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愤战武星

    

  使尽全身最大的能量,一路风驰电掣,我以时速起码超越一万公里的飞行速度在空中急速飞行着。用上起码两个字是因为在我以四十层“守护能量”的催使下,连我也没有办法计算出我具体的飞行速度,在我的心里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尽快赶到“风神市”,我要在斯利芬面前请求她的原谅,因为我竟然看不到她那颗饱受痛苦折磨等待安慰的心,反而误解她,在她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离开了她,我根本不配做她的男人,在急速的飞行中我痛苦地思忖着,同时心里更笼罩着强烈的不安。思绪紊乱之间我依稀又想起她信中的字语:

  ……但我知道,将加诸于我身上的惩罚迟早定将到来,我不甘心被他们摆弄,我要反抗,我要主宰自己的生命,我的希望只能寄托在我最爱的人身上了,长平,你的力量提升得很快,我已经无从探测到你的实力,无论未来怎样,我也只能孤注一掷了……

  ……我不知道当你看完这封信之后是否还能原谅我曾给你的伤害?但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毫无怨尤。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明王少主决不会轻易地饶恕我,无论如何,我都得替自己留下反击之策。

  长平,当你看完这封信之后,如果你依然决定要帮我的话,那你就尽快回“风神学院”与我会合,但万一……你来的时候找不到我的话,那我一定是已经被明王少主带回“明王星”了,若真是如此,你就依照我在信中给你的策略行事,但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虽然我急需帮助,但并不想因此而害了你,你记住!只有当你认为实力已经达到“强者”境界的时候你才能依照我给你的计划行事,不然,你非但帮不了我,反而会白白搭送自己的性命,如果真的这样,我死也不会原谅自己。

  “明王府”虽然拥有绝对的权威,却也不是不能触犯的,只要有实力,依照他们定的游戏规则进行,就绝对有可能改变他们定的法制。所以,长平,就算我真的被“明王府”定了罪,你也不要着急,一定要一步步来,才可能解救得了我们。首先,你要去见我的最好的姐妹关亚琴,她会告诉你“剑武院”正统斯家嫡系目前的处境的,你要以我丈夫的身份成为“剑武院”的嫡系弟子,我附在信中交给你的玉牌就是你成为我丈夫的身份证明。然后再成为“剑锋院”的族长,“剑武院”的“夺宗大会”每五年举行一次,也就是说,每一届夺得“剑武院”大宗长位的任期也都只有五年,五年任期到后就要重新举办“夺宗大会”,除非他能够再次技压群雄。离“剑武院”的“夺宗大会”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日,颜木罕的实力虽强,毕竟还未达到“强者”境界,若长平自认实力达到“强者”境界的时候,此次“夺宗大会”定能一举击败颜木罕,夺得“剑武院”的大宗长位。这是第一步,只要这一步达成,我们算是朝成功踏出了一小步了。“明王星”最有权威的是“明王府”,之下的就是我们的主宗“璞皇宗”了,第二步就是夺得十五年才举办一次的“璞皇宗”的“抢宗大会”,幸运的是十五年才举办一次的“璞皇宗”“抢宗大会”也正好是在今年举办,和“剑武院”的“夺宗大会”仅相隔二十天,在夺得“剑武院”的大宗长位后,就可以跟着参加“璞皇宗”的“抢宗大会”了,我们的目标就是夺得“璞皇宗”的宗主位,只要成了“明王星”拥有第二大势力的“璞皇宗”领袖,我们就能够抗衡“明王府”的权威,到了这天,凭“璞皇宗”宗主的地位,化解我和明王少主和少宗之间的恩怨就轻而易举了。可是要做到这些并不容易,无论是“剑武院”的“夺宗大会”或是“璞皇宗”的“抢宗大会”都是以命在拼杀,没有实力的人非但不能在大会中获得胜利,甚至可能会白白搭送掉生命,长平,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要等你的实力成长到“强者”境界的时候才告诉你的原因,可是现在,我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了,我惟有孤注一掷地提前告诉你,但是我最后还要告诉你的是,你一定要等到实力达到“强者”境界的时候才能来,无论我要为此付出多少苦难,我也不想你冲动到白白赴死,这是我的恳求,如果你还爱我,还甘心为我赴汤蹈火的话就一定要记住我给你的每一句话。

  我爱你!长平。

  你的妻子:斯利芬

  “我也爱你!”无声的誓言在心灵之中传响,我的心里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甜蜜和柔情:“斯利芬,你不要担心,我发誓,若你有何不测,长平也决不独活,但在死之前,我一定会毁灭所有那些为你带来痛苦的人,包括我自己,这是我的承诺,也是我的誓言!”

