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南淡河镇

    

  关亚琴走后,在闲谈中,我随口询问涟漪的近况,她依然没有告诉我在处理什么事情,只淡淡地回答说事情已暂时告一段落。

  她倒是对“银色鼠”很关心,不过在知道我改造了“银色鼠”的身体,令它也能似人类一样吸纳和应用天地之气时,这个风采绝伦女人一样惊叹于我竟有这样的能力。

  “你真的有信心同时应付两个强者吗?”最后她问。

  虽然刚才豪迈的言语似乎还在耳边,但当这个实力更深不可测的女郎亲口相询的时候,我倒没敢继续维持那份自信与张狂。毕竟与自己同等级的“强者”较量我还从没经历过,更何况一下子要同时应付两个强者,这是我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事实上,在过不久,这不敢想像的事情却要发生了。

  “我还没那种自信能同时击败两大强者的联手。”耸了下肩,我苦笑地说:“不过他们想联手击败我的话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你有这种自信那就好了,我还想在我离开‘明王星’之前欣赏一场精彩的‘强者之战’呢。”涟漪浅浅一笑:“听说昨天的‘夺宗大会’非常精彩,可惜我分身乏术,未能亲眼目睹,实在可惜。”

  “姐姐你那么快就要离开‘明王星’了吗?”斯利芬惊讶地问。

  “行程计划中,我本来应该克日就要回‘空中城市’复命的,不过获悉我‘空中城市’的学员夏长平将与‘明王星’的两大‘强者’竟夺‘璞皇宗’的宗主位,这场百年也罕见的‘强者之战’涟漪当然不想错过了,而且……”顿了一顿之后,涟漪看着我:“长平你‘明王星’的事情处理好之后,我希望也最好尽快回‘空中城市’,毕竟你现在的身份还是‘空中城市’的学员,私自离开‘空中城市’虽情有可原,但始终没有获得正式的批准。因此涟漪希望你处理好私事之后,尽可能第一时间回‘空中城市’向城主交代事情的原委。”

  涟漪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既然特别做了交代,想必我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私自离开,一定对‘空中城市’的威信和城规造成很大的影响。

  和斯利芬对望了一眼,我缓缓地道:“长平明白了。”

  “当然了。”涟漪微笑道:“到时候,涟漪非常欢迎斯利芬小姐一起到‘空中城市’做客。”

  “真的可以的话那就太好了?”斯利芬惊喜地问:“可是‘空中城市’不是不允许外人和没有获得批准的人进入的吗?”

  斯利芬并不了解涟漪在“空中城市”的地位,有这样的疑惑是很自然的。

  “放心吧。”我笑道:“既然涟漪学姐亲自邀请,那就绝没有问题的。”

  听我这么一说,斯利芬完全安心了,“空中城市”的大名她自然也早就仰慕许久了,有机会到“空中城市”见识一番,自然是最值得高兴不过的事了。

  可是转眼之间,我们同时想到即将面临的挑战,“抢宗大会”将遭遇关博韩与力丹君这两大强者的联手,就算我侥幸通过了这道考验,我还将与“明王星”地位最尊崇的“明王二世”一战,才有可能为斯家族人们带来真正的自由与光明。

  只有到那一刻,我才有可能安心地带着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离开“明王星”过我们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相信无论面前有什么困难,你都一定能够克服的。”涟漪深深地看着我:“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自己更不能失去信心。”

  接受到涟漪那双如泉般清澈的明眸传递的鼓励,我精神一振:“谢谢学姐的鼓励,长平一定不让大家失望的。”

  欢欣的交谈中,时间不知不觉流逝而过,用过晚宴,夜幕已深深地笼罩整个大地。

  和涟漪及斯利芬等众斯家族人打过招呼,我随即一人回到“静念堂”,在别人的眼里我是正式进入闭关潜修的状态中,但实际上,我却是正式进入追寻“恶魔生物”踪迹的任务中。

  而被我列为与“恶魔生物”最有密切关联的最大嫌疑目标就是“明王星”五大强者中的其中之一,“木尊行院”的创始人也是由始至今的领导者——木尊。

  在茫茫的夜色之下,淡淡的灯光映照之中,我微微离地悬浮着,进入已是一片寂静的“静念堂”,飘过午时还是一片欢笑的雅致小客堂,空气之中似乎犹存两位绝色佳人的气息。

  深深地吸了口气,对自己下意识的行为我解嘲地笑了笑,跟着飘进堂内一间已完全收拾干净的“静心室”中。

  几乎所有武术家专门用来潜心冥思的“静心室”都是一模一样格调:简陋,单调。

  大约十六个平方的室内除了一张蒲团,一张矮矮的用来摆放香炉的茶几之外,基本上就不会再有多余的饰物,或许有些武术家他们“静心室”的墙壁上会悬挂些名画、名书,或是某些精辟的武学奥义供他们参悟,虽然每个武术家的“静心室”或有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绝对相同的,“静心室”内没有水,没有食物,只要有带进一颗心那就足够了。

