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古武术大赛”初赛结束时间来到的最後六场比赛里,近四百位参赛选手已胜出一百九十多人,只剩下最後决出三名的初赛胜利选手了。

  比赛的这几天中,被我列入第一等参赛级数选手的多出了十六位,列入第二等参赛级数选手的五十三位,其它的便都是第三等参赛级数的选手了。

  在这激烈初赛的二十来天中我意外的发现这座发达繁荣的“科动酋文市”似乎逐渐的笼罩上一层紧张的气氛。

  一直是豔阳高照的天空也被层层的乌云所遮盖,人们的心情也开始郁闷烦躁起来。

  ※※※

  在初赛完全结束时,总计出场的选手人数为三百九十六人(396人),人数包括来自“冥王星”上的五位选手。共有七十八(78)所古武术学院参加这次的古武术大赛。

  初赛结束後,剩出了一百九十八人(198人)参加第一次的复赛。这次的初赛总共进行了达三十四天的激烈武斗比赛方始结束。

  更为紧张的第一次复赛终於在给选手们停歇了三天的准备时间後又接著进行了。

  所有参赛选手们和学院的老师和学员们的心情也为之紧张了起来。

  一大早,古武术大赛的会场已弥漫了浓厚的紧张和郁闷的气息。

  乌压压的云层遮掩了太阳的光辉,也遮掩了那份温暖与火热。

  但令人更加难受的却是,阴沈的天气不但未曾给人以清凉的感觉,反而带来比火辣辣的太阳还要闷热的气息。

  在会场上,精神感应能力特别敏感的我心情也十分的郁闷和烦躁,心底隐隐地传感著一丝不安和焦躁。

  ※※※

  今天是第一次复赛的开幕式,离正式的比赛还要等到明天。

  大赛的主持人在没有人可看到的地方里用扩声器发出洪亮的声音响彻著“古武术会场”的每一个角落,宣布著这次的复赛的方法。

  令所有人想象不到的却是,这次的复赛不再是一场场的进行一天才六场比赛,而是分设了三个武斗区,每个武斗区同时进行著一天六场的比赛,这样的话,每天就将进行十八场的比赛。

  这样的话,将大大缩短了进行比赛的时间。这样的话,胜出的一百九十八人(198人)进行的第一次复赛只要六天的时间便可结束比赛。

  这样新的比赛方式虽然节省了大部分的时间,但也让所有参赛选手和那些旁观者感到失望。

  因为如此一来,每一场的武斗比赛便不能全部目睹了,参赛选手只能看到一去武斗区的比赛战况,却不能对另外两区的比赛战况加以了解了。这样就少了可事先发现对手的特殊技能和实力,少了可加以防范的机会了。

  所有在旁观战和做拉拉队的学员也一样,他们也不能完全地看到各个学院的选手之间的特殊技,也就无法加以体会了。

  我呢?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并不需要对那些选手施展的武技多麽的关注,在初赛的时候,被我认为够资格称得上是第一等级数的参赛选手也就那麽二十来位,而且在初赛的时候我对他们的实力多少总有点了解,当然能够看到他们更具体一点的实力自然是再好不过,但如果不能够的话,对我也没什麽太大的妨碍。我反而对这个新的比赛方法感到欢喜。

  我在会场上除了一边聆听比赛所需注意的规则外,一边就扫望著会场的人。

  陡地眼角瞥到一屡冰冷而凌厉的目光向自己这边电射而来。

  心中一动,顺著这道目光的去向我豁然发现他的目标是站在不远处的瑞芬。

  是樊若松!

  瑞芬接触到这道目光後,我发现她的脸色突然有些苍白,她的身躯似乎还在微微的发抖。我立刻感应到她的能量气息竟突然有些激荡和不平稳的运转的趋向。

  怎麽回事?