  一路风驰电掣,我毫不停留地保持着时速一万公里以上的速度飞行着,还不到五个小时,我就已经赶到了“风神市”。越接近“风神古武术学院”,我的心也就跳得越快,血液似乎要沸腾起来,但心里的期待和不安的感觉却也愈加浓重,毫不停留地,我以肉眼几乎看不到的速度蓦地出现在久违了的“风神古武术学院”,就在我认准斯利芬执教的“明智学堂”的方向打算疾飞而去的时候,一股说不出诡异的感觉蓦地覆盖整个身心,打算向目的地疾飞而去的身体蓦然凝顿,本来肉眼几乎看不到的整个身影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学院的校*空,捕捉到这股诡异的气息,“探索能量”和“精神能量”马上启动,我迅速地捕捉着诡异感觉的来源,两股特殊的能量以我为中心跟着向学院的各个角落延伸辐射而去,很快我就查探到令我感觉诡异的气息竟是来自“院长室”中那个肥胖如山的院长,虽然有些诧异,但我此刻的心全部被尽快找到斯利芬的念头所占据,懒得再生探奇之心,所以一知道令我感觉诡异的气息是来自院长后,我跟着又向“明智学堂”疾飞而去。

  由于“风神古武术学院”在这届“古武术大赛”中连中三人进入“空中城市”,名气已成为地球上无可替代的顶级的古武术校园,因此现在连地球最神秘的三大“古武术学院”的风头都不及“风神古武术学院”健,“风神古武术学院”的新生也因为这个原因而蓦地爆长三倍有余。所以当我蓦地出现在众多“明智学堂”的女学员练习武技的校练场中的时候,我的出现顿时引起了一阵不小骚乱,当然,焦急的我并不在意别人会怎么想,盘踞在我脑海里的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知道她们的执教官斯利芬在哪里?

  所以当我的身体在“明智学堂”的校练场一现,我立刻一把抓住离我最近的一个“明智学堂”的女学员,瞪着对方那张不知所措年轻的脸,我焦急地问道:“你们的执教老师斯利芬在哪里?快告诉我,她在哪里?”

  “你说什么呀?捏痛我了,快放手啊你!”年轻的女学员骇着张苍白的脸,尖叫地嚷着。

  “不!”我用力地摇着对方那柔弱的身体,眼神中已闪现出阴鸷的郁怒之色:“你快告诉我,斯利芬她到底在哪里?”

  “你是什么人?”背后响起众多女学员叱责的声音:“好生无礼,还不快松开你的脏手。”

  感觉背后传来淩厉的剑气,我已先一步释放出强大的能量,那些正朝我围聚而来的女学员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已被我的能量给纷纷给震飞了出去。

  阴鸷的目光已控制不住地燃腾起熊熊郁怒之火,我沉声地道:“快告诉我她在哪里?快告诉……”

  “是长平学长!?”就在我快要失去自制力的时候,一个女性惊喜的嗓音从背后传来,听到这个声音,我蓦地松开了紧抓住那个已经是满脸骇然的女学员的手,寻着那个惊喜的声音疾掠而去,刚抓住那个叫着我名字的女学员,我才发现她竟是有学院第一美人之称的洪宝珍,微微一愣之后,神智跟着就被迫切知道斯利芬下落的心情所覆盖,我同样急切用力地抓着她那双柔若无骨的臂膀,焦急地问:“你告诉我,她到底在哪里?快告诉我?”

  我的力量可能同样弄疼了洪宝珍,她的秀眉微皱,神情却依然温柔地说:“她?夏蕾姐吗?她……”

  “不。”我粗鲁地摇着她的身体,狂燥地道:“我问的是斯利芬,她到底在哪里?快告诉我,快啊!”

  “斯利芬?”洪宝珍愣怔了一下,跟着诧异地看着我说道:“我不认识这个人啊,她是谁?”