  环视着昏黄的灯光下,仅有的一个黄色的蒲团和临近墙边的茶几显得孤零零地冷清,茶几上的香炉之中,一只被点燃了的檀香已快燃至香脚,袅袅而起的淡淡清香浮荡于空中,令人闻之心也骤然感受到一阵平静。

  飘至蒲团上面,我悬浮着的身体就这样缓缓地在空中盘起膝腿,然后才对着蒲团飘落下去。

  慢慢飘落,身体逐渐接近地面上的蒲团时,流转于周身经脉的“守护能量”也全部被我匿藏进了“能量气场”中,身体如实地坐落在蒲团之上,我也成了一个不具备任何真元能量的平凡之人。

  在我打算暗中查探可能与“恶魔生物”有莫大关联的木尊时,我并没打算整个人出现在南淡河镇,以我现在拥有的特殊能力:“心神触动”、“心神触感”、“精神游离术”,暗访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先利用“心神触动”的方式查清楚“木尊行院”的一切及木尊所在的具体位置之后,在想办法利用“精神能量”找机会探察木尊的脑部是否有“恶魔生物”的宿体。

  不然的话,如果我整个人出现在“南淡河镇”,我的“能量气息”就绝无可能逃过同样身为“强者”的木尊的感应,反而会因此打草惊蛇。

  虽然身为“强者”等级的人精神力和意志力通常都比较强大和敏锐,我的“精神能量”一出现在对方周围的话有极大可能被察觉,但那时也是我为了证明对方是否已被“异物”入侵而做的最后方法了,是不是身为“强者”的精神感应能力还是“恶魔生物”的精神感应能力,我想我还是感应得出来的。更何况我现在是暗查,在我即将与“明王星”的另外两大“强者”关博韩和力丹君进行“璞皇宗”的“抢宗大会”时,我实不宜再明里树此强敌,虽然“木尊行院”与我早有过节。

  脑子里紊乱地想了一会,我方始定下心来,直到思想一片空白,心灵呈现空无一物的状态时,才缓缓让“心神”触动起来,夜色已深深笼罩着整个大地,可在心灵中,这片在现实空间中一片漆黑的天地却逐渐清晰起来。

  虽然在“心神”的触动下,离体游离于天地中的我无法体验到这片大自然中万物生态的真实气息,但万物的景象却莫不一一清晰地浮现在我心海之间。

  “心神”游荡天地之间的经历已有多次,但每次感受到这片自然界间的天地景象,万物生灵,还是每每令自己的心为此感动不已。

  “心神”在“剑城”上空地界稍微徘徊,俯望“剑城”万家灯火,如三头巨兽卧伏盘踞的“剑门”三院,心中蓦地一动,一个大胆的念头令我的心里抑制不住地狂跳了起来,异样的骚动悄悄地在心里荡漾,我没有即刻向着“木尊行院”的方位探索而去,而是转往“剑武院”延探而下,向着那个时常令我“心神”难以自己,浑身沐浴着女神般风采的女郎涟漪所在的方位探索而去。

  心里十分清楚自己这样的行为极为卑下,可却依然控制不住自己,“心神”在矛盾之中还是自发地向着“剑武院”的内堂“雅轩”而去。

  原本只是想借此神不知鬼不觉的良机仔细地欣赏一下涟漪动人的风采,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我发现在“雅轩”中的竟不止涟漪一人,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连斯语竟也都在场。

  三个女人眼观鼻,鼻观心地盘膝静坐,看她们的模样显然正在静坐调息,修炼某种真元心法。

  而最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形的大概是她们来请教涟漪,而由涟漪指导她们“空中城市”的某项真元心法的吧。

  仔细来回地打量着斯利芬和涟漪这两个绝色佳人,我心里异常的骚动逐渐平静了下来,看她们相处如此融洽,涟漪又毫不悭吝地传授武学,心灵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欣喜。

  如一个无形的幽灵,“心神”绕着斯利芬与涟漪两人盘绕了几圈,我转而向外延探而出。几乎就在我的“心神触动”即将探出“雅轩”之际,涟漪仿佛感应到什么似,澄净如秋水般清澈幽远的双眸散发出一抹清冷而警觉的目光,来回地在四周寻找些什么。

  看到这样的情形,我不由一个愣怔:难道这个浑身充满神秘气息如女神一般的女人竟察觉到我“心神触动”力量不成?

