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智者武堂

  学员宿舍

  回到学员宿舍,我静静地盘膝静坐着,这种古老的修行方式在我学会“定神术”和懂得怎样吸收能量空间中的同属性能量后还是首次再这样做,讽刺的是我现在这样做并非在修炼真元能,而是为了疗伤。

  和舞难激斗回到宿舍后,我发觉到自己受的伤比想象中还要来得严重,舞难击中我的拳劲在激斗中看似被我强行镇压住,其实早已经伤及到我的五脏六腑,拳劲四处蔓延,血管处处更凝结了块块淤血。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以周天运转的方式慢慢地疏导血管内的淤血和受损的内部器官,毕竟体内的皮肉组织──血管和五脏六腑都是最为脆弱的,绝对承受不住能量来自内部剧烈的侵袭震荡。

  当夜幕深深笼罩着“空中城市”的时候,我终于完全修复了体内的创伤。回想和舞难激斗中的每一丝情节,我的眉头不禁越皱越紧。

  虽然我对自己没有击败舞难而失望,但空中城市的武学到底也没有让我失望,在不自觉地替代了麦天和舞难交手后,我终于明白了一些武学应用上的道理。

  无可否认,凭我现在的武学实力,我完全有击败舞难的把握,当然首先我要有充足的准备时间。

  但是,在武学盛行的时代里,如果是在异常突发的情形下,我虽然有超越舞难的实力,还是难免会失败。

  就好象这次的较技就属于异常突发的情形。我的“守护能量”在完全敛藏的情况下,要全部运满的话最快也需要二至三秒钟,对比舞难的“无限轮回”一秒之间可攻出十记速度不变、力量却不住提升的拳劲,我就要完全落个下风。而且就我发现,舞难的实力虽然不弱,但绝对达不到他最后攻出第三千二百拳时提升的力量,也就是说在他攻出第三千拳后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了他本身拥有的真正力量,可见这都是“无限轮回”这种奇特的特殊技带来的效果。

  所以除非我提升能量的速度能够高出舞难或者和他处于完全相同的水平,我才可以算是拥有完全超越他的实力。

  要实现这点对我来说应该算不上是什么难事,我已经有了一个目标。

  “‘无限轮回’,就是你了。”我坚定地自语着,一想到自己一旦掌握“无限轮回”这种特殊的攻击方式后攻击出超越四十层的“守护能量”的情形,我的心情就忍不住地激荡了起来。和舞难这次意外的较量,虽然我受到了挫折,却也终于激发了我对武学的兴趣,灰暗阴沈而郁闷的心灵总算暂时有了个寄托。

  “明天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决定明天进入“智者武堂”修炼“无限轮回”这项特殊技之后,我心情畅快地仰卧在床上,“晋级台”发生的一切不愉快也很快就消失了,过了那么多伤心颓废的日子以来,我还是第一次期待白天的到来。

  “咚咚……咚咚……长平。”一阵有序的敲门声伴随着一个欢快而甜美的声音在我刚刚躺下还不到五分钟的时候在门外响了起来。

  “路雨飘?”我依然躺在床上,看了看窗外黑压压的夜幕,此刻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她来干什么?我皱起了眉头,“我已经睡了。”沈吸了口气,一股能量包裹着的声波缓缓地自我的口腔里吐了出来,直接传送到站在门外的路雨飘。

  “你不是还没睡吗?快开门吧,我现在心情很好,想找你聊聊呢。”门外的她似乎有股不依不饶的劲。

  其实我现在的心情也很不错,因此我没有再加以拒绝,来到小客厅,我打开了门,一道熟悉的淡淡的酒味迎面而来,看着门外那双发亮的瞳眸,我诧异地问:“你喝酒了?”

  “当然。”路雨飘满脸欢笑地从我的身边走了进来,从她的神态看来心情真的不错。

  “你有什么事吗?”我双手环抱,依然站在门边,虽然对着她我有一种亲切感,但在已近深夜的时辰里我还是不希望她逗留太久。

  “没什么,我和舞难刚从酒吧里回来,和他聊了很多事,也聊起了你,你知道吗?舞难也认为你是个很奇怪的人,原来不止我对你好奇,就连舞难对你的好奇心也不比我低。”她欢快地笑道。

  “是吗。”我淡淡地看着她,对于她提的人我可完全没有兴趣听,“如果你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想睡了,明天我还有事要做。”

