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出了“学员宿舍”,我便犯难了,因为昌浩交给我这封信的时候只叫我转交给一个叫“狱星”的人,关于这个人是什么人,住在哪里都没有提及。

  还没到“空中城市”之前,我决没想到“空中城市”竟会是这么一座不亚于“莱茵河市”的大城,不断城市面积比“莱茵河市”小不了多少,就连人口也极是繁多,只凭一个人名字便想找到人何异大海捞针?

  “狱星?”悬浮在离地半尺处,我喃喃地自语,“是什么样的人,住在哪里呢?”

  虽然完全摸不着头绪,不过我还是要尽快的找到他,从昌浩放下紧张的局势,不远万里匆匆赶来的情况来看,这封信还是应尽快转交妥当为好。

  思索了片刻,我终于决定先到“智者武堂”找“武堂长老”询问一下这个人的信息,说不定有意外收获也不一定。

  来到“空中城市”已经两天了,也是第一次前往我今后将修炼高级武学的殿堂,但并不是出于对武学的修业而去,而是为了找武堂长老打听一个人的信息。

  我大概是第一个进入“智者武堂”却不是为了修业的人了,也许将是唯一的一个。

  对于我现在的心境来说,神奇奥妙的武学不是吸引我留在“空中城市”的主要原因,修炼还是不修炼,对我来说已经丧失了意义,我留在这里只希望这个神奇的陌生的环境能够让自己治愈难以愈合的伤痕,而不再是为了达成修炼完“众神经”的杰出人才的这个心愿和成为武学领域上的“强者”这个理想。

  临近“智者武堂”,我就感应到武堂的范围内强烈地冲腾着各种不同属性的强大的能量气息,在这范围内的“能量空间”仿如一片惊涛骇浪,海一般强大的力量在这里清晰地闪现出来。

  收敛起游转全身的“守护能量”,我恢复常人的身体重力,走向这座最神奇的武学殿堂,刚才感觉到的能量气息在身体恢复为正常状态下再也感觉不到,也影响不到我了。

  这是一座结合了新科技产物的武学殿堂,在“智者武堂”代表着圣洁的白色殿门前,我用“空中城市”发给我的入取卡插入了殿门旁的一个电子凹槽,被一股无形力量封闭着殿门终于打开了。

  沉重的脚步声在“智者武堂”里刺耳地响了起来,我没有理会这些,环视了一下周遭,我向着目的地步行而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十分宽广的大堂,和十几条黑忽忽的看不到尽头的甬道,在右边我找到一条标明着“校师处”的甬道,连接着这条甬道的是标明着“虚纳万物”、“异化真元”等六七条甬道,显然是一些特殊技的修炼场所,淡淡一笑,我毫不迟疑地朝着标明着“校师处”的甬道走了进去,再也没看其他的甬道一眼。

  “你是新来的吧?有什么问题吗?”在“校师处”,我见到了一个须发皆白,却红光满面的长发老者。

  在这里,我感觉不到能量游动的气息,有的只是轻不可闻的呼吸声,和我走动时沉重的脚步声。

  老者看了我一眼,眼神显得有些讶异。

  “不好意思,我来这里是想向前辈打听一个人,不知道前辈能否告诉学生。”在我面前的这个老者没有显露出丁点的能量气息,显然他是一个深知能量内敛术的武术家。

  “哦?”老者更加诧异地看着我,“有本事进入‘智者武堂’有幸来我这里的学员大都是来向我求教于武学上的难题,你大概是唯一一个来我这里却只是想找我打听别人信息的人了。”老者有些自嘲地说。

  “前辈。”我为难地道。

  “没关系,来我这里,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指点给来这里的学生,虽然……有些不一样,不过,你尽管说说看,想打听谁?”老者闭起了眼睛,说道。

  “他的名字叫狱星。”我希冀地看着老者。

  “狱星?”老者神色丝毫不动,但从他的语气中我失望了。

  “圣地中没有叫狱星的人。”老者正式宣布这个令我失望的结果。

  我叹了口气,转身就待离开。

  “不过。”老者突然睁开了双眼,“老夫倒认识一个叫狱刑的人。”

