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翠竹居

  大宗长浅饮着香浓的“桂茶”,皱着眉头沉思着,蓦地,一股淡淡柔和的气流宛如清风徐拂一般地卷了进来,一条黑色的人影已悄无声息地站立在内,双手背负,静立竹窗之前,伟岸的背影散发出一股让人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气息。

  大宗长面露诧异之色,但未敢迟疑,忙站了起来,走到黑影背后行礼道:“力战参见少主。”

  伟岸的背影稍微动了一动,令人窒息般的压力立刻消逝无踪:“事情办得怎样了?”声音低沉有磁性,语气却充满着无比的威严。

  “老夫完全遵照少主之意,把斯利芬的事告诉给了他,少主的信,老夫也已经交给他了。”

  “哦!”少主轻“唔”了一声,依然背对着大宗长,没有转过身来。

  气氛一时显得有些沉寂。

  少主可能没有什么感觉,大宗长却觉得沈静的气氛宛如被抽干了空气的空间一般让人难以忍受,他干咳了一声,打破沉寂道:“少主,老夫有一事请教,不知当问不当问?”

  伟岸的身影轻“嗯”了一声,身体依然没有动弹。

  大宗长沉吟了一下道:“斯利芬与少主及少宗之间的事已被‘明王府’列为禁忌,任何人都不许再提起这件事,为何少主竟要老夫把这件事透露给一个外人知道?

  如果只是要他转交信件,也无须让他知道整件事的起因啊?这点,老夫实在感到十分不解,不知少主是否能解老夫心头之疑惑呢?”

  伟岸的背影霍地转过身来:“外人?大宗长认为他是个外人吗?”

  大宗长垂眉道:“虽然他和斯利芬同属‘风神学院’,到底还是个外人。”

  少主嘴角泛出一丝冷笑,道:“大宗长是否认为我这样做是出于私心?”

  大宗长不语。

  少主眼中泛起蓝光,双眸竟如海水般深蓝。

  “你一定认为我故意让一个外人知道这件事,让他知道斯利芬在‘风神学院’执教是另有目的,因此可能会对斯利芬在地球要执行的命令带来影响,是不是?”

  大宗长垂首道:“老夫不敢如此想。”

  “不管你是不是如此想,我这样做确实有一些目的,却不会是你想的那样。”少主重转过身去,喃喃地道:“外人?也许到现在我们才是真正的外人。”

  翌晨

  筑香楼

  “长平,真的不用我陪你去见吗?”昌浩道。

  我微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少宗要见的只是我一个而已,相信我能够应付的。”

  “好吧,记得早去早回,我还等着和你畅游‘古武城’呢?”昌浩无奈地道。

  宋书闲在旁笑而不语,此刻见状,才笑道:“昌浩先生请放心,不会耽搁多久的。”

  说完朝我点头道:“那我们走吧。”

  和昌浩微一点头,我便随着宋书闲向“宗庭”飘飞而去。

  一路前行,气氛有些沉郁,找不到什么话题,我只好观赏起路上的风景来打发这段无聊的时间。

  “长平先生。”宋书闲打破无言的局面,回头问道。

  “宋老有话,请尽管说。”我很高兴宋书闲打破了这沉郁的气氛,便微笑道。

  “老夫看着少宗自小长大,他原本是一个十分温文尔雅、斯文有礼的人,前几年发生的一些事使他的性情变得有些古怪,若是待会少宗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或是得罪长

  平先生的地方,还请多多担待。老夫感激不尽。”宋书闲的语气有些沉痛。

  我没想到他说的是这些,少宗为什么性情大变的事虽然我已经知道,但要忍受情敌的过分要求,我绝对做不到,可恨的是自己已经不得已要为他做一回无奈的信差。

  我皱起眉头道:“宋老的意思,长平不太明白,我和少宗素未谋面,少宗又怎会对我有过分的要求?不知宋老能不能指点一下原因何在呢?”