  我心中的疑惑方起,已蓦然感觉自涟漪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探索力量,向四周延伸而来。

  “她果然察觉到我的存在!”我吃惊地思忖着,我万万没想到涟漪竟然强到连我“心神触动”的力量都能察觉到。

  眼看涟漪的探索力量即将触及我“心神”的所在,本想立刻避开,可刹那之间,我的想法改变了,我的“心神触动”在原来的空间位置完全静止了下来,这时涟漪的探索能量也终于触及我的“心神”。

  奇怪的是她竟仿佛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探索能量毫不停留地从我的“心神触动”区域游离而过,在四周稍一感应,在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气息的波动之后,涟漪身上的探索能量方始缓缓散去。

  这个时候,斯利芬显然已感应到涟漪方才的举动,疑惑地睁开双眼,好奇地询问着什么。

  涟漪表情依然沉静,浅笑着回答些我同样没有办法聆听到的话后,斯利芬表情奇怪地在“雅轩”搜寻些什么,接触到斯利芬的目光,我心莫名一阵心虚与狂跳。

  从她们的表情和举动上看,我虽然没有办法听到,却也已经明白到她们刚刚都进行了什么样简短的对话。

  估计是我刚才欣喜之下,“心神”围绕着她们做大幅度的触动盘旋时,使涟漪骤然察觉到异常而散发出探索能量,但在我“心神”处于正常触动的情况下,涟漪就没能再察觉到我的存在了。证实这点虽然令我开心,不过她散发出探索能量感应四周情况的举动却也引起了静坐调息中的斯利芬的迷惑,我可以想象她们刚才的对话八九不离十如以下情形:

  斯利芬:“涟漪姐姐,刚才你是不是感觉到什么了?”

  涟漪:“刚才似乎感觉有某种力量窥视我们,可能是我敏感吧?”

  苦笑了一下,已经与我有过几次“心神触感”游离的斯利芬哪会不从涟漪的话中联想到我?

  “希望斯利芬不要误会什么就好了。”在内心心虚与紊乱之中,我悄悄地离开“雅轩”,“心神”在“剑城”上空数百公尺处缓缓地触动起来,我即沿着“淡河”的下游延伸而去,目标就是临近“淡河”南岸,位于“南淡河镇”的“木尊行院”。

  我不知道这种主观意识的“心神触动”是否能够延伸到“南淡河镇”那么远,记得我在第一次发觉自己拥有“心神触动”的力量时,当时“心神触动”所能达到的极限大概还不到一万米距离,可随着自己真元力量不断的凝固,精神能力不断的提升,身心和意志同样都有极大的淬炼,自身拥有的各项能力都有极度的提高,以“心神触动”这项能力来说,自己就一直还没机会再测试它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倒是以主观意识的“心神触动”基础上提升的另一项以旁观意识角度感应这片真实世界的“心神触感”,自己却已经证实它所能达到的极限,不只能包容整个星球,同一时间感受星球万物生命的脉动和生机,甚至可以延伸到宇宙,漫游于太空,接收宇宙万物生灵互相传达的信息。

  不一会,我已然穿越过葱郁的森林,遨游在狭长的淡河上空,向着下游继续延伸而去。

  面积达三万九千平方公里的“古武城”虽然总让人联想是一个密集的古城,其实那不过是明王星人对这片被人类集中开发的广阔区域取的一个共称而已。

  实际上“古武城”的每一个城镇都相隔遥远,互不统属,因为“明王星”虽然有人权,可是却没有政府,而每一个城镇的管理者也正是由那些势力最为雄厚的武术宗门所掌控。其实“古武城”区域里头的每一个城镇,它在成为如今繁华的城镇之前,也都是些没经过人们开发,一片荒芜贫瘠没有人烟的土地,只是因为地理条件好,才被某些宗门派系选择做为自己落脚的根据地,而逐渐发展起来的。

  身为“明王星”拥有雄厚实力的“木尊行院”一开始自然也是如此发展起来。

  如今,坐落于地理位置相当优越的“淡河”南岸——南淡河镇中的“木尊行院”已成为“明王星”最具影响力的八大代表重镇之一。

  这里临近淡河,土地肥沃自不在话下,自然产品更极为丰富,因为这里是许多天然植被最适合的生长产地。

  劳动生产是促进人类进入繁荣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纵然这个世界是武术之乡,人类生活必须有的劳动和生产依然不可或缺,南淡河镇成为“明王星”八大代表重镇的原因正是因为它具有多种丰富的生产业。

