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怔怔地坐在“不色山”的山坳,我沉思了良久,思绪陷入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迷惘之中,飘飘忽忽的,似乎想了很多事,又转眼就已忘却,思绪就一直这样沉浸在飘忽之中。

  当天色完全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的时候,我才清醒了过来,意识清醒之后,这段时间到底想了什么也完全没有印象了。只是心里莫名地多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如座巨山沈重地压在心坎上一般,感觉到无比的沈闷。

  昂首望向无穷尽的苍穹,在遥远的星系真的有恶魔般的生物在对别的生物展开侵略吗?走出太空还没有多久的人类在未来真的会遭受到外星生物的侵略,真的会被迫流浪宇宙吗?

  生存到底为了什么呢?

  生命又是什么呢?

  “孩子,你不要担心,这些都是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目前最重要的是你要突破人类体能的局限,去达到一个至极的水平,也许在将来将会十分有用。”

  想起外星植物说的这句话,突破人类体能的局限?怎样去突破?

  我沉思着,突然想到目前我体内经脉半能量化的情况,如果经脉全部能量光质化的话,不也是突破了人类体能的一个局限了吗?

  模糊间,脑际似乎闪掠过一些杂乱的画面,一些奇形怪状的生物闪电般地浮现脑际,背生雪白双翅,天使般形状的人类,如蚯蚓般浑身布满粘液的巨大条状物。

  脑际突然间浮现这些画面,使我顿然呆住,记忆中决不曾见过这些东西,为什么脑际会突然浮现出这些奇怪的生物?

  我感到脚底似乎延伸起一股绝冷的寒意,瞬间身体仿佛浸泡在冰天雪地中一般。

  我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中,脑际间闪过的画面中的生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带着难解的念头,我叹了口气,才飞出了“不色山”。

  今晚的夜不见一丝星光,阴沉沉的,无穷尽的宇宙仿佛成为一只只怪兽一般盘踞在头顶,让人对这黑暗产生出莫名的恐惧。

  悬浮在“不色山”山顶,才看到远处的“风神市”传来淡淡朦胧的灯光,城市的夜景为阴沈的黑暗带来一丝光明,也带来一丝温暖。

  回到学院,我飞上了钟楼顶端,此时的心情依旧十分沉重,对于外星植物所说的一切,我完全相信,也相信在未来的时候,强大的外星生物将会侵略到银河系,人类也将面临不可想象和无从意料的灾难。

  从外星植物给我的信息中,我明白恶魔般的外星生物侵略银河系将在不远的将来,不然它们不会叫我努力去突破人类体能的局限,不会告诉我说在未来可能会极有用。

  但是,我要怎么做呢?

  仰望漆黑的苍穹,阴云密布,突然,黑暗中迅猛地划过一道闪电,刹那间整个世界得到一段短暂的光明。

  紧跟着是一声巨大的雷鸣轰隆响起,不到片刻,凝聚许久的云层向大地撒下了豆大的雨点。

  呆呆地坐在雨中,我没有闪躲,倾盆而下的大雨顷刻间就湿透了我的全身,我浑不在乎。怔怔地看着空中不时划过的一道道闪电和一阵阵雷鸣,心灵似乎也在翻滚,如闪电般掠过一道道灵感,但又不是我能抓住的。

  一道更为粗壮瑰丽的闪电,一声更为震耳的雷鸣,我从紊乱的思绪中惊醒,感到浑身阵阵湿冷,不由打了个喷嚏,没有能量守护的身体看来已经受到了风寒,我吃惊地想着。

  随着意念的运转,“守护能量”马上从“气场”中游离而出,瞬间布满全身各条经脉,身体慢慢悬浮起来的时候,能量也驱散了体内的寒气,并在身外尺余处布起了个“防御罩”,倾盆的大雨虽已不能侵入我的身体,可惜的是全身已经湿透。突然想到若是我拥有如“罗工世家”少宗的“炎能”能量的话,现在岂非可以烘干湿透了的衣服了?

  顶着连绵不绝的倾盆大雨,我回到了宿舍,换了身干净的校服,怅然地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那片漆黑的世界,听着耳边传来嘀嘀嗒嗒的落雨声,整个世界突然显得一片空洞。

  也许,空洞的不是世界,而是心灵。

  信?

  陡然间我想到了大宗长托我转交给斯利芬的那封信。

  身一个急速旋转,我急忙从那堆换下来的湿透的衣服中找出了那封信。

  信封不知是用何种材质制造成的,虽然沾着雨水,却看不出丝毫的损坏,抹去那些雨水,依然是封完好的信。

  不知怎的,好象有种失望的感觉。

  心里一惊!

