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死亡怒焰

    

  环视着十个臂膀受创,脸色惨白,已经无力再战的白衣男子和剩余的二十个在我落地之后依然团团把我围住的白衣剑道高手,我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回想斯长春那张哀伤痛苦的脸和斯家所受到的痛苦折磨,森寒的气息自体内熊熊迸发而出,那些白衣剑道高手的手中虽然手持着白晃晃的利剑,却因为受到我森寒气息的影响而忘了该继续朝我攻击。

  他们不攻击,而我的攻击却正式开始了。

  身体如急电闪掠,向站在我正面的五个白衣男子飞扑而去的时候,随着意念的跳动,“能量光盾”蓦地碎裂而开,在能量的催使下宛如实体一般的“能量碎片”形成一颗颗“能量晶球”,却又不四处飞溅,而是受到我掌心能量的控制,开始围绕着我手臂旋转,身体一旋,手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形线,碎裂而开的“能量光盾”瞬间在我手中凝结成一颗颗细小的“能量晶球”立刻向着那些围绕在我周围的二十个白衣男子如子弹一般散射而去。

  对我来说,三十个剑道高手的力量如果是一体的话,那力量相信会是十分的恐怖,我也绝对很难与之匹敌,然而他们却只是三十个力量大致同等的个体,纵然合体剑阵再强,总有疏落的照顾不到的地方,所以在受到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能量晶球”笼罩的大范围攻击下,白衣剑道高手为防御自身的安危,他们运行起来的剑术阵形再也顾不上维持,立刻被我的攻击冲得分散,力量也就无法结合起来。当我的手中再度闪亮起一把纯能量的聚集体“光华之剑”时,我劈出的每一剑都只剩下速度和力量,而没有丝毫的花俏。

  在我快速的闪动中所构成的虚影不散,真身已逝的情形下,场中如鬼魅般飘忽的我宛如突然分身数十人般,到处都是我的身影和盈荡着我的攻击。

  十秒,仅仅十秒,除了我之外,场中已再无一能立着的人。

  冷冷地扫了一眼被我强行放倒在地,身体不住颤抖着的三十个白衣男子,我头也不回地从他们的身上跨越而过,利用无形的能量气息推开虚掩的门,我漠然地走了进去。

  “你就是强夺颜如松“锋系掌院”,私自带领斯家族人入主“剑锋院”的人?”

  进入“静念堂”,我一眼便看到惨白得面无人色的颜如松和神情肃穆的老者,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有一个满头银发的女人,她就是在我进入“静念堂”的庭院就语气强横地问我话的人。以外表上看来,她的年纪大概在五、六十上下,虽然满头的银发,却一点也不显老态,腰杆子依然挺得是那么的直,眼神依然是那么的锐利,尖刻的脸上更找不住三两丝皱纹来。只有手中那支黑黝黝的“飞凤拐杖”才烘衬出她的岁数其实已经不轻。

  漠然地看了她一眼,意念开始在脑海中急速运转,我思索着应对之策。在心里我当然知道她是谁,不过为了讨回斯家在她手里所遭受的苦难,我一定要狠狠地挫一下这个老女人的锐气。

  所以她的话,我根本就置若罔闻,懒得回答。环视了一下庭院中的环境,围墙外头是片没有绿色的荒芜之地,可围墙里面却充满了绿色的生机,一种不知名的古藤爬满了庭院四周的角落,覆盖了庭院的上空,藤蔓上生长的那些翠绿色的三角形叶子更把阳光给密集地遮挡了起来,只留下点点可以透射些许阳光的间隙。

  目光微一环视,我就把目光迎向那对锐利的眼神。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待身上迸发出来的森寒气息所衍生成的强大压迫感紧紧笼罩住庭院的整个空间,我敏感地捕捉到来自颜如松等三人游离在空间的惊悸信息时,我才缓缓地道:“是否强夺?是否私自入主?我想你们比谁都清楚。”冷冷地注视着三个在我强大的精神压力下脸上逐渐渗出涔涔冷汗的人,我说道,“斯家以前遭受的不公平待遇,我夏长平一定要为之讨回公道,无论是谁,他们都要为他们曾经造成的罪孽付出代价!”

