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红笙惊讯

    

  从没想到心灵的触感真的穿越了空间的障碍,毫无阻滞地畅游于浩瀚的太空之中。

  整个“明王星”真的为我心灵所包容,但在心灵面对着浩瀚无际的宇宙星河时,我才发现以前心灵向外界散发时曾有过要包容整个宇宙天地的感觉是多么的可笑。

  感受到我的信息,斯利芬柔情的信息又在我的心灵中回响:“长平,你已经非常的了不起了,你看我们心灵不只是畅游在体外,还畅游在这浩瀚无边的宇宙中,我们不但能看,还能感觉到周围所有的一切,长平,我真的想不到是什么力量使我们可以做到这些?长平,你是独一无二的,我好爱好爱你!”

  心灵同时向心爱的女人传递出浓烈的爱意,两个结合在一起共同触动的心灵不由向着浩瀚的宇宙首次散发而开,向着位于“明王星”不远处的一个行星延伸而去。

  就在我们的心灵迈出浩瀚宇宙的第一步畅游时,无数的游荡于宇宙空间的繁杂信息蓦地像无数架飞唆而过的飞行器自我们身边呼啸而过,有的甚至直接向我们的心灵冲撞而来,仿佛我们一步就迈进了一个车潮汹涌的飞行轨道航线一般。

  在吃了一惊之后我们并没有就此愣神逗留,而是更快速地向前延伸而去。说也奇怪,当我们的心灵往前延伸了一段不短的距离之后,那些信息就消失了,就好象我们已经穿过了一个信息传送的飞行轨道。

  为了证明这点,我控制着心灵往回收缩,在到达刚才的地点之后,无数信息的流动感终于又再度传来。

  “长平,这里好象就是无数游荡于宇宙太空的信息通道哦。”

  我赞同地回应着。在逐渐习惯信息穿越过心灵的感觉之后,我下意识地跟随着这些信息流动的轨迹向前延伸,这时我才发现这些信息流动的轨迹并不止一条,沿着“明王星”周边就形成一道不住循环流动着的圆形轨迹,而在这条围绕“明王星”流动的信息轨迹又分叉出无数的轨迹向宇宙的各个方向散发开去。

  我的心灵顺着圆形的信息轨迹绕了一圈之后并没有再跟着向别的方向跟进。

  因为依照“明王星”的情形我已经知道了那些跨越宇宙遥远星系空间的信息是怎么传送达成的了。

  想到这里,我油然想起流落于地球的“外星绿色植物”也就是来自遥远的异地星系“红笙族”的长者曾经数次对我说它们流落地球后就不时往太空散发能量,向家乡传送信息的事来:

  (“在我们族类流落到这个星球之后,我们曾不断的向在宇宙中我们遥远的故乡发出各种信息。很幸运的是我们终于和故乡的星球取得了联系,虽然每次发送的信息都要十分长久的时间才能收到回音,但是只要能知道故乡的信息,这对我们来说已是莫大的欣慰。但是就在这半年来,原本就该有回音的信息过来却中断了,可我们却接收到另外一种求救的信息。虽然不能肯定是否由我们家乡的传来的,但是……”)

  (自从家乡异地星和我们断离了联系,我们依然把能量往太空中搜索,向家乡发出信息,尝试着和它们再次取得联系,可惜的是一直没有结果,前些日子我们再次这样做的时候,竟然接收到了远离我们家乡『绿色星系』达六亿光年的『流落族星系』发出的救援信息,我们才知道家乡和我们断离联系的原因是受到了宇宙恶魔生物的攻击,现在恶魔生物已经开始向『流落族星系』展开侵略,『流落族星系』的族类才开始向宇宙散发求援信息。)

  每次“红笙族”长者在对我说他们向宇宙传递它们的信息希望和家乡取得联系时,我都没有什么在意,也没有想到宇宙如此浩瀚辽阔,远无弗界,它们又是怎么向遥远的家乡传送信息的?需要多么巨大的能量?现在我终于知道,原来宇宙的每个星系和星系之间都有着各自的信息传送通道联系着彼此,只要你找对了信息流动的轨迹方向,就能够把自己的信息加入到信息传送的轨迹行列中,随波流向宇宙各处,或许在某一天,信息就正好流动到自己的家乡,为家乡的族类接收到,那就联系上了。