  我这是怎么啦?

  难道我内心竟希望这封信……?

  我用力地摇了摇头,不敢再想下去。

  “我最亲爱的孩子,我感受到你心底对情愫的那股茫然,孩子,情不是你生命的全部,你的心灵不应死守着对情的反应,那会蒙蔽你的心灵、神智,你会看不见发生在你眼前真实的事情,孩子放松心灵让它自由去奔放吧!”

  突然间,耳际似乎再次传来在神秘空间中那个神秘的声音,这个声音这次是这么清晰地展现在耳旁,不,不是耳旁,而是字字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是啊,情不是我生命的全部,一个人一生之中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我已经知道人类在未来将面临着怎样的灾难,却又陷入感情的患得患失之中,不去思索眼前真实的事,这是我应该做的吗?

  神智陡然清醒了起来,沉重地笼罩在心灵的乌云仿被一道凌厉的雷电一下子击散成四分五裂,心灵彻底的清明了起来。

  闪电般的思考,我已经想到了目前要做的一切事情。

  瞬间便静下心来,“心灵触动”向学友们的宿舍延伸而去,首先我找到了高志远和段青刑的双人宿舍,施展出“瞬间移动”出现在他们面前。

  已经熟睡的两人被我唤醒之后,他们显得十分惊讶。

  微笑地站在他们面前,我制止住他们想要说的话后,才说道:“我曾经说过要教你们我领悟的一些适合你们的技能,今晚上是我来实现诺言的时候。”

  高志远和段青刑两人显得十分惊喜和激动。

  我制止住他们:“你们先不要激动,听我说,其实我领悟到的一些技能本不适合你们使用,凭你们现在的能力是很难达到要求的。”

  看到他们两人由激动到失望,我叹口气道:“你们不要急,由于情况有些特殊,未来可能有些难以意料的事情将会发生,所以我要使你们尽可能的提升能力,毕竟你们是我相处多年的朋友。”我皱起眉头,想到外星植物所说的一切,我就轻松不起来。

  “长平学长,发生了什么事了吗?”心思灵敏的高志远敏感地问道。

  “不说了,反正你们盘膝入定,先静下心来,我会利用本身的能量帮你们打通全身经脉,你们的能力也许会马上提升几倍,至于你们能力提升之后学不学得会我教授的方法,就全靠你们自己了。”我凝重地道。

  听到我要打通他们的经脉,段青刑个高志远同时欢呼起来,打通全身经脉是一个武学者步入高手行列的途径之一,但基本上来说,一个武学者要靠自身的修为达到全身经脉皆被贯通是很难的,甚至要花费上许多的岁月,有的甚至是穷一生的岁月都未能如愿。(其实我自己的经脉,也非我自己打通,而是全靠外星植物用强大的生命能量帮你打通的。)而今,他们竟然听到我要为他们打通全身经脉,怎不叫他们欣喜若狂?

  “不过有一点我必须说明,你们的经脉是被我强行打通的,不是靠自身的修为一步一步达成,所以经脉在被我打通之后,就会一直维持在扩张后的水平之中,不过,也不是不能够再加以提升。在我教你们一种吸收同属性能量的应用方法之后,你们只要努力,还是会有机会重新改造你们的经脉容量的,这要靠你们的天分和努力了。”

  听我说完之后,志远和青刑两人毫不犹疑地表示要接受我的行动。

  其实我相信此时他们的心里,就算以后打通经脉之后真的要维持在一个水平之中,他们也会愿意的。

  毕竟能在瞬间提升能力好几倍,谁也不会拒绝的。

  我叹了口气,开始一一为运转出“守护能量”为他们疏通全身各处经脉。凭我现在拥有四倍的十成“守护能量”,要打通他们全身的经脉实在容易不过了。

  我无须用到四倍的十成能量,在我运转出十成的“守护能量”时,就足以冲开他们阻塞的经脉了。

  回到宿舍的时候,我疲累欲死,今晚上透支了大量的能量,相信“气场”内的“守护能量”转化的也没有透支的快。

  不过我还是很开心,毕竟今天晚上我帮大部分的学友们提升了能力,有朝一日,外星生物真的入侵地球的时候,他们起码有些能力可以自保了,说不定还会是一支生力军呢?

  现在最开心的当然是学友们的,突然提升好几倍的真元能量,只怕梨可飘或是翻天量也不一定能够比得上他们?

