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一轮阳光照向还显得潮湿的不色山,处处可见青翠而碧绿的叶子上托着颗晶亮露珠,在阳光下滴落或逐渐的缩小,蒸发。新的一天又这样开始了。三天以来我的身体总算恢复了正常,除了胸前和后背留下两个无法磨灭惨不忍睹的丑陋伤疤外,创口总算完全收拢。

  斯利芬这绝情的一剑虽然没有刺穿我的心脏,实际上在无形之中已经在我的心灵深处剜下了狠狠的一刀,这道伤痕,在我这一生中,只怕是很难愈合的了。

  身体虽然恢复正常,我依然动也不动一下,这时身上也已经布满一层厚厚的尘土,在露水的灌溉下,身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更有一些充满生机的嫩绿色小草尖芽从藤蔓的缝隙中钻了出来,吸收着阳光和水分,悄悄地成长着。

  这些可爱的小生命在我的眼前显得是那么的充满生机和活力,而我呢,现在只是一具没有生机没有活力的躯壳。

  人类真是一种可悲的动物,虽然他们自以为是地球上最高尚最有智慧的一种生物,却往往不懂得像这些小可爱一样去享受生命,只一心扑在人类自己建造而成的各种心灵禁锢中。

  权势、金钱、爱情、私欲……这些都是人类在自己的心灵上建造起来禁锢自己的一道自己都解不开的枷锁。

  爱上一个不爱我的女人,为情所苦,为情所伤,这就是我自己建造来囚禁自己的禁锢,她--来得太早了。

  想起不久前还你情我哝的,可是现在……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会转变成这样?”我伤心地呐喊,情绪不由激荡起来,缓缓流淌于经脉的能量气息蓦地爆散出体外。

  爬满在我身上的藤蔓、粘附在我身上的尘土、生长在尘土上的小草瞬间被震得纷散,洋洋洒洒地撒向空中,化成粉屑飘扬于四周。

  呆呆地看着刚才还充满生机的生命此刻突然变成尘埃,心灵刹时掀起一片巨浪涛天……

  伸出颤抖的双手,我感受到那些破碎的生命掉落手心,又从手缝中流泻,撒落尘寰。

  “为什么?究竟这一切都是了为什么?”我跪在地上,无助地狂嚎。

  “孩子,这就是生命所要承担的一切因果,有生必有灭,有得必有失,有因亦必有果,生命的存在自有得失、生灭、因果,种种的一切都是宇宙诞生的一个有规律的循环。

  “既形成生命,就要负担起生命存在的一切,灭其实也是以宇宙中的另一种形态再生的循环,你感受到了吗,那从你手中流泻的不也是地球上最伟大的生命吗?它们存在的终结等待也就是这个‘果’。

  “你呢?有没有想到你要等待的是什么呢?你为自己戴上的情感枷锁,是不是你要等待的结果呢?

  “生命的存在有她的一番意义,这也是宇宙中最为神奥最为伟大的一个奥秘。这是你们这种形态生存的生命最值得去探索的奥秘。

  “如果没有能力解开枷锁,为什么不尝试着埋藏它呢?更有意义的使命在等待着你,往前看吧,我最亲爱的孩子。”

  一个慈祥的声音柔和地在我的心灵深处响起,瞬间似乎有一道暖流从心灵绽开,顷刻间便驱散盘踞在心里的大团“乌云”。

  我记得这个声音,就是当初把传送到一个奇怪空间,告诉我是众神殿的三位继承人之一的那个神秘的声音。

  浑身顿时感到一阵轻松,隐约间,我似乎领略到宇宙生命周而复始的生死状态,那是一种没有办法改变的规律。

  缓缓地站了起来,现在那些本来翠绿充满生机却被我震成漫天尘灰的藤蔓和小草现在好象布满光辉似的在地下闪闪发亮。

  “这就是生命呈现的另一种光辉?”我喃喃地在心里自语。

  神秘的声音没有再次在我的心灵响起,我的问题也没有得到回答。

  其实自己戴上的枷锁别人又有何能力可以为你解开的呢?

  出了山坳,飘向不色山的山峰,我眺望着“风神市”的方向,那里是我生活了八个多年头的城市,有一个令我无比思念、无比痛苦的女人,矛盾的情绪此刻是这么浓烈地纠缠在心里,在昨晚那刺骨的告白和绝情的一剑之后,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回到那个伤心地面对那个令我痛苦令我彻底失望的女人。

  “难道我们的感情真的到此结束了吗?”我痛苦地思忖着,“难道以前相处的一切都只是虚象?”