  所以,只要有心探索的话,就可以发现神秘的宇宙其实有一定的规律让生存在她伟大怀抱内的生命物种彼此联系。

  究竟还有多少的神秘等待人们去发掘?那将不得而知。

  就在我心灵迸发无数感慨,斯利芬也同步和我感到宇宙的惊奇时,我蓦地发现围绕着“明王星”流动的信息轨迹上流动来一小股我十分熟悉的生命能量。

  那是属于“红笙族”特有的生命气息。

  “难道我竟这么凑巧地在这里接收到‘红笙族’发向它家乡‘异地星系’的信息不成?”心灵惊喜地迸发无数的信息。

  我没任何的犹豫,心灵牢牢地专注向“红笙族”随迹流动而来的信息。

  在宇宙的信息轨道上流动的信息是没有所谓隐私权的,任何生命物种只要有能力都可以接收流动在宇宙的各个信息,当然你也可以传递你的信息加入到这些行列里面。

  当我的心灵进入到“红笙族”的信息内部后,“红笙长者”那久违了的声音又在我的心灵深处流动开来。

  可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红笙族”长者的这个信息并非传送给它们的家乡“异地星系”,竟然是传递给我的!

  “孩子,我不知道这些信息你是否可能接收到?但在我找遍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你的踪迹后,我终于确定你已不在地球,而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明王星’。孩子,我急着找你,只因有一项十分重要的消息要转达给你,就在两个月前,依照你们人类地球历的算法是二六五四年的四月十七日的那天,我们正在进行接收是否有家乡信息传来的工作,却突然收到一个不知从哪处宇宙空间直接跨越而来的力量托付我们转达给孩子你的信息,她说‘几亿年来的纠缠,我终于发现自己范下了一个难以补救的错误’。那时候她的力量似乎在遥远的一边抵御着什么似的,力量越来越薄弱,信息也是有些模糊不清,最后她似乎用尽最大的力量留下了最后的一个信息:‘请转达给我最亲爱的人类孩子夏长平,务必歼灭所有接触过‘金版众神经’,修炼过此典籍的生命体,找出恶魔分裂的六识主元神,打开‘众神印记’,消灭恶魔生物,维护神之卫道职责!’在留下这些信息之后,她的力量就无声息地消失了,孩子,虽然我们不知道那力量到底是何存在,但是她的力量有同我们‘异地星系’伟大的守护者‘爱里神’一样慈爱的光辉,我们深信她留下的每个信息,恶魔生物已经侵略了我们的家乡,我们不想人类的家园也遭受破坏,未来的宇宙遭受恶魔生物的侵蚀,孩子,不管我们转达的这些信息是何含义,都希望你重视它,仔细地思考怎么去理解它,好应付未来所有生命种族即将一共同面临的劫难。”信息到这里,已告结束。

  接收到这些消息,我完全愣怔住了,“红笙族”长者所说的那股要它们转达信息的力量不用说自然就是把股曾经把摄取到一个不知名空间,告诉我是“众神殿”三个继承者之一,也曾暗中影响我和涟漪的意志,想让我和涟漪结合成为一对璧侣的“不知名力量”。

  “长平,恶魔生物是什么东西?刚才那个消息怎么是给你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斯利芬惊讶的信息在心灵中回响,一时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在心灵彼此融合的情况下,又何须回答呢?我干脆把我所经历过有关恶魔生物的一切记忆尽数敞开在心灵之中。

  从在古大陆和“木尊组织”的战斗发现铁胜侠脑内吸食“寒能”的条状异物,后来在南大陆神秘森林发现翻天量和几十个傲江族人同样被条状生物入侵躯体以及我奋力击杀了诡异老人的一些事迹,包括我和“外星绿色植物”“红笙族”长者认识的过程和它们告诉我恶魔生物侵略了他们家乡“异地星系”的事,当然最后最不可思议的是我被“不知名存在的力量”摄取到一个远离地球的宇宙空间,并被告知我是“众神殿”三个继承者之一的一幕。

  斯利芬不敢置信地接收着我经历过的一幕幕诡异的事迹。

  “长平,我真的没想到在你身上竟然发生过这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而这些竟然都是真的,而遭受恶魔生物入侵的竟然有我们学院的学员翻天量,真是太让人震惊了!”