  回想起当我被外星植物以强大的生命能压制住走火入魔时暴乱的真元能它们顺便疏通我全身各经脉的时候,除了使我不局限于固定经脉的路线运转外,并没有发生能量突然提升几倍的感觉。

  可这次我帮学友们疏通全身各经脉的时候,他们的经脉不但扩张了三倍,容纳真元能量的气海竟也扩充了好几倍。

  也就是说他们的实力真的如我意料的提升了,我想出现这样的差异也许是能量不同吧。

  外星植物使用的是它们的生命能,也就是它们耐以生存的能量,就是它们的思想和精神合一的能量。虽然也汲取于“能量空间”,本质上已经不属于宇宙中任何属性的能量了。

  而我的“守护能量”是提取自“能量空间”的能量,是汲取宇宙中的能量,并不包含我生命能和精神思想能量,所以才会间接地改造学友们的经脉。

  虽然学友们的真元能比梨可飘等人深厚了,实际上较量起来的话却不一定能够赢。

  他们真元能是提升了,但本身应用的技能并没有进一步提升。

  就好象一个穷光蛋突然拥有万贯家财,一时间却不知怎样使用一样。反正这些就靠他们自己花些时间去摸索和修炼了。

  我轻松地躺在床上,不到片刻就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之中。

  一觉醒来的时候竟已是日上三竿,学友们果然遵守我的建议,专心地适应提升起来的能量,没有来打搅我。

  伸了伸懒腰,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世界,经过昨晚暴雨的洗刷,一切事物都显得那么清新。

  正在凝目看着窗外的景物,蓦地感觉到一股能量气息迅速地接近中,稍微地探索之下,我已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果然,一会儿工夫,邱星佳急冲冲地飞掠了进来,经过昨晚我为他打通全身经脉之后,他的真元能量虽然大幅度提升,却依然改不了毛躁的本性。

  不过随手投足间倒还多了些沈稳。

  “长平学长,长平学长……”他的胖脸显得有些激动。

  “怎么啦?”我皱起眉头。

  “好消息,好消息。”邱星佳激动地挥手,“‘空中城市’的录取通知到了,到了……叫你去……”

  心不由猛烈地一跳,听到这个盼望已久的消息,我还是没能沉住气,一把攥住邱星佳的手,我激动地道:“在哪里?”

  “副院长正在接待他们。”

  匆匆赶到学院接待室,在外面平静了下心情,把能量内藏气场后,我才走了进去。

  一进接待室,眼睛一亮,心脏猛不由咚咚地剧烈跳了起来,一个我想不到会碰到的人首先吸引了我的目光。

  神秘女郎?

  在“科动酋文市”的“易观风楼”楼顶偶然遇见的那个神秘女郎竟然出现在我面前。

  她的眼神已不再是上次我见到的那般空洞,反而充满了清澈与灵动的智慧,绝美的风采、神秘的气息造成她始终散发出一种震撼人心的魅力和吸引力。

  接触到我的目光,我敏感地发觉到她的眼神中带点微笑,不知怎的我竟然如中电击一般,心脏不由更加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在这个神秘女郎面前,我突然发觉到自己竟是这么的无力。

  “咳,长平同学!”副院长的声音惊醒了一直呆呆看着神秘女郎,浑然忘已的我。

  “啊?”我回过神来,意识到刚才自己的举动显得过于无礼,看向神秘女郎的时候,她竟然没有生气的表情,反而说道:“很高兴,又在这里见面。”

  声音虽然平淡,却有着一种说不出好听的感觉。

  我有些手足无措。

  “你们认识?”副院长奇怪地问道。

  “有过一面之缘。”神秘女郎淡淡地道。

  “没想到涟漪小姐和夏长平同学也有一面之缘啊?”一个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突然道。

  我诧异地转过头,这时我才发现接待室中原来不止副院长和那位神秘女郎两人,不但威克尔和麦天都在一旁,更让我想不到的是还有两位我曾经见过的人。

  那是两位身穿白色武士软袍的老者,一个方框脸,满脸的胡渣子,一个脸色惨白,身材十分瘦削。

  这两人我也曾经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在“科动酋文市”,“能量光球”产生异变,在武斗场上空遇到的三位老者之中的两位。

  我记得还有一位是脸上留有三屡黑须的,他没有来。

  “是你们?”我诧异地问。

  “长平,这三位就是‘空中城市’的校师,这两位是就是在空中把昏迷的你送到‘智慧会馆’的武老和唐老。”副院长和那两位老者也有过一面之缘,所以他向我介绍道。

  “涟漪小姐是‘空中城市’杰出的武道家,也是一位杰出的校师。”