  “嘿嘿嘿嘿……”老女人尖刻的脸控制不住地微微抖颤,自颜家取代了斯家成为“剑武院”的至高无上的宗族之后,多少年来从来没有人胆敢在她面前有过无礼的举动,在她面前谁都是战战兢兢的,可是在多年后的今天,在斯家即将步入毁灭边缘的今天,却有人向她们颜家发出挑战,原本她以为这不过是斯家回光返照似的垂死挣扎,却不料颜家数一数二的剑道高手逐一地遭受惨败,竟连她一手调教出来的以三十个剑道高手组成的“海潮剑阵”才发动出第一波攻击就被击溃,对手根本就不予以机会等自己的“海潮剑阵”发挥出真正的力量竟彻底的击溃了它!这是种什么样的力量?颜老太第一次被震撼了,也第一次感受到威胁和恐惧。

  “小子好大的口气,你自问有那个魄力吗?”颜老太轻轻顿了顿手中的“飞凤拐”,嘿嘿冷笑:“不过小子纵然没有魄力,胆量也令人不得不钦佩,斯家屡次违背与“明王府”的约定,眼看斯家族群即将被“明王府”严惩,判定为没有人身权利的“奴系”身份,小子你竟然还敢自认是斯家族系中的一员,其勇气和胆量可嘉,不过自寻死路的行为却未免太愚蠢了些。”

  颜老太的话中之意我自然了解,不过她的这番话非但没有使我有所顾虑,反而更加激发起我的怒意和杀机:““明王府”?”我发出冷笑,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毁了明王星人心目中这个至高无上的“神”。说到“明王府”我的表情不屑,其实我这次来“明王星”的最终目的又何尝不是为了打倒他?

  “是否自寻死路,我想还不需要你这个老太婆操心!”眼神如急电往阴暗的庭院中一掠,我冷冷地道:“我现在以“锋系掌院”的身份来到这里,相信你们也知道我要干什么,我的族人们呢?他们在哪里?”

  听着我毫不留情面的一番话,颜老太婆的脸庞顿时一阵纠颤抖动,原本没有几丝皱纹的脸立刻纠结而起,狰狞起来,锐利的眼神闪烁着针尖般的寒芒,她道:““锋系掌院”?凭什么?就凭你打伤如松,击败哈穆?”颜老太婆嘿嘿冷笑:“斯家这种行为分明触犯了“剑武院”的宗规戒律,按律当剥夺其宗族地位,你们斯家做此大逆不道的行为不好好反省,竟然还强夺如松的“锋系掌院令”,私自入主“剑锋院”,不负荆请罪倒也罢了,此刻竟还敢来我这里要人?凭什么?”

  “人在哪里?”她的话我置若罔闻,干脆闭起了眼睛,我再次冷冷地问道,浑身散发出的森寒气息也更为强烈,每个人也都知道我不会再问第二遍。

  “你是什么东西?好大的口气!”就在在场诸人人为我气势所摄时,一个雄浑的男性嗓音蓦地自“静念堂”中传了出来,在我凝神倾听,“探索能量”自动往声音的来源处延伸而去探索时,我的听觉系统首先感应到的是一阵穿衣服的“悉嗦”声以及粗重的喘息声和床板的晃动声,从感应到的这些声响中我的脑海马上勾勒出一个刚睡醒的人从床上爬起的情形。

  我的料想没有错,一个满脸桀骜不驯年约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手提一把游荡出银色毫光的细柔长剑衣衫不整地脚步匆匆地走了出来,胸前的五颗纽扣倒有四颗没有扣上,袒露出大片胸膛,年轻人桀骜的神情我没有多大的在意,吸引我注意的是他手中那把与斯利芬手中几乎一模一样的银色细柔长剑。

  就在我专注于那个年轻人手中的那把酷似斯利芬的银色细柔长剑时,我蓦地感应到一股丝丝离离又十分熟悉的冰凉气息自年轻人手中那把银色的细柔长剑散发而出,飘飘忽忽,似有若无的。

  “莫非……?”思绪急速运转,我诧异地思忖着。

  “什么人敢来我颜家“剑武院”里头口出妄言?”匆匆从内堂奔出,连衣衫都顾不及整理的年轻人神情倨傲地看着我道:“刚才口出狂言说要带走斯家几个族人的人就是你这臭小子?”

