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实体分身

    

  看着对方那双丝毫不露半丝情感的双眼,心里一股异样的感觉又在心里慢慢泛动。

  然而为争夺“剑武院”大宗长位的“竟夺大会”既然已经开始,也就根本不容许我有时间细想心里这异样感觉的由来,能量气息处于敛迹状态的威斯在摆脱掉我气势的震慑后其雄健的身躯又蓦然迸发出更强大的气息,这次他却不再与我作气势的较量,雄浑有力的双臂猛地向两边一张,头上仰,昂视穹苍:“吼……”随着一道几欲震天裂地的声浪自他口中浩荡传震而出,借助于声浪的气势,浑身亦在同时迸发出强裂的气息。

  热爱古武术的围观群众正惊骇于耳边如雷般炸响的声浪,心脏正如受重锤敲击般难受不已,擂台上的竟技已因这道声波正式拉开了序幕。

  在能量气息完全敛迹的状态下,这股随着浩荡传开的声波而骤然迸发出来的气势竟强烈到把我的“强者气势”给完全压了下去,强厉的气劲在向四周席卷而开的同时绝大部分的力量更是直接朝我冲击而来。

  威斯的骤然迸发出的气势虽然强到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实力也不同凡响,但对身为“强者”的我瞬间即可全力冲击出力量达四十五层“守护能量”的我来说,我有自信我的最强力量在现有的“强者”当中是数一数二的,实力还远远还达不到初级“强者境界”的威斯力量再怎么强,我也不放在眼里。

  感受着强烈冲击而来的能量气劲,意念闪动中,一个光形的防御罩就在瞬间在我体外三尺处张结而开,威斯的能量气劲也正好在同时撞击在我刚张结而开的“防御罩”上,强烈地感受到“防御罩”持续传来不小的震荡,威斯的攻击能量和我的防御能量在互相交击下产生出的“嗤嚓”声,显得分外刺耳,当然我的防御力量也完全阻绝了威斯骤然冲击而来力量。

  “守护能量”于周身经脉正常运转下,我的身体自然地又失去了重力,微微离地悬浮在尺许的上空,我淡淡地注视着威斯,感受着对方不住攀升的能量气息,我嘴角浮现一丝嘲讽的笑意:“用你最强的力量发动攻击吧。”我淡然地说。

  威斯漠然地看了我一眼,正不住在身体聚集攀升的能量却曳然而止,回应我的是比我更淡然冷傲的声音:“当有必要的时候我会的。”

  话一说完,张开的双臂蓦然向内回拢,两手十指成爪形向外张开,在他十指尖却吐露寸许长的能量气芒时,我还以为他想用类似“聚元指”的招式向我发动攻击,却不料他的两手仅是环抱胸前,沿着太极式的圆形轨迹上下轮回交替运转着,却没有向我发动任何攻击的迹象。

  好奇地看着对方奇怪的举动,我倒想看看这个斯利芬童年时的伴侣究竟有什么特殊的技能,并没有打算一出手就击溃他,虽然事实上凭我的力量完全有可能一出手就决定胜负,可我并不想这么做,就算真打算一出手就击垮对手,对象也绝对不是威斯,而是那个令斯家族人深恶痛绝的颜木罕。

  这时,双手不住轮回交替地运行太极轨迹的威斯动作终于有了变化,我豁然发现对方手上已经因持续的凝运而聚集出一个闪耀太极图腾的能量聚集体,而由于十指吞吐出能量气芒成爪形的运用,太极图腾的能量聚集体既为这十道气芒组成,每一道气芒彼此又都间隔两寸左右空间,互不相依。

  如实成形的太极能量聚集体散发出一种五彩的朦光,令人的目光不由为之所吸引,心为之所夺,这种由十道指劲聚集而成的能量聚集体远比由单股浑厚的能量聚集出来的能量体要来得复杂和困难得多。

  当然,从威斯手中那个似盾牌一样闪动着太极图形的能量聚集体成形出现,我就了解到威斯的想法。

  所谓意随形生,意念已经和身体同步牢牢合一的我,意念再次跳动之间,我右手往前探出,在所有人都还不了解我的打算时,大片能量如火焰般瞬间在我掌中燃腾而起,能量霍地一长,在眨眼之间这大片能量就已凝聚成一把燃腾着耀眼光华的能量之剑,一把真正的光华之剑!

