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战争内幕

    

  当涟漪飘落“静念堂”庭院,翩然走进客堂时,我们也泡好了上好的菊茶,含笑地等候着这个似乎永远都散发着女神般风采的绝美女郎。

  “姐姐回来的还真是时候。”斯利芬亲手奉上芳香的菊茶,嫣然笑道:“长平也才刚出关呢。”

  涟漪浅浅一笑,清亮无尘的明眸闪过一抹异彩,端起菊茶,轻抿了一口,才说道:“‘麦鞑家’当代家主麦修元约长平于‘静武之巅’一战解恩仇,不知长平对此事是持什么样的看法?”

  傲然一笑,我缓缓地道:“麦修元会于‘璞皇宗’举办‘抢宗大会’的前夕向我约战,不言而喻是想借此战来消耗我的力量,使我难以在‘抢宗大会’前保存实力,可惜他们这个计划将彻底失算。”

  “哦?”涟漪淡淡地瞥了我一眼:“我也相信此战麦修元定然是有消耗长平实力的打算,不过长平在决战之前你对麦修元的实力了解多少呢?他拥有何种特殊技等等,所谓知己知彼,如果你对你的对手一无所知,你有必胜的把握吗?”

  我怔了怔,老实说对麦修元我真的一无所知,不过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我并不担心这个。

  “麦修元实力如何?我是一无所知。”淡然一笑,我深深凝视着涟漪,缓缓说道:“我只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无论是谁,既然想挑战我的话,我夏长平也绝不退缩,会让他们见证我的力量的。”

  在我充满自信的目光压迫下,实力深不可测的涟漪也转移了视线,点了点头,道:“有自信是好事,我也相信你的力量,只是……”略顿了顿,欲言又止地瞥了斯利芬一眼,继续道:“到时候我们就静看长平如何大展雄威了。”

  “姐姐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话说?但说无妨。”斯利芬疑惑地道。

  “没什么。”涟漪微微一笑:“保持自信才最重要,涟漪只是多虑罢了。”

  闲谈之间,斯语从外面匆匆进来:“族长,外面有一个自称明修的人要见你,他说自己自‘坦桑市’来,有话要转达予族长。”

  “‘坦桑市’?明修?”疑惑地看着斯语,记忆之门悄然打开,只思索了一会儿,我已从自己的记忆中找到明修的存在,明修正是我第一次陪同昌浩“航展”时在“坦桑市”认识的“东联集团”在“明王星”发展的企业部门之一的“会元酒楼”负责人明修。

  “哦,是他,你请他进来吧。”

  嘴里说着,心里却在思忖着他的到来一定是接到昌浩的某种使命吧。

  不一时,斯语已带同一个身材颀长,文质彬彬,年约三十许,白面无须的青年人走了进来,他,正是我记忆中的明修。

  “长平先生,真是好久不见了。”明修瞄了客堂中的涟漪和斯利芬两人一眼,竟马上目不斜视地看着我,完全不为两个绝美风采的女人所动,神情谦恭有礼地向我问候起来。

  为他的定力,我不由感到佩服,微微一笑,我道:“明修先生客气了,不知你此次前来……?”我疑惑地看着他。

  再次瞥了室内其它三人一眼,明修迟疑地道:“恕明修无礼,在下身负主席密令,能否请长平先生换个地方说话。”

  一听果然是昌浩有话转达,而且显然还是不宜让其他人听到的密语,眉头微微一皱,虽然心里认为没有什么秘密必要隐瞒在场三人,不过看明修脸上为难的样子,我也只好把他让进内堂一间雅室内。

  “昌浩有什么话要你转达,现在但说无妨。”我淡淡地道。

  明修歉然地道:“刚才明修真的失礼了,尚请长平先生见谅。”略顿了顿,明修从身上取出一封密封严好的信件递了过来,“这是主席亲笔所书的信笺,再三叮嘱一定要亲手转交到长平先生手上,绝不能让第二人看到。”

