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终于跨进这个亿万人心目中景仰的城市,心情也止不住地激荡了起来,环视着缓慢飞行时观看到景物,城市的面貌虽然和地球的各大“新城”没有什么两样,但在我的眼里,却似乎处处都充满着新奇之感。

  也许只有一点是绝对不一样的,这个城市没有像地球的各大“新城”一样到处飘拂着飞行器,一架也没有。飘浮在空中的都是一些精神异常抖擞以体能飞行着的武术家,各种游荡在“能量空间”中代表着他们不凡实力的能量在四周翻滚着,井然而有序,能量虽有强弱,强的却也不显得霸气。

  领略着这“能量空间”中奇异的触感,我油然想起第一次进入“古武术大赛”会场时的感受。当时那个地方的“能量空间”也像这样到处游荡着属于各个武术家不同属性的能量,却并不像这里一样平和,樊若松和韩班等几个明王星人就在那时闹了个笑话。

  想起当时他们被一股强大能量逗弄的时候,我就有些好笑。

  嘴角刚刚泛起一丝笑意,蓦然听到威克尔在我身边说道:“真没想到‘空中城市’竟是这个样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威克尔说的这些大概是所有面对“空中城市”的人都会油然兴起的钦叹,因此我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空中城市’的城市面积这么大,看来居住的人口一定也不少。”威克尔见我没有不耐,继续说道,“如此浩大的工程,真难以置信……”他一边说着,一边满脸崇敬地摇着头。

  神情淡漠地听着他的感叹,我一边随着那个叫何金凯的大汉向城市中飞行着,沿途虽然有不少的人对我们这些新生行起注目礼,却也不显得多么的关注,各自行色匆匆的在城市中隐没。

  也许对他们这些已经居住在“空中城市”多年的人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已成为他们生活中最平常的一部分。

  在城市中心地带的一处极广阔的广场中,我们终于在一座巨大的玉石雕像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座高达八米的玉石塑像,塑像的每一丝刻化都是那么的栩栩如生,一身雪白的柔袍似乎在随风而动,身材是那样的修长挺拔,面容清癯俊雅充满着无比睿智,柔和的目光眺望着远方,似乎在温柔地注视着茫茫众生。

  一到这个广场,我们便不由被这座雕塑所吸引,这座雕塑虽然实际上并无生命,但雕塑所展现出来的形象却是那么的震撼人心,那无形的智慧,绝伦的风采都从这座雕塑中真实地向四周观望他的人迸发而出。

  每个看到他的人都会被他的风采所吸引,内心都会不由兴起崇敬和仰慕之感。

  何金凯神情肃穆地领着我们肃立于这座巨大的雕塑前,不再言语。早在我们到达之前,雕塑的前面已经静静地坐着八个身穿柔袍的老者,但是此刻在我们的眼里,除了面前这座充满震撼人心的雕塑外,什么也看不到。

  每个人都十分清楚这座雕塑代表的是什么人,就是受亿万万人类心中敬仰的真神--“智者”那可潘,也只有他才有这种异乎常人的风采。

  八位老者赞许地看着我们,也没有打搅我们对这座雕塑兴起的神思。

  其实像这样巨大又无形中散发出光环的雕像,我曾经见过一次,那是陪昌浩参加“航展”到“明王星”的时候,在“林菲市”的“明王广场”前我就看到了像这样巨大的雕塑。

  虽然那只是一座铜像,远比不上面前这座玉石的珍贵,但从那塑像透露出的风采同样也是那么的震撼人心。

  如果我们现在面前的塑像透射出的是智慧,那在“明王星”的塑像透射出的则是力量。

  智慧和力量都是人类不可缺少同时也是在不断追求着的理想。

  人类做梦都想达到智慧和力量的最高点,也在孜孜不断的学习和领悟中,当然,智慧和力量不可能有终点的,谁也没有办法想象它们的终点到底会是什么形式的存在,从来就没有人达到过这一境界。

  “智者”那可潘和修克烨.明王当然也不可能到达顶点,但他们无疑是亿万人类中最具智慧和力量的人。

  未来是否还会有人超越他们?又会是谁呢?