  我只能苦笑,亲身经历这些事件的我有时候还怀疑身在梦中般似幻似真,更何况旁人?有太多难解的谜题等待我去揭晓,一时间我也无心再向外界探索,心灵慢慢地往回收缩,兀自包容着“明王星”的心灵触感也随着瓦解消散,顷刻间我们的心灵就已回归肉身之中。

  斯利芬紧紧地搂抱着我,原本火热的躯体已有些发冷,我知道她在担心着我。

  轻轻抚mo着斯利芬细腻瘦削的柔肩,在她的鬓角轻轻一吻,闻着她秀发上的清香,我道:“傻瓜,你在担心什么呢?一切都会没事的,嗯?”

  “我从来不知道你身上的负担竟如此的重,肩负的责任又是这么重大?”这个坚强的女人身体微微地在颤抖,可想而知,明白事情真相后对她心灵的震动有多么巨大。

  “傻瓜。”我叹道:“这一切你都相信了吗?未来的事情你就不要担心啦?”

  “难道这一切你不信吗?你一点都不担心,都不放在心上吗?”斯利芬反问着我。

  我无语。

  现在我当然完全相信我所经历过的一切,可是我并不想我心爱的女人也为这些扑朔迷离的未来灾难担惊受怕。

  “好了。”深深地吻了她一下,我说道:“你的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无论有多么的险阻我都会一一应付的,你不要担心了。现在,我要你忘了刚才我们的心灵在太空外经历的事,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挫辱颜木罕,击败关博韩,让明王二世亲自收回明王少主要惩罚斯家族人的命令。”

  斯利芬沉默了一会,终于展颜道:“我明白了,我的男人是顶天立地,肩负着拯救世人不受恶魔生物侵袭的英雄,我应该有信心相信他能够应付一切困难。再说……”

  斯利芬柔情地在我唇上轻轻一吻,接着笑吟吟地说:“还有永远属于你的女人斯利芬和你一起面对未来的一切,我们现在何必担心呢?”

  见心爱的女人想通了,我不由回报她一个更深更有力的吻。

  一切柔情尽在不言中。

  天亮,和斯利芬于柔情密意中离别后,我回到了“静心室”,正式开始为时三天的闭关潜修。

  进入“静心室”内,经过一宿的休息,小银已经恢复了体力,安静地蜷伏在蒲团之上假寐着,我一走进室内,它就已兴奋地向我窜跃而来。

  欣喜地任它在我身上窜来跃去,盘膝坐在蒲团后的我不禁又思索起“红笙族”长者传递而来的信息:“歼灭所有接触过‘金版众神经’,修炼过此典籍的生命体,找出恶魔分裂的六识主元神,打开‘众神印记’,消灭恶魔生物,维护神之卫道职责!”

  以这些信息来说,其实并不难理解,可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我歼灭所有接触过“金版众神经”,修炼过众神武学典籍的人?难道这些人和恶魔生物有什么关联不成?至于“找出恶魔分裂的六识主元神”这句话,恶魔生物具有“裂殖”繁衍的本能,那肯定是要有一个首次达成分裂的母体,那这句话的意思是否是说不知什么时候生存在地球上的恶魔生物的母体是拥有六识主元神的东西?六识?是不是意味着恶魔生物拥有六个意识体的意思?只要找到拥有六个意识的生命体,那就找到了恶魔生物真正的母体?消灭了它也就消灭了所有的恶魔生物?我胡乱地猜想着。

  而“打开‘众神印记’ 消灭恶魔生物,维护神之卫道职责”这句话,记得我被摄取到宇宙某个深层空间时,那“不知名存在的力量”曾对我说的一段话:“我最亲爱的孩子,我已把‘众神殿’的记忆刻印在你的记忆深处,当你的能力达到强者一定的级数时,刻印的记忆才会被破解,到时你就会明白你神圣的使命,孩子去奋斗吧,还有无数的苦难等着你去解救,不要再为情感主宰了你的灵智……”

  那是否说等我到达“强者”一定的级数,“不知名存在的力量”刻印在我记忆深处的“众神印记”才会被破解?我才会找到消灭恶魔生物的方法?至于后面什么“维护神之卫道职责”?我就根本一点也想不通了。