  “啊……”我昂首吐出嚎啸,在声浪震天的时候我向着南大陆神秘森林的边界新城--“莱茵河市”飞掠而去。

  在不色山的几天,我的全身已经污糟不堪,一片狼籍,心情虽然很是低落消沉,还是得想办法把全身弄个干净。我不想再回到“风神学院”,所以我在学院的一些奖学金以及日常更换的衣服都没有办法带出来,幸好的是“空中城市”的录取卡和昌浩给我的信用金卡我都随身携带着,现在我才明白昌浩给我的金卡有多么的方便。

  到达“特蓝市”,我选了一家酒店,疲惫的肉体很快就在温暖的澡盆里恢复过来,但属于心灵的痛楚却是无论用什么办法都驱除不了的。

  人啊,真是种可笑而愚蠢的生物,随时都能想出办法折磨自己,我嘲笑着自己。

  舒服地泡在温泉中,抚mo着胸前那块诞生不久的伤疤,记忆又回到以往……

  …………

  “哈哈哈哈……”回想起以前和斯利芬相处的点点滴滴,我突然不可歇止地笑了起来,但渐渐地没有来由的笑就被心头强烈的酸楚所代替,笑声变成了呜咽声。

  ……

  意志逐渐的消沉,虽然是在前往“空中城市”的途中,心里也产生不了喜悦感。

  从获得“空中城市”的录取卡到现在时间已经飞快地过去了十三天,距离十二月一日在南大陆神秘森林的边界新城──“莱茵河市”“肯特林堡”的报道还剩下十天的时间,如果用我现在的飞行能力,在遥远的“莱茵河市”也许只需要一天不眠不休的时间就可以到达。

  我现在当然没有心情去做这样的试验,反正我相信自己可以准时到达的。

  其实就算错过了又怎么样呢?这件所有人都心动的旅程,现在对我已经不显得多么重要了。所以沿途中我不急不慢地飞行着,理智虽然告诉自己要加快速度,但另一个理智同时也告诉我该找机会舒缓一下消沉的心灵。

  后者战胜了前者,我停停歇歇的往目的地飞行着。

  ※※※

  十一月二十七日

  距离“肯特林堡”的聚会还剩下四天的时间,用去了七天的时间我只走了全程的三分之一,虽然发觉到这一点,我还是没有改变前进的速度,这天我在“联合政府”管辖的一座新城“安都市”停下了旅行的脚步。

  奇怪的气氛终于吸引了我这些天来消沉注意力,我头一次张开疑惑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一切

  “十一月二日,‘联合政府’最高行政主席哈里司正式宣告离职,拟订由众议院院长木司代理主席职位,直到下一届即明年的‘联合政府’行政主席竞选之日止。

  “十一月七日,‘军政部’发动兵变,部长奥斯布坦将军宣告暂时代理主席职位,废除木司‘众议院’院长职务,各大行政部门和党派领导人纷纷群起抗议,遭受军队镇压,目前各地区新城的行政管理陷入瘫痪。”

  “十一月十三日,‘火星’政治团体和全体居民为抗议军部掌权宣告紧急成立‘火星独立联盟’,提议马上召开‘行政主席’竞选,重新建立新的政府体系。”

  “十一月十四日,‘火星’政治团体与‘明王星’领导人表示愿意派出代表,与地球各地区各大党派商讨具体事务。”

  吃惊地看着这一幕幕新闻,我没有想到昌浩所说的“联合政府”权利部门的争端已经发展到表面化了,“军政部”竟然公开夺权,“火星独立联盟”竟然也公开宣告成立。

  只短短的月余时间,昌浩以前所说的都成为现实,难道“明王星”真的会染指地球?

  不过这些惊人的消息,也只是让我稍微诧异了一下,对于政府由谁来掌权,我已没有那份心去关心了。

  掌权的是军队也罢,明王星、火星也罢,反正都不关自己的事。

  看着城市中人们忧心忡忡的神情,我突然感到有些好笑,他们到底在担心些什么呢?又不是世界末日?只是人类自己一个可悲可笑的权势争端而已,要担心的应该是外星生物入侵地球的那一天啊?