  “学姐,他好象疯了?怎么你认得他?”一些女学员畏惧地说。

  燃腾着怒火的双眼狠狠地瞪了那些唧唧喳喳的女学员一眼,我愤怒地用力握紧洪宝珍那双柔嫩的双臂:“你说谎,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斯利芬是谁?怎么可能不认识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骗我?”暴怒使我一把推开洪宝珍,看着被我大力的一推而一下子飞跌开七八步远的学院第一美女,从对方那双真诚的眼眸之中,我的心神不由一震,蓦地想起斯利芬在“风神”教学的时候使用的是瑞芬这个化名,醒悟到这点,我不由满怀歉意,意念一闪,我蓦地出现在她的身边,歉然地扶起已经铁青着脸显然十分生气的美女:“我……对不起……请你告诉我,瑞芬老师……她……现在在哪里?好吗?不是斯利芬,是瑞芬老师!”我加强语气诚恳地说道。

  “瑞芬老师?你找她有什么事?”她狐疑地看着我。

  见她终于明白我在问什么,我不由一喜:“你不要管,快告诉我,她在哪里?”

  “瑞芬老师……也不知怎么回事?在一个多月前她就无声无息地走了,也没有递交辞呈,副院长知道后也感到十分奇怪……”

  听她这么说,我的心如受重棰,我最害怕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一个多月前?难道……不!不会的……”我浑身剧震,面色惨然,我喃喃地道,“明王星……明王星……”脑海里仅存的只有这三个字,我唯一的念头就是奔赴“明王星”,拆了“明王府”,斯利芬如果有什么意外,我发誓一定要把明王少主碎尸万段。

  全身迸发出强大的能量气息,在强大的能量气流席卷得站在我身边六尺范围内的人东倒西歪的时候,我以肉眼难见的的速度顿时消失于洪宝珍等人的面前。

  ※※※

  浩城

  当我浑身充腾着浓郁的杀机出现在正在开会的昌浩面前的时候,这个“东联集团”名义上的龙头老大愕然地看着我,显然估不到我竟突然就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我懒得理睬那些面露不满之色的“东联集团”的人员,直接掠到我最好的朋友面前,我一字一字地以无比坚定的语气向他说道:“尽你最大的力量,马上送我到“明王星”,我要立刻!”

  “长平你……?”对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昌浩的神情显得很是惊诧,更充满着为难的表情,但这些我全不管,而只是冷冷地注视着他,对他的疑问,我没做任何的回答。

  “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对主席这样说话?”背后一个雄厚的声音不满地冲着我说道,那是一个雄伟的彪形大汉。

  无穷的杀机正无处宣泄,闻言我头也没回,反手就一扬,如急电的光芒一闪,让人连思考闪避的机会都没有,我手中迸发出的能量已经结实地轰在那个说话的而且本身也是个甚有武学实力的大汉身上,巨大的力量把他硬生生地打得撞向了墙壁,受到巨大的冲击力影响,整块墙壁也顿时被他硕大的身躯撞得裂开数十条裂缝,才止住这股巨大的冲击力,口喷着猩红的鲜血,软趴趴地躺倒在地。

  昌浩扬手喝退其他几名见状就待联手朝我围攻而来的武学好手,冷肃地道:“今天暂时散会,你们退下。”

  “主席,他……”几名与会人员还待说什么,昌浩已冷厉地道:“退下!”

  “是。”见昌浩虎目含威,与会的“东联集团”人员惶恐地道,哪敢再说什么,忙联袂而退。

  众人退下后,昌浩才缓和下脸,展露出笑脸,亲热地拍着我的肩膀道:“长平,我们已经久未见面了,不管什么事?暂且把它放在一边,我们好好去喝一杯,聊过痛快如何?要知道我可是有很多疑问想向长平你请教呢?怎么样?”

