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随着另外二十九位傲江族人我缓缓地朝充满着神秘而诡异气息的老人跪了下去,一边偷眼观察着肃立在老人左右包括翻天量与神一心在内的十个面无表情的人。

  几个月不见,翻天量的神情依旧显得淡漠而冷静,但从他的眼神中我明显地察觉到他现在和以前大大的不同之处。

  以前他的眼神之中往往透露出傲慢与冷酷之色,但现在,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的是一片虚无和空洞,就好象一具仿真腊像一般,外表虽然栩栩如生,但腊像终究是腊像,永远不会如真人般充满生命的灵动感。

  但翻天量是真人而非腊像,所以,我有了这样的感觉就显示出他有些不妥了。

  “恳请巫师长老成全,授以‘秘传武学’。”

  看着另外二十九名傲江族人的动作,我也和他们一样必恭必敬地匍匐在地,使身体真正到达五体投地的地步。

  一边,我却不由暗自思忖:“‘秘传武学’?这是门什么武学?听这位诡异老人的言中之意似乎掌握了‘秘传武学’之后,就可以环游奥宇、飞天入地?环游奥宇、飞天入地?也就是说可以自由遨游于宇宙太空,随时到达任何一个星球?难道世间真有这种神奇的武学?还是诡异老人在夸大其辞呢?”

  “若是真有这种神奇的武学,我不就可以阴错阳差地获得了吗?”想到这里,我不由兴奋了起来,“不管是不是真有这种‘秘传武学’,反正就要水落石出了。”

  “由于现今地球局势混乱,为了顺应天命,老朽才应承贵族长之请,授以你们‘秘传武学’,你们都是傲江族中万里挑一的优秀人才,由你们组成‘特种部队’,再得到我传授的‘秘传武学’,使之实力快速成长到‘强者’境界之后,四十名‘强者’组成的‘傲江特种部队’,试问世间有谁可抵挡?如此傲江族即刻轻易夺取地球主权,成为全人类最尊贵的种族、无可争议的新主人。”老人的话音一落,刚刚站起来还不到一分钟的三十位傲江族人马上又双膝跪地再来个五体投地。

  我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跟着跪了下去。

  “现在,老朽将以巫师部落最高级的‘信息传承术’把‘秘传武学’心法直接灌输进你们的脑际,至于能否彻底掌握‘秘传武学’之奥义,就靠你们个人的修持了。”

  声音依旧自老人的身体中散发而出,而这时,老人宽松如袋的皮肤开始“流动”了起来,我没有想到自己会用流动这个字眼来形容一个人的肌肉运作,但以老人这种诡异的举动而言,“流动”这个词实在是再也贴切不过了。

  因为老人的皮肤本就宽松得像身上套着一只人皮袋一般(简直比哈巴狗身上皮肤的褶皱状还要多上百倍),如果可以用比喻来诠释老人的身体状况的话,就好象一个刚出生的儿童身体有着成人的皮肤一般,褶皱之多简直莫可言表。

  因此,当老人身体内部的肌肉骨骼有了一定的运作之后,宽松的皮肤因而产生的动感用“流动”这个字眼来形容确实再也恰当不过了。

  这种“流动”感让我感觉惊心动魄,我几乎怀疑刚才老人的皮肤已经因“流动”而不在原来相应的位置了。

  可是,更令我惊奇的一幕又跟着在老人身上发生了,皮肤在“流动”了一会儿之后开始膨胀了起来,就好象吹进了空气一般,开始有了些充实感。

  而且,老人坐下的万年冰晶开始散发出更强烈的寒气,我开始感到一股极度的寒意环绕而来,在我忍不住寒意袭身而瑟缩起来开始利用“寄附体”本身的真元能量抵御万年冰晶散发出的寒气时我清楚地看到老人的身体竟然在吸收着这股万年冰晶散发出的极度寒气,而老人的皮肤“流动”和膨胀感也显得更加快速和生动起来。

  看到这种情景,我突然心生一种难以言喻的奇怪感觉,好象老人体内潜藏的某些东西(萎缩的肌肉?)因蚕食着万年冰晶的寒气而壮大起来,所以才会产生出这种“流动”感。

  但,感觉终究只是感觉而已,并非就是事实,因此我也只在心头疑惑思忖着,并没有再深究下去,因为这个时候老人本来因肌肉萎缩而显得皮肤宽松如袋的身体已经膨胀到一个充实可观的地步,再也没有给人以枯瘦如枭的感觉。