  我嘲笑着,人真的没有什么抑制力,平稳安详的局势稍微一点****,就都心慌意乱,惶惶不可终日,不过幸好的是人们只是慌还未乱,酒店和其他各服务行业都还算正常,没有干脆就关门大吉的,也许除了一些暂时失去实际行政权利的政府部门。

  在“安都市”住了一宿,除了知道了这个让人诧异的消息外,心情莫名的舒缓了许多,头脑也清醒了不少,不再陷入浑浑噩噩的颓废中。

  这个时候,我才开始思索着不知存在在什么地方的“空中城市”,从来就没有人能够说清武学圣地“空中城市”的所在,也没有人从那些以前幸运地到“空中城市”修炼空中武学的人嘴里问个明白,其实以前那些获得进入“空中城市”的人现在在哪里也几乎没有人知道。

  神秘感的骚动开始在心里迅速蔓延,“空中城市”这个谜底很快就要揭晓了,情绪逐渐摆脱低糜和消沉,开始兴奋起来。

  向着南大陆的方向,我加足了能量,以一种我想不到的速度向前冲刺飞行而去,凭感觉,我飞行的时速可能将超越五千公里以上。

  “忘了吧,前面将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我试着为自己打气,下决心。

  一路上我领略着风驰电掣的飞行快感,颓废的情绪暂时被抛在脑后,我一心感受着力量在身体迸发时所造成的效果。

  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呈光膜状的防护层中,我在“星时速轨迹”上飞行着,犹如一颗流星,身后带起一道道眩彩,宽广的时空就这样被我急快地跨越而过,连续不断地飞行达九个小时,当太阳从西边逐渐沉落,彩霞披挂于天际的时候,我终于到达了我的目的地--“莱茵河市”,走完了剩下三分之二的旅程。

  遥望远方高耸入云的高山和大片茂密的森林,翻越过那座高山和浓茂的森林,就是南大陆了。

  在它边界的前面便是代表新科技实力的一座气势恢弘的雄伟建筑,科技界的产物“空中楼阁”之一的“莱茵河市”。

  这是一座不同于中部的科技新城,中部的新城高空上的城市建设得非常美观,但埋藏城市地基的地面却污糟不堪,各种垃圾都随着城市架设的排污管道流通到地面上,污染了地面上的环境。

  但“莱茵河市”不同,它的下面也是一座美丽的花园城市,围绕在它周围的便是绿波荡漾的“莱茵河”,各种色彩纷呈的花草在这里齐聚一堂,展耀着各自独特的风采。

  甫一靠近,芬芳的花香和清新的草木气息扑鼻而来,凉风习爽,心头顿时一片清明。

  这就是地球上闻名的“春城”--“莱茵河市”。隶属“联合政府”管辖实际上归“空中城市”管理的一座文明都市,城市总人口八百六十万人。城市面积一千六百平方公里,城市面积在所有科技新城里只属于四级城市,但在地位上却是特级的城市。

  “莱茵河市”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便进去的,需要政府的申请文件,再通过“莱茵河市”市长的审批认可,得到“入城晶片”后,才准许进入“莱茵河”。这是正常的入城方法之一。

  另一个就像我现在的情景,参加“古武术大赛”,获得“空中城市”的录取卡。这是特殊的也是最不易达成的方法。

  在我悬浮在“莱茵河”旁的时候,几条人影向我飞了过来。

  五个身着蓝色笔挺制服的青年飘在我前面,我不认得他们,但显然他们认得我,从他们脸上惊讶和喜悦混杂的脸上就可以证明这个观点。

  “夏长平?果然是你!”他们的声音立刻证实了这点。

  “你们是?”我疑惑地道。

  “我们是‘莱茵河市’关检,我们从‘星频转播’上看到了您在‘古武术大赛’上的风采,很高兴认识您,欢迎您光临。”五个年轻的关检彬彬有礼地道。

  听到这种赞美,我不由也高兴了起来,道:“你们太过奖了。对了,不知‘肯特林堡’在城市的哪个位置?能否见告?”

