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谜样男子

    

  思忖之间,颜木罕和在他身边散发出强大气息的人已经以更快的速度接近“剑武广场”。

  而在场的武术家也几乎先后感应到颜木罕和他身边那人的能量气息,整个会场霎时沸腾了起来,嘈杂声此起彼伏。

  “颜木罕终于露面了。”斯利芬凝望着南边,同样已经感应到颜木罕身边那个强大气息的她神情凝重,清秀的眉头微微蹙起:“可是他身边的人会是谁呢?”

  我淡然一笑道:“何须紧张呢?无论来的是谁?我们都早有心理准备了,不是吗?再说你还不相信你男人的实力吗?”

  被我的话一逗,斯利芬脸色也轻松了下来,却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贝齿轻咬:“什么我的男人,你最近越来越油嘴滑舌了。”

  我轻轻一笑,一边悄悄注视着我心爱女人那佯装娇嗔的白皙俏脸,心里却荡漾着浓浓的柔情。

  回想起以前,当自己以为真的已经失去了平生挚爱而觉得生无可恋,心如死灰时,脾气一度变得暴躁易怒,冷漠不近人情,在那段自我颓废的醉生梦死生涯中,从那时候起我就深深认识到斯利芬对我有多么重要!而今,曾经以为已经失去了的心爱女人如今已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我怎么会再因世俗一些教条礼规而掩饰自己真实而强烈的爱意呢?

  深深地凝视着斯利芬俏丽的侧面轮毂,心里突然澎湃激荡着的无穷爱意使我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走到心爱女人的身边,我轻轻地搂住了她的纤腰。

  我什么话也没说,但精神散发出浓浓爱的信息已如潮水一般淹没了她的整个身心。

  头轻轻地靠在我的肩膀上,斯利芬语气有些担心地道:“你看斯语的样子,我好担心……”

  刚亲手了结了仇人性命的斯语此刻脸色越发苍白地坐在会场大棚中的角落,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份冷厉气息以及冰冷注视着擂台上的眼神,竟使得一些同宗的族人一时间也不敢靠近。

  其实大家都知道,斯语从心灵封闭的角落里走出来,从自杀倾向严重的心理解脱出来,支撑她的力量就是复仇。没错,现在她是亲手了结了侮辱了她一生清白的仇人,但另一方面却也重新勾起了她潜意识中不想再去触及的隐痛,所有人都清楚这点,既不能恭喜她终于手刃了仇人,又不知该如何去开解她?所以大家也都只好选择静待“竟夺大会”的发展。

  紧了紧搂住斯利芬纤腰的力道,我说道:“不用担心,她的仇已经了结,现在正是靠她自己的力量摆脱心灵阴影的时候,我相信斯语,她看起来虽然很脆弱,其实性格和你一样,非常的坚强,她会自己走出来的。”

  斯利芬似笑非笑地横了我一眼:“你这话算是在夸奖我吗。”

  轻轻地吻了下她的额头,我以行动回答。

  感应着越来越接近的能量气息,估计再过一分钟左右颜木罕和他身边的人就将到达,我才转过身来,注视着眼前一张张充满着紧张表情的脸孔。

  微微一笑,充满强大自信的声音缓缓地激荡在所有斯家族人的耳边:“颜木罕终于露面了,接下来将是我们斯家嫡系正式夺回属于我们的地位和尊严,从颜家外系手中取回执掌宗门主权大宗长位的时候,我们斯家一族从今天开始不但要重新执掌‘剑武院’,还将入主‘璞皇宗’,挑战‘明王府’的绝对权威,名震天下。”

  我的一番话瞬间就鼓舞起大家强大的信心和希望,颜木罕历年来积压在斯家族人身上的威慑力纷纷被一扫而空,所有斯家族人的眼中再度迸发希望和光彩。

  是啊,连续两场热赛,斯家完全获得了绝对性的胜利,连实力仅次于颜木罕向来骄横跋扈,目中无人的颜老太婆也都在斯无乐的剑下败退,而斯无乐还只是我在一天中的辅导下提升起实力的,可想而知我的力量有多强。

