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浩城

  这座地球新兴的高科技城市已经初步展露出其不凡的风采,漫布砥柱周围的丑陋的钢架已经完全拆除,除了城市的内部还有待建设外,外壳已经完全成形,城市那独树一帜的外观风格,吸引了众多的商家和科技企业的广泛注目,开始往来投资建设,短短半年多的光景,浩城已经初步展现出雄伟的城市风貌,也逐步地繁华了起来。

  (注:浩城,这座城市的重力完全由一根深埋地底的砥柱坚固地支撑着,地球的其他新城则是由无数根的砥柱架设支撑)

  ※※※

  东联大厦

  浩城中唯一一座高达五百零八层的科技大楼,也是“东联集团”的本部大楼。

  昌浩,这位“东联集团”表面上的执行主席、浩城的兴建者此刻正慵懒地背靠在第三百三十三层豪华会议室的主席位上,双手合拢于胸前,神态随意而安详,但在这种安详的神态背后却隐隐地透露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隐约之间可见雄者的威豪之气。

  这是一间宽阔而又明亮的豪华型会议室,一张五十一人座的长方形会议桌摆放在会议室的正中间。

  昌浩,这位“东联集团”名义上的最高执行者此刻就坐在会议室顶部的主席位上,排列在他下首左右两旁共五十个的座位上则神情肃穆地坐着五十个代表“东联集团”各部门的高职务行政人员。

  除了昌浩的神态显得随意而安详外,这五十个人都是一脸的肃穆凝重,因此会议室的气氛已显得有些低沉。

  在昌浩背后和对面的墙上都悬挂着高科技的产物--“超薄型光波电子晶幕”,此刻“超薄型光波电子晶幕”正闪烁着来自地球的九处不同地域的九组画面。

  昌浩合拢于胸前的两手十指交叉,时而指指挺直,时而合抱成拳,他的神态虽然安详,但从他手中的动作来看,显然在思索着什么问题。

  会议室的人虽多,但除了五十一道呼吸喘气的声音外再无其他声响,气氛也显得十分凝重。

  “看来短时间是不会有什么改变了?”沈稳的声音缓缓自昌浩的口中倾吐而出。

  “是的,主席。”一个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站了起来说道,从他坐在排列第十八座的位置来看,在“东联集团”职务显然不小。

  “军方政变之后,奥斯布坦将军遭到军方逮捕,‘军政部’各军方领导机构也全部寻找科技财团为合作伙伴,所以现在已经不是政府部门的权利争夺战,而是演化成科技集团为争夺地球主宰权的争霸战。

  “现阶段的政府部门可以说是有名无实,政权已经分化军部手中,而部分政权又从军部转而分裂到与之合作的各大科技财团手中,因此,科技财团已可说是实际上的掌权者,所扮演的角色也就更加的重要。

  “现在除了‘太阳科技’、‘宇宙巡航’、‘兵工集团’以及我们‘东联集团’各自得到部分军部支持而得到相应的部分新城的地方政权外,远在偏远地区驻扎的军队也寻找了一些科技财团合作,并且控制了该地区,因此地球现阶段的政府管理机构已可说是从瘫痪转化到私有财团的手中。

  “我们四大集团实力相当,其差也无几,因此短时间我们彼此是不可能击败对方的,相信也没有人会轻启战端,让他人坐收渔利。所以先取得偏远地区的地方政权的决策绝对是正确的。”

  “这点,我自然懂。”昌浩皱起眉头,抬头看着对面的“超薄型电子晶幕”,缓缓地说道,“‘联合政府’管辖的各座新城实际上现在大多被三大集团和我们东联集团所控制着,要想获得在不久的将来即将举行大选的大部分选票,只有先获得最多的地区政权,拥有绝对的权利,才有可能在大选中获得更多的民众支持。被各科技集团占据的新城暂时不可能拿得下来,因此,较偏远的地区是首要目标的决策是不错的,但西部的约旦河、南大陆的森之村落和巫师部落,古大陆的大洋州和曼丽都、北部的边沿新城‘恺撒市’和‘维科市’、东南部的‘西海湾’和‘望海岛’这九处科技的战略要地我们至今一个都没有拿下,看情形大概是有了什么阻碍。”昌浩沉沉地道。

