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全身迸散出巨大的能量,身体以闪电般的速度向漆黑的天际冲飞而去,片刻间感到身体传来轻微的阻力和四周笼罩的淡淡湿气,我意识到已经越过了云层,凭我现在这种速度,再过不久可能就要冲出大气层了。

  对宇宙太空的危机感震动着我此刻显得格外酸楚的神经,在感到空气十分稀薄,四周压力增大的时候,我终于强制自己停下向上疾飞的速度,昂首发出了狂啸。

  声浪一波波地往四周辐射开去,身体也在瞬间向四周爆散出强大的能量气息,感觉到压力顿减,但心灵却显得更加的沉重。

  斯利芬在看完那封信后痛苦和矛盾的神情再一次浮现在我的脑际。

  “为什么!为什么啊?”我疯狂地挥动着双手。

  “为什么会痛苦?为什么会矛盾?难道我的爱会使你痛苦?会使你矛盾?难道少宗的一封信就能轻易地勾起你对往昔的情感?那我算什么?你对我的爱到底又算是什么?”向着黑暗中的虚无我呐喊着。

  思绪紊乱地思索着,每一个疑问,心灵的酸楚便多上一分。当我在“明王星”了解到斯利芬和少宗的关系之后,回想起和她的一切,我以为已经成功地取代了她往昔的情感,现在我才发现到那是错误的。

  伤害?心灵感受最深的也许是自尊所受的创伤。

  呆呆地悬浮在大气层中间,我让四周的压力折磨着我的身心,让轻微得几乎无法察觉的稀薄空气限制住我的呼吸,在这一刻,我似乎让身体和意识分离,变成两个不同的部分存在于四周。

  不知过了多久,当身体传来暖洋洋的感觉时,我回醒了过来,眼睛首先接触到的是一大片刺眼红光,如颗大火球的太阳高高悬挂在宇宙之中,虽然有浓郁的大气层阻挡了太阳的大部分光线和热量。我依然感觉到眼睛传来一阵迷蒙与刺痛。

  不由伸手遮挡住双眼,微眯起眼从指缝中看向已是青天白日的世界,不知不觉间,时间飞快的流逝,又是一个崭新的日子来到了。

  扫视着四周迷雾般的大气层,太阳辐射到的光线在这里折射出无数不同的色彩和线条,大气层也被装点上一层美丽的华彩。

  叹了口气,我缓缓运转起能量,让身体产生重力,向着看不见的虚无沉坠而下。经过一个晚上紊乱的思考,我舒服了许多。(其实脑海里根本就没有留存下什么印象。)可是有一点,我现在非常清楚,凭我的直觉,我相信斯利芬对我的感情绝对不会有假,少宗在她心里所占的位置一定很大,也许比我要大上许多,所以昨晚上斯利芬接触到那封信之后才会有那样激烈的表现。但这并不代表她不爱我,相信终有一天我能全部得到她的心。

  想到这里,心情一下子舒畅了许多,再次倾吐出一声狂啸,声浪向着大气层四周冲荡而去,我也在这时消失了踪影。

  回到“风神学院”的时候,在203室我的宿舍之中,我看到了威克尔,他双手环抱在胸前,斜倚在门旁,走道的风吹拂起他散落在额前头发,迎风飞舞。

  他无疑是个十分英俊的青年,以前我一直以为他和斯利芬有情,觉得愧对于他,现在当然不同。

  “斯利芬是不能和别人有情的,你和她不会有好结果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在“科动酋文市”“智慧会馆”的“观天楼”上他对我说的这句话,现在我明白了其中之意。

  我静静地悬浮在他身旁,威克尔依然双手环抱,斜倚在墙,似乎无视我的出现。

  好一会儿,他才转过头来看着我,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

  “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学院?”我没想到他一开口竟是问我这个问题。

  “我……我还没有决定。”我说道。

  “尽快离开吧,对你对……都好。”威克尔突然抛下了这句话,便闪电般飞掠而去。

  要留他已是不及,望着他消失的身影,我喃喃地重复着他最后的这句话。

  “对我对……都好?什么意思?”我疑惑地皱起了眉头,但心情已经不是很好的我,很快便放弃思考这个问题。

  静静地躺在床上,思绪又陷入紊乱之中,当“能量气场”传出异常涌动,也是感觉到学友们来找我的时候,我就在他们还没来到之前抢先用能量送出一道声波,嘱咐他们不要来打搅,然后再次陷入思想的迷茫当中。