  内心的感触使我的心灵开始激荡澎湃了起来,浑身的热血似乎都开始在升温,且逐渐的沸腾起来。

  “恭喜大家进入了这个亿万人心中向往的圣地,我是武堂长老之一严森。”八位柔袍老者中的一个方面大耳的老者说道,“你们是获准进入‘空中城市’的第十一届学员,你们无疑是地球上最优秀的学员,希望你们今后在‘空中城市’的修业中能继续保持着你们的优秀。”

  “在‘空中城市’学习很自由也很简单,对于你们将进入不同等级的武校,里面的武学知识也是完全公开的,你们可以自由选择一项甚至是多项的特殊技来修炼,每个武校也都有一些非常优秀的校师可以随时给你们指点迷津。”

  “有一点你们必须记住,‘空中城市’的教学虽然很自由,但每个月都会举行一次‘晋级赛’。所以空中武学虽然由特级武校‘智者武堂’、一级武校‘众神武堂’、二级武校‘空中武堂’三大部分组成,但除了‘智者武堂’外,‘众神武堂’和‘空中武堂’却都分有一至八级的八个学区,你们是新的学员,所以都要先进入一等学区,每个月接受一次‘晋级赛’,在‘空中武堂’修业的学员只有通过第八级的‘晋级赛’才能够提升到‘众神武堂’的一级学区。而在‘众神武堂’修业的学员也只有通过八个等级的‘晋级赛’才能够提升到‘智者武堂’修炼最深奥的武学。”

  “但也有一些值得我们身为校师赞赏的例外出现,记得是在第六届的新学员中,当穆寒思长老解说‘空中城市’这种‘晋级赛’的时候,却有一个获准直接进入‘智者武堂’修业的学生自动提出他将放弃直接进入‘智者武堂’修业的权利,从‘空中武堂’一级学区修业开始,他要一步步的学会初级到高级的‘空中武学’,他花了六年的时间才终于得偿心愿进入了‘智者武堂’,他无疑是个武学天才,也是最优秀的‘金牌众神学员’。”

  “和大家说这一些,只想告诉大家一件事,获准直接修炼高级武学的你们也可以选择从初级升起,相信这样对你们在武学领域的修业上会更有帮助。当然这只是一个提议。”

  “樊若松、威克尔、韩班三位同学,你们将由八个武堂长老进行为期六个月的培训,之后进行‘空中武堂’第五级的‘晋级赛’,有良好表现的你们将拥有居住在‘空中城市’的权利。”

  “当然正式入选这三个武堂修业的学员在‘空中城市’居住的时间都是没有限制的,所以,每个月各武堂虽然都会举行一次‘晋级赛’,却不一定要定时参加。但要离开‘空中城市’却有限制。”

  “因为‘空中城市’自两千米外到八千米内的范围都笼罩在‘反力场’之内,所以若不借助‘空中城市’拥有特殊装置的飞行器是没有办法穿越这片‘反力场’笼罩的范围的,就连地球上的‘飞行器’不小心穿越这‘反力场’范围的也会即刻坠毁。想要以体能飞行出这片覆盖‘反力场’范围的,更是绝不可能。所以若没有得到‘空中城市’最高‘城首’的批准,谁也没有办法离开‘空中城市’。”

  见我们满脸惊讶的表情,这个武堂长老严森又微笑道:“从‘空中城市’出去的人都是实力非凡可以独挡一方的人才,所以在没有得到‘空中城市’长老团的认可,是绝不能离开‘空中城市’的。当然,还不是正式成为‘空中城市’的人除外。”

  严森看一眼威克尔、樊若松和韩班,我们都知道他的话中所指。

  “怎样才可以通过长老团的认可呢?”威克尔问道。

  “达到‘强者’境界!”老者一字字的说道。

  “又是‘强者境界’?”全身陡然间再次僵硬,内心那抹伤感再次被勾起。

  “‘强者’境界?”威克尔目露豪光,接着又问道:“一定要达到‘强者’境界才可以离开‘空中城市’吗?”他好象很关心这个问题,其实又有谁不关心这个问题呢?向往来‘空中城市’是一会事,离开不离开则是另一回事。

  “‘强者’境界是最高标准,也是最正常的标准,当然还有另外两个途径是可以离开‘空中城市’的,第一个就是现在放弃在‘空中城市’修业的机会,马上就可以离开‘空中城市’。”

  严森缓缓地看了我们一眼。

  “还有一个,也是最后的一个,等你们的武学达到一定水准的时候,也许有机会成为‘空中特卫队’中的一员,就有可能回到地球。”

  当然没有人会放弃这个好不容易才夺来的机会。

  “‘强者’境界?”我喃喃地,痛苦和伤楚已经布满了我整个眼底,如果在以前,达到“强者的”境界一直是我努力追求和奋斗的目标,然而,“强者”的称号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变成了绝对性的讽刺。就算我达到了“强者”的境界?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毕生最爱的人已经和自己恩断情绝了,再追求这些又有什么用?