  当我的“心神”一边触动,一边探索浮现这片真实世界时,前方灯光霓虹闪耀的繁华景象终于让我知道目的地已即将到达。

  此时已是深夜,南淡河镇却依旧是一片灯火通明,街上人影幢幢,各种商业店铺依然大营利市,人流涌动,丝毫不因夜的深沉而冷清。

  这种繁华喧闹的景象另我刹那有一股想融入其中畅游的冲动,“心神”情不自禁地往城镇下延探。

  “已经多久不曾逛过繁华的街市了?”

  轻飘飘地从人们的身体之间浮掠而过,我心里兴奋地问着自己。

  我始终是一个才迈入二十四岁的青年,虽然这段时间经历了许多不可想象的事情以及感情上的经历都让自己越来越成熟,但喜欢赶热闹,好玩的心性还是不会改变或减少多少。所以虽然明白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不过顺便先畅游一翻,了解一下南淡河镇的风土人情也没什么关系,更何况我利用“心神触动”而来的目的本就是要先熟悉一下南淡河镇与“木尊行院”四周的环境。

  穿梭在街道上的人群之间,周围所有的一切虽然都绝对真实,但在“心神”所及的世界里这些真实的世界却不存在实质量的问题,所有的一切虽是实体,一切又俱是虚无。

  我觉得自己轻飘如风,实际“心神”的触动游离远比风还要轻,根本就无形无影,无声无相。

  就如同此时我从一个个的人体之中穿透而过,他们依然不会有丝毫的感觉。

  由于我新奇地穿梭在这个虽已是深夜却显得更是繁华的城镇,主观意识越来越强烈的代入感,使我感觉自己如同一个无形的幽灵一般,我不再只是纯粹的看,也已经开始在感觉。

  在这片真实世界中,“心神”虽然只能感觉到影象,没有办法捕捉到声音,可是一些特别信息,如与心灵相关的信息我还是能够敏锐地感觉到。

  就好象此时,在我前方缓慢地走着的一个中年人,我就已经深刻地感受到他心灵上散发出来的那份孤寂与彷徨。

  而在我右手边的另一街道上,两股强烈的杀气更在相互的冲突,应该是有两个人在械斗吧。

  晃悠悠地在南淡河镇随意飘荡,我一边感受着人们心里不同的情怀,一边对这个庞大而繁荣的城镇感到惊叹。

  南淡河镇居住着许多形形色色、各种不同职业的人,有武士,也有杀手,有农民,也有商人,有武馆,也有妓馆,有富人,也有落魄者,几乎平常你能看到的人南淡河镇似乎都可以见到。

  赞叹中,已经在远处的两那股杀气依然在激烈地冲突着,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看起来两个正在激斗的人倒是势均力敌。

  可是在这样的深夜,有是谁有这样的深仇大恨非要拼个你死或活呢?

  怀着纳闷和好奇,我穿越过一堵堵挡在我面前的墙,笔直地朝杀气冲突的地方延伸而去。

  就在“心神”穿越过最后一条街,前方不远处就是有人在拼杀的地点时,一条刚从一家饭店走出,似曾相识的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注意到她,不只因为她的身影我似曾相识,还是因为她身上散发出的另一股杀气。

  “心神”飘近,我豁然发现这个我似曾相识的背影不是别人,竟是“太阳科技集团”主席麦定天的千金,“明王星”一代“强者”麦修元的侄女,更曾经是与我好朋友昌浩的热恋的女人麦莲丝。

  我绝没想到自己竟会再遇见她,而且还是在这个夜已深沉的时候,在这南淡河镇之中。

  以前娇弱动人、美丽大方的女人此时脚步却异常的沉稳,浑身更熊熊散发着强烈的杀气和怨恨之意,一步步地往前方某人在拼杀的地方而去。

  “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心神”跟随着她,我一边思忖着,脑海里却不由浮现昌浩被“麦鞑家”的人关在“锁身室”时,麦莲丝探望昌浩时的情景。

  麦莲丝爱昌浩,这是无庸置疑的,可惜的是她的父亲麦定天和家人却容不下才华横溢的昌浩,使得昌浩不得不放弃他们之间的恋情,离开“太阳科技”,投入了名义上也是“太阳科技”二当家的莫东联暗中组建的“东联集团”。

