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潜在力场

    

  “拯救计划?”明王少主雄躯剧震,目露异常豪光。

  而听到关博翰突然在明王少主面前泄露出斯利芬精心拟订的计划,我又何尝不感到鼠躯猛震?

  “他怎会知道斯利芬的计划?”我疑惑地思忖着,也顾不得催使自己赶快趁此机会离开这个危险之地:“是了……关亚琴!”脑海猛地浮现一个恬静女郎的身影,我浑身再次一震。

  “不错。”关博翰微皱眉头:“你一定想不到斯家那丫头有多么的聪慧,连我知悉其计划之后亦不得不佩服她的慧黠。”

  “哦。”明王少主诧异地道:“叔就别在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计划,快说给小侄听听。”

  关博翰淡然一笑,把斯利芬拟订的“‘剑武院’夺嫡”、“‘璞皇宗’夺宗、“势压‘明王府’”的三大策略详细地说了出来,末了,关博翰淡笑道:“还真难为斯家那丫头看得起老夫执掌的‘璞皇宗’。”

  明王少主脸色铁青,他没有想到斯利芬对他的恨竟这么深!而更令他恼火的是他听得出关博翰言中自负之意。嘴角僵硬地拉开一丝笑意,明王少主道:“难道叔不认为‘璞皇宗’有势压‘明王府’的实力?”

  关博翰微微看了明王少主一眼,却也不回答,转过话题说道:“现在你既已知道了那丫头的计划,心中又做何感想?莫非真的要等到那丫头的计划一步一步实现你才会彻底死心?”

  “心!我早已死了。”明王少主脸上森寒如铁,双目迸射阴鸷的寒芒:“但我还不想惩罚她,因为我要她亲眼看着她所爱的人是怎样为她落个凄惨下场的,我要她后悔,更要让她痛苦和绝望,我更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甘愿为她抛却生死来挑战我‘明王府’的权威!”

  “如果瑟再不下定决心彻底解决斯家丫头这个问题,相信不久你就会看到因你的迟疑而牵动的一系列后果。”明王少主神情激动,关博翰却依然无动于衷,继续施展压力地说道:“琴儿虽然外表文秀柔和,实际上性格却极为刚毅,若非我一再对琴儿晓以大义,只怕她也早放弃瑟了,你可明白?”

  关博翰白发徐徐飘动:“‘璞皇宗’和‘明王府’若不能籍两家联姻之机而彼此携手,又能有何籍口让两宗门站在一块而不为世人数说?”

  “叔,你说的我都明白。”明王少主脸色微动,激动的情绪稍微恢复了冷静,稍微沉思了一会,终于还是屈服在关博翰无形的压力之下,无奈地叹了口气,明王少主沉声说道:“斯利芬这件事瑟会尽早解决的,叔放心吧!。”

  “嗯。”关博翰点了点头,叹口气道:“其实不是叔刻意的给你压力,实在是如今的情势难以再容我两大家有所迟疑,老实说,叔一直催使你尽早解决斯家这件事,是因为……叔心里非常的不安!”

  “不安?”明王少主悚然动容:“叔所指的是?”

  “突然在‘明王星’出现的‘强者力量’!”关博翰郑重地说道。

  “你是说为斯利芬而从地球奔赴至‘明王星’的夏长平?”明王少主动容地道。

  关博翰眼神奇异地看着明王少主:“瑟为什么那么肯定那突然在‘明王星’出现的‘强者力量’就是夏长平?”

  “我十分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明王少深沉地笑了一笑,道:“其实若非我急于成事,此人已死在斯利芬的手上,唉!”

  感叹地了一声,显然明王少主也已经意识到当日我被斯利芬一剑穿心时心丧如死时他偷袭我而造成的反效果。

  “哦?”关博翰淡淡地轻“哦”了一声,也不言语。但从他的眼神和神态之中我却已经明白其实他已经知道突然在“明王星”出现的“强者力量”正是出自于我的手,因为,关亚琴既然连斯利芬的计划都告诉了他,又怎会不告诉他我正是那个在她面前抑制不住地冲腾出庞大的“强者气息”的人?

