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单独聚会

    

  面对着这股好象突然从宇宙中出现的强大“力量”,所有人的思维一时间都停止了运转,根本就不晓得怎么来面对这股仿佛无处不在的神秘“力量”。

  但奇怪的是这股强大的神秘“力量”自出现后虽然似蜘蛛网一样盘踞着整个空间,却没有进一步动作的迹象,就仿佛它与生俱来就和这片空间融为一体一般。

  而原本在“能量空间”显得是那么强大的六股“强者气息”也不知不觉间被消弭于无迹,遗留下来的只有那淡淡的各属于各“强者”独自能量属性的真元气息。

  “你们怎么了?”斯利芬紧张地看着我:“为什么你们的‘强者气息’都消失了?为什么整个空间突然变得这么安静?长平,我有种很不安的感觉。”

  “嗯。”紧紧地皱起眉头,我一边感应着那股神秘的“力量”,一边凝重地点了点头,毕竟在我的感知里,这股突然横生在眼前的神秘“力量”实在强大得让人不得不怵心动容。稍微回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斯利芬,猛然间心里一动,我疑惑地问道:“难道你没有感应到突然跨越空间而来的这股神秘‘力量’吗?”

  “什么神秘‘力量’?”斯利芬诧异地看着,明亮的眼睛在我那大团蒙蒙的能量包裹中依然幽幽地闪烁着不解的光芒。

  心灵如受一记闷锤,我几乎不敢相信这股庞大的横贯整个空间的“神秘力量”斯利芬竟然会感觉不到?

  “怎么可能?”我喃喃地道:“难不成这股神秘“力量”只有我一个人感觉到不成?”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斯利芬紧张地抓着我的手臂,这个以前在“风神学院”中一直表现那么坚毅刚强的女教官此刻却显得那么脆弱地依附着我,“我怎么突然感觉不到‘明王二世’和其它四个‘明王星’‘强者’的‘强者气息’了呢,到底你说的‘神秘力量’又是什么?我怎么什么也感觉不到?斯利芬张目四望,一边捕捉着这片空间中归于寂静的气息。但此时天色已近黄昏,悬浮在空中的我们四周除了一片片银霞悬挂天空之外又何能找到别的什么。

  而本来不断熊熊地燃腾在体外三丈处的青紫色“能量气焰”在那股庞大的“神秘力量”出现之后也在我没察觉的情形下陡然萎缩住三尺左右,我熊熊迸发而出的“强者气息”也逐渐消弭无迹。一种无力感使我知道此刻就算我想再次提升自己的力量散发出“强者气息”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此时无论谁的力量在这股“神秘力量”面前都是没有丝毫的用武之地。

  就这样静静地空中悬浮了好一会,在我怔怔出神的时候,似乎弥漫整片空间的那股“神秘力量”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陡然消失个无踪无迹。

  而“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和其它四位“强者”的“强者气息”在“神秘力量”消失之后也一直未再出现,一场本来即将爆发的“强者相遇战”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被平息了下去。

  既然“明王府”和其他几位“明王星”的“强者”没有意图再阻截于我,而我所爱的女人也已在我身边,我自然更不会无事找事,大动干戈了。

  不过老实说在亲身体验到那股蓦然出现的“神秘力量”之后,我对自己的力量也真的再没有什么信心了。

  “这股力量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竟然会觉得有些熟悉感?”稍微沉思了一下,依然毫无头绪,摇了摇头,我随即抛下心中的疑惑,回到现实的问题中来。

  俯瞰了一眼在脚下不远处的“璞皇宗”宗主关博翰,从他身上散发在“能量空间”中的彷徨无措,显然并不只我一个人的心境受到影响。

  冷冷一笑,我也不再多想,毕竟“神秘力量”的出现虽然令人费解,但更不可思议的力量我也见识过,记得在“科动酋文市”参加“古武术大赛”的期间我被一股同样神秘的从宇宙深处延探而来的“力量”摄取到一个未知的空间,并莫名其妙地告诉我是什么“众神殿”的三位继承者之一?其“力量”之强大更非眼前这股“力量”可以比拟,因此在感应到那股“神秘力量”消失之后,我即放下心中的疑问,因为我知道这个宇宙还有更让人吃惊和不可想象的事情每秒都在发生着。