  胜券可以说已经完全在握,他们为什么还要对即将被赶下大宗长宝座的颜木罕产生畏惧心理呢。

  清楚地看到斯家族人们眼中再度闪现坚定和勇气的光芒,我才转过身来,凝望着南边的天际,静静地等候颜木罕的到来。

  时间一秒一秒地跳过,终于……

  “是颜木罕……‘剑武院’的大宗长颜木罕终于到了……”广场中再度如炸了锅似的骚动了起来。

  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时,肉眼也已经可以看到从南边高速疾飞而来的两条人影徐徐地在“剑武广场”六百余米的上空处停住了飞行的速度,在虚空之中大约只逗留了短短的三至四秒的时间消卸掉向前的惯力作用,才缓缓地向“剑武广场”的擂台飘落下来。

  “大宗长!”

  颜木罕还没飘落擂台,从“剑武院”的会场大棚和“剑芒院”的会场大棚分别飞纵出数条人影迎了上去。

  “大宗长怎么现在才赶到,如果早一点到的话……”

  耳边敏锐地捕捉到迎上去的几条人影神情激愤地向颜木罕报告他的独生爱子颜子寒惨遭不幸的消息。

  嘴角浮起一丝冷嘲的笑意,我相信颜子寒在第一场热场赛即被斯语击毙的消息对颜木罕来说肯定是个重大的打击,而这也正是我所乐意见到的。

  在我亲眼目睹了颜子寒ling辱了斯语的事实之后,他早就上了我心里列下的死亡名单中,而今天正是我为以往惨遭迫害的斯家族系族人索还他们血债的时候。

  果然,正如我所料,当刚飘落擂台还不到一分钟的颜木罕听到颜子寒已死的消息之后,神情巨变,情绪激动地狂喊着:“不!我不信!子寒!”

  刚刚才收敛下来的能量气息骤然间又冲腾而起,两手急急地往左右奋力一排,已把阻挡在他面前的人尽数给震飞了起来,远远地向擂台下的围观人群摔落而去,而他自己则向着“剑武院”的会场大棚电射而去。

  “子寒!为什么会这样?”无比凄厉和愤怒的悲恸声不到六秒之间就再次响彻这片本就嘈杂的广场:“我一定要斯家为你偿命……”

  骤然丧失爱子之痛已使这个历来在“剑武院”地位至高无上,阴鸷专横的独裁者完全失去了理智。

  他口出为子复仇的凄厉誓言毫无掩饰地响彻整个“剑武广场”,也随之招来围观者们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剑武院”每五年举行一次“竟夺大会”可以说已成惯例,在颜木罕执政之后,更是大破往昔斯家嫡系执政时宗门举办“竟夺大会”的祥和气息,几乎每届皆有人员伤亡,而伤亡的一方更是绝大多数为斯家一脉的族人,常来观战的武术家们也都见怪不怪。

  当颜子寒死在斯语剑下,颜老太失去理性想杀斯语为孙报仇时,在场的多数武术家也只认为老人爱孙心切,行为虽然激越,倒还情有可原。

  而今,他们却听到了堂堂一代宗门的大宗长竟也因为爱子的被杀而发的复仇宣言,这已经完全失去了身为一代宗门领袖应有的风范和操守,不由让他们为之感叹,首次鄙夷起颜木罕的人格来。

  显然颜木罕自己也认识到了这点,怒吼声在复仇宣言响彻四周之后已跟着静止了下来。颜木罕的反应早在我的意料之内,我所关注的是随他而来的那个人。

  在颜木罕气急攻心地冲进“剑武院”的会场大棚时,和他一起来的人也随后从空中飘落下来。

  深深地凝视着从空中缓缓而下的身影,我终于看清了来者的样貌。

  这是一个身材十分高大魁梧的年轻人,身高已有两米出头,头上蓄留着寸许的头发使他那张方正憨厚的国字脸更显轮毂清晰爽洁,浓眉下是一双海蓝色的大眼,眉头微锁配合着他那双迷茫的蓝色眼眸使他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淡淡忧郁的气息。

  身上随便穿着一件黑色的圆领T恤和一条洗得发白的蓝色牛仔裤,完全掩饰不了他那身发达的健壮身躯。

  他的衣着打扮完全和明王星人时下流行的服饰不同,正确点来说更接近于地球人的穿着特点。

  “他是谁呢?”

