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很抱歉!”在学员宿舍,威克尔满怀歉意地看着我,“我不知道路雨飘和你闹得这么僵,所以……”

  我平淡地看着他,耸了耸肩,也没有回应什么。

  “长平,我……”

  “我没什么事,你用不着担心,说实话,我才不会因一个无知单纯的女孩的任性而生气。没事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把心思放在圣地的武学上,不要胡思乱想,不然对你在圣地的修业没有什么好处。”我定定地看着他。

  威克尔脸一僵,苦笑道:“长平你说哪去了?”

  “是吗?”我淡淡地道,“那你就好自为之吧。”

  “既然你没事,那……那我走了。”

  “嗯。”我点了点头,淡然地目送威克尔离开。

  ※※※

  矗天大厦

  楼顶

  “你来很久了吗?”低沉却有股说不出好听的嗓音悄悄地在我耳边响起,瞑目垂坐的我骤然神醒。

  这个浑身充满无穷魅力的女郎不知在何时无声无息地伫立在我背后,清澈灵动充满慧黠的明眸带着难以察觉的笑意注视着我。

  我的心灵再次感受到一种强烈的震撼,眼前的她浑不似我第一次见到的那样不带半丝生命气息痕迹的女人,而是一个充满着无比活跃和旺盛的生命。

  如果以前的她是幽灵,那现在她就是仙子。

  每见她一次,总发现她的神秘似乎越来越少,而震撼人心的魅力似乎却越来越盛。

  一时间我只能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出魅力光环的女人,浑不知过了多久?

  ※※※

  空中城市

  “我们很快就要到‘西首阁’了。”飘飞在城市的上空,路雨飘满脸兴奋地冲着威克尔、麦天、神万心、贝思挞、樊若松、董魔、韩班等人说道。

  舞难面带微笑地飘在她的身边,附和地点了点头。

  “‘西首阁’就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吧?”威克尔笑问。

  “嗯。”路雨飘点了点头,“可我一点也不喜欢住在那里?”

  “为什么?那里不是‘空中城市’最让人向往的地方吗?”樊若松这时问道。

  “也许吧?”她撇了撇嘴,“反正我是不喜欢,到处都是冷冰冰的,一点也没外面好

  玩。”

  “当然了,那里可是‘空中城市’城主的居所,当然没人敢大意的玩忽职守。”威克尔

  微笑道,“你想找人陪你玩,大概也没有什么人敢?”

  “不是大概,是完全没有。”舞难这时哈哈笑道,“因为她的调皮捣蛋和任性的性格所以才会从小被送到圣地接受管教。”

  “原来如此,哈哈……”

  “好啊,舞难你敢这样说我,看我不修理你……不要跑……”

  西首阁

  位于西边一座状似宫殿面积十分广阔的建筑便是“空中城市”最高长官城主路仲林的官邸,周围栽种着一大片形状各异的奇花异草,处处散发出芬芳的花香和清新活跃的生命气息。

  在“西首阁”的周围广场已经聚集着众多的市民呼嚷着“城主千秋、寿诞吉祥”等的祝福声此起彼伏。

  “城主看来很得民心拥戴啊!”威克尔赞叹地说道。

  “那是当然了。”路雨飘高兴地道,“我老爸可是最伟大最慈祥的长者。”

  “雨飘小姐回来了。”肃立在金碧辉煌大门前的两位衣着笔挺的轩昂男子朝路雨飘躬身道。

  “舞难你好。”

  “嗯。”路雨飘点了点头,率先地旋风似的就冲进了西首阁。

  进入“西首阁”,映入威克尔等人眼帘的是一个十分广阔的起码可容两三万人的厅堂,一条白玉般的台阶却铺着红毯的楼梯蜿蜒地延伸向二楼,在楼梯前一张张铺着雪白的桌布,长十二米,宽两米的大号餐桌一张张排列有序地在这块广阔的大堂铺开,每张餐桌上都已摆设着一些造型奇特独具匠工的餐点和酒饮。

  大堂之中已经约有两三百人或五或六地聚在一起,手持着盛满红酒的水晶杯彼此轻声交谈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片欢容,到处皆是一片喜庆。

  “好热闹啊。”威克尔感叹道。

  “我们别站在这里了,我们要参加可是‘邀宴会’。”路雨飘兴冲冲地道,转头就带着威克尔等人向大堂的楼梯出走去。

  “那这里是……?”威克尔诧异地问道。

  “这里是为一些老爸手下的官员和城市中一些有地位的人举办的‘寿庆席’,除了普通的市民只能在外头为老爸庆祝外,一些有职位的人或圣地的学员都可以来参加‘寿庆席’。至于‘邀宴会’是老爸自己举办的一个私人宴会,招待的可都是老爸亲自发帖请的人物,我们除外,嘻……”

