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众叛亲离

    

  望着力丹君远去的背影,我知道即将面临的战斗将更艰辛。不过借助于力丹君的“炎能”力量我总算首次成功消灭了“恶魔生物”,而和“恶魔生物”较量也算是正式开始了。

  徐徐地向“剑武广场”飘落,接下来我要做的将是带领斯家族系重新接掌“剑武院”的大宗长位以及重新整顿这个几乎全是颜家一脉的“剑门”家族了。

  当然我不认为我有能力整顿“剑门”一系,我所能做的就是替我所爱的人夺回他们家族失去的地位,至于如何重新整顿这个人际关系极端复杂的庞大家族,让自己能够稳稳的站住脚跟,那就要靠斯家族人的双手自己去创造,去解决了,因为再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清楚“剑门”各大族系的背景和渊源了。

  甫一接近“剑武广场”,大部分武术家已再次感受到自我身上逼散而出的“强者”压力,原本嘈杂的声音顿然平静了下来。从空中俯望地面,我霍然发现本来平坦坚实的战斗场地——擂台,中间竟然深深地向内凹陷,竟如一只摆放在广场中间的巨碗。

  看来我一开始打算摧毁潜藏于“冰剑”里头的“恶魔生物”时而逐渐提升聚集而出的能量确实对四周的人和物造成极大的影响。

  嘴角扬起一丝冷冷的笑意,我并没有隐藏自己身为“强者”的气息,在我夺得“剑武院”的大宗长位之后,我就不容许斯家在接掌“剑武院”的过程中出现任何波折,而要阻止所有可能会发生的抵抗,莫过于利用自己的“强者”气势来镇住那些想故意制造事端的人。

  在我终于实体踩在“剑锋院”的“会场大棚”中时,整个“剑武广场”已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关注接下来即将进行的“接掌大典”,斯家是否能够顺利接掌“剑武院”?颜木罕又是否甘心交出他的权利?

  “剑门”在颜木罕多年的雄霸与管制下,各大宗系与旁支之间的关系就更加的错综复杂,是否都甘心臣服已被打入下层阶级多年的斯家?这些都是在场观战的武术家们共同关注的焦点。

  “长平。”才飘落在“剑锋院”“会场大棚”的地面,斯利芬和众斯家族人关心地迎了过来,她的神情有些许的迷惑:“刚才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我温柔抚了下我深爱女人的柔肩,微笑地道:“已经没事了。”

  见我没有回答,斯利芬温柔地朝我笑了笑,也没有再问什么,只是神情多了一股淡淡的忧虑:“长平,你已经击败了颜木罕,接下来就是要进行‘接掌大典’了,依照门规,新的大宗长‘接掌大典’要前任大宗长来主持仪式,双方进行交接,可是从颜木罕刚才被你断去一臂,惨遭败北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动静,我有点担心颜木罕会因此记恨在心,‘接掌大典’是否能够顺利进行?我……”

  “颜木罕那种卑劣的人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一旁的斯语冷漠地道:“颜家人是多么的厚颜无耻大家早就心知肚明了,我觉得族长刚才只断去颜木罕一条臂膀还显得太仁慈了,这种人就应该趁机了结他的生命,一了百了。”

  精神清楚地感受到斯家人兴奋与担忧掺杂的思想波动,我自信的声音缓缓地在他们耳边回响:“大家放心,任何人也阻止不了我们取回失去的地位和尊严,我保证!”