  在我思忖之际,身边的斯利芬和一些斯家族人已惊讶地发出声音,七嘴八舌间,我还是听清楚了他们惊讶的原因。

  “怎么会是他?他怎么会和颜木罕在一起?”斯无乐大踏步地站在大棚口处,惊讶地看着那年轻人飞向“剑芒院”的会场大棚中。

  我疑惑地看向坐在我身边的斯利芬,她的神情显得有些激动和迷惘。

  我握起她那微微颤抖着的小手,轻轻唤道:“芬,那人是谁?”

  斯利芬身躯微微一震,神智清醒了过来,贝齿轻轻地咬着下唇,她的眉头微微蹙起:“他叫威斯,原是‘剑芒院’一系的弟子,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可是……”说到这里,斯利芬停下话来,神情茫然地看着已经走进在“剑芒院”会场大棚消失在众人眼前的身影。

  “威斯?”我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从斯利芬异样的神情上看,我敏感地联系到他们之间必定有着什么隐情。

  “威斯,也就是威克尔的哥哥。”斯利芬眼神已冷静了下来,反过来用力地握紧我的手,她蓦地一笑道:“告诉你一件事哦,可是不许你吃醋。”

  我诧异地看着她,完全想不到那人竟会是我校园好友威克尔的大哥,跟着忙点了点头。

  这时,斯利芬改用能量裹着声波向我的耳窍传音过来。

  “其实威斯是我童年时的老公。”扑哧一笑,斯利芬眼里明显流淌着童年时的回忆:“我和他从小就在一起长大,一起在爷爷斯巴达的教导及呵护下成长,爷爷最是钟爱我和威斯,见我们从小感情那么好,还曾开玩笑地说长大后要把我许配给威斯做妻子。那时候年纪小,觉得这样也很好玩,一些长辈也经常开玩笑地叫我们俩小夫妻小夫妻的,以后我们干脆也就学着大人的样子老公长老婆短的称呼起对方来,一直到我们比较懂得一些人情世故后我们才知道这样叫并不好,很自然的就改口了。当时也因为彼此长大了一些,各自要修炼宗门武学课业,我们才彼此生疏起来。”