  我狂喜地转过身,狱星、狱刑,两个名字是如此的接近,也许正是他。

  从老者那里我获得了这个叫狱刑的人的资料,他是“空中特卫队”“噬龙队”的队长。

  “空中特卫队”的成员虽然出自于“武学圣地”,却是隶属于“城首”管辖的一支队伍,被吸纳的圣地学员正式成为“空中特卫队”之后,就完成了他在圣地的学业,可以离开“武学圣地”。

  “空中城市”经过两百年来的发展和人口的急速膨胀,已自然地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社会体制,“武学圣地”也和越来越多的居民住宅分化为两种不同的体制的领域。

  一个是武术学府,另一个则是生活居所。

  两种截然不同的环境就这样分开了。

  领导“空中城市”进程和维持市民安全的政府体制应运而生,“城首”和“空中特卫队”也就这样产生了。

  得到信息之后,我没有在“智者武堂”加以逗留,这个以前我梦想到达的武学天堂此刻对我来说已失去了它的吸引力。

  实际上真的是它失去了吸引力吗?还是因为心已死了呢?

  我没有再想下去,总之我现在是没有心情去体会那些神奇的武学了。

  顺利地把信交给狱刑之后,时间很快就过去一个星期了,在这段所说短不短,说长不长的日子里,除了那次为了打探狱刑这个人的消息而进入了“智者武堂”外,我就没有再踏入那座人人向往的武学殿堂了。

  有时我可以整天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让自己的思绪完全陷入一片绝对的空白中。

  有时我会飞上“空中城市”最高耸的大楼楼顶呆呆地陷入对往昔沉痛的缅怀中,我突然很喜欢这种感觉,在痛苦的时候又会感觉到甜蜜和快感。

  但大多的时候我却都是坐在“酒吧”里喝着火辣的“孢酒”,虽然不至于再喝得烂醉,但肠道流动着火辣的酒液,意识陷入昏沉的感觉却使我感到十分的享受。

  (自我颓废,醉生梦死……失恋的打击何时才能从一个感情十分深厚却又极是脆弱的人身上消解呢?)

  “梦幻酒吧”

  这是市中心一处较为繁华的娱乐场所,人的气息和热情是我现在最喜欢接近的,在这里,我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周围喧腾的人潮,嘲杂的喧闹使我不再感到孤寂,我喜欢这里。

  “知道吗?听说最近第十三届的地球入取新生中,出了一个非常有实力的人,昨天的‘晋级赛’,他竟然选择了‘空中武堂’第五级的‘晋级赛’,而且轻易的就通过了。”

  “是啊,才来近一个星期,看来他本身的实力非常不错。”

  “听说严练校师十层的‘腾阳劲’都没能对他的身体造成半点伤害,反被他一拳给打倒了。”

  “是的没错,我听说如果他选的是第八级的‘晋级赛’,结果也会是一样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岂非可以立刻进入‘众神武堂’修业了?”

  “是啊。”

  “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没错,不信你去问问‘空中武堂’的校师帝比克,他就在吧台旁边坐着呢。”

  “那人叫什么名字啊?”

  “好象叫麦天。”

  “别问了,我们还是去先去找帝比克确定这件事吧?”

  “走走走……”

  “麦天?”我寻思着,刚才坐在我旁边的几个人口中议论的人就是他吗?

  我淡然一笑,这个消息虽然有些意外,却没有影响我继续喝酒的乐趣。

  不知过了多久……

  “长平……”在嘲杂的喧闹中,一个声音还是清晰地传进了我的耳膜,抬起醉眼朦胧的双眼,我的眼前晃动着忽而三人忽而又是一人的人影。

  “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似乎在不住晃动的人影对我说道。

  这是熟悉的声音。

  “威……威克……尔,你……来……这里干……干什……么?”我感觉到自己在笑,也感觉到浑身无比的放松,整个世界似乎也在随着我欢快地摇晃起来。

  “你醉了?我们回去吧?”威克尔说道。

  一只有力的手扶住我的臂膀,那令我感觉欢快的摇晃突然跟着静止了下来,腹部随之猛烈地翻滚,原来世界静止下来后竟是这样的难受,我讨厌这样的感觉。

  “滚开!”我怒道。

  恼怒地甩开那只手后,世界又欢快地摇晃起来:“这样的感觉……才好。”我不再理睬身边还有谁,仰头又灌了一大口“孢酒”。

  “他就是你们这届唯一个一个获得进入‘智者武堂’修业的人啊?”一个甜美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我立刻竖起了耳朵。

  “就是他。”我听到威克尔在叹气。

  “好憔悴,好颓废的样子啊?他怎会变成这副样子呢?你知道吗?”