  一连两天,我就这样静静地仰卧在床,一步也未曾挪动过。

  刀葛海老师、姐姐和学友们都以为我是在闭关,也不再来打搅我,就这样安静的两天很快就过去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内心似乎希望斯利芬能够出现在我面前,向我解说那晚那封信的事情和她的选择。我一直在期待着。

  又到了晚上,四周又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我张大着双眼,直直地瞪着前方,此时脑海里在想些什么,根本就无从记忆。

  就在这个时候,我猛地坐直了身体,保持着九十度的姿势,“守护能量”顷刻间就布满了全身,我捕捉到一股能量向我延伸了过来,那是我熟悉的能量属性,斯利芬,她终于来找我了。

  我感到心脏瞬间跳动得厉害,口舌间竟也瞬间干燥了起来。

  能量很快就在房间内迸散,能量包裹着的声波跟着响了起来。

  “我在西南城郊等你!”熟悉的声音虽然有些冷漠,此刻在我的听觉里却如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仙乐一般。

  我激动地悬浮了起来,一把打开紧闭的房门,急速地冲了出去。

  “西南城郊,西南城郊。”我喃喃地念叨着,一边飞快地向着西南城郊飞掠而去。

  西南城郊

  刚一抵达西南城郊,我敏感地捕捉着附近存在的能量气息,向着那里飞了过去。

  斯利芬静静地伫立在一块黑压压的巨大岩石上。(这里本来有座山峰,因城市发展的需要被荑为平地,但还有一些巨大的岩石遗留了下来。)

  今晚上的月色显得分外皎洁,站立在岩石上的斯利芬在月色的笼罩下全身仿佛闪现着一丝圣洁的白光,瀑布般黑亮的秀发在轻风和月色的作用下波涛起伏着,一股奇特的魅力散射四方。

  “芬!”悬浮在她身后,我想靠近她,就在我离她已剩两米距离的时候,我感应到她发出了一股潜力,阻止了我的靠近。

  “你不要靠过来。”她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冷漠。

  我心一抽搐,感到一阵酸楚。

  “你已经拿到了‘空中城市’的录取卡,为什么还不走?”她的声音突然有些颤抖。

  我却心头一热,因为从中我找到了一丝关怀。

  “因为我舍不得。”沉吸了口气,我坚定地说道。

  她没有出声,但我明显地察觉到她的身体震颤了一下,虽然极轻微,但还是没逃过我的眼睛。

  “我在等待一个可以让我安心前往‘空中城市’的理由。”我深情地对着那曼妙的背影说道。

  “我想你在‘明王星’已经知道了你要知道的事情,是吗?”她冷漠地道。

  “是的,但无论……”我只得承认,但我还没说完,她已经阻止了我的话头,接下去道:“一直以来,我都很迷惑,我相信我不是个易变的女人,我来到地球都是因为他,我要证明我所选择的是对的,但我没有料到……我很痛苦、自责、迷惑,突然,我对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竟不了解了?直到……直到我收到了那封信,我才明白,我一直都没变!”

  她突然转过身来,眼角已经挂上了两行清澈的泪水,眼神更是充满了痛苦和矛盾。

  我震住了,她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意思我都清楚地体会到其中的意思是什么。一时间我的心如大海般翻江倒海了起来,难受得简直想把身体内的各个器官挖出来。

  “了解到真相之后,我很痛苦、很自责,但我不再迷惑,更多的是愤怒。”她嘶声地道。

  “愤怒?”我怔怔地看着她,喃喃地道。

  “我为自己的背叛痛苦和自责,但我愤怒的是你的无耻,你的可恶!”她戬指着我。

  这句话如晴天闪现的霹雳,并准确地击中了我,一瞬间我整个人如化石般僵住了。

  “你……说什么?”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她眼神中痛苦和矛盾的色彩愈加浓烈。

  “因为你无耻地用精神力量扰乱了我部分意识,让我陷入了感情的迷惘之中,你更加用卑鄙的手段侵占了我的清白,我恨你,你知道吗?我恨你,恨不得一剑杀了你。”

  她激动得浑身迸散出强大的能量气息,向我席卷而来。

  我动也不动地依然如化石一般僵立着,只觉得心似乎被一把无情的刀划成一块块地支离破碎。

  我空洞地看着面前那张铁青的脸,心似乎也在滴血,满腔的热血仿佛也凝结成冰霜一般,感到浑身一阵阵冰冷。

  “我没有想到你是这么看待我的感情,我曾经说过,为了你,无论发生什么事,哪怕付出我的生命也再所不惜,这点绝不虚假,若你认为只有杀了我才能解恨的话,你只管做吧?我绝无怨言。”我痛苦地道,绝望的心也在滴血。