  气息微一行转,我人已离地浮起,向着中间已深深凹陷的擂台处飘去。

  见我终于出场,也代表着接下来最令人关注的“接掌大典”正式拉开序幕,台下四周立刻呈现出一片交头接耳的嘈杂议论声,可见所有人多么关注接下来即将发生的精彩时刻。

  我很清楚大多数人的想法,却肯定没有人知道我想做什么。

  大多数人包括斯家族人以及我最深爱的女人斯利芬都认为接下来的“接掌大典”极有可能无法顺利进行,颜家一系的人肯定不会甘心退出他们领袖“剑门”的舞台,一定会联合起来阻止斯家族人接掌“剑武院”。

  当然他们这样想情有可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相信事情会这么发展下去,可事实上……嘴角露出一丝莫测的笑意。

  悬浮在擂台正中,我缓缓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方举起双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台下嘈杂的交头接耳声顿时静止了下来。

  几乎在同一时刻,一条人影自“剑武院”的“会场大棚”处飞了出来。

  出来的人是除了我之外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人——颜木罕的大舅子——杨轩联,这个在我最初踏入“剑城”遭遇的第一个与“剑武院”有极大渊源的人终于在这个时候令多数人意外的出场了。

  而杨轩联其实也是在我特意的安排下身不由己地为我精神下达的指令操控出场的。

  记得那是在我刚踏入“剑城”,徒步行走于“剑城”街道时遭遇到的情形——

  (当我再次踏入“剑城”,徐徐地漫步在上回来“剑城”时走过的街道,环视着“剑城”中一个个携刀配剑,一付雄赳赳气昂昂的“明王星人”,我不由感慨万分。

  曾几何时,我来这里是为了探察斯利芬的真实身份,而现在,我却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而来。由于“明王星人”追求复古,所以服饰和地球便大为不同,我的出现自然也引起了 “剑城”中人投来好奇的目光。对这些我全不理会,脚步依旧缓慢而坚定地走向我的目的地——“剑武院”。

  “剑武院”虽然是斯利芬的出身之地,但对我来说,对它我根本就全无好感,有的反而是浓郁的杀机,因为现在主宰它的其实并非斯利芬至亲的族人,反而是她一心要报复的仇人,爱屋及乌之下,我自然恨不得替我所爱的人拆了“剑武院”,又怎会对它心生好感之念?当然,我知道现在还不能这么做,我非但不能拆了它,反而还要争取到机会成为它新的主人。 “留步!”在我边走边沉思之际,一个声音蓦地自我身后传来,其实早在这个声音还未曾响起的时候,我就感应到对方曾先一步围绕在我身边探索的能量气息,在我一边走,一边利用“心神触动”的感应下,在我周围三百米内的一切景物莫不一一显映在我的心海之中,从显映在心海的影像中我看到这是一个年约三十五六岁的中年人,而对方那付趾高气昂,倨傲跋扈的气势就立刻引起了我的反感,因此当听到对方向我传来的声音后,我头根本就懒得回一下,依然继续走我的路。“站住!”见我没有反应,对方的神色立即铁青,气息一提,即向我奔来,口中一边朝我大喝。

  嘴角微一牵动,我冷然一笑,继续装做什么也没有听见,依旧走我的路。

  “混蛋!”对方足尖微一点地,身体立刻朝前向我背后急窜而至,一边伸展开如鹰勾铁爪般的五指朝我的肩胛疾扣而来,口中一边再度大喝:“你家大爷问你话,你******竟敢充耳不闻,当这里是什么所在了?”

  闻言,我的面色一冷,就在对方五爪将扣向我肩胛还尚差六、七寸时,我蓦地停住了脚步,身体更是动也不动,但意念动处,从背部的两个“气穴”处却迅疾地游离出两缕食指般粗细的无形“能量气带”,瞬间如灵蛇般地缠缚住对方即将朝我的肩胛疾扣而来的右手,在把对方的攻击力量限制住的同时,“精神海”里的“精神能量”也蓦然迅猛地游离而出,趁着对方被我无形的“能量气带”缠缚住而显得惊慌不定时, “精神能量”势如破竹地冲开了他脑部的自我防御力量,成功地侵入进了他的“主控神经”,“精神力量”在以亿兆计的速度运转下,刹那间我就全部知晓了这个中年人的详细身份,好巧不巧的是这人竟然就是颜木罕的正室夫人****如的弟弟杨轩联,从对方脑部神经里的记忆资料中我知道杨轩联凭仗着姐夫是“剑武院”的大宗长颜木罕,在“剑城”中骄横跋扈,欺压弱小更是能事,因此无意间看到我这个“外乡人”

