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翠竹居

  “‘明王星’是个十分美丽的星球,无论环境,气候都要比地球还来得适用人类生存居住,新世纪二零三七年十月,以当时地球历计算,那个日子是人类第一次踏足这个美丽星球的纪念日,人类在已经成功开发了火星之后的第二个人类殖民星诞生了。”

  “人是高智慧生物,他们懂得利用天然环境,甚至改造环境来营造适合自己生存的空间,经过人们在‘明王星’不断地开发,‘明王星’终于出现了人类生存的气息,在不到一百年来,地球已经迁居来‘明王星’的人口达十万人,这还不包括一些不断在三星来回活动寻找商机的科技企业。”

  “关系到‘明王星’未来的是二一九九年,当时人口已达一百万的‘明王星’人幸运地接触到了无穷玄机,充满奥妙神奇的古武学,已经远离科技有些年的‘明王星’人对这种开发人体潜能的武学似乎特有体会,他们对武学上的入门要领轻易上手,并逐渐体会到精神及身体的微妙变化,正当古武学在‘明王星’迅速流传的时候,古武学的起源地——地球却爆发了科技集团镇压古武学的事件,并由此引发了激烈的冲突,地球上修炼古武学的人正式地和新科技展开对立,当时世居西北平原一带的傲江流域的‘傲江人’和新科技的对立特别强硬,并正式声明和科技集团断离一切来往,和新科技集团展开正式的对立。”

  “‘明王星’人虽然从星频传播中的新闻了解当时的局势,但和具体的事实却有差别,科技集团在一系列新闻播报中大力诋毁古武学,催促所有正在修炼古武学的人放弃修炼,重新回到科技企业的领域上来。”

  “但人们已经认识到提升自己体能的重要性,有见地的人都开始努力地精研古武学知识,而修炼古武学的重要守则便是一切靠自我体能的修持磨练,也因如此,新科技领域流失了大量的优秀研究人才。”

  “地球的古武学派和新科技的对立延伸到‘明王星’的导火索终于在二二零二年爆发了,当时新科技见古武学的派系和杀伤性的武学越来越多,势力越来越大,并且部分政权领导人也开始对古武学表示好感,他们意识到危机来临,强自镇压已刻不容缓。在地球,新科技政权的领域正逐渐被缩小,所以他们把目光投放在还未经正式科技开发的‘明王星’上。他们打算在‘明王星’建立起地球一般的‘高空楼阁’,因为建立‘高空楼阁’代表着新科技的力量,但这个科技项目却被广大的‘明王星’人所反对,因为当时的‘明王星’地层和地表并未曾受到污染,也未曾受到科技企业排泄的有毒物质所侵害,反而和大自然直接亲密的接触才是人类的养生之道。”

  “‘明王星’人开始对新科技反感起来,新科技集团的‘高空楼阁’计划被迫终止,但就在新科技集团重新拟订第二个项目——大力兴建化工业和科研所的时候,又遭受‘明王星’人的示威反对,‘明王星’人示威的口号是拒绝新科技兴建的化工业和科研所污染了这个山明水秀、鸟语花香的‘明王星’,他们强烈要求新科技政权撤除所有可能会对‘明王星’带来伤害的所有项目。‘明王星’人的这些要求明摆着就是要新科技在‘明王星’无立足之地。”

  “新科技政权终于恼羞成怒,他们发动了军队对‘明王星’人展开强烈镇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伟大的人物出场了,凭着玄奇的古武学和神奇的力量,他视科技兵器如无物,他的神奇的力量强烈地震撼了所有人,新科技发动的军队被迫撤离了‘明王星’,他施展的古武学也带给所有‘明王星’人巨大的信心和憧憬。‘明王星’人彻底地表明了摆脱新科技的意愿,他们砸毁了‘明王星’上的一切新科技场所,改为追求复古的心态来完全磨练自己的身体和意志。这个驱逐了军队解决了‘明王星’危机的伟大人物也成为了‘明王星’人的领袖。他的名字就是修克烨.明王。”

  “拥有超然地位的‘明王府’诞生了,在明王的指导下,‘明王星’的古武学惊人地发展起来了,由‘众神经’的武学奥义衍生出很多极其威力的古武派系纷纷林立而起。靠自己的力量,‘明王星’人建立起了仿古建筑,追求复古的风潮愈加激烈了。”