  “哦?”诧异地接过信件,我不由讶异昌浩到底有什么事要如此慎重其事的。

  撕开信封,里面是两张雪白信笺,看上面的字体,正是昌浩的笔迹无疑:

  长平吾弟:

  吾弟离开地球转眼已近一月,浩不知长平在“明王星”事体办得如何?瑞芬老师……应该称斯利芬才对,不知可否找到?浩很想与长平并肩作战,无奈地球政坛局势一日千里,变幻莫测,浩着实离开不得,也只好望空兴叹,不能亲眼目睹长平吾弟在“明王星”扫除魍魉的神威气概,但长平于“明王星”的动静声息,浩却无不时刻关注,从“东联集团”于“明王星”的联络人处了解长平的消息。

  近来地球局势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政府部门完全瘫痪,已由各大集团联合军政部门接管了政权,地球处于科技军阀割据时代,火星与地球科技息息相关,地球战乱,火星也开始发生暴动,其中以“火星独立联盟”最为势大,他们拥有地球现今望尘莫及的新兴科技,原本地球科技在火星开发的超级航空战舰成了他们侵略地球与“明王星”的重要武器,大量杀伤性强大的尖端武器已非人力所能抗衡, “火星独立联盟”虽有以恢复地球民主政府为口号侵略地球之心,所幸火星现在也处于暴乱期,“火星独立联盟”还没有获得绝对的支持,他们也还未能完全镇压其他反抗集团,实行火星一统,可是据可靠的消息透露,“火星独立联盟”本来就未打算长此居住于火星,他们想要统治的是一个比火星生态条件还要好的星球,地球资源本来就严重不足,人口暴多,所以政府才会开发火星与“明王星”作为人类的殖民星,他们恢复地球民主政府只是口号而已,目标自然不是地球,那就是“明王星”。

  以他们现在拥有的超级航空战舰和大量杀伤性强大的尖端科技兵器,一旦兵临“明王星”时,“明王星”就成了他们垂手可得的禳中之物,他们有了坚实的根基地,地球跟着也难逃被侵略的命运。这个消息已经经过各大集团于火星联络处获得证实,所以绝对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经过各大集团私下的磋商,“东联集团”和“兵工集团”达成了共识,决定先“火星独立联盟”一步统治“明王星”,在“明王星”实行真正的民主政府,浩相信,这也一定是长平所乐见的,据浩了解,长平为了使斯家族人不致受到“明王府”的制裁,要经受重重的考验,入主“剑武院”,长平你办到了,可是于“璞皇宗”“抢宗大会”上夺取宗主位,长平你面对的是两个实力与你不相上下的“强者”,这一关长平你自问过得去吗?如果你不能夺取宗主位,那斯家三百多名族人将如何自处?纵然你夺得了宗主位,战胜了“明王二世”,为斯家族人争得平等的权益,你认为“明王星”这种帝制一般的制度合理吗?它就真的适合明王星人吗?

  只有实行民主政府制度,人民的地位才能算获得真正的保障,这次科技统治“明王星”乃不得已而为之,和三百年前科技侵略“明王星”的目的不同,有了地球的借鉴,“明王星”将绝对不会建造具备释放污染源的工厂,污染“明王星”这个最适合人类居住的绿色星球,我们这样做只是想把“明王星”变成所有人类的家园,这是科技军团像所有明王星人的保证,也是昌浩必然要履行的承诺。

  长平,浩告诉你这个消息,是要你帮助科技军团完成这个计划,为了你,为了斯家三百多的族人,更为了“明王星”真正实行民主自制,人人获得真正的民主平等,长平你也绝对不能拒绝。

  地球的科技军备比不上火星科技,所以要想成功统治“明王星”,还有极大的麻烦,首先: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关博翰、麦修元、木尊、力丹君这五大“明王星”的领导人物,“明王星”重大的支柱,就是我们建立民主政府的一大阻碍,所以,要想扫除这巨大障碍,我们就要靠比他们更强的实力制服他们,所以科技军团也要有五个实力比他们有过之而不及的“强者”加盟这次计划中,而长平你就是被列入首选的五大“强者”之一,为了地球和“明王星”的未来不致最后真的受到科技的统治,我们就一定要阻止“火星独立联盟”的计划,长平,还记得你曾经问我为何如此热中政权时,我曾经跟你说过我的理想吗?