  酸楚一阵阵地自心里散出,是那么的浓厚,又是那么的强烈。

  “所以,你们现在可以选择马上离开或是留下来修业,之后再凭着实力离开。”

  没有人想离开,包括曾经不想来的我。

  我留了下来,但不再是为了修炼高级的武学,而是希望这个陌生的环境能够治愈内心的伤痕。

  在老者勾起我的伤感之后,我对这里的一切已经失去了兴趣,情绪恍惚地再度陷入对往昔的伤怀之中。

  何金凯的引导工作到这里就完成了,我们随着八个武堂长老离开了“智者广场”,向坐落于城市东方的“武学圣地”飘飞而去。

  “武学圣地”--是一座范围极为广阔武学校区,周围被一排排挺拔的参天大树环绕着,而树的外围一千米内都是一大片空地,不像城市中心几乎隔个一二十米就耸立着一栋大楼。

  城市和“圣地”的比例:如果说“空中城市”是一个脸盆,那这片“武学圣地”就像是放在脸盆里头的一个碗了。

  在一块耸立在“武学圣地”入口处的高达八米的金刚巨石前,八个武堂长老领着我们停了下来,神色肃穆地看着金刚巨石上那龙飞凤舞、笔透万均的四个大字--武学圣地。

  “这里就是你们将在‘空中城市’修业的地方了。”严森神情肃穆地看着我们,“修业虽然很自由,但老夫期望你们能够自我鞭策,自强不息,在武学领域上能有所成就。圣地中,优秀人才虽然繁多,但能够脱颖而出的却寥寥无几,希望你们会是将来的佼佼者。”

  每个人都沉默着,在陌生的地方,人类总是习惯先看清一切之后,再把身心投入到环境当中,所以,纵然是极度嚣张狂傲的人也都会在这种环境下收敛起性子。

  “夏长平。”严森点着我的名字,我茫然地看着他,由于情绪一直陷入低沉之中,就算已经来到“武学圣地”了,也是兴奋不起来。

  “在第十三届新生中你是唯一一个获得直接进入‘智者武堂’修业的人,这代表着你拥有非凡的实力,所以……好、好、努、力、吧。”

  就在这时,我敏感地捕捉到一股音波能量的波动,瞬间就已察觉到音波能量流动的轨迹,在我用“守护能量”刚把听觉神经封锁住的时候,严森最后的五个字包裹在强大的能量团中才蓦然在我耳边炸响,只轻微地感觉到能量的震荡,他的音波却丝毫也影响不到我。

  但他的举动却成功地唤醒了我陷入迷惘的心神。

  “我、会、的。”虽然情绪陷入低沉伤感的缅怀中,但在恍惚中我还是会回想到以往的甜蜜,这让我不由沉浸在这样的伤感和甜蜜的感怀中,这是一种另类的享受,也是我得以逃避现实中最残酷一面的途径。所以在神智被唤醒之后,心里却不由升起了一股恼怒,回应的三个字也夹杂着深厚的能量团在严森的耳际炸响。

  别人听到的自然是很平淡的一句话,但在目标体严森的听觉里却全然不一样。

  严森在受到我音波的袭击之后,脸虽然立刻煞白,但转眼间就已恢复正常,反以一种奇怪的神情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也淡淡地看着他,他的感觉如何我才懒得理会。

