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力量的抗衡

    

  “长平!小心啊!”斯利芬秀脸煞白,既紧张又不安地抱着我,因为没有谁比她更了解也更畏惧“明王府”的势力和力量了,而现在我竟然要孤身一人撼动如今“明王府”的这根擎天之柱──“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试问她怎么会不惊心胆颤?无论我传递给她多大的自信,一时间她那潜藏于心里多年的恐惧还是没有办法相信我有那个力量抗衡“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力量。

  我自然十分明白我所深爱的人心里的这点顾虑,但对此刻自己一生中最为挚爱的人已经回到自己身边的我来说,天下间任何的阻力我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我早有和“明王府”势不两立的打算,也就根本就不把“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展示出来的力量威势放在心上。

  轻轻地抚拍了下斯利芬瘦削的柔肩,一股无比的自豪感强烈地我身上迸发而出,迎着那股几乎似要划破整个空间的“强者气息”,一股股由“强者气息”汇聚而成的“气浪”自我身上熊熊腾起,慢慢向四周旋散扩张而开,在把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也笼罩在“气浪”之中后我跟着驾驭着“强者气息”迎向“明王二世” 修克烨·徐瑟朝我逼压而来的“强者气息”冲击而去。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真元能量”的实体较量,而是“强者”与“强者”之间所展示出来的精神和气势的较量。

  所以对手纵然再多么的强大,我也绝不能示弱!由“强者气息”汇聚而成的无匹“气浪”熊熊自周身腾起,慢慢地形成一种有形的类似于白色火焰似的形态燃腾在我周身六尺范围之间,在这片由强大的“强者气息”汇聚而成的“气浪”中我能够感觉到来自于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那颗跳动剧烈混杂着紧张和不安的心。

  暗暗地叹了口气,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不会再让我所深爱的女人再遭受任何的痛苦和磨难,也绝不允许她的心灵再存在任何的恐惧和压力,这点我一定要做到!

  精神感触着那颗不安恐惧的心灵,在熊熊冲天而起的“气浪”中我犹自分出部分精神散发出万股柔情如潮地围绕着此刻显得那么彷徨无助的斯利芬,抚慰着她那颗饱受沧桑的心灵。

  这个时候,从远方的不同地点腾起的三股“强者气息”也适时靠近,而我的“强者气息”也与“明王二世” 修克烨·徐瑟的“强者气息”在这片“能量空间”中首次全面接触。

  而六股完全不同属性的“强者气息”同时横贯整个“明王星”,也同时给生活在这个“武术之星”的武者们带来强大的震撼和巨大的压力,特别是那些对“能量属性”特别敏感的“武术家”,充斥在整个明王星空间的六股“强者气息”更如一座覆盖整个天际的须弥大山一般层层地压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有种已经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们不得不放下身边正要做的或正打算要做的事情,个个盘膝静气,抱元守一,调运真元气息来抵抗这突然而来的强大压力。当然也有例外的,那就是那些还未曾修习古武学的人或古武学的修为还极为低微的人。

  “明王星”因此而似乎显得寂静,但也让每个人都感觉到一种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前奏感!

  而当我的“强者气息”和“明王二世”的“强者气息”相触的刹那,我也同样有这样的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似乎自己的头上犹如面对一座大山,一座力量足以把我深深压入地底永世不能翻身的大山,这个时候我的心里竟然浮现一丝惧意,但这丝惧意也仅只留存于心里千万分之一刹那时间,转瞬就被我从心里熊熊迸发而起的强大自信心给击了个粉碎。

  “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强者气息”虽然强大,但我更深信自己的实力!

  “守护能量”源源不绝地在我周身的奇经八脉里旋绕运转,自身上散发出来的 “强者气息”也不断地形成如火焰一般的“气浪”在我体外熊熊燃烧。当我的“强者气息”随着“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不断朝我施加的压力而相对应的不断攀升时,如火焰一般的“强者气浪”也就愈发旺盛燃烧,逐渐地从周身六尺的范围慢慢地扩散到一丈。

  两大“强者”之间的较量,其气势竟仿佛要撕裂整个空间一般,在我不断地提升我的力量,释放出我的“强者气息”抗衡“明王二世”不断朝我增加而来的“强者压力”时,我敏锐地察觉到“能量空间”的动荡和扭曲,更敏感地接收到那些因为受到“强者气息”的影响而散发出痛苦信息的“武术家”们的精神信息。而关博翰与其他三个我不知名的“强者”为抵抗我与“明王二世”的强大气势带给他们的压力也纷纷不断地提升他们本身的“强者气息”,整个“明王星”的“能量空间”更由此而愈加动荡起来。

  虽然清楚地意识到有太多的人正在被我和“明王二世”的较量影响,然而我却不能停止,因为我不能示弱,在我心爱的女人面前,我绝对不能有丝毫示弱的表现,她已经饱受了太多的折磨,我绝不愿再让她受到任何的惊吓!我要向她展示我的力量,展示我最强的力量!谁也不能阻止!