  我说:“我最大的理想便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用我的智慧带领全人类步入一个新的时代,利用科技力量无疑是实现这个理想的途径之一,可是科技往往受到政府的限制和管辖,所以,若是由一个有这样共同理想的政治团体取得最高行政权利的话,这个理想便具有更广阔发展的希望。”

  现在正是我实现这个愿望的时候,我更希望我最好的兄弟,最值得信任的朋友来与我一起实现这个理想,长平,这人就是你。

  还有,这个计划我们也上交了“空中城市”的最高领导层,获得了他们的支持,所以长平,这个计划已势在必行,但在我们的战舰还没抵达“明王星”之前,长平务必不要走露半丝消息,具体时间和实施计划我会让明修转达给你的,听说“麦鞑家”的当代家主麦修元即将与你一战,解决麦克鲁被杀的仇怨,“麦鞑家”与“太阳科技集团”息息相关,而“太阳科技集团”目前更是阻扰我们建立“明王星”民主政府计划的重大对手,“麦鞑家”日后也必然成为反抗我们的中坚势力,所以,如果长平有机会,则可以借机铲除麦修元,则不啻为我们建立“明王星”民主政府的计划事先扫除了一大障碍。

  该向长平交代的浩都已经一一秉实于信中相告,望长平珍重再珍重,慎重再慎重,浩盼着早日与弟把酒言欢呢!

  此致!

   昌浩

   ******二六五四年四月十七日

  信写到这里,已告终。

  呆呆地看着手中两张软绵绵轻飘飘的信笺,其中透露出的内容与信息却如同万千磐石,沉重地压在我的心上。

  明修辞别后,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向厅堂,听着堂中和谐的畅谈声,可在过多久,当战争全面引燃整个星球时,还有多少人能够继续这样和睦的交谈呢?

  虽然我心里并不赞成地球与“明王星”之间爆发战争,可是仔细想想,“明王星”现在这样的社会体制又哪点有丝毫的民主?明王星人又有谁得到真正的权益呢?

  生杀予夺的权利全部掌握在那些实力强大的宗派手里,那些弱小的群体则只有饱受被欺凌而无能反抗的境地。

  就如同我心爱女人斯利芬和她家族之间的遭遇,连婚姻都不能自主,又从何谈起现今人类社会中公民最基本该享有的人身权益保障?

  是的,我现在是在凭借自身的努力为心爱的女人和他的家族争取以前享有的权利和地位,先不说前面险阻重重,能否办到还是未知之数,就说我以前办到了,斯家终于得到了他们该享有的权利和地位,也获得了“明王府”不再因为他们违背承诺而要实施的惩罚,这次算斯家幸运地躲过了这一劫数,但万一下次呢?谁能保障以后不会再出什么乱子?斯家不会再重蹈覆辙?“明王府”不会再借故寻斯家的事?

  所以,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瓦解“明王府”在明王星人心中根深蒂固不可侵犯的崇高地位,在“明王星”实现真正的民主体制,建立民主政府机构,也只有这样,人人才能真正享有最基本的人身权益。

  虽说战争将为人类带来不可想象的灾难,但仔细思量,这场战争却有其势在必行的必要性。

  尤其是拥有超科技技术和大量杀伤性强大兵器的“火星独立联盟”也想侵略“明王星”这个事实,既然战争迟早是要爆发,那还不如协助地球军团先一步掌握“明王星”的政权,然后再一起抵御“火星独立联盟”的侵略,在“明王星”建立起一个真正民主政府来。