  心里默默地以各种方法试着去理解“红笙族”长者转达“不知名存在的力量”要告诉我的信息,直到耳边传来小银“唧唧”的叫声,我才回过神来。

  侧头看着肩膀上的小银那双黑亮亮圆溜溜的眼珠,我无奈地苦笑了下。

  心里更明白不管“不知名存在的力量”要告诉我的信息有多么的重要,以我目前的处境都是无暇顾及的。

  振奋起精神,我把小银放在掌中,心神完全专注于它身上。

  深深地凝视着小银黑亮的小眼睛,从我眼中散发出的“精神能量”慢慢地在把双方的目光牢牢地联系起来。

  “小银。”向它传递出我的信息:“在我的意识进入你的脑神经前,我要你完全开放你的意识,我将使自己尽量的融入你的意识中,使我们再不分彼此,你将拥有我的意识,我也将拥有你的一切,你的意识将重叠在我的意识里。但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无论我怎么做?你的意识都不要有任何紊乱,要时刻地保持旁观状态,你要的是体验和学习,而我也将在这短短的三天内找出一个让真元能量可以在你弱小的体内以周天循环运转的方法。”

  小银默许。

  该交代的的事情交代清楚了,我方始放心地游离出“精神意识体”进入小银的脑神经中,在小银完全开放它的意识与我的意识重叠之后,我完完整整地读取了小银毕生所有的资讯,从一只老鼠的出生到成长,到它的成年,所有的一切就如同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一般。

  时间不知不觉就在我完全取代“银色鼠”后悄悄流走,在我完全了解小银的经历到完全理解小银身体的每一处构造后,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

  我从没想过老鼠的内部构造远竟比人类的生理系统还要复杂难解。而让我更为头痛的则是小银体内的经脉不但众多交错,细微脆弱,更奇的是绝大部分的经脉皆处于空置状态,在我仔细地感应下,才发现鼠体内的众多条脉络只是起到御制肌肉的作用,脉络内部却全部阻滞不通,并没有任何气机可在这些脉络内流通。

  在鼠躯内做了更多的检查和考虑后,我决定先疏通这些阻塞的脉络,至于疏通这些脉络后对小银的身体会起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在征求了小银自己的意见后,我终于付诸实施。

  退出小银的“主控神经”回归到本体后,我的“守护能量”牢牢地地笼罩小银的躯体,由于对小银身体的一切构造以及它所能承受的能量负荷我心里已经了如指掌,因此“守护能量”在进入小银的体内后就极自然地散布在一些我认为主要的可成为周天循环体系的脉络中,牢牢地守护着它们,直到疏通这些脉络的能量从内部进驻,瓦解这片阻塞的地带。

  明纪元428年9月15日

  对许多“明王星人”来说,今天可以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日子,因为今天是“明王星人”一年一度的“复古节”。

  而对我和所有的斯家族人来说,今天更是一个喜庆的日子。

  一大早,在舒服地进行了一番梳洗过后,我第一脚迈出卧室,就已看到斯家族人连夜张灯结彩后的效果,“剑锋院”每一处地方,每一个人都洋溢喜气。

  “族长早安。”斯语欢快地朝我走了过来,那苍白清丽的脸上同样洋溢着由衷的祝福和喜气,这个可怜的人儿似乎已经忘记了曾经在她身上发生过残酷的经历。

  看到她重新焕发快乐气息的样子,我也感到十分的高兴。

  “早安。”我微笑地说:“真是辛苦大家了。”

  “我们哪里算辛苦啦。”斯语朝我俏皮地吐了下舌头:“我去看姐姐了,伯父和爸爸他们在正院大堂陪涟漪姐姐呢。”

  听到涟漪的名字,心里不知为何又骤感一阵失落,这时斯语朝我摆了摆小手,人已向着斯利芬房间的方向走去。

  甩了下头,骤然的失落感仿佛也被我这一甩而走一般,我心里重新焕发起喜悦的情绪。

  一路上感受着斯家族人的招呼和祝福,我终于来到了正院大堂。第一眼我就看到了那一身散发出神圣光环的洁白身影。

  快步走到我岳父斯长风的面前,我向他和几个斯家的几个长辈问了个安,然后才微笑地问候那屡次令我心神不定的女郎。

  “恭喜你了,长平。”涟漪淡笑着祝福,但不知怎的,我突然发现她那笑容的背后似乎带着一点苦涩,在我想再确认的时候,涟漪的表情已重新恢复令人心动目眩的女神般高贵的风采。

  “不知今天都会有哪些客人?”我随口问道。

  “族长。”斯无乐道:“由于多年来我们斯家一脉屡遭排挤,四处遭人白眼,以往的亲朋好友和一些外系族人皆已不相往来,所以这次婚礼我们也只应照礼仪派发了喜帖给宗门的四大宗系,除此再无宴请他人,依照‘明王星’的礼节,婚礼定在正午举行,到时候要来道贺的宾客也都会在之前到来,没来的也就表示不会来了。”