  紧了紧靠在我怀中,紧张得牢牢环抱住我的斯利芬,我给了她一个柔情的拥抱。跟着面色一冷,感应着“明王二世”那股如座庞然大山一般的“强者”力量,我微微地冷然一笑,气息一沉一提之间,自“能量气场”中的“守护能量”更快速地游离而出,本只是用二十五层“守护能量”释放出的“强者气息”蓦然爆增至三十五层的“守护能量”,如火焰般在体外一丈处不断燃腾的“气浪”也陡然间向四周席卷而开,范围从一丈蓦地爆长到三丈开外,在四周的枯枝败叶受到我“能量气息”的影响而跟着向空中飞舞而起的时候如白色火焰般的“气浪”也跟着呈现青紫色。而我的“强者气息”也在这个时候完全以一种超越“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气势向“能量空间”释放出来。

  ※ ※ ※

  剑武院

  宗人堂

  “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把攥住颜如松的衣襟,颜木罕目光阴鸷地瞪着他的堂弟:“子寒怎么会突然袭击并重创一直都疼爱他的奶奶?他怎么可能有那样做?告诉我到底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快说!”愤怒之中,紧攥住颜如松衣襟的手能量爆吐,硬生生地把颜如松震跌出五六步外。

  “大……大宗长,我也不知道为……为……什么子寒会突然如发了疯一样的袭击颜太……我……”面对着是堂哥同时也是这个家族无人敢违逆的家长,颜如松脸色苍白如纸,内心惴惴不安。

  “姐夫!”杨轩联目光闪烁,突然接口说道:“子寒虽然是你最为疼爱的儿子,但忤逆长辈,重创疼爱他的至亲祖母却是事实,事后还不知悔悟,简直就好象疯狂******了一般到处伤人,我认为姐夫对这件事万万不可姑息!”

  “你给我闭嘴。”颜木罕铁青着脸,环视着一个个显然对自己的态度甚为不满的各支族系代表,这个一向高高在上的独裁者这时候心里也不由一惊。

  敏锐地察觉到一股和往常完全不同的不和谐的气氛在这个由他一手创建起来的家族里酝酿着。

  他强自平定下自己的心神,思忖着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剑武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但各大支系感情明显不和,连自己的舅子杨轩联也好象和他作对似的。

  “大宗长!”老者哈穆跨步而出,神情凝重地道:“您不在的这段时间‘剑武院’真的发生了许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而依我看来,这些事情全部都是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起的。”

  “哦!”颜木罕诧异地看着哈穆:“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

  “事情是这样的……”

  “……”

  “夏长平?”听完哈穆报告完今日发生的事件之后,颜木罕的脸色越发阴晴不定:“这到底是什么人呢?竟有这样的本事?”

  “大宗长,非老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那人年纪虽轻,武技却强得就算以莫测高深四字亦不足以形容其强大的力量。老夫在其面前竟如三岁儿童一般生不起半丝反抗的力量,身为‘剑武院’‘芒系’的剑道高手,老夫实在羞愧难当……”

  “哈老说这丧气话又是为何?夏长平既然可以随手破了我‘剑武院’的‘海潮剑阵’,实力自然非比寻常,哈老又何必耿耿于怀,再说武术之道本来就无永远的‘强者’。夏长平既然如你说的这么厉害,其人必定大有来历,我倒真想见识一下那个自称是斯家那丫头未婚夫到底是何方神圣?”颜木罕傲然地冷笑着,表情但老者哈穆却在颜木罕那双精芒闪烁的锐眼背后敏锐地看到了一丝恐惧。

  “大宗长,夏长平口口声声说非‘斯家族系’的人未经他的许可谁也不可以踏入‘剑锋院’半步,还特别说就算是大宗长您也不例外……”颜如松目光闪烁,脸色阴沈地道。

  “大胆!”颜木罕铁青着脸,站了起来:“连我也不例外?看来斯家真的想提前自掘坟墓了。”

  “大宗长!”哈穆沈声道:“夏长平其人实力确实非比寻常,我看大宗长还是先了解一下对方的虚实,再做打算为好。”

  颜木罕皱起眉头,不悦地道:“哈老是否认为本人的武技不敌夏长平?”