  猿臂微展,轻搂着斯利芬那柔软的纤腰,意念弹跳间,“能量气息”随之在体外振放而出,如道急电一般带着淡淡的青紫色“气焰”向“剑武院”的方向急弛而去。

  ※※※

  “剑武院”

  沉默地坐在“宗人堂”那张代表至高无上的宗长宝座上,颜木罕面无表情地看着一个个同样沉默无言的剑武院弟子,这些人都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颜家嫡系弟子啊,可如今呢,以往在他们身上可见的和睦气息已经不见了,他很明显的就从每个人那张张疲惫的脸上看到彼此厌恶的表情,而从他们的眼里颜木罕甚至也找不到以前对自己尊敬的感觉。

  而令他感到不安的并不是族系里突然产生的不和谐,而是另一个来自同一宗门却显然处于敌对势力的隐忧。以前,对这个族系的存亡与否他早不放在心上,但现在,他却感到无比的后悔。

  “哈老。”颜木罕沉思了一会,缓缓地注视着脸色苍白得面无人色的老者哈穆,“你真的能肯定那股和‘二世’较量的‘强者气息’是出自夏长平之手?”

  老者哈穆一手轻抚着胸膛,有些气喘地道:“大宗长,老夫虽然不敢百分百的确定,但起码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可以确认那股陌生的‘强者气息’确属夏长平无疑。”

  颜木罕重又沉思了一会,目光不住闪烁,喃喃地道:“如果是这样,那夏长平会出现‘明王府’显而易见就是为了斯家那丫头而去的了,但为什么‘二世’的‘强者气息’才刚腾起就又马上和其他几个‘强者’的‘强者气息’一起消弭无踪呢,本来散布在四周的压力那么的强大,‘能量空间’又如斯的紊乱动荡,怎么一下子就平静得不起半丝波澜了呢?‘二世’到底在想什么呢?让人欺到门上了怎么会这样就罢手呢?”想到这里,颜木罕心里一动,霍地站了起来,语气森寒地道:“哈老,传我的话,不得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靠近‘剑锋院’,更不得无故惹事,密切监视‘剑锋院’的一举一动,我要马上到‘璞皇宗’晋见关博翰宗主,在我回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得给我出乱子!要知道夏长平的实力既然已达‘强者境界’,且有和‘二世’抗衡的势头,那谁去惹他都只会自取其辱,所以在没有百分之六十把握对付夏长平和斯家族群时我们都只能忍!”

  “是的,大宗长。”哈穆沉重地道,这个“剑芒院”的剑道高手自然也十分清楚颜木罕目前面临的危机,也更加知道颜家在“剑武院”的领导地位已经岌岌可危:“老夫一定会严肃看管各院弟子。”

  “这就好。”颜木罕点了点头,深深地叹了口气,颜木罕也不再看其他在座的颜家弟子一眼,气息微一振放,人已往院中天台疾飞而起。

  ※※※

  环拥着心爱的女人在虚空中缓缓地飘浮着,心情有种说不出的轻松和痛快。虽然“剑锋院”就在眼前,但我却舍不得也不愿那么快的就让一大堆人吵了我和她好不容易才得到单独相处的机会。

  眼看脚下已是“剑锋院”,我的“守护能量”微微一提,非但没往下降落,反而在空中一个转折飘飞而起,直到脚下的“剑武院”在眼里就像一个小盒子似的时候我才停下飘飞的身体,跟着散发出大团的能量,在体外形成一个如球般的“能量层”旋绕着全身,然后我才携着斯利芬的手如临实地般地静静悬浮在虚空之中。

  甜蜜的柔情悄悄地在这个小小的“能量层”内酝酿着,深情地注视着眼前这个饱经风霜的女人,我心痛地拥抱着她:“芬,现在好了,你终于在我身边,任谁也不能再把我们分开了,你知道吗?失去了你,我好心痛,我感觉整个人生都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那次,你刺杀于我,虽然是不得以,但就算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也从没怪过你,我一直都在自责着自己,因为是我让自己所爱的人这么痛苦,我……”

  “不!”斯利芬紧紧地抱着我:“长平,你别说了,我都知道,我都知道,其实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斯利芬热泪盈眶地埋首在我的胸膛,抱住我腰身的手是那么的用力。用力到让我轻易的就察觉到这个原本是那么坚强的女人此刻竟显得是多么的彷徨无助和脆弱。

  我的心越发感到心痛不堪:“芬,不是你不好,要怪就怪在现今这样高科技的社会文明还存在着这样腐败的君权主义,我向你保证,只要我夏长平在的一天我就绝不会让‘明王府’和颜木罕那样的恶势力侵害到斯家的族人头上,斯家所遭受的苦难和不平等已经太多了,我绝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重演!”