  “这个……”他有些问难地沉吟着,半晌才道:“少宗近来性格变得有些孤僻冷傲,自从在星频传播中看到你在‘古武术大赛’上的风采后,就一直迫切地希望能和古武术大赛中的好手交手,特别是夺得此届大赛冠军的你,没想到天从少宗心愿,长平先生竟机缘凑巧地来到‘罗工世家’,少宗心意之迫切可想而知。”

  我淡然道:“原来如此,看来在下要推辞只怕也不可得了?”

  宋书闲停了下来,神色凝重地看着我道:“老夫知道先生夺得此届大赛的冠军非为偶然,实怀有深奥武技,但老夫非是大话,少宗亦是‘明王星’百年来难得一见的武学天才,所学的武技亦非等闲,所以老夫才担心……”

  我淡笑道:“宋老是否担心长平非少宗敌手,怕他伤了在下?”

  宋书闲脸带微愁,闭而不语,显然是默认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宋老请放心吧?面对大名鼎鼎的‘罗工世家’少宗,长平怎敢大意,学武之人又怎能躲得开别人的挑战?长平纵是因此受到伤害,也是别无怨言。”

  宋书闲道:“但长平先生是陪昌浩主席来我处做客,若是让少宗冒犯了先生,‘罗工世家’岂不失礼?”

  我轻身跨步前行,头也不回地道:“能够和真正的高手对决,也是我习武者一难得的机会,宋老不必多虑了。”

  “长平先生……”宋书闲在我身后道。

  “宋老无须多言,纵然在下想退却,少宗怕也不应允,我……”

  “不,长平先生,你走错方向了……”

  宗庭

  思芬别院

  “‘思芬别院’?”在宗庭北面一座清幽古式别院前,我心情复杂地看着门前上方那块看来年代悠久的横匾,古老的木头匾额已经被岁月扫掠得布满道道风霜的痕迹,但匾额上的四个字体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被冲刷掉,依然是笔迹纵横,清晰在目。

  我出神地看着那四个深浅有度,充满着无穷韵味的“思芬别院”四个大字,凌厉纵横的笔迹让我的心灵清楚地感觉到刻画出这四个字的人那份对爱的无奈,对思念的痛苦,思芬?看来少宗对斯利芬的爱真的极为浓厚,他和斯利芬之间还真的有段坎坷的恋情。

  心里不由泛起一阵酸楚,几乎有种掉头就走的冲动。

  “这里就是少宗的静修之地,我们这就进去吧?”宋书闲唤醒我的沉思,率先走进敞开的大门。

  心情沉重而复杂地跟了进去,我不由对少宗起了探密之感。

  大门内是一个小的天井,四周种植着一些洁白的小花,芳香扑鼻,蜂蝶在花丛中飞舞,色彩艳丽,一派盎然生机。

  再穿过一道门,眼前是一处宽阔的露天庭院,残枝败叶,撒落一地,地面铺设的青石砖缝中更长起了参差不齐的杂草,枯败的未知名古树宛如孱弱的老人,孤独地偶立墙角,任凭生命在体内流逝。

  和刚刚经过的小天井相比,此处就显得死气沉沉,只是一门之隔,便如同两个不同的世界一般。

  让人感觉到死气,其实不应该是残枝败叶、古树杂草,而应该是一个人。

  在枯败的古树对面的墙角处,一个发长及腰,身着白袍的人背对着我们,孤独地站立在墙脚处,他的背影透露出一股阴沈的死气,若是世间真的有鬼的话,见到他背影的人一定不会怀疑他是个鬼。

  但他是个人,他就是--少宗。

  他没有转过身来,依然注视着他对面的墙,似乎那里有什么吸引他的东西存在,或许是在思考着什么?