  “涟漪?”我心里暗暗忖度着,“很美的一个名字。”

  “你们好!”我向他们打了个招呼,接着才走到威克尔和麦天两人旁边。

  和威克尔、麦天打了个无声的招呼,我们开始静静等待副院长和三位“空中城市”的校师公布结果。

  “都到齐了。”武老看了一眼我和麦天和威克尔三人,“我是‘空中城市’的一级校师武狱,也是武堂的长老之一。首先我代表‘空中城市’庆贺‘风神学院’在这次的武术大赛中取得可喜的成绩,再来就是恭喜三位在‘武术大赛’中优秀的表现,你们三位一致获得进入‘空中城市’修习高等武学的权利,现在我来公布一下你们的成绩。

  夏长平,由于你在‘武术大赛’中惊人的表现和不凡的实力,你是唯一获得进入‘智者武堂’修炼‘智者遗技’的人。

  麦天,你的特殊表现,获得进入二级武校修习空中武学的资格。

  威克尔,你在‘武术大赛’中的表现,证明出你是个可以发掘的人才,因为你自己的努力,你被批准逗留‘空中城市’六个月,由我们武堂长老培训,表现优异的话,你将可升级进入二级武校成为正式生。

  这是你们的录取卡,在十二月一日,你们要到达‘莱茵河市’的‘肯特林堡’,‘空中城市’的人将带领你们进入‘空中城市’。”

  武狱说完把三个不知以什么物质雕塑十分精美的卡片递给我们,看着手中的卡片,极为细密的纹路盘丝错杂,每一条纹路细看下却各有去向,雕刻得极为精细。

  “十二月一日?今天是十一月八日,也就说还有二十多天我就要去一个新的环境修习我向往的武学了。”“空中城市”的人走后,回到宿舍,我沉重地做在床边,思忖着。

  “原来‘易观风楼’见到的那位神秘女郎竟是‘空中城市’的人,难怪她那么神秘,涟漪,很有意境的名字啊,奇怪的是,为什么每次见到她,我总是有些无力感呢?心脏为什么总会异常剧烈地跳动起来?如果她对我施展了精神力,倒还说得过去,可是并没有啊,为什么见到她会如中‘精神震撼术’般的心灵震荡?”

  我用力地摇了摇头,笔直地躺了下去,看着头上雪白的天花板,心情顿时一片紊乱。

  “空中城市”的录取卡已经拿到了,学院的退学手续也办妥了,我现在想到哪里,都十分自由,可是,斯利芬……

  一想到斯利芬,我立刻坐直身体,把兜里的信拿了出来:“是该交给她的时候了。”

  猛地感觉到“能量气场”传出涌动,“守护能量”瞬即遍布全身,我立刻感应到姐姐的“能量气息”正在接近中,除了她外,并无其他人。

  我皱起了眉头,暗叹短暂的宁静又要被破坏了。

  跟着眉头一展,姐姐来的正好,我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时机替她冲开全身经脉。

  “小弟,小弟……”姐姐“呼”地推开门,道:“听说你已经拿到了录取卡了,什么东西,给我看看?”

  我好笑地看着她,原以为她是来恭喜我的,没想到却是对“空中城市”的录取卡起了好奇心。

  把录取卡给姐姐观赏之后,我才说道:“姐姐你来得正好,过些天我就要离开学院了,所以我想替你打通全身经脉,让你的能力提升起来。”

  姐姐瞪大了眼:“你……你说什么?”她一付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我。

  我耸肩笑道:“你不要诧异,昨晚我已经帮志远他们打通了全身经脉,不过若是靠你自己实力达到经脉完全贯通的话,提升的能力可能将比我为你打通的要强上几倍。所以,要不要我帮忙或者是要靠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

  为姐姐打通经脉之后,瞧她满面红光,能量气息翻滚的情景,我由衷的感到高兴。

  “姐姐,我到‘空中城市’之后,你有空就去‘不色山’,上次我带你精神神游时遇见的外星植物就在那里,它们看来对你有好感,如果你能够感应到它们存在的话,相信对你的武技会有很大的帮助。”我淳淳嘱咐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对它们也挺好奇的,有空我一定会去看看它们到底长什么样子?”姐姐道。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这样违背武学成长例条,耗费大量能量为他们打通全身经脉,真的担心外星植物所说的灾难会很快降临到地球。