  “长平,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斯利芬主动地亲吻着我,是那么的激烈和迷乱。

  长久而缠mian的相互索吻,我感受着仿佛已经远离了几个世纪的甜美,久久方才分开。

  聆听着两颗如雷般剧烈跳动的心,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才逐渐平缓下崩紧的心情,缓缓地开口说道:“我们的计划已经行不通了,‘明王府’和‘璞皇宗’两大宗门也不会给我们有行使那个计划的机会,芬,最好的办法就是斯家举族迁离‘明王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可能的。”斯利芬黯然地道:“虽然我知道全族离开‘明王星’是躲避‘明王府’惩罚的最好办法,但斯家的根在这里,父亲和所有斯家族群是绝不会丢弃自己祖先的家园的,他们宁愿死也不会离开这里,我很明白这点。”

  我沉默了下来,在听完斯利芬这番话后我更深深地明白和“明王府”一战已再所难免。当然我提出让斯家全族离开“明王星”并非惧怕“明王府”的势力或是害怕自己会受到什么伤害,而是考虑到斯家的未来。毕竟“明王府”在“明王星”的权威和影响是根深蒂固的,我纵然能暂时地抵制“明王府”对斯家的威胁,但以后呢,总有一天我要离开“明王星”的,在我走了之后呢,斯家族群又将怎样?

  “长平,你在想什么?”见我久久不语,埋首于我胸膛的斯利芬微微地抬起了头,轻声地问道。

  “没什么。”我柔声地道,注视着眼前这个冷艳娇柔又显得脆弱的女郎,浑身充满着矛盾气息令我更加充满怜惜地说:“我刚才只是突然想起了以后,我们的未来。”

  “我们的未来?”斯利芬娇躯蓦地一震,再次紧紧地抱住我的腰身,语气有些惶急地道:“我们真的会有未来吗?长平,我好害怕……真的好怕,我是个自私的女人,我真怕会害了你,你知道吗?”

  脑际清楚地接收到近在咫尺的斯利芬游离在空间中的那些恐惧和惊慌的信息,我的意识也短暂的出现一片混乱,因为在我的心里也偷偷地潜藏着一个隐忧,先不说那股蓦然出现的“神秘力量”,就“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力量也绝不会稍逊于我多少,那急速爆增往四周空间散发的“强者气息”在在的表现出这个人的武道境界有多么的深邃强大,若非那股“神秘力量”突然出现,并以它强大得不可想象的力量压制了所有人的气势,只怕我和“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一场“强者气势”之战将不可避免,更绝对将因此导致一场不可避免的“强者之战”,那时斯家族群和我所爱的人──斯利芬命运可能将因此而提前到来,再无还转的余地,我的力量虽然已经达到“强者”境界,但要和“明王府”硬碰硬,取胜的几率却十分的渺茫,起码我知道对之有威胁的“剑武院”和“璞皇宗”两宗门就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当然我心里的这个隐忧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现在我和斯利芬以及斯家族群需要的是自信心而非担心。

  所以在接收到斯利芬彷徨的思想信息之后我就轻轻地抬起她深埋于我胸膛的那张清丽苍白的脸,一语不发的就深深地吻了下去,因为此刻无论说什么都远不如用行动来得实际。惟有用我最激烈的爱和自信才能使这位饱受心灵压力和创伤的女人那颗彷徨无措的心稳定下来。

  良久良久,彼此才又依依不舍地分开紧紧交缠的唇舌。

  而此时的四周已是一片漆黑,夜晚也重新主宰了这个世界。

  “芬,无论接下来的日子里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要你相信我,和我站在一起,我说过为了你,无论我付出多大的代价,哪怕是我的生命也再所不惜,也绝不会后悔!这点你一定要牢牢的记在心里,绝不能因我们以后可能遇到的一点挫折或是怕我遇到伤害就产生退缩的心理,你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明白吗?”