  “不要这么扫兴嘛?不过要我走也可以,嘻嘻,告诉我你学的是什么武技?竟然能和舞难斗个旗鼓相当,而且你最后攻出的那道能量光柱简直太让人吃惊了,若非亲眼看见,我简直都不敢相信你原来竟是个这么有实力的人。”她俏皮地皱了皱鼻子,才笑着看着我。

  “好,你不走,那你就自己呆着吧,我可要睡觉了。”我无奈地耸了耸肩,对她,我有一种对待亲人般的感觉,在私底下我似乎已经把她当成我的一个可爱的妹妹(虽然我并没有妹妹,只有一个姐姐)。

  仰躺在床上,我睁大著眼睛看着头上的天花板,路雨飘的笑脸似乎和我心底一个模糊的影象合二为一,我恍然想起在儿童时代自己受到姐姐欺负的时候,总希望自己能有个妹妹,小时侯的有这样的心愿自然是希望能有一个自己可以管得起(修理)的人,长大之后,这个念头虽然不曾再想起,但儿时的心愿早已经深深埋藏在心里,现在遇见了这位性格粗率直爽的路雨飘我才不自觉地把她当做了我心里头幻想的妹妹。

  “你真的是在睡觉吗?”路雨飘两手合拢于背后,弯下身子看着我,“你的眼睛睁得这么大。”

  我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念头一转,我说道:“要我说也可以,不过首先你要先回答我一些问题,我才会回答你的问题。”

  她眼珠骨碌一转,高兴的说道:“没问题,你问吧。”

  沉思了一会儿,我问道:“你是哪里人?”这个问题问得似乎有些白痴,但刚开始我还想不出该问她什么。

  “我是在‘空中城市’长大的,当然是这里的人喽。”

  “哦,那你是怎么获得进入‘智者武堂’修业的呢?”这个问题大概才是我真正想问的吧,在我的感觉里,路雨飘的实力应该还达不到进入“智者武堂”的级数,所以对于这点我很好奇。

  “我啊?我也不知道啊,反正我从小就可以随便进入圣地的各个武堂了。”她笑着说道,“我和其他人不同。”

  我一怔,听她这么回答我也知道她和别人不同了:“有什么不同的?”我反问。

  路雨飘看着我,眼珠再次骨碌地转:“如果我告诉你,你也一定要回答我的一些问题,不许赖皮哦。”

  我没有想到她在这个时候竟还不忘提醒我这点,我点了点头,表示应承。

  “其实是你孤陋寡闻啦,不然像其他的学员见了我不到两天就知道我是谁了,嘻嘻……”她有些得意地说。

  “那你说吧。”把双手枕在脑后,我浑不在意地说,要我无缘无故没事到处打探他人的信息,我可办不到。

  “你知道‘空中城市’的城主叫什么名字吗?”路雨飘问道。

  “城主?这种人我没有兴趣知道他是谁,还是说说你吧。”轻蔑而嘲弄的语气脱口而出,对于这些高高在上管辖一方的政权人物,我完全没有好感,但话一出口,我立刻想到路雨飘这样问绝对不会没有原因的,果然,我看到路雨飘嘟起嘴,一脸的不高兴。

  “那你就自己猜吧?讨厌!”她突然显得很生气,更像受到什么伤害,眼眶微红,一转身就冲出了宿舍。

  “怎么啦?”我疑惑地想着她突然爆发的莫名情绪。只微一转念,我有些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了,“难道‘空中城市’的城主是她老爸不成?”我喃喃地自语着,回想她刚才的举动,我知道如不中也不远矣。

  ※※※

  智者武堂

  第二次踏入“智者武堂”,心情可是完全不一样,环视着宽阔的大堂和四面一条条狭长的甬道,每条甬道都代表着一项凝聚着人类最高智慧的武学成果,在此刻全心的观察下,我发现第一层楼除了一条标示着“校师处”的甬道外共有十二条标示着各种特殊技名称的甬道,以圆弧形排列于大堂四周。显然甬道里面就是武学的修炼场所了。

  在第一层楼里我没有找到我目前要修炼的“无限轮回”或“气破千重浪”这两项特殊技,因此我离地悬浮向着在“校师处”旁边的楼梯出入口飘了上去。

  第二层楼圆弧的形大堂比第一层楼的小了两倍,但由于少了大门的入口,多了一些空间,所以甬道反而多出三条,成了容纳十五种特殊修炼场所的楼层。

  但令我失望的是我一直到了第五层楼,还是没有找到我想要找的两项特殊技的甬道,心里虽然一边在失望着,另一边却不由为“智者武堂”拥有这么多种高级的特殊技而暗自咋舌惊叹不已。