  我皱起了眉头,看著瑞芬异样的表现,我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心里更没来由地涌出一股怒意。

  对樊若松投向瑞芬的目光感到无比的厌恶。

  眉头一皱,我下了一个决定。

  双眼自脑部“神经海”处聚集起一股“精神能”,目光挟带著暴雷急电似的精神力量电射向樊若松。

  为了对他投向瑞芬的目光和为了报以前那“一目之仇”,这次的目光的挑战我是势必要以压倒性的气势击垮他的自信。

  果然,我含著精神力量电射过去的目光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的目光立刻改变了方向转而向我扫了过来。

  ※※※

  如受电击雷劈一般,樊若松一接触到我的目光後,立刻身体狂颤、狂震、狂抖,气息狂乱地向外散放。

  坐在他旁边的韩班发现异状,周身很自然地震出一股防范能量,保护住自己不受樊若松突然散放的能量气流所侵扰。

  但另外的几个“冥王星”人可就没有这麽快速的反应,他们被樊若松突然外散的能量气流震得离座而起,身体向四周踉跄倒退。

  樊若松异常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冥王星”观席区的一阵骚乱。

  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含著“虚拟意境”的精神力量轻而易举的便便籍著自动防范力量最为薄弱的目光中给予樊若松一个意外的打击。

  就在我对这个效果感到十分满意的时候,和樊若松紧紧交接的目光突然中断。我没有料到樊若松竟在精神受我的精神力量袭击的时候犹可强自中断和我目光的牢牢接触,看来他的心神和意志都十分的坚定。

  不过对樊若松受我精神力量的“虚拟意境”袭击後的反应我已十分的满意,我相信他现在虽然中断了我的精神力量的继续袭击,不过暂时还残留在他脑域内的精神力量绝对还会使他够戗的。相信他的精神和心神现在一定还在受著暴雷急电的袭击。

  我微笑地含著强大自信的目光继续地罩定著他,感觉到他的精神防范力量已然加强,我已没有必要继续对他加以“虚拟意境”的精神力袭击了。

  我微笑地回头看了不远处的瑞芬,期待得到她的一丝赞赏。

  可是她的目光却闪烁著一点关切,对樊若松的关切。

  在看著我的时候竟显得十分的复杂,隐隐间似乎还存在著一丝的埋怨?似乎在怪我多此一举?

  我不敢确认这次接收到她的目光中的含义是否如此?但心里已不自然的感到些须的酸楚。

  我终於知道她和樊若松必定熟识,而且熟识的程度必定还很深。

  感觉到身後传来异样的感觉,我立刻回转过头。

  从樊若松处电射出七八道凌厉的目光,一齐地盯向我而来。

  我正自觉得心头光火无处发,意念一闪:“就让你们也尝尝和樊若松一样的滋味吧!”“精神能”又聚集在目光之中,那些和我目光接触到的“冥王星”人还不晓得发生 什麽事,已一齐受我“虚拟意境”精神力的袭击。

  受到我的精神力量袭击的自然包括韩班在内。

  但令我感到奇怪的却是八个人当中,只有韩班的反应和樊若松如出一辙,也是狂乱的能量向外散放。

  至於其他七位却皆只是身体剧烈地颤抖著,一付和什麽力量做著抵抗一般。

  这个时候,樊若松已完全的恢复正常,他向我扫来一屡怨毒深寒的目光後,便手掌连连拍在韩班身上,手掌正拍之後再以手背反拍,一下子便连拍韩班身上九处大穴,十六处****。

  韩班也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恢复正常。

  他看也没看我一眼,就神态森寒地使用和樊若松刚才同样的手法一一为其他七位受制的同伴解除精神封锁。

  我环抱著双手,姿态悠闲地看著他们的忙碌,其实心里却对他们这种特殊的解除精神力量封印的手法感到无比的诧异。

  ※※※

  那些旁观者并不知道“冥王星”人发生了什麽事?也没人发现我对“冥王星”人的所作所为。

  除了瑞芬一人知道外,也许还有一人,不,还有三人!