  突兀地在“剑城”的街道上漫步行走,这种吃饱饭没事做的人自然不会放弃找我盘一下根究一下底,可能的话不防找找我的麻烦调剂一下他无所事事的枯燥心情。这种人当然是我最为反感的,然而更令我火大的则是从他的记忆资料中,我发现这个已经有了一个夫人两个妾侍的家伙不但屡屡无故找斯家族人的麻烦,更暗中打起斯利芬的堂妹斯语的主意,若不是颜木罕告诫他斯家日后可能遭到“明王府”的惩罚,要他千万不能和斯家攀上任何姻亲关系的话,只怕这该死的家伙已经趁斯家在“剑武院”没有什么地位的情况下把斯语强行纳入自己的妻妾中了。我万没有想到“明王星人”追求复古的风潮竟然到了一夫可以纳多妻的这种地步,在新世纪高科技时代,男女已经完全平等的情况下,“明王星人”竟然舍弃了人类经历了几千上万年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社会制度,重新向古时代的社会体制发展,若非亲眼所见,我几乎不敢相信这个时代的人类竟然甘心如此。

  思量到这里,明王和“智者”那可潘这两个伟人在我心里的地位天平倾斜得越发严重了,原本,明王在我的心里本就比不上我对“智者”那可潘的敬仰,此刻,看到由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武术之星竟产生这种盲目变相的复古风潮,一人可以娶多位妻妾?对爱情始终保持专一态度的我来说,对此,我自然极为不屑,连带明王.修克烨这个和“智者”那可潘同为一代的伟人,我对他的敬仰度也因此大幅度的降低不少。

  当然从这个家伙的神经系统中,我也终于深刻地了解到斯家族人在“剑武院”所受到的苦难和折磨。

  怒火在我的心里熊熊燃腾而起,随着杀意的升腾,第三个“气穴”也适时地潜运出能量,瞬间聚集成如棍一般刚猛的能量狠狠地掼击在这个该死的家伙的胸口上,同时缠绕住对方右手的两条“气穴”也如两条灵活的手臂一般,奋力一甩一抛,冲击力加上抛震力,本想锁扣我肩胛的家伙连我的衣服都未沾到一点,就被我无形的能量冲击得崩溃瓦解,然后远远地被震飞出十丈开外,摔跌在地上,再也未见爬起来。

  当然了,我虽然怒火攻心,倒还未因此而要了他的性命,除了给他的肉体造成一定的暗伤以泄我的怒火外,外表并看不出有受过什么样的伤害。而侵入进他脑部的“精神能量”我当然也要发挥它的作用,除了抹除掉他脑部的“神经系统”遭我入侵的遭遇外,我还在他的“主控神经”里下达了一个指令,令他日后时不时地下意识就对颜木罕产生莫名的嫉恨之意,才悄悄地退出了他的“主控神经”,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地继续走我的路。)

  以往遭遇杨轩联的情形闪电似的在我脑海里一掠而过,而今,正是我拨醒曾经下在他神经中枢里的精神指令的时候了。

  随着我精神意念的无形操控,杨轩联的脑海中存在的只有对颜木罕莫名的嫉恨以及对我无比的尊崇。

  飘落于擂台之中,杨轩联立刻朝我恭谨地弯下腰,行了个礼:“本次‘剑门’举办的‘夺宗大会’,夏族长以绝对的优势获得胜利,成为我‘剑门’无可替代的新一任大宗长,我杨轩联第一个臣服夏大宗长的领导,并呼吁前任大宗长颜木罕立刻出来主持‘接掌大典’,实行新老领导的交接仪式。”

  在场观战的众武术家,包括斯家族人在内谁也不曾想到他们曾深恶痛绝的仇人竟会在此时叛离颜木罕而站到了斯家这一边,每个人都对杨轩联的言行处于一种短暂的错愕中时,颜老太婆怒不可遏的声音尖锐地响荡在众人耳际:“杨轩联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不要忘了你姐是哪家人,你真对得起她,真对得起我们颜家呀?”