  我还发现每个楼层都有两三处甬道入口处悬挂着“禁闭”的牌子,显然是不开放的武学场所,在我好奇的搜索下,才发现原来每个悬挂有“禁闭”牌子的甬道里都有人在里头修炼,显然是只要有人先选择了哪一门的修业就要悬挂上一张“禁闭”的牌子,在修业当中那一门就不能再让其他人进入了。

  明白到这一点,我立刻担心“无限轮回”和“气破千重浪”的两条甬道不知会不会被人先行进驻修炼?不幸的是我担心的事变成了事实,在第六层楼里我终于找到了标示着“无限轮回”和“气破千重浪”的两条甬道,它们的甬道入口都悬挂着“禁闭”的牌子,更不幸的是这第六层楼的另外十三条甬道也一律悬挂着这些无情而冰冷的标示着“禁闭”两字的牌子,在我的能量的探索下,每一条甬道都如实地进驻着一个人,我清楚地感受到空间中各种能量的涌动和各种不同属性的能量气息在楼层里游荡着。

  令我诧异的却是进入第七层楼的楼梯处这时也被一块由金刚石砌成的石门严密封锁着,在门上写着两个“禁制”的红色大字分外惹眼,第七层楼显然处于封锁状态,包括最后一层。

  带着失望和不解的心情我向楼底走了下去,虽然各个楼层还有很多的甬道是开通的,但我已经没有那份心情进去修炼了,到了一楼,我悬浮着向着那条“校师处”的甬道飘了进去。

  再次见到那位须发皆白,却满面红光的长发老者时,他依然像上次一样宛如一个普通人一般静坐着,浑身不显丝毫的能量气息。

  “你今天来有什么问题吗?”长发老者双目紧闭,从他的语气显然已经知道我就是上次找他探询狱星的人。

  我有一种感觉,长发老者虽然双目紧闭,但我的一举一动他却一定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有一个疑惑,不知前辈能否为学生解答。”我恭敬地问道。

  “请说。”

  “学生刚刚想进入第六层楼修炼‘无限轮回’或‘气破千重浪’两种特殊技,奇怪的是第六层楼的每条甬道都已经有其他学员进驻修业,不知还有没有其他途径可以进去的?”

  “对第六层楼的武学你有什么看法?为何一定要选择修炼那层楼的武技?而且还是‘无限轮回’和‘气破千重浪’?要知道‘智者武堂’还有很多的武学!”长发老者不答反问。

  “我觉得第六层楼的武学似乎比较高深强大……”我迟疑地道。

  “武学千变万化,实际一通百通。”长发老者突然睁开了眼,眼睛如急电精光四射,仿佛乌云密布中裂开一道闪电。

  长发老者这十个字如道惊雷、睁开的眼睛又如急电般向我心头轰然而来,我蓦然觉得心神间似乎亮起了一道闪光,骤然之间我似乎领悟到了什么。

  “请前辈的指点。”我欣喜地躬下了腰。

  “万变不离其宗,关键在于应变,过于执着,反是束缚,随心所欲、意随形生。”长发老者的双眼又再次闭起,声音如钟般依然字字在我耳鼓敲响,“老夫送你四十字武学真言,望你好自为知。”

  “长平受教了。”我再次感激地躬了下腰,才转身离开“校师处”。

  回到一楼大堂的时候,我的心头已经没有各项特殊技之分,一楼的十二条甬道虽然悬挂着代表十二种不同的特殊武技的修炼场所,但在我的心里,它们已经完全一样。

  我首先进入了旁边那条标示着“虚纳万物”的甬道,狭长的甬道大约十五米长左右,尽头则是一间十分宽敞的全部由金刚石砌成的石室,在光滑如镜的金刚石的墙壁上刻着一个个龙飞凤舞清晰可见的字体,每个字看来都是用手指写成,一气呵然,流畅而又自然。

  石室的一角则搁放着一些大小不一的金刚石块,也有一些轻若鸿毛的荨麻布料,反正一些轻的重的大的或小的物体都有。

  这些东西虽然引起我的注意,在看不出什么的时候我很快的就把它们撇到一边,开始专注于墙壁上“虚纳万物”这门“智者武堂”里特殊的武学。

  在我专心地看完之后,我意识到这是门“凝空摄物”的武学,看来这就是地球上盛传的“空中十特技”之一的“凝空摄物”了。

  “‘凝空摄物’?”我想起在“空中城市”第一次喝醉酒的情形,当时在口干舌燥的时候我就有过一次隔空摄取一杯水来喝的情形,当时的意念促使我很自然的利用能量隔空摄取了物体,而在以前,我是绝对没有隔空摄物过的,难道这就是长发老者所说的武学千变万化,实际一通百通的情形?

