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在旁边倾听良久的我不禁大为感动,麦莲丝的深情更令我钦佩,我真的好想把救昌浩的任务交给她来做,但这样做对她对昌浩都太危险了,还是只好辜负她的好意了。

  再次瞬间移动到刚才的隐藏地点,片刻,麦莲丝也走了出来。

  “心神触动”感应转而锁定住转身走向囚室的两名看守,在他们走向囚室的时候,我再次出现在他们的身后,缓缓地提聚起“守护能量”,在他们感应到身后突然涌现出异常的能量气息时,我的双手已分别轻轻抚住了他们的背部,把他们震晕在地。

  “长平?!”昌浩惊喜地道。

  “嘘!”我止住他的激动。

  “你不要着急,等我解决外面的看守之后再来救你出来。”我微笑地道。

  昌浩长吐了口气,竟然悠闲地走回囚床,道:“那好,我正有些累了,正好趁机休息一下。”

  “你这家伙!”我无奈地笑道。

  “有长平在,我不必担心什么了。”这家伙最后竟拍起马屁来,还真会拿捏时机,我不由自主的都高兴了起来。

  随后,我来到被震晕的两名看守前,游离出“精神能”让其中一名看守睡上十几小时外,也隐藏了一小股的“精神能”在另外一名看守的神经系统之中,一切布置妥当之后,我瞬间移动到刚才的隐藏点,之后我游离出了“精神意识体”恨快的在“能量空间”中找到了留在囚室看守的神经系统中的那股“精神能”,轻易地进入了对方的“主控神经”,检查这人还有些不凡的实力后,我开始实施我的计划,我以那名看守的身份走出囚室。

  “不好了,拓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倒地不起。”

  “怎么回事?本前、本天你们俩进去看看。”一名看似守卫队长的麦鞑家弟子道。

  在他们进入囚室开始检查昏睡的拓司时,我出其不意地在背后震晕了他们。

  “不好了,我和本天刚开始检查拓司时,拓括竟也倒地不起了,现在本天正在以真元能检查拓司的身体,也不知到底怎么回事?”转而利用本前的身份,我快步到外面道。

  利用这个方法,外面很快就只剩下四名看守。

  他们无论怎样也料不到会发生这种事。

  就在我再次利用别的身份,报告不好的消息时,那名守卫队长却警惕地道:“看来事情有些异常,马上发出警报。”

  这还了得,警报一发,我的计划不就半途而废了?

  “啊!?”

  我痛苦地蹲了下来。

  “本知,你怎么啦?”

  见我突然痛苦地蹲下身体,守卫队长已顾不得发什么警报,急忙过来扶住我。

  “里……面……里……”我艰难地指着囚室。

  “拓难、本荒你们进去看看,有什么不妥马上回来。”

  “是。”

  在俩名看守又进入囚室时,我赶紧趁这个时刻,退出了本知的“主控神经”,迅速地回到元体。

  解决了守卫队长和另外一名看守后,我立刻朝着囚室内电闪而入。

  “啊,啊”两声闷哼声,宣布我的计划顺利成功。

  昌浩抓住栅栏道:“你搞什么鬼啊?。”昌浩自然听到一些声音,却因为我的计划是在他看不到的拐角处完成,因此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微笑道:“要救你出来,你以为是容易的事吗?你就别抱怨了,还是赶紧离开为妙。”

  见我双手抓住栅栏,昌浩奇怪地道:“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把栅栏毁了。”

  “你没有找到钥匙?”

  “麦莲丝不是说钥匙在他大哥手里吗,我当然没有?”我耸肩道。

  昌浩神色怪异道:“你听到了。”

  我点了点头。

  “那些看守看来是被你放倒了,你没有找找吗?若是麦莲丝说谎……”

  “你不相信她?”我皱起眉头道。

  “啊?不,怎会,我觉得该搜一下看守,也许会有……”

  “不必要那么麻烦。”我淡淡地道,“我相信她所说的。”

  双手各紧握一条栅栏,力贯双臂,沈喝一声,我向着两旁一掰。

  此时,两手爆发的能量起码也有八成,但栅栏竟然纹丝不动。

  “咦?”我诧异地看着其貌不扬的黑色栅栏。

  “不要浪费工夫了。”昌浩丧气道,“这些栅栏是用特别的矿物质提炼而成的,科技上号称百炼坚钢,是不可能弄得弯的,没有钥匙我是出不去的。”