  “他……”威克尔迟疑地。

  听到这些言语,我突然感觉到心脏一阵剧烈地抽搐,一种沉痛感油然而起。

  “滚,你们都给我滚……”痛苦使我狂怒了起来,我振起双手,强大的能量自我身体向四周迸发而出,瞬间,一切阻挡在我能量流向的物体全部被摧毁,包括在能量履及的范围内的人群都被我的能量震飞,首当其冲的威克尔显然用他的能量阻挡了一下,因为我感觉到一股阻力。

  物体的碰撞声、人的惊呼声夹杂着我愤怒和悲伤的狂笑声,组成一段史无前例的乐章,在狂笑声中我瞬间消失在这片混乱之中。

  浩城

  东联集团花费巨额资金兴建的本部大楼已经初步完工,雄伟气派的“空中楼阁”显得是那么的不同凡响。

  “浩城”除了城市面积无法与“科动酋文市”相比拟外,他的建筑风格绝对超之有余,这是一座代表非凡实力新兴的城市。

  因为这是一座外表几乎和“空中城市”一模一样的城市,除了托载城市重力的方式不同外(一个是凭借反力场而悬浮空中,一个是靠坚固的砥柱支撑城市重力,和其他新城不同的是“浩城”只有一个砥柱),几乎是一个翻版。

  “浩城”虽然初步搭建完工,城市的建设却还没成型,市内唯一一座耸立起来的正是“东联集团”现今的办公大楼--东联大厦。

  在“东联大厦”八十八层的豪华接待室中,昌浩神色肃穆地和一个身着将军制服的军官在密切地商谈着。

  “阳将军,‘空中城市’的回信中是怎样表示的?”

  昌浩对面的那个将军正是“东联集团”的另一大股东阳斯磐将军。

  阳斯磐将军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哈哈笑道:“浩儿,我们果然没有看错你,你办事的效率果然很高。”

  “局势已经日趋紧张,阳将军,你认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昌浩没有丝毫欢喜之意,面对已经呈现白热化的政权局势,他现在可是一团乱麻了。

  由于奥斯布坦发动了政变,不但废除了木司代理行政主席的职位,还把一些反对党派人士统统软禁了起来,这下不但各地区的行政机构陷入瘫痪境地,一些有势力的地方主义更乘机而起,取联合政府的地方行政机构而代之。

  不但中央政权陷入混乱,就连各地区的行政也陷入一片暴乱的四分五裂之中。

  拥有军政权利的奥斯布坦本应很容易的就可以派遣出军队镇压各地区的暴乱,奈何“军政部”的内部本身就因各自的利益在互相倾轧,不服管制,在目前纷乱的局势下,军政三部--军区部、军务部、军管部在各自的支持方(各大集团)的怂恿下,奥斯布坦的地位已形同虚设。

  “军管部”是管理调派和下达命令的部门。

  “军务部”则是管理兵工武器和后勤的部门。

  “军区部”则是驻扎军队,管理军队生活起居的部门。

  所以“军政部”的每项命令都要通过奥斯布坦下达给“军管部”→“军区部”(调派军队)→“军务部”(发配兵工武器)。

  在“军政部”三大部门互不服管制下,已经分裂成各自统属互不相管制的三大军政派系,不,应该是四大军政派系了。

  因此在各处矛头均指向奥斯布坦的时候,他如今已经没有能力控制得住混乱的局势了。

  造成这种易发难收的结果全在于各大野心家在幕后在操纵。

  有绝大影响力的“太阳科技集团”幕后牵扯到“明王星”的“麦鞑家”。

  支持“军管部”,对它有有绝对影响力的“宇宙巡航集团”背后牵扯到“明王星”的“木尊行院”。

  支持“军务部”的“兵工集团”,在属于自治的“傲江人”多年的苦心经营下,“军务部”现在可以说已经和“兵工集团”合成一个整体了,在现今阶段(明王星的幕后者还没有正式露面前)“兵工集团”可说取得了完全的优势。