  “你以为我不敢?好!”她铁青着脸,眼神闪现出一种我没法了解的神情,我相信那中间决没有丝毫的恨意,可令我想不到的是,她的话音刚落,紧跟着眼前便爆闪出大片光华,一把不知从哪里出来的雪白柔细长剑在光华中一剑朝我笔直地刺来。

  这一剑虽快,虽然凌厉,我依然清楚地看清它每一点的移动,来剑的走向取的正是我的心脏部位。我可以轻易地闪躲过去,但我没有这样做。

  我笔直地看着这把剑,连动也不动,我相信这把剑在碰触到我的肌肤之后就会自动停止下来,但我错了。

  无情的剑丝毫也没有停顿,笔直地刺入了我的胸膛,穿透了我的腹背。

  我感到胸口一阵透骨的冰凉,在长剑贯穿腹背之后,生命在我的眼里已失去了光彩,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斯利芬痛苦地看着我空洞的眼睛。

  “不!”她疯狂地摇头尖叫了一声,拔出插在我身上的长剑,惨然地飞走了。

  就在贯穿胸背的长剑被拔出的时候,夺目的鲜血自前胸和后背箭一般的喷洒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我惨然地昂首狂叫,体内的“守护能量”随着我绝望和激荡的心开始剧烈地滚动了起来。

  “呀!”体内气血翻滚,心在搐痛,一口鲜红的热血再也忍不住自口腔喷洒而出,我也在这个时候倒了下去。

  浑身的力量随着不住从前胸、后背和口腔处不断流泻出的鲜血也在逐渐流逝。

  “呃!”我搐动着身体,口角也在缓慢地流淌着鲜血。

  脸贴在冰冷的的岩石上嗅着土腥的气息,我有种已经被埋在坟墓中的感觉,伤心绝望的泪水自眼中流了出来,一滴滴地滴落岩石之中。

  “原来……在你的……心目中我竟是……一个……卑鄙……无耻……可恨可……杀的……人……原来……我……的……爱……真的……造成……你的痛苦……呃……”

  我用力地抓紧岩石,虽然力量在逐步的流失,此时十根手指还是深深地插入了坚硬的岩石之中。“原来……从头到脚……我都是……都是……一个……一个……自作多情……的人……”我喘息着努力想抬起头。

  “原来……我是一个……自作多情的人,我是一个自作多情的人啊……啊哈哈哈……”我呐喊着,狂笑着。

  能量气息在体内肆无忌惮地流窜,我毫不理会,此刻世间的任何一件事对我都失去了意义,我已丧失了求生的念头。

  “原来你还没有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蓦地闪现在我耳际。

  冰冷的话音刚落,一种使我极不舒服的怪异感觉瞬即涌现全身。

  这种感觉我曾接触过两次,我缓缓抬起了头,在我前方十几米处一个黑忽忽的身影静静地耸立在月色迷蒙的黑暗之中,晶亮的眼睛在黑暗中闪耀着诡异的蓝光。

  “你是谁?”我惨然地看着他。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一时间我都忘了令我伤心欲绝的致命创伤。

  “没想到‘剑落长锋’都不能马上致你死命,看来你果然是……”神秘人说到这顿住了话尾。

  “你到底是谁?”我喘息着,努力地想抬起身子,这时胸口传来一股剧烈的痛感,闷哼一声,我抬起的身子应声而落,脸部擦过粗糙的岩石,留下道道伤痕,额头传来痛感的时候,一口鲜血再次喷口而出,染红了岩面。

  “我……吗?”神秘人拉长了话音。

  就在我因失血过多再次倒下去,神智有些昏沉的时候,我蓦然感到已经翻滚无序的能量气场传来一股巨大的震动,一股凌厉无匹的强大能量蓦然冲横过“能量空间”,平静的“能量空间”瞬间如陷入一片暴风雨中一般到处激荡着各种属性的能量。

  神秘人诡异的出现,脑神经开始强烈地响应着危机神经,刹那间下意识竟自己产生出了求生意志。

  我动也不动地趴在岩石上,其实已在悄悄制压着因为伤心欲绝的情绪而在体内引起疯狂暴走的守护能量。

  “我就是要你命的人。”神秘人淡淡地说着,右手伸出,我感觉到空间中的一些的能量被吸附了过去,瞬间在他的手里已经闪现出一个巨大的能量球,如龙卷风似的能量气流也开始出现在周身,以他为中心砥柱旋绕起来。