  满意地看着手中的光华之剑,能量如实聚集,豪芒吞吐,气焰迫人。

  围观人群目瞪口呆地看着台上各自闪耀着能量光辉的一“剑”一“盾”,不知道接下来的演变是“光华剑”击碎“太极盾”,或是“太极盾”完全封杀住“光华剑”?当然没有人知道结果,但若以武道的级数来比较的话,绝对不会有人怀疑一个“强者”的“光华剑”会战胜不了一个武道高手的“太极盾”。

  我自己当然也很自信,可是当我看到威斯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冷笑时,我的信心却有刹那的动摇,我突然想到威斯既然敢挑战身为“强者”的我,若非有所倚仗,他是绝对不会做这等螳臂当车的蠢事的。

  在我思忖之间,威斯脸上的嘲讽蓦地转化凝重,“呀嚯”声中,口中再次迸发巨大声浪,“太极盾”刹那闪动更具耀眼豪光,急速转动中,威斯粗壮的双臂一振一吐,手中的“太极盾”竟以平面的角度笔直地朝我冲击而来。

  这种形势,我相信自己只要随手挥出一记“能量球”就足以把威斯冲击而来的“太极盾”给反震回去,可惜的是当我手中同样有一把由能量聚集而成的“光华之剑”后,我知道自己并不能这么做,我绝不能示弱。

  意念动处,手中的“光华之剑”豪光大放,毫无花巧地,一剑就简单而直接地朝冲击而来的“太极盾”疾劈而去。

  由于威斯的“太极盾”是以平面的角度朝我封印而来,我劈出的这一剑就只能砍在不住旋转着的“太极盾”的圆形边缘上,却不能劈中面积比较大的平面中央。

  令我意想不到的变化也就在我不想示弱的情况下而依然采用“光华之剑”劈出的一剑发生了。

  当我一剑劈在威斯冲击而来的“太极盾”边缘上时,我强烈地感觉到手中的能量传递来一股巨大的震动感,紧跟着一种细微如遭电流电击到的震麻感觉连绵自手中延递而来,劈出去的一剑非但没有如我所愿的一样瓦解对方的“太极盾”,反而被对方不住旋转着的“太极盾”的薄刃边缘给切离了大半的能量剑身。

  这是什么样的能量?竟然锋利到足以切断我的能量聚集体——‘光华之剑’?

  在我不敢置信的目光下,威斯那毫无停滞依然快速朝我冲击而来的“太极盾”无情地告诉我这一事实。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能量?虽然“太极盾”受力范围比较小的边缘起到很大的作用,但能够毫无阻碍地把与我“光华之剑”交击的受力点当中切断,却也不由不让我惊叹于其能量的威力来。惊诧与感叹中,“太极盾”已即将撞击在我张结而起的“防御罩”上。

  为更加稳妥地使自己不再失误,我瞬间又加强了“防御罩”的能量,增强防御的力度,我倒想再看看威斯的这个“太极盾”以平面的角度能不能再冲破我的防御力。

  在众人发出的一片唏嘘声中,依然急速旋转着的“太极盾”如实地撞击在我的防御罩上。

  “嗤唰唰唰……嗤嗤……唰……”

  攻击能量和防御能量再次正面交击而响起连串刺耳的爆响声中,剧烈的震动感再次自“防御罩”上传遍我整个感知系统。

  我惊奇地发现撞击在我“防御罩”上的“太极盾” 在受到我能量的阻挡后并不就此消散其冲击而来的力道,反而依旧不住旋转着似乎不钻破我的防御就誓不罢休似的,在“防御罩”不住传来震荡感后,我惊骇地发现威斯的“太极盾”竟真的在寸寸地瓦解我的防御能量,我清楚地感觉到不住旋转着的“太极盾”利用十道指劲气芒彼此间隔寸许距离而形成的螺旋钻力正在把我的防御能量一点一点的挤迫出去,同时也在一点一点的深入进来。