  经过仔细的思量,我内心已有了决定。

  迈着坚定的步伐,我沉稳地走进厅堂。

  由于斯语送明修出府,此时堂中又只剩下斯利芬和涟漪两人。

  微一沉吟间,我决定把这个对所有明王星人来说绝对是惊天动地的消息告诉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和涟漪。

  在我心里,无论任何事情都没有必要隐瞒我最心爱的女人,而涟漪,这个浑身充满神秘的绝美女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成为我心里最信任的人。又或许在我刚认识她时,信任也就同时深植于我的心田了吧。

  “长平,刚才那人找你到底有什么事?神神秘秘的,是不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看我一脸的凝重,斯利芬担忧地看着我。

  这个一向坚强的女人在我闭关的这段期间经历一出出沉重得几乎要把她们压垮的重大事件后,从她担忧的眼神里,我心疼地看到恐惧两字。

  怜惜地给她一个宽心的眼神,再看沉静清雅的涟漪的一眼,我才缓缓地道:“刚才来访的人是‘东联集团’架设在‘明王星’发展的企业部门之一的负责人明修。”

  “‘东联集团’?”

  “没错。”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东联集团’的执行主席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值得信任的兄弟,这人,芬你应该认识。”

  斯利芬马上想起一个人来:“昌浩?”

  “就是他。”我的眉头紧皱,表情凝重地道:“明修就是奉他的使命来向我传达一个重大的消息。”

  缓缓地环视斯利芬和涟漪一眼,两个不同风采的绝美女郎都静静地聆听着:“一个可能将改变‘明王星’命运的消息。”

  没想到我说的消息竟是关乎全星球的命运,两个女人都惊异地看着我。

  沉叹了口气,我缓缓地把昌浩写给我信笺的内容一一道出。把我在地球时偶然了解的局势以及为了能够赶来“明王星”而帮昌浩瓦解了“宇航部”的事迹也都说了出来。

  “长平说的没错,涟漪在来‘明王星’之前,地球政权局势确实处于一片混乱之中,只是没想到地球的****竟然也牵连到火星。”涟漪可爱的眉头微微蹙起,说道。

  斯利芬一旁沉默不语,我了解她的心情,毕竟她是土生土长的明王星人,虽然这个星球的体制带给她和全族人磨难,可是对这个抚育她的星球她还是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现在听说“火星独立联盟”和地球科技军团都将侵略这个养育她的母星,怎不叫她难过呢?

  虽然心里明白斯利芬的心情,可是我也知道自己现在并没有办法安慰她,而只能靠她自己来想通和接受即将面临的战争。

  沉默地在斯利芬旁边的蒲团盘膝坐下,看着对面清雅飘逸的女郎,我心不由一动。想起昌浩的信中提及“东联集团”与“兵工集团”组成的地球的科技军团侵略“明王星”,在“明王星”建立一个民主政权的计划获得“空中城市”的支持,显然“空中城市”也将参与这次战争,而涟漪又这么凑巧地出现在“明王星”,难不成就是来实行这个计划,可是回想刚才自己告诉她们这个消息时,涟漪脸上毫不掩饰的惊异表情,显然她事先也并不知道这个计划。

  看到我看她时脸上复杂的表情,涟漪淡淡一笑:“长平如果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的,但说无妨。”

  自己的心思被看穿,我不由讪讪地道:“其实刚才长平是想起地球的局势如此混乱,宇航通道也都被暂时关闭的情形下,涟漪学姐是怎么来的‘明王星’?又是所为何来的?”