  “颜太。”在我的精神力量影响下,杨轩联一扫往日对颜老太婆必恭必敬的态度,尖锐地反讥道:“我想你这句话需要更正,首先我没有错,更谈不上吃里爬外,‘剑武院’不是颜家人的天下,既然此届的‘夺宗大会’颜木罕输了,那就该交出他身为大宗长的权利,退出他领袖多年的舞台……”

  “住口!”

  杨轩联话还没说完,颜老太婆已怒不可遏地从“会场大棚”飞了出来。她不久前才遭颜如松怒无礼的顶撞,跟着再面临孙子被杀,对一向高高在上的颜老太婆来说已经是个太大的打击了,接下来的“夺宗大会”颜家的顶梁柱颜木罕更被断去一臂,惨遭败北的厄运,对颜家族人更是一个莫大的打击。

  在颜家即将面临退出领导“剑门”的舞台,即将从最高层被打入冷宫的困难时刻,颜家人本应该同心合力一起面临这次难关,却没想到还没容他们商量出对策,与颜家姻缘最深,杨轩联的姐姐****如是颜木罕的正室妻子,颜如松和杨轩联更是亲家,双方家族的儿女藤藤绕绕,互相攀亲,杨家算得上是与颜家靠得最近的,两家族的关系可谓祸福相依,唇亡齿寒,而如今,杨轩联竟然第一个叛离,站到了敌人的那面去。

  这对颜家族人来说不啻为一重大的打击,对“剑门”各支族系的向心力更会带来极大的影响。

  在颜木罕“夺宗大会”败北之后,颜老太婆一心想利用颜家的影响力联合其它各支族系共同反对斯家入主“剑武院”的计划也因此受到影响。

  试问与颜家的关系最亲近的杨轩联都叛离了颜家,其它和颜家并不是多亲密的族系又怎会轻易表态继续支持颜家呢?

  计划被破坏,颜家颜面尽扫,可想而知,此时的颜老太对杨轩联有多么的怨恨,在此特殊的情况下,颜老太婆更恨不得一拐毖了他。

  感受着终于忍不住从“剑武院”的“会场大棚”飞跃而出的颜老太婆浑身洋溢着强烈的怨恨信息,我心里越发的得意,因为这正是我想看到的,情势也正如我所意料的那样慢慢的上演着。

  “杨轩联,你不要忘了你和我颜家是什么关系,我们颜家倒台,你就能得到好处吗?你以为以前对斯家做的一切,斯家就会因为你现在为他们说几句好话而忘怀吗?”眼见大势将去,颜老太婆也顾不上四周有千余双的眼睛在看着,只要颜家的地位和权利能够维持,别人现在怎么想她才不去理会。

  杨轩联神情一变,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竟然有一刹那的时间几乎摆脱掉我精神的影响,好在我一发现加诸于杨轩联脑部的“精神能量”传来不规则的震荡,就立刻加强精神力量的控制。

  眉头深皱而起,这个该死的杨轩联究竟对斯家族人做了什么样的罪孽?颜老太婆的一句话竟然对他造成这么大的影响,竟使得他几乎摆脱掉我精神的控制?

  我很想就此侵入他的记忆神经,获取我想知道的信息,但是转念一想,让他们自己狗咬狗的互相攀咬,让所有人都亲耳听听他们曾经造下的罪孽不是更好吗?

  想到这里,我嘴角浮出一个冷酷的笑意,我要彻底使颜家再也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和原谅,他们应该为自己做过的罪孽负责,得到他们应有的恶果!

