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架空神视

    

  时间转瞬飞逝,眼看明天就是我与“明王星”的当代“强者”——“麦鞑家”当代家主麦修元的“静巅之战”,而大后天则是“璞皇宗”门下四大宗系的大宗长每十五年为竟夺宗主位而举行的“抢宗大会”。

  但在“抢宗大会”的前两天,我却要先与麦修元进行一场化解我与“麦鞑家”个人恩怨的两强血战,如果我败于麦修元之手,相信我不会再有机会参与“抢宗大会”,甚至不会再有活命的希望。所以与麦修元的这场战斗我只能胜,而绝不容许败。

  利用短暂的五天静息冥想,我的体能和精神状态都处于极佳的颠峰状态。

  说是极佳状态而不是最佳状态,是因为在这五天的静息冥想中,我进行了几乎为数达三十次最强“守护能量”的逆转精化,也就是将“守护能量”送往脑部经过不断强化的“神经系统”异化为“精神能量”,再经由盘结错杂的神经脉络储存进中枢神经的“神经海”中,我再次惊奇地发现经过这么多次的能量精化异转,我依然感觉不到“神经海”有充盈的迹象。

  越来越多的“守护能量”精化异转成的“精神能量”汇集进“神经海”中的时候却依然如沧海一粟一般,我除了感觉精神越来越充实饱满,对四周万物气息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敏锐外,“神经海”却始终庞大如浩瀚的宇宙,当越来越多的“精神能量”汇进“神经海”中,我就越是发现它的无垠广大。

  “能量气场”容纳的能量已是令我惊叹,可它始终还有界限,我终究能感受到它充盈流转的时候。

  但是当我进行了近达三十次的“能量气场”中的最强能量的精化异转时,我才发现和更加确定人类的精神地带有着如宇宙般浩瀚的存在——那就是无垠广大的“精神空间”,也就是我自己称之的“神经海”。

  我有一种想持续把能量异转为“精神能量”填进这个无垠广大的精神空间的强烈yu望,可是最后我终究还是放弃了。

  因为“神经海”这个精神空间既然是远无弗界,那我再怎么努力汇集相信也不会使它有充实的一天,倒是想想如何利用这个宇宙般浩瀚的“精神空间”来得实际。

  可惜与麦修元的“静巅之战”即将到来,我已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继续静坐冥想下去了。

  眼下我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调息养元,令体能和精神保持在眼下所能维持的最佳状态。

  而这几天,我虽然再度进入“静心室”内静坐冥想,却不再像十天前一样掩藏自己所有的生命气息,令所有人都感觉不到我的存在,而是气息鼓荡,熊熊迸发,“强者”气息毫不掩饰地直斥苍穹,傲视着四方。

  这次非但近在咫尺的“剑门”弟子都能感觉到这股环绕“剑城”上空的庞大“强者”气息,就连载我前来“明王星”,停落在“林菲平原”的宇航飞船上的宇航员都能隐隐察觉到这股远在万里之遥充斥于天地之间的“强者”之气。

  和“剑城”相邻,同处于“古武城”内的“麦鞑家”自然不会感觉不到我故意展示强大实力的“强者”气息。

  既然“科武战争”即将爆发,“明王府”的超然地位也将岌岌可危,无论斯利芬的“剑武院”夺嫡、“璞皇宗”夺宗、势压“明王府”的三大策略最终能否成功?都已不再重要。而我也没有必要再掩藏自己的实力了。

  当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不使“剑门”弟子因为感觉不到我的存在而在大战前夕造成不必要的人心慌乱,所以我毫不掩饰的“强者”气息就是给予他们信心的最佳保证。

  我这样做显然是正确的,在我即将出关之际,我的“精神能量”先一步缓缓地向四周延伸开去时,我惊奇地发生这次我感受到的已不再是前几天我刚苏醒时四处呈现阴郁沉重的气息,虽然明天就是与麦修元的“静巅之战”,可每个“剑门”弟子显然都保持着足够的信心,“剑门”处处也都洋溢着蓬勃的生机和活力。

  感受着四周阳光般的气息,我心情自然也是愉快的。

  微微一笑,散发开去的“精神能量”迅速回收,而在雄浑的“守护能量”于周身经脉的充盈的流转之下,周围十公里之内所有属性不一的能量气息无不一一显映在心海之间,当然,其中有我最为熟悉的能量气息,那就是我心爱女人斯利芬的能量气息。