  而就在此时,见“能量太极盾”的特殊技已占上风的威斯也没放弃这个攻击我的机会,双手奇诡地舞动中,十指闪掠出一道道凌厉的爪影,刹那纵横交错地弥漫我周围。

  感受到周身纵横着一道道如夜枭飞舞的凌厉指劲和爪力,原本自信对方的攻击绝冲不破自己防御的我骇然地发现威斯的每一爪在交错地划过自己的“防御罩”上后,力量竟然深达尺许,每一爪都在自己的“防御罩”上留下尺许深的痕迹,虽然我的能量可以马上就补足被攻陷的地方,但在对方连绵不绝的爪势和已然陷入我“防御罩”内却依旧不住转动的“太极盾”不断的冲击下,张结在身外的防御能量却被逐渐的削弱。

  眉头紧皱而起,就在我感到自己仅凭现时的防御能量真的对抗不了威斯的能量而心火开始燃腾时,力丹君的大嗓门蓦地洪钟般地传遍整个“剑武广场”。

  “竟然是‘鬼鸟指杀拳’?”听得出来力丹君的大嗓门显得十分惊讶:“喂,那小子,你怎么会‘木尊’那家伙的绝学?莫非是‘木尊’那老小子的弟子?”

  “‘木尊’?”听到这个名字,我的脑海里蓦然闪现出一个身材伟岸的男子背影,那个一身蕴藏着单极能量—“寒能”的铁胜侠。

  脑子里刹那间急速闪过无数画面,灵光乱闪,身体更不知为何突然冒起阵阵寒意,潜意识里似乎认为这些在脑海里迸发的信息十分重要,一时间却又很难捉得住这乱闪的灵光。

  在我努力地控制意志想捕捉点什么时,威斯再次攻陷我“防御罩”的爪劲传来的震动感却完全地扰乱了我的意识。

  感受到几乎要深入体肤的凌厉气劲而不住在我身前螺旋钻动的“太极盾”,怒火终于抑制不住地迸发开来。

  “嚯嗬……”口中如雷般迸发巨大的声浪,声波一浪接一浪地往整个空间辐射而开,地在颤抖,整个广场几乎也在为之摇晃,全场众人心神为之所夺时,强大的气浪自我身上迸散而开,手中被切断大截能量的的“光华之剑”随念而动,蓦然向我掌中回聚收拢,威斯为我声势所摄,身体微滞的同时,我掌中爆闪出的能量光华在所有人的脑子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疾电般似的轰击在他的身上。

  强大的能量气劲瞬间远远地把他震飞了出去,我懒得再看一眼,眉头紧皱之下,双手同时凝聚强劲能量为护盾一下子就把在身前“防御罩”上钻动的“太极盾”给拿了下来。

  感受着手上能量交击下的震动感,沉吸了口气,手中能量再次加强,以绝对压倒性的力量把手中的“能量太极盾”震为粉碎,亿万能量光点瞬间就在掌中迸散而开,如炸响的烟花般璀璨而又短暂。

  这时我才抬起眼搜索被我的能量远远震飞的威斯的身影。

  “果然不愧为‘空中城市’里诞生出来的新生代‘强者’。”威斯冷漠的声音自空中传来,他轻飘飘地悬浮在空中,冷冷地俯视着我,看来我刚才打击他的力量并未使他受到伤害,就算有,伤害性也一定小到他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我自问刚才攻击他的力量起码达到二十层的“守护能量”,但他却一付不痛不痒的样子,看起来对他的真正实力我要重新再评估才行了。

  能量运转下,我同样飘浮而起,在到达与他同样的高度后,我才冷冷地道:“你也不愧为‘木尊’座下的杰出弟子。”说到“木尊”,我心突然一动,我终于想到威斯为什么会和颜木罕联袂而来的另一个可能性更大的原因。

  我与“木尊行院”有不小的嫌隙,如力丹君说得没错的话,会“木尊”绝学“鬼鸟指杀拳”的威斯一定是“木尊”座下的弟子,果然我故意这样一说后,威斯并没有否认。

  “起码比铁胜侠等人强多了。”我接着说道。

  “铁胜侠?”威斯的眉头微皱,目露思索之色,从他的表情上看,似乎他并不认识铁胜侠。

  心中一动,我跟着说道:“铁胜侠这个名字或许你没听过,相信冷寒木这个人你就一定知道了吧?”

