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五强齐现

    

  这是一幕令我心灵为之悸动痉挛的画面。

  就在我窜过一道由低矮的茶树组成的花围到达东墙时,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窗户,而我毕生最爱的女人斯利芬就静静地站在窗前,默默地看着她对面那片显得格外冷清和萧条的院落。

  我从来不曾看过我所深爱的女人这样落寞过。或许是被软禁在房内的缘故,她整个人比以前显然消瘦了许多,脸色也是十分的苍白,但表情十分冷静,冷静得似乎有一种看开了或什么都放弃了也都无所谓的感觉。

  看到这幕画面,一时间一股浓郁的忧伤和淡淡凄凉的信息顿时充斥我整个精神领域,我的心突然如被针扎一般传来阵阵的痛楚,鼠躯更因内心的激动而忍禁不住不住地漱漱发抖起来,我恨不得立刻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用我的爱和力量驱逐她身上那股无奈和忧伤。

  我想也没想的就朝她飞窜了过去,向着那个洞开的窗台窜去!

  ※※※

  人在无意识的时候往往会发掘出潜力,就连老鼠也不例外。

  窗台离地远有一米,而我所在的茶围离窗台也都相距八米有余,但在我满怀无尽怜惜心情极度激荡的时候,短小的的鼠腿一蹬之下,竟然凭空窜起,直向斯利芬所在的窗台电射而去。

  斯利芬的神志此刻虽然陷入了难以自拔的忧伤和沉想之中,但一只毫无丝毫真元能量气息的小老鼠冒失的举动还是顷刻间震动了她的警觉心。

  我这超出银色鼠身体潜能的一窜还没到落到窗台,一股我再也熟悉不过的冰凉气息已如潮水般一波波地朝我涌至,那巨大的压力相信足以瞬间把我挤成一团肉泥,在这一瞬间我蓦然惊醒我冒失的行为可能导致的后果,一个武道高手下意识的自我防御力量是决非一只小小的银色鼠所能抗拒得了的,随着牢牢笼罩在我周身的那股冰凉气息我的浑身也跟着一阵透骨的冰冷,一股绝望和悲伤不由随着我的意念强烈地散发而出。

  ※※※

  我没有死,银色鼠也没有如我想的一样被斯利芬的能量气息化为肉泥,当我再次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静静地蜷缩在我所爱的人那双温暖柔嫩的素手之中,而斯利芬的另一只手还不时温柔地抚mo着我那毛绒绒的银色鼠背。

  “小老鼠,你怎么这么冒失的打断了我的思路呢?”斯利芬的声音幽幽地在我的耳边响起:“你不知道你刚才很危险吗?我几乎就要亲手把你……你是不是也有什么伤心事啊,我怎么突然感觉到……”斯利芬的声音到这里停了下来,清秀而苍白的脸上有些许的不解,跟着又陷入往昔的沉湎之中。但我已经完全明白她的迷惑也清楚地意识到正是刚才我突然散发出绝望和悲伤的精神气息触动了她神志,才使她及时转化自我防御力量为主控力量,不然我的“精神意识体”一定和银色鼠在斯利芬的能量下化为乌有。

  感受着背部那双温柔小手的抚弄,一股甜蜜温馨的柔情在心中来回激荡,我多想此刻就能够把她拥在怀中,细细的怜爱和呵护。

  不过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呢?只要我的“精神意识体”连接到我元体的“精神能量”我就可以驾驭着我的元体瞬间出现在我爱人的身边,想到这里,我的精神不由一振。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蓦地发现斯利芬的身体蓦地一抖,原本轻柔地抚mo着我背上绒毛的手也跟着一僵。

  “到底还是来了。”声音幽幽地自语,就在我疑惑之际,我陡地听到正院大门传来被人推开的“咿呀”声。

  “‘明王少主’!”我身体一震,猛地想到他已经下定了要先解决斯家的决心,这次突然来这里,显然已经动了杀机,斯利芬目前的处境简直是十分的危险。

  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来得这么快?