  我懒得搭理他,因为此刻我的心神全部专注于不时从对方手上那把银色细柔长剑游离出来的冰凉气息,那是一股我再也熟悉不过的气息,在我搜索完脑际内的神经记忆系统之后,我终于确定从对方手上那把银色细柔长剑散发出来的冰凉气息正是属于斯利芬真元属性的能量气息,当我转而把“探索能量”围绕住那年轻人的周身探察对方的真元属性之后,我终于百分百确定对方手中的那把银色细柔长剑正是那把曾经刺穿我胸膛的剑──那把斯利芬从不离身的“银柔剑”,因为男子的真元属性完全和“银柔剑”所散发出来的冰凉气息完全相异。

  “斯利芬的“银柔剑”怎会在眼前这人的手里?”惊疑不定地想到这里,我的心顿时如汹涌的波涛激起千重骇浪!脸上的肌肉也控制不住阵阵抽搐,心情怎样也无法平静下来。

  意念动处,我蓦地出现在年轻男子的面前,在年轻男子自我的防御能量还没有及时做出抵御动作时,我散发出庞大无匹的能量已瞬间吞噬了年轻男子的整个身体,将他牢牢束缚,压制住他所有可能反击的力量。同时随手夺过对方手中的“银柔剑”,手一触及剑身,那冰凉的气息更加实在地传遍我周身每一个细胞,顿时使我的记忆深处浮现出一种熟悉至极的感觉,我的脑海如道急电划空而过:以前我在“科动囚文市”走火入魔,斯利芬利用其本身真元帮我疏导体内暴走能量的画面顿时清晰地展映眼前。

  轻抚着手中这把冰凉的银色剑体,我的声音也正如剑一般的冰冷:“这把剑怎会在你手里?嗯?”

  年轻男子显然没有意料的他先前蔑视不屑的对手竟这么异乎寻常的强大,在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被我庞大的能量牢牢束缚之后,他脸上桀骜不驯的表情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骇然和恐惧。

  多余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所以在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之后,我逐渐加强对对方的束缚,令对方了解忽视我问题的严重性。

  “小子住手!”

  年轻男子还没从震骇中清醒过来回我的话,颜老太婆已经挥动手中的“飞凤拐”向我疾刺而来,凤头轻颤,劲气席卷。说也奇怪,老太婆手中的“飞凤拐”并非利剑,可在挥动下拐中却迸发出凌厉无比的冲天剑气,剑气弥漫,笼罩的范围几达三丈,气势直是惊人。

  对颜老太婆凌厉的气势,我有点讶异,却不吃惊,毕竟在我的真元属性转化为“守护能量”,而且还是拥有四十层的“守护能量”之后,曾经是强劲对手的如铁胜侠、神万心、舞难等人我都能够轻易地击败他们,更何况只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婆?况且直到现在我还没有遇到有哪个对手的气势是强过于我的,所以颜老太婆的攻击看似凌厉,我却不放在心上,连身体也懒得正面回转一下,就在颜老太婆势若千斤的拐击距我身体已仅尺余时,我才五指一展,一个反手迎着颜老太婆奔袭而来的气势就是轻轻一凝,随着我手臂的扬起,势若奔雷的拐击顿时在距我扬起的手掌仅尺许处生生顿住,整个空间就宛如蓦然凝结了一般,似乎连空气也不再游动,整个画面就这样诡异而奇特被定格静止下来。

  凝视着老女人那张骇然惊讶的面孔,我的嘴角浮起一丝冷傲的笑意,随着意念的运转,凝聚着我二十五层“守护能量”的能量气劲顿时自我的掌中向四周旋散而开,瞬间就无声无息地吞噬了老太婆的整个身躯。看着如身陷泥潭的颜老太婆脸上不住渗出涔涔汗水,吃力地抵御着我牢牢束缚她周身的能量气劲,却又完全没有能力摆脱样子,我不由满意地微笑起来。

  而在一旁的颜如松和老者哈穆见颜老太婆凌厉无比的攻击竟然在距我丈许的时候蓦然变得如斯的缓慢,面前似有千万重的阻力,显然陷入了我散布在周身丈许空间的无形的“能量潮”中,下意识地,两人不由同时提聚真元,打算联袂向我攻击。