  我冷冷地看着他,我的眼睛解释着一切,我知道昌浩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见我不为所动,态度坚持,昌浩静静地看着我,良久,他紧皱的眉头才逐渐舒展而开:“长平,目前地球的局势十分动荡,各个政府部门和行政机构也都处于瘫痪之境,我“东联集团”虽然辛苦地取得了宇航的制导权,但宇航部门却因为军方的政变,使“宇航通道”目前处于紧急封锁状态,根本就没有一艘“太空船”能够……”

  “你说够了没有?”我冷冷地注视着他:“如果你还把我当兄弟,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其他的无需多说,也不想听。”

  昌浩当然有办法帮助我,我也相信他有这个能力,因为若“宇航通道”真的全面封闭的话,那个该死的明王少主又用什么方法带斯利芬离开地球?前往“明王星”?

  在当前地球这种紧张的局势下,我要奔赴“明王星”,就只能靠昌浩执掌的“东联集团”帮忙了,无论这件事会使昌浩感到多么大的为难,我都别无选择。

  “长平!”沉思了良久,昌浩终于坚定地看着我:“虽然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请你记住,我们是兄弟,永远都是,无论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一定全力以赴。由于地球现今的政权局势分外敏感,“明王星”和“火星”的政权体系纷纷表示要介入此次军方夺权的政变之内,军方为了阻止两星的介入,才以武力封闭了“宇航通道”,一旦有“宇航船”接近地球的大气层,地球的“防御系统”就会马上启动,歼灭入侵飞船。所以,要解除“宇航通道”的封锁就要先解除地球的“防御系统”,也就是歼灭控制“宇航部门”的军方人物,可是要接近现在处于高级戒备的区域并不容易……”

  昌浩的言中之意,我自然能够理解,我清楚地意识到为了达到我奔赴“明王星”的目的,一场血腥的大屠杀将不可避免,因为此刻在我的心里,最重要的只有斯利芬一个人,为了她,我甘愿做任何事。无穷的杀机自我的心灵深处释放而出,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如波澜起伏。我淡漠得仿佛已不带人类丝毫感情的声音缓缓在室内飘荡:“只要能让我尽快地飞往“明王星”,就算因此要毁灭整个世界,我也愿意。”我的眼中闪烁着野兽般残酷无情的光芒,冷如化石般的脸也如死神一般在向着世人招手。

  我从自己好朋友的眼中看到了恐惧,不知怎的昌浩眼中的那抹恐惧使我莫名地产生出无穷的快感,一种世界就踩在足下的快感。

  “告诉我,我要怎么做?”冰冷的带着死亡气息的声音轻轻地飘荡在昌浩的耳中,我清楚地发现昌浩在听到我冰冷的声音之后,身体蓦地震颤了一下,看我的眼神也有些奇怪,显然是在诧异我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的冷酷无情:“长平……你……突然变得好可怕……”,果然,他以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我,他继续说道:“到底是什么事情改变了你,我……”

  “住口。”我烦躁地趋进他的身旁,一把揪起他胸前的衣领,提了起来,额头几乎和他顶在一起:“我说过我要尽快地前往“明王星”,所以,告诉我现在要怎么做?”

  咽了口唾沫,昌浩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眼睛闪烁着睿智的豪光,沉思了一会,整理好思绪后,跟着便向我仔细解说处于“科动酋文市”的“宇航部门”的详细情形,末了,他说:“我们的行动需要绝对的隐秘,绝对不能让防守那里的守卫有发布消息的机会。我会带领三百人在外头接应,我知道长平你有能力,所以你只要悄悄地潜进去,以最快的速度放倒防卫大门的守卫,打开门让我们进去就……”

  “不需要这么多人。”我截住他的话头说:“你只要给我准备几个驾驶“太空船”的“宇航员”和一些可解除地球“自我防御系统”的专家就行了,里面的守卫我一个人就能够解决。”

  昌浩有些吃惊地看着我,见我态度坚决,也就遂了我的意。在我的催促下,紧跟着昌浩便和属于他们派系的军方人物阳斯盘将军做了紧急的联络,在报告了我的意图之后,昌浩向那位阳斯盘将军策划在我瓦解了“宇航部门”的防卫之后,怎样让阳斯盘将军调动军力及时接管“宇航部门”。我看到在那位阳斯盘将军听到我打算一个人瓦解“宇航部门”的意图之后,他显得有些狐疑和不信以及不以为然,当然还有掩藏不住的嘲笑,从他的反应中,我自然知道他不信我凭个人单枪匹马的力量就能瓦解处于高级戒备状态的区域守卫。对他的轻视我完全不在乎,现在,在我的心里只有尽快赶往“明王星”,解救我最至爱的女人的念头。