  “既然是城主亲自发帖请的‘邀宴会’,那我们参加会不会不合适?”威克尔犹豫地问道。除了舞难,其他人都附和地点了点头。

  “也许我们参加‘寿庆席’比较合适些。”神万心平静地道。

  “不行,反正都来了,就一定要去参加,如果气氛枯燥的话,那我们再走不迟。”她坚持地道。

  “这样不太好吧?”威克尔迟疑地道。

  “你们不要担心,就顺雨飘的意愿吧。”舞难微笑地道,“难得有机会参加城主亲自招待的‘邀宴会’啊。”

  “就是,你们不会到这个时候落我的面子吧。”路雨飘板着脸,鼻子微微皱起,娇俏可爱的模样现于人前。

  “好,我们参加。”樊若松说道。

  登上第二楼,又有两名气态昂扬满脸严肃的男子肃立入口两旁。

  “木也,杨之,怎么是你们两位?”见到两位警戒入口的男子,路雨飘既兴奋又诧异地问道。

  “雨飘,这几位是?”一名男子看着威克尔等第十三届的圣地新学员问道。

  “他们是第十三届圣地入取的地球新生,也是我邀请参加‘邀宴会’的学友威克尔、麦天、神万心、贝思挞、董魔、樊若松、韩班。”

  “他是木也,这位是杨之,他们都是‘空中特卫队’‘噬龙队’的成员。”

  “你们好!”威克尔等人有的打招呼有的则朝他们点点头。

  “欢迎欢迎!”两名男子朝威克尔等人微笑道。

  “这是八张‘邀请函’,给,我们进去了。”

  “空中城市”的城主路仲林是一个年约五十许的老者,颀长清癯的身材,明亮深沉的双眸隐隐含威,浑身散发出长者的睿智与稳重的气息,让人为之心折的风范使人油然而生。

  “雨飘,这几位英气飒爽的小朋友是?”在一间暂时没有外人的会客室中,城主接见了他宝贝女儿率领的“贺寿团”,慈和地看着威克尔等人,他的语气慈祥而柔和。

  在他面前,没有人看到身为城主的架子,也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压迫感。

  正如他女儿路雨飘所说的他是个慈祥的长者。

  “老爸,他们是第十三届圣地入取的地球新生,也是我邀请参加‘邀宴会’的学友,威克尔、麦天、神万心、贝思挞、董魔、樊若松、韩班,至于舞难,你已经见过多次,我就不介绍了。”这位“空中城市”可爱的公主亲昵地搂抱着她的父亲,傲然地介绍着这几个圣地新生。

  “欢迎啊,你们是雨飘的学友,能被她邀请来参加‘邀宴会’,证明你们的学友关系很好,既然来了,就千万不要拘束,雨飘,你一定要代为父招待好他们几位。”城主微笑地轻拍着腻在他身上的女儿。

  “伯父,舞难祝伯父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舞难递上他的礼物,一个用五颜六色的纸带包装得十分精美的小盒子。

  “我说舞难啊,怎么每次你都是这两句祝福语啊。”城主逗笑道。

  “伯父既然不喜欢,那……那舞难下回一定给改。”他的脸有些涨红起来。

  “不用了,伯父和你说笑呢?你还当真了,呵呵呵,伯父就是喜欢你这老实直爽的性格,再说你这两句祝福语说得很好啊,伯父也希望能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啊,哈哈哈哈……”城主开怀地大笑。

  “城主,这是晚辈的一点薄礼,祝您寿诞吉祥,心想事成。”

  “城主,祝您……”

  “……”

  接受过舞难及威克尔等人的祝福之后,城主开怀大笑:“好好,你们都有心了,哈哈哈哈,唔……”似乎想起了什么,城主停下了笑声。

  “涟漪怎么没随你们来啊?”

  “学姐还没来吗?”舞难关注地问。

  “也许学姐不来了呢?”路雨飘不开心地道,“上回老爸寿诞,她不也是没来?这回……”

  “这回可不一样?”城主微笑道。

  看着城主自信满满的表情,路雨飘不禁有些好奇:“老爸,你怎么说得这么自信?”

  “因为啊,我发给她‘邀请函’之后,她又托人找我多要了张‘邀请函’,看来她是准备邀请他人一起前来,所以她不会不来。”城主欣然地道,“能受到她邀请的人,为父很是好奇呢?”