  “由于‘信息传承术’是项十分耗费精神力的传感形巫术,因此,老朽要求你们在接受信息传承的时候心一定要无杂念,心神一定要保持在绝对冷静空冥的状态之中,旁观者无论见到什么情形都要保持绝对的安静,要知道这种精神思想之间的直接交流是最具危险的,所以你们定要切记。”

  老人的面目终于因内在能量气流的膨胀而清晰了起来(虽然还是有不少的褶皱),他张开了一双闪耀着碧绿光辉的瞳眸,难以言语的妖异感自瞳孔之中散射而出,一股不舒服感自我的心里蔓延而开。

  “这老人到底是……?”不知为什么脑海里突然闪起了一个莫名的念头。

  “谨遵巫师长老教诣。”在场四十人同时躬身回应。

  “牢记就好,现在马上进行‘秘传武学’的‘信息传承术’。”老人说完,闪耀着妖异的碧绿色光辉的瞳眸再次紧闭了起来。

  而左右肃立在老人面前的九个空洞无思想的傲江族人和翻天量又成一线逐一地并排在一起组成一道人墙,除了中间露出一个可容单人通过的缺口外已是把盘膝静坐于万年冰晶上的老人挡了个结实。

  而当第一个傲江族人从可容一人的人墙缺口中进去后,翻天量等十人组成的人墙立刻把那可容单人通过的缺口合了起来。

  因此,老人所谓的“信息传感术”是怎样施行的除了当事人外,只怕无人知晓了。

  如果我的“精神意识体”此刻身在元体的话,我自然可以利用“心神触动”技来观察老人现在的举动,可是,如果那样的话,除了可看到老人表面的施术情形外,我就感觉不到其他了,所以为了探察所谓的“秘传武学”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能暂时忍受着强烈的好奇心,以“寄附体”来感受即将发生在身上的真实感觉。

  很快的大约过了十分钟,翻天量等十人组成的人墙再次移开一个可容人进去的缺口,而第一个进去的傲江族人就神情淡漠地走了出来,在我仔细的观察下,我发现在他进去的时候那原本充满兴奋和希望之光的眼眸已经变得如神一心和翻天量等十人一般显得虚无和空洞,再无生命该有的灵动之光。

  “这是……?”我惊诧地思忖着,隐约间似乎想起了什么,具体却又说不出想到了什么,唯一清楚的一点就是这老人就是揭开谜题的关键。

  由于我的“精神意识体”此刻主宰的这个傲江族人站在最后一排由左算起的第三位中,在三十名傲江族人中也就排在第二十三位,所以我忍住耐心,在等了三个多小时之后终于轮到我进去接受“秘传武学”的“信息传承术”了。

  当然,由于意外的发现,所以我并不感到有什么希冀和兴奋,反而是以一种紧张与忐忑的心走了进去。

  越接近老人所在的位置我就越感到一股绝冷的寒意,这是由老人坐下的万年冰晶散发而出的一种不下于寒能能量的寒气,以“寄附体”的实力来抵抗这种相似于宇宙中的高级能量“寒能”还嫌有不足,因为在勉强跨进翻天量和神一心等十人组成的人墙缺口后,我已感到肢体逐渐地僵硬与麻木了起来,在这种绝冷环绕的环境下,似乎连思维的运转都缓慢了起来。

  看着眼前这个包裹在青色寒气中垂目冥坐的老人,我不由对他身处在这种绝冷氛围下还能泰然自若的表现而感到钦服。

  可惜我内心的钦服感随即就被老人张开的双眼扫荡得片瓦不存,从老人的双眼中闪烁出那种妖异的碧绿光辉使我生出一种怵惕感来,我警惕地在老人面前三步处骤然站住,探索的目光已不由在他身上来回扫荡,我期待找出一丝蛛丝马迹来。

  “你怎么啦?还不快点过来?”老人那不带半丝人类感情的目光此刻却闪烁着一丝疑虑注视着着我。

  “唔,巫师长老,弟子……弟子冻得……”在看不出什么蛛丝马迹之后,我决定亲身感受一下“信息传承术”是什么回事,因此,我假装冷得受不了的模样(实际也上也确实有些冷得受不了,毕竟这付躯壳并非我的元体),艰难地迈步上前。