  斯利芬并没有转身,依然冷静地凝视着窗外的那片萧索的世界。

  而门在一阵阵“咿呀”声中也被一个个的推开,不一会,“明王少主”便缓缓出现在这个房子门口。

  “我来了。”明王少主的表情复杂,阴晴不定的,声音更是透露着一股子令人说不出的压抑感觉。

  “哦。”淡淡地轻哦了一声,斯利芬缓缓地回转过身来,脸色虽然是那么的苍白,神情却依旧是那么的冷静,冷静得接近淡漠。

  见到斯利芬淡然的神情,“明王少主”的脸上更是阴晴不定,我可以轻易地从中看到爱和恨以及深藏在那副面孔背后的浓郁杀机。

  “你知道我今天来是打算……咦?”“明王少主”脸色阴沉盯着斯利芬,跟着眼光却蓦地看到蹲伏在她手中的我(银色鼠),不由惊讶地停住了话头,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它……怎会在你手里?”

  见“明王少主”诧异于自己手中这只温顺的“银色鼠”,斯利芬平淡的心情也不由跟着浮现一丝疑虑:“这只‘银色鼠’在这里有什么问题吗?”她淡然地道。

  “明王少主”的目光闪烁,紧紧地盯着我,半晌方抬眼看着斯利芬,冷笑地道:“我明白了,既然它在这里,想必你也已经知道我的来意了?”

  斯利芬疑惑地看着他,但我却知道“明王少主”这句话其中的真正意思是什么,他一定以为我是斯利芬饲养的通灵的小老鼠,认为我出现在他和关博翰密谈的地方是斯利芬派去侦察的,所以才这样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斯利芬冷漠地道,慢慢地回转过身,继续看着窗外:“但你来这里的目的不外乎两个:要我答应你的条件或者下定决心处罚我和斯家。”

  “你很聪明。”“明王少主”冷笑:“但我今天来的目的只有一个……”

  我清楚地感觉到斯利芬的身体微微一震,显然在冷静的外表下,其实内心也有不小的震撼。

  “我给了你很多次的机会,也给了你太多的时间。”“明王少主”眼神放出阴鸷的光芒:“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是你自己不给自己和你的族人逃过被严惩的机会,所以到了今天,你就怪不得我了。”

  一股浓郁的杀气随着话语的落下刹时弥漫整个房间,阴沉而压抑的气息也瞬间横贯这个空间。

  “明王少主”散发出来的杀气和冲天的能量气息虽然强烈,斯利芬却似乎依然不为所动,依然背对着他,淡漠而忧伤地看着窗外萧索的景色。

  “出手吧,施展出你最拿手的‘剑武院’绝学,我不想杀一个全无反抗能力的女人!”“明王少主”阴沉地道。

  “我出不出手有什么差别吗?”斯利芬声音透露出嘲讽的意味:“我的家人和族人都被你掌握在手上,我做任何抵抗有用吗?最后的结局还不是一样?”

  “无论你出不出手,最后的结局确实还是一样。”“明王少主”森冷地一笑:“但是你真的放弃了反抗?嘿嘿……我也不防告诉你一件事,你精心策划的“‘剑武院’夺嫡”、“‘璞皇宗’夺宗、“势压‘明王府’”三大策略,确实是唯一一个可以解救你斯家免遭劫难的计划,凭夏长平的身手相信‘剑武院’夺嫡很快就会实现,但可惜……我不会让你和你们斯家有等到那个时候的时间!。”

  斯利芬的身躯猛然剧震,霍地回转过身,因为激动苍白的脸蛋泛起一股红晕:“你说什么?长……长平……他……他……”

  “你不会不知道他已经按照你的计划来到了‘明王星’,并成为‘剑武院’‘锋系掌院’的吧?”“明王少主”阵阵冷笑:“他来得可真是时候,那次杀不死他,这次竟敢狂妄地来‘明王星’挑战我‘明王府’的权威,我倒要看他这次怎么个死法?”

  “不许你伤害他!”斯利芬心脏陡然加速,眼角泛起晶莹的泪光,她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真的为了她而奔赴到了“明王星”,而且还成为带领她的族人反抗恶势力的领袖,千万柔情顿时如海浪般在她那颗本来已经平淡的心掀起了汹涌的波涛。

  这时听到“明王少主”话中的意思,显然有什么阴谋要施展在她深爱的男人身上,心里就再也冷静不下来。再也顾不得蜷缩在她掌中的“我”(银色鼠)掉落在地,一把冲到“明王少主”的面前,眼里的泪光亦随着奔出的速度而洒出体外:“我求你,求你不要为难他,这件事根本就不关他的事,求不要伤害他,无论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请求你不要伤害他!不要!”

