昌浩及八位贴身随从大汉的高手。

  我微笑地朝他点头道:“幸会,明修先生。”

  明修眼睛依然微眯着,但神态却显得欢愉地握住我的手笑道:“长平先生是主席的好朋友,千万不要见外啊,我在星频转播中对长平先生的武技真的是无限钦佩,更听马五兄说这次三大集团的狙击杀手皆因长平先生而铩羽而归,更是钦叹,惜‘东联集团’在‘明王星’的部门皆被软禁,想要赶去通知有埋伏也不可得,何况要去援手?唉!幸亏有长平先生鼎力相助,‘东联’的基业才不至就此断送。明修身为‘东联集团’里的一分子,真不知要如何表达心中对长平先生的感激之情。请受明修一拜!”说完就要俯身拜下。

  我伸手抵住他的肩膀,笑道:“明修先生万不要如此,折杀长平了,不消说昌浩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兄弟,就冲着三大集团的卑鄙手段,长平也要伸手的,所以,明修先生万望不要如此。”

  明修见状,也不坚持,只是热情地拥住我的肩膀,用无声的举动表达他的感激心情。

  昌浩微笑地在旁说道:“你们就不要互相那么客气了。”

  明修道:“主席说得是,明修失礼了,我已在‘花雨轩’准备了酒席为主席及各位接风洗尘。”

  明修朝我微笑道:“长平先生,请!”

  “不用客气了。”我道。

  昌浩点了点头,我们随即跟着明修走了出去。

  微微离地悬浮的我,心头一动,散去周身行转的“守护能量”,把所有能量气息皆潜藏进“能量气场”之中,再次成为一个普通人,恢复正常人该有的重引力。

  失去能量守护的我,发现走在身前和身后的脚步轻不可闻,而自己恢复为普通人,走动的沉重脚步声却显得异常的刺耳。

  昌浩及八位贴身随从皆已见怪不怪,倒是明修突然发现此异状,不由诧异地回头看着我,却没有说什么。

  身为武道修炼者应有的好奇心,明修此刻一定已用“探索能量”在我周身探索着他的好奇。

  我忖道。

  酒宴过后,夜幕已徐徐降临,仰望宇宙星辰,颗颗如珍珠般绽放洁白光彩,夜风清凉,枝树轻颤,虫鸣鸟啾,一片宁静祥和之气充斥四周,心灵刹那得到片刻的宁静。

  距“坦桑市”东南方六百公里处的“达里浮市”--

  --“木尊行院”分院“青木武院”。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阴沉着脸的段灭世暴跳如雷,“此次出动行院中一级高手,连冷寒木也都随你出动,狙击计划应该十拿九稳,为何会遭此巨败?现在你让本座的脸面往何处搁?如何面对木尊他老人家?你快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右臂仅剩半截手腕的紫雾老人,脸色苍白,额头冒汗,沙哑着嗓音道:“此次狙击计划照我们安排在地球的眼线透露,‘东联集团’参加‘航展’的人除了昌浩这小子外,只带了十五名的贴身保镖,武学等级也不过才三级左右,这消息是绝对正确的,所以这次我们出动这些人手是完全可以歼灭昌浩一行人的……咳……”紫雾老人喘着粗气。

  段灭世阴沉着脸:“既然如此怎会失败?”

  紫雾老人目光愤怒地道:“地球的眼线没有告诉我们随‘东联集团’一行人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段灭世皱起眉头道:“还有另外一个人?是谁?难道就凭他一人的力量就可以击败你和冷寒木及众多行院高手?”他一扫站在一边窗前,静静看着窗外山景的铁胜侠。

  铁胜侠孤傲冷然的背影散发无穷寒意,静静地矗立在窗边,不发一言。

  “紫炎,你说。”段灭世对紫雾老人道。

  紫炎老人道:“院长一定想不到随‘东联集团’来的这人就是--夏、长、平!”

  “什么?”段灭世诧异地道,“是他?”

  紫炎老人吞了口气道:“就是曾在‘西版镇’与我们架梁的那个‘古大陆大洋州’的小子。”

  段灭世沉吟地坐了下来:“那小子虽然曾在‘西版镇’和你们交过手,并意外地击败了冷寒木,但也不至于把你们伤得这样?并且还在你们包围下连杀我方几人?他的武技还不至于厉害到这个程度吧?”

  紫炎老人恐惧地道:“不至于那么厉害?那小子简直就不是人,双手可连续放射出如‘激光束’一般的指劲,速度更不是科技武器的激光束可以比拟的,我们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就伤在他的指下,我这条手臂就是断送在他的指下的。”

  段灭世睁大了眼睛:“真是如此?那为何冷寒木毫发无损?”

  紫炎老人看了一眼铁胜侠,猛感到室内寒意更浓,他张了张口,寒气更汹涌地往嘴里灌了进来,断了手掌的紫炎老人周身的紫色能量已不易运转护体,当场打了个寒战,话也说不出来。