  “‘肯特林堡’在‘藜园区’,哦,就是城市往东的部分区域一打听就知道了。”其中一个关检微笑地答说。

  “十分感谢!”我淡笑道,转身就待进入新城。

  “夏先生!”告诉我地址的关检叫住了我。

  我疑惑地看着他。

  “是这回事,‘东联集团’的主席昌浩先生托我们见到您之后,转告您去找他,他现在就住在‘藜园区’的‘莱茵酒店’,离‘肯特林堡’就里许之遥。”

  “昌浩?”我没有想到昌浩竟然会先我一步来到“莱茵河市”,而且还特意等我,“出什么事了吗?”我忖度着,我相信在这政坛纷纭的时刻他决不是为了送我上“空中城市”而来,应是有什么紧要的事,他才会特意赶来这里。

  匆匆和五个关检告别,我急忙飞进了“莱茵河市”,本来想漫步地下“花园城市”的计划也被迫临时取消了。

  莱茵酒店

  放松了身心,我舒适地让整个身体陷入软绵绵的靠椅中,全身的重量全部散布在靠椅中,整个身体霎时得到了松弛。

  昌浩就在我面前,他看来并不像有什么急事,神情平静,态度轻松。

  ”长平,你马上就要进入全人类最向往的‘武学圣地’进修高级武学了,多年的理想马上就要实现,恭喜你了,来干杯。”昌浩微笑地朝我晃动着手中乳白色的“藜花酿”。

  在我面前的桌上,也有一杯这样芬芳的“藜花酿”,我没有拿起它,双眼只是定定地注视着杯中的那份乳白。

  “我想你该不是特意跑来这里为我庆祝的吧。”慵懒地挪动了一下,让身体更舒服地陷进靠椅中,我淡淡地道。

  “知我者,长平也。”昌浩一口喝光了手中的“藜花酿”,笑着说道,“长平应该已经知道最近政府骤变的局势了吧?”

  我淡然不语。

  “回到地球之后,我马上知道了政府当前的局势,唉,本来暗地里的局势化终于在最高行政主席哈里司公开宣告离职的时候而全面明朗化了。”昌浩虽然在叹息,神态却显得很是振奋。

  “哈里司不愧为一个有魄力的领导人,他突然宣布离职,并行使政府行政主席的最后一项主席令,由多党派的领袖木司代理主席职位,使已经掌握了实际政权的奥斯布坦和木司为了各自的政权正式决裂,果然不愧为一个对奥斯布坦的有力打击,更因此转移了奥斯布坦的目标,成功地解脱了自己,实在令人敬佩。可惜的是永久退出政坛的诺言也太过惨重了一些。哈里司明显的是断绝了他自己今后在政坛步伐了。”

  对昌浩所说的一切,我现在已经无动于衷了,对于有了更广阔的目光和更高意识的我来说,人类的争权夺利以至互相残杀都只是是一种愚蠢的可悲行为,不值得我去关注,其实就算去关注了,我又能解决什么呢?只是徒增纷扰而已。

  “现在,由多集体的科技部门和政治团体组成的‘火星独立联盟’已经向全人类宣布正式成立,‘明王星’也表达了对地球政权的关注,现在该是新一代政权体系诞生的时刻了。”昌浩振奋地道。

  “看来你对政坛很热心?”我淡然地问。

  “不错,其实我最大的理想便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用我的智慧带领全人类步入一个新的时代,利用科技力量无疑是实现这个理想的途径之一,可是科技往往受到政府的限制和管辖,所以,若是由一个有这样共同理想的政治团体取得最高行政权利的话,这个理想便具有更广阔发展的的希望。”昌浩激动地站了起来,“现在就是每个希望自己理想能够实现,需要努力争取的时刻。”

  我皱起了眉头,不明白昌浩为什么对我说这么多,现在我最不感兴趣的就是这些无聊的事了,内心不由有些烦闷起来。

  “但愿你伟大的理想能够实现。”我的语气有些嘲讽地道。

  昌浩怔了怔,才发现我不满的神态。

  “也许你会认为我的野心太大,其实我的理想我当然没有实力自己去实现,我是希望和我一样拥有共同理想的‘东联集团’能够成为一个真正可以带领人类迈进******的政权体系,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好的兄弟,我愿意和你分享我内心的希望……”他冷静了下来,语气却他些沉痛,他很敏感,显然我刚才的神态和语气伤害到了他。

  内心抽搐了一下,我颓丧地道:“对不起,浩,我知道刚才不应该那样说,但……但是,我的心情很糟,你……不会明白的。”

  “长平……你,发生什么事了吗?”昌浩敏感地捕捉到我情绪的低落。

  “没有什么?”我吸了口气,说道。

  ……

  ……

  房间内的我和他都沉默了下来,我陷入了悲伤的记忆之中,再次勾起那痛楚。

  昌浩也在沉思着,空间就这样突然寂静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昌浩的声音惊醒了陷入哀伤情绪中的我。