  “‘明王星’人关闭了和外星宇航线,与地球和火星隔绝了近两百年,在第二次更大规模的古武势力和科技政权的对立中,地球一个伟大的人物号称‘智者’那可潘出现了,他不但阻止了可能演化成人类由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相残流血事件,更以更高潮和新奇的武学重新震撼了所有人,最特出和影响力最深的莫过于他发掘出人体除了研究杀伤力的武学外的另一项新武学————‘浮移术’了,人体摆脱固有的束缚和局限,完全以另一种体能的方向发展,在这项当时评为最特殊的技能‘浮移术’更加透彻地展现了。”

  “‘智者’虽然也修习了古武学,但他的立场是中立的,就因为他的努力和智慧,成功地解决了这次的危机,化解了新科技和古武势力已经显得僵化的矛盾,也给古武学带来崭新的发展。”

  “明王星、火星、地球三星在‘智者’的促导下终于达成了协议,明王星成为古武学之星,火星则为新科技之星,地球则是拥有新科技和古武的混合星球。”

  说到这里,大宗长沉思着停下话来,我不懂他要我听的故事为何是这一些?他说的这些虽然都是我曾听过的历史,但他说的却较为详细,特别是在地球还不怎么为人知的修克烨.明王这个人物,在地球的人们心中也许只知道‘智者’那可潘,却一定很少人知道为古武学带来巨大贡献的还有一位修克烨.明王,也许还有一位,‘傲江族’人心目中的守护神————韩斯科比恩。

  我静静地聆听着,大宗长沉思中没有说话,我也没有出声打搅他,只是在一旁继续品尝着味道似乎比在昌浩处喝的还要香浓的‘桂茶’,一边也在沉思着到底大宗长说这些会和什么有关?

  “‘明王星’经历了六百余年的冲刷,不但人口相对的密集起来,众多的武学派系也都林立而起,明王虽然逝世,‘明王府’还是拥有绝对超然的地位,就好象你们地球的‘空中城市’一般,这六百余年来,众多武学宗门林立而起,敝派‘璞皇宗’更是继‘明王府’外最有地位的一大宗门,可惜人类劣根性无论处在何种时代?哪种时空?都会随时间的流逝而爆发出来,‘璞皇宗’因为种种名和益以及武学上的分歧等因素,分裂为敝门的‘罗工世家’,‘剑武院’,‘月令陵武门’,‘明氏武学院’这四大宗系。老夫要讲的故事就发生在‘罗工世家’和‘剑武院’以及‘明王府’之间的纠葛,其实这也并非是故事,是事实。”大宗长有些沉痛地道。

  “由于‘璞皇宗’门下四位杰出的弟子因自己的独特的天资,对众神武学各有领悟,到后来,为了名气地位的纷争,终于分裂为四大宗系,各自传授门下弟子独特的武学技艺,因为名位之争,四大宗系往往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更因此结下了彼此的仇恨。‘璞皇宗主’为了制止四大宗系继续为名位之称继续争斗下去,赶赴‘云热高山’,成功地摘取了长于极热高温地带‘焰湖’旁的‘桂茶’种子,并下达了‘宗主令’,四大宗系如有人成功研究出培养‘桂茶种子’的方法,并培养成功的话,便可获准进入‘璞皇宗’的武学圣地‘武技殿’修炼宗门一直深藏的高级武学技艺,这一‘宗主令’,果然成功地转移了四大宗系对名位的争夺赛。但要培养出一直处在高温极热地带的种子谈何容易,所幸的是,敝门对人体产生的真元能的运用方法另有体悟,所以第一个成功培养出‘桂茶’的便是老夫的父亲力丹君。”

  “虽然当时四大宗系中,武学技艺比较强的要属‘剑武院’的大宗长颜木罕,但他们的武学都是借用刀剑等兵器来发挥武术上的威力,对培养‘桂茶’反而没有用武之地。哼!颜木罕利用兵刃,就是胜了又有何光彩?试想两个武技上本相差无几的人,一个赤手空拳,另一个却手握兵刃,自然是手握兵刃的人大占便宜。”大宗长神色有些激动,似乎说这些话,让他想起了什么来?