  “她要邀请人?”舞难吃惊地问,随即低下了头,没人察觉到他脸部的肌肉正不可抑制地搐动起来,更加没人发现他的双眼此时散发出无比强烈的嫉妒和狂怒之色,所有人皆被城主的话语所吸引。

  “至‘智师’谢世以来,这位被智师认可的圣地武学天才便无人可入她的慧眼,多年来老夫一直在感叹圣地无新的强者现世,长此以往‘空中武学’怕要逐渐没落。”他突然感叹了起来。

  “老爸你说什么呀?‘智师’谢世起码已一百多或两百余年,怎么学姐会是被他公认的武学天才?你是不是糊涂搞错了?”他这位女儿可一点也不在乎他是城主的身份,直接地说出了她心中的想法。

  “就你这糊涂的性子又知道什么?”城主笑骂着,一边捏了捏他女儿嫩滑的脸颊。

  “‘智师’谢世确实已近两百年,但你可知道为父和涟漪都是他的弟子?”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不也都是他老人家的弟子吗?所以啊,老爸,其实我应该称呼你为学长的,嘻嘻……”路雨飘嘻笑道。

  “你说的也没错。”城主溺爱地拍了拍他可爱的女儿,“但为父说的不是这种延承知识的弟子关系,而是直接由他老人家指点的师生关系。”

  “什么?”在场的九位年轻人都惊呼出声。

  “可是……可是老爸你不是说‘智师’已经谢世了近两百年,那你怎么会是他老人家的亲传弟子?”

  “你很早就来这里了吗?”再次的询问终于惊醒了神游的我。

  “我……我……”沉吸了口气,我逐渐平缓了心神,“是来得很早,两天前我就在这里

  了。”

  看到她平静的脸部微微一动,我忙道:“你不要误会,老实说,我那么早来这里,是因

  为我认为这里的环境十分适合静坐冥想、修炼武学。”

  “你认为我会误会什么呢?”清澈灵动的明眸突然闪现出一屡慧黠的笑意。

  “没……没什么。”我吃力地说道,脸庞已不自觉地涨得通红。

  “这里确实是个适合静坐冥想的好地方,可惜不是人人可以在这里长久静坐的。”

  “你过奖了。”我急促地道,汗水不自觉地淌了下来。

  “是吗?”她深深地注视着我,蓦地,一屡笑意自她嘴角浮起,但就这一屡淡淡的微笑

  却是我生平见过的最美丽动人最震撼人心的一次。

  平静的湖水宛如骤然间激起千重浪一般,心潮顿时不可抑制地滂湃了起来。

  就在我感到心神难以自制的时候,我突然发觉到她全身的气息陡地尽敛,骤然之间似乎

  又变成一个虚无的存在,而我的心灵也宛如被搬掉一座大山一般,浑身感到一阵莫名的轻松

  感。

  犹如闪电划破虚空一般,脑际的灵光一闪,我震骇地指着她:“你……”

  她淡淡地看着我:“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走吧。”

  无语地飘浮在“空中城市”的上空,心头却依旧不能平静。

  涟漪,对这个神秘女郎的武学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深不可测,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竟

  能用她本身的生命魅力对我施以精神和心神影响。

  “生命本身就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能量。”我感叹着。

  静静地飘浮在她的身边,虽然彼此都没有出声,她也敛藏起充满魅力和震撼人心的生命

  气息,但那股绝伦的风采和神秘的气息却依然丝丝缠绕在我的心田和脑海中。

  气氛静谧得有些沉重,但此时的感受无疑是动人的,我也不想打破这份难得的气氛,追

  随在她的身旁我们继续向城市西边飞掠而去。

  一座仿似“智者武堂”的白色宫殿--“西首阁”很快的便出现在我们眼前,在它的周

  围则有些市民在呼喊着“城主千秋、寿诞吉祥”的祝福语。

  不理会门口两名器宇轩昂的男子那诧异的目光,我和涟漪进入“西首阁”的大堂,眼前

  空旷的大堂使我骤然感到吃惊,而人数之众更起码在千人以上,济济一堂显得甚为热闹。

  “嗨,涟漪小姐。”一道声波清晰灌耳,一名豪迈粗壮的大汉拨开人潮,迈着大步而来。

  “你先凭‘邀宴函’赴二楼的‘邀宴会’,我随后就来。”感受到低沉的嗓音传递着难

  以言状的温柔,心神不知为何陡地一个激荡,我不敢再多看她一眼,赶忙转身悬浮而去。

  一个个陌生的身影一一擦肩而过,我毫不停留的飘上一层层的台阶,此时的思绪除了一

  个上二楼赴‘邀宴会’的念头外其余的全是一片空白。

  “喂!”