  “……”全场一片寂静,因为谁也不确定出现了什么阻碍,不是他们不晓得,而是他们都晓得可能产生阻碍的因素有好多。

  “威斯卡,现在我们‘东联集团’一共吸收了多少名武学好手?他们的出身和来历……有没有统计一下?”昌浩转而注视着坐在右边第三个席位的一名黄发碧眼的中年人问道。

  “已经统计过了,共有两千名,不过大多是来自各大新城的学院学生以及少数名武术家。”中年人答道。

  “没有来自‘天道学院’和‘释武馆’的人吗?”昌浩皱眉问道。

  “没有。”中年人顿了顿继续说道,“主席特别吩咐我们关注的‘天道学院’和‘释武馆’,我们都有特别的联系,原来‘天道学院’正巧位于我们现在需要争取控制的战略要地南大陆的‘森之村落’中。”

  “南大陆的人民一般生活都比较落后,有机会让他们进入先进的‘科技集团’并且还可以进修明王武学,怎么会没有人来?”昌浩不解地道。

  “主席,经过我们的深入了解,我们发现一个重要的的情报,这也是为什么‘天道学院’会是地球三大神秘的古武学院之一的原因。”黄发碧眼的中年人威斯卡说道。

  “说下去。”昌浩说道。在场的人也都倾耳凝听。

  “‘天道学院’原来是曾经与‘智者’那可潘和修克烨.明王同时代的风云人物韩斯可比恩所创建的。”威斯卡肃穆地说。

  此话一落,全场顿时一片嗡然。

  “韩斯可比恩?”昌浩沉吟地道。

  “没错,正是他,韩斯可比恩--‘傲江族’的‘守护神’。”威斯卡凝重地道。

  “‘傲江族’的‘守护神’?”昌浩皱起眉头。

  “不错,‘天道学院’里就习的学员也全都是‘傲江族’里万里挑一的武学英才,‘傲江族’人是特别团结的种族,在这个非常时期,他们怎么可能加入我们东联集团?纵使他们有人要加入我们,只怕我们也不敢聘请。”

  “你处理得非常好。”昌浩沉吟地道,“‘兵工集团’野心勃勃,又占据着西北平原一带,论优势可比我东联及‘太阳科技’‘宇宙巡航’要来得雄厚许多,毕竟他们有雄厚稳固的根据地,几百年来,以‘傲江城’为中心的新兴城市不断在西北一带覆盖蔓延着,科技与古武学同时都有很大的发展,老实说‘兵工集团’才是我们最有潜在威胁的对手。”

  “主席说得对,据属下研究发现,僻居西北平原一带的傲江族人近来的高科技威慑武器发展迅猛,武器储备量绝对在军部储备的两倍以上,因此,在这种各方割据,掌控一方的无政府的情势下,若是‘傲江族’人发动叛乱,可能真的要引发地球大战。”坐在昌浩下首左边第一席位的年约五旬的老者凝重地说道。

  “无论在哪个时代,在哪种时期,决定一切的力量还是武力,这是人类不断传承下来的经验,因此拥有尖端的武器和精良的部队才是取得绝对胜利的最大条件之一,东联已经拥有不可小估的财势,也有研究尖端武器的科技实力,但却没有精良的部队,因此,成立精良的武装部队是当务之急,这件事……嗯,威斯卡,你是人事部理长,这件事一定要抓紧,尽快甑选一些有发展潜力的人员交由‘警卫部’的李汉林队长训练,要早点成立一批‘精良部队’,这是目前刻不容缓的事情之一。”昌浩缓缓地说道。

  “是。”

  “主席,”坐右首第一席位的一个面目阴鸷的老者此时说道,“我东联拥有部分政府军的军队,有必要自己再组织武装部队吗?而且……相信组织武装部队这件事主席还没有提交董事会决议吧?”

  昌浩眼中微闪精光:“昌浩为‘东联集团’的执行主席,若连些许小事都要提交董事会决议,要我这个执行主席何用?虽然‘东联集团’有阳斯磐将军及司比特将军领导的政府军协助,可一旦有紧急事件或突发的事件发生,有自己可随时调动的部队应付,不是更好?”说完之后,昌浩不再搭理他。

  “接通信息部。”昌浩转动着可自由旋转的主席靠椅,声控地对着背后的“超薄型电子晶幕”说道。

  频繁地闪烁着九个来自地球不同区域的画面立刻被一个年轻的头像所取代。

  “主席,信息部听候指令。”晶幕内的年轻人说。

  “接通‘卫星监测系统’,扫描南大陆神秘森林1859、2260、928位图区域。”