  涟漪淡然道:“‘空中城市’在地球就如同‘明王府’在‘明王星’又超然的地位,先不说‘空中城市’自身就配备有宇航能力的飞船,就算是地球现今战乱的局势,只要‘空中城市’有需要离开地球,关闭了的宇航通道也得为‘空中城市’而敞开,长平进入‘空中城市’还不久,所以还不了解‘空中城市’本身拥有的力量而已,至于涟漪来‘明王星’所要执行的任务则和你刚才说的地球科技军团将在‘明王星’建立民主政权的计划毫不相干。”深深地凝视了我一眼,涟漪清澈灵动的明眸闪动着神异的光彩,缓缓地道,“至于是什么任务,因为那人说和你相见的缘分还没到,请恕涟漪不能透露,不过涟漪相信在过不久之后长平见了那人之后,就会了解的。”

  “那人?”我惊疑地看着涟漪,脑海却马上想起在“明王星”遇到涟漪时的情形。

  当时自己利用大地湿气为媒介,精神潜游进“明王府”搜寻小银(和我订立契约的银色鼠)的踪迹,后发现小银为某种神秘力量所摄,从明王少主的手中破空而去。而我自己游离在外的精神也只好回归本体,睁开双眼时就见到涟漪动人的身影意外地出现在自己眼前。

  “有人托我转送你一样东西……哦,不,应该说是转交你一个朋友吧?”当时涟漪如此淡淡地说。

  在我一脸纳闷的时候,涟漪却把她那白皙细腻的手伸到我的面前,我才发现“银色鼠”竟温顺地蜷缩在她那嫩白如葱的手掌之中。

  当时我这样问她:“你刚才好象说受了人之托,才把‘银色鼠’转交给我?难道说从明王少主手中救下这‘银色鼠’的人不是你?而另有他人不成?他是谁?”

  而涟漪摇了摇头,微带歉意地看着我,这样回答:“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存在,再说现在也不是他想见你的时候,到了他想见你的时候他自然会出现在你面前。”

  凭借着精湛的精神力量,我很快就从记忆神经中再次展现当时发生的一切。

  “涟漪说的那人究竟是谁呢?”我沉吟着,怎么也想不通“明王星”到底还有哪个高人能令涟漪大老远的从地球赶来,五大“强者”显然不太可能和涟漪有什么联系的。

  涟漪眼中异彩连连,浅然一笑,说道:“不要想了,总有一天你们会相见。”

  耸了下肩,我接受建议,不再想下去。

  “长平,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一直沉默的斯利芬终于抬起头来,冷静地看着我。

  “战争既然不可避免,与其让‘火星独立联盟’统治‘明王星’,那还不如让地球科技军团接管,重新建立起一个真正自由民主的政权体系呢?”我深深地看着心爱的女人。

  “三百年前,地球科技想统治‘明王星’,手持科技兵器的军队大规模地入侵了‘明王星’,可最终他们并未能如愿,明王星人在伟大的领袖明王带领下以古武学的力量驱走了他们,现在,三百年前的战争又要重演,为什么我们这次不可以依然站起来,为维护自己的家园而战呢?”斯利芬目光清冷地看着我。

  “芬。”轻叹了口气,我伸出手,想握起身边人儿的手,可是她却挪开了。

  这个拒绝的动作令我的心骤然一痛,呆呆地看着地面半晌,我才沉吸了口气,平稳住自己的心神,道:“战争给人们带来的痛苦我自然清楚,如果可以,我也不愿意看到战争发生,可是芬,你有没有想过,现今‘明王星’的体制哪一点有民主,先不说民主,人们连最基本的人身权益都难以保障,不是吗?斯家族人们这些年来所受的折磨是因为什么?如果我们没有力量令‘明王府’心存顾忌的话,斯家现在已经是什么模样?一个社会体系如果没有民主,人们也将没有民权,如果战争不会爆发的话,以我个人的力量,我也只能依照‘明王府’的规则挑战下去,而没办法臆测结局,对未来也是不可预知的。就算这次家族的劫难我们化解了,难道就不会再有下次吗?”