  “坐上来。”老人说道。

  “什么?”我惊诧地看着老人面前还露出一角的空处,“要坐上去?”我指着这块散发出绝冷的万年冰晶诧异地问。

  以“寄附体”的实力,在万年冰晶外已是难以忍受,一旦坐上去只怕要立刻僵化不可了。

  “当然。”老人冰冷地道。

  “哦,是,是。”看到老人眼中闪烁的疑虑,我忙不迭地道。

  利用“寄附体”身上最大的能量,我才勉强地坐上这块万年冰晶,可惜的是在我刚刚在老人面前盘膝坐好的时候,万年冰晶散发出绝冷的寒意已把我的全身僵化,刹那之间,我已是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

  老人的脸也在这个时候闪出一丝诡异的笑意,那条条如蚯蚓般充满褶皱的皱纹宛如活了起来一般,微微蠕动着。

  不,不是宛如活了一般,而是确实是生活在老人体内的条条活物,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覆盖在老人脸皮底下突起的一条条如蚯蚓般的异物开始活动了起来,不仅是脸上,几乎所有我看得见肌肤的地方都同时蠕动着一条条蚯蚓般的条状异物,虽然覆盖在如袋的皮肤下,但我依旧能够确定在皮肤底下的那些蠕动着的条状异物绝非身体内部的肌肉组织,而是一条条潜藏在老人体内如蚯蚓般的条状异物。

  条状异物蠕动的密集程度几乎使我认为老人体内并无属于人类的血肉组织,而是由无数条蚯蚓般的条状异物堆砌支撑而成的。

  “这老人绝非人类!”我几乎要大叫出来,可惜的是此刻身体已被完全冻僵,口都没法张,又何能叫出声音?

  在惊骇当中我马上镇定了下来,既然确定了老人非为人类,那他是怎么把翻天量和神一心等人变得没有人类精神组织的?我更要探察个彻底了。

  妖异的笑意自老人可怵的脸上展放,原本那枯瘦如枭此刻却充塞着无数只蠕动得似乎要破皮而出的条状异物的右手扬了起来朝我“寄附体”的脑袋疾扣而下。

  就在我感受到脑袋被五枝坚硬的手指硬生生地插入的时候,我的“精神意识体”立刻退居二线,释放出那个(傲江族人)被我压制着的意识体把神经系统的主控权交给了他。

  而在这个时候,我察觉到脑袋传来一阵透骨冰凉,敏感地感觉到有一只浑身散发冰冷气息的异物正缓缓地破脑壳而入,脑壳被异物钻透,从“寄附体”的“神经系统”中竟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感,反而有种冰凉的舒适感,似乎有种灵魂得到解脱的感觉。

  可惜的是这种感觉仅维持不到十秒钟,堕入地狱般的感觉强烈地升腾而起。

  在精神感到升华还不到十秒的时候一种精神被蚕食的堕落感转而浮起,一种强烈的吸力自钻入脑壳的条状物中散发而出,我看到这个被我寄附的傲江族人脑部的神经组织系统转眼间就被条状异物给蚕食了大半,而且条状异物在蚕食神经组织的同时还一边吐出一种无形的气膜,如同蜘蛛织网般,不同的是条状异物织的“网”是密封性的,就如同一个虚拟隐形的独立空间。

  傲江族人的神经组织在即将被蚕食殆尽,精神思想即将被密闭而起的气膜封闭住的时候,我忙趁着气膜还没完全封闭的时候从元体中导入更为强大的“精神能量”,顷刻之间就冲破了条状异物编织的气膜,受到强大精神能量的灌输,傲江族人的脑壳转眼成为糨糊,而条状异物也在同时被我导入的强大的精神力量给震了个粉身碎骨。

  (表面看来则像老人把这个傲江族人的脑袋给震碎一般,当然,受到翻天量等十人组成的人墙阻挡,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精神意识体”带动着强大的精神力量把老人钻入傲江族人脑壳的条状异物震了个粉碎(连带傲江族人也成为一具无头尸体)之后,立刻快速地回归到躲藏在附近大树上的元体。

  就在我气运神凝,打算彻底毁灭这个该死的外星异物的时候,十条人影仿似感觉到我的存在一般齐唰唰地出现在我躲藏的这棵大树周围,把我包围了起来。

  这就是包括翻天量和神一心在内的十个已经被外星异物异化了的人。

  危机神经强烈地自脑海里迸现,意念快速的闪动下,我以三十五层的“守护能量”瞬间聚集出一个超强密实的“防御光罩”,果然,在“防御光罩”聚集而起的时候,十股强大的气劲从四周朝我周身疾袭而来,大树瞬间被十股强大的能量气劲给震了个粉碎,在能量与尘烟翻滚中我阴沈与暴怒混合的脸出现在翻天量与神一心等十个已经不属于人类的人的包围之中,纵然是与我没有丝毫相干的人,但知道自己的种族被外星生物异化的时候,强烈的伤感与怒火不由熊熊腾起。