  “东联集团”的合作者“军区部”,背后牵扯的是“明王星”地位最高的“明王府”。

  现在看来还有“空中城市”的“空中特卫队”参入其中。

  “火星独立联盟”目前虽然还没有插手地球的政权事务,但它成为一个强有力的政治党派却是可以意料得到的。

  所以,牵扯到外星各势力的纷争将不会这么快就有个结果,在地球内乱的同时,三星爆发史无前例的大战也将可能发生。

  对局势了如指掌的昌浩当然不会轻松,虽然他有很大的野心。

  “当然没有问题,一切照原计划行动。”阳斯磐将军微笑道。

  “那……那件事……”昌浩小心地问。

  “你真的决定要修炼它?”阳斯磐郑重地问道。

  “当然!”昌浩目光坚定看作着阳斯磐,凝重地说道。

  阳斯磐皱起眉头,沉思了一会儿才道:“好吧,你既然如此执意,我就答应你,这是手抄本,你好自为之吧。”他拿出了一本本子交给了昌浩。

  “浩儿,我知道你对武学很有天赋,不过我还是要警告你一句,万事强求不得,一切都应顺其自然,不能另辟蹊径。”

  昌浩握着手中的本子,显得激动不已,对阳斯磐的警告也恍若未闻。

  “谢谢将军,这点昌浩晓得。”他平静下激动的心,双目连闪异彩的看着阳斯磐将军道。

  “最好如此。”阳斯磐将军结束会谈,站起身来,“‘明王星’那方面就全由你做主,记住,我们的身份绝不能暴露,一切都看你的了。”

  “是的,将军。”

  ※※※

  二六五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空中城市

  武学圣地

  来到“空中城市”已经快一个月了,我依然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那所有人都渴望进去修业的“智者武堂”,我视而不见。每天晚上我都到市中心的酒场去麻醉自己,白天则动也不动的干躺着,直到黑夜的来临,不知怎的,我似乎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当然,自那晚我在“梦幻酒吧”突然发酒疯后,我被列入了不受欢迎的人物,之后,我只好转移阵地了,幸好“空中城市”的酒场很多,我也不愁找不到麻醉自己的场所。

  “长平……”

  正在我睁大着眼睛,静静地躺在床上盯着雪白的天花板上瑕疵的一点时,威克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其实早在他在五百米外的时候我就感应到他的能量气息了,只是我没想到他一个预备生竟然也可以来到“智者武堂”的范围区内。

  “什么事?”我冷漠的声音穿透禁闭的房门,送达到威克尔的耳朵,“我不想受到打搅。”

  我的话音刚落,门却打开了,威克尔丝毫不理会我的冷漠,满脸热情地走了进来:“我来这里找个人,顺便来看看你。”

  他拉了张屋内唯一的一张椅子,坐在我面前。

  听他这么一说,我不禁被他勾起了好奇之心,他来这里找个人?除了我,住在这里的,还有谁是他认识的呢?

  “哦?”

  见我露出好奇的神态,威克尔笑道:“不要躺着嘛,我知道最近你有些心事,但躺着是于事无补的,你应该出去散散心,别忘了我们是好朋友哦。”

  我很快就恢复了冷漠,淡淡地看着他。

  “走吧,陪我去见个朋友吧,那人也很想认识你哦?”

  “没有兴趣。”我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走吧,走吧。”威克尔执意地道。

  更没想到是这个家伙竟然硬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一边还说道:“在这里,你应该多交朋友,心情才会开朗起来,自闭起来只会使自己变得孤僻,不受欢迎,这就不是我认识的长平了……。”

  我无奈地被拉出了房门,其实是因为今天我的心情有些平静,再来也有意想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不然十个威克尔也拉不动我。

  另我想不到的是威克尔的朋友竟是住在和我同处一排、相隔仅六间宿舍的人,更让我想不到的是那还是一个十分美丽清亮的少女,看来年纪不会超过十八岁,窈窕修长的身材,眉似远山,目如秋水,浑身充满深邃的灵秀,白皙粉嫩的肌肤似乎吹弹可破,两旁嘴角微微翘起,给她添了点可爱的俏皮,见到我们,她便笑了,笑的时候,她挺拔的鼻梁稍微地皱了起来,但这并不妨碍她的美丽,反倒增加了另一股魅力。