  盘膝静坐的躯体无重力地飘浮而起时,“心神触动”能力迅速地随着被探知的气息位置触动起来,一抹熟悉的倩影瞬间生动地展现在我的心神之中。

  我惊讶地发现这次“心神触动”竟非自我所在地延伸扩展而开,而是直接以被我下意识锁定的斯利芬的能量气息为起点触动而开。

  以前“心神触动”时,总是以自我本体精神枢纽为起点向四周扩散延伸探索,而现在,我发现“心神触动”竟然可以籍借着自身能量的感知能力而成功触动。

  这就好象我所拥有的另一项神奇的特殊技能“瞬间移动”一般,一旦“心神触动”锁定现实空间的某一点,就能够实现瞬间转移。

  两者同样具备了突破空间原本具有的局限性。不同的是一个是本体的瞬间转移,一个则是视觉的架空转移。

  奇怪的是以前我并未发觉“心神触动”竟能够结合能量的感知进行架空触动,而不用以本体为起点才能进行触动扩展。

  体验到新的感觉,我不由皱眉沉思着,而“心神触动”能力也因为我思想的跳跃而告瓦解,刚刚在“心神”浮现的熟悉倩影也跟着如烟消逝。

  仔细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记得当自己感应到斯利芬的能量气息时,自己确实是以斯利芬的所在的位置为目标而进行有方位的“心神触动”,而自己的打算原本是当“心神触动”捕捉到斯利芬于现实空间的具体位置时,自己就利用“瞬间移动”技能出现在我心爱女人的身边,可是却没有想到“心神”刚一触动,竟然不像以前一样以本体的精神枢纽为起点向目的地延伸扩展,而是直接浮现出自己锁定的位置空间,也就是说“心神触动”是直接以能量感知到的位置为起点进行架空触动的。

  搜索往昔进行“心神触动”时的回忆,我发现以前也有先捕捉到能量气息的具体位置而进行“心神触动”的经历,可是却没有一次有过像现在这样的情况发生。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了“心神触动”的能力获得提升呢?

  “心神触动”和“瞬间移动”都是不具备与物理能量有任何牵连的特殊能力。

  (注:物理能量指的是宇宙中具备各种属性的能量元素,古武术上各种属性繁多的真元能量都属于物理类的能量)

  “心神触动”是需要精神和意志处于空冥无思的状态时才能感应到天地万物间的脉动而进行触动的能力。

  “瞬间移动”则是利用“心神触动”的心灵扩展而实现人体瞬间转移的能力。

  也就是说这两者虽然和物理能量没有任何关系,却和“精神力量”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莫非是因为这几天来自己的精神空间——“神经海”容纳了大量的“精神能量”而形成的效果?那就是说自己虽然感觉不到“精神能量”越聚越多时为自己带来明显的效果,而实际上,当“精神能量”达到某一定程度时自己某部分和精神有关的特殊技能却能够相应的得到提升?

  意识清晰和敏锐的跳动中,我已经领悟到这个可能。

  我突然想到比“心神触动”更具备空间性和活动性的“心神触感”,这是一种就自己目前所知无法利用它的触感进行“瞬间移动”的心灵游离方式,要是自己的“精神能量”达到一定程度确实能够提升部分相关的技能时,那是不是能够延伸到宇宙太空的“心神触感”也能够实现“瞬间转移”呢?

  心灵狂喜中,我立马就想测试一下这个可能性有多大。

  努力地平稳心神,能量感知再次锁定斯利芬能量气息的所在位置,“心神触感”缓缓触动地起来,当斯利芬的身影和她周遭的环境成功而生动地展现在我心神之间时,我惊喜地证实了“心神触感”确实同样具备了架空触动的“观视”能力。

  “奇怪?”