  感觉到两人的意图,我的掌心能量微微一吐,把颜老太婆震飞出去后我蓦地转身迎向他们,锐利如电的眼神夹杂着强大的精神力量顿时袭涌向即将联袂攻击而来的颜如松和哈穆两人脑际。接触到我的眼神,两人如遭电亟,在精神意志受到攻击的时候正待有所动作的身体也突然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其体内聚集而起的真元能量也蓦地失去了驾驭能力暴走流窜了起来,根本就不用着我出手,他们两人体内失去驾驭的能量已蓦然反噬,惨叫一声,张口喷出鲜雾,人已跟着萎靡倒地。

  冷冷一笑,我也不理睬被我震飞出去的颜老太婆和受到我精神力量攻击而委顿在地的颜如松与哈穆三人会是种什么样的情形,慢慢地回转过身,思绪疾快跳动,在我心里我清楚地意识到对付颜家绝不能有示弱和姑息的表现,惟有以硬制硬,以强御强,斯家才能够确实在“剑武院”重新站稳脚跟,不然只会更长颜家嚣张跋扈的气焰。

  我负手而立,目光微微掠过被我的能量包围宛如被定格了一般动也不动一下,满脸骇然的年轻人一眼,转而凝望着那片被古藤爬满的墙堰,我没有再出声,但冰寒的气息却重新笼罩住两人,无声地传递出我的意愿。

  在我强大的精神力量和真元能量的双重压力下,年轻男子情不自禁“咕”的一声咽了口唾沫,结巴地道:“这……这把……把剑是……是……父……亲亲……给我的……”

  “颜木罕?”皱起眉头,我头也不回地淡然道。

  说到这个“剑武院”的独裁者,多年来无人可以替代的君王,年轻男子马上醒悟到这片土地到底是他颜家的天下,胆气陡然壮了起来,身体在我的能量束缚下虽然不能动弹,神情却不再显得惊慌,眼中闪烁桀骜狠厉的光芒:“没错,我父亲就是“剑武院”的大宗长颜木罕,你竟敢这样对我和奶奶,让我父亲知道了,有你们斯家好受的!”

  “是吗?”我淡然地,意念超速运转下,从身体的各个“气穴”中游离而出的能量就宛如我身体的一部分一般如臂指使。虽然我背对着他们负手而立,但他们的一举一动,我无不从束缚他们的能量波动中察觉出来,“这把剑又怎会在颜木罕的手中?”

  见我说到“剑武院”的大宗长时口气轻描淡写地,一付不把颜木罕放在眼里的样子,年轻男子一怔之下不由勃然大怒,却跟着感应到我森寒的杀机,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刹那回想起我那神鬼莫测的力量,立刻噤若寒蝉。

  冷冷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心蓦地一动,瞧他那惊骇的模样,想来要让他自觉性地告诉我有关斯利芬的一切,只怕也很难,而且,就算他真的回答我的问题,也不一定就是真话。意念如电一闪,我已有了计较。

  而另一边,刚才被我震飞出去的颜老太婆也适时摆脱了我能量的束缚,青惨着脸站了起来,怨毒地望向这边。也就在这个时候,我迅速地从身体三百六十个气穴中迅猛地游离出三百六十股总数为三十五层的“守护能量”环绕周身丈许处,庞大无比“守护能量”瞬间在我周身丈许周围形成一层层无形的“能量防护墙”,将我和年轻男子层层笼罩围护住,当我成功地布起可阻挡任何外力可能对我的侵犯的“能量防护墙”之后,我马上从“神经海”里迅速地游离出强猛的“精神能量”瞬间强制性地冲破年轻男子的“自我防御力量”,侵入了对方的“主控神经系统”。

  当我畅游于对方的“神经记忆系统”,亲眼目睹了一段段我难以想象的事关于斯家所遭受的苦难画面后,无可抑制的怒火和冲天的杀机终于再也压抑不住地熊熊腾起。

  因为从对方的“神经记忆系统”中我看到以往遭受到他折磨的斯家族人的惨状以及目睹被指派在“静念堂”劳役的二十六位斯家族人被颜老太婆强制关押在“静念堂”中的情形。更令我无法忍受的是我看到一幕不堪入目的辱奸事件。