  (注:种族,我心中的种族之分已经从人类与人类转换到人类与外星种族之别了)

  “混蛋!我要你付出代价!”我狂怒地暴喝,声浪几可震天,旋绕于周身的“防御光罩”(因为是用达三十五层的“守护能量”聚集而成的“防御罩”,所以能量已从无形化为有形)也流转着气息强烈的灿烂光华,然而围绕在我周围的十个“人类”依然面无表情。

  就在我狂怒暴喝的同时,“防御光罩”陡然发出清脆的声响,瞬间分裂而开,转眼幻化成十颗能量球,不但把再次疾袭而来的十股强大的能量气劲冲击溃散,能量球依然去势不竭,分别击中包围住我的翻天量与神一心等十人,把他们轰得离地而起,懒得看他们撞断大树的情景,我的身体一展,向着盘膝坐在森林空地的那块万年冰晶疾飞而去。

  “混蛋,受死吧!”怒喝当中,一把同样聚集着三十五层“守护能量”的“光华之剑”燃腾着绚丽的流光出现在我手中。

  然而二十二名刚被异化的傲江族人和剩下七名不明真相的没被异化的傲江族人却已经纷纷挡在我面前,交织成一片人影冲击出一股股强大的能量气劲不住朝我冲击而来。

  无数无形的指劲、拳劲、掌力和有形的光球、气刃等各种能量聚集体在我面前组成一道道坚固难破的障蔽。

  当然这些阻挡在我面前极具攻击力的能量体在我再次布起强大的“防御罩”之后对我就不构成威胁了,然而二十九名武学高手组成雄厚的能量屏障却也不是我一时间可以攻破的。

  “滚开。”在连续几次突击无果之后,我终于愤怒了,我不再顾忌剩余那七个还存有人类思维的愚蠢的傲江族人,已经超出三十五层“守护能量”的能量聚集体“光华之剑”爆闪出耀眼的光华,妙到毫颠的每一下斜砍、直刺、横劈都纷纷命中目标。

  血雨自空中纷洒而下,我忍受着那些对我造不成丝毫伤害的能量气劲,换来一些可以把一条条已经被异化的生命一刀两段的机会。

  转眼之间,二十九名傲江族人已被我劈死大半,其中我也不晓得到底有没有那七个没被异化的傲江族人了,此刻我的念头只有一个,就是消灭那个浑身蕴藏着无数条状形生物的外星异物。

  就在二十九名傲江族人顷刻间被我砍杀大半的时候,我感应到身后再度传来十股能量气息的振动,看来被我震溃的翻天量等人已经再次前来阻截我了。

  事不宜迟,我知道若是再被翻天量等十人堵上,这次大概要有一番周旋了。因此,“防御光罩”再度分裂,幻化成密集的“能量光刀”冲击而去,横挡面前的十二名傲江族人有三人发出惨叫声倒了下去,其余九名显然是被异化了的傲江族人在受到“能量光刀”灌体之后,竟然无声无息地当头栽了下去,就好象他们已经不懂得死亡的恐惧和肉体的痛楚一般。

  “守护能量”再度往“光华之剑”聚集,受到“守护能量”连续的灌输,“光华之剑”蓦地成长为长达五米多长的巨刃,双手力握,身体一个回旋,顺势把五米多长的“光华之剑”朝疾飞而来的翻天量等人疾扫而去,在翻天量等人闪身避开我的“光华之剑”后,“光华之剑”带起强猛的能量气流却席卷得他们立足不稳。

  趁着这个空隙,聚集着已经超出四十层“守护能量”的长达五米多长的“光华之剑”已从空中向着仍然盘膝坐在万年冰晶上的诡异老人(外星异物)当头疾劈而下。

  “死吧!”我愤怒的吼声响彻天际,一股我生平以来展露出最大力量的一剑首次绽放眼前,面对着这布满死亡阴影的一剑,老人那妖异的目光中闪烁出一种我无法理解的光芒,或许那就是外星异物的恐惧吧?