  “关亚琴!”我牙齿暗咬,内心充满着愤怒,原本对她的好感转眼消失殆尽,但是突然间,冲腾在我内心的怒火又慢慢地随着我的理智而湮灭,因为我突然想到这个世界是没有把友情放在第一位的,人们首先看重的往往是个人的私利和家族利益,关亚琴她这样做并没有错,在友情和亲情之间起了冲突的时候她选择了亲情,这是无可厚非,也是无可指责的。

  气馁的一叹,我悄悄地往门口移动小巧的银色鼠体,打算趁早离开这两个武道高手能量感应的范围之内,去见我所深爱的女人斯利芬。

  “老实说我真的很担心,十分的不安。”沉重地发出一声叹息,关博翰终于缓缓地说道:“瑟,你是否还记得三十年前‘明王府’发生的事?”

  “三十年前?”明王少主眉头微皱,稍微沉思了一会,蓦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神情蓦地一变:“叔说的莫非是‘明王府’潜在力场被触动的事?我父亲曾经说过……”神志陷入沉思中,明王少主面色凝重地道。

  “不错。”关博翰凝重地道:“瑟,在不久前你可有感觉到‘明王府’有什么异常?”

  “不久前?”明王少主讶异地看着关博翰,不解地道:“‘明王府’一切正常,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啊,除了我们谈话的时候这只小老鼠跑了进来……”冰冷目光掠上正要窜出房门的我。

  感觉到背后那道冰冷的目光,我的心里陡然一凉,跟着周身的压力蓦地再度增大,整个小巧的身体瞬间被无形的能量紧紧包围,再次晃悠悠地悬空浮起被明王少主凝摄于股掌之上。

  “除了这只有点灵性的小东西外,还有什么吗?”明王少主微皱着眉头地道。

  “当然有!”关博翰神情凝重地道:“三十年前明王潜在力场被引触的情景今天重新再现了!”

  “啊!”明王少主吃惊地看着他:“叔,那我怎么什么也没有感觉到?”

  “‘明王潜在力场’是一种十分微妙的能量,非等级高深的‘强者’亦难以察觉这股能量的波动。”关博翰说道。

  “博韩的武学近来是越发高深了。”就在两人谈话之际,一个清幽平淡的声音蓦地自房间的四个角落同时响起,就仿佛四周的空气蓦然多了张无数的嘴巴一般同时传震出声波来,让人根本分不清声波的来源和走向。

  寄附于银色鼠躯体上的我自然更加没有能力感应到声波的来源,但从这个声音一出现,明王少主和关博翰神情态度马上就显得谦卑恭敬的态度上看我马上猜到发出这个声音的人或许正是当今“明王府”的主人——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

  果然我并没有猜错,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明王少主立刻欣喜地说道:“父亲,你出关了吗?”

  “我的关劫正在紧要突破的关口,此时如何能够出关?我是被我们‘明王府’的‘潜在力场’突然被引触而遭神醒的,唉,这又要损失我一年的修为。三十年了,我终于再次感应到你祖父明王.修克烨遗留下来的‘潜在力量’。”

  “父亲,祖父遗留在我们‘明王府’的‘潜在力场’为什么会突然被触发呢?这是不是意味着将发生什么事情?”对着四周无形的空气,明王少主讶异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是很了解。”明王二世徐瑟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地道:“三十多年前,,那天依然像今天这样平静,‘明王府’充满喧腾与热闹,因为那天是你祖父明王解体仙逝的第五十年,是所有的‘明王星人’为纪念明王.修克烨为‘明王星’奉献出伟大丰功伟绩的日子。‘明王星’处处在热闹和喧腾之余也都布满着悼念和哀思。”

  “唉!”叹了口气,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幽幽地道:“当时有幸被邀请到‘明王府’参加纪念的都是‘明王星’顶尖的绝世高手和宗门领袖,但不知为什么,就在所有人面对着你祖父明王.修克烨的雕像散发出发自内心的哀悼和追思的时候,每个人的心里突然强烈地感应到一股无比沉重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这股力量是那么的强大!那么的令人难以抗拒!竟连当时在场的三十多位绝世高手和宗门领袖一起联合组出的力量都难以抵抗!每个人的心都颤抖了,几乎就在所有人都要抗拒不了这股突然席卷而来的力量而神智将晕厥的时候,你祖父解体仙逝时遗留下来在‘明王府’的力量被触发了,和这股蓦然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力量做着激烈地交击。当时所有人的感觉都几乎以为整个空间似乎都随着这两股力量的交锋在崩塌在扭曲!惊心动魄的感觉是那么的令人心灵为之惊怵震颤!那根本就不属于人类所能爆发的力量……”

  声音慢慢地沉默了下来,明王少主忍不住问道:“父亲,那后来呢?”