  见我平静而仔细地聆听着,斯利芬继续说道:“其实那个时候我依然觉得长大后理所当然会做他的妻子,我知道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虽然口头上已经不这样叫了。可是后来,在我过完十岁的生日,离下一届的‘竟夺大会’也只剩半年的时候,在外流浪了好多年的颜木罕回来了,经过连番的竟技,终于凭他的实力击败了当时‘剑芒院’的掌院威海魅,登上了‘芒系’掌院的位置,获得参加‘竟夺大会’的权利。当时斯巴达爷爷见他的好兄弟威海魅落败,虽然也不开心,但‘剑武院’多了一位高手却也令他老人家欣慰,可是他老人家却不知道颜木罕的真正野心并不仅在于‘芒系’的掌院。那时候威家从‘芒系’掌院的地位下滑到只是‘芒系’支系的身份,激发了威斯更加潜心练武,以期有朝一日重新夺回他们威家掌院的地位。可是,令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事,原来颜木罕的实力并不止于此,他隐藏了部分实力,竟使得我爷爷斯巴达大意之下为他所算,堂堂斯家嫡系的掌院大宗长位就此转手于外系族人,当时所有支系族人或是旁系族人虽然都支持斯家,但宗门条规上定,败了就是败了,我们虽心有不甘,也只得服从,斯家就此退于‘锋系’掌院。斯家和威家先后被颜木罕从大宗长位和掌院的地位赶下台,颜木罕已成为我们两家奋战的目标,可是我们并没有想到颜木罕掌握了大宗长位后竟会那么的专横独裁,那么的霸道不讲情面,在他大肆的排除异己之下,斯家和威家地位和力量更是薄弱得可怜,斯巴达爷爷和威海魅爷爷先后病势,我们两家地位就更是岌岌可危,摇摇欲坠了。威家最终降伏在颜木罕的淫威之下,我和威斯也就更生分了。为了斯家重新获得地位,我奋力习武,终于崭露头角,并被明王星人列入杰出的六位青年才俊行列中,也是因此我逐渐认识了罗工少宗和关亚琴等其他人。后来发生了我和罗工少宗奋力反抗颜木罕的事情长平你也都知道了,其实那时候站出来为我和罗工少宗说话的还有威斯,那个我童年时的老公,在我和罗工少宗已要为颜木罕所算的情形下,是他适时地出来接下了颜木罕的一击,那时候连颜木罕也震惊于威斯深藏不露的实力,当时颜木罕一定从威斯的身上看到了以前他自己的影子,他是绝不会容许有人威胁到他大宗长的宝座的。虽然当时的威斯实力远远还不是他的敌手,但很明显威斯实际上的实力已经比罗工少宗和我这两个被列为最杰出的青年才俊还要强,这种深藏不露的人才是他颜木罕最为忌刻的人。当时因为威斯的这一缓和,使得局面有了转机,在多数人同情我和罗工少宗的感情,为我们说话后,颜木罕顺势说一切等待‘明王府’的裁决,罗工少宗私闯‘剑武院’的事情他也就不深究了。当时却没有人想到颜木罕的目标已不再是我和罗工少宗,他真正要应付的是未来可能危及他大宗长宝座的人——威斯。在后来还不到一周的时间,威斯就被颜木罕以不遵从大宗长令、目无尊长等等犯忌的借口给逐出了‘剑武院’,威家迫于颜木罕的淫威也被迫声明和威斯断离一切关系,为不获罪颜木罕,威克尔背负了颜木罕的使命,跟随我到地球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可以说威斯和颜木罕之间的仇恨也很深,我却不明白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了,而且从他的气息上完全可以感觉出他的实力已不弱于颜木罕。”

  心里叹了口气,一切终于完全明朗了,威克尔的真正身份以及他为什么到地球的原因到现在我总算完全了解了。

  威斯会和颜木罕联袂而来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至于是什么隐情,我想只有静待“竟夺大会”的正式展开来慢慢解答吧。

  其实从威斯飘落擂台到直接往“剑芒院”的会场大棚而去的情形到现在我听完斯利芬的讲述,我相信今天我面临的真正对手并不止于颜木罕,还有威斯。

  果然,颜木罕的身影出现在擂台上,他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他此时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当然除了我之外,如果我想知道的话,我完全可以用精神能量围绕在他周围去接收他游离在空间的思想信息,但是我不屑于这么做,今天我要完全以我真正的力量去击败他,禁忌性的精神力量我想也只有在我遇到与我同一级数的人我才可能使用出来。

  “颜木罕?”嘴角浮起一缕嘲讽的冷笑,心里快速跳动着:“他还不够格。”

  这时,颜木罕的声音响彻四周:“首先我对我刚才怒急攻心下说的话向斯家宗亲道歉,同时也对在场的所有人做个检讨,颜子寒是木罕的爱子,也是唯一的独生子,才听到他在热场赛中被‘误杀’的消息后我很震惊,很愤怒,这是一个身为父亲对-儿子的感情,可是我是一个宗门的领袖,我的行为使我一时间丧失了身为一个宗门领袖的风范和操守。比武竟技被杀的人大有人在,子寒的死只能怪他自己技不如人,不自量力接受挑战的结果,我怨不了别人,在此我收回刚才我说过的话,请大家理解木罕,谅解木罕!”