  “很好,很好,哈哈哈。”严森仰天打了个哈哈,眼里却丝毫也没有笑意。

  进入“武学圣地”,三座雄伟的白色宫殿豁然耸立眼前,说它是宫殿,是因为它们的形状并不是叠起来约百多层的现代建筑大楼,而是那种高仅八层占地却极广的拱形建筑。

  越靠近,我们才发现三座武堂在远处看虽然象是并排在一条直线,其实却是以三角的位置排列着的,而宫殿间的距离实际上也很遥远。

  随着一个身材瘦小的武堂长老我向着最深处坐落于东方的宫殿--“智者武堂”飘飞而去。

  神万心则被另一个武堂长老带往坐落于北边的“众神武堂”。

  麦天、贝思挞、董魔三人则随着严森到了南边的“空中武堂”。

  樊若松、韩班、威克尔则被其他五位长老带往他处。

  一起来的八人就这样被分开了。

  “今后这间房子就是你的宿舍了。”一个叫穆凯的武堂长老对我说道。

  在“智者武堂”的后面,坐落着一排供学员起居的宿舍,宿舍很精致典雅,不但有卧房和卫生间还有一个小厅,算是一间独立的宿舍。

  看着房间,我淡淡地点了点头。

  这个武堂长老很快就走了,看着陌生的一切,内心再次萦绕着一缕愁绪。

  这里曾是我梦想到达的地方,如今我已经真实地站在这里了,但心里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

  茫然地呆立在厅中,心在剧烈着翻滚着,不知过了多久,我发觉脸上传来阵阵冰冷,手一抹,才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

  “一直以来,我都很迷惑,我相信我不是个易变的女人,我来到地球都是因为他,我要证明我所选择的是对的,但我没有料到……我很痛苦、自责、迷惑,突然,我对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竟不了解了?直到……直到我收到了那封信,我才明白,我一直都没变!”

  “了解到真相之后,我很痛苦、很自责,但我不再迷惑,更多的是愤怒。”

  “我为自己的背叛痛苦和自责,但我愤怒的是你的无耻,你的可恶!”

  “因为你无耻地用精神力量扰乱了我部分意识,让我陷入了感情的迷惘之中,你更加用卑鄙的手段侵占了我的清白,我恨你,你知道吗?我恨你,恨不得一剑杀了你。”

  “你无耻……无耻……

  “我恨你……恨你……

  “我恨不得一剑杀了你……一剑杀了你……杀了你……”

  脑际再次激荡起那无情的嘶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痛苦地跪了下来,无声的呜咽了起来。

  感情骤然间的挫折,使我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竟是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也许以前在学院的时候不是没有异性吸引我,而是下意识中害怕承受这种痛苦,才拒绝去体会接受。

  直到自己在死亡的刹那才突然勇敢地面对起内心一直不敢承认的感情,但是最害怕的是还是最终发生了,我深刻地体会到这股力量的强大、可怕和无可抗拒。

  “原来以前的感觉都是假的?……精神力量?都是这该死的精神力量!”我使劲地捶打着自己的脑部,但就算我敲破了的脑袋,它也不可能自己跑出来。“为什么你要害我?为什么?”

  泪水汹涌地滚了下来:“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啊……呜……”

  这些天来,一直都以为时间会让自己放下,现在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放不下,根本就不想放下。

  心似乎都纠结了起来,针刺般的痛使我感到嘴里发酸、发干。

  匍匐在地上,我任由冰冷的地板吞噬着我眼里的泪水,让痛苦榨干自己全身的力量。自我意志的摧残使我感受到一点快感,我让自己沉入这迷惘中。痛苦,起码也是模糊的。

  我害怕面对现实中的真相,也不想自己一直是用清楚的意识去感受那已经不可挽回感情,但在这迷惘之中,自己却还能天马行空地扭曲时空,感受到以往的甜蜜。

  在这一刻,我突然想到了酒,世上最雄烈、最火辣的酒,我迫切地想得到它。

  我想要尽快地爬起来,虽然眼睛布满痛苦的血丝,但更加强烈的是对一种事物的渴望。

  当我抬起一团糟的脸时,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在门口静静地注视着我。

  心灵如受重锤一般强烈地震荡了起来,但更多感受的是恼怒,强大的能量自我身体迸发而出,我全然不管挡在我面前的是谁,闪电般地飞撞过去。

  笔直地穿透她的身影,我飞出了宿舍,向着城市的中心疾飞而去。

  这个神秘女郎不知何时悄悄地光临我的宿舍,静静地看着我表现出来的一切,当我朝她飞撞过去的时候,她的身体宛如幻化成空气一般,我没有感受到丝毫的阻力,就这样飞了出去。

  看着我远去的背影,她冷静的眼神才泛起一抹神思。

  “咕!咕!咕……”我昂首狂饮着“孢酒”,这是从一种名为“孢梁”的植物上提炼出来的酒,属烈性,也是我喝的第三瓶酒了。

  “空中城市”虽然是人人向往的“武学圣地”,但由于广阔的城市面积和众多的人口,所以各种营业部门都应有尽有,而且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武学圣地”的学员,在“智者”那可潘凭他伟大的智慧兴建起这座浩大的“空中城市”达两百年来,居住在这城市的人口日渐频多,自那可潘辞世以来,已经隐隐成为世外都市了。