  “四大宗系中,就我‘罗工世家’成功地培养出‘桂茶’来,一直到现在,其他三宗系还是没有谁培养成功过。”片刻间,大宗长又露出得意之色。

  “可惜的是除了我父力丹君培养成功后,没有其他人再培养出来,一直到八年前,老夫的独子少宗以年仅二十一的岁数继我父力丹君之后第二个成功培养出‘桂茶’的杰出人才,并获准进入了‘武技殿’修炼高级的武学技能。”

  “明纪元419年,也就是八年前,当时被评为‘明王星’最杰出的青年才俊有六个,频频露面的‘明王府’少主约坍.徐瑟,‘剑武院’的……”

  听到‘剑武院’,我的心猛烈地跳了起来:“难道,大宗长要说的事跟瑞芬有关?”我暗忖着。

  果然————

  “……斯利芬,人称‘豪迈小子’的‘麦氏武馆’麦豪,‘木尊行院’的冷寒木,‘月令陵武门’的关亚琴,最后一人便是少宗了。”

  “当时,这六人便是这样被‘明王星’人排名的,三年后,少宗的排名已跃居第二,在‘明王少主’之下,斯利芬之上。”

  说到这里,大宗长叹了口气停了下来,而我,全身肌肉和神经紧张得绷紧起来,意识全都放在大宗长的语言中。

  我万没有想到竟会在大宗长这里听到斯利芬的事,听他先前的话中之意,似乎他要讲的事是关于到斯利芬和明王少主以及少宗的,到底会是什么事呢?

  我的心加速跳动,我能够感觉到心脏在“砰砰”响,直要从胸膛蹦出来一般。

  吞了口气,才发现片刻间竟有些口干舌燥。

  拿起杯子,手竟有些发抖,一口气把‘桂茶’咽了下来,我才稍微平定些情绪。

  “后来怎样?”我终于忍不住问道。

  “在‘武技殿’闭关修炼三年后,少宗出来了,他的武技当然有很大的进步,但我们没有想到,他在出关之后竟到‘剑武院’大闹了一场。”

  “来了。”我急促地喘了口气,“难道和斯利芬有关?”我忖度着。

  “少宗纵然武技大增,又怎是身为一派宗长的颜木罕的对手,刚出关不久就被颜木罕打成重伤,但因为是少宗跑到‘剑武院’闹场,没被打死,我们也就无话可说,只好自认倒霉。唉,事后老夫才了解到原来少宗竟和斯利芬是一对十分要好的恋人。”

  “什么!?”我惊呼地蓦地站起身来。

  “你怎么啦?”大宗长疑惑地问道。

  意念超乎想象的一闪,我已强自平稳了心神,喘了口粗气,我故做轻松地道:“长平失礼了,对不起。”

  大宗长目光连连跳动,沉思了半晌,也没有再追问什么,继续说道:“斯利芬是‘剑武院’锋氏族系中最杰出的女性,也是‘剑武院’最有潜力和武学资质的女性。‘剑武院’有剑、锋、芒三系,传授的对象也全都是亲属的子女,斯利芬的父母便是‘锋氏族系’的族长,族系中也全都是她们的亲属。万不料少宗和斯利芬竟是一对恋人。”

  听着别人说自己最爱的女人是另一人的恋人,心里不由很不是滋味,但可以多知道斯利芬的事,我也只好强制忍受了。

  “既是如此,少宗应该是迫不及待地要去见斯利芬才是,又怎会和‘剑武院’打起来呢?”我忍受住内心的难受,问道。

  大宗长叹息道:“好事多磨,‘明王少主’也同时喜欢着斯利芬,老夫真不知道,斯利芬虽然漂亮也很有气质,也不是没有人可比得过她?但是竟‘明王少主’也在暗恋于她,不由让人费解?”

  “只要是真心爱一个人,是真心相爱,其他人纵是再美上千万倍,也不过是一具红粉骷髅。”我不悦地道,听大宗长语气有诋毁斯利芬之意,我立刻心生不满。

  “你说得没错。”大宗长又叹息地点头道,“斯利芬和少宗确实是真心相爱的。”

  心中没来由一痛,我额头冒汗,脸也有些铁青地道:“那到底颜木汗又怎会重创少宗呢?是否有误会?”