  他们的恋情也告结束,可是感情并非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在自己的哥哥麦克鲁被杀之后,麦莲丝却依然想和杀兄的仇人在一起,想办法搭救昌浩,这份勇气和爱情可谓十分深厚,可惜当时顾及昌浩的切身安全,我没有办法把营救昌浩的机会给这个可怜的女人,在她回去想办法偷取她大哥的囚室钥匙时,我先一步以强横的力量把昌浩从没有人逃得出的“锁身室”里给救了出来。

  昌浩和麦莲丝由此没有再见面,本来我以为麦莲丝在昌浩离开“明王星”之后,她也应该会回地球才对,却没想到她原来一直在“明王星”,而且观她的气质似乎在这段时间内修习了古武术,而且有不凡的进展。

  其实这也是可以意料的,她的大伯父麦修元身为“麦鞑家”的当代家主,又是“明王星”当代五大“强者”之一,想培养她,那还不容易吗?

  “心神”悄悄地跟随着她前进,眨眼之间,我们就已到了多人围观的地方。

  这是一处比较空旷的场地,十字街的街口,还没等我的“心神”先一步延伸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谁在激斗,麦莲丝柳眉深锁,俏脸生寒,杀气大炽之下,阻挡在她前面的人已被她的能量震飞开去,更里面的人受到冲击更是跌跌撞撞的往前冲,卷入两个高手的激斗之中,受到余势的波及,又被震飞了回来,莫名地遭受这池鱼之殃,飞来的横祸。

  受到这突发的变故,两个激斗中的人各自收势停了下来,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麦莲丝的俏脸森寒,两眼冷梭梭地看着两个刚才还在互相厮杀的大汉,一个手持明晃晃的厚背砍刀,另一个则赤手空拳。两人显然对有人竟然妨碍他们拼杀十分的不满。

  手持砍刀的大汉刀尖戟指着麦莲丝,目露凶光地说着什么。

  他似乎还没说完,麦莲丝身影一闪,移动中但见一个个复数身影尾随摆动,大汉脸上已狠狠地挨了一个耳光子。

  我捕捉不到真实世界中的声音,但看大汉愕然的脸上那显眼的五指掌印,显然刚才受到的这一耳光子一定相当的响亮。

  大汉愕然了半晌,紧跟着是老羞成怒,口中恶狠狠地叫着什么,粗壮的手臂肌肉跳动中,他奋力地抖动了一下他掌中的厚背砍刀,能量灌输下,整把刀身已渲染上一层蒙蒙亮的光晕,可是还没容他挥舞起砍刀,麦莲丝身后带起无数复影的移动中,又已一巴掌甩在了他的左脸颊上,再仰身躲过他老羞成怒地横头一劈后,麦莲丝顺势一脚很狠地踹中大汉空门尽露的前胸,身高六尺四寸,体重起码二百三十磅的魁梧大汉竟被这看似随意的一脚踢得离地飞去,远远地向五米外的地面摔落而去。

  晃悠悠地在南淡河镇随意飘荡,我一边感受着人们心里不同的情怀,一边对这个庞大而繁荣的城镇感到惊叹。

  南淡河镇居住着许多形形色色、各种不同职业的人,有武士,也有杀手,有农民,也有商人,有武馆,也有妓馆,有富人,也有落魄者,几乎平常你能看到的人南淡河镇似乎都可以见到。

  赞叹中,已经在远处的两那股杀气依然在激烈地冲突着,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看起来两个正在激斗的人倒是势均力敌。

  可是在这样的深夜,有是谁有这样的深仇大恨非要拼个你死或活呢?

  怀着纳闷和好奇,我穿越过一堵堵挡在我面前的墙,笔直地朝杀气冲突的地方延伸而去。

  就在“心神”穿越过最后一条街,前方不远处就是有人在拼杀的地点时,一条刚从一家饭店走出,似曾相识的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注意到她,不只因为她的身影我似曾相识,还是因为她身上散发出的另一股杀气。

  “心神”飘近,我豁然发现这个我似曾相识的背影不是别人,竟是“太阳科技集团”主席麦定天的千金,“明王星”一代“强者”麦修元的侄女,更曾经是与我好朋友昌浩的热恋的女人麦莲丝。

  我绝没想到自己竟会再遇见她,而且还是在这个夜已深沉的时候,在这南淡河镇之中。

  以前娇弱动人、美丽大方的女人此时脚步却异常的沉稳,浑身更熊熊散发着强烈的杀气和怨恨之意,一步步地往前方某人在拼杀的地方而去。

  “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心神”跟随着她,我一边思忖着,脑海里却不由浮现昌浩被“麦鞑家”的人关在“锁身室”时,麦莲丝探望昌浩时流露真情的情景:

  “浩!”