  等昌浩和那位将军策划好之后,依照昌浩给我的关于“宇航部门”的详细资讯,我立刻向“科动酋文市”疾飞而去。

  ※※※

  展尽我毕生所学,一场血腥的大屠杀悄悄在“宇航部”的各个角落上演着,我如一个无声无息突然降临世间的死神,在我暴起迅雷不及掩耳熟的袭击中,这些熟悉各种先进的科技武器装备的军方精英分子匆匆地结束了他们本属于黄金般灿烂的生命,那些先进的精良的科技尖端武器在我如幽灵般如虚似幻的闪动飘飞中根本就发挥不了任何实质性的作用,反而古武术中最为迅捷,具备强大杀伤力的特殊技“聚元指”等到了让它大展身手的机会,古武术在这场和新科技的较量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不到半个小时,偌大的“宇航部”除了我之外再也没有属于其他人类生命的痕迹。拥有最为精良的军方部队在我的面前正式崩溃瓦解了。

  我的突袭宣告成功之后,我并没有感觉丝毫的喜悦感,因为此刻在我的心里我只有想尽各中办法奔赴“明王星”,解救我最至爱之人的念头,其他的人和物在我眼里已不再重要。冷静地按动了装戴在手腕里的小巧机器,我向昌浩发送了成功的信号,在等待昌浩的时候,我那绷紧的心灵逐渐松懈下来,但脱力的感觉却跟着迅猛的如潮涌至,从“空中城市”飞往“风神市”,在从“风神古武术学院”飞往“浩城”,跟着又是马不停蹄地赶到“科动囚文市”的这里,几乎跨越了四分之一地球的路程,我无不使尽全身最大的力量在飞行着,“能量气场”虽能自行吸收和转换能量,但在我持续地以最大的能量催运下,到底有供应不足的时候,本来在到达“科动酋文市”的时候,我早应脱力地萎靡而倒,却全靠强大的精神力量支撑着顽强的斗志,此刻,目的已达,本来绷得紧紧的神经因此而松懈下来的时候,过度透支体力的疲惫感,终于使我的眼前金星乱窜,跟着天地一黑,整个疲累不堪的身体一软,顿时晕倒在地。

  ※※※

  这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奇怪的感觉,我的神智游荡在一片虚无的黑暗之中,我强烈地感到从心灵深处传来深切的痛楚和凄凉,意识其实处于一片绝对的空冥无思,就好象这片黑暗的空间一样处于虚无的状态之中,所以这股从心灵深处传递而出的痛楚和凄凉的感觉绝非我的本意,它从哪里来?我也一无所知。沉郁的黑暗,悲戚的气氛,呈递出一股凄凉的死亡气息,黑暗的空间虽然无垠广大,我却仿如一具深埋地下的尸体蓦然间恢复意识时一般地感到无比的憋闷与难受,四周除了黑暗和冰冷外,再也没有其他,一时间,我竟记不起自己是什么存在,也忘了世间是何种的存在,这里的荒凉和死亡的气息倒似乎像混沌初始时的形状,我不属于这里!心灵清楚地告诉自己并不属于这里,无穷的恐惧开始升温蔓延,我急切地想要摆脱这种禁锢的感觉。

  “他的强大超出我的想象。”就在我努力地想摆脱这片黑暗的禁锢之时,我蓦地听到自这片死寂的黑暗空间之中激荡起我意想不到会听到的声音。在绝对死寂的空间中回响起这声音使我感到非常的喜悦,也非常的迷糊,因为我虽然听到了声音,却又没有办法理解它们代表的含义,意识就好象被定格了一般,根本就没有办法运转,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思想。

  “你准备怎么做?”

  “我不知道,但直觉告诉我,他的存在是个莫大的危险,也是个极大的阻碍。”

  “……”

  “你是不是认为我不该这样认为?”