  哈穆脸色一白,还没等他说话,一旁的颜如松赔笑着已经说道:“大宗长的实力就算再多一个夏长平也非敌手,我们现在就立刻去把斯家那些该死的奴才赶出‘剑武院’……”

  “慢着!”老者哈穆大声地道:“颜如松,在大宗长还未对敌人有所了解之前,你刻意扇动大宗长前往到底有何居心?夏长平的实力你也亲眼所见,难道你不觉得就这样前往太过冒失了些?我……”

  “够了!”颜木罕阴沉着脸,阴霾的眼中寒芒闪耀。

  就在这个 在“剑武院”“宗人堂”大发雷霆的一代独裁者颜木罕激怒下即将前往“剑锋院”兴师问罪的时候,他却突然感应到从东北方向的“明王府”上空突然冲腾起一股强大的“强者气息”,紧随而来的是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沉重的压力,仿佛心灵之间突然被压上一座沉甸甸的大山一般令人难以喘息。

  这是一股他完全陌生的“强者气息”,就在他面露惊怵之色,搜索着记忆中是否有这股“强者气息”的记忆信息时,另一一股他再也熟悉不够的“强者气息”跟着自“明王府”的上空冲腾而起。

  “‘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颜木罕惊呼道。

  “大宗长,你怎么了?”颜如松讶道。相对于实力差颜木罕甚远的其他多位“剑武院”各支系剑道好手来说,此时的他们并没有感应到来自远处东北方向的“明王府”突然腾起的两股“强者气息”。

  “咦?”

  “啊!”

  在颜如松的话音刚落,距离他们最近的来自“古武城”内四镇“南淡河镇”也是隶属于“木尊行院”势力范围的上空也蓦然冲腾起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强者气息”。

  “‘木尊’!?”

  紧随其后(其实就算相差也不到两秒时间)跟着冲腾而起的第四股“强者气息”是来自北方的“麦鞑家”。

  “麦修元!?”

  而几乎同时冲腾而起的第五股“强者气息”则来自于东方的“罗工世家”。

  “力丹君!?”

  “为什么?”颜木罕无比惊讶地感应着在“明王星”的空间中连续冲腾而起的五股“强者气息”,一边喃喃地道:“为什么‘明王星’的几位‘强者’会在今天同时散发出他们的‘强者气息’?连闭关不问世事的‘明王二世’也出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更令他惊讶的是“璞皇宗”宗主关博翰的“强者气息”也是第六股“强者气息”竟也在“明王府”的地方冲腾而起。

  仔细地感应着不断在空间中释放出“能量”的六股“强者气息”,颜木罕终于发现六股“强者气息”的目的地都在“明王府”。而更令他惊讶的是那股他完全陌生的“强者气息”竟然向“明王星”的权威“明王二世” 修克烨·徐瑟发出挑战!

  “啊……”耳边传来几个痛苦的声音。颜木罕才陡然发觉“宗人堂”的一些弟子已经面露痛苦之色地盘膝打坐,行息调元,但纵然如此,他们的脸上依然展露出无比吃紧和痛苦的模样。

  颜木罕也才了解到由六个“武道强者”同时不断在空间释放出的“强者气息”将给生活于这块土地上的“明王星人”带来的巨大影响。也在这个时候他才发觉自己不知在什么时候“自我防御力量”已经启动,已经下意识地运转起周身强大的能量旋绕全身抵制着来自“能量空间”中由六个“武道强者”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大……大宗长。”老者哈穆面色惨白,吃力地道:“强……者气……气息……夏……长平……哇……”哈穆话音一落,体内的真元气息凝聚不住,再也抗制不了空间中强大的压力,一口鲜血喷洒而出,人也跟着颓然倒地。

  “什……什么!”颜木罕心中猛然一跳,哈穆的话虽然寥寥数语,却不啻为一道惊雷狠狠劈在颜木罕的心上:“难道那股能和‘明王二世’ 修克烨·徐瑟抗衡的‘强者气息’就是夏长平?!怎么可能?”

  ※ ※ ※

  三十五层的“守护能量”澎湃地在我体内的各条脉络不住流转,强大的能量气息散发在体外形成的一股股“气焰”也一圈圈的往四周强烈地辐射而开,而会聚而成的本属无形的“强者气息”在我超强的意念驾驭之下更如一把可割破穹苍的利刃一般冲天而起,“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那如须弥大山一般的“强者力量”顿时被我强大的“强者气息”摧枯拉朽一般的冲击个四处纷散,我的“强者气息”更是进一步的取代他的位置俯憨着整个能量空间。

  “守护能量”急速地在我体内各处运转,而周身旋绕的“能量气焰”也越来越盛,散布在体外的能量光团和包裹着我和斯利芬的“能量气焰”也在这个时候带着我们缓缓地离地而起,逐渐的往空中悬浮而起,因为在我把“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强者气息”压制下去之后我反而敏感地捕捉到一股流荡在空间中的危险气息,我似乎能够清楚地感应到自己浑身的亿万个细胞似乎正在因此而不由自主地紧张地缩紧起来,停止了以往活跃的运动。

  “到底是什么?”危机感应不住地振动着我的神经中枢,我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喃喃地思忖着。

  看到我的神情有些不对,斯利芬紧张中带着无比担心地问道:“长平,你怎么了?”