  段灭世脸一沉,周身散发出温暖平和的能量,使室内的温度大幅度上升。

  “冷寒木,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段灭世不悦地道。

  铁胜侠冷“哼”一声,灰色披风无声自动,强猛的寒意突然爆发,他冷冷地扫了一眼室内的段灭世及紫炎老人,却不出一声,转身大步而去。

  段灭世脸一阵青一阵白,干瞪着眼地看着铁胜侠走出门去。

  就在室内寒气消散,温度大幅度上升的时候,除了段灭世坐的靠椅外,窗户及室内摆设一齐化为粉碎,哗啦啦地撒落地面。

  紫炎老人悲伤地看着光秃秃的手腕,一副穷途末路的惨淡气息萦绕全身。

  翌日

  我们终于飘飞在距“坦桑市”八千七百九十公里远遥遥相望的繁华的巨大都城──“古武城”的上空。

  城市的上空看飘飞着的不是科技飞行器,而是一个接一个的“明王星”人在自由地飞翔着。我一边领略着附近奇特而密集的“能量气息”,一边正式踏足这片繁华美丽的都城。

  “古武城”,城市面积三万九千平方公里,分有十二个城镇。

  中午时分,我们总算到达了位于城市东方“迪亚镇”的“罗工世家”。

  一座连绵起伏的六院落古式大宅院,门前悬挂“罗工世家”四个斗大金字的横木匾额,两扇高五米的巨大铜门,门上的两只金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充满古色古香的味道,别有一番风采。

  站在门前,隐约可听见院里传来练武的呼喝声。

  昌浩微笑地道:“这里就是‘明王星’富有盛名的‘罗工世家’了。”

  我看着连接大门高三丈的红砖围墙,不禁不解地道:“这里的把庭院圈围起来的墙有何用处呢?”

  昌浩笑道:“据说‘明王星’的一些建筑都是仿照古社会时期兴建的,‘明王星’人追求的就是复古,所以一些建筑和衣着也都充满古色古香的味道,很是奇特。这些围墙古社会可能是防止一些会不请自入的人,现在当然没有这种用处了,现在‘罗工世家’没有把这些围墙拆除,却是划分出围墙内外的世界,没有经过允许的人越入围墙内属于‘罗工世家’领地的,后果将十分的凄惨,也因此有很多人向往围墙内的世界,因为里面代表了‘璞皇宗’一个拥有高级古武学的宗门。能够入此门,也就代表着自己的命运将从此踏上辉煌。”

  我淡然地听着昌浩对“罗工世家”赞赏的言辞,猛地感应到一股能量从庭院里头迅速传来,接着能量在我们附近迸散,一个声波随着能量的迸散响了起来:“昌浩先生实在过赞了。”

  昌浩目光黠笑地看着我,然后朝门里头欢笑道:“在‘东联’的心目中,‘罗工世家’在‘明王星’的实力永远都是属一属二的,昌浩并无吹捧。”

  “哈哈哈……”随着豪迈爽朗的笑声,大门霍地洞开,一个满面红光,身材魁梧的老者迎了出来,眼神虽亮如急电却极温和,气势澎湃却不逼人。

  在他身后,五个身着清一色白色武士服的中年大汉两旁排开,个个能量气息隐隐向外鼓荡,飘飘忽忽地不住在空间中延伸缩展。

  在发现他们的目光注视着我的时候,我不动声色地收敛起“守护能量”,成为真正的普通人,沉重地站在了地面。

  昌浩和老者互握了手笑道:“此次来访,竟劳宋老相迎,浩受宠若惊呢?”

  宋老哈哈笑道:“‘东联’此次表现的实力又怎不让所有‘明王星’人另眼相看的呢?哈哈哈哈。”

  我忖度道:“此老说得倒很实在,丝毫不加推委。”不禁对“罗工世家”升起了好感。

  “这位一定是长平先生了。”宋老放开和昌浩握着的手,对我笑道。

  “不敢!”我微笑道。

  “唉!,可恨书闲不早点结识长平先生,不然就不会输得那么惨了。”宋书闲一付懊恼不已的神情。

  昌浩奇道:“宋老何出此言?”

  我转念间便已明白此老言中之意,不禁对此老直率的性格大生好感。

  “哎呀,你看老夫这待客之道,竟让各位站立门外如此之久?快请进,快请进。”宋书闲没直接回答,连忙招呼我们进去。

  昌浩哈哈笑着与宋书闲把臂而行,状甚亲热。

  一路徐徐前行,但见庭院建筑皆为木制,隐隐散发出一种木头香气,蜿蜿蜒蜒的走廊旁边各种假山假水的山景气势各异,绿波荡漾,红鱼翩舞,各处都呈现出各种不同的美感,让人心情为之振奋。

  此种美妙环境,在地球何处能见?

  途经第一院的中庭时,一些身着灰衣的武士赤着上身在操练着武技。

  看我们对此注目,宋书闲道:“此是‘罗工世家’教导入门武学的学生在操练。”

  我们点了点头。

  确实这些灰衣学生都是在操练一些普通的攻击技。

  继续前行,到第二院的中庭时,我们又看到三十几个武士捉对着攻击,呼喝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不同的是这些武士身着的是清一色的青色武士服。

  看来这些应该是修炼古武学较高等级的学生了。

  走过第二庭院,眼前是比较宽阔的场地,面前的场地尽头就是第三庭院,宋书闲没有带领我们继续朝前行,而是往右方的走道上走,很快的我们便在场地右边一所五层木楼前停住。

  “昌浩先生,长平先生,你们先在‘筑香楼’休息,稍待老夫再为各位洗尘,陪各位畅饮一番。”宋书闲笑说。

  昌浩微笑道:“宋老太客气了。”

  进入“筑香楼”,古色古香的雕木桌椅散发出淡淡清香,黑红发亮的大圆桌上摆放着一系列精美的甜点。

  环抱粗的楼柱雕龙刻凤,极尽美工,让人赞赏不已,与地球的高科技相比,追求复古的“明王星”和地球宛如两个不同时空的世界。

  昌浩微笑地对我说道:“长平,还习惯吧?”

  我抚mo着雕龙刻凤的粗大圆柱,赞道:“这里的一切远比地球要美得多了。”对于新科技,在我们这些一力追求体能极限的武道修炼者来说,并不向往,反倒这些最接近自然,远离科技的产品最是喜欢。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