  我点了点头。

  其实婚礼隆不隆重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希望不要有麻烦就成了。可是今天的婚礼能顺利举行吗,隐隐之间,我感到些许的不安。

  到了临近正午,接到喜帖的四大宗系竟无一人前来道贺,就连“剑武院”那边也是全无动静。

  这些反常的安静令所有人都预感到这是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前骤。

  斯家族人脸上的喜气渐渐地在越来越接近正午的时分转为凝重和紧张。

  “大家不要担心,四大宗系没派人前来道贺也好,反正我们斯家一脉早就有心理准备迎接各个挑战了,婚礼在正午时刻如期举行。”斯长风强笑说。

  这时头上戴着珍珠垂帘,身穿金花镶边的红色新娘旗袍,衬托出身段更是婀娜多姿,修长曼妙的斯利芬在斯语的陪伴下走了出来,轻轻地站在我的身边,温暖滑腻的小手轻轻地握住我的手,投给我一个充满柔情的眼神,满足地给了我一个微笑。

  感应到斯利芬的柔情和鼓励,刹那我只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幸福,而一股无比豪迈的雄心壮志更自我的心里熊熊地蓬勃而起。

  正午时刻,宣布婚礼正式举行的鞭炮声隆隆地在“剑锋院”炸响,也就在鞭炮炸响的同时,两股凌厉的“强者气息”蓦地自“剑城”的东边冲腾而起,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着“剑城”的方向疾涌而来。

  在我心里估摸计算下,我知道那个地方正是“罗工世家”,看来关博韩那个伪君子终于说服了力丹君要联袂对付于我了,可是我却想不到他们有什么理由阻止我和斯利芬成亲?

  要对付我不嫌早些了吗?

  心里暗自思忖着,不示弱的“强者气息”跟着自我的身上熊熊鼓荡而起,在一片如火焰般熊熊燃腾着的“气浪”萦绕下,我整个身体已出现在“剑锋院”的上空,静静地迎接着顷刻间就将到达的两个“强者”。

  “长平。”斯利芬关切的声音传来,人也跟着飘飞到我的身边,表情坚定地说:“任何事情我们都要一起面对!”

  给她一个充满自信的微笑,熊熊环绕着我体外三尺余处的“气浪”微微一长,已把我心爱的人儿卷到我的身边。

  握住她那因紧张而显得有些冰凉的小手,我不由心痛地紧了紧:“不要担心,无论什么事情我都有办法应付。”

  “嗯。”斯利芬柔顺地点了点头,跟着睁大着眼睛和我一起注视着东边的方向。

  才眨眼之间,已见从东方的上空有两道一红一白两个光体向这边飞射而来,而从那两个不同的光体散发在空间的“强者气息”也越是猛烈。

  就在两个光体即将到达之前,我却先一步感应到了在那两个光体之中除了拥有“强者”实力的人外还有几个不同的气息存在着。

  冷冷一笑,我已确定由两个“强者”的力量一同带来的人究竟是哪几个了。

  “来的人不只有关博韩和力丹君两大‘强者’,连罗工少宗、明王少主、关亚琴也都一起来了。”我淡淡地说。

  斯利芬的身体轻轻一震,不由更用力地握住了我的手。

  三个和她有着感情纠葛的男人终于要面对面的站在一起了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又将如何面对?

  在如燃烧着火焰的红色光体和如云袅袅而起的淡白光体终于停留在我面前六丈空间时,浑身“气浪”骤然爆长,如劲风席卷,已丈余长的“气浪”似浪翻滚,停留在虚空中的身影也如在海中般起伏不定,三大“强者”终于首次交触,一种心神刹那如遭电击的感觉又清晰传遍整个身心。

  “呀喝!”沉闷如雷的爆喝声中,强大的气息蓦地自身体三百多个“气穴”向外界迸发而出,熊熊火焰般的青色“气浪”刹那凝结着我最强的气势向两大强者共同会聚狂涌而来的气息反卷而去。