  这个神秘人竟然和我一样拥有自由汲取“能量空间”中的能量的本领,我感觉到他汲取的不是单一的属性能量,而是多种能量结合的复属性能量。

  最奇特的是他手中凝聚出能量球之后,并不象我以前用复属性能量凝结出来的能量球一样是种混沌状的色泽,他手中的能量光球充盈着五光十色的异彩,证明和我以前的复属性能量球是完全不同的。

  能量球在神秘人的手中不住旋转着,体积一直维持在人的头部般大小,能量球凝结成功之后他并没有跟着便朝我击射而来,他还在侦察着我的举动,看得出他是个非常小心的人。

  “为什么?”我虚弱的声音如蚊鸣。此时求生意志在我的意识中全面作响,我忘了刚才令我丧失生机的痛苦和创伤,心神完全被面前这个神秘人所吸引。

  “‘剑落长锋,绞心碎肺’,没想到你还能支持这么久?”虽然是疑问的词句,神秘人冰冷的声音依然不带一丝感情,让人听得十分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我蓦地又感应到远处又升腾起一股能量气息,且在逐渐的逼近之中。

  神秘人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手中的能量球突然大呈异彩,眩人眼目。

  就在这个时候能量球如流星一般拖拽过一道长长的光痕朝我轰射而来。神秘人摒指为剑,也跟着疾飞过来。

  我无神的眼睛此刻精芒一闪,从暴乱涌动的守护能量中蓦地抽离出受我控制的二十三成的守护能量灌注于深深陷入岩石的十根手指之中,蓦地站了起来,沉喝一声,双手硬生生地抓起如桌面大小的大块岩石,“守护能量”布满手上岩石,以岩为盾,迎向这个异彩纷呈的能量球。

  轰隆巨响,光华乱窜,碎石激溅。

  见我突然涌现出超出他想象的强大能量,神秘人疾飞而来的身子不由一颤,跟着继续疾飞的身体突然奇异地扭动起来,明明朝前疾飞的身体却突然向旁边一闪,二闪,再闪,以曲线的闪掠方法竟瞬间改变了向前疾飞地方速度,反退出了老远,再一闪,神秘人已无声无息地消失于黑暗之中。

  显然他的被我的气势所摄,放弃了袭击,先行撤离了。

  其实却不知道在我使用出二十三成的守护能量接下了他的能量球之后,经脉内的守护能量更加暴乱滚动起来,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已不再受我控制。

  如果神秘人继续朝我攻击的话,我这时全然无法防御。

  突然间调动起大量的能量,被剑贯穿胸背的创口再次如泉一般喷涌出鲜血,“呃”的一声,张口喷出鲜血之后,我倒了下去。

  神智开始陷入昏沉之中,但这个时候求生的意志已经被唤醒,情绪不再激荡绝望的时候,在经脉暴走的守护能量终于慢慢平息了下来,并开始自动封闭住如泉喷涌出鲜血的创口。

  一个我想不到的人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

  麦天!

  内心一喜,我没想到竟会在这个时候见到他,但随即我发现有些不对。

  他看到我这样情景的时候虽然有些诧异,却没有表露出一个同学应有的关怀之情,反倒以冷酷又带点仇恨的目光看着我,目光游离不定,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迷糊间,我发现他的轮毂很像一个人——麦克鲁,在我明白的时候,也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醒了过来,我依然躺在岩石上,浑身乏力,除了视觉和思想,身体的一切似乎已不再属于我。

  麦天依然冷冷地站在我面前看着我。

  回想起发生的一切,我惨然一笑:“为什么?”

  麦天的眼神显得很坚定,看来他已经下了决心。

  “兄弟血仇,不可不报。”他冷冷地注视着我。

  “麦克鲁……果然……是你……是你兄弟。”我喘息着说道。

  他没有否认。

  “不管你想……怎么做,……我……都不会……怪你,……也没有……那个……权利……怪你,但……是,对于……麦克……鲁,如果还可以再来一次……我还是……会杀杀……了他……。”

  我吃力地道,不知为什么,我感觉到此刻浑身定点力气也没有了。

  “我是想杀你,为弟报仇,但不是现在。”麦天淡淡地道,“我麦天不会杀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人,纵然他是我的杀弟仇人。”