  我没有打扰他,宋书闲进来之后,也是静静地站在一旁,他的眼神透露出让我稍为忍耐的信息,我朝他微微一笑,表示谅解。

  就在这时,我敏感地捕捉到一股细微的能量自少宗的身体流动开来,缓缓地接近宋书闲,能量流动的方向竟是宋书闲的耳窍,看来少宗正在向宋书闲传递着什么信息,虽然好奇,但我并不想捕捉之间的秘密,只是在一旁淡淡地冷眼旁观。

  紧接着宋书闲无奈地向我微一点头,便悄悄地退出了出去。

  宋书闲甫一离开,我立刻感觉到一股奇特的气流以少宗为中心向着四周散发开来,气流似乎使空气的质量成千万倍生长,在庭院四周的空间中造成一种强大压力。

  我清楚地看到枯败的古树班驳的树皮不住地向内萎缩,青石砖缝中的杂草也宛如被抽去了骨干一样萎倒在地。

  五脏六腑更感到一阵阵的难受,提起了“守护能量”加速体内运转,我才感觉到如释负重般地一阵轻松。

  沈吸了口气,强猛的“守护能量”自身体向外面围绕的压力反震而出,空气中传出“啵啵啵”密集的声响,无形的压力宛如有形的物体被震碎一般地发出声响。

  枯败的古树和地面上的杂草也在瞬间化为粉末,随风飘扬于空中。

  少宗终于转过身来,他的双眼之中有掩藏不住的惊诧之色,应该英挺的长眉随着眉间深锁而纠结在一起,死气沉沉的眼神在转过身来的刹那变得十分的狂热,挺直的鼻梁,坚毅的嘴唇,可以看出他是个多么英俊的男人,那头长可及腰的黑发看来已经多年未曾修剪,但随意地披散在肩后反造成一股奇特的男性魅力。

  我突然有些自残形秽,虽然我认为自己外貌并不差,但和他比起来我依然有自叹弗如的感觉。

  “你就是夏长平?”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很有磁性。

  “想必你就是少宗了?”不知怎的,面对着这个斯利芬以前的恋人,我突然有种势必要压倒他的念头,任何地方都要显得比他强。

  因此,我反问的语气开始变得傲慢起来。

  “我见过你,在星频传播的天讯节目上。”他的眉头依旧纠结,双眼更好象燃腾着火焰,那股死气沉沉的气息已消逝无踪。

  我淡淡地“哦”了一声。

  “为什么我不能去参赛?可恨!”他霍地转身,一拳捶在墙上,“!隆”阵响,结实的墙壁被生生地打出个大洞。

  他的情绪看来有些激动,好不一会儿他才平稳下来,慢慢地又转过身来。

  “虽然在星频传播中我不能亲身体会到大赛中的真实气息,可你的表现看来并不强,‘金刚造体’被‘雷神拳’击败,我并不感到诧异,但‘雷神拳’最后竟被你所败,我很怀疑,不知你能否够解我心中之惑?”他的眼神虽然有些懊恼,但也更加狂热,周身的能量也在迅速地提升。

  “你要我怎么解开你的心中疑惑呢?”我淡然道。语气虽然平淡,心里可不敢大意,忙加强“守护能量”在经脉流转。

  少宗“哈哈”狂笑,头上长发无风自动,能量更是在迅速地提升中,横起攥紧的拳头于面前,隐隐间仿佛有青色的电流在拳头之间流转一般,无匹凌厉的气势似乎笼罩了整片空间。

  “很简单,接受我的挑战。”狂喝之中,竟不容我有拒绝的余地,少宗已然一拳迅猛地轰击而来,地上的残枝败叶也被他凌厉的气势带动得纷纷飘飞而起,凭添一股威势。

  不甘在情敌面前示弱的心,迫使我接受了他的挑战,面对着他凌厉的拳劲,十成的“守护能量”灌注于右臂拳头之上,对准少宗的拳头硬碰硬的击了出去。

  感觉到臂腕传来令人酸麻的反震力量,猛喝一声,流转在经脉间的第二波“守护能量”跟着冲击而出,“轰隆”巨响中,少宗被我震飞了出去,身体结实地把墙壁撞裂了个大洞。

  十成的“守护能量”不是多少人可以经受得起的,我不仅担心少宗会不会被我这一反击造成严重的创伤。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一股无比强大的能量气息自墙壁破洞间传了出来,“轰隆隆”更加巨大的阵响中,我面前的整片墙壁被巨大的能量摧毁,纷纷倒塌下来。