  “蓬蓬蓬蓬”连串沉闷的能量交击声中,耀眼光华如蛇电飞舞,眩人耳目。

  光华散尽,声消芒歇,彼此身影终于清晰展现。

  两大“强者”共同会聚的气息果然强大,直至此刻,我依然感到自己的心跳如雷般震动,一时难以平静。

  手握着斯利芬的纤手,我冷冷地注视着已彼此的力量撞击而拉开了十几丈远的不速之客。

  我的感应果然没错,四个我认识的人:罗工少宗、明王少主、关亚琴以及身为一代“强者”一脸道貌岸然却是个充满着庞大野心的伪君子关博韩,还有一个须发皆白,却目如闪电,身材极为高大魁梧,浑身洋溢着一身雄厚霸气的老人,估计就是“罗工世家”已经不问外事,只潜心闭关修炼武学的一代“强者”力丹君了。

  果然,我听到罗工少宗表情复杂地对他旁边的老人说道:“爷爷,她就是孙儿非她不娶的斯利芬。”

  而另一边,飘浮在关博韩旁边的明王少主表情更是阴晴不定,有恨,有怒,……还有许多我懒得再去深究的情绪。

  倒是关亚琴这个外表美丽飘逸的少女此时一脸的冷然,连我也看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而关博韩,脸上依旧悬挂着一付慈祥长者嘴脸,但让我看了却觉得恶心。

  力丹君,一眼就可以看出是那种没什么心机,性格粗率直爽的老人,此时他的一双锐利如电的双眼就毫不客气地在我和斯利芬两人的身上来回扫荡。

  就在双方互相打量的同时,一个我想也想不到的清吟嗓音轻轻地旋绕耳际:“今天是我学弟夏长平和斯利芬小姐大喜的日子,小女子做为男方的亲长主持他们之间的婚礼,诸位如是来道贺恭喜,我代表斯家族人深表感谢和欢迎,若只是凑巧路过,小女子也就不耽误各位的行程了。”

  “他们不能成亲!”根本就不理会到底是谁说话,罗工少宗第一个激动地提出反对。几乎就在这是,我敏感地捕捉到几道“探索能量”在涟漪的声音落下时,向她延探而去。

  “咦?”

  “咦?”

  不知道涟漪到底对力丹君和关博韩向她感应而去的“探索能量”做了什么?只听到两个“强者”同时轻“咦”了一声,表情怪异地互视了一眼。

  冷冷地注视着被人利用而不自知的罗工少宗,再扫了一脸阴晴不定,不知心里在打什么主意的明王少主一眼,我淡淡地道:“如果你们是在道贺观礼的,长平接受你们的祝福,并加以感谢,但若是不知好歹故意来捣乱破坏的,请恕长平无礼了。”

  “你们不要结婚!”罗工少宗红着眼,激动地说,往我这边飘飞而来,他眼神中闪烁着狂热看着斯利芬:“少芬,你听我说,请你不要和他结婚。”

  斯利芬被我紧握着的手冰凉,她沉痛地看着少宗,摇了摇头道:“少宗,你这是何苦呢?该说的我不是都已经对你说过了吗?为什么你又要如此/放弃吧,少宗,我不想看到你被人利用,你有属于你更美好的人生和前途,我不想你再为我做任何事了,再也不想……”

  “不不不!”罗工少宗激动地就要冲飞过来,我的手轻轻一扬,一道无形的气墙已瞬间弥漫空间,坚实地阻挡了他的前进。

  “少芬,你听我说,听我说呀!我知道……”罗工少宗双手敲打着阻挡在他面前的气墙,激动地说:“我知道你心里还是爱我的,我知道,我知道……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知道吗?明王少主已经和我达成了一个协议,三个月后,我将和他决斗,只要我赢了,他将无条件的放弃你,也不会给你的族人任何因违背诺言而应得的惩罚,这是个多么好的消息啊,少芬,你知道吗,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所以你千万不要和他成亲,不要……”少宗摇着头,激动说。

  多么可笑啊,我心里叹息着。

  斯利芬悲哀地看着罗工少宗:“这就是你为什么会和他们一起来到这里的原因?”

  “是是。”罗工少宗欣喜地说。

  我同样以可悲的眼神看着他,他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无知,失去理性了呢?难道说一个人一旦陷入感情的旋涡中,真的就会迷失了心智?