  听到冷寒木这个名字,威斯眼中掠过一抹奇怪的眼神,这是我从他的眼中第一次看到情感的起伏,可惜的是我并没有来得及读懂他眼中的信息。

  威斯怪异的表情一闪即逝,重新恢复漠然状态的他冷笑地说:“你认识他?那好得很呀,可是你现在和我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呢?你还是想想怎么把我击败吧?”

  我愣怔了一下,说真的,我确实不知道自己和他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自嘲地笑了笑,我无所谓地耸了下肩,嘲讽地道:“我想……击败你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吧?”

  “是吗?”威斯冷漠的脸上同样露出嘲讽的意味,看他的表情似乎比我还要来得自信。

  随着最后一次听起来并没有什么意思的对话结束,我再次感应到威斯身上旋绕出异样的能量气息。

  我强烈地感觉到此次在他身上流转的能量气息完全和刚才与我交锋时的能量气息完全不一样,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而只凭气息感应的话我一定会认为现在面对的是完完全全的另外一个人,而不再是威斯本人。

  当然这种气息转变的情景我曾在威克尔身上感觉到,只是我却一直不曾在意,也不曾去深究一个人的身上怎么可能容纳两种完全不同属性的能量?

  在我忖度之间,威斯身上已然散发出一股薄薄的紫色雾状能量弥漫全身,等我感觉到空间的能量波动越来越剧烈的时候,方始把心神放在面前的对手身上,却发现浓烈的紫色雾状能量已经完全隐蔽住了威斯的身影,其浓郁的程度竟令我最大的目力也看不穿,在我眼前除了一大团不住翻滚扩散的紫雾能量外,我再也看不见威斯的踪影了。

  皓皓白日下,弥漫在空中犹在不住扩散的紫雾能量显得是那么的醒目而显眼。

  眉头微皱而起,我定下心来,仔细地感应着隐蔽在紫雾能量中威斯的所在,可惜的是威斯的生命气息仿佛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紫雾能量融为一体一般,我始终感应不到其所在的具体位置,而随着紫雾能量进一步的扩散,我的惊异感也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我完全不了解威斯散发出这么多浓密的紫雾能量打算做什么?除了自身体不断地散发,在空中不断地会聚扩散外,我一点也感觉不到这些能量有丝毫攻击的动向。

  难道威斯损耗大量的真元,散发出这一大片紫雾能量的作用就是让他可以把自己的身体给隐蔽起来?让对方找不到他的踪迹,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威斯也显得太天真了吧。

  意念跳动之间,我终于决定不再等候威斯主动进攻,而自己却一味的防守试探他的特殊能力。

  衡量着眼前大片的紫雾能量,意念动处,双手蓦然爆闪出巨大光华,大股“守护能量”蓦地在我手中汇聚并迅速地向四面延展而开,短短的两三秒之间,能量已在手中转化为一个如伞面一样硕大的锥形光幕。

  “去吧。”轻喝一声,手中的锥形光幕在冲破空气的呼啸声中已迅速地朝眼前那大片的紫雾能量冲击而去,在大片紫雾能量为我的伞形光幕冲击得四处迸散时,我的手并没有就此停下,双手一翻,两手掌心向外,吐振之下,大片能量气劲急速地自我两掌之中迸射而去,密实而又毫不留情地击入紫雾能量的每一个角落。

  “威斯,无论你隐蔽在紫雾能量中的哪一个角落也躲避不了我连绵而密实地攻击,出来抵挡吧!”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我自负的声音深深地传入紫雾能量之中:“我要在一分钟之外打倒你!”

  “只怕你说得出而做不到!”在我感到迸射出的能量气劲遭受对方能量的抵挡,找到对方藏匿的具体位置之后,紫雾中也清晰地传来威斯不屑的声音。

  他的声音十分奇怪,仿佛来自好几个人异口同声说出的话一般令人感觉出一种十分浓郁的复声感。

  而更让我惊讶的是在我确定了威斯的具体位置后我冲击在紫雾能量其他地方的气劲竟也同样遭受到能量的反击!