  少宗就在尘土飞扬之中气势惊人地走了出来,熊熊的热焰在眼睛之中燃腾起狂热的斗志,每走来一步,气势就更盛一分。

  心神几乎为他的气势所夺,大惊之下,我唯一想到的就是阻止他继续提升能量,继续向我靠近,不加思索,双臂已凝聚起强大的“守护能量”灌注指尖,十指连连跳动,“聚元指”已电射而出。

  蓦地想到“聚元指”曾经造成的威力后果,正自后悔之际,令我想象不到的是杀伤力强大的“聚元指”击中少宗的后果只是让他向后退了一步,对他的身体根本就没造成任何的伤害。

  看来少宗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

  暗自佩服之下,我放开所有的顾虑,“聚元指”持续电射而出,再度把少宗逼到墙角处。但我发现这样不是办法,少宗来势虽被我所阻,却无停歇之意,虽然“聚元指”强大的冲击力震退了他的脚步,也稍微磨损了他的力量,但对他的身体却起不到伤害作用。

  而且如果我继续不断地施展“聚元指”劲,只怕“气场”内的能量也有枯竭的时候。

  我只有改变策略了!

  看准少宗左右的腕关节,连续四道“聚元指”劲立刻朝那处电射而去,指劲击中目标,我立刻感到来处跟着传出巨大的反震力量,但左右臂腕遭到连续两下强大的指劲攻击,还是让少宗的双臂感到一阵酸麻无力。

  就在他双臂软垂下来的时候,我看准他失去攻击力的这个时机,电闪而出,凝聚出强大的掌劲结实地击中了他的胸膛,手掌和对方胸膛实体的接触,我更加明显地感到少宗的胸膛处传来更为巨大的反震力量,在我被震开的同时,少宗也再一次被我击倒。

  该结束了吧?静静地悬浮于一边,我皱起眉头忖道。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少宗又站了起来,旺盛的斗志并无稍减,反而更盛,而且重新站起来之后,他再无急噪之意,相反的是表现得极是冷静。

  “阁下夺得大赛的冠军头衔果非偶然,本人能有幸遇到如此高手实在是万幸。”

  我没料到少宗在此时此刻竟还能如此冷静的说出这段过场话来,不由微感诧异,也有些不解。

  就在这时,我发现以少宗为中心又向四周散发出奇怪的能量气息,但此刻我并没有感到什么压力,也没有发现四周空间有什么异状。

  我只有静观其变。

  渐渐地,我开始发觉到有些不妥,虽然少宗现在并没有大幅度的提升能量的迹象,但他的身体却不住地渗透出一种肉眼清晰可见、红色的薄雾般的能量气流,渗透出来之后并没消散,而是跟着又被身体里的千万个毛孔吸纳进去,能量就好象不住地在转换着,诡异极了。

  就在我发现庭院四周空间的温度不断上升的时候,我知道事情有些不妙,正想再次射出“聚元指”做下试探的时候,少宗猛地抬起了头,无匹气势向四周辐射开来,并朗声笑道:“多谢阁下让本人有机会调整体内真元气息,请接招吧。”

  话一说完,竟又是一拳向我当胸擂击而来。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冷笑当中,对少宗两次被我击倒,竟依然痴缠烂打,不肯罢休的行径我已经感到些许愤怒了,同时更是对自己施展出十成力量却不能对他造成伤害感到气结。

  因此这一拳我提聚起更大的起码超过十成的“守护能量”又是硬撼而出。(注:因为主角其实还未能了解到自己气场内的守护能量到底有多大的比例,所以本文书写的十成力量完全是主角按照以前自己曾经拥有的能量比例来衡量的,也就是说主角现在认为施展出十成的力量,其实有可能只是两三成而已)