  当然“虚纳万物”这门武技并不是只简单摄取一样物体这么简单,而是讲述怎样利用身体的能量有效地摄取一些大小和轻重完全不同的物体,对于经脉完全畅通的我来说,“虚纳万物”里头讲述的一些复杂的周天运转的心法我完全置之不理,而把精神集中在里头讲述的一些怎样把力量有效分布从而达到能量控制由心的方面来。

  原来要凌空摄取一样物体并不一定要利用两臂聚散的能量,完全可以利用身体每一处可散发出能量的地方来完成(石板上面写着人的身体共有三百六十六处连接主要经脉可大量散发能量气息的地方,名为气穴)。

  在我学会怎样全身不动,利用身体的气穴散发出能量(好象一只无形的手)成功地摄取了一样物体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既然能量可以无形地摄取各种物体,那也完全可以把能量用来束缚敌人的身体,限制对方的举动,使之攻击于无形之中。

  利用无形的能量束缚敌人的身体?想到这里我猛然又醒悟到这个方法其实我也已经用过了,那是在“古武术大赛”和神万心做最后一场激烈的比赛中,当时我的身体因为被神万心的“雷神气劲”侵袭而导致“复属性能量”全部被驱散出体外,在身体完全不存在丝毫的攻击型能量的时候,守护于经脉和五脏六腑的“守护能量”突然转化成为身体里的实用型能量,而且还成功地把“能量气场”移入体内,成为一个和肉体直接互通的一个容纳能量的虚拟的“能量气场”,使我的实力瞬间提升到一个我意想不到的水平,在那时候神万心被我轻易击败了,当时我就曾利用身体的能量把神万心束缚住,使他没有半点反抗的力量。

  现在想起来,其实有很多特殊技已经随着我的实力的提升而心领神会了,只是事后我没有再去仔细思考加以及时掌握而已。

  “千变万化,一通百通。”我轻声地低语着长发老者给我的提醒,猛然间,我想到了一个事实,既然武学是由人所创,那为什么我就不能自己创造出更为强大的特殊技呢?而且凭我现在有些异变的体质(可吸收空间中同属性的能量,经脉半能量化,拥有瞬间移动和心神触动等神奇的特殊技),我绝对可以创造出更适合自己使用的武技,也只有这样我才能算是真正的成长,要不然,踩着前人开垦出来的路就算到达终点也是有限的,再说武学领域是无限的。

  而且我自己摸索出来的“聚元指”,威力相信不比副院长的“元能指”差。

  想到这里,精神不由一振,当下我不再刻意地学习,而是看“虚纳万物”这项特殊技最后衍生的效果,然后用自己的方法达到和“虚纳万物”同样的效果。

  就在我利用身体的五处气穴散发出五股能量分别摄取住一块重达三百公斤的金刚石、一块圆桌般大的石板、一块布条、一株荨麻,使它们离地而起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从“能量空间”闪来一些和“守护能量”同属性的能量粘附在我散发而出的五股无形的能量之中,慢慢地无形的能量中亮起朦胧的光华(只要我的能量接触到空间的时间久一点时,它就会自动地吸收同属性的能量)。

  看着无形中分别摄取住五样物品使它们离地而起的能量逐渐发出朦胧的光芒,我心一动,一道灵光在我脑际间亮起。

  五件重量和大小不一的物品分别随着我的能量而移送到其它地方后,随着意念的催动,五股不住吸收同属性能量的“守护能量”全部混合在一起,聚集在一起的能量在光度越来越亮的时候,一把淡淡的类似于长剑的能量光体逐渐凝聚成型,除了能量型的长剑现在看来较为稀松外,已经可以算是一把剑,一把不折不扣闪耀着光华的能量之剑。

  “光华之剑!”我满意地看着飘浮在离我五尺空间处熊熊燃腾火焰般光华的能量之剑。在我意念的催动下,一把从未曾有过的纯能量之剑在我的面前产生了。

  我终于发现任何一项特殊技都可能衍生出其他种不同的特殊技,关键就在于应变。

  “武学千变万变,实际一通百通。”

  “万变不离其宗,关键在于应变,过于执着,反是束缚,随心所欲,意随形生。”