  我发现紫雾能量中原来竟不止威斯一人,连他在内,总共有四个人!从我攻击出去的能量气劲遭受抵挡的情况下,我百分百的确认我的感觉绝不会有错。

  可是隐隐之间我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感觉似乎又有些不对的地方?

  而这时,遭受我能量气劲冲击的紫雾能量终于缓缓地散去,我终于印证了自己的感觉,可是当我看清以弧形的位置分列在我面前的四个人时,我却惊怔住了。

  在我眼前的确实是四个活生活现的人,可这四个人无论相貌还是形体竟完全一致,就连身上的服饰都没有丝毫改变,就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我的眼前竟同时出现了四个威斯!

  不止我一个人怔住了,脚下的人群同样传来惊讶至极的声音,这表示我并没有看错,也没有产生错觉,在我眼前的确实是四个一模一样的威斯。

  而在我能量进一步的探察下,我粉碎了自己认为其它三个是威斯凝聚出来的能量形体的观点。

  这四个人竟完全是实体存在的。

  除非威斯是四胞胎,不然怎么可能会有四个完全一样的人同时出现?但就算真是四胞胎,又怎么可能众目睽睽之下,在我毫无所觉之中聚集在一起?

  在我紊乱的惊愕之中,悬浮在我最左边的威斯嘲笑似的地撇了下嘴:“不用怀疑,更不必惊讶,你看到的四个威斯都是威斯,我是他们,他们每个也都是我。”

  “怎么可能?”我喃喃地说,不敢置信的目光来回地注视着眼前的四个威斯,偏又找不出其它的解释说服自己来否认对方。

  “这就是师尊精妙的绝学——‘实体分身’,如果你不是那么早攻击我的话,再过一点时间你看到的就不只四个我了!”眼中流过一丝异样的神采,威斯傲然地说。

  “‘实体分身’?”我喃喃地重复着说,还是完全不敢置信我所看到和听到的。

  “要吃惊要怀疑,还是等你有能力把我打败再去好好想吧?”位于右二位置的威斯狂傲地说:“先接下我力可摧金裂石的‘洞金指’力吧!”

  雄浑有力的右臂扬起,五指灵巧地弹跳之间,五缕强力的劲气刹那自其指尖迸射而出,随着气劲瞬间洞穿空气,一个个尖锐刺耳的啸声似乎要撕裂整片天地一般激荡在众人的耳鼓。

  我清楚地感觉到向我急射而来的五缕气劲穿透空气,在无形的空气中划掠出五道深深的波纹痕迹。

  肉眼其实根本就来不及观察到这一些,但对能量空间的能量形成和变化特别敏感的我,身体早就形成一种自然的条件反射,体能早已取代感官先捕捉到比肉眼能观察到的还要真实的情形。

  感受着威斯急射过来的“洞金指”在空气中产生的波幅感,我的右手五指迅速展开,朝前扬起,霎时,手掌的前方就已随着意念的指使聚集出大片浓厚的能量光团。

  只闻“噗”的一声轻响,威斯五道强劲的“洞金指”同时贯穿进我手掌前方聚集出的能量光团中。能量交接之下,一阵剧烈的震动感破体传来,我聚集出的“守护能量”竟只能稍微地阻挡了一下对方“洞金指”的势道,却完全没办法封挡住对方的指劲,威斯的五道指劲依然轻易地破开我的“守护能量”,力道依然毫无迟滞地向我张开的手掌贯射而入,眼看即将触及肌肤。

  自从我的复属性能量异变为“守护能量”之后,身体因而产生的一系列改变使我深深相信我的“守护能量”其特殊和威力绝不下于其它已被公认的高等级能量,如神万心拥有的据称为最刚猛霸道的“雷神气劲”,如铁胜侠拥有的单极属性能量“寒能”,或是现下就在一旁观战的一代“强者”力丹君拥有的同样为单极属性能量的“炎能”,我皆有自信以我一身凝聚的“守护能量”绝不输于他们,可现在?就一个实力还达不到“强者”等级的威斯其能量竟连连攻陷我的“守护能量”,怎不叫我大是恼火和震惊?