  “莲丝?你怎么来了?”

  “浩,真的是你!”

  从囚室拐角偷偷望去,麦莲丝扑在囚室的栅栏,惊喜地看着昌浩。

  昌浩神色有些激动,脚步不由向前一冲,一把握住麦莲丝伸往栅栏的纤手。

  “真的是浩,为什么会这样啊?为什么啊?”麦莲丝哭泣道。

  昌浩神色一沉,突然放开了麦莲丝的手,向后退了几步,冷笑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从头到脚我昌浩从未对不起任何人,为什么?你应该问你父亲,问你大哥才对!”

  “浩,我知道四哥曾经对不起你,但他再怎么样也是我亲哥哥啊,你为什么要狠心杀了他?你就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吗?在地球,你不辞而别,加入莫伯伯的‘东联集团’后,也不给我机会见你,你知道我多么痛苦吗?听说你会亲自参加这次的‘航展’来到‘明王星’,为了再见你一面,我不惜苦苦哀求文思叔叔,才随着‘航展’的飞船来到‘明王星’,但我没有想到苦苦编织和你会面的情形竟是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麦莲丝泪流满面。

  “你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昌浩冷冷地道。

  麦莲丝抬起雾气迷蒙的泪眼。

  昌浩一把撕破自己的裤子,露出被子弹穿过的疮疤。

  “啊!”麦莲丝掩嘴惊叫。

  “这就是麦克鲁的杰作。”

  “四哥……他,真的……”麦莲丝痛苦地看着昌浩。

  纤手向里伸,准备抚mo那令她心疼的伤口。

  昌浩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依然冷冷地站在离她远远的地方。

  “我自问不会做对不起人的事,但偏偏就是有人容不下我的存在,千方百计欲置我死地,我想你也应该很清楚我并没有说谎,你父亲,你的家人,除了你之外有谁容得下我的?我不得不走,不得不反击。”

  “可是你说过爱我胜过一切的。”

  “没错,我是爱你,我为了你抛弃了我多年的理想,踏入了一向反感的科技企业,为你父亲的集团带来多大的利益,难道这还不足以代表什么?但换来的是什么呢?是陷害谋杀!我对爱胜过一切,但决不会胜过于生命,我不能因为爱而甘心引颈就戮,难道你希望看到我这样做吗?”昌浩激动地挥动着双手,瞪视着麦莲丝。

  “不,不……”麦莲丝狂乱地摇头。

  “我给了麦定天和麦克鲁多少机会,为什么他们就一定要置我于死地不可?那次在‘情燃雨织”中,麦定天设下陷阱,使我受到“兵工部”铁林瞪人借机的追杀,若不是莫东联慧眼识我,及时派人相救,我早救死于非命了,你还能在今天见到我?哈哈哈……可恨啊!可恨!”

  麦莲丝不敢置信地连连摇头。

  “麦克鲁不仁不义,三番两次害我,他,早救该死了!哈哈哈!”昌浩疯狂地道。

  “浩,你受了这么多苦,为什么不和我说?我会帮你的啊?”

  “帮我?就凭你?就算我说给你听,你就会相信事实?”

  “……”

  “你走吧!我们的缘分也只能到此为止,今天你能来见我,正好让我明白地告诉你,对不起你的从来就不是我,而是你的父亲,你的家人。”昌浩说完,转过身去,背对着麦莲丝。

  “不,我不要,浩,你听我说,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的,请你相信我!”

  “我已经是阶下囚,而且也算是你杀兄的仇人,在一起?多么可笑的字眼?”

  “你听我说,原本大哥是想杀了你,但受到三叔的劝阻,我听到他们最后说如果你能交出宇宙飞船的设计蓝图,他们就不再追究这件事,并且还会让你重新加入‘太阳科技集团’,这样的话,我们不就可以在一起了吗?”

  “麦文思?”