  “我杨轩联以前确实对斯家族人做了一些过分的事,但那也是在你们颜家的怂恿和默许下才不得不去做的?”杨轩联冷笑道:“老太你扪心自问,自你们颜家入主‘剑武院’之后,为了彻底瓦解斯家嫡系在‘剑门’根深蒂固的影响力,你们都耍了哪些手段?到今天依然能够在‘剑门’站一足之地的谁又不是因为支持和默许你们欺压斯家族人,以斯家族人划清界限才得以站住脚的?那些同情斯家族人的,与斯家有多少渊源的又有哪些不被颜家借故驱逐出‘剑门’或遭受迫害的?”

  颜老太婆老脸被说得阵阵抖动,也阵阵铁青,她还真没想到杨轩联竟真的是一副豁出去不怕死的神态。

  台下那些交谈接耳,议论纷纷的言语声,颜老太不用想也知道颜家的形象已完全被颜家一直认为是心腹的杨轩联给抹黑了。

  怒极反笑,杨老太手中凤拐往地上一戳,碎石迸溅,拐已深深地没入擂台七寸有余:“好好好……”戟指着杨轩联,颜老太阴狠地道:“说得好,说得好,不过你最好莫要忘了,是谁说斯长春那个年仅十五的小丫头青春可人,对她垂涎三尺,做了之后又不敢承认的?又是谁连续侵犯了斯家其它几名同样年纪幼小的女人的,这些****龌龊的罪孽有哪些不是你们这些见风使舵的小人做出来的?你……你们等着吧,看看斯家族人究竟会不会因为你们背叛了颜家而原谅你们做过的罪孽?”

  听着颜老太婆怨毒的言语,杀机在我心里慢慢地酝酿,逐渐地升温。

  斯家那些惨遭不幸的人啊,你们等着吧,你们的仇恨和冤屈将在今天得到解决。

  仰望着头上苍茫的蓝天,我默默地对遭受不幸的斯家英灵们祈祷着。

  “杨轩联,你还我柔儿的命来。”三个儿女全遭颜家迫害,一直对此郁郁寡欢,耿耿于怀的斯长春听闻自己最钟爱的爱女原来是杨轩联所害,一直压抑着的仇恨和怨毒终于在这时爆发了出来,能量鼓动中,斯长春手持着明晃晃的长剑已自“剑锋院”的“会场大棚”处疾飞了而出。

  我知道他的仇恨,也理解这个可怜的长辈,可是现在并不是让他报仇的时候,再说以他的力量,想胜过杨轩联并不容易,与其影响我的计划,又不能亲自手刃仇人……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意念跳动中,我的手朝他一迎,大片无形的能量刹那疾涌而出,已先一步围绕在斯长春的周围,阻止了他的所有动作,同时,如蚊呐的声音悄悄地在他耳边回响:“三叔,斯家的所有仇恨今天一定可以得到回报,请相信我。”

  不容分说地把斯长春送回“会场大棚”中,这边的杨轩联和颜老太也已交战了起来。

  我冷冷一笑,望向“剑武院”的“会场大棚”处,被我断去了一臂的颜木罕如一座泥塑的雕像一般冷冷地坐在“会场大棚”中间的靠椅上,自己的母亲和妻弟在台上窝里斗,他却好象一点感觉也没有,“冰界寒剑”虽然已不复存在,他身上却犹自散发出一股让人心寒的冷意,因为这股冷意,与面无表情的森寒,使得颜家的其他弟子谁也不敢靠近,更是谁也不敢出声。

  那三十个曾组“海潮剑阵”与我交过手的白衣剑道高手同样一脸冷漠地站在“会场大棚”的出口处,面无表情地看着擂台上两个纵横缠斗的身影。

  而颜如松,这个早被我列入必死名单的家伙在颜木罕面前就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大气也不敢喘一口,和颜老太反唇相讥的魄力早就不知飞到哪去了。