  “你现在才来求我已经太晚了。”见斯利芬情急惶然的模样,“明王少主”更为恼火,一把甩开斯利芬紧抓住他衣服的手,一个巴掌跟着狠狠地扇在我最深爱的女人斯利芬脸上,把她打得连退五六步才跌倒在地。

  “贱人!”“明王少主”双眼燃腾着炽热的怒火:“你竟然为了他而开口求我,他比你的家人你的族人还重要吗?你就真的这么爱他?那你以前为罗工少宗的爱情而拒绝我又算是什么?你真是有够贱的!”

  “是的。”斯利芬的眼角洒下泪水,眼里有万股的柔情:“我到今天才明白他对我的爱有多么的深,也是到今天才发现自己对他的爱有多重,以前我伤害的他太深了,我不想他再为我受到任何的伤害,所以求你不要伤害他,我求你了!无论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就算让我死也愿意,只要你答应我不再伤害他,把他驱逐出‘明王星’就……”

  “住口!”“明王少主”一把扯住斯利芬的头发,把她提到了自己的面前,双眼燃腾怒焰:“你以为我会再给你机会吗,那是休想!休想!既然你那么在乎她,我偏要让他死得更惨!你懂吗?我不会再给你有任何机会的,不会!”

  再次地把斯利芬重重地推dao在地,“明王少主”疯狂地道。

  斯利芬仿佛也在刹那间冷静了下来,眼里在泪水滚落之时更展露出坚定的光芒,嘴里喃喃地道:“我就算死也要再见你一面,亲口对你说声对不起!”

  冰凉的能量气息缓缓地在她身上聚集,再向体外旋散而开,慢慢形成一道围绕在她周身旋转的无形气流,斯利芬也跟着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果然要发抗了!”“明王少主”不屑地冷笑:“就因为他?”

  斯利芬看也不看他一眼,神情出奇的冷静,随着冰凉气息的聚集,空气中也仿佛在慢慢凝结一般,一股淡淡的杀机也若隐若现。

  “明王少主”疯狂的脸上一僵,斯利芬的气势并不强烈,但不知怎的他却突然从心底里感觉到一股寒意。那是身为一个武道高手潜意识感觉到危险的征兆。

  “明王少主”虽然自认武技强过斯利芬,但此时也不敢大意,毕竟突然在心里升起的那股寒意决非是毫无来由的。

  ※※※

  几乎就在这个时刻,斯利芬出手了,她的手中虽然没有了那把银色的细柔长剑,但在两指并直捏出一个剑诀的时候,两个指端便各冲出两道能量气劲,凝而不散,转瞬间便聚集为一把连接指端的纯能量聚集的细细的“柔剑”。眼底微微露出一个满意的神情,手中的“能量柔剑”便向“明王少主”挥洒而去,如同阵阵波涛泛起,姿势优美而轻柔,丝毫不显刚煞之气。

  房间的空间狭窄,斯利芬的这一剑又笼罩了“明王少主”可能向左右和前方闪躲的范围,这一剑气势虽然不显得强猛,“明王少主”却不敢硬接,也不知道如何接,毕竟他现在手上并没有任何可媲美任何一种利器的防御型武器,他只有一个选择,退!

  只有得到一个足以让他施展手脚的空间,他才有可能击败斯利芬轻盈飘洒而又密集的剑势。

  而斯利芬的目的其实也只是要对方退而已。

  所以就在“明王少主”被迫退出房门的时候,斯利芬足尖朝前一蹬,身体跟着向背后的窗户疾掠而出,气息稍微一凝,脚还没落地便又施展出“浮移术”一个转折向空中飘浮而起。

  可惜才刚飞起不到三尺,一股柔和却又非她所能抵挡的能量气息便把她挡了下来,生生地把她圈固在地。

  “关爷爷!?”看着悬浮在院外空中的身影,斯利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刚才阻挡自己逃走此刻还把把自己圈固在地的人真的就是自己和家族一直感恩戴德的“璞皇宗”宗主关博翰吗?