  “是的,就是三叔。”

  “你太天真了。”

  “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想不想和你在一起这是两回事?你真的认为他们会放过我?麦定天会再让眼中钉并且是杀子的仇人和他共事吗?这也太可笑了。”昌浩冷笑道。

  “可是若是你不答应,那就会有生命危险,大哥就会马上来的,为什么你不试试?”麦莲丝焦急地道。

  “对了,你和麦鞑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帮你?”昌浩突然道。

  “麦鞑家的家主麦修元是我的大伯,他没有子嗣,对我们就显得特别的疼爱,四哥死了,幸好大伯他老人家还在闭关,不然可能早就来把你撕成碎片了。”

  “原来是这种关系。”昌浩沉思道。

  “浩,到底怎样啊?”麦莲丝抓紧栅栏。

  “我不会答应的。”昌浩坚决地拒绝道。

  “那该怎么办?我不想看着你死啊,呜……”麦莲丝哽咽着。

  “如果你真的帮我,那就放我走。”

  “啊?”麦莲丝睁大了眼睛。

  “你办不到?”昌浩冷冷地道。

  “不,不是这样的。”麦莲丝急忙摇头道,“囚室的钥匙由大哥亲自掌管,我怕拿不到。”

  “在他手里?”昌浩疑惑道。

  “嗯。”

  昌浩皱起眉头沉思着。

  “浩,你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要想办法救你出去的。”麦莲丝破涕为笑道。

  昌浩不语。

  “来吧,我带来了一些好吃的,你一定饿了吧?”

  “嗯。”

  “你慢慢吃,不要咽着,我先走了,我一定会想办法尽快救你出去的。”麦莲丝温柔地道。

  “莲丝,谢谢你!”昌浩感激地握住麦莲丝的纤手。

  “等我的好消息吧。”

  “嗯。”

  “莲丝,我爱你。”

  “浩。”麦莲丝感动地隔着栅栏用力搂住昌浩的腰,眼眶再次泛红。

  以前营救被困麦鞑家的昌浩时所亲眼看到的情景如在眼前一般流转而过,麦莲丝爱昌浩,这是勿庸置疑的,可惜的是她的父亲麦定天和家人却容不下才华横溢的昌浩,使得昌浩不得不放弃他们之间的恋情,离开“太阳科技”,投入了名义上也是“太阳科技”二当家的莫东联暗中组建的“东联集团”。

  他们的恋情也告结束,可是感情并非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在自己的哥哥麦克鲁被杀之后,麦莲丝却依然想和杀兄的仇人在一起,想办法搭救昌浩,这份勇气和爱情可谓十分深厚,可惜当时顾及昌浩的切身安全,我没有办法把营救昌浩的机会给这个可怜的女人,在她回去想办法偷取她大哥的囚室钥匙时,我先一步以强横的力量把昌浩从没有人逃得出的“锁身室”里给救了出来。

  昌浩和麦莲丝由此没有再见面,本来我以为麦莲丝在昌浩离开“明王星”之后,她也应该会回地球才对,却没想到她原来一直在“明王星”,而且观她的气质似乎在这段时间内修习了古武术,而且有不凡的进展。

  其实这也是可以意料的,她的大伯父麦修元身为“麦鞑家”的当代家主,又是“明王星”当代五大“强者”之一,想培养她,那还不容易吗?

  “心神”悄悄地跟随着她前进,眨眼之间,我们就已到了多人围观的地方。

  这是一处比较空旷的场地,十字街的街口,还没等我的“心神”先一步延伸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是谁在激斗,麦莲丝柳眉深锁,俏脸生寒,杀气大炽之下,阻挡在她前面的人已被她的能量震飞开去,更里面的人受到冲击更是跌跌撞撞的往前冲,卷入两个高手的激斗之中,受到余势的波及,又被震飞了回来,莫名地遭受这池鱼之殃,飞来的横祸。

  受到这突发的变故,两个激斗中的人各自收势停了下来,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麦莲丝的俏脸森寒,两眼冷梭梭地看着两个刚才还在互相厮杀的大汉,一个手持明晃晃的厚背砍刀,另一个则赤手空拳。两人显然对有人竟然妨碍他们拼杀十分的不满。

  手持砍刀的大汉刀尖戟指着麦莲丝,目露凶光地说着什么。

  他似乎还没说完,麦莲丝身影一闪,移动中但见一个个复数身影尾随摆动,大汉脸上已狠狠地挨了一个耳光子。

  我捕捉不到真实世界中的声音,但看大汉愕然的脸上那显眼的刹那肿起老高的五指掌印,显然刚才受到的这一耳光子一定相当的响亮。

  大汉愕然了半晌,一缕鲜血缓缓地自他的嘴角渗出,抹去嘴角的鲜血,大汉老羞成怒,口中恶狠狠地叫着什么,粗壮的手臂肌肉块块跳动,他奋力地抖了一下他掌中的厚背砍刀,在汹涌的能量灌输下,整把刀身已渲染上一层蒙蒙薄亮的光晕,可是等他气息运足,却还没容他挥舞起砍刀,施展出他的特意技,麦莲丝身后带起无数复影的移动中,又已一巴掌甩在了他的左脸颊上,再仰身躲过他老羞成怒地横头一劈后,麦莲丝顺势提起的一脚狠狠地踹中大汉空门尽露的前胸,身高六尺四寸,体重起码二百三十磅的魁梧大汉竟被麦莲丝这看似随意的一脚给踢得离地飞起,远远地向五米外的地面摔落而去。