  两只拳头结实地硬碰在一起,强猛的“守护能量”再次震退了少宗,但就在此时,我却发现和少宗碰在一起的拳头,传来的除了反震力外,更大的竟是无比的灼热感,并迅速地蔓延了整条臂膀,宛如突然间受到六七百度的高温烫击一般,整条臂膀立刻红肿起来,跟着更是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宛如废了一般。

  “糟了!”低吟一声,我立刻醒悟到少宗是继力丹君之后,以能量培养出“桂茶”的人,是个拥有与“寒能”的属性完全相反的“炎能”高手,我怎么就忘了这一点呢?

  在感到炙热的能量再度扑面而来的时候,我只好暂时选择逃避了,意念一转,“瞬间移动”立刻启动,我瞬间转移到已成瓦砾的墙角,跟着“心神触动”感应迅速展开,我极快地搜索着四周的环境,在少宗把目光扫过来的时候,我瞬间又转移到了庭院旁的屋子里面。

  横举起红肿兼已起泡的右臂,我感到极度的懊悔,此次受伤本可避免,完全是大意所致,为什么自己就没想到少宗是个拥有高级能量的人呢?

  我草草地检查红肿的手臂,发现暂时并无复原的希望,右手是失去攻击力了,仅凭一支左手,武技也要大打折扣,能赢得了少宗吗?一走了之?不,无论如何我都要赢!

  看来唯今之计只好使用“定神术”中的“精神能”了。

  “出来啊!”少宗叫到。

  “我在这里。”瞬间我出现在少宗的背后,冷淡地道。

  少宗头没回,两掌心却向后一拍,两股炙热的掌风迅速朝我所发的声音处袭来。

  可是在他双肩微动的时候,我已经瞬间消失在原处,因此两道炙热的掌风也只击在空处。

  接着,我陆续地在少宗身后发现声响,但每次都不让他捕捉到我的身影,一直到他不在听到我的声音就发掌的时候,我才蓦地移动到他面前,顺利地以“精神能”侵入了他的神经系统,把他带入了“虚拟意境”之中。

  跟着,我静静地退立一旁,看着如陷入梦魇一般的少宗在庭院之中和幻境中事实上并不存在的人对打着,看着他打出阵阵凌厉而灼热无匹的掌力,我不仅暗自咋舌,四周的空间因他发出灼热的掌力,温度起码上升了近二十度。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少宗的能量已消耗得差不多了,他已快要泄力倒下,我也已经恢复了右臂的经脉运转,虽然右臂依然红肿,对我来说已只是皮肉伤,并不阻碍能量的流转。

  这个时候我才撤消了对他的神经封制,使他恢复现实的感觉。

  我替换了他幻境中的人,此时他残存的“炎能”已经没有什么伤害力,我轻易地再次击倒了他,这次他可真的是没有力气再战了,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到此为止吧!”淡淡地丢下句话,我转身走了出去。

  走出“思芬别院”,我不仅有些颓丧,没想到自己还是吃亏了,也可以说这次是败了,看着红肿起泡的手臂,我只能苦笑,少宗的实力果然不比寻常,没想到铁胜侠的“寒能”未能给自己造成伤害,反倒是少宗的“炎能”却使自己吃了个明显的大亏,虽然最后自己用精神力控制了他,但胜的并不算光彩。

  到底是单极属性的能量厉害啊!但不知我现在能不能把“守护能量”转化为“寒能”呢?经脉是不是能够承受住“寒能”的力量呢?

  这个念头只是在我脑海一闪而过,我现在拥有的“守护能量”威力应该不比“寒能”或是“炎能”差,这次受到创伤,不过是自己大意没有防备而已,就好象铁胜侠还不是被我轻而易举地击败?我哪换得着冒险转换能量?不要到时候“守护能量”失去的时候就再也练不回来了,要是回到以前的真元能或是复属性能量状态,岂不完蛋?

  带着纷乱而复杂的心情我回到了“筑香楼”。

  

第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