  忖度之间,威斯的“洞金指”已完全破开我防护周身的“守护能量”,即将洞穿我的肉体。意念动处,形体蓦地如阵轻烟一般消失于空中,右二位置的威斯急射而来的“洞金指”就这样闪动着五缕青芒贯入已不见我身影的空气之中。

  当人们再度发现我的存在时,我已不知什么时候冷冷地出现在原本位列我左一位置的威斯身后,如个幽灵一般紧紧地贴在左一威斯的背后。

  别人发现我的时候,我眼前的四个威斯也同样察觉到我的存在,可是奇怪的是,当我出现在左一威斯身后,并从周身一百多个气穴游离出来的能量瞬间以不容抵挡的绝对性力量禁锢住左一威斯之后,其他三个威斯却一点也没有显露出营救分身的意图,在他们的眼里我只看到了一点点的惊讶。

  而在我能量的禁锢下,我敏感地捕捉到了自俘虏者身上流露出来的一丝冷意,这股淡淡的冷虽然不像“寒能能量”那样冰寒,但令人不由自主从心里感觉到冷却令我勾引起了一个印象妖异而血腥的回忆。

  那就是偶然在南大陆神秘森林发现那个“巫师老人”在对几十个傲江族人传承所谓“秘传武学”,其实是令条状形异物进入人体脑壳内蚕食掉对方的神经系统,侵蚀对方的精神意志,重新编织异物自己的神经网的一项异物“换身”阴谋,最后却被自己所灭的记忆。

  而刚刚在被我禁锢着的这个威斯身上感觉到的这丝淡淡的心灵冷意就令我勾引起了这段诡异的回忆!

  “实体分身?裂殖?难道说……?”我震骇地揣测着某个自己拼命也不想承认的模糊念头,可是这个揣测似乎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接近可能。

  脑海里虽然紊乱地转着无数的念头,现实中却不过片刻。

  “有趣有趣。”原本位列右二位置此时却站在中间的威斯眼中露出一个妖异的蓝光:“你大半能量用来禁锢我的分身,又该怎么面对同时三个的我联手攻击呢?”

  冷冷一笑,我说道:“若是我现在就毁了手中的这个分身,问题不就没有了吗?”

  “是吗?”左边的威斯耸了下肩道:“那也无妨。”

  “废话少说,攻击!”右边的威斯冷喝道,手一挥,浑身能量鼓荡中,就已抢先向我冲击而来,看其气势竟真的一点也不顾虑被我禁锢着的分身是否会遭受伤害?

  “慢!”我震声喝道。

  生生止住朝我飞冲过来的来势,右边的威斯眉头皱起,不悦地道:“哪来那么多的罗嗦?”

  冷冷一笑,禁锢威斯的雄厚能量已随念瓦解,在解除了对威斯的禁锢,顺势将其送往其它三个威斯分身处后,我才说道:“我只想问一句话而已。”

  四个威斯漠然地看着我。

  我淡淡一笑:“威斯兄弟的‘实体分身’奇技和本身所具实力果然非同凡响,却不知阁下师尊是否亦精通此等奇技?”

  “阁下若是没耳背的话应该听到我说过‘实体分身术’是在下师尊的精妙绝学,怎么还这么问?”

  “‘木尊’前辈身为‘明王星’一代武道‘强者’,更是堂堂一派宗门领袖,既有此等实体分身奇术,以一化数十,岂非早就天下无敌了?”我语气淡然地,眼睛却牢牢地盯着跟前的四个威斯,寻找他们脸上可能显露出的任何表情。

  四个威斯冷漠地看着,嘴里既没回应什么,脸上也没丝毫表情。

  “‘实体分身’和恶魔生物的裂殖能力到底有没有关联呢?”环视着眼前四张漠然的脸,我陡然回想起不久前与斯利芬“心神”畅游宇宙空间时从“红笙族长者”那里获悉“不知名力量存在”传递给我的信息:

  “孩子,我不知道这些信息你是否可能接收到?但在我找遍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你的踪迹后,我终于确定你已不在地球,而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明王星’。孩子,我急着找你,只因有一项十分重要的消息要转达给你,就在两个月前,依照你们人类地球历的算法是二六五四年的四月十七日的那天,我们正在进行接收是否有家乡信息传来的工作,却突然收到一个不知从哪处宇宙空间直接跨越而来的力量托付我们转达给孩子你的信息,她说‘几亿年来的纠缠,我终于发现自己范下了一个难以补救的错误’。那时候她的力量似乎在遥远的一边抵御着什么似的,力量越来越薄弱,信息也是有些模糊不清,最后她似乎用尽最大的力量留下了最后的一个信息:‘请转达给我最亲爱的人类孩子夏长平,务必歼灭所有接触过‘金版众神经’,修炼过此典籍的生命体,找出恶魔分裂的六识主元神,打开‘众神印记’,消灭恶魔生物,维护神之卫道职责!’在留下这些信息之后,她的力量就无声息地消失了,孩子,虽然我们不知道那力量到底是何存在,但是她的力量有同我们‘异地星系’伟大的守护者‘爱里神’一样慈爱的光辉,我们深信她留下的每个信息,恶魔生物已经侵略了我们的家乡,我们不想人类的家园也遭受破坏,未来的宇宙遭受恶魔生物的侵蚀,孩子,不管我们转达的这些信息是何含义,都希望你重视它,仔细地思考怎么去理解它,好应付未来所有生命种族即将一共同面临的劫难。”

  “务必歼灭所有接触过‘金版众神经’、修炼过此典籍的生命体!”心里不由自主陷入忖度之中,脑海里蓦地灵光闪动,脑海深处一点关于“金版众神经”的记忆蓦地浮现脑海,我猛然回想起自己在获得参加“古武术大赛”的资格后与威克尔一起回古大陆大洋州的家乡看望亲人时而发生的一些经历,记得当时为挽救古大陆西版镇的家乡政权不落入“木尊组”的手中,自己曾因此而与“木尊组”的铁胜侠战斗,也是首次遭遇单极属性能量“寒能”的极大考验,在外星绿色植物“红笙族”的帮助下自己的“精神意识体”才顺利地侵入了铁胜侠的脑域神经中枢中,也就是在那时自己发现了寄附于铁胜侠头盖骨下的条状形异物,并在读取了铁胜侠记忆系统中的某部分记忆数据时发现了“金版众神经”的存在。(详看众神卷一)

  心神陡地一震,紊乱的思绪跳动到这里,终于让我理出了一个头绪,无论是从“不知名力量存在”留给我的资讯还是我自己亲身经历异物存在的事实考虑,铁胜侠都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关键!

  而身为铁胜侠这一重大关键人物的武术导师“木尊”更是一个值得我深思和研究的神秘人物!

  “木尊,究竟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抬起头来,我深深地凝视着四个由一体分身成四体的威斯,嘴角缓缓地露出一个冷嘲的笑意,我发现这次“剑门”的“夺宗大会”并不仅止会让我夺得“剑武院”的大宗长位,相反的,威斯的出现,更使我一直整理不了异物谜踪的愁绪出现难得的一丝曙光。

  “可以开始了吧?”刚被我释放的威斯冷漠地说。

  看着他们,我突然发现四个威斯虽然都是同一原体的分身,性格却似乎并不一样,位列我面前右二位置,向我发射“洞金指”的这个狂傲,站在最右边的这个冷漠,刚被我释放走的此时站在左二位置的这个冷静,还有一个也就是站在最左边的那个却显得冷酷。

  “实体分身,来吧。”冷冷一笑,我说道。

  左手背负,右手再次缓缓地齐肩扬起,一股如海水一般的绵绵柔劲瞬间漫布四周,雄厚的能量坚实地在身前形成一道不可逾越厚达三尺的无形气墙,把所有可能侵袭我的外界力量阻绝于外。

  “呀喝,上啊!”那个性格冷酷的威斯嘴里一声暴喝,周身能量震荡之中,双手十爪伸展而开,“鬼鸟指杀拳”再次划出一道道锐利的锋芒,无情地冲击在我集结而起的气墙之上,力量竟深达尺许。