  就在我发现自己在不觉间已经递上“邀请函”,身处二楼“邀宴会”上时,一个不礼貌

  却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任性而又单纯的路雨飘鼓着腮帮子站在我面前,在她身后不远处我同时发现威克尔和舞

  难等人正站立在一张餐桌旁,手持清亮银盘,斯文地吃着银盘上那些精美的餐点。

  他们显然也都发现了我,目光都瞄向这一边,看样子也准备过来和我打招呼。

  “我又没邀请你,你来干什么?”路雨飘诧异地问。

  “如果是你邀请我,我决不会来参加这个无聊的寿宴。”我语气淡淡的却存心要气她地

  道。

  “那你是怎么来的?”但很明显的,她的好奇心先战胜了她对我这句话的理解力。

  “是我邀请的。”低沉却有种说不出好听的嗓音此时悄悄地响了起来,涟漪不知在何时

  已经无声无息地伫立在我身后。

  “原来你邀请的人是他?”单纯的小姑娘张大着她的嘴巴,一付难以想象的模样。

  “难道你不欢迎他吗?”涟漪淡淡地道。

  “啊?雨飘怎敢呢?嘻嘻……学姐喜欢的人,雨飘当然也喜欢啦。”这位单纯的小姑娘

  说完竟用行动代替了她的语言。

  她亲昵地搂住我的臂膀,在推拉着我不由向前走的同时还说道:“学姐,你们快跟我去

  见老爸,老爸说过,他很好奇你会邀请哪个杰出的人才来参加他的大寿,所以吩咐我见到了

  你们来到之后就要马上带你们去见他。”

  “学姐,你来了。”这时舞难及威克尔等人已经迎了上来。

  “舞难,你们一定想不到原来学姐邀请的人就是长平,嘻嘻,幸亏我没邀请他,不然学

  姐就要白白浪费一张‘邀请函’了。”天真的她依然亲昵地搂抱着我的臂膀,浑然没有察觉

  到舞难此时脸部的肌肉在不可抑制地微微跳动,显然他的心情正如潮般汹涌。

  “长平,恭喜你得到涟漪学姐的赏识。”不知为何,我好象看到威克尔等人的神态皆透

  露出一种又妒又羡的神情。

  “是吗?”我淡淡地道。

  我完全不了解威克尔等人话中的含义,但听他们的语气从他们的神态来看,好象得到这

  位神秘女郎的赏识有多了不起一般。

  不过说真的,能够得到这位散发出无穷魅力和绝伦风采的美女赏识,却也是身为一个男

  人应该引以自豪的事。

  “好了,不和你们多说了,我要带学姐和长平去见老爸了。”路雨飘朝他们摆了摆手。

  我这位她本来谢绝邀请和招待的人此刻却被她待为上宾。

  感受着她的热情和天真,我有些哭笑不得。

  若是一些成熟的女性,只怕已经羞愧得抬不起头来,老早就跑了,哪里还会向她这样好

  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

  不过,不知怎的,我此时对她也恨不起来,其实从头到脚,我又何曾对她起过丝毫的恨

  意?

  其实又有谁忍心生这位天真又单纯的女孩的气呢?

  在一间豪华的会客室见到路雨飘的父亲路仲林城主的时候,他的风范不由使我暗自心折,

  原本我以为一个身居高层者气势必定逼人,纵然不雄威闪露也必定是一付高高在上、趾高气

  扬的神态,但我全没想到位居“空中城市”最高地位城主一职的他却是这付慈祥长者模样,

  气势既不逼人,也不会让人感到丝毫的压迫感,只有让人感到一种亲切和轻松的感觉,就好

  象在自己的一个长辈面前一般。

  “嗯。”他赞赏地看着我,在刚见到我(在进入会客室时,我的气息全部敛藏,恢复平

  凡状态)时的惊奇神色已完全被赞赏所替代。

  “气息内敛,无影无形,生息转圜,匿于宇府,既无生机,又无死气,无我无形,无踪

  无迹。涟漪果然好眼光,没想到小朋友年纪虽轻,竟已达到辅元心法‘意敛藏息’的‘气息

  内敛,无影无形’的境界,成就之高,实让人难以想象。”城主赞叹不已地说。

  “城主过赞了。”

  “老爸说得没错。”路雨飘插嘴道,“你知道吗?长平也是这一届从地球入取来的新生

  哦,而且是获得进入‘智者武堂’修业的学员,连舞难都败在他手里呢?他使用的武技可奇

  怪了……”