  “只怕未必!”我不信邪地再次沈吸了口气,缓缓地运转出十成的守护能量,“守护能量”迅速聚于双臂,呀喝声中,我猛地向两旁一拉。

  栅栏慢慢地随着双手的拉扯向两旁弯开,“守护能量”源源不绝地爆发而出,但我却感到越往旁拉的时候,回扯力也就越大,只要稍微松松了力度,弯开的栅栏竟马上向内回收,并逐渐挺直。

  “呀!”沈喝一声,我决不想这样就放弃,依然力贯双臂继续向两旁拉。

  “长平,停止吧!”见我面红耳赤的,昌浩叹道。

  “不,我一定要救你出来。”我不能放弃,因为我知道只要这次没有救昌浩出来,下次就更加没有机会,也许永远都没有再有救他的机会。

  我感觉力量在逐渐枯竭,双臂已再也挡不住栅栏回收的力量,被慢慢地拉了回去,汗珠颗颗如豆地滚滚而下,我的脸庞也涨得血红,筋脉更加如蚯蚓般条条突起。

  就在我感觉力量要完全消失的刹那,我不甘心地尽最后的力量猛力地回拉,令人想不到的情景发生了,所有力量被完全耗干之后,竟然从“能量气场”再次汹涌地狂涌出巨大的“守护能量”,刹那间,回拉的双臂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号称百炼坚钢的栅栏竟被巨大的能量拉断,双臂在失去抗力的时候,由于惯性向两旁横砸而去,两旁各三条坚钢栅栏竟变得如脆木一般地跟着断成两截,在碰到第四条栅栏之后力度已经缓歇,却也把这条坚钢栅栏撞弯得紧靠向另一条栅栏。

  昌浩张大著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我也是张大著嘴巴,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而“守护能量”依然继续在体内狂涌,紧跟着,身体竟“劈呖叭啦”地爆响了起来。

  强猛的“守护能量”源源不绝地继续冲击着身体的各条脉络,我能够感觉到经脉被汹涌的能量撑大时发出的声音,以及骨骼被拉扯得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能量冲击身体虽然只持续了三分多钟,在我的感觉却仿佛持续了整个世纪。

  在身体恢复正常之后,我不敢仔细去思索发生了什么事,忙伸手握住栅栏,这次栅栏竟轻易地就被拗弯。

  就在这时,我蓦地感觉到一股无比凌厉的能量气息在迅速的接近中,神色不由一变,我忙道:“不好,我们被发现了,快走!”

  昌浩出来之后,那股十分强大的能量气息也如海水般包围住了整座囚室,并在我周身探索着。

  “长平,你发现了什么?”昌浩似乎并无所觉地道。

  “走!”我凝重地道,一把拉住昌浩的手臂,迅速地朝出口飞掠而去。我终于明白了,那股异常强大的能量气息竟是不知名高手延伸过来的“探索能量”,而不是攻击型能量,所以昌浩才会无所觉。由于对方的“探索能量”一下子就覆盖了囚室内外的角落,从而给我的精神造成极大的触动,对能量气息特别敏感的我来说,对方的“探索能量”和战斗型的真元能并无分别,因为它们都会对我造成妨碍,而且,很明显的是我和昌浩的举动被发现了。

  看到囚室拐角躺倒一地的守卫,昌浩刚动了动嘴,想要询问的时候,已被我拉出了地面,我没有给他询问的机会,到了地面之后,我已跟着向空中迅猛地冲飞而起,扑面而来的劲风阻挡了昌浩的嘴,也表示我们已经正式地脱出了牢笼,到达广阔的天地。

  盏茶工夫,我们起码已飞出了两百公里,令我惊心肉跳的是那股强大的“探索能量”竟依然紧紧地跟随在我们身后,这是种什么力量?竟然可以延伸至如此之远?这人又是谁呢?