  三道锐利如刀的目光向我投射而来。

  我迅速地向东南方向望去。

  “咦?”

  我诧异地发出声来。

  在东南方的“天道学院”观席区里我意外地看到一付苍白文弱模样的神万心,在他的旁边竟站著那位在“冲翰林大街”和我有一掌之交的“傲江族”人,那个时候我隐隐感觉到他似乎没有属於人类的思想信息而一直怀疑对方似乎不是人类,另外他对付翻天量和豪来得克两人的那份强猛快速的力量一直让我记忆深刻。

  现在看到他竟出现在让我觉得是强劲敌手的神万心身旁怎麽不叫我吃惊呢?

  一个肤色是那麽的苍白,一个肤色却是那麽的黝黑油亮,两人站在一起显得是那麽的不搭配和突兀感。

  真不知道刚才我为什麽没注意到他们?

  而且,看他们两人投向我的目光好象已发现了我对付“冥王星”人的精神力量了。

  站在神万心旁边的那个一头不羁朝天直竖的特意染泄而成的绿色头发,黝黑色的皮肤和身著特异服装的傲江人看到我发现他之後,好象和我打招呼似的竟朝我咧嘴一笑,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

  我只好对他点了点头,看来不只我对他印象深刻,他对我的印象好象也蛮深刻。

  ※※※

  另外一道如要把我碎尸万断的仇恨目光不用看我也知道是贝思挞。

  刚才我的精神能量的突然狂涌自然躲不过在会场上同是精神力量修炼者的贝思挞的察觉。

  我转而冷笑地看向他,他的目光迸射出强烈的仇视,却没发现他有挟带精神力的迹象。

  我耸了耸肩,既然他不想再和我较量一下精神力量,我也就没必要继续理睬他。

  我再回头看了一眼瑞芬,她一付心事重重、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没发现我在看她。

  突然,我发现威克尔以一种研究的目光似笑非笑地看著我,似乎他发现了什麽?

  心头一震,我掩饰地朝他挤出一丝微笑,便赶紧假装环视周围地四处张望。

  ※※※

  过了没多久,扩声器里传出令这次参加第二次复赛的一百九十八位(198人)选手齐聚武斗场。把各自的参赛牌的编码再输入智能机器中,再次选出各自的对手和比赛的武斗区。

  这时武斗场上已摆放著一台智能机器。

  我们“风神学院”里的五位参赛选手全部进入了第二次的复赛,当看到我和威克尔等五人一起走向武斗场的时候,“风神学院”的所有学员一齐欢呼了起来,让我们享受到全场人的注目礼。

  我轻飘飘地悬浮在威克尔等人身边向前飘浮,学员们都不知道我为什麽要浪费真元能来施展“浮移术”?但在这些天来都已见怪不怪了。

  倒是那些来自不同学院的人却以为我是在炫耀技能,都是一付不屑的模样,我对他们的反应并不在意,随他们怎麽去想好了,等到最後他们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高手。

  登入参赛编码结束之後,我们又回到自己的观席区,等待产生出明天三个武斗区共十八场的比赛选手。

  在这段令人紧张的等待中,大赛的主持人又发出了令人精神大震的消息。

  在这次的古武术大赛中,“空中城市”竟破例地要在这次的大赛中吸收五名最强的选手,三名表现优异的选手进入“空中城市”修习高级的武技。

  排在第一名的选手听说可直接进入“智者武堂”修习智者那可潘遗留下来的精妙武技。

  第二名的可进入“空中城市”一级武校。

  排在三、四、五名的选手可进入二级武校。

  而那三名表现优异有好的发展潜能的三名选手将接受武堂长老的亲自授艺,时限为六个月,有好的领悟便可继续留在“空中城市”,资质表现差领悟不到空中武学精义的便只好逐出“空中城市”返回地球了。

  这次的挑选竟一改以前只选择两名最强的选手和一名优异表现的选手为五名最强的选手和三名优异表现的选手,怎不叫众人兴奋不已、精神为之大振呢?