  感受着杨轩联已被颜老太迫得节节后退的情形,我知道是时候让颜如松出场了。

  而我的计划本就是尽可能的促使颜家族人自相残杀,自我瓦解。

  虽然对“剑门”的历史背景我不是很了解,不过我深深地清楚一点,“剑武院”在颜木罕多年****的领导下,除了斯家族人外,可以说“剑门”里的各支族系皆为与颜系关系密切的宗亲,就算斯家在我的帮助下如愿获得了大宗长的掌院地位,其它族系也肯定口服心不服,我在的时候相信颜家和各系族人还不敢反抗,可一旦我离开了“明王星”,斯家族人还一样罩得住并不是真正服从他们的各系弟子吗?答案不用想也知道是“不”!

  因为我很清楚这点,所以要让斯家就算在我离开之后他们依然能够在家乡站稳脚跟,除了他们自己要不断的增强实力外,最重要的就是瓦解颜家在“剑门”的势力。

  其实若是颜木罕在战败之后大方的出来主持“接掌大典”,交出他大宗长的权利,我还真拿颜家无可奈何。

  就算想依照颜家以前对待斯家那样,借故找他们麻烦,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形式削弱他们的势力,老实说我做不到,相信善良的斯家人纵使内心再有多大的仇恨,也做不出如此卑劣的事情。

  然而,颜木罕的想法现在没人知道,但其他平常作威作福惯了的颜家弟子却绝不会就此甘心地交出他们的权利。

  我的猜测没有错,在颜木罕统治“剑武院”期间,一向习惯高高在上的颜老太婆首先就无法容忍颜家的权利被夺,更不能容忍自己的地位刹那一落千丈,在老太婆的心里,想必她已经把“剑武院”视为颜系家族的产业了。

  看着颜老太婆为了颜家未来的尊荣在台上奋战着,我不由嘲讽地笑了起来,因为现在和颜老太婆战斗的,恰恰正是颜家一直认为是最亲密和最值得信任的人。

  这是多么值得讽刺的事呀。

  心里嘲讽着,精神却没有丝毫的分散,“神经海”中的“精神能量”涌动之间,已迅速在脑外聚集,架设起如雷达一般的信息网,才刚散发到“能量空间”,我就敏锐地捕捉到空间中游动着几十股与我同一种精神信息的能量,那正是我留存在颜如松以及三十个白衣剑道高手脑中的三十一股细微的“精神能量”。

  嘴角扬起冷冷的笑意,正想找出留存于颜如松脑内那丝“精神能量”的具体位置,以便联系上,再利用自己的精神力量影响他的思想,却感受到身外越来越激烈的拐风与剑气,稍微沉思了一下,我双手缓缓地背负,干脆离地飘浮而起,向旁边退避,把擂台空间完全让给战斗已经呈现白热化做殊死搏斗状态的颜老太婆和杨轩联两人。

  “颜木罕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的母亲和小舅子在台上做殊死的搏斗,他却一点也没有出来阻止的意思?”

  “我想‘夺宗大会’失败,而且还被断去一条臂膀,这个打击对他一定很大,相信现在颜木罕的意志一定非常消沉、颓丧,搞不好现在他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呢?”

  “严兄的猜测非常有理,不然的话身为‘剑门’的一代宗师,纵然落败了,起码的武道尊严和风度也应该保持才对,不会连‘接掌大典’也不出来主持了,一定是受到太大的打击才会如此……”

  “不过还真想不到,杨轩联这种人在最后的关头竟然会掉转枪口,站到了斯家这一边,真是令人讶异……”

  “喂,喂,原来颜家各系族人以前真的对斯家做了那么残酷的事情,争权夺利到这份上,真是太过分了些……”

  “我说这是人家‘剑门’的家务事,我们外人只需要旁观就行了,其他的意见还是少议论为是呀……”