  斯利芬神情微微一动。

  “我知道你对‘明王星’有深厚的感情,可是‘明王星’现在的社会体系根本就没任何民主可言,虽然它让明王星人为追求自身存在的价值和地位而加速了古武学的繁荣昌盛,可同时又给人民带来多少的苦难和不公平!芬,对你的切身经历而言,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有体会。”事实虽然残酷,我还是要再次提醒我心爱的女人,斯家的苦难绝对可一而不可再:“你并非一直生活在‘明王星’,在地球你生活了三年多的时间,‘明王星’和地球两者的社会体系你都应该有所领受,到底哪个社会更是适合人们?你也应该比别人都有发言权。”

  沉痛地看着我深爱的女人:“你有决定一切的权利,而不管你的决定是怎样,我都会站在你这边支持你的,我曾经说过,你是我深爱着的人,为了你,哪怕付出我的生命我也在所不惜,这句承诺永远都不会改变!”

  感受到我强烈的感情和诚挚的承诺,回想起这一生感情之间的纠葛,家族之间的遭受的苦难,斯利芬清冷的目光逐渐迷蒙了起来,丝丝泪水如雨雾一般遮掩了她那清亮的瞳眸,在眼眶中流转。

  涟漪轻叹了口气,清澈无尘的明眸闪动着异彩神思:“世间多有真情在,难得少有痴情郎!”缓缓站起,清蒙蒙的气息微一流转,人已向外飘然而去。

  “长平,你真的好傻。”晶莹的泪水终于从白皙光滑的脸上滚落,斯利芬涕笑着看着我。

  涟漪的感叹和骤然的离去虽然令我和斯利芬有些意外,可是我们也不暇他顾了。

  “或许我是傻。”痴痴地看着我心爱的女人:“但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心灵非常的充实,非常的幸福了。”

  握起斯利芬纤细柔软的手,我深深地看着她:“虽然我认为昌浩率领地球科技军团先‘火星独立联盟’一步统治‘明王星’,再结合地球的科技和‘明王星’古武术的力量共同抵御‘火星独立联盟’的超科技侵略,在‘明王星’建立起一个比地球还要民主的政权是实现人类获得真正自由民主的计划,可是说到底我终究是地球人,真正的决定权在你手里,如果你认为‘剑门’应该站出来,用古武术的力量来抵御不管是地球科技军团还是‘火星独立联盟’的侵略,那长平也一定会和你一起面对一切。”

  “长平。”斯利芬泪眼温柔地看着我:“我知道你做的任何决定都是对我好,我不是一个糊涂的女人,只是刚才的消息对我来说,给我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大到令我一时之间也接受不了科武战争又即将在哺育自己的星球爆发的事实,可是现在我已经想通了,即将爆发的战争既然不能避免,那我们也只好接受现实,或许三百多年后再次上演的科武战争对‘明王星’来说是另一个机会。”

  用力地回握着我的手,斯利芬涕笑道:“‘明王星’的社会体制是时候改变了,芬也不想看到斯家的苦难在别人的身上重新上演。”

  “芬。”我感动地拥抱住心爱的女人,此时我们两人的心是如此的靠近,如此的相通,如此的美好。

  沉浸在感情和心灵和谐无间的交融中,我们相拥着,浑然忘己。

  “呀,对不起,我什么也没看到。”送走明修之后,刚刚走进“静念堂”的斯语凑巧地看到我和斯利芬甜蜜的拥抱,娇笑着奔了出去,小手还不望挥了挥:“你们继续哦。”

  和谐甜蜜的气氛虽然被斯语无意打破,我们的心灵却还是愉悦的。好气地看着斯语远去的背影,我喃喃地道:“如果斯语知道我们刚才交谈的事,她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轻松呢?”