  当我主宰了年轻男子的“主控神经系统”后,我了解到这名年轻男子正是颜木罕的第三子,名叫颜子寒,为人自大轻狂,自命风liu,却又生性冷酷,睚必报。而从他的视角中我竟然看见斯语,这个甜美亮丽又聪明慧黠的斯家女性也是为继斯利芬之后为众斯家族人所看好和期待的杰出女性竟被颜老太婆暗中偷袭,非但全身经脉被制,动弹不得,还被颜子寒乘机强奸,一开始我的“探索能量”感应到的穿衣服的“悉嗦”声以及粗重的喘息声和床板的晃动声中,对方确实是从床上爬起来,这点我并没有意料错误,但我却没有意料到对方并不只是直接从床上爬起,而是从全身被剥得一干二净的斯语的身上爬起来的。我亲眼看到斯语脸上被侮辱时无助和羞愤的表情和那哀伤绝望的泪水。我的心被强烈的震撼了,也深刻地感应到那股悲哀和浓到骨子里头的那种绝望和酸楚。

  “该──死──的!”嘴里迸出霹雳雷霆般的沈喝,我再也控制不住地愤怒了起来,熊熊的杀气冲天而起,强者的气息再也无法抑制地自我周身腾腾而起,仿若浑身突然燃起了火焰一般,周身蓦然一亮,原本游离在外的能量受到我强者气息的催发,也蓦然亮起了蒙蒙毫光,也就在此刻,“能量空间”中的同属性能量也宛如受到召唤一般,无数闪耀着光点的同属性能量纷纷附吸来,结合著我散发出的多种气息(真元气息、强者气息、杀气、怒气)在这片狭小的空间编织出一片既华丽而又阴森的画面:“你这混蛋究竟做了什么?我绝对饶不了你。”一把拽住对方的衣领,燃起熊熊怒焰和杀机的双眼死盯着他,我咬牙切齿地道。

  情绪在无可抑制的怒焰燃烧下暴发到了极点。流转于颜子寒脑部的“精神能量”也抑制不住地涌动起来,在对方脆弱的神经脉络里急速膨胀,我清楚地聆听到从对方那条条细微脉络里发出的“嘎吱嘎吱”的轻响,我露出了个疯狂的笑意,因为我突然觉得这个刺耳的声音此刻竟是那么的动听。

  就在我快要失去理智,而颜子寒的脑部也终于传出一阵神经脉络和血管被我的急速膨胀的“精神能量“撑得发出“啪啪啪”即将爆裂的轻微的声响时,我突然奇怪地感到浑身陡生突起一股刺骨的阴寒森冷之意,这股寒意是从心里扩展而出,绝不属于外界的任何一种能量,也就是这股突然在我心里衍生出的寒意使我蓦然从即将失去理智的情形下拉回到清醒的现实世界之中。意识清醒我顿时醒悟到自己应该先把被侮辱的斯语和被强制关押的其他二十五位斯家族人解救出来,在斯家族人处于安全领域的时候再找颜家报仇不迟,不然的话,只怕我的一时的快意恩仇反而给斯家带来更大的灾难,而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在心里,我早就立誓不再让斯家遭受到任何一点苦难,我绝不能违背我心里的誓言,绝不能!

  强制性的压制住急速膨胀的即将带给颜子寒死亡阴影的“精神能量”,我转而考虑到利用“精神能量”全面封印住颜子寒(这个被我列入死亡名单)的各个神经系统,使他成为一个不能动、不能言、不能视和不能听的甚至是不能思考的活死人,可就在我打算这么做的时候,环绕在我周身丈许处的“能量防护墙”蓦起一阵不规则的波动,却是颜老太婆感应到我强烈的杀机担心我伤害她的孙儿,赶来阻挡。

  冷冷一瞥满脸关切地站在丈许外挥动着手中“飞凤拐”不住朝我覆盖丈许方圆的“能量防护墙”击打却又徒劳无功的颜老太婆一眼,我心蓦地一动,我突然想到与其让颜子寒成为一个什么都没有感觉的活死人,莫如让他成为一个只知和自己亲人为敌的疯子还比较好些,这样子的惩罚对颜家来说或许才是一个最好的复仇手段。想到这里,我的嘴角浮起了一屡残酷的笑意,当我展开颜子寒的视觉系统以他的视角上看自己的时候,我看到自己脸上绽放出来的笑意竟然是那么的狰狞和邪恶。

  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全面报复和瓦解颜木罕组成的颜家系统的方法,那就是利用我掌握到的特殊能力“精神能量”让他们窝里斗,这就是无形的报复!

  如火焰一般燃腾在周身的同属性能量蓦地大亮,我整个人也就在这片亮起的毫光中消失了踪迹。

  

第三章 死亡怒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