  “如果……你……现在不杀……我,以……后你……不会……再有机会……的。”我道。

  “能不能试过才知道。”他看着我,眼神突然狂热起来。

  突然间,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在他的心中,也许什么都没有古武学对他来得重要,纵然是杀弟血仇也不能超越他对古武学的热爱,我,将是他奋力要超越的目标,有了杀弟血仇作为推动力,他将更会强迫自己努力地超越我,才可能达到他报仇的目标。

  想通这点,我说道:“既然……如此,麻烦你……把我送到……不色……山……。”说完之后,我终于忍受不住疲倦,再次昏迷了过去。

  不色山

  无声无息地躺在不色山的一个山坳处,我如块僵化了的化石动也不动地躺了五天,我没有死,贯穿前胸后背的一剑并没有刺穿过我的心脏,不知是上天怜悯我,还是过于幸运,斯利芬这无情的一剑除了把我的前胸和后背刺透了个窟窿之外,内部的器官一切完好。

  如果没有神秘人的出现,我想我还是会死的,当时的我被无情的一剑击中后,我丧失了求生的意志,纵然这一剑没有穿过心脏,致我死命,就是置之不理的创口流出的鲜血也会使我大量出血而亡。

  但是,不知什么原因要置我死地的神秘人却反倒激起了我的求生意志,使我摆脱了死亡的威胁,到底我应该感激他,还是该恨这个莫名要置我死地的神秘人?

  逃离死亡之后,我再次想到了令我心灰意冷、痛苦万分的斯利芬,我没有想到我刻苦铭心的恋情到头来得到的是这一结果。

  我陷入了悲伤的沉思和颓废的自责当中,这段期间,外星植物尝试和我交流,我置之不理,我完全禁闭了自己,拒绝回到现实。

  五天之后,我终于打开心灵的禁闭,但沉重的枷锁依然不得其解。

  在这段时间,身上的伤口已经自动愈合,但属于心灵的创伤将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收口。

  醒过来之后,我才发现身上已经布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旁边的一些植物的藤蔓有的已经悄悄地攀缘在这块没有任何危险的“人形化石”上。

  我尝试地动了动身体,发觉自己竟是那么的无力,再次动了动,身上厚厚的灰尘开始滚落,但我依然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怎么回事?

  浑身的力量怎么消失了?

  我诧异极了,开始感应着体内的变化。

  经脉内除了外层的“守护能量”依然存在外,扩展四倍的经脉内层竟不存在丁点能量,移入身体连接七经八脉的“能量气场”已经消失无踪。

  这究竟是什么回事?

  如晴天响起了霹雳,我震住了。

  “孩子,你终于清醒了。”外星植物的信息慈母般地笼罩了我整个身心,瞬间,我如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般投向母亲的怀抱,伤心地哭诉了起来。

  “孩子,你的心结我们没有办法为你解开,看来你这一生注定要为情所苦了。”

  我默然无语。

  “孩子你应该重新振作起来,你的人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你决不能陷入颓废之中,要知道你还欠我们一个承诺。”

  我心头一震,同时想到了现在的问题。

  外星植物马上就了解了我的信息。

  “孩子,你不需要担心,你既然能够把它们移入你的体内,现在虽然失去了,你一定有办法再把它们复还的。”

  “可是,为什么‘能量气场’会突然消失了呢?”

  “孩子,‘能量气场’在‘能量空间’中虽然是实在的东西,但对于你们人类的肉体来说,它们是虚拟存在的。你把一个虚拟存在的东西连接在你实际上存在的肉体,它就需要你的精神意识去维持它的存在。出现‘能量气场’失去的原因,便是出于你的意念之上,你断绝了求生意志,认为世间的一切再也不值得你去挂念,都失去了意义,这时除了你实体上的身体,不属于你实体存在的东西便会自动消失,回复原位。”

  “所以你并不需要担心,你的生机恢复之后,精神意志再次和你的身体连成一体,你可以重新把‘能量气场’连接入你的体内,相信这点对你并不困难,困难的在于你怎样面对你的心结和你的未来。该结束的时候就该结束,抛却不掉只是徒增烦恼罢了,一切都要靠你自己,相信你的未来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上。我们相信你,不要让我们失望。”外星植物说完就悄悄退离了我的神经系统,让我独自沉思着。

  我抛弃了其他杂念,把意识和心神完全锁定的“能量气场”中,三天之后,“能量气场”再次被我成功移入体内,连接身体各条主经脉,一个滂湃无比浩瀚无穷的“能量气场”又成为我身体上一个虚拟的重要部分。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