  “……”

  “我突然发现我并不了解你了,你的眼神清楚地透露出你所有的秘密,你恨不得他……”

  “不要再说了……”

  “我知道你心里所想的,只要你点头,我可以帮你禁锢他的灵魂……让他永远沉睡……”

  “你和我是同一种人,应该明白我的选择,不是吗?”原本沉默的声音突然反问。

  “……”这次却换成了刚才连连追问的声音沉默了下来。

  我迷糊地听着这些回荡在黑暗中的声音,“心灵”轻轻地波动了起来,意识中似乎想到了什么?明明清楚自己只要稍微地思索一下,就能够从迷惘中解脱出来,却又偏偏动弹不得,就好象成了块石头一般,根本没有自我的运作之力。声音久久未曾再响起,可奇怪的是整个本来凝结的空间却蓦地旋转了起来,心灵也仿佛被吊上半空之中一般,越提越高,越飘越远。

  ※※※

  “长平……”耳旁听到熟悉的叫唤声,使我从深沉的昏迷中清醒了过来,意识清醒的刹那,我的心灵再度充满着对斯利芬无比的思念,迫切见到她的心情使我一睁开眼睛就马上跃起身来,在昏迷中自动封闭起来同时在这段昏迷的时间里也已经自动地补充好能量的“能量气场”随着浑身生机的转动,顿时游离出强大的“守护能量”立马游遍身体的各个角落,恢复强大自信后,属于“强者”酷厉的气息自我的身体抑制不住地释放而出,充斥着整个空间。

  淡漠地看着站在眼前的昌浩,再环视着本来应该尸横遍野如今已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场所,每个角落都有身穿军装的人员在忙碌地走来走去,维持著「宇航部”各个系统的运作,意识突然有短暂的模糊,我突然有种这里的防御系统并没有被我瓦解的错觉,这个错觉是极是短暂,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曾经做过的每一件事,看着站在我面前的昌浩,我知道“宇航部”已经在我的特系下落入了他的控制之中。

  果然,昌浩亲热地拍着我的肩膀,竟然一点也不排斥我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长平,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个如铁桶一般难破的高级戒备区竟被你轻易的瓦解了,我几乎不敢相信,“宇航部”的各个关卡都设有上万伏的高压电流和镭射制锁,经我们仔细地检查,实在没有什么方法可突破这些防御措施,真难以相信你是以什么方法无声无息地潜入这里的?”他的眼神充满期许地看着我,见我没有解答的意思,昌浩跟着说道,“这次借助长平的力量,“东联集团”总算真正掌控了“宇航的制导权”,现在没有我方的允许,任何一架准备靠近地球的外星“宇航飞船”或准备离开地球的“宇航飞船”我们都有权利使用“宇航部”装置在地球各个角落的防御系统把它摧毁,而这些,全都幸有长平相助,我“东联集团”才能如愿以偿。”

  我冷漠看着他,我想听的不是这些表面上的感激话,而是实质性的动作。

  “长平,我知道你急着前往“明王星”,”见我面色不善,昌浩忙提重点:“所以,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宇航飞船”,是现今性良最为优越的,从地球到“明王星”来回的航程只需要一百三十六个小时,也就约地球日五天半的时间,可惜如今地球局势紧张,我没有办法陪长平你前往,但请记住,无论你在“明王星”遇到了什么困难,只要需要昌浩,尽管找我们集团设置在“明王星”的“东联分支机构”,我就能及时收到长平你的资讯,无论有什么困难,只要昌浩力所能及的事,无不全力以赴。”

  听着他诚挚的话语,我有些感动,但前往“明王星”解救至爱斯利芬的急切念头顷刻便掩盖了心中微微浮现的感动,我的神情依旧无比的冷漠,皱起眉头,我冷冷地问:“在哪里?”

  面对我的冷漠和直接,昌浩微微叹了口气,不再发一言,默默地带着我向外走去。

  终于踏上前往“明王星”的“太空船”,原本急切的心情现在反倒平静了下来,我开始有空闲的时间思索这次的“武星之旅”,回想起斯利芬信中给我的每一句话,我细细斟酌着,斯利芬说的没错,冲动只会导致无谓的失败,要成功就要考虑周详,步步为营,既然斯利芬已经给了我周详的计划,我又怎能再度令她失望?我不能!脑海里浮现着她信中给我的最后一句留言:(我爱你!长平!你的妻子:斯利芬)耳旁仿佛轻轻回响着她深情的话语一般,我的心里充满了无限的甜蜜与柔情。

  “斯利芬,长平来了!”

  

第五章 愤战武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