  斯利芬没有回答,而是紧紧地抱着我,用行动代替回答。

  “我们回‘剑武院’吧。”她轻轻地说:“我已经有很多年没见到父亲和族人们了,我好想念他们。”

  “好的。”我柔声地回答,意念动处,浑身能量自行运转,以极自然又平稳的飞行速度向脚下的“剑武院”徐徐飘落。

  一场关于斯家族群命运的战争终于在我带着斯利芬回到“剑武院”之后正式展开。

  ※※※

  笼罩在夜幕中的四周依旧一片的寂静,似乎刚才六大“强者”的气势较量并没有给这个绿色星球带来丝毫的影响。

  脚下连绵而起的三座庭院在黑暗中如三头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安静中仿佛带著死亡般的阴影,阴沈中带著莫以言状的压力。

  俯瞰著距离越来越近的“剑武院”,我的心也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我所爱的人已经在我身边,但一颗心却始终轻松不起来,看著漆黑而静谧的四周,心反而感觉沈甸甸的,有一种难言的压抑感。

  “长平。”斯利芬突然说道,低柔的声音带著浓浓的担忧:“父亲和族人们都好吗?他们一定还在恨著我,毕竟斯家所受的一切苦难都是因我而起,长平!”斯利芬蓦地抓紧了我的手,“先不要回去……我……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我们先不要见他们好不好?”

  闻言我愣了一下,稍微沈思了一会,我已然明白,问:“怎么你不想快些回去见见你父亲和亲人们吗?”

  斯利芬沈默了下来,缓缓松开了手,那股我极为熟悉的冰凉气息再度在她身上聚集,并徐徐地迫开我散发在周遭的“能量防御层”,独自向空中飘浮而起。

  我无声地轻叹了口气,斯利芬的心情我何尝不明白?斯家会遭遇如今境遇全部都因她而起的一个情字,罗工少宗对她的爱,明王少主对她的恨,归根结底都是一个情字,而如今我愤怒地奔赴到此“明王星”,和此古武星球最有权势的“明王星”公然对抗,又何尝不是因为一个情字?而到底此次斯利芬和我的这段情又将会为斯家族群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这是没有人可以意料到的。就算我对自己的力量有无比的信心,但我凭个个人的力量真的可以敌得过“明王府”在众“明王星人”心目中根深蒂固的地位而化解斯家的危机,重新培植他们的地位吗,老实说我自己并没有把握。而到底该怎么做?我也没有丝毫的头绪。

  这时看著已经逐渐恢复坚毅和冷静风采的斯利芬,我的精神不由一振,看著所爱的人那股清寒飘逸的背影,我缓缓地跟随在她的背后重新向虚空飘浮而去。

  夜晚的星空凉风徐徐,点点星光横曳银河。昂视著这片夜晚的星空,感受这静谧的气息,人的心情也顿时显得祥和了起来。

  随著自己所深爱的女人在夜晚的虚空中缓缓飘浮,我们久久无言,只是在高空中沿著直线一路向东飞行,不知不觉间,我们离开了“剑城”,跨过了“淡河镇”,在一座海拔6680余米高的雄伟山巅降落了下来。

  山巅通常都很陡峭崎岖,但这个山巅却显然不同,非但不陡峭,相反的却甚是平坦,放眼望去,连绵纵横而开方圆几达一千米,竟仿佛一个天然的修行平台一般。

  突然间,我的精神蓦然接收到一股伤怀的信息,丝丝离离,飘飘荡荡的,显然这个地方勾起了斯利芬心灵深处的某种回忆,但她又竭力地在压抑著,控制著不让自己的情绪外露。

  我很想游离出“精神能量”具体解析斯利芬游离在空间中的思想信息,但又觉得发掘别人的隐私是很不道德的事情,纵然对方是自己所深爱的女人。如果是无意接收到还情有可原,但刻意的去探究就真的很不道德了,我也不屑这样去做。