  (位图:卫星监测的具体位置代码,地球平行线和纵形线以及高度的总和的代称)

  “是。”

  头像隐起,晶幕立刻闪动起一道道的电子光波,不到片刻,一组清晰的画面立刻呈现在会议室的众人面前。

  从几乎占据整块晶幕的位置来看,那是一片十分辽阔的森林,平地的能见度只有晶幕边角的一点点,而这就是南大陆范围最素有神秘之称的南部森林。

  “拉高928为1222位图,继续扫描。”昌浩凝望着“超薄型电子晶幕”,继续说道。

  晶幕内呈现的画面立刻给人一种被缩小的立体感觉。

  更大部分空旷的平地在晶幕中显露了出来,神秘森林也相应地变得不再辽阔,当然这不过是视觉造成的效应罢了。

  “调整1859为2300位图,2260为1600位图。”

  “……”

  “调整2300为2005位图,1600为1990位图,改变高度1222为230。”

  “……”

  晶幕内的画面随着昌浩的指令而随时改变成‘卫星监测系统’扫描到的画面,就在晶幕定位于2005、1990、230位图区域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茫茫绿色的森林上空。

  “长平!?”昌浩本来慵懒地斜靠着的身体马上挺直,继而站了起来。

  “‘卫星监测系统’全力追踪扫描到悬浮在森林上空的那个人。”昌浩语气显得激动而兴奋地命令着。

  “长平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南大陆的神秘森林上空呢?”昌浩重新坐了下来,凝视着晶幕内逐渐放大而变得越来越清晰的人物--夏长平。

  “心神触动”大范围地向四周延伸而出,四周的景物逐渐地浮现脑海,但特别清晰的是我刚刚感觉到能量波动的地方,在心神触及的其他方向虽然也同时展现在脑海里,但只要我的意识没有锁定住它们,那里就如眼角的余光看到的景物一般,不是瞳孔聚集的焦点。

  一组奇怪的画面很快就在我心神触及的时候传递到我的脑海中组成真实而清晰的动感影象。

  大约在离这里有五千米的地方,那是森林中一片空旷的场地,首先吸引我注意的一块青石,那是一块直径约三米不住旋绕着朦胧青色雾气的圆状形青石,如果不是外表看上去确实是一块青色的石头,我一定会以为那是块寒冰,而旋绕着朦胧青色雾气的则是冰气。

  在青石平滑的表面上盘坐着一个身材枯瘦的老人(老头或是老太婆)?

  我几乎不敢相信在这个时代还能看到这种样貌的老人,松弛的脸皮布满了一条条宛如蚯蚓般的皱纹,就连眼睛也被耷拉下来的皮肤覆盖着,从老人的脸上也找不到嘴,因为本来是嘴的部位此刻也挤着三条蚯蚓般的皱纹,也许三条蚯蚓般的皱纹里头就有一条是嘴。

  这老人的身体就好象穿着一张比他大两倍的人皮,不协调感溢于言表。枯瘦如枭的的手让人观之也产生不出皮肉感,两手垂放于气府,盘膝着的双腿上则搁置着一枝黑不溜秋的龙头杖,身上穿着的是一袭古式的紫色长袍,这种款式的长袍正是名传南大陆“巫师部落”里的巫师特有的穿着。

  从外表看来,样貌看不出是老头或是老太婆的老人正是一名巫师了。

  老人的样貌和坐下那块奇怪的青石让我感觉怪异,而在老人身前的大片空地上聚集着的三十六人之中的两个熟悉的身影却让我感觉万分惊奇。

  “神一心?翻天量?”看到两人,我不由惊诧万分。

  翻天量自古武术大赛败北与冰其硬老师产生口角之后,就一直消失无踪,也没再回“风神学院”,却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跟神一心出现在这里?