  我再次油然想起那个“不知命存在的力量”曾郑重的劝导:“我最亲爱的孩子,千万不要为情感迷失了你的神智……”

  我对罗工少宗感到可悲,可以前的自己又怎样呢?也许在别人的眼里看来,那时侯自暴自弃,浑浑噩噩的自己更可悲可笑。

  “少宗,我求你醒醒吧。”斯利芬沉痛地说:“你和明王少主决斗,赢的人就可以得到我,战败的一方则无条件放弃,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了,一件可以让人你抢我夺的货品吗?我好心痛,好失望,告诉你吧少宗,我现在终于发现我已经可以放开你了,我不会再有丝毫的不舍,因为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而我现在真正爱着的就是即将成为我的丈夫的夏长平,今生今世我将用我的一生来爱他,和他一同面对未来的一切,哪怕要再为此付出更巨大的代价我都无悔。”

  我感动地紧握住心爱的人的手,但此时却完全没有人能想到斯利芬的这番话在未来却真的成为了现实,因为彼此的爱,她付出了任何人都想象不到巨大的代价,这是后话。

  罗工少宗震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一腔的至诚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他的脸色一下惨白了。

  “我明白你们四个人的感情纠葛。”这时候关博韩说话了:“所有的斯家族人听着,关博韩对于你们的遭遇向来深感同情,也无时不刻不在思量着怎么化解这段恩怨。但是大家不要忘了‘明王星’上至高无上一大守则,‘明王府’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任何人都不得越礼触犯,不然就是与所有的明王星人为敌。斯利芬和罗工少宗私下有情,却又被宗门家族许配给了明王少主,这是一个错误的开始。为了爱,你们誓死反抗,这很值得大家同情,但‘明王府’至高无上的权威却不能因此而被动摇,我想请大家明白一点,如今‘明王星’武学派系林立,每天都有人在争斗拼杀,为什么却没有引发帮派的大规模撕杀呢?这就是因为大家都尊崇着‘明王府’至高无上的地位和绝对的权威,谁也不想成为众矢之的,如果‘明王府’的地位被动摇了,他没了威信,那‘明王星’上千万林立的帮派将为争龙头霸主而爆发战争,这个责任谁负担得起?”

  “我们已经犯了一个错误,决不能再犯更大更无法弥补的错误,今天我会和力丹君老哥联袂到此并不为威胁而来,我们只是来传达‘明王二世’的旨意,现如实转达:徐瑟闭关潜修,不问世事已多年,可如今却不得不为一段令人感慨至深的四角情感重理俗事,给大家一个公平的决断,爱情是人世间最宝贵也是最具力量的东西,没有人能逃得过它的力量,也没有人能左右得了,可是为了不再使事件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瑟愿打破常规,给大家两个选择:斯利芬,如果你真的只是为避免家族遭受‘明王府’的惩戒而选择具有‘强者’力量的夏长平来挑战‘明王府’的权威,那瑟相信你真正爱着的人必定是少宗,所以瑟愿给你们一个机会,以三个月为限,让少宗和约彤决斗,如果少宗赢,‘明王府’将无条件解除对斯利芬和她家族的惩罚,但若是少宗你输了,你也同样将无条件放弃,这是其一。”

  “斯利芬,如果你爱的人真的是夏长平,而且也誓死愿意和他一起,那你将完全违反‘明王府’给你的的两次机会,但是瑟欣赏你的毅力和智慧,我仍愿意给你一次机会,看你究竟如何凭借实力来进行‘势压明王府的自救计划’,挑战我‘明王府’至高无上的权威!

  “瑟并非容让,仍有要求,在你的自救计划未取得成功之前,你只能保持单身,这是‘明王府’最后给你的约定,若再违背,瑟保证,‘必杀令’定出,斯家族系和有关人等将立遭所有明王星人人之攻击,望你们三思!‘明王府’至高无上的地位、绝对的权威随时等候你们唯一一次的挑战。”

  关博韩说完,就面带莫测高深的微笑来回注视着我、斯利芬、罗工少宗和明王少主四人。

  “老关,这些真的是二世的指令?”一旁须发皆白的雄猛老者力丹君圆睁着虎目,声若洪钟地道。

  “关博韩虽身为‘明王星’第一大宗门‘璞皇宗’的宗主,还不至于胆大妄为到假传圣旨。”

  “少芬,你现在亲耳听到了吧?我们还有机会的,而且我保证三个月后的决斗我一定会击败明王少主,实现所有对你的承诺。”罗工少宗希冀地注视着斯利芬。

  明王少主微“哼”了声,脸上闪过不屑之色。

  而我也万万没想到“明王二世”竟然会在今天给我和斯家族人这样的选择。

  

第九章 红笙惊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