  “谢谢叔的援手。”“明王少主”的声音也在斯利芬惊讶的声音落下之后响了起来:“若非叔的援手,差点又让这个狡猾的贱人逃走了。”

  一道虚影在空中划过,“明王少主”的身影跟着悬浮着出现在关博翰的身边,阴冷地注视着被层层能量圈固在地丝毫动弹不得的斯利芬。

  “情势已经这样了,你还打算称呼我为叔多久?”关博翰淡雅地道。

  “明王少主”一愣,跟着醒悟过来,哈哈一笑,立刻改口道:“多谢爷爷的援手,孙婿约坍.徐瑟有礼了。”

  “那我就托大了。”关博翰欣然一笑:“好孙婿!”

  斯利芬的身体在颤抖,也在绝望中清醒了过来,一切原来都是骗局,曾经,她以为斯家最有力的靠山就是这个“璞皇宗”宗主关博翰,但现在她才明白自己认为急公好义,古道热肠的人不过是个伪君子而已。

  但令她更为伤心的则是另一个人,她的好朋友关亚琴。

  本来在听到“明王少主”说她精心拟订的计划之后,她就在怀疑“明王少主”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但现在她也完全明白了,被好朋友出卖的打击一下子就打倒了这个坚强的女人,她终于彻底的绝望了。

  “我一直担心你最后依然拿不定主意,所以就随后过来看看。”关博翰微微一笑。

  “我怎会再下不了决心?爷爷一再的提醒,以及父亲的允诺,若我再优柔寡断又怎会对得起琴妹妹?更对不起‘明王府’和爷爷的好意了。”“明王少主”道,眼睛却一直盯视着斯利芬,这番话他当然是故意要说给斯利芬听的,因为他要斯利芬知道她一直认为是最强的靠山其实才是最希望她跌倒的人。他要她知道真相后感到痛苦。

  他如愿了,斯利芬绝望的表情让他在报复的快感中似乎又有点说不出的滋味,苦涩的和淡淡酸楚。

  摇了摇头,“明王少主”随即把这份说不出的滋味逐出思绪之外,不再想起。

  “动手吧,彻底解决这个后患,要知道日后的‘璞皇宗’和‘明王府’可要靠你维持了。”关博翰淡淡地道。

  “明王少主”精神一振,郎笑道:“就算叔……就算爷爷不说,孙婿也知道该怎么做?”盯视着丝毫动弹不得地萎倒在地的斯利芬,“明王少主”缓缓地向她飘近,死亡的脚步也在一步步地跟着接近这个已经绝望了的女人。

  “璞皇宗”宗主如月般圣洁的脸孔缓缓地浮现一丝笑意,“明王府”和“璞皇宗”联姻之事已成定局,待“明王少主”解决了斯家这个最有可能衍生的后患之后,他就更是安心。

  看着越来越接近斯利芬的“明王少主”,关博翰脸上的笑意就越浓,再看到“明王少主”手掌缓缓伸向斯利芬头顶的时候,他脸上的笑意就完全绽开了,但可惜这屡绽开了的笑意仅只维持了不到三秒就完全凝固。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他蓦地感到一股无比强大的“强者气息”陡地在庭院的边角横地冲起,似乎要撕裂整个空间一般,庭院地面上的枯叶一齐飘扬起来,似乎连地面都在微微抖动。

  关博翰的心灵控制不住的为之一阵惊怵。

  而已经把手掌放在斯利芬头顶上的“明王少主”的身体更是在剧烈地颤抖着,似乎在努力地抵御着什么力量一般,手掌慢慢地被迫移开,整个身体也宛如负担着万斤磐石一般慢慢地弯了下去。

  庭院边角的“强者气息”依旧毫不掩饰地继续充斥整个空间,那股强大和自信的力量似乎在向众人展示着他的风采,更似乎在向全世界的“强者”发出挑战。

  或许,只不过是在向一个人发出挑战!