  知道阻止不住她,我只好无奈地看着比谁都兴奋的她唧唧喳喳地叙述着我和舞难最后的

  一场较技。

  在说到我全身散发出八条如臂粗的能量光带缠绕舞难时,城主显得很是惊奇和讶异。

  “那时候啊,他简直就像只怪物。”路雨飘朝我吐了吐粉红的舌头。

  “舞难是被众多武堂长老评为最有潜质的学生,在‘武学圣地’修业多年,已逐渐具备

  成长为强者的资格,却无料会败于你手,可见武学真的没有高等或低等之分,小兄弟能战胜

  舞难,可见之实力,看来百多年来的‘武学圣地’继老夫等人之后新的强者将要频频诞生了,

  实在可喜可贺啊,哈哈哈哈……”城主开怀畅笑,“看到‘圣地’不久将出现新强者,这是

  老夫收到最好的寿诞礼物了,哈哈哈哈……”

  “老爸,你说新强者将频频诞生,难道除了长平和舞难外,你还看出谁也将成为新强者

  吗?”路雨飘虽然天真单纯,但到底是个心思灵敏细心的女孩子,她马上从她父亲的话语中

  听出了一点苗头。

  城主笑而不达,一付莫测高深之态。

  “老爸。”她撒娇着,“你说给人家听听嘛,到底还有谁啊?”

  “能不能够成长为强者岂是现在说得准的?纵然现在看出他具备成长为强者资格,但武

  学窍卡重重叠叠,能不能悟?能不能通?到最后能否突破都还难说,现在说谁能成为强者不

  是为时过早了吗?”这位冷静清幽,风采绝伦的女郎此时淡淡地道。

  “涟漪说的不错,真是惭愧,老夫竟忽略了这个问题。”城主有些赧颜地说。

  “武学千变万化,实际一通百通。”

  “万变不离其宗,关键在于应变。”

  “过于执著,反是束缚,随心所欲,意随形生。”

  一个仿似佛法唱喏的声音蓦地悄悄地在会客室的四周响起,对这个声音和这四十字武学

  真言我可说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大师兄。”城主和涟漪同时朝着虚无的空气中鞠了躬,仿佛有个隐形人在这里一般。

  但我知道不是,因为我已敏感地捕捉到这道声波的传递轨迹,在我闪电般地捕捉到声波

  的来源时,一个须发皆白但满面红光,肤如婴儿的长发老者的影象立刻传递到我的脑海中。

  而声波的来源正是来自于千多公里外的“智者武堂”,虽然我的感应能力没有办法触及

  那里,但从声波传递的轨迹中我却明白了声波的实际来源。

  “这四十字武学真言,通俗而易懂,但要悟要通又谈何容易?又有多少人过得了这个窍

  卡?”

  “似悟未悟,似通非通,老夫枯坐冥想几十年,才恍然悟有悟理,通有通途,尔悟非彼

  悟,尔通非彼通。”

  城主神态庄重地朝“智者武堂”的方向躬了个身:“恭喜大师兄武学取得进展,仲林谢

  大师兄指点。”

  “似悟未悟,似通非通,悟有悟理,通有通途,尔悟非彼悟,尔通非彼通。”喃喃地念

  着这六句似武学真理又不像武学真理的语句,我实在没有办法理解之间的意思。

  “老爸,什么似悟非悟,似通非通的?到底是讲些什么意思啊?”路雨飘好奇地问,越

  是她琢磨不透的,她越想了解。

  城主沉思着,好一会儿才缓缓地道:“好象悟了,实际没悟,看似通了,实际未通。悟

  有悟的道理,通有通的方法,你悟的可能不是他悟的,你通的也不会是他通的。明白了吗?”

  “原来如此。”听到城主的解释,我才恍然,但路雨飘低头沉思了了一会儿,却道:

  “还是不明白。”

  我不禁摇头暗笑,眼中余光看到涟漪此刻也是微泛笑意,轻轻摇头。

  “你明白吗?”城主突然面带微笑地问我。

  我点了点头。

  “能不能说来听听?”

  “前辈的意思是说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悟通之法,同样的武学在不同人的手里产生的

  也可能是完全不同的效果,同样一种武学心法,你全部悟通之后,进入的是你悟通的境界。

  但在他人身上,他也悟通了,但他领悟的不一定是你领悟,也就是说悟了实际没有全悟,通

  了实际没有全通。武学千变万化,实际一通百通,所以几乎所有的武学者一般都只处在千变

  万化的阶段,却难以达到一通百通的境界。”按照内心的感触,我缓缓地说道,而在说的同

  时我也才恍然自己以为已经领悟一通百通的武学奥义实际上也只处在千变万化的境界。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