  烦躁郁闷的气息瞬即便被振奋欢欣的气氛所代替,“古武术大赛”的会场之上一片欢腾。

  我也不由受到这股欢腾气息的鼓舞,精神随之一振,这下子我进入“空中城市”的希望与机会不缔是大大的增加了几倍,我只需要进入五强行列便可以了,而不需要一定得拼到最强或是次强才有可能入选“空中城市”。

  因此我的心情一下子显得轻松了起来,不由的又左顾右盼起来。

  ※※※

  终於,明天进行第二次复赛的十八场比赛选手产生了。

  令我意外的却是明天的十八场武斗比赛中我竟也榜上有名!

  我的名字赫然出现第三武斗区进行的第四场比赛名单中。

  我的对手是“兵武学院”的选手名叫哈雷的傲江族人。

  哈雷,是被我心目中评为第二等参赛级数的众多选手中的一位。

  “嘿!遇上我就算你‘走运’吧。”我脸颊上浮起一屡笑意。

  看到我明天就要上场比赛,邱星佳竟跑过来嚷道:“长平学长,明天的比赛恭喜你榜上有名,希望这次学长你的对手能够再更强一点,好让我们能够再见到一场更刺激更精彩的比赛!”看著邱星佳一付阿谀奉承的模样,我正要抬手给他一个暴栗,旁边的段青刑却姿态十分潇洒的挥舞了起来。

  “啪”的一声,已在邱星佳的後脑勺啪了一掌。

  “你……!”邱星佳圆瞪著一双虎目, 一些气恼地看著段青刑。

  “我?我怎麽样?”段青刑悠闲地努嘴道,“你这家夥,如果长平学长明天上场就遇到比‘巫数学院’乙方霸还要强的对手,那不是平白的浪费了实力让其他人知道,这样有什麽好的?还不如先遇上一些小虾米,在最後的决赛中再遇到强的选手为好,学长的实力才不会事先被人悉破。你这家夥为了要自己大饱眼福就希望长平学长遇到更强一点的对手,简直欠揍!”

  段青刑说得十分在理,在整个古武大赛中相信所有的选手都有这样的心思。

  邱星佳苦著脸,又没有办法来反驳他。

  段青刑看著邱星佳一付瘪样,得意得哈哈笑了起来。

  看著这两个只要在一起就不住互相磕碰的“活宝”,我也有些啼笑皆非。

  ※※※

  这次的第二次复赛的开幕式眼看已要落幕,明天的比赛进程又待重新开始,人潮虽然在晃动著,却没有要离开的迹象,想来一定还处在这次“空中城市”宣布增加入选人选的兴奋之中。

  我转头向後望,心里却不由向下一沈。

  瑞芬不知何时竟已不在现场。

  脑际瞬间浮现当时我的“虚拟意境”给樊若松等来自“冥王星”人以精神冲击时瑞芬的表情,我忙向“冥王星”人的观席区望去。

  韩班等“冥王星”人一一闭目静坐,如在静心打坐一般的对外界充耳不闻,而我的心却不由跟著又往下一沈。

  因为我发现樊若松竟也不在!

  随著意念行转,“探索能量”不由的向四周扩散延伸而去,刹时间,“探索能量”便覆盖了整片“古武术大赛”的会场,感应著这片空间传来的各种不同的能量气息。

  我这样做当然是徒劳无功,莫说瑞芬改变自己的能量气息使我探测不出来,就连樊若松的能量气息我也不熟悉,又如何能够感应到他们的位置?

  我内心已认准瑞芬必定和樊若松在一起,凭那时瑞芬的神情与反应,我知道她和樊若松必定甚为熟识,而我意气之下对樊若松等人施以精神突袭,一定引起瑞芬的不满,所以当时我才会接收到似乎对我怪责的信息。

  “他们到底是什麽关系?又到哪里去了?”我心神不宁地想著,浑然不觉自己的身体正慢慢向上飘浮起来。

  陡然感觉到一股能量袭来,我立刻从沈思中警醒。

  这时才发现此刻自己竟悬浮在学友们的头上,还有继续往上飘移的迹象。

  看见我恢复了过来,威克尔才收回他发送过来的轻微震感能量。

  从他的目光中我接收到他发送而来的信息:[长平你怎麽啦?有什麽事吗?]