  心里虽然疑惑,飞行的速度可不敢减慢,在快到达麦鞑家与西里美的两镇边界时,那股紧紧跟随的“探索能量”终于不再出现,我也逐渐减缓了飞行的速度。

  回头看向昌浩,虽然是在夜晚,在近距离之下,我还是可以看清他的眉目,他的脸显得有些苍白,神色也有些疑惑:“长平,在囚室中你说我们被发现了,可是我们出来的的时候麦鞑家不是很平静吗?也看不出有什么骚动?到底是怎么回事?会让你那么惊慌?”

  我沉默不语,那是种什么级数的高手?竟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能量,在我的想象中,决不会想到“探索能量”竟可以以那种形式出现的。

  一般的“探索能量”都是从本身的真元能剥离出一小股的能量,是一种完全脱离战斗型的能量,由于是从真元能剥离而出,所以它们对能量气息的游动就特别敏感,只要是修炼古武学的人,一般都会自动掌握“探索能量”的应用。

  我叹道:“我感应到麦鞑家有个十分可怕的高手已经利用‘探索能量’发现了我们的一举一动,看来他似乎在很远的地方,所以才未及阻止我们,不然我是很难救你出来的。而且,我感应到他的‘探索能量’竟一直跟随在我们身后,直到刚才才消失。”

  “什么?”昌浩不敢置信地呼道。

  他本来就是个武学天才,也十分清楚“探索能量”的应用,对于我说的,他有些不敢相信。

  “看来,‘明王星’真的是卧龙藏虎,武学更是深不可测。”我叹道。

  一会儿,我们便已进入了西里美,离“东联别馆”已是不远。

  “长平。”昌浩突然道,“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虽然对你所说的我很震惊,但更使我震惊的却是你,知道吗?”

  我诧异地看着他:“为什么?”

  “‘百炼坚钢’号称世上最坚硬的金属,就连激光也不能穿透,惟有靠极度的高温慢慢熔炼才可以锻造成形,而且经过高科技处理,金属排列得更是紧密,要想弄弯它或者是击断它都是十分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这要拥有多么让人震惊的力量才办得到啊?但你却做到了。”昌浩凝重地道。

  被他一提,我也才想到在囚室中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明明自己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而且能量也将近枯竭,但为什么又会突然从气场中爆发出更惊人的能量呢?

  沉思中,昌浩说道:“终于到了。”

  夜晚的西里美显得格外的美丽,淡河的两旁灯光闪烁,河水灯光倒影,波荡起伏。城镇的中心更是霓红闪烁,虽然远比不上地球“新城”的夜景,却也别有一番风采。

  眼看别馆的大门就在眼前,我只得放下心头的沉思,随着昌浩走了进去。

  理长室

  “昌浩,你有什么打算?”见过所有别馆员工之后,我们回到了理长室,站在窗前我淡淡地问道。

  昌浩坐在靠椅之中,眉头紧锁,久久沉思着。

  半晌,他抬起了头,专注地看了站在窗前的我一眼,才道:“看来只好如此了。”

  说完之后他提笔在一张纸上奋笔疾书:

  致罗工世家

  大宗长力战启:

  明纪元428年,5月21日,浩与友长平离开尊府之后,打算趁回归地球前,先行游览‘古武城’这个伟大的城市,不料在麦鞑家一排楼食府偶遇在地球有过嫌隙之人──麦克鲁。

  麦克鲁为麦鞑家家主修元之侄,在食府中屡加挑衅,随起冲突,遭受吾人抵制之后,麦克鲁疯狂之极,竟使用从地球带来的科技枪械武器,不但枪杀了麦鞑家一名阻止他违犯明王禁令的弟子,且朝我们射击,吾之左腿、友长平之右肩胛皆遭受枪击,吾人等为求自保,只得寻机杀了麦克鲁。

  麦克鲁公然违犯明王禁令,排楼食府多有目击见证之人,此其一。

  吾等因在麦鞑家之势力范围内,为怕起无谓冲突,便匆匆离开。

  明纪元428年,5月22日,麦鞑家多名弟子在麦豪率领下,闯入了东联别馆,打伤了别馆员工二十三名,理长西里万夕为保护吾人,被打成重伤,吾人则非麦鞑家之敌,被他们带走,吾友因有事,早早外出,才躲此风波。

  麦鞑家公然违反明王发布的古武势力不得介入商业镇区、扰乱商业治安的禁令,此其二。

  吾人幸友长平相助,方始脱离囚笼,自认不敌麦鞑家之庞大势力,惟有提前飞往地球,暂避无谓风波,麦鞑家公然践踏明王禁令,令众多商社不由心生惶然。

  吾恳请大宗长转达明王府,请之调查详情,调解双方纷争,不慎感谢!