  “因为颜木罕知道‘明王少主’喜欢斯利芬,竟私自做主把斯利芬许配给了‘明王少主’,少宗出关之后到‘剑武院’正好听到此事,才惹出这场风波。”大宗长不住沉痛道。

  “怎会如此?颜木罕怎能私自做主?斯利芬答应了吗?”我呆怔住了。

  “颜木罕做出那个决定正好是少宗出关之日,事情就是这么巧,唉。斯利芬爱的是少宗,自然不会答应,但‘明王星’追求复古,在‘剑武院’中更是被复到底了,颜木罕凭借一身坚韧不拔的意志奋斗至今,已不知付出了多少艰辛,登上宗长的宝座后,他就是君王,任何族人都不能违背他的意愿。被他私自做主许配人的简直太多了,又何止斯利芬一人?”

  “一直就对‘罗工世家’颇有敌意的颜木罕又怎会容忍少宗在他的地盘大闹?他没有趁机杀了少宗,我们都要庆幸呢。”

  “少宗大闹这场风波之后,同时也坚定了斯利芬的心,她不愧是个性格坚毅果断的女人,了对颜木罕的****充分地表达了不满,为此,这个女人也付出了代价,但她的行为,让我这个本来十分反对她和少宗在一起的人也赞赏起她来。”大宗长微笑道。

  “付出代价?难道她遭受到什么……”我紧张兼心痛地问。

  “她公开违逆颜木罕命令,自然会受到惩罚,但不是她,而是她的父母被冠以管教不严之罪被赶下了族长之位。但这位女子并没有就此屈服,实在值得敬佩。”

  我越发心痛,难道瑞芬伤心的原因就在于此?但和我成为“强者”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呢?

  “事情就此僵持住,最后‘明王府’发下话来,只要少宗在十年内武学达到‘强者’境地,或是斯利芬完成‘明王府’下达的一项使命,就还斯利芬婚姻自由。两项要求未达成一项之前,双方决不许见面。由‘明王府’发下话,没有人敢再有异议,斯利芬为完成‘明王府’的使命到了地球,少宗则为了武学能有进境,开始不断地找人挑战,性格更因此大变,唉,要达成‘强者’境地又岂是容易的事?‘明王星’数百年来至今已只剩下五个,我父力丹君直到八十岁才达到‘强者’境地,少宗的武学天资虽然极高,要在十年内达到,只怕登天还难!”

  “唉,这次‘空中城市’要从‘古武术大赛’中挑选优秀人才进入‘空中城市’修炼‘空中武学’,原本是少宗的一大机会,可惜……唉!”大宗长感叹地道。

  “既是如此,为何少宗没去?反而去的是樊若松等人呢?”对此我也十分诧异。

  “‘明王府’的指令,未达成两项要求前,双方不可见面,所以斯利芬到了地球之后,为防两人见到面,少宗便不能到那里去参赛了。”大宗长苦笑道。

  我恍然大悟。

  “所以,少宗惟有在‘明王星’继续追求武道上的进展了,此外别无它法。但少宗找人挑战之后,每每下手颇重,往往造成流血事件,到了后来,已经没有人愿意做他的练武靶子,另外一些武技强劲的一流高手也不愿和他交手,少宗的武学更加难有进展。”大宗长的语气十分沉重。

  “老夫说的这些事都是‘明王府’不许任何人提起的禁忌,老夫冒此不韪,实在是要让长平先生了解事情的起因,有事相求。”大宗长诚恳地道。

  终于说到重点了,我暗道。

  “大宗长但说无妨,若是长平可以帮到忙的,决不推迟。”我说道。

  “好,好,这样老夫就放心了。”大宗长微笑道。

  我静静看着他,其实此刻我的心已如滔天巨浪,不住翻滚。

  “这里有一封信,老夫想请长平先生转交给一个人。”

  我一怔。

  “长平先生一定很想知道斯利芬这人吧?”大宗长微笑着看着我。

  我当然只能故做不知地摇摇头。

  “其实斯利芬,你应该很熟悉的,她就是在‘风神学院’的‘明智学堂’任教的瑞芬老师,很熟悉吧?”