  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的鲜血也狂喷了出来,那把重达二三十今的厚背砍刀大汉哪里还拿捏得住?早已重重地掉落在一边,而他自己一时半会想必也爬不起来了。

  另外那个赤手空拳的人呆呆地看着刚刚还和自己势均力敌拼杀了大半天的仇人转眼被一个看似纤弱的女子给三拳两脚地打趴在地,脸上喜容大起,正要上前对麦莲丝说些什么感激之类的话,麦莲丝已先冷冷地说了句什么,他的脸色已骤然大变,怒意大起,拳头攥得紧紧的,可一看躺在不远处对手的惨状,却又敢怒不敢言,带着满腔的怒意,悻悻地转身离去。

  而麦莲丝则狂笑了起来,围观的人大概也害怕自己还好事不走的话,万一不小心触怒这个疯狂中的女人,只怕要遭横来之祸,一个跟着一个逐渐散去。

  “明王星”虽然是个武术之星,每天好勇斗狠,为争地盘或名誉而相互厮杀屡见不鲜,一言不合之下就大打出手更是常事,在这种残酷和血腥定律的磨练之下,人们都有了自知之明,更懂得察言观色,非己利害,还是少架梁子,少担干系,因为一个不小心,你的生命随时都有可能因多管闲事而告终结。

  “明王星”就是这样一个残酷血腥,随时充满暴力的星球,在这里,只要你拥有比别人强的力量,你就将比别人活得精彩。

  人逐渐散去,麦莲丝疯狂的笑也停了下来,在刹那之间我突然感受到这个女人心灵上的悲伤,她那冰冷的眼眸中有别人没有察觉到哀伤和埋怨,现在还多了一丝泪花。

  麦莲丝没有回饭店,她继续落寞而孤寂地向前走着,穿过了十字街,走进黑夜之中。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来这里游玩消遣?还是另有目的?她是自己一个人还是有其他“麦鞑家”的弟子跟随……?

  在我为麦莲丝的出现疑惑之际,落寞地走在前面的女人仿佛感觉到什么似的,足尖轻微一点地面,人在旋转之中已然向空中飘飞了起来,落在旁边一栋比较高的屋顶上面。

  我迷惑地看着她,这个浑身散发落寞气息的女人眼神茫然地眺望着远方,刹那如座雕像一般,动也不再动一下。

  “她在干什么?”心中的疑问方起,前方飘飞而来的几条人影已让我明白了一切,在一个身材高大威猛的青年带领下,三名麦鞑家弟子跟随在后,只眨眼之间,他们就已到麦莲丝的面前。

  从青年和麦莲丝依稀有几分酷似的相貌上推测,这个青年大概就是麦莲丝一直在“明王星”修习古武术的大哥麦豪了,也是曾经率领多名麦鞑家弟子闯入西里美镇,亲手掳走昌浩的那位威猛的年轻人。麦豪温柔地拍了拍麦莲丝瘦弱的肩膀,和蔼地对她说了些什么,不一会,他们就向空中笔直地飘飞而起,向着位于北方的麦鞑家方向飞去,行色匆匆地离开了南淡河镇。

  就在这样深沉的夜晚,“麦鞑家”的人出现在“木尊行院”的总部南淡河镇,究竟所为何来?连夜匆匆离开,又是因为什么急事,使他们顾不得在这繁华的城镇上稍微歇息一宿?

  虽然心里头对“麦鞑家”两个重要的人物出现在南淡河镇感到十分的不解,因为他们明显不是来这里游玩消遣的,显然是别有目的,至于所为何事?我既想不通,也不太在意。

  南淡河镇周遭的一切在我“心神触动”的飘游下,我已经有三分的熟悉,七分的印象,估计等我下次有机会走在南淡河镇的时候我也可以自然地说出每一条街的名字,以及哪一条街有什么样的饭庄,酒店,武馆和商业店铺。

  而在“心神”于南淡河镇这短暂的触动飘游之中,我除了知道“木尊行院”设于南淡河镇的武行分院的所在位置之外,更了解到“木尊行院”本身并不处于南淡河镇中,而位于南淡河镇东边的“异冢山”上。

  

第十七章 南淡河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