  就在我准备锁定心爱女人身边某一个位置进行尝试我“瞬间转移”能力时,周围陌生的环境却着实令我惊讶了一会,那陌生的环境绝不属于“剑门”之内的任何领域。

  古色古香的木制雅阁,墙壁上悬挂几副简单却充满灵致的山水墨画,面南墙壁处席地摆放着的条形矮几上,一个古朴的檀炉正正袅袅地吹拂着烟雨檀香。

  窗台边一张以粗大树桩雕琢而成的精雅茶几边,斯利芬跪坐在柔软厚绵的圆形坐垫上,两手肘搁在茶几上,两手掌撑着白皙细嫩的粉颊,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

  由于刚才能量感知到斯利芬能量气息的只是“能量空间”的位置而已,我并没有仔细地计算她在现实空间的具体的位置,所以看到展现在“心神”之间的陌生环境,还是令我一下子摸不着头脑,不晓得斯利芬此时到底在什么地方。

  不过要看清心爱的女人到底在什么地方并不难,“心神触感”缓缓向上提升,视觉领域也进一步地扩大,当“心神”出了雅阁,盘绕在雅阁的上空时,我才发现那竟是距离“剑武院”约两公里的“剑城”街市上的一家名为“冷香亭”的茶楼,“冷香亭”为木制建筑,三层楼阁,面积不算大,显得甚为雅致古朴。

  既然知道了具体位置,“心神触感”再次向下扩展,我的“心神”“观视”能力再度回到斯利芬所在的第二层雅阁中。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一个人到“剑城”的街市来,也没想深思下去,“心神”缓缓锁定她背后墙壁上悬挂着的墨水画为目标,准备进行一次“瞬间移动”。

  可奇怪的是当我想着瞬间转移时,脑际陡然传来一阵不可抵挡的晕眩,“心神触感”里呈现的世界稀离纷杳,意识回到本体,我发现自己还是未能利用“心神触感”来实现“瞬间移动”。

  可是从刚才自己准备瞬间转移时脑际传来一阵晕眩的情况来看,显然“心神触感”和“瞬间移动”两者之间还是有一定联系和影响的。

  因为刚才的情形就好象我力有不逮却强力为之的感觉。

  虽然眼下失败了,可是我相信总有一天,我定然能够实现利用“心神触感”实现“瞬间移动”的一天。

  甩摆了一下头,我深吸了口气,这次我利用“心神触动”很快就再次以斯利芬所在的位置成功地架空触动起来,可就在我同样锁定斯利芬背后的山水墨画准备“瞬间移动”时,斯利芬却仿佛察觉到什么似的,警觉地扭转过头来,目光定定地朝我看来,我却突然有一种她就在看着我的感觉,虽然斯利芬眼前实际上是一片无形的空气,我也还未实体出现在她的眼前。

  可不知怎的,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在我的心里泛散而开,我得对自己承认这次心爱女人的目光实在令自己难以消受。

  看着显映在“心神”中的心爱女人警觉地感应什么的模样,我心一动,难不成斯利芬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不成?

  心中这样想着时,斯利芬警觉而锐利的眼神已经柔和了下来,深邃幽远的眼眸再次深深地把我吸引着。

  没有感觉到什么的斯利芬,以为自己敏感,正待转过头去时,眼角瞥见房中陡然隐隐泛起一道水帘般的光波折影,又如水中的烟雾正袅袅泛散而开。

  就在她惊讶地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异状,在圈圈圆形的波状光环如涟漪一般绵绵浮荡时,我的身影也在光影中徐徐地幻现出来,只在眨眼之间,我已瞬间从“静念堂”的“静心室”内如实地移动到这里,微笑地站立于心爱女人目瞪口呆的面前。

  “长平,真……真的是你……”斯利芬吃吃地道。

  虽然我曾有瞬间移动到斯利芬身边的经历,却从没有一次是当她的面前出现过,所以这次我神奇的出现场面着实令斯利芬惊奇不已。

  可是心爱女人的话同样令我惊讶。

  “你刚才确实又感觉到我的存在了吗?”我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刚才不知怎的?仿佛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人在窥视着我一样。”斯利芬迷惑地道:“不过这次和前次在涟漪姐姐在一起时的感觉不同,上次我依稀感觉到你的存在,却不确定,这次不知道怎的,却好象很确定一样,可是我感觉不到是你。”

  其实有时候感觉就是有许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地方,也没有办法解释得清楚。

  就好象有人突然能够预感到什么,而事实上他的预感最后确实成真了,可要让他解释究竟是为什么的时候,他又说不上来了。

  在斯利芬面前的坐垫上盘膝坐下,我微笑地问道:“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来了?”