  “大宗长好耶,有错就改,不愧一代宗师风范……”

  “大宗长不要伤心难过了,我们支持你……”

  “斯家刚才是太过分了,颜木罕你没错……”

  “……”

  颜木罕的公然表态,完全挽回了刚才还鄙夷他的人的心目中的地位,反而使更多的人同情和支持他,斯家刚才的表现反而显得有些决绝和不近人情了。

  颜木罕双手一举,四周群众很配合的静了下来,静静等待他的说话:“颜木罕很感激各位的支持和理解,不可否认,颜木罕在‘剑武院’就任大宗长位的这十几年来,确实无意下做了很多的错事,这点木罕也深感愧疚和不安,如果能够补偿,木罕愿意做任何事,而现在,木罕就要为多年前做错的一件事补偿,请大家做过见证,有请威斯先生……”

  颜木罕手向着“剑芒院”的会场大棚做个邀请的手势,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威斯缓缓地从大棚中飘飞到擂台上。

  “多年前,颜木罕因为威斯兄弟的一次顶撞而在愤怒下将这位‘剑武院’的优秀弟子逐出了宗门,也使得他和家人不能团聚共首,这些年来颜木罕一直耿耿于怀,内心难安,今天借此这个机会,颜木罕重新恢复威斯‘剑门’‘芒系’弟子身份,遵从现任‘芒系’掌院颜如清的意愿,威斯将直接以‘芒系’掌院的身份参加竟夺此届大宗长位的大会,实现他和他们威家多年来的愿望。”

  “果然如此。”我嘲讽地笑了笑,旁边的斯利芬和斯家族人们神情却大是愤慨地大骂颜木罕无耻。

  我知道一旦威斯接任了“芒系”掌院,并以“芒系”掌院的身份参加“竟夺大会”的话,那我就要先击败他,才有可能挑战颜木罕。

  斯家族人自然也知道颜木罕是想用威斯来损耗我的力量,再接受我挑战的话他自然就会轻松一些。

  “颜木罕这样做明显是在利用威斯,威斯怎么那么愚笨任他摆布?”斯利芬眉头紧蹙,不满地瞪着台上那个刚刚接任了“芒系”掌院正在不住向四周的群众含笑示意的威斯。

  “傻丫头。”斯长风走了过来,沉叹道:“你还不了解吗?重新回到‘剑门’,夺回威家以前失去的掌院地位是威家人最大的愿望,而今,威斯终于可以回归宗门,威家也能够实现他们的愿望,你说威斯可能放弃吗?再说,这么多年了,任何事物都会产生改变,更何况人类这种心性本就不安定的生命体呢,我们斯家也不怪任何人,一切就让我们凭借自身实力去取得本就该属于我们的东西吧。”

  “爸,芬儿明白了。”孺慕地把脸贴在斯长风苍老而粗糙的手上,回想起往昔的一切,威家和斯家的感情可以说已经淡薄如水了,想到这里,斯利芬眼角已逐渐湿润。

  “由于威斯接任了‘芒系’的掌院,依照惯例,在即将要开始的‘夺宗大会’第一场的竟夺赛将由‘芒系’的掌院和‘锋系’的掌院互相竟技开始,胜者方有资格再向我挑战。现在有请‘锋系’的掌院夏长平出列。”

  颜木罕口上说得热烈,眼神却极度冰冷地注视着我方。

  大会终于开始,斯家族人个个紧张地看着我,我缓缓站了起来。在斯利芬白皙的脸上温柔的一吻,我淡淡地道:“大家用不着紧张,尽管等着看好戏就行。”轻松而自信的声音萦绕着斯家族人们的耳际,意念跳动处,匿藏于“能量气场”内的“守护能量”蓦然在短短的两秒之内迅速充盈地流转于周身每一条可以容纳能量的脉络之中,能量自体外充溢而出,强大无匹的“强者气息”已毫无掩饰地骤然充斥于这片嘈杂的空间,那些自在场众多的武术家身上散发出来混杂在“能量空间”或强或弱的能量气息纷纷受到我“强者气息”的波及,被挤压得往四周空间退避,也由于“能量空间”的这些变化,现实中的众多武术家在感应到我身上骤然散发出的“强者气息”后,他们只觉得四周整个空间的质量似乎在一瞬间产生了改变,巨大的压力源源不绝地透体传来,不但来自于肉体,仿佛心灵也在同时承受着巨大的无形压力,每个人都下意识地散发出能量护住周身抵抗这股“强者”的气势。

