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迷失异境

    马上要过春节了,众神系列将可能有十来天不能更新公众版和VIP,请谅解。

  祝各位书友朋友和各位作者朋友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解除掉心灵的触感能力,当意识回到现实的空间世界中时,我的脸色已有些发白,呆呆地目视着前方,灵动的大千世界此时在我的眼里却显得是那么的空洞苍白。

  我相信刚才心灵上发生的一切绝非我的幻想,我是真正地又遭遇到“恶魔生物”那颗“邪恶心灵”了,可是我真的宁愿刚才心灵上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象,因为……

  心骤然之间是那么的失落和带着难以抑制的隐痛。

  斯长风,这个慈祥而坚强的老人,也是我未来的岳父,他一生遭遇的不幸和挫折已经过多了,为什么还没等他真正享受到一天的安详和快乐,就要再次遭遇失去自我,失去灵魂的凄惨下场?世间如有真神在,为何又是如许的不公?

  呆呆地浮坐于云层之间,我的心在呐喊着。

  “孩子,神是存在的,只是神也斗不过无形无态存在的邪恶生物。”隐隐之间,意识之中仿佛有个慈祥的声音在回应着我心灵的呐喊:“但是你可以,你是‘众神殿’选定的继承人、未来的神之‘卫道者’,你的力量将凌驾于众神之上,只有你才能够消灭‘恶魔生物’,未来的你就是宇宙唯一的真神!可是孩子,你心里有一个致命的结,那就是情结,你因情而成长,可是最后你却要因无情而成‘真神’,因无情而方能拥有‘卫道者’的力量。”

  “你究竟谁?”神智骤然清醒,我激动地冲着苍穹呐喊着:“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我肩负这样的责任?为什么?为什么……”

  天际之间无一丝回应,只有身边的女郎闪烁着的一双疑惑的眼神。

  我颓然一叹,思绪纷纭,却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发生在心灵之间,回荡在意识之内的种种都仿如梦境一般,可是心里却异常的清楚,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显然有些自己最不愿意见到和面对的事情也已经发生了。

  “长平,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涟漪疑惑地看着我。

  神情颓然地站了起来,我迷茫地望着云下那连绵纵横的城镇,沉叹了口气,我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周身气息微一振放,被我能量凝聚在一起的云层已四处分散开来,我没再说什么,只是沉默地向着“剑武院”飘飞而去。

  涟漪也没再追问什么,只是神情若有所思的,默默地随在我身后向“剑武院”飘飞而去。

  “大……大宗长回来啦!”刚刚抵达“剑武院”,还身处于五十公尺处的高空的我们没飘落实地,一名眼尖的弟子已发现了我们,兴奋地大叫了起来。

  嘹亮振奋的嗓音绵延扩散,一下子就驱走了原本笼罩在“剑门”的阴郁气氛,也逐了所有“剑门”人心中的紧张和不安。

  本来怀着复杂的心情静坐于室内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也都脸上迸发出喜悦与激动的光彩,从屋里奔了出来。

  感受着脚下熊熊迸发而来的欢娱和喜悦的信息,颓然的情绪不由一振,我沉吸了口气,望着脚下那一个个耸动的人影,那一双双激动的目光,我终于决定无论将来可能面对的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的局面,纵然我的岳父斯长风真的已遭“恶魔生物”的裂殖体寄宿,我也只能将这个秘密放在心里,默默地负担起一切,也绝不让自己所爱的人知道真相,承受痛苦。

  调节一下脸上僵硬的表情,我强迫自己恢复平常的神态,才和涟漪一同向下飘落。

  看着斯利芬和斯无乐包括我的岳父斯长风等一些斯家长辈一脸激动地在“宗人堂”外仰望着我们,我脸上也浮起了笑意,这些善良的人啊,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欢娱和喜悦。

  是啊,我平安回来了,也就代表着他们的心灵支柱没有倒下,依然牢固地守护着他们。

  “长平!”斯利芬奔到我面前,眼眶中闪动着晶莹的泪光,盈然欲落。

  “我回来了。”温柔地看着她,我眼中充满着怜惜。

  斯利芬盈然一笑,但泪水却已忍不住滴落了下来。

  我知道对于我与麦修元的这一战,她十分担心,情绪也一直都处于紧崩着的状态,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麦靼家”当代家主力量之强横无匹,而我这个年龄与之相差三倍有余的地球人却要迎战“明王星”这颗不败老树,怎么不叫所有深知这点的人为我捏一把冷汗?

  可是现在她所爱的人终于平安地回来,且毫发无损笑容满面地站在她的面前,又怎不叫她喜极而泣呢。

  斯无乐苍老的脸上浮现着欣慰的笑意:“只要人平安回来就好,我就说嘛,族长纵然不能取胜,自保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涟漪微微一笑:“长平战胜了。”

  “啊?”

  听到这句话,每个人脸上都一付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是说麦……‘麦鞑家’的当代家主,号称‘明王星’‘不败强者’的麦修元被族长击败了?”