  斯利芬漆黑深邃的眼眸幽幽地看着我:“为什么你每次出现,都要让我惊奇半天呢。”

  她显然还未从刚才我瞬间出现的奇异场面给她造成的震动中苏醒过来。

  轻轻地握住桌上柔嫩温暖的纤手,能量气息自我的手中绵绵地传递进心爱女人的脉络中,为她平缓处于滑动的心脉。

  能量甫一送进斯利芬体内,仿佛受了惊吓一般,掌握在手中温暖的小手陡然震颤了一下,一抹奇异的光芒自斯利芬深邃黑亮的瞳眸疾快地一闪而过,眼角瞥见奇异的余光,我却不及捕捉,迎向心爱女人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的目光,我紧了紧握在手中的纤手,温情一笑。

  “刚才真被你吓到了。”神志回复清醒的斯利芬,雪白的贝齿轻咬着淡红的柔唇,嗔道:“以后你要出现我面前的时候最好保持一下礼貌,先打声招呼。”

  愣怔了一下,我陡然醒悟自己这样出现确实有些不礼貌,纵然她是我的爱人、妻子,有时也有她的隐私,而我利用“心神触动”暗自观察她的动静,再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确实侵犯了她的隐私,记得地球上有项律法是维护个人隐私权。

  讪讪一笑,我嗫嚅地道:“对不起,下次我一定会打招呼……”

  斯利芬“噗嗤”一笑,没有被我握着我的手反过来握住我握她的手:“和你说着玩的,你不要当真。”

  握起她的手,轻轻地放在嘴边深情一吻,我喃喃地道:“每次当我清醒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搜寻你的踪迹,想和你在一起,没有你在身边,总觉得心灵空荡荡没有着落,不塌实。”

  “我知道,所以我不怪你。”斯利芬温柔地笑笑:“明天就是你和‘明王星’的当代‘强者’麦修元的‘静巅之战’了,长平你真的有信心战胜这次强大的对手吗?”

  “我和麦修元并未交过手,所以不清楚对方实力到底如何,不过我只知道就算自己战胜不了对手,自己也绝不会轻易败于他人之手,就算是‘抢宗大会’上面临力丹君和关博翰这两大‘强者’,我依然有这样的信心。”我傲然道。

  “你刚才问我为什么会跑来这里?”斯利芬缓缓地道:“我在这里其实是在等一个人。”

  “哦?”我一怔,心里却骤然浮现罗工少宗英挺帅气的身影,那张多情痛苦令人心软的脸。

  “是……是吗?”我有些苦涩地道:“既然你在……等……等人,那我……先回去了。”

  斯利芬黑亮的眼睛温柔地看着我,眼中洋溢着笑意:“我等的人确实是‘罗工世家’里的人,可是却绝不是你心里想的那人,你也用不着回避,她马上就要到了。”

  “哦?”心里一松,可是转念一想,斯利芬见的人纵使不是罗工少宗本人,可也是‘罗工世家’的人,她和‘罗工世家’的人见面和与罗工少宗本人相见又有何分别呢?还不是为了两人以前感情纠葛的事?

  想到这里,我心又是一阵难言的苦涩。

  我想离开,却始终挪不开腿,也说不出话。

  斯利芬默默地看着我,也是一句话也没说。

  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僵持。

  “你没有话说吗?”过了半晌,斯利芬终于幽幽地道:“是不是我和‘罗工世家’的人见面你都会不开心?”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事实上何尝不是如此呢?

  见我没有回答,斯利芬缓缓地抽离被我握着的纤手,再次双手托着粉颊,望着窗外。

  “芬,我是会不开心,可是我理解你。”我苦涩地道:“也相信你,所以我没什么的。”

  露出一丝显得有些僵硬的笑意,缓缓地站了起来:“我还是先回去了,我在‘静念堂’里等你。”

  “好吧。”斯利芬没有回头,冷淡地道。

  看来她是生气了,站起的身体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就在我为难之际,蓦地听到一个轻盈的脚步声向这里走来。

  微叹了口气,既然自己已说要先走,那就走吧,怀着沉重的心情,我正准备触动起“心神”瞬间转移到屋外去,心神却始终无法平静下来,我要离开除了从正门走之外,就只能从屋内唯一的小窗口飘飞出去了。

  在我为难之际,那轻盈的脚步却已然停门外,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一个似曾熟悉的女性清甜嗓音跟着传来:“利芬姐姐,你在吗?”