  原本就摩肩接踵地挤在一起的武术家们刹那就因为彼此“护体真气”下意识运转而形成彼此能量的相互排斥,刹那你冲我撞,乱成一团。

  我也就在众人的慌乱和惊讶中瞬间出现在颜木罕的面前,轻飘飘地悬浮在离地半尺处含着冷傲的笑意淡然地迎视着为我气势所迫刹那显出些许慌乱的颜木罕。

  发丝飘拂,衣袂徐飞,虽然是一身的淡然,但浑身散发出“强者气息”的光彩却令所有人都觉得眼前是那么的眩目。

  在我“强者气息”的压迫下,颜木罕的脸部肌肉僵硬地抖了几下,似乎想努力地挤出一丝笑意来,几个呼吸之间,他终于放弃了,护体真元提升到足以抗制我无形的强者压力,他才恨恨地看了我一眼,转而面对台下的群众,郎声说道:“这位就是来自地球‘空中城市’的武学天才夏长平先生,大家不要看他年纪轻,实力却已是非同小可。”冷冷一笑,颜木罕继续说道:“其实相信近段时间的热门话题和新闻信息大家都有听说,颜木罕也不想多说,可是在这里,颜木罕还是想借此机会说一句话,由‘智者’那可潘一手创建的‘空中城市’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项建筑,而‘空中城市’里头的‘圣地武学’更是精奥高深,我们‘明王星’在伟大的明王领导下虽然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武术之星,精妙武学和武术强人比比皆是,但地球和明王星之间,‘智者’和‘勇者’之间究竟哪一方的武技比较精湛高强,几百年来同是两星武术修行者们心目中的疑问,却苦无互相切磋的机会。而今,颜木罕在此向大家证实一个消息,那就是‘明王府’已经接受了夏长平先生的挑战,只要他有能力在今天夺得本宗的大宗长位,二十天后参加‘璞皇宗’十五年举办一次的‘抢宗大会’,并顺利抢得‘璞皇宗’的宗主位的话,他就有实力挑战我们明王星人心目中地位至高无上的‘明王府’,明王二世将会因此接受夏长平的挑战,各位兄弟姐妹们,我们心目中神圣的‘明王府’将面临地球人的考验,在此,我们为未来祈祷祝福吧,因为‘明王府’的地位和尊严是绝对不能被动摇的,可是在此我还是要对如今成为我‘剑武院’‘锋系’掌院的夏长平先生说一声:你是一个令颜木罕不得不钦佩的人。”

  颜木罕短短的一番话顷刻间却激起了前来围观此番大会的众多武术家敌忾之心。

  “地球人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挑战我们明王星人的至高无上的地位?”

  “夏长平算什么葱?是强者又怎么样?老子就不服,明王星多的是强者,就不信没人打不趴下他……”

  “夏长平,我胡一虎向你挑战……”

  “斯家吃里爬外,联合地球人挑战自己圣地权威,该当灭族……”

  我冷冷地看着颜木罕那付假惺惺的嘴脸,却说不了半句话来反驳他,我知道他故意激起台下明王星人的同仇敌忾之心是为什么,不外乎是想借此制造斯家丧失人心,令我产生心里浮躁等不利战斗因素罢了。

  就在众人群情激愤的同时,台下的人群中蓦地冲腾起一股强烈的“强者气息”,巨大的能量潮流跟着向四周迸发开来,毫不留情地把周围的群众给震得四处翻飞,飞起的人体有的互相碰撞,有的直飞出老远,才狠狠地摔落下地来,刹那哀号遍野,一片混乱。

  一个洪钟般如雷的声音更似乎要贯彻天地一般,在众人的耳边嗡嗡炸响。

  “你们这群家伙真是让人看了讨厌,说的话让人听了又难受,颜兔崽子随便的几句话就让你们激愤成什么样子啦?”