  但不知道为什么,察觉到斯利芬情绪的变化,我隐隐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刺痛。

  看著背对著我默不出声地站在崖边出神地眺望著东方的斯利芬,回想刚才突然接收到的伤感信息,我心陡然一动:“难道这里是……”意念动处,能量随之灌注“视觉神经”,原本漆黑的夜色在眼里蓦然大放光明,宛如白天一般处处清晰可见,只要我的视力凝聚于一点,纵然是远在千米之外的景物也一样如在眼前。

  “这座山叫‘格狄伦山’,在‘明王星’上是除‘云热高山’之外的第二座高山,而这里……”斯利芬蓦地转过身来面对著我:“……这座山巅,常有喜爱静修‘武道家’来这里修炼武学,久而久之,便被名为‘静武之巅’,有一天,一对情投意合的同样喜欢来这里修炼武学的情侣却重新给它取了个名为‘有情之巅’……”

  说到这里,斯利芬停下了话头,重新转过身去背对著我,在她转身之际我却已从她的眼角看到了一丝泪水,也明白她口中所说的那对情侣是谁。

  “这块方圆不足千米的‘有情之巅’,从此处处留下他们的足迹……也处处留下他们彼此许下的诺言。”

  随著斯利芬的话落下我的心也跟著阵阵抽搐,虽然明知道斯利芬现在的感情已经归我所有,但听到她突然提起她以前的感情经历,我还是感到阵阵的难受。

  “长平……”斯利芬幽幽地说,清风微微吹拂起她那袭柔软的纱裙,清寒及一股忧伤的气息漫布著她的全身。

  我动也不动,看著就近在咫尺的爱人,我浑身却宛如成了化石一般僵硬了起来,不知如何反应。

  “……我想去见见他……”斯利芬回过身来,泪眼迷蒙地看著我,清丽苍白的脸上缓缓地滑落下两道晶莹的泪水:“你相信我吗……长平……”

  我心阵阵搐痛,我当然相信她对我的感情,在我寄身于银色鼠,亲眼目睹她为了我而首次低头乞求“明王少主”放过我的情形时我就知道她对我的感情有多么的强烈。但相信是一回事,让她去见以前的旧情人却又是另一回事,我不是圣人,更何况对感情我比任何人都要执著。此刻一听到斯利芬说要去见罗工少宗,我心立刻感觉阵阵的难受。

  沈默了半晌,我才沈吸了口气,勉强展露出一个微笑:“我明白,你去吧,你和他的事情确实需要机会说个清楚,以前你被软禁‘明王府’纵然他有心见你也不可得,现在你既然出来了,那就去见他吧,芬,我永远都相信你,所以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我强自保持语气的稳定,心却在暗暗泣血。

  她深深地看著我,眼里盛满了温柔,似乎又蕴藏著一种我没有办法理解的信息,梨花带雨般白皙的脸蛋令我怜惜之心大起,我终于走了过去,把她缓缓地拥入怀中,再用力地抱紧。

  就这样静静地相拥著,许久许久……

  “长平,和我一起去吗?”

  “我去好吗?”我迟疑地反问。

  “……”斯利芬沈默。

  “……还是不了……你和他的事情……我想你一个人去和他说比较好。”我苦笑地道。

  “嗯。”斯利芬点了点头,温柔地环抱著我。柔情悄悄地在我们身上酝酿著,我终于放下心中的不快俯下了头,啜取住那两片柔软的香唇。

  时间再次悄悄地流逝……

  不知到底过了多久,斯利芬才打破了沈寂,缓缓地抬头看著我:“长平,你知道吗?有些事情我一定要解决了才能安心,不然……”

  “我知道。”轻轻地用两指堵住了她的柔软的嘴唇,我说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不会再容许自己失去你,更不容许你再离开我身边!”

  “但你不是说你不去的……”斯利芬讶异地看著我。

  “我改变了主意。”眼中爆射坚定的光芒,我深深地看著她:“不过我知道在你去见他的时候我并不适合出现在他面前,所以我人不会跟随你去,但请你相信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随时在你身边守护著你。”

  斯利芬的眼里有些许的疑惑,但她并没有再问什么,而是紧紧地拥抱了我一下,并深深地亲了我的脸颊一口,才调运起她那独特的令人感觉冰凉的“能量气息”旋绕周身,跟著头也不回地向坐落在“古武城”东方“迪亚镇”的“罗工世家”飘飞而去。

  ~第二章单独聚会完~

  

第二章 单独聚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