  “我叫路雨飘,很高兴认识你。”少女大方地对我伸出了手,声音柔和而甜美,这是我曾听过的声音,半个多月前和威克尔出现在“梦幻酒吧”的那个声音,只是当时我醉眼朦胧的时候并没有看清她。

  我愣愣地握了一下她小巧的手,软绵绵温暖的感觉立刻传遍我的触觉。

  “夏长平。”松开她的手,我说道,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感到浑身一阵轻松,似乎有一股阳光射进了心田,驱逐了内心的阴沉,感觉舒服极了。

  “我们虽然住在同一排宿舍,却一直没有机会相见,今天真是难得啊。”路雨飘逗笑道。

  “房间布置得很不错啊。”我顾左右而言它。

  不过说真的,她的这间房间布置得还真的不错,虽然我们只能看清小厅的摆设--浅黄色的墙壁上挂着一些由鲜花编织成的图案,散发出清香的同时又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洁净的地板上放着五六个浅黄色的坐垫和一张矮几,不宽敞的小厅只放这几样精致的物件也不会给人以狭小拥挤的感觉,一切都正好合适。

  “当然了,女孩子嘛,总是比我们男的要细心和讲究许多。”威克尔在旁答腔道。

  “你们是怎样认识的?”我突然问道。

  “当然是来‘空中城市’才认识的啊。”威克尔笑道。

  “是在这个月举行的‘晋级赛’上认识的。”路雨飘微笑着说道,“说真的,你们这届新生在来‘空中城市’仅六天就敢参加‘晋级赛’,虽然只是一个叫麦天和董魔的人参加,但也引起了轰动。”

  听路雨飘所说,我才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

  在武学圣地中,除了“智者武堂”外,“众神武堂”和“空中武堂”每个月都要举行“晋级赛”,只要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的都可以选择一到八级中的任何一个级数参加挑战。

  获准进入“空中武堂”修业的麦天和董魔(还有贝思挞未参加)两人在来“空中城市”仅一个星期,就参加了“空中武堂”每月八日举行的“晋级赛”,他们对空中武学可以说还完全没有熟悉的机会就参加“晋级赛”,显然他们对自己的实力相当的有信心。

  麦天和董魔在未熟悉空中武学的情况下就参加“晋级赛”已经让人跌破眼镜,更让人吃惊的是麦天和董魔一开始竟不是直接从第一级开始为晋级挑战,麦天选择了第五级的“晋级赛”,董魔则选择了第三级的“晋级赛”。

  这下子几乎吸引了全部空中学员的目光(除了在闭关修业的学员和陷入失恋痛苦的我外),在八日举行的“晋级赛”上,“晋级广场”挤满了前所未有的人潮,路雨飘和威克尔当然也在场,包括神万心、贝思挞、樊若松、韩班四人也全部到场观战。

  八日“空中武堂”举行的“晋级赛”中有三人挑战第八级、六人挑战第七级、两人挑战第六级、四人挑战第五级(包括麦天),两人挑战第三级(包括董魔),十三人挑战第二级,虽然“晋级赛”看来十分的热闹,但大部分来观战的人却都把心思放在挑战第五级的新生麦天和挑战第三级的董魔身上。

  麦天和董魔没让小部分的人失望,却让大部分的人大为失望了(因为大部分的人本来都想看不自量力的新生麦天和董魔遭受挫败的样子),因为麦天和董魔一齐通过了晋级。

  让大部分鄙视地球武学的空中学员吃惊的是身为高级校师的严练打出至刚至猛的第十层的“腾阳劲”,连续轰击了麦天一十八拳后,麦天不但依然若无其事,严练校师反倒挨不起麦天的一拳,也就是说麦天的实力比严练校师还要优胜。

  这让所有人几乎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晋级赛”并非要挑战的学生只有打赢校师才能获得通过,而是由担任本级考核的校师施展出符合那一级的武技在和挑战的学生中观摩出学生具体的实力,当校师认为学生具备到那一级的资格时就批准他通过晋级。