  信息自目光交接中架起一道光波传输路径一般,我们彼此的信息急快地彼此传递交流著。

  [没什麽!]

  我苦笑地赶紧沈息往下飘降,我现在悬浮在众人头顶实在太惹眼了,从四周唰唰地射来的目光就让我的精神一时间接收到各种各样混杂的信息,我赶紧把“精神能”收回“神经海”潜藏起来,断绝掉那些目光投射而来所带来的各种信息。

  ※※※

  从“古武术大赛”的会场出来之後,不过才午时过去一点点,天空阴阴沈沈著,仿佛我此刻的心情一般。

  学友们看我沈思的表情还以为我是在思考著明天的武斗,却不知我此刻的心充塞著的全部是瑞芬的影象。

  这是陷入恋爱中男女都有的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态,我也不能例外。

  一路飘飞我就这样沈思著,学友们和姐姐看著我那付紧锁眉关心事重重的模样,也都很识趣的不来打搅我。

  回到“智慧会馆”,连集合我都没加以注意,心不在焉地就径自地往“静卧室”飘飞而去。

  看著我异常的表现,副院长十分诧异,不过他并没有就此叫住我。

  茫然地回到“静卧室”,感到心里头充塞著难以言状的苦涩与酸楚,那份失落感竟是那麽的沈重,压得我都快要窒息一般。

  我的心情烦躁极了。

  飘到了床边,我叹了口气,顺势就往床上躺倒。

  伸展了一下四肢,放松了全部的心神与能量的凝聚力,感觉到身体在触及床板的同时,接著便又慢慢地向上浮起。

  我睁大了眼睛,看著在面前越来越大的天花板,重又叹了口气。就在脸部快要接触到冰凉的天花板时我才从嘴里呼出一口凝聚真元能量的气息撞向天花板,身体受到力的反弹,便又悠悠地往下飘落,当身体再次向上浮起时,我便又重复著刚才的动作。

  意识如万马奔腾般的纷乱,我重复著那单调而枯燥的举动。

  “原来瑞芬的一举一动竟会给自己带来这麽大的影响,这就是昌浩说的爱情的魔力吗?”我喃喃地自语著。

  脑海里浮现当时从“修行台”出关时遇到昌浩的情形。

  那时昌浩对我说的话犹在我耳边:

  [在你获得修炼特殊技能的时候,我遇到一位女孩子,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我们由相识 到相知,以至深深地相爱,我已经不能没有她。你可能不懂我为何这样做,说实话我也很迷 糊,我考虑了很久,最终……]

  [不要这样看我,我是什麽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我不是为了钱才跟她在一起的,开 始我也不知道她是‘太阳科技’的千金小姐,直到最後才知道,可是已经晚了,我已经不能 自拔。我只好为了她的理想而放弃了我的理想,你可能不了解,可是只能说爱情的力量实在太伟大了,我是个平凡的人,我逃避不了。]

  [我不会後悔的,日後你遇到自己所爱的人,就会了解了。]

  当时我并不了解为什麽昌浩竟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了自己多年的理想,也不了解爱情到底是什麽,但现在我知道了,爱情是那样的甜蜜、枯涩、酸楚,百味杂陈。

  ※※※

  几股飘飞的能量气息往自己这边而来,慢慢的衣袂飘飞蜡蜡作响的声音跟著传入耳膜。

  “小弟,小弟。”

  姐姐的声音随後响起,接著门板吱呀一声,姐姐以领先一步跨入门内。

  心头正烦躁之极,手向下一拂,无可抗拒的柔和能量瞬即把姐姐刚跨入门内的身体又震出房外,门板随之禁闭而起。

  我略显暴躁的声音响起:“我要安静,安静!不要来烦我!”