  人群被巨大的能量潮给震开之后,台下已清出了一个直径达二十米的圆形空地,明王星的一代武痴,“强者”力丹君须发戟张,虎目圆睁,浑身霸气横溢地虚浮在地,竟不知什么时候混迹于围观人群之中,见群情激愤已似要搅乱他正拭目以待的“竟夺大会”,不由激怒了他的狂燥之心,毫不留情地就把在他耳边鸹噪的人通通给震飞了出去。

  突然遭此无辜的变故,众多武术家在你踩我,我压你的慌乱下倒都把激愤的情绪丢了个一干二净。

  有些自认身手不错的人正待破口大骂,耳边跟着响起力丹君霸道的声音,一下子就让他们把已经到嘴边的气生生给咽了下去。

  力丹君的火暴个性和充满霸气的大嗓子在“明王星”可是出了名的,虽然他已经闭关了十几年不问世事,明王星人可对他依然记忆犹新。

  充满霸气的眼神瞪视着一张张噤若寒蝉的脸,力丹君洪钟似的大嗓子再度震荡着众人的耳鼓:“兔崽子们懂得爱国是好事,可是也要分时机和场合,我老人家拭目以待的一场好戏……嗯……‘剑武院’五年一届的‘夺宗大会’岂能因颜崽子的几句话就让你们给盲目破坏了,这还了得?你们既然也知道‘明王星’多‘强者’,夏长平要挑战‘明王府’还需要经过我和关君子两强这一关,你们现在鸹噪个屁。”

  我好笑地看着台下那个虽然霸道却又霸道得可爱的老人,在他说完之后我却突然敏感地发觉“能量空间”似乎有些奇妙的变化,连我的“能量气场”也都剧烈地波动了起来,紧跟着一股闷热的气息自四周传来,我仔细地感应着空间能量的变化,迅速地捕捉到变化的来源。却见力丹君的强者气息突然匿迹,紧跟着一声巨大的“呼哧”声,在四周人群的惊叫声中,巨大热浪汹涌而来,意念动处,能量瞬间在体外凝聚成“防御罩”守护全身,眼前陡然看到力丹君身上竟已熊熊燃烧着六尺开外的青色火焰,四周滚滚而来的巨大热力正是出自于力丹君身上燃腾着的青焰能量。

  “哈哈哈哈……”浑身裹藏在青色烈焰之中的力丹君豪迈地道:“看到没有,这就是老夫近十年来成功转换的单极能量——‘极炎能’,连世上最坚硬的‘金刚石’都要在老夫的‘极炎能’下融化,何况是肉体?夏小子看到了没有,‘璞皇宗’那关老夫是不会轻易让你过关的,现在你就先对付颜崽子吧,老夫今天来就是想看看你的实力究竟值不值得老夫施展‘极炎能’,你可不要让老夫失望了。”

  “强者气势”自我身上熊熊迸发,我傲然答道:“长平当不使前辈失望,两强联袂,长平虽无必胜把握,自保自认无夷。”

  “夏小子你说什么?”力丹君虎目圆睁:“难道你认为老夫会和老关联手对付你吗?”

  我淡淡一笑:“长平自然不认为前辈会舍弃武道尊严,联合他人对付晚辈,至于别人,长平就不敢保证了。”

  “阁下是不是自认为此届‘夺宗大会’夺魁是十拿九稳呢?”一个冷漠的声音蓦地打断了我和力丹君之间的对话。

  不知怎的,一股极不舒服的感觉自我的心里泛起,我转过头迎视着威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以及那双漠然的眼睛。

  深深地凝视着对方那双海蓝色迷蒙的眼眸,我竟然完全读不到对方眼里的任何信息,是因为对方眼眸的颜色使我看不透?还是对方的心和意志如铁铸般坚定?

  在我思忖之间,颜木罕已哈哈笑道:“今天‘剑门’举办的‘夺宗大会’竟能使力丹君前辈也前来观战,颜木罕真的感到万分的荣幸,若愿意的话,晚辈恳请力丹君前辈到会场大棚中的贵宾席一坐如何?”