  同一时间,狂傲的威斯“洞金指”也同样贯入我的气墙之内,其威力之强劲只差尺许就将贯穿我那道坚实的气墙,不同属性的能量在狂烈的交击中扬起一连串的爆响。

  此时战场并没有在实地上的擂台进行,而是在高达八十公尺左右的空中进行,由于此时防护我的只是身前的那道雄厚的气墙,而非密实笼罩周身的“防御罩”,所以除了我的正前方外,其它方面都可以说是敌方最佳的攻击目标,在两个威斯正面攻击我时,威斯的另外两个分身同样没有袖手旁观,也没有放弃攻击我的弱处,一个就疾飞上空,自上攻击我没有能量防护的头部,一个身体下沉,竟自下攻击。

  感应着四处激荡的能量气劲,我冷冷一笑,右手五指稍微弹动,大片的能量气墙瞬间分化开来,又在眨眼之间凝聚为一片片为数百余的超薄光刃旋绕身前,右手再次翻转之间,百余只不住旋绕着的光刃已迎着自头顶向我攻击而下的威斯冲击而去。

  俯冲而下的来势止不住,冲击而去的去势也无丝毫转圜的余地,“唰啦”一声轻响,一片血雾无声无息地自天空撒下,光刃无情地旋绕过处,再回来时已渲染上丝丝淡淡的红光。

  几乎在我的能量光刃无情地切过自上面攻击我的威斯身体时,自其他三个威斯分身朝我袭击而来的力量同样无情地贯穿了我的身体,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威斯的“鬼鸟指杀拳”将我的肉体分解,“洞金指”在我的胸膛洞穿好几个大洞,跟着更被自下攻击而上的威斯分身一拳给震飞向天的情景。

  当人们看到威斯的一个分身被我绞杀,而我转眼即被另外三个威斯的分身击杀时,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他们眼睛所看到的,就如同他们现在依然不敢相信一个人可以分身几个实体的事实一般。

  当然,人们的震惊转眼就被另一个震惊所取代了,旁边观战的人们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竟又已毫发无损地出现在空中,而刚才身体被分解,胸膛被洞穿,被震飞的我却已散化为无数的光点消散于空中。

  “你们有‘实体分身’,我也有来自伟大的‘智者’遗留下来武技——‘分身锁元’。”嘴角再次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我冷然地看着眼前的三个的威斯,一个分身才刚被我毁灭,可在他们脸上却依旧找不出任何的表情。

  话音方落,周身光焰蓦地大振,在所有人的肉眼骤然因能量光的刺激而稍微眨了眨时,光华敛迹,我的旁边却陡然多出了十个同样微微腾燃着能量光华的如实分身,随着我意念的控制,人影交错纵横中,已然把三个威斯围绕在内,十一个浑身同样腾燃着能量光华的我已没有人分得清到底那个是真身?哪个才是能量体?

  威斯的眼中急快地闪过一丝惊异的光芒,跟着竟昂首狂笑了起来。

  “我的分身不是实体,但以我的力量,不是实体的分身也有刹那秒杀你分身的能力,你相不相信?”我淡然地道,能量微一震荡,十个分身已散其七八,同样只留下三个分身与威斯对恃着。

  “好,好,好!”连续三个好字自威斯的口中蹦出,神情却依旧漠然地:“你赢了!”

  话方落,一道紫雾迅速地在左边威斯的身上旋绕而出,浓厚的紫雾能量翻腾萦绕,眨眼间即已遮掩了六尺空间,威斯的另外两个分身目光奇特地望了我一眼,随之一言不发地隐入紫雾之中。

  深深地凝视着眼前这片翻腾旋绕的紫雾,我知道威斯的三个分身此时定是在进行合体,可惜的是人类软弱的目力并不能洞穿这片浓厚的紫雾气息,我完全没办法透视紫雾里头的一切。

  果然,当紫雾气息逐渐稀薄淡逝后,三个威斯已独存其一。

  “你赢了。”冷漠地看了我一眼,威斯竟没有回“剑芒院”的会场大棚,而是向着“淡河”的南岸飘飞而去,看来他是要回位于“南淡河镇”的“木尊行院”向其师“木尊”汇报此次与我交手的战况了。

  

第十二章 实体分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