  就在我内心疑惑的时候,能量的波动再次传来,又有四个傲江族人相偕到来,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除了翻天量一人外,其他的三十九人皆是黑肤白发的傲江族人。

  “到底他们在干什么?”我疑惑地问着自己,同时心神更加专注地锁定森林中那块空旷的场地。

  老人依然“垂目”静坐,青石依旧散发着朦胧的青气,而四十人中也分成了两列整齐地排列着,翻天量和神一心在内的十人走在靠近老人身前一米的时候便转身面对着另外那三十位傲江族人,跟着十人又分成两列左右站在老人身旁。

  一切的动作是那么的整齐,气氛又显得那么的肃穆而神秘,我的好奇感不由被强烈地勾了起来,本来还有些伤感的情绪转瞬就被好奇感给冲击得无影无踪。

  由于距离相距甚远,虽然利用“心神触动”可看到那边的景象,但声音却没可能听得到,所以略微思索了一下,我便把心神转而锁定住场地附近的一棵参天大树上,瞬间移动到那里。

  敛藏起生命和能量气息,我立刻陷入一种虚无存在的状态中。

  其实在“能量气场”成功移入体内的时候,可以说我就同时掌握了同神秘女郎涟漪一样的技能。

  “气息内敛,无影无形,生息转圜,匿于宇府,既无生机,又无死气,无我无形,无踪无迹。涟漪果然好眼光,没想到小朋友年纪虽轻,竟已达到辅元心法‘意敛藏息’的‘气息内敛,无影无形’的境界,成就之高,实让人难以想象。”

  回想起参加城主“邀宴会”的时候我的能量气息敛藏进“气场”恢复成常人状态时城主对我说的的这句话,我不由傲然一笑,以前我不知道隐藏能量气息的技艺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其实我何尝只达到“气息内敛,无影无形”的状态,我根本就已经达到“气息内敛,无影无形,生息转圜,匿于宇府,既无生机,又无死气”的虚无存在的状态。

  不过城主说的“辅元心法”最后两句“无我无形,无踪无迹”,却不知指的是什么样的效果?

  “无我无形,无踪无迹”,难道是说达到辅元心法的极限状态会使人连身体也隐身无形不成?不然如何无踪无迹?

  意念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运转的时候,空旷场地上的人群终于有了动静。

  虽然我现在身处的地方离那片空旷的场地已比较近,但肉眼却依旧没有办法看到那边的情形,倒是听觉系统在这样的距离下却可灵敏地捕捉到任何的声响,连对方的喘息声甚至心跳声都逃不我的耳朵。

  当下“心神触动”再次展开,周围十里之内的一切景物莫不在我的心海展现。

  我看到翻天量和神一心在内十人分成两排左右肃立在老人的身旁之后,剩下那三十个傲江族人也分成三排,每排十人整齐地并列着,从他们黑黝黝的脸显露出焦躁不安的神态下,显然他们内心都很紧张,可见他们对面前那位奇怪的老人也不一定熟悉。

  “恁给系琢丢拴野啷?”

  一个奇怪的让人听了有种说不难受的声音自盘坐在旋绕着青气的青石上的老人身上传了出来。

  在声音传出的时候我可以保证老人松弛的脸皮连动也没动一下,但声音从他身上传出却是绝对不会错的,这使我感到一种种诡异的感觉,突然觉得老人的嘴也许没有长在脸上而是长在肚子上或其他地方的感觉。

  而且,老人说的话明显不是全球盛行通用的语言,如果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傲江族语。

  僻处于西北平原一带的傲江族语对我来说不谛为外星物语,我连一个字也听不懂,更谈不上整句话了。

  “系。”

  面对着诡异老人的三十位傲江族人齐声回应,而在这时,我也有了可以了解全过程的方法。

  “气息内敛,生息转圜”,当身体一切可散发出的气息和生息陷入绝灭状态的时候,“精神能”缓缓地自脑部“神经海”游离而出,籍着森林树木的“能量区”,我的“精神意识体”成功地寄附于三十位傲江族人身后的一棵大树上,开始寻找精神自我防范力较弱的人。

  可惜的是三十位傲江族人比我想象中的要来得强,自我防范力量也十分活跃旺盛,可见他们都是傲江族中的佼佼者。

  当下“精神能”转而往肃立在诡异老人身边包括翻天量和神一心在内的十位傲江族人(除翻天量外)游离而去。

  一种奇怪又诡异的感觉再次浮现脑际。

  那是一种空洞虚无的感觉,“精神能”原本游离在十人附近感应着他们自我防范力量的强弱,可奇怪的是什么样的感觉也没有,诧异之下,我把“精神能”直接往每个人的脑部侵入而去,以前侵入神一心脑部时感觉到的那种无精神和无思想信息的空洞感再次浮现心灵,一般人类的脑部组织是十分错综复杂的,每时每秒脑部都在运转着,所以思想信息是十分活跃的,但这十个人却并非如此,他们的脑部就像一栋空洞无物的房子,除了脑壳外再无其它。

  如果是傲江族人有这种情况我还不会多么的诧异,毕竟神一心已经如是了,但翻天量也变异成这种无思想无灵魂的情形就不由使我感觉出诡异的恐怖感和不安感来。

  到底这些天来在翻天量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呢?