  姐姐才刚踏入房间,双眼还来不及打量房间的一切,便感到一股柔和的真元能量包围住全身,刹那间,自己竟没有丝毫的反抗力量,硬生生地被送出房外。

  听到我语气的暴躁,姐姐一呆,自尊心一时承受不住,接著生气地嚷道:“小弟,你怎麽回事?我是你姐姐也,我是看到你似乎有什麽心事,关心你才来看看你,你竟对我这样?快点开门……开门……”

  姐姐怒气冲冲地擂锤著门。

  我心头无比的烦躁,也不想答理任何人,对姐姐的行为举动更是充耳不闻。

  高志远的声音响了起来:“蕾姐,长平学长可能正在思考著什麽问题,我们还是不要打搅他好了。”

  莫莲娜也道:“夏蕾姐,我们还是走吧?”

  姐姐兀自用脚狠踢了几下门板,纵是石块堆成的门只怕也要被她踢得粉碎,但在我用能量的护持下,门板却依然完好无损。

  最後她只好作罢,但语气依然充满了怒意:“我懒得理你!”丢下了这句话後,便气冲冲的走了。

  邱星佳看著姐姐远去的背影,吐了吐舌头,对旁边的段青刑悄声地道:“这句话似乎该由长平学长说才对!”

  “你找死啊,被夏蕾小姐听到了可有你受的。”段青刑横地又给了邱星佳一个後脑勺。

  学友们都明白我今天的脾气有些暴躁,这是他们头一次见到我脾气这麽暴躁过。

  不久,他们各自散去,这里慢慢又恢复了平静。

  而我的思绪却在胡思乱想著,内心犹如滔天骇浪一般的不能平静。

  ※※※

  翌晨

  我徐徐地飘向会馆的集合点,昨晚郁闷的感觉依然犹存心底,却多了一份我自己也不知道的倔强。

  沿途遇见的风神学员有的跟我打招呼的我便默默地点了一下头,没有跟我打招呼的我也懒得理会他们,就这样我飘飞到了集合区。

  在那里大部分“力量学堂”的学友们都已到场,剩余两三个还未到。

  学友们见了我都热情地向我围了过来,由於心情还是不好,我的神情便显得有些冷漠,有一搭没一句地回应著。他们看出我的心情有些烦,便也不再来烦我。

  我看见姐姐和“明智学堂”的莫莲娜等学员在一起,她显然还在生我的气,看也不看我一眼。

  我只是稍微的看了一下,便心情沈重地转过头来。

  就在这时,我发现副院长和其他老师也自远处飘飞过来,瑞芬豁然也在里头。

  心猛地一跳,眼睛陡地一亮,但接著我赌气地挪开了视线,神态显得十分冷漠地悬浮於原地。

  我能够感觉得到瑞芬的目光头一个便向我看来,我忍不住也抬起了双眼,但倔强的心迫使我的眼光不让泄露出太多的情感,我显得有些冷漠地和她对视了一眼,随即便冷淡地移开视线。

  瑞芬看著我冷淡的反应,心头猛地一震,神情一呆,脸部突然呈现出异常的苍白,眼神突然露出复杂的色彩。

  我心里突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促使我坚持我的冷漠。

  我不知道我和瑞芬异样的神态已经丝毫不露地被威克尔尽收眼底。

  《众神故事》卷四第十五章全

  《众神故事》卷四结束

  欢迎继续观看《众神故事》第一部太空神谜 卷五

  ※※※

  《原本冥王星本文是写为明王星,因出版的书可能写作冥王星,要更改的话只怕有些麻烦,故典玄只能就此把明王星改为冥王星。在此要声明一点的就是书中的冥王星决非我们这个时代在太阳系命名的那个冥王星,这种名字的雷同,只能做为巧合了:)》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