  “进来吧。”斯利芬淡淡地道。

  门被推开,一个身穿白衣,容貌秀丽,赤着一双雪白柔足的熟悉倩影出现在我眼前。

  “呀?”白衣赤足少女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我,惊讶之中见我同样惊讶地看着我她,白皙的脸颊刹那飞起一抹可爱的红晕:“公……公子,丽雪有……有礼了。”

  出现在我眼前的赫然是航展时我随昌浩到“罗工世家”为我担当导游的两名白衣赤足少女的其中之一,而她正是那位冒着违背“罗工世家”的宗门禁忌偷偷告诉我斯利芬真实身份的美丽可人的少女丽雪。

  我确实没想到斯利芬要见的人竟然是她,见是熟人,苦涩的心情转瞬就已烟消云散。

  微微一笑,我说道:“不用客气,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会这里遇见你呢。”

  “怎么你们认识?”斯利芬惊奇地看着我和丽雪。

  丽雪脸上飞着红晕,更增可爱之气。

  闻言,见斯利芬看着她,慌乱地说:“是是……这样的,公子上次和昌浩公子驾临宗门,丽雪当时有幸和白雪姐姐当过一回公子的导游,所以认识的。”

  见丽雪红晕满面,娇羞可人中一付慌乱解释的模样,斯利芬“噗嗤”一笑,白了我一眼,继续问道:“我说小雪呀,我发现你今天怎么特别害羞似的。”

  “没……没有啊。”丽雪低着头,有些紧张地道。

  “好啦,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把你当成亲妹妹看待,你就不要再慌张拘束了,既然你和长平已经认识,我就不用为你们介绍了。”斯利芬拉过丽雪的手,让她坐在身边的坐垫上,自己也跟着跪坐在原来的坐垫上。

  “先喝杯茶稳稳心神吧。”斯利芬微笑地递过一杯清香扑鼻的花茶,道:“你这小妮子几年不见,出落得更加可爱动人了哦。”

  “姐姐不要取笑小雪了,小雪如果有姐姐十分之一美丽就心满意足了。”丽雪好不容易恢复了冷静,却又忍不住偷偷瞄了坐在她们对面的我一眼,淡淡可爱的红晕马上又悄悄飞上脸颊。

  真搞不懂眼前这个这么可爱的女孩怎么这么爱脸红,不过对于这个曾经冒着违犯“罗工世家”的宗门禁忌,偷偷告诉我斯利芬真实身份的女孩我还是深有好感的。

  “小雪小时可爱,越大更越是可爱,不然老爷子怎么会最喜欢你呢?”微顿了顿,斯利芬嫣然一笑:“我托你询问的事情,小雪也一定能够完成的,是吗?”

  丽雪点了点头,明亮的眼睛隐隐闪动着担忧:“利芬姐姐,公子明天真的要和‘麦鞑家’的家主决战吗?”

  “当然是真的。”斯利芬眉头微蹙:“你都从老爷子那里打听到麦修元有什么特殊技能了?”

  听着两人的对答,我心恍然。斯利芬口中的老爷子定然就是“罗工世家”的力丹君了,力丹君与麦修元同为“明王星”并列的五大“强者”之二,两个同时代的“强者”,自然多少知悉一些对方的实力和特殊能力。

  而斯利芬显然正是利用这点才托丽雪找力丹君询问有关麦修元的实力资料。

  果然丽雪担忧地回答道:“小雪是从君爷爷那里获悉了一些关于麦修元的情况,君爷爷对麦修元的实力很是佩服赞赏,称他自己对上麦修元的话也绝无胜算。因为麦修元拥有 ‘极刃翔舞’和‘不破之身’两大攻防特殊技,是君爷爷也拿之无可奈何的力量。”

  “‘不破之身’?‘极刃翔舞’?”我和斯利芬疑惑地看着丽雪。

  “当时小雪听到之后也很迷惑,据君爷爷的解释,‘极刃翔舞’是一种利用操纵体外聚集的能量凝结无数气刃旋绕于周身的‘御气术’,气刃密集飞舞,覆及范围达三百余米,先不说‘极刃翔舞’一经施展后外人难以近身,一旦被卷入气刃翔舞的范围之内,更将面临九死一生的境地。”