  看着“明王少主”被什么力量一般压得痛苦弯下腰,再单膝跪地,关博翰却依然动也不动一下,其实他很想动,但却不能动,也不敢动,因为庭院边角散发出来的“强者气息”似乎有形的生命一般环视着他的周围,他有一种只要他有丝毫的举动,惊天裂地般的力量就会随之在他身上炸开来一般的感觉,他的表情看来虽然依旧冷静,但其实又何尝不是在抵御着那股更为强大的“强者之气”?

  “哇!”一声痛苦的惨嚎终于自“明王少主”身上迸叫出来,在口中喷洒出鲜血之时他的身体也无力地颓倒在地。

  而一个旋绕着“强者气息”的强健的身影也慢慢地从庭院的边角走了出来,走到斯利芬的面前,就在那人触及斯利芬的身体时,关博翰顿感心脏如受重锤击打一般剧震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束缚在斯利芬身上的“能量层”已被那人随手崩解了。

  “长平!”一个惊喜带着哭声的声音跟着传入关博翰的耳中,他的身体跟着再次剧震,虽然他心里已经隐隐预感到来人是谁,但依然不敢相信散发出远超出他想象的“强者气息”的就是他!

  “芬!长平来了!”我一把拥抱住我所深爱的女人,千万股的柔情跟着紧紧地覆盖了这个饱受伤心和绝望的女人:“你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我绝不允许,我保证!”我深情地拥抱着我所深爱的女人,语气坚定地道。

  当我最深爱的女人就在我怀抱中的这个时候,我再也不惧怕世间任何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力量我都有信心抗衡而不再惧怕!因为我所爱的女人已经在我身边,我又有什么遗憾的呢?

  “我知道,我知道。”斯利芬哭喊着,紧紧地抱着我:“对不起!对不起!长平,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我轻轻地拍着她的柔软的背部,深情地道:“是我不好,我没有相信我们之间的爱情,如果我一直深信我们之间的爱并非‘精神力量’所致,你就不会受到这么多的折磨了,芬,当我知道真相后,你知道吗?我好心痛,但我没有怪过你,我一直在责怪我自己,是我自己没有自信确认对我们之间的爱,我该死。”

  虽然一代强者“璞皇宗”的宗主关博翰就在我们身边不远的庭院半空悬浮,“明王少主”萎倒在我们身边昏迷不醒,但我们依然旁若无人般地相拥一起,侃侃而谈。

  斯利芬的柔唇轻轻地掩住我的唇,久违了的芬芳和甘甜再一次洒遍我的全身:“不许你再这样说自己,我不许!都是我不好,我好后悔!对不起,长平,对不起!”

  我深深地啜住那温软的柔唇:“我也不许你再说对不起,芬,我爱你,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付出,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只要你,你不知道,没有了你,我的生命根本就毫无半点色彩,我就像个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毫无意义,你不会知道你对我有多么的重要,你一定不会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斯利芬热烈地回吻着我,柔情似海水般地把我们两个人紧紧包围淹没,沉浸在这片爱的海洋里,我们彼此都忘了外界的事物,整个世界就似乎只为我们两个而存在。

  ※※※

  然而这个世界并不是真的就为我们两人而存在,几乎就在刹那间,从“明王星”的远方几个不同的角落再次腾起三股强大的“强者气息”跟着仿佛在响应远方的“强者气息”一般,“璞皇宗”宗主关博翰也适时借助于远方“强者气息”的反映摆脱了我夹杂在“强者气息”之中施加在他身上的“精神力量”,跟着散发出他本身的“强者气息”腾向空间。

  而就在同时,就在“明王府“的近处,另一股比之远方和关博翰等人还更为强盛的“强者气息”也蓦然冲腾而起,我知道这股“强者气息”一定就是“明王府”的现任主人“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

  而六股不同属性的“强者气息”同时冲击整个“能量空间”,对能量属性向来就十分敏感的我顿时感到“能量空间”泛起了不小的震荡。

  就在这个时候,那刚刚腾起的修克烨.徐瑟的“强者气息”跟着朝我散发在“能量空间”的“强者气息”撼动而来,向我发起了挑战。

  我微微一笑,看着斯利芬脸上惊惶的表情,我深情地拍了拍她的柔肩。强大的自信跟着流露于脸上。

  我毫不犹豫地更加大幅度地释放我的“强者气息”冲着“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强者气息”迎击而去。

  

第八章 五强齐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