  一想到这未来不可意料的灾难我就轻松不起来。

  “小弟,你是不是有心事?”姐姐狐疑地看着我。

  我摇头道:“没事,好了,你回学堂去吧?记得要耐心地练习我交给你的方法,这样的话,就能够直接汲取‘能量空间’中同属性的真元能量了。”我再次嘱咐道。

  送走了能力陡然提升,显得意气风扬的姐姐,我再次拿起了信,终于下定在今晚把信交给斯利芬的决心。

  想到再过不久就要离开生活了八年的学院,内心突然有种依依不舍之情。信步地走出宿舍,我漫步在宽阔的校庭之中。

  学友们遵从我的吩咐,都在闭关掌握体内提升起来的真元能量,熟悉经脉贯通后能量的运转,所以偌大的校庭,看不到半个“力量学堂”学员的身影。

  信步来到学院食堂,其实我并不感到饿,只是突然有点怀念食堂的一切和已经久违的食堂食物。也编制怎么原因,自从上“修行台”三个月,没有吃过丁点食物后,我的抗饿能力直让我吃惊,许多天不吃东西,也不觉得饿,还经常忘了该吃些食物补充体力。

  想想都不由感到困惑,所谓人是铁,饭是钢,可现在食物对我来说,已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心里突然有种奇怪的想法,也许该找个时间试验一下自己到底能够抗饿能力可以持续多久?

  走到食堂的时候,已有许多其他学堂的学员凑在一块聚餐,从他们看我的眼神中,我找到的不再是以前充满敌意挑衅和不屑一顾的眼神,而是崇拜与敬畏。

  看到这些变化,我感到内心升起一股极大的虚荣感,无论怎样,我总算替学堂带来了荣誉。

  其实自从我昨晚替大部分的学友提升能力之后,“力量学堂”已成为名副其实最有力量的学堂了。

  黑暗再次主宰了时间之轮,夜幕降临。

  在我出现在斯利芬的宿舍的时候,她又站在窗前,秀眉微蹙,修长飘逸的身影散发出一股落寞,也散发出了一股冷。

  我静静地站在她身后,突然发觉我竟不能再向上次一般,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给她温暖。

  她明显已发现我的踪迹,却依然没有撤弃她的冷。

  “我……”我嘴里张了张,下面的话已不知如何接下去。

  她静静地回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显得甚是冷漠。

  我沉默地把信拿了出来。

  “这……是……是罗工世家的大宗长……托……托我……转交给你的……的信……

  信。”这句话仿佛有千斤般的重量,我说得十分的吃力。

  她冷冷地看着我,面对我的举动,竟没有感到丝毫的诧异。

  当她接过我手中的信时,我发现她本来十分冷漠的眼神突然变得复杂起来,接过信后的手也刹那有些颤抖了起来。但只转瞬间,她又用冷漠武装了起来。

  内心突然针刺般痛苦,我感到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她背过了身,但捏着的那封信显得是那么的用力,因为过于用力,手指不由在那封信滑动了起来,发出“吱吱”响,虽然声响十分轻微,但在此刻的气氛中,却显得那么的惊心动魄。

  信缓缓地被她那修长柔美的手指中挑了开来,我看不到信里面是什么?但我发现她本来坚稳的身体突然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芬。”我急喊了一声,下意识地想用力地搂住她,给她信心和安全。

  手刚环绕过她的纤腰,从她的身体突然迸散出强大的能量气流,靠近她的我如受重锤,胸口一闷,已被她的能量震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墙上,掉下地来。

  没有加以提防的我一时间气血在体内翻滚着,口腔感到一阵甜意,嘴角已溢出了鲜血。幸好体内各器官和经脉都有“守护能量”在外层守护着,我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你快给我走,我现在不想见到你!”斯利芬眼神中布满了痛苦和矛盾的色彩,铁青着脸对躺倒在地的我道。

  我缓缓地站了起来。

  “我只相信一点,我永远都不会背弃你!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以坚定的口气说完这句话后,我瞬间就消失在宿舍之中。

  针似乎在一根根狠狠地插进我的心灵,我内心充满了痛苦,敏感的心在感受到她那股冷漠之后,已深受打击。我不懂前天晚上还那么甜蜜温馨,为什么今天晚上竟然会冷漠如冰?

  爱一个人,是不是不需要言语,就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心意?

  爱,是不是会使人变得脆弱?

  我不懂。

  从校庭中,我忍住强烈的痛苦和直欲要发泄出来的狂啸,笔直地向黑夜的虚空中冲飞而起,没有目标,只有一个念头,往上冲,往上冲,我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发泄我心中的痛苦。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