  “老夫还是觉得台下舒服,颜崽子废话就不要多说了,快宣布大会开始吧。”力丹君丝毫不留情面地说。

  颜木罕脸部肌肉再次无法控制地抖动了几下,又拿力丹君这个脾性火暴的老人无可奈何。沉吸口气,他方始郎声说道:“‘竟夺大会’没有任何规则,除非一方正式认输或弃权外,比赛只能以分出生死来决胜负,当然这个情形我希望不会发生,现在我正式宣布;大会开始!”

  颜木罕说完,朝威斯点了下头,人就跟着飞回“剑武院”的会场大棚中,擂台上就剩下即将生死相博的威斯和我两个人。

  台下此时也是一片寂静,无数双期待着看一场精彩竟技的目光牢牢地投注在我和威斯两个人的身上。

  “请。”威斯神情和目光依旧冷漠,从口齿间轻轻地蹦出了一个冷淡的字眼,他就先缓缓向后退了几步,和我拉开了一点的距离,短短的几个吐纳之间,强大的“能量气息”跟着自他那身健壮的身躯旋绕而开,一下子所有人都感觉到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无形压力。

  对空间能量的游动和变化有极敏锐感觉的我同样感受到威斯身上那股不容忽视的力量,自我出场现身于擂台上,“强者气息”毫不掩饰地萦绕周身之后,混杂着无数在场武术家气息的能量空间就因我的“强者气势”而显得压力骤增,游荡在能量空间中那些比我弱的气势自然被迫退避三舍,挤往他处,大部分空间则为我“强者气息”所盘踞,只有较强的人才可以比较接近于我,而威斯刚刚才冲腾在能量空间的“能量气息”就与我盘踞在空间的“强者气息”毫不相让,在把更多比他弱的气息挤往他处的同时,同样在寸寸地侵占我“强者气息”所盘踞的空间领域。

  正因为我对“能量空间”能量的移动和变化有着敏锐的感知能力,所以才能清楚地体会到这些,而大多数对“能量空间”的能量移动和变化全然茫然不知的武术家们,他们唯一感受到的就是四周的压力又开始因另一个武道高手的强大气息而增大,他们只能再次相对应的增强“护身气劲”的运转来护持身体对外界不断增强的压力产生抵抗力。

  同样地,当我察觉到四周的压力增大,威斯的气息已经强大到足以侵犯我所盘踞的能量空间领域时,极自然地离地悬浮在尺许空间的我才嘲讽地笑了笑,意念闪动之间,我才再次迸发出更强大的“强者气息”,呼应威斯直逼而来的滚滚气势。

  隐隐一道光华自身上一闪即敛,强大的“强者气息”瞬间自我身上旋绕而开,丝毫不再给威斯有提升能量以抵制我的机会,强大的气势毫不留情地就把威斯侵入我领域的气息全部给驱逐出去,同时更锁定威斯于“能量空间”的“能量气场”,正欲打算源源不绝地利用强大的气势圈固威斯的“能量气场”,不用动一招一式就直接以空间的无形压力来获得这第一场的胜利。

  假如结果真如我所愿的一样,旁观者们将只会看到擂台上动也不动的两个人,感受到的也只有不断增强扩散的气势和四周源源不断的压力。

  可惜世事往往不会如人所愿,当我有了这个决定,却还没容我散发出更强大的气息好牢牢锁定以完全圈固威斯的“能量气场”,直接以强者的压力来取胜时,威斯的“能量气场”和气场周边那些与我抗衡的气息竟然瞬间匿迹无踪。

  没想到当我想再次凭借“强者气势”的无形压力对对手实施打击时我竟又再一次吃到深谙“辅元心法”“意敛藏息术”的武道高手的亏,看来“强者”虽然气势逼人,却也不能完全以气势制敌。

  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我开始把目光正面迎向威斯那张漠然的脸。

  

第十一章 谜样男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