  耳边清楚地听到台下传来的议论之声,我冷冷地笑了笑:颜木罕不出面阻止颜老太婆和杨轩联的殊死搏斗,是不是因为战败以及被我断去一条臂膀而深受打击的缘故导致意志消沉,无心世事?这虽然是一个很大的可能性,我却不敢保证,因为在没任何人清楚和了解的事件背后,我知道导致颜木罕对目前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的还有另一个更大的可能,那就是此时的颜木罕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颜木罕了,甚至可以说颜木罕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他或许不过是具被“恶魔生物”操控着的躯壳而已。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我同样不敢保证我的猜测就是对的。

  不过不管颜木罕目前处于哪种的可能我都不放在心上,在我清楚地证实了以自己近达四十层的“守护能量”确实可以粉碎“恶魔生物”,而使其不再有裂殖的可能之后,我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颜木罕的脑域如未被“恶魔生物”侵占那自然最好,而一旦真被“恶魔生物”侵占了,我就只有一个选择,利用我最强的力量彻底毁灭潜藏在颜木罕脑内的“恶魔生物”,不再使它有裂殖繁衍的机会,当然我也知道,结果必然是颜木罕也会随之消失于人世间,但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事实真是如此的话,颜木罕也早就已经不再是颜木罕,而只是一具被“恶魔生物”利用的工具罢了。

  脑海里似乎闪过颜木罕在我最强力量的笼罩下连同他脑内的“恶魔生物”被挫骨扬灰,化为亿万粉尘的情景,这一闪而过的情景显得是那么的残酷与血腥,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却刹那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快感,嘴角不由浮起一丝连自己都想像不到的残酷笑意。

  也就因为意识里因此时的快感而使我在日后的‘灭魔净化’任务中毫不留情地以残酷的手段击杀无数被“恶魔生物”入侵的武术家,身为“神之卫道者”的我由此被不由真相的世人反称之为“恶魔”。这是后话,且略过不提。

  悠闲地飘荡在擂台边角的上空,“精神能量”却毫不停留地向“剑武院”的“会场大棚”处延伸而去,利用同一精神属性,我很快的就一一联系上留存在颜如松以及三十个白衣剑道高手脑内的那三十一股细微的精神能量。

  接下来的计划正一步步地在我暗中的操纵下上演着。

  “住手。”在杨轩联被颜老太婆的凌厉的攻势迫得节节后退,身上也挂下不少伤痕时,颜如松终于出场了。

  以武学实力来讲,颜如松和杨轩联两人只在伯仲之间,和颜老太婆自然又差了一截,但在刚才激烈的战斗中,颜老太婆和杨轩联两人无论是体力还是能量都消耗了不少,颜如松适时的一剑刚好足够力量瓦解颜老太婆连绵不绝的攻势。

  “颜如松,莫非你也想造反不成?”颜老太婆怒斥到。

  颜如松眉头皱起,冷笑道:“颜太,虽然我们是至亲,你又是我的长辈,但请你不要动不动就以背叛,造反等词污蔑我们,请问何谓背叛?造反?我是颜家人,心里自然也希望颜家能够继续领导‘剑武院’,但事实就是事实,大宗长在‘夺宗大会’上战败了,我们颜家交出掌院的权利是理所当然的事,颜太你想继续把持手中的权利,不肯让权,甚至不容公道话在,那才叫背叛,才叫造反!”

  颜如松语气犀利,毫不顾及颜老太婆颜面的话语同样让台下旁观之众人目瞪口呆,颜家人今天是怎么了?竟连颜如松也突然大义凛然起来了?