  “长平。”轻轻搂抱住我的腰,斯利芬温柔地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想地球、火星、‘明王星’三星之间即将爆发科武战争这个消息暂时还是不要再让其他人知道了,对家族中的老一辈来说,这个消息对他们太过沉重了,不管地球科技军团打算在‘明王星’建立民主政权计划的出发点是多么的好,他们也是宁愿战死也不愿看到哺育自己成长的星球遭受他星人的统治的,与其现在让他们知道,造成不必要的事端,不如让大家无知的等待事态的发展。”

  “你说得对。”温柔地吻去斯利芬脸上残留的泪花,我低叹道:“人生就是这样,无时不刻不在发生着变化,就好象人的心态一样,纵然一开始大家所持的立场很坚决,到了命运真的到来的那一刻,也就不得不接受事实了。”

  “命运……”斯利芬喃喃地,抬起头,清亮的瞳眸看着我:“长平你接受命运为你安排的一切吗?”

  “命运?”我愣怔住了,自己的命运何尝不是已经被不知名存在的力量安排着呢?

  脑海里仿佛又回响起那个深印在记忆深处的声音:“我最亲爱的孩子,将来你就会知道我是谁的,你不会知道你将面临着什么样的未来?你身上的担子将会十分的沉重,唉,我最亲爱的人类,最亲爱的孩子,虽然不忍心要你去面对那艰难的命运,但一切都是定数,你是被神选定为‘众神殿’的继承者之一,你要执行的将是危险无比却是无比光荣的使命……”

  “‘众神殿’的继承者……”苦笑了笑,我怅然地道:“你说的没错,我的命运其实何尝不是早就被安排好了呢?”

  见我怅然的样子,斯利芬道:“命运是最不可预测的变数,我们就别再为这个话题烦恼了。”

  站了起来,斯利芬望着刚才涟漪所坐的地方,蒲团前面的菊茶还依然温热着,可人已经走了。

  “刚才我们好象冷落了涟漪姐姐了。”

  听到涟漪的名字,我心一怔。

  “世间多有真情在,难得少有痴情郎。”斯利芬喃喃地念着刚才涟漪飘然离开时留下的话,转过身来,清亮的瞳眸闪动着某种异彩定定地看着。

  “你干吗这样看着我?”被斯利芬的目光盯得有些慌,我也站了起来。

  斯利芬移开了目光,轻叹了口气。

  “又怎么啦?”大步走到她的身边,斯利芬的一句话却几乎让我跌倒。

  “涟漪姐姐喜欢你呢。”

  “你瞎想些什么呀?”心中一阵狂跳,我把斯利芬扳过来,正面对着我:“这话能随便说吗?”

  “我没有胡思乱想,这是女人的直觉。”斯利芬看着我,跟着嫣然一笑道:“不过我相信你,也信任涟漪姐姐,你们都是最让人值得信任的人。”

  “你呀。”我好气地看着心爱的女人。

  “我是喜欢长平。”一个清幽好听的嗓音蓦地在我们耳边响起。

  我心一阵抑制不住的狂跳,没想到涟漪不知在什么地方,却依然听到我和斯利芬的谈话,而且还公开承认真的喜欢我。

  “不过这种喜欢和男女之间的爱不同。”涟漪清幽的嗓音略带笑意:“你们不要误会就好了。”

  “姐姐是小妹信任和敬佩的人,”斯利芬笑道:“我怎能误会姐姐呢。”

  涟漪没有再回话,不过我却可以想象此时的她定然是淡笑不语。

  虽然莫名有些失落,心里却骤感一松。

  局势的变化确实令人难以意料,地球政权的瘫痪,时局的****,即将引发一场关乎“明王星”与全人类命运的“科武战争”。

  三百多年前“明王星”爆发的“科武战争”有伟大的“武道强者”明王,为“明王星”的独立打下了光荣不朽的一战。而三百多年后即将再次爆发的“科武战争”又将出现什么不朽的人物呢?

  但在“科武战争”到来之前,我还是要一一应付眼前的一道道强大险阻,尽我最大的力量去瓦解它们。

  与“麦鞑家”当代家主麦修元的“静巅之战”转眼即将来到,而我能不能击败这个“明王星”当代五大“强者”之一的传奇人物,顺利参与“璞皇宗”的“抢宗大会”,一切都是不可知之数。

  

第二十二章 战争内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