  东联集团执行主席:昌浩

  明纪元428年5月22日晚

  匆笔

  昌浩写罢,把信给了我看。

  看着信中一气呵成的笔意,我不禁对昌浩片刻间便对策感到佩服,如果明王府真的有其影响力,则麦鞑家在这次的冲突中将站在不利之地。

  若“明王府”没有影响力,则“东联集团”在“明王星”辛苦创下的商社基业将再难发展。

  “果然不愧是昌浩!”我微笑道。

  “只要你没有意见,那就这样实行了,我们马上就起程赶往‘林菲平原’。”昌浩说完,叫了一名别馆员工,把信交给他,嘱咐道:“你马上赶赴‘罗工世家’把这封信交给大宗长,不得有误,知道吗?”

  “是。”

  林菲平原

  趁夜,我们匆匆的往“宇宙飞船”的停靠场“林菲平原”飞行而去,在翌日的晨曦破晓的时候,我们终于抵达“林菲平原”。

  麦鞑家

  这是一所精致清幽的小院,麦豪盘膝静坐于木板铺设的平滑地面上,淡淡的雾状能量气息在他的周身不时吞吞绕绕着,昏黄的室内灯光照射下,整个人也仿佛似雾中花一般模糊。

  蓦地,犹如两道电光穿射过昏黄的空间,一双凌厉有神的双眼闪动了起来,麦豪警觉地环顾着四周。

  “不错啊,豪儿,看来这段时日,你的修为大有进步。”一个幽幽的声音悄悄地自室内的每一个角落里传来。

  “伯父,你出关了?”麦豪惊喜地看着四周道。

  “不,伯父离出关的日子还有一个月,现在还在‘观心室’内。”

  麦豪诧异地道:“那伯父怎会突然神游到此?”

  幽幽的声音沉默了片刻,又道:“‘锁身室’是不是囚禁了什么人?”

  麦豪神情一呆:“伯父知道了?”

  “伯父的‘静心养元,心观微妙’本不易受外界干扰,却在刚才突然感应到附近传出一股十分庞大的能量流,探索之下,发现是由‘锁身室’传出,而且,发出这股庞大力量的人明显的不是本门弟子,看来是你们把‘锁身室’用做囚室了。”

  “什么?”麦豪猛地站起,“难道外敌侵入?但有那么多人手守卫,如有敌人?怎会不发警报?我去看看。”说完之后已急急夺门而出。

  夜晚,宁静的麦鞑家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一条迅捷的人影也在这时向着‘锁身室’疾飞而去,片刻便已到达。

  “人都到哪去了?”站在静无一人的‘锁身室’地下入口,麦豪顿感不妥,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入口的左下角处躺倒在地的两名黑忽忽的人影。

  “不好!”他一声惊呼,顾不得查探躺倒在地的两名弟子,已向‘锁身室’一晃而入。

  看着拐角处躺倒一地的守卫,他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下意识地探了探胸膛,“锁身室”的钥匙依然完好地悬挂胸前,他的心不由有些放松。

  可在他进入囚禁昌浩的囚室的走道时,他不禁骇然失色。

  一排十八根号称世上最为坚硬的坚钢栅栏,自左边第六根坚钢栅栏起,到第十五根坚钢栅栏,除了第六根及第十五根深深的弯向一边外,其他的八根坚钢栅栏竟断成两截,且被折弯,露出一个容人出入的切口。

  他的第一个感觉是浑身仿佛被寒霜裹身一般,浑身冰冷,连内心都仿佛变成一块冰块一般发寒。

  不敢置信地呆呆看着已经人去楼空的“锁身室”,这难道是真的?真的是人力的破坏,但无论从哪个方面上看来,坚钢栅栏都绝对是被人生生地拉扯断的,从第六根和第十五根的坚钢栅栏凹弯的程度看,他仿佛看到一个天神,手握两根坚钢栅栏,把它们硬生生地拉断,也只有天神才有可能有此巨力。