  我诧异地思索着,当然,我不是无所不知的神,我不可能知道这些天来翻天量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惟有将现在即将发生的事探究个明白我才有可能得到答案。

  “精神能”在翻天量等十人的脑部微微一扫就即刻回到另外三十位傲江族人身后的“寄附体”大树的“能量区”中苦思对策。

  而这时,从老人身上已是又陆续地传出一些我听不懂的语言。

  终于,我想到了一个迫不得已的方法,大概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趁机不知不觉侵入一位傲江族人的主控神经系统的方法了。

  人在慌乱的时候,神经系统的自我防范力量就会显得薄弱,精神力量的入侵也就容易得多。

  因此,当三十位傲江族人身后的大树突然树叶纷飞莫名地剧烈“颤抖”起来,在场诸人为之注目和惊诧之际,树木突然爆裂向他们当头横砸而下的时候,短暂的慌乱终于形成了。

  而我的“精神意识体”也在树木的“能量区”禁受不住我强大的“精神能量”的进驻而爆裂的时候顺利地侵入了一个傲江族人的神经系统,成功地主宰了对方的主控神经系统,暂时成为这副躯壳的主人。

  “到底怎么回事?怎会这样?”与神一心和翻天量并列的十人当中的一个过来察看或成粉屑和断枝残叶的树木躯干,诧异地问道。

  主宰了一个傲江族人的主控神经之后,我终于如愿地听懂了傲江族语。

  “树木怎会无声无息地突然爆裂?”这个已经没有人类的脑部神经系统和精神思想信息的傲江族人表情丰富,若不是我知道他的脑部已经完全变异的话,我几乎不敢相信他是个不会产生精神思想的无灵魂的人。

  奇怪的是他除了没有显露丝毫的思想信息外,其他的完全如正常人无异,按说一个已经没有人类神经组织的人是不应该这么正常的?难道说他们也都达到“辅元心法”的“气息内敛,无影无形,生息转圜,匿于宇府,既无生机,又无死气”的敛藏状态?

  不!绝对不是这样?

  我马上推翻了自己的怀疑。

  如果达到“气息内敛,无影无形,生息转圜,匿于宇府,既无生机,又无死气”的状态,也就是说已经达到与我和涟漪同样的敛藏境界。

  如果达到了这样的境界,那我的“精神能”进入他们脑部的时候就应该会产生一种虚无的状态,而不是产生一种走入一间空洞屋子的感觉。

  到底该怎样解释这些原因呢?

  我困惑了。

  以前,当我第一次见到神秘女郎涟漪的时候我曾经拿见到她的感觉和见到神一心的感觉做比较,那时侯我曾经就见到双方发感觉这样认为:如果神经系统像一所空荡荡的房子般的神一心不像人类的话,那没有生命气息,宛私空气般虚无的涟漪就绝对不是人类了。

  当然,当我也掌握了同涟漪一样可以使生命气息完全敛藏的时候我就推翻了以前的认为,因为我知道涟漪彻头彻尾都是一个充满生命魅力的活生生的女人。

  “生命无故而夭,这种异像看来……翻天覆地的大变果然要开始了,傲江族人能否把握住这次命运之神赋予的使命,成为全人类无可争议的主人全在此一举了。”

  老人的脸皮依旧不见半丝波动,声音也依旧自他身上传出。

  “我等仅遵巫师长老教诲。”四十人齐皆拜下。

  “老朽悉知运数,兼且受托于你们傲江族长,传授你们‘秘传武学’,培养你们成为新一代强者,得窥宇宙能量之神奥,即可环游奥宇,飞天入地。”

  青石散发之息旋绕而起的青气越发浓烈,而我也感到一种绝寒之冷侵入心头,原来那块青石竟是块万载冰晶,旋绕的青气实是绝寒之气,老人盘膝其上竟泰然自若,可见实力非凡。

  “弟子恳请巫师长老成全,授以‘秘传武学’。”

  恢复刚才站列之后,我主宰的傲江族人随着其它二十九位傲江族人忍受着酷寒袭身,跪了下去。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