  此刻长发老者给我四十字的武学真言意示我才算真正深刻地领悟到。

  没错,一项武学若是定了型,那就只能在已经固定了的形态里发展,就好象舞难的“无限轮回”或“气破千重浪”,“无限轮回”只能从弱往强不住提升,“气破千重浪”则是保持在一定程度力量的连续攻击,它们可算是种已经固定成型的特殊技能,永远局限在只能攻的形态里边,一旦有反击的力量超越他们,唯一带给他们的就是败局。

  “随心所欲,意随形生。”我喃喃地低语着。

  右手往前一探,五指慢慢伸展而开,由我的能量和同属性能量凝聚成型的“光华之剑”立刻被摄取到掌心不住地浮动旋转着,随着意念的加强,被急快吸附过来的能量接受着意念的控制改造着手中的“光华之剑”,能量之剑逐渐由稀松的转为凝实。

  “随心所欲,意随形生。”再次低语着,“啵”的一声轻响,掌心中浮动旋转着的“光华之剑”蓦地爆散而开,化为无数的光片却又不跟着消失,而是在我的控制之内又重新凝聚在一起,这次凝聚成“光华之剑”的时间显然快了不少。

  我全神贯注地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在能量聚集成“光华之剑”后,我便又把它给完全散开,然后再重新组合,我不知道这样做的具体作用是什么,但在我意识到可以把隔空摄取物体的能量随着我的心意凝聚成能量体时,下意识促使我重复做着不断组合、分散、再组合的举动。

  在我的心里,我没有思考什么,但在我的耳鼓、脑海之间却回荡着长发老者给我的四十字的武学真言。

  “能量空间”中粘附而来的能量越聚越多时,我便把它们完全的散卸掉,重新从“能量气场”中聚集出能量凝聚成我意念中的想象体。

  因为我现在使用的能量是从自行在“能量空间”中不住组合再转化的“气场”中来的,不再是以前容纳能量的丹田气海。

  那些自动粘附而来的同属性能量对我现在来说只能造成妨碍,我现阶段要掌握的并不是增强能量的实力,而是学习怎样快速而自然地可以随心所欲地凝聚成我要的能量想象体。

  我不知自己在“虚纳万物”的“修业室”里呆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地沉陷于随心所欲的武学创作之中。

  在走出“虚纳万物”这条甬道的时候,我已经可以手一伸就在两秒之内凝聚出一把真正纯能量的聚集体──“光华之剑”,这招“光华之剑”不但有和“女神传昂剑”一样的效果(飞剑射芒的三级攻击效果),同时也拥有同威克尔的“极光之剑”一样的特殊效果。

  更特殊的是我这种以纯能量凝集而成的“光华之剑”可以随着我的“守护能量”的增强而任意延展攻击,“光华之剑”虽然有很多强项,但也有弱点,“光华之剑”凝聚出来虽然较为容易,但要保持坚韧度却并非那么容易,毕竟这种剑是用无数能量组合而成的,所以“光华之剑”只适宜进攻,不宜防守。

  在“虚纳万物”的“修业室”里修业的期间,我除了掌握了“虚纳万物”(即凝空摄物)和利用身体的各处气穴在空间中凝聚成各种纯能量的武器体外,也掌握了怎样把做防御用的“防御罩”转化为攻击型力量。

  在以前我利用吸收空间中的同属性能量来增强“防御罩”的防御力时,我发现吸收能量最快的“防御罩”在把很多的同属性能量吸附而来后,能量却无法象“能量带”一样可以运转入我的身体内攻我攻击时使用。

  它就象一块千年不动的巨岩一般只会随着岁月的推移使得体型逐渐增长,却不能移动分毫。

  所以每每在最后“防御罩”不是被对手的能量消磨,就只能散卸掉。但在我掌握了怎样把外在的能量凝聚为攻击型的能量武器后我终于可以把“防御罩”的能量在要散卸掉的时候重新凝聚为一片片薄薄的“能量光刀”,使之攻敌不备。

  大概也没有多少人会料到密实地覆盖着全身像光盾一样的“防御罩”会突然异化为攻击型的暗器“能量光刀”。

  我就像个好玩的小孩一般沉浸在这种创造的快感当中,无论是剑、是刀、或是长棍还是短枪等,只要是我见到过的兵器我都把它们重新在我的能量中制造出来。

  那些都是好玩时的产物,我觉得对攻击最有效的是“光华之剑”和“能量光刀”,当然它们也都要再继续强化。

  但对于我进入一条“虚纳万物”的甬道结合四十字的武学真言就衍生出如此的特殊效果,也不由我在欣喜之余也感到得意万分。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