  “好,好,好……”颜老太婆怒不可遏,以前一向被躬奉,无人敢违的自己如今竟连续被自家人顶撞反讥,颜老太婆怒火攻心,已完全失去了理智:“老娘今天不为别的,就为你们这两个平常阳奉阴违的卑鄙小人,也要大开杀戒……”

  叫在颜老太婆再次举起手中凤拐时,三十条白衣身影晃动中已一字排开出现在颜老太婆身后,面色森寒,冷冷地注视着颜如松和杨轩联两人。

  “不愧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弟子。”颜老太婆缓缓地放下手中的飞凤拐,欣慰地看着身后如一道铜墙铁壁般矗立着的三十个白衣剑手:“最值得信任的还是身边的人啊。”

  感叹中,颜老太婆凌厉地喝道:“白衣弟子听命!”

  “在!”三十个白衣剑手齐声回应,气势如虹。

  “你们想干什么?”,感受到巨大的威胁,颜如松和杨轩联连连后退,脸色阴晴不定地道。

  “你们现在知道怕了?”颜老太婆怨毒地嘿嘿冷笑:“晚了!”手中飞凤拐戟指着颜如松和杨轩联两人:“给我杀了这两个卑鄙无耻、反复无常的小人!”

  “是。”三十个白衣剑手再次齐声震喝,一道白色森寒的剑光跟着自颜老太婆背后闪掠而起,去势竟非惊慌失措的颜如松和杨轩联两人,竟是一脸得意怨毒表情的颜老太婆。

  这一剑自其背后刺入,狠狠地透出胸膛。

  在众人为这一巨大转变而惊得目瞪口呆的同时,颜老太婆同样不敢置信地低着头看着刺透自己胸前的剑,鲜红的血自前胸剑身处泊泊下流,是那么的鲜红,又是多么的讽刺。

  “究竟……是为什么?”颜老太婆感受到胸前钻心的刺痛和越来越晕眩与无力感,颜老太婆在问完这一句她再也无法得到的回答之后,直挺挺地向前栽了下去。这个多年来在“剑武院”飞横跋扈,高高在上,为斯家族人带来无数苦难的老女人终于冰冷地躺在擂台之上,任何人都再也不用看她的脸色以及她的颐指气使了。

  可发生的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究竟又是怎么了呢?

  斯家族人迷惑纳闷,台下旁观众人更是不解。

  颜如松和杨轩联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躺倒在地的颜老太婆,意识在一阵模糊之后,他们终于清醒了过来,不敢置信地看着三十个面目森寒的白衣剑手:“你们知道你们刚刚做了什么?你们竟然杀了颜太?”

  当所有人再次回过神,“剑芒院”“会场大棚”处和“剑武院”的“会场大棚”处同时“能量气息”腾起,数条人影正准备飞跃而出时,三十个白衣剑道又一次齐声喝道:“奉颜太令诣,杀!”

  三十个剑道高手刹那会聚在一起的强大的剑气冲腾而起,白色森寒的剑光如潮涌动,两声惊恐的惨叫响起,鲜血如雾飘撒。

  目睹颜老太婆遭到自己领导的白衣剑手刺杀,事态逐渐失去控制,从“剑武院”的“会场大棚”和“剑芒院”的“会场大棚”急急飞出的数条人影刹那感受到擂台方向如潮汹涌的凌厉森寒的剑气,忙不迭生生顿住他们的身影,以免卷入海潮般汹涌的剑气之中。

  当一切再度平静下来,擂台已不复见颜如松和杨轩联两人完整的身体,惟有擂台四散的残肢断臂以及四处飘扬如雾的红色血丝,浓郁的血腥之气向四面飘散,闻之令人欲呕。

  “究竟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是除我之外,此时所有人心里萌生的疑问。

  生生止住身体,悬浮在擂台周边的四名颜家族人以及“剑芒院”的老者哈穆和萑耆等人皆对擂台发生的一切目瞪口呆,三十个曾经是颜老太婆一手调教出来的心腹白衣剑手此刻依旧面色森寒地站在擂台中间,每个人的白衣上都或多或少的染上点点猩红的血迹,使之整体看上去更显得煞气逼人。

  

第十四章 众叛亲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