  充满死亡气息震撼人心的“光华之剑”不但把老人聚集着寒能能量横挡在头上的龙头拐杖生生劈断,连带老人也被劈成两段,“光华之剑”在砍入万年冰晶达五寸的时候,这把“能量聚集体”受到硬物阻挡这才爆碎开来,受到能量余劲的波及,老人被劈为两段还没来得及分烈的肉体“!”的一声,全部爆散开来,绿色的血液和肉体碎块四处飞溅。

  眼见外星异物终被消灭,内心狂喜刚起,不料强大的能量聚集体--“光华之剑”爆散时引发四周空间的能量同时剧烈翻滚,所以,猛然间十股强大的真元能量汇聚成一股龙旋气劲朝我的背部冲击而来的时候,我并没有立刻察觉到,兼且流转于各大经脉内的“守护能量”几乎全部用光,“防御光罩”也幻化为“能量光刀”袭敌消散,因此,就算我察觉到的时候也已经没有多大的能量及时来闪躲以及防御这次翻天量和神一心等十人的联手突袭了。

  身体刚一横移,十股强大的能量汇聚成龙形的气劲已结实地轰中了我的背部,强大的冲击力和破坏力使我感觉浑身似要散架一般,身体被硬生生地轰得疾飞而出,连连撞断两三棵大树,去势才告停竭下来。

  气血在体内不住翻滚,五脏六腑也宛如要蹦跳出来一般,沈闷得似要把内脏器官都呕吐出来才会舒服,我知道身体内部已经受到非常严重的创伤,看着翻天量等“人”满脸闪烁着妖异的青色气息和无情的冷漠的目光向我急速接近,我知道再不逃的话,后果可能将是如被我毁灭的外星异物一般同样的下场。

  反正外星异物已被消灭,翻天量与神一心等人的脑神经为何会空洞如屋的谜底也已经被我知晓,在情势对我不利的情况下我还是暂时避为上策。

  眼看又是十股强大的能量汇聚成一股不住旋转着的仿似钻子的龙形气劲朝我狂噬而来,强忍着伤痛,我散去了镇压伤痛的“守护能量”,目光锁定住翻天量等人背后的森林中一棵看得见的参天大树,意念一闪,我瞬间消失于原处,而就在我蓦地凭空消失的时候翻天量等人汇聚而成的龙形气劲也击中了我刚刚躺倒的地方。

  “轰隆”巨响中,能量夹杂着尘土与树木的碎片四处纷飞,观气势,翻天量等十人汇聚成龙形气劲的威力起码相当于我二十五层的“守护能量”。

  趁这个纷乱的时刻,我的目光透过树梢的空隙锁定住蓝天中一朵缓缓漂浮的白云,再次消失于原处。

  ※※※

  浩城

  “天!怎会这样?”

  在东联大厦第三百三十三层的豪华会议室中,透过“卫星监测系统”扫描到森林空地发生的惨烈事件后,在场的众人皆面目改色。

  那闪耀着绚丽流光的“防御光罩”散裂而开幻化成十颗“能量球”震飞翻天量等人的强劲威势,燃腾着光华的“能量之剑”每刺出一剑便有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转眼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惨烈残忍的气息横溢整块晶幕。特别是最后那长达五米多长的“光华之剑”把老人一劈为二的气势简直强烈得似乎破幕而出,每个人的心多被震撼得狂跳不休。

  “到底是为了什么?长平怎么会突然莫名其妙地大开杀戒?而且翻天量怎么会和傲江族人走在一起?”昌浩紧皱着眉头,虎目透露出深沉的疑虑。

  由于“卫星监测系统”只能扫描到图象的数据,没有办法接收到远距离的声波数据,所以昌浩等人并不知道在森林空地聚集的傲江族人具体在做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没想到长平的实力竟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昌浩沉思着,神色也显得阴晴不定。

  “主席,快……快看!”威斯卡蓦地惊叫道。

  “怎么啦?”昌浩皱起眉头,抬起沉思的脸不悦地道。

  “那是……那是些什么东西?”坐在右首第一席位面目阴鸷的老者此刻也惊诧地指着“电子晶幕”吃吃地道。

  “什么?”顺着老者的手指的方向,昌浩望向“电子晶幕”。

  “那……那是?”看到蓦地出现在“电子晶幕”中诡异至极的场面,昌浩也惊诧了起来。

  第七卷完

  ※※※

  一心以为已经达到四十字武学真言的随心所欲,意随形生境界的长平在受“智者”所托而找机会指点长平武学的神秘女郎涟漪的指导下才恍然自己所谓达到随心所欲,意随形生的境界其实还大有差距,真正随心所欲,意随形生的境界──身、心、意三者结合竟是《众神经》中所谓的“神人合一”,将在神秘女郎涟漪居住的“万花洲”修业的长平是否会和她有什么意外的发展呢?

  有难言之隐的威克尔究竟会不会说出他一直隐藏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请看下集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