  麦豪的内心自然极清楚并非什么天神,而是真的有一个拥有天神巨力般的人破坏了这最坚实的“锁身室”。

  就在他呆怔出神的时候,麦文思和几个麦鞑家弟子也匆匆赶到。

  麦文思出身于高科集团,对于坚钢栅栏的构造更是知道的特为详细,兼且麦鞑家的这些坚钢栅栏还是他在太阳科技亲自督造而成的,也因此,在看到这些被破坏得惨不忍睹的囚室之后,他比谁都要骇然变色。

  “到底怎么回事?”唤醒了昏迷的守卫弟子之后,麦豪神色难看地问道。

  刚刚醒转的拓司道:“麦莲丝小姐曾经来看过囚犯,把我们摒退之后,她就一个人和囚犯单独聊起来,我们在外头,也不清楚他们说些什么?不久麦小姐就走了,我和拓鹿就到囚室内看守囚犯,没想到突然从背后传来巨力,我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说谎!”本前本天同时道,“麦小姐走后不久,他们就走进了囚室,可很快的拓鹿就走了出来,焦急地对我们说拓司不知道为什么晕倒了,拓天师兄就叫我和本天进去看看,我们只顾检查躺倒在地的拓司,不料拓鹿突然在后面突袭,把我们震晕了。”

  “你们晕了?可是是你出来告诉我们本天和拓鹿都晕倒的呀?”

  “…………”

  “本知,你也没有晕倒,因为在我要发警报的时候,你才突然痛苦地倒地的,我们不及防下才会被人震晕的。”

  “我没有这样做!”

  “我也绝没有这么做过!”

  麦豪、麦文思及其他的麦鞑家弟子糊涂了,这几名弟子说的都相互矛盾都不合理,但如要说谎,也不会一起说这些荒唐的谎话。

  麦豪深深皱起眉头喝道:“别吵了,除非你们都见鬼了,不然谁都在说谎。”

  他一说完,那几名守卫弟子神色不由苍白起来,因为他们突然想到自己遇到的人莫非真是鬼。

  “早知道,真该杀了那家伙。”麦文思懊悔地道。

  麦豪冷冷瞥了眼麦文思,神情显得甚为不满,但麦文思是他叔叔,倒也不敢明言责备。

  气氛一时间都平静了下来,沉思半晌之后,麦豪道:“看来救走昌浩的人是个非常神秘诡异而高强的人。”

  麦文思道:“小豪,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样放了昌浩?”

  “杀弟之仇,一定要报,不过昌浩身边只要有那个高人在,我们就讨不到好去,如果那高人真的是我所料中的人,他就不会呆在昌浩身边多久,所谓君子报仇,十年未晚,我们有的是机会。”麦豪冷然道。

  “小豪,你猜的是哪位?”

  麦豪没有回答他,转而对其他麦鞑家弟子道:“你们都回各自的宿舍,这里不用人看守了,这里发生的事也不得对其他人讲,知道吗?”

  “是。”

  “三叔,已经很晚了,你也回去吧?”麦豪道。

  看着麦文思一言不发地随着其他麦鞑家弟子而去,麦豪重又回头看了一眼破坏了的坚钢栅栏,喃喃自语道:“但愿不会是他,希望以后也莫要和这人遇见。”

  林菲平原

  “主席,西里美别馆传来消息,信已经顺利送到罗工世家了,别馆四周也没有什么异常。”一名随从大汉走进宇宙飞船的休息舱室。

  昌浩脸一松道:“很好,传令下去我们现在马上启程飞往地球。”

  “是。”随从大汉领命匆匆而去后,我才对昌浩道:“我准备趁这几天航行的时间闭关静坐,可否给我安排一个安静的舱室?”

  昌浩怔然道:“你要闭关?哦,没问题,我马上就安排。”

  我微笑道:“最好是僻静一点的。”

  当我随着昌浩走进他为我安排的舱室时,我呆住了,因为这是一间“舰长休息室”,也就是昌浩的卧室。

  “这?”

  “宇宙飞船内属最僻静的地方就是这里了,”昌浩微笑道,“这是间独立的舱室,不想受到打扰的话把走道的舱门紧闭起来就可以了,绝对安静。”

  “可是这是你的卧室?我……”

  “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啊?昌浩不悦地道。

  我笑道:“既然如此,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