  沉默了半晌,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才继续说道:“没有后来,因为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两股力量交锋的最后结果,当时的所有人没有一个有力量在两股力量交锋下撑过一分钟,我……也不例外。”

  “所以我一直很担心,我不晓得你祖父唯一遗留下来保护我们‘明王府’的‘潜在力量’怎么样了?但今天,我很高兴,因为它还在……是的还在。”空气中声音微微颤抖,显然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此时的心情十分的的激动:“你祖父纵然已经解体仙逝,但其实他的精神和意志以及盖世的力量却无时不刻不守护着他的亲人和子民。”

  “父亲。”明王少主问道:“为什么你以前不告诉我这些呢?但为什么今天祖父的‘潜在力场’被触发却和三十年前的不一样呢?”

  “这只有天知道。”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淡淡地道:“今天‘明王潜在力场’被触发确实和三十年前不同,但事出必有因,瑟,你现在担负着‘明王府’的一切行政,要小心处理应对,凡是皆不能掉以轻心。”

  “父亲,瑟明白的。”明王少主恭敬地道。

  一边的“璞皇宗主”见声音跟着将沉寂,忙道:“明王,我有事要……”话还没说完,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声音已经跟着又在四周空间回荡:“博韩,你的顾虑我都了解,我虽然闭关潜修,但目前的局势也多少可以预料到,我们两宗或许真的该携手合作,这件事你就和瑟谈吧。”

  “是。”关博翰垂手恭敬地答道,满脸的欢喜。

  见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也认同两宗联姻,我发现明王少主似乎再无顾虑,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股浓郁的杀机跟着自他的周身熊熊腾起,而我更感到紧束我全身的能量压力更大,就在我似乎听到我所寄附的银色鼠体传来骨骼被压挤而造成的声音时,一股突然自四面无形空气衍生出的祥和的力量蓦然化解了明王少主手上紧束我的力量,带着我悠悠地飞出屋外。

  “啊?”来自明王少主、关博翰和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三个惊叫声几乎同时掠进我的耳朵,我疑惑了,难道从明王少主手上把我解救出来的不是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或是“璞皇宗”宗主关博翰?

  就在我疑惑之际,那股笼罩我的祥和力量也不知不觉间消失:“父亲,刚刚……”耳边传来屋内明王少主惊诧的声音。

  “瑟,你的心还是不够定,动不动就杀机浮现,这样你的武学修为何时才能踏进‘强者境界’?”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语气有些不满地道:“知道吗,刚才因为你妄动杀机,你祖父的‘潜在力量’又跟着被触发了,看来他也不想看到你这样……”

  “啊?父亲你是说刚才化解我全身能量的那股力量就是祖父的‘潜在力量’?”明王少主惊讶地问。连一旁的“璞皇宗”宗主也是悚然动容。

  “不错!”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肯定地回答,跟着语气有些迟疑不定地道:“但是奇怪的是,你祖父的‘潜在力场’今天怎么这样敏感?连续出现两次?莫非真的有什么事即将发生?”

  “‘明王潜在力场’?”蹲伏在屋外的草地上我惊诧地思忖着,也恍然在自己初进“明王府”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一股无比强大的压力铺天盖地朝我紧压而来的正是他们口中所说的“明王潜在力场”:“但,明王.修克烨已经仙逝,他又怎么遗留下来这股潜在力量的呢?这股力量根本就是具有意识和独立思维的力量,绝不是属于宇宙中任何一种无意识的混沌力量。”我肯定地思索着,一道灵光蓦地在我脑海之中闪过,这个念头使我的全身不由自主地感到一怵,“难道明王.修克烨并没有死?”

  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心里怎会突然浮现出这个大胆而又荒谬的念头,可能吗?转念之间,我为自己产生这个想法而自嘲。

  心中的疑念虽重,却强不过我希望马上见到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那份焦切的心。

  ※※※

  屋内又沉默了半晌,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回荡在四周空气的声音透着凝重的味道跟着再次回响:“刚才你动了杀机,是因何而起?”