  轻轻地抚mo了一下斯利芬柔软的背部,在仔细捕捉着空间中那股流荡着不容易察觉的危险信息时我一边柔声地对我所爱的人道:“不要担心,没什么事情。”

  我们越飞越高,当越过“璞皇宗”宗主关博翰面前时,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这个领导着几乎算是“明王星”最大的一支宗门的领袖此刻那张如月般的脸色越发煞白,目光有些狼狈和畏缩地躲避着我和斯利芬的眼神,显然他也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连“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强者气势也不敌于我。

  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意,我加速体内“守护能量”的运行,更快地往空中悬浮而起。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何目的,但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却在迫使我不由自主地这样去做,因为当我在地面上的时候我感觉到一股回荡在心灵深处的莫名的压迫感,但当我离地而起越往空中上飞的话那股压迫感似乎就越减轻。

  在我利用三十五层的“守护能量”会聚出的“强者气息”(当然其中也夹杂着我精神力量的攻击)击溃“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强者气息”到现在时间也不过短短的二、三十秒,而从远处不住地往“明王府”这边延伸而来的其他三股“强者气息”也适时地接近到这块地带。对三股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强者气息”我全然不去理会,因为在我心中还有一个比这三个“强者”,不,包括关博翰在内的四个“强者”更为危险的信息的存在。

  不过让我可以完全置诸旁边四股“强者气息”不加以理会的原因还有一个,因为我相信既然身为“强者”,那起码还有身为“强者”所需要维持的武道尊严,他们是绝不可能一起围袭于我的。我的料想并没错,三股“强者气息”和关博翰的“强者气息”虽然同时围绕着周围,但彼此却又绝不联系,每股“强者气息”都各自的保持着同一个互不侵犯的距离,我甚至相信如果有谁一方先靠近另一方的话,他们也绝对会互相较量起来,而不是先针对我这个地球人。

  “长平。”斯利芬紧张地抓着我的手臂。在我的“能量防护层”内,斯利芬并不受充斥在空间中的五股“强者气息”的影响,但她依旧可以感应到空间中五股“强者气息”的存在。

  “没事的。”我朝她微微露出一个笑脸:“我要走,谁也拦不住,但现在还不行。”

  “嗯。”面对着我充满自信的表情,斯利芬安心地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其实无论我们会怎样,就算是死,但只要能和长平在一起,我就已经十分满足了。”

  “我们不会死的,谁也不能让我们死。”我拥抱着她,仰头看着苍穹,我充满豪气而自信地道。话音刚落,我蓦地感应到空间中快速地振动着一道“能量声波”往我的方向疾冲而来,感应着其势而来的轨迹,我的浑身气焰一腾,几乎就在那道“能量声波”即将振动我和斯利芬的耳鼓的时候我及时地散发出“守护能量”密实地周身布起一个精密的“防御罩”。瞬间把那道“能量声波”隔绝在外。

  “蓬蓬,蓬蓬蓬蓬蓬!”才布起的“防御罩”如受八道巨锤撼击一般的传来巨大的震荡感,而随着八下冲击落下,空间中才炸响开一个声音:“是吗?你那么有自信?”

  “‘声波驾驭术’?‘明王二世’?”我冷冷地道。

  回应我的是一个清吟而绵长的啸声,随着啸声绵长地响起,曾被我击溃的属于“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强者气息”再度以一种我想象不到的强大气势往空中冲腾而起。

  随着“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强者气息”在空间中的急速强盛,我的心灵也蓦然如受重锤敲打一般传来一阵阵不规则的振动,而受到“强者气息”的再度冲击,我悬浮在虚空中的身影更是把不住地摇晃起来。

  眼看“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冲腾而起的“强者气息”即将再次超越于我,我的“强者气息”也可能为之粉碎的时候,还没容我有调运气息加强“守护能量”的机会,一股仿佛来自宇宙中的无比强大的“力量”蓦地横展整个空间。

  说它是力量而不是能量,是因为没有人能够说得清这股力量的来源,因为这股仿佛从宇宙中突然出现的力量之强大绝不是人类所能够拥有的。

  整个空间仿佛都是这股力量的存在,在它面前,六个“强者”的力量竟显得那么的渺小。

  “这难道就是……?”感应着这股似乎蔓延着整个能量空间的超强“力量”,我一边惊疑不定地思忖着。

  因为这股“力量”虽然是那么的强大,强大到让人无法理解它是种什么样的存在,但奇怪的是我竟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究竟它是……”

  

第一章 力量的抗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