  我苦笑着,没有说话。

  大宗长讶异地看了我一眼:“怎么?你不感到惊奇?”

  “实在让人想不到。”我苦笑地动了动脸皮,相信如果有镜子的话,我一定可以看到我此刻的表情很难看。

  “这封信,就拜托长平先生务必亲手交到她的手上。”大宗长把一封白色信封交到我的手上,信封上没有写任何字,信封里面却鼓鼓的,显然里面有好几张信。

  没想到,我竟然要为情敌送信,而这个收信人竟是我和他都爱的人。怎会落到如此下场?我苦笑着,心里那股子的难受劲就别提有多别扭了。

  我接过仿佛重如千钧一般的信,心灵仿佛也承受不住重力一般的往下沉坠。

  “听说书闲说明天少宗会接见你,老夫清楚自己儿子的脾性,但更相信长平先生高超的武技,若是少宗一定要挑战你,你不妨陪他走一场,千万不要留情,唉,近来没有人再应承他的挑战,他已变得有些狂傲自大了。”

  “我一定不会留情的。”我微笑道。

  既是情敌,又哪有留情的必要。

  “对了,大宗长,但不知要达到‘强者’境界需要什么标准,怎样审核?”我问道。

  大宗长以为我是关心少宗的是,高兴地道:“要达到‘强者’境界,便是要找拥有‘强者’身份的人挑战,首先你要有这个实力和名气,并接受‘明王府’的考核,通过考核之后,‘明王府’就会安排你和‘强者’比斗的时间和地点,再来就靠你展现的实力了。”

  “那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挑战的过程呢?”我兴奋地道。

  “少宗如果已经有那个实力挑战的话……”

  “我说道是若是外来的人,不是本地人。”我截住话道。

  “哦?”大宗长诧异地看着我。

  我忙笑道:“其实长平这样问,是想具体了解一下过程而已。”

  “哦,如果是外来的人,因为他在‘明王星’没有什么名气,所以便要先经过挑战,获得武术界认可的名气,达到可以挑战‘强者’的名气后便可以递交‘明王府’考核了。老夫认为这个流程最快起码要半年。”大宗长道。

  “半年?”我张大着嘴,要这么长时间?可惜我能留在‘明王星’的时间不会再超过十天。唉,我失望地叹了口气。

  走出翠竹居,我沉吸了口气,“守护能量”迅速从“气场”内游离而出,瞬间流遍全身,身体慢慢飘浮而起,我才缓缓地向竹林外飘去。

  终于打听到斯利芬的秘密,顺利得出乎想象,得来全不费工夫,但知道了她的秘密之后,心里却反而布满了苦涩与酸楚,她竟然是和少宗相恋的女人,而且感情还如此波折,婚姻竟然没有自主的自由,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时代?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

  但她接受了我的爱后为什么会那么伤心?是因为还想到被赶下族长宝座的父母,还是因为少宗?

  我不敢再想下去。

  如果她真心爱着的其实只有少宗一人?那我该怎么办?

  哎呀,不要再想了,我苦恼地揪起头发,但此刻脑际偏偏不服号令,依然思绪联翩。

  就在这时,我蓦地感到背后传来一股极不舒服的感觉,迅速回头,背后竹影摇晃,虫声啾啾,哪看得到什么?

  但刚才感受到这股极不舒服和怪异的感觉却又似乎曾经熟识过。

  “探索能量”向四周延伸而去,探索着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感觉,但四周空荡荡的,没有“能量气息”的存在。

  我甩了甩头,蓦地想到这种极不舒服和极怪异的感觉是曾经感受到一次。

  就是在飘上“易观风楼”楼顶,还未曾见到那位神秘女郎的之前,那时我因在“易观风楼”没有发现到斯利芬的踪迹,心情有些黯淡,正要飘上“易观风楼”楼顶的时候就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在盯视着自己一般,回头却又没发现什么?之后上了楼顶就发现有一个十分美丽又神秘的女郎站在那里。

  现在,这种另我感觉不舒服和极怪异的感觉一定不是没来由的。

  在我飘出竹林之后,漆黑的竹林中才闪亮出两屡森寒的蓝光,黑影在竹林中迅速地一个晃动,竹枝摇拽中黑影已杏。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