  “父亲。”明王少主神情恢复了冷静,恭敬地回答道:“关叔说得对,斯家的事确实应该迅速解决,我确实不能因一己之私而使‘明王府’和‘璞皇宗’两家联姻的计划破灭……我……”

  听到这里,我已然明白明王少主的打算,心里不由一惊,跟着无匹的怒火熊熊上升:“明王少主竟然对斯利芬和斯家动了杀机?那斯利芬如果现在还待在‘明王府’岂不危险?不,我一定要尽快把斯利芬带出这个危险之地!”转念之间我已有了计较,可惜此刻我所寄附的身体并不是我的元体,纵然拥有绝顶的力量,此刻也是施展不出来,不然我一定先冲进去杀了里面那个伪君子关博翰和心胸狭隘的明王少主。

  嘘了口气,我无奈地蹬了下脚,我顾不得再凝听他们的谈论,即驾驭着银色鼠体向着斯利芬被软禁的地方“颐园阁”急窜而去。

  ※※※

  而在另一方面……

  身为“明王星”第一大宗门“璞皇宗”门下四大宗系之一的“剑武院”此刻惶急得如热锅上蚂蚁,每个人的心都惶惶不安。因为一向和睦相亲的颜家各支族群不知何故竟开始互相反目彼此仇视?来自颜家各支族系的三十位白衣剑道高手在接到颜老太婆的指令而踏进“静念堂”之后竟开始互相指责,互揭疮疤。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颜木罕和最宠爱的第三子也是颜老太婆最为钟爱的孙子颜子寒竟突然如发疯也似的蓦然袭击了最疼爱他的祖母颜老太婆,虽然一掌打得颜老太婆满口鲜血,尚幸他的实力低微,疯狂而出全力的一掌并未使他的祖母颜老太婆因此丧命,而只身受重伤而已。

  但这一掌也宛如一道霹雳惊雷般地在所有颜家族群的心灵上炸响,他们被这连窜突如其来的事故给深深地震撼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道如雷般的怒喝似乎要撕裂宁静的空间一般响彻“剑武院”的整个“宗人堂”。

  颜木罕,这个一手取代“斯家嫡系”独掌“剑武院”几达二十年之久的宗门独裁者——年馑五十多岁的他,体格极度健壮,身材高大而威猛。朝后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乌黑发亮,冰冷的国字脸上一双阴鸷的寒星不怒自威,完全是属于那种绝世枭雄的形象。在爱子颜子寒重创至亲长辈的事故发生后他终于不敢置信地匆匆回到了他的王国——“剑武院”。

  ※※※

  一路风驰电掣,我疾快地利用银色鼠灵巧的身体快速地在廊阁走道上飞驰,眨眼之间我已经急窜到我爱人被软禁的所在地——“颐圆阁”。

  看着清幽冷落的庭院,一片片枯叶飘洒一地,纵然周围覆盖着或翠绿或鲜红的花草,依然掩盖不了那份自庭院之中散发出的萧瑟和凄凉的生命气息。

  我的心无可抑制地颤抖了,我毕生挚爱的女人此刻就是里面,我甚至能感受到她散发在四周空间里的那股无奈和悲伤的思想信息。

  “芬,长平来了!”心在呐喊着,我似乎能感受到我这股意念似乎要撕破这个空间,然而出现在四周的却是由银色鼠那尖耸嘴巴中发出的“吱吱吱”的低鸣声。

  焦急地在洒满枯叶的庭院中来回踱步,那紧闭而起原本可以轻轻一推的木门此刻竟如道天关一般横挡在我的面前。

  我用短短的没有丝毫力量的鼠腿挠着木门,但任凭我用尽全身的力量还是如同蜻蜓撼柱一般难移动其分毫。

  就在我急噪万分之际,我却蓦然感应到已经退居主控神经二线的银色鼠传递而来的精神信息:“你太过于心切了,你忘了你现在并非人类,也忘了我们鼠类动物的本能。”

  短短的一个信息,顿时使我骤然清醒过来,是啊,我真的忘了我现在并非人类的本体,而只是一个寄附于一只银色鼠躯体上的“精神意识体”而已了。我竟然想凭着银色鼠的力量做人类平时做的简单的事情这当然是行不通的,我真的是被关切于所爱的人蒙昏了头。

  自嘲地笑了一笑,急噪的心也跟着冷静了下来。

  ※※※

  由于意识的不同,我的目光已不在把目标放在人类的角度上,而是从一只银色鼠的神经视角去看这一切。在庭院中窜了几圈,穿过一株株围绕着庭院的草丛,我来到院中的另一个角落。

  一幕我毕生也无法忘怀的画面顷刻展现在我眼前。

  

第七章 潜在力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