  庆幸的是“空中城市”还能使用地球的“信用金卡”。

  在刷过卡之后,我再也忍受不住五脏六腑剧烈的翻滚,跌跌撞撞地冲进洗手间,大吐特吐了起来。

  纯以肉体来承受酒精的侵袭,对我这个从没有饮过烈性酒的人来说,根本就难以承受,更何况还连灌了三大瓶?

  趴扶在洗手盆旁,我感受到浑身发冷(这是醉酒的人正常的生理反应),四肢无力,属于肉体上的痛苦也大驾光临了。

  我不晓得是怎样回到“武学圣地”的,当神智清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舒服地躺在宿舍的床上,身上盖着一件洁净带着清香的花色被子,一切都感觉得十分的舒服温馨。

  但这种感觉是很短暂的,在脑袋开始可以运转的时候,一阵头痛欲裂的感觉从脑部迅猛传来,脑袋更仿佛蓦然奏起交响乐一般的嗡嗡响。

  剧烈头痛和口干舌燥顿时折磨着我的肉体,我开始感觉到一切是那么的糟糕。

  “咦?那是什么?”眼睛很快被室中的一个物体所吸引,那是盛在白色器皿里的一壶水。

  沉吸了口气,“守护能量”急速地散布全身,手一伸,从掌心探出一股无形的能量摄取住搁在桌上的那壶水,稳稳实实地凌空而起,飘到我的手中。

  冰冷的淡水流进我似要干涸的肠道里却如饮玉液琼浆般甜美。全身细胞仿佛也突然间伸展膨胀而开一般,虽然头部还有些沉痛,身体的感觉却已舒服了许多。

  此刻已是第二天的清晨,看着空寂而明亮的屋中摆设,心情恢复平静之后,我开始有心思考一些问题,油然地想起昨天的情形。在我倍受感情折磨的时候,那个神秘女郎涟漪竟然出现在我的宿舍之内,到底她所为何来呢?我开始诧异地沉思起来。

  思考了许久,我还是想不明白,只得作罢。收敛起全身能量,我舒服地放松了身体,看着头上雪白的天花板,让心神陷入一片如天花板一般完全的空白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附近一股能量涌动的气息唤醒了陷入空冥无思的我,离我这里仅六室之遥。“探索能量”迅速延伸而出,但还没容我接近,目标物晃眼间已经迅速向着远处飘移而去。

  目标物虽然离开了,我的“探索能量”并没有跟着收回体内,反而向着四周辐射而开,我仔细地感应着附近存在着的生命气息。

  “空中城市”的市区虽然皆是高达上百层的大厦,但在城市东部这块人心向往的“武学圣地”里头,最高的建筑才达八层,也仅有三座--智者武堂、众神武堂、空中武堂。

  其他的除了食堂大楼有五层外,剩下的学员宿舍都属于那种平楼式的建筑。

  “智者武堂”的学员宿舍共有六排,东、北、南各两排一齐围绕在宫殿式的“智者武堂”附近,每一排只有十间向我这样的学员宿舍,两排间的间隔为五百米,距离不算大。

  我所在的宿舍就坐落在“智者武堂”东面的第二排中。

  刚才我感应到能量涌动的地方就在和我同处一排相隔仅六间宿舍的地方,“探索能量”很快就覆盖了东面的两排学员宿舍,在“探索能量”的搜索下,我没有发现到丁点的“生命气息”,四周显得一片的死寂,除了刚才能量涌动的气息代表着那里同样居住着生命外,其他十八间宿舍现在显然没有学员居住。

  这种举动只是下意识的,约莫查探了一下之后,我就收回散布在外的“探索能量”,又开始陷入沉思中。

  “信?”

  想起了昌浩托我转交给一位叫“狱星”的信,我不由皱起了眉头,做过一回信使的我,对信使这项差事可是深恶痛绝,但是……

  我叹了口气,这回差事我还是得做。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