  所以说,凭实力打败考核的校师获得决定性的通过在以前是绝无仅有的,虽然“腾阳劲”最高可达至第十三层威力,但看麦天若无其事的样子,大家都相信就算严练校师真的施展出第十三层的“腾阳劲”,结果还是一样,校师严练事后证明结果确实会是如此。所以,凭麦天的实力,大多数的学员都认为若是麦天直接参加第八级的“晋级赛”的时候,一定也会过关的。

  参加第三级“晋级赛”的董魔虽然也过关了,但他过的并不轻松,他也没有像麦天那样击败了考核他的校师,而是支撑到第一百零六个回合之后,才被获准通过。

  而麦天造成的轰动使绝大多数的人改变了对地球武学的看法(绝大多数的都是土生土长的人),他们不再轻视地球的武学,不再瞧不起除空中武学外的其他武学。

  第十一届的新生也由此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目,因为只获准进入“空中武堂”的麦天就这么具有实力,那比他更高一级的人岂非更是非凡?

  每个学员都在疑惑这点,也因此以前地球来的新生会受到的待遇,在第十一届的新生上完全看不到了,这全都亏麦天的功劳。

  身为“智者武堂”学员的路雨飘就是带着要解开这个迷惑接近看来比较和气斯文的威克尔的。

  “其实当麦天造成的轰动后,你们这届的新生就受到广泛的注目了,特别是应该比麦天更具实力的神万心和你,特别是你!”路雨飘盯着我加重最后一句话道。

  “哦。”没想到麦天迫不及待的晋级还会带来如此的效应,“看来是令你失望了。”我淡然地道。

  “你认为呢?”她突然娇笑着反问我。

  我沉默。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想找机会在‘智者武堂’结识你,可奇怪的是你竟然一直都没有进过‘智者武堂’,你似乎对‘智者武堂’的高级武学不感兴趣,反而对杯中物更有兴趣些。”路雨飘紧盯着我说道。

  我淡淡地回看着她,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耐,在我受到失恋的打击后,她大概是唯一一个对我说了这么多的话却还不会引起我反感的人了。在她的面前,我感觉到十分的轻松,那些痛苦的回忆虽然也会不时地侵扰我的脑细胞,却不再使我骤然间感到沉痛,而是一闪即逝。

  “你是个危险的人物。”路雨飘美丽的俏脸上突然染上一抹红晕,“你每天都在买醉,满脸都凝聚着颓废憔悴灰心丧气的样子。”

  我依然沉默不语。

  “知道为什么你这付颓废落魄的样子,却还没有人来找你麻烦吗?”路雨飘秋水般明亮的眼眸流转在我脸上。

  我看着她,虽然没有说话,但从眼神中已自然地传送出一道信息:不防说说看。

  “你看来虽然像只受了伤的野兽,但明眼人都知道受伤的野兽是最可怕最危险的,而且你的实力又是那么的不可预测。”路雨飘道。

  “是吗?”我淡笑道。

  “还记得那天在‘梦幻酒吧’的事吗?”路雨飘俏脸浮现笑意。

  我看了一眼坐在我旁边,却一直沉默不语的威克尔,才道:“记得。”

  “那时你名副其实的就像是一只受伤的猛兽,我总算见识到受伤的猛兽是多么的危险的了。”她故意取笑着,奇怪的是我竟也生不出半丝怒意。

  “是否可以停止这个话题了呢?谈点别的吧?”威克尔搭腔道,因为按照他的经历,我随时都很有可能会爆怒起来。

  路雨飘没有答理他,依然对我发话。

  “你到底有什么伤心的往事,可以说给我听听吗?我相信那一定是个十分感人的故事!”她紧接着又问道。

  “感人的故事?”我喃喃地自语着。

  在威克尔担心的事终于发生却未及阻止她的时候,我已沉下了脸,她的这句话深刻地勾起了我对往昔的回忆,那段绝情的言语和那道刺骨的伤痕再次清晰地降临到我的身上。

  痛苦的记忆,在我握紧拳头尽力压制它的时候,相反的汹涌的能量自身体向四周迸散而出,路雨飘和威克尔不及防下被我迸散出的能量震得飞撞到墙上,屋内脆弱的坐垫和矮几更加遭受到彻底的摧毁。

  充满痛苦和狂怒的眼神瞪了一眼刚才还十分可爱的少女一眼,我一言不发地向着门外疾飞而去。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