  “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相信我,如果需要帮忙,我会随时站在你的身边,也许有些事我可能帮不上忙,起码我可以为你分担,为你参考。”昌浩大概看出了什么,这件事我可不想让他知道,基于一个男性的尊严,我宁愿把这件事深深地埋在心里,由自己来承受这一切的感受,也不愿他人知晓。

  “浩,你的心意我很感激,也请相信我,需要你的时候,我一定会找你的,但有些事,只能自己去承受,你明白吗?”我苦笑道。

  昌浩点了点头:“不愉快的事,并不值得深藏。”

  我振作起精神道:“不谈这些了,说说你的打算吧。”

  “其实这次百忙中来找你,是有封信要你代为转交。”

  “什么?”我跳了起来,没想到自己又要做一个信使。那封信带给自己彻底的绝望和伤痛感还没有散却,现在又要接受一封信?

  “你怎么啦?”昌浩料不到我有这么大的反应,诧异地问。

  “没……没什么?”我僵硬地道,长吸了口气,我冷静了下来问道。

  “这封信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还记得我曾向你提过的那位阳斯磐将军吗?”

  “阳斯磐?”记忆急快地展开,我立刻想起:“那位从‘兵工部’的手中救你出来,也是你们‘东联集团’一大董事的‘军区部’将军?”

  “没错,就是他。其实他不但是管辖‘军区部’的将军,也曾是到‘空中城市’进修武学的武道家。这封信就是他想交给‘空中城市’一位叫狱刑的人。”

  “他曾是到‘空中城市’进修武学的武道家?”我惊讶地问。

  “是的。”

  我吸了口气,谁会相信一个“军区部”的将军曾是修习过空中武学的人呢?其实再想想,也没有什么值得惊奇的,到“空中城市”进修高级武学的人并不代表就不会再到地球各部门工作,毕竟他们也是需要生活的,就像我一样,最大的理想就是进入“空中城市”进修“众神经”武学,修炼伟大的“智者”那可潘遗留下来的各项新创武学,这个理想一旦实现之后,我接着会做什么呢?

  当然会为了生活而做选择。这个问题对我目前来说还算遥远,也不是我现在应该关心的。

  “原来如此,真让人想不到。”我叹了口气。

  昌浩微笑道:“当我知道阳斯磐将军是进修过‘空中武学’的人的时候,也和你一样感到十分惊讶,不过总算了解到当时他从铁林手中救我时所展现的神奇武学是什么回事了。”

  我点了点头,阳斯磐利用“军区部”将军的身份救出昌浩的事我在事后曾经多次听说过,对阳斯磐我曾经十分好奇,现在这份好奇已经转移了对象。

  “空中武学”,我马上就要接触到的神奇力量,我暗忖着。

  从昌浩手中接过一封没有写明收件人的白色信封套,我终于要再做一次信使了。

  ※※※

  十一月二十九日

  离“肯特林堡”的报到只剩下一天了,环视着笼罩在晨曦下的城市和“莱茵河”,凉风习拂,到处散发着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顿感浑身清爽。

  漫步在地面上的花园城市,四周除了茂盛的花草之外,看不见一个人影,在我强烈地感受到那些生命传来欢跃的信息时,也蓦地感觉到前面不远处传来轻微的能量波动。

  转过一个用花草装饰的屏障,我豁然看到一个人盘着膝在一片草地上静坐着。

  董魔!

  竟然是他?

  看到了我,他显然也有些诧异,随即又闭上眼睛,对我并不加以理睬。

  耸了耸肩,我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看来这次获得进入“空中城市”的“古武术大赛”前八位选手都已经到“莱茵河市”了。

  不知威克尔和麦天……

  想到他们,斯利芬的身影立刻又浮现在我面前,痛苦的记忆又在脑海里迸发……

  这几天刻意压抑的痛苦更加猛烈地爆发了。

  “为什么!”猛烈地挥动着双手,我昂首大叫,庞大的能量汹涌地自我周身迸散而出,周围三丈的一切景物纷纷受到摧毁。

  深吸了口气,我霍地转身,董魔在我身后惊讶地看着我。

  凌厉的光芒在我眼中一闪,董魔受到我目光传送的精神力量的攻击,神色瞬间苍白,“噔噔噔”地连连退出三步才站稳。

  愤怒地看了他一眼,我向着空中急快飞纵而起,瞬间消失在董魔的视野中。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