  听完丽雪的解释,我不由沉思了起来,所谓的“御气术”,这种操纵体外能量凝结出各种杀伤性强大的能量聚集体(就如气刃,能量球等等)旋绕周身的技能我自然早就心领神会,而且还不止一次地施展过类似的技能,如同不久前的“竟夺大会”,我对付颜木罕手持“冰界寒剑”施展的特殊技“极光之剑”时,就曾利用“光华之剑”使之已经集合成形的能量聚集体瞬间散裂,并操纵这些散裂的能量在体外重新凝结出一个个似拳头般大小为数二、三十个的“能量光球”,驾御它们以一种固定的轨迹旋绕周身,而这种于体外空间的能量操纵术就是小雪刚才所说的从力丹君那里听来的“御气术”。

  对于这种我自己本就已经心领神会,更早就得心应手的“御气术”,“明王星”的当代“强者”麦修元也懂得这种操纵体外能量的“御气术”我并不感到意外,倒是听闻他操纵“气刃”飞舞的范围竟然能扩展到三百余米,却不由使我暗自惊心了。

  因为就我自己来说,就没有办法扩展到如此地步,最多也只能维持在百米左右而已。范围越广,聚集的“气刃”数量就一定越多,也就更不容易操纵,而麦修元对这种杀伤性强大,覆及范围又广的“极刃翔舞”显然早就得心应手了。

  “君爷爷说,就算有人破解了麦修元的‘极刃翔舞’,也绝对没有办法破得了他的‘不破之身’。”丽雪担忧地看着我。

  “‘不破之身’?那又有什么特点。”斯利芬凝重地问。

  丽雪摇了摇头:“君爷爷没说,可是他说麦修元与明王二世彼此为切磋武技而进行的三战之中,麦修元曾凝立不动,以肉身之躯硬是接下了明王二世的三招‘霞光荡气’而安然无恙,麦修元的‘不破之身’亦因此而深印其他‘强者’心中。”

  冷然一笑,我道:“麦天的‘金刚造体神功’大概就是出自于麦修元的‘不破之身’吧。”

  斯利芬怔了怔,稍一思索,已是恍然。

  “老爷子还有没有说什么?”斯利芬问道。

  “君爷爷还说……还说……”丽雪轻咬着嘴唇,看了我一眼,马上低下头,可是就这么一眼,我已然发现丽雪眼中不知何时在眼眶中盈然流转的泪光。

  “老爷子还说什么啦?”斯利芬轻抚着丽雪的柔肩,温柔地道:“小雪你但说无妨。”

  “他说……说公……公子接受……麦修元的挑战是……是在……自……自寻死路。”丽雪费劲地说完,突然抬起盈然欲泣的脸:“公子,你明天还是不要去应战了,好吗?姐姐!”转过头,望着斯利芬,丽雪恳求地道,“你快阻止公子,千万不要让他去应战,好不好?君爷爷从来就不会随便说的,这么多年了,麦修元一定比君爷爷说的还要厉害,万一公子……公子他……”

  “小雪。”深深地凝望着丽雪,斯利芬眼中闪动着温柔,记得她和少宗交好的那时,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妹妹同样为她和少宗的爱情欢喜和担忧着,小雪始终还是那个善良纯真的女孩,轻叹了口气,斯利芬轻拥着丽雪的柔弱的肩膀:“我知道你关心长平,可是有些事纵然明知道前面已是悬崖,我们也得鼓气勇气跳下去,因为后面已经没有退路了,你明白吗?”

  我畅笑道:“麦修元或许真的比我想象的厉害,可是我一定就会输给他吗?对我多点信心好吗?你可别忘了与麦修元之战后我还要面临你的君爷爷和关博翰,到时候你再为我担心不迟呀,是不是?”

  丽雪俏脸一红,见我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由破涕为笑,“嗯”了一声,使劲地点了点头。

  “那公子你一定要遵守约定来参加‘抢宗大会’哦,小雪到时候一定会在场边为公子呐喊加油的。”

  我哈哈一笑,斯利芬也微笑着。

  和丽雪分别之后,我和斯利芬漫步在“剑城”的街市,缓缓地向着“剑武院”方向走去。

  刚才虽然说得轻松,可是我和斯利芬都知道,明天的战斗可能将比想象中的要来得艰苦,可是我们谁也没有说出来,其实心里有数就行了,再讨论也只会更增加心里的沉重和不安而已。

  “长平,你觉得小雪这人怎么样?”沉默地走了一大段路,斯利芬打破沉寂,突然问道。

  “她嘛。”回想白衣赤足,又爱脸红的女孩,我微微一笑:“善良,可爱,也讨人喜欢。”

  “是呀。”斯利芬轻叹了口气:“小雪身世其实很可怜,她从小就是个孤儿,她的父母曾经是南昆地区有名的武术高手,有一次却在一个武道高手正常的挑战下不幸双双丧失了性命,小雪就此成了孤儿,当时力丹君老爷子刚从‘云热高山’的炎热地带修行回来,路过南昆市,亲眼目睹了这场他也无能阻止的悲剧,他能够做的就是收养了当时扑在双亲尸身上悲痛哭泣的小雪。”

  我沉默着,在高科技和古武术并行的文明时代,“明王星”这个古武术之星奉行的却是最原始“强者”为尊的竞战时代。

  每个人明王星人都在为追求自身名誉和地位进行着自我的极端修行和挑战,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和价值,几乎所有的明王星人都生活在挑战与被挑战的命运之中,可是究竟会有多少人在这一场场激烈的挑战与被挑战的循环淘汰赛中留到了最后,又有多少人甚至连生命都一起被淘汰出局的呢?

  “小雪真的很坚强。”斯利芬微微一笑,扭头瞥了我一眼:“不过我却很少发现她对人这么关心,担心得眼泪都快掉下来的呢?”

  我故做不解,淡淡的“哦”了一声。

  “我看小雪是喜欢上长平你了哦?”斯利芬却毫不放弃,干脆单刀直入地道。

  这次我想再假装听不懂可就不行了,苦笑了一下,我道:“你不要胡说了,怎么可能呢?”

  其实我再怎么白痴,从丽雪刚才害羞和担心的表情我也知道这个女孩对我深有好感,当然我相信这有极大的可能是出于女孩纯粹的崇拜心理,只是单纯的喜欢和好感罢了。

  “其实有女孩子喜欢又有什么不好的呢?”斯利芬笑道:“这不更证明我没选错人吗?要是除了我之外就没有别的女孩看上你,岂不证明你也没有魅力,而我的眼光错了?”

  讪讪一笑,我耸下肩道:“算你说得有理,可以了吧?”

  “那你现在总不能否认小雪是喜欢你的吧?”斯利芬歪着头看着我:“你是不是也认为小雪喜欢你的呢?”

  无奈地耸了耸肩,我正要承认,脑际蓦地灵光一闪,我笑道:“别人喜欢不喜欢我,我是阻止不了,我只知道我深爱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哈哈一笑,气息微一行转,我已然破空飘起。

  “好啊,你耍赖,都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斯利芬心里甜蜜,表面上却娇嗔地随后飘飞而起,向我追来。

  轻松欢乐的打闹追逐飞行中,仅两公里的短短路程我们转瞬之间就已越过。

  刚刚飘落于“剑武院”大门之前,一名斯家弟子已匆匆迎了出来,见我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出“静心室”,而且还和斯利芬联袂回来,神态之间显得有些许惊讶。

  “大宗长。”斯家弟子尊敬地道:“原来您已经出关了,明修先生来了,好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弟子以为您还在‘静心室’内,就招待他在‘迎宾轩’小坐,等候大宗长出关再行禀告。”

  “明修来了?”讶然地和斯利芬对望一眼,我们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这样的猜想:难不成地球科技军团已经定好了入侵“明王星”的日期了?

  “你去请明修先生到‘静念堂’,我在那里会见他。”交代了一下,我和斯利芬径自前往“静念堂”等候明修。

  而我和斯利芬也确实没有猜错。

  当我再次把明修让进内堂雅室,从他手中接过昌浩要转达给我的信件时,明修神情凝重地道:“主席知道明天就是你和麦修元于‘静武之巅’决战的日子,特别交代长平此战务必要小心,不要与之硬拼,不求必胜,只求不败,如果能够避免战斗则更好。”

  “为什么?”眉头微皱,我诧异地问。

  “因为不日地球科技军团就将大举兵临‘明王星’,主席是怕长平先生如果事先有个万一的话……”明修迟疑地道。

  “地球科技军团入主“明王星”的日期果然已经决定了。”我沉默地思忖着。

  虽然早就知道这天迟早是要到来,可是一旦真的晓得了战争爆发的日期,心里还是有些沉甸甸的,一时难以接受。

  

第二十三章 架空神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