  “他败了。”我语气平淡地道。

  可是每个人也都从这平淡的三个字意识到它的真实性和轰动性。

  号称“明王星”“不败强者”的麦修元竟然战败了,这是多么让人震惊的消息,又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啊。

  “世上没有不败之‘强者’。”我淡然地道,目光却转向斯长风,这个因遭遇过多的磨难而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许多的老人依然是那么的慈祥,望着我的目光依旧是充满着期盼和信任,从他欣慰的眼神中,我看不出他有丝毫的异样,也不像一个被“恶魔生物”的裂殖体寄宿后精神和思想变得苍白和空洞的感觉。

  “看来‘恶魔生物’只是向我透露有寄宿他的意向,还没有真正实施寄宿过程。”想到这里,我沉重的心骤然一宽。可是我心里也知道,“恶魔生物”既然向我透露了这个信息,那就代表着它一定会这样做,不过只要斯长风现在还未遭“恶魔生物”寄宿,也就代表着我还有机会守护他的安全。

  “麦修元会败,是败在于他对自己力量的自信,如果一开始他就把我视为真正的劲敌来应付,胜负也就在两可之间了。”话一说完,我就率先走向“宗人堂”。

  对于这场战斗,我是胜了,也确实带着那么点的侥幸,所以我并不会因自己击败了麦修元而感到自负,自傲。相对的,在这一战之中,却令我领悟到许多新的认识以及自己的不足。虽然自己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强者”的境界,可实际上自己的武学知识却是相当的贫乏。

  虽说武学千变万化,而万变又不离其宗,能一通百通,但做为一名真正的“强者”,没有渊博的学识,只靠触类旁通来获得武学上新的技巧和能力的话那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应付麦修元这位当代“强者”我就已经如此吃力,更何况今后我真正要面对的敌人并非来自人类世界中的劲敌,而是来自宇宙深层空间的神秘生物,一种连“神”也自认对其无可奈何拥有强大邪恶心灵力量的“恶魔生物”。

  与“恶魔生物”连番两次心灵上的遭遇,使我深深体会到自己心灵力量的脆弱与不堪一击。

  在“宗人堂”草草地向众人描述一下与麦修元战斗的情形之后我就籍故闭关调元为借口,再次回到“静念堂”的“静心室”内,连对我最心爱的女人斯利芬我也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有临走时目光对她深深倾注的爱怜和深情。

  我不想看到自己关心和深爱着的人痛苦,“恶魔生物”已经明显地告诉了我它的意图,而知道内情的我如果还一点防备也没有让斯长风遭遇“恶魔生物”毒手的话,我一定不能原谅自己的,所以趁着“抢宗大会”即将到来的这两天空余时间,我一定要利用我的“精神能量”重新在“剑武院”架设起精神磁场,等候“恶魔生物”的到来。

  “恶魔生物”的心灵力量或许很强大,可是只要它寄宿的宿体出现,我就有信心以自己的力量来与之抗衡。

  至于“璞皇宗”举行的“抢宗大会”,既然昌浩率领的“地球科技军团”就要入侵“明王星”,在“明王星”建立新的民主政权,那么“抢宗大会”无论胜败都已不再重要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守护我的亲人和朋友不受任何伤害。

  “到底心灵力量和精神力量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呢?”默默地盘膝静坐于“静心室”的蒲团上,心里却是一团乱麻,久久不能平静。

  与“恶魔生物”两番的心灵接触,从自己不知不觉间就坠入对方心灵制造出的迷空幻境来看,显然“恶魔生物”的心灵拥有着与我的精神一样相同的力量。

  要令敌人陷入自己创造的“虚拟幻境”中,我只能依靠雄厚的精神能量来影响敌人的精神和意志,而“恶魔生物”却是直接就能使用心灵上的力量来俘获和迷惑敌人。

  所以要想与“恶魔生物”对抗,我就得随时强化自己的心灵,研究出怎么才能使自己的心灵力量和精神力量合二为一,也只有到这一步,在我真正面临“恶魔生物”时我才有望与之一拼,不然的话日后再遭遇“恶魔生物”我也只能是俎上之肉,任人宰割。

  思绪纷乱如麻的想了许多,我才慢慢地静下心来,把“精神能量”徐徐地向四周释放,在“剑武院”四周架设起一道道的“精神磁场”,特别是斯长风的居处,更是密集地横布着我的“精神能量”。

  当一切就绪之后,我心蓦地一动,自己这么大费周章的在斯长风的居处架设这么多的“精神能量”,可万一斯长风走出居处,或是离开“剑武院”的话那又怎么办?我的“精神磁场”只能感受外来人的侵入,却不能起到任何阻敌的效果,万一“恶魔生物”强行入侵,并强行寄宿斯长风的话那自己又能怎么办?

  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先“恶魔生物”一步,在斯长风的神经系统内留下自己的“精神能量”,并且坚定他的意志。

  对了,只要斯长风脑内有自己的“精神能量”,纵然他最后真的被“恶魔生物”寄宿,自己也可能有机会联系上留存其脑部的“精神能量”并重新夺回斯长风的精神控制权,消灭“恶魔生物”的裂殖体。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内心的狂喜,连刚刚架设好的“精神磁场”也都波动了起来,就在这时,我猛然感觉到原本静谧的宇宙天地之间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仿佛察觉到我的存在一般蓦地跨越了大半个空间向我狂涌而来。

  无论怎样,我也估料不到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距离“明王星”的外太空竟然会盘旋着某种未知名的力量?心灵和意识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只觉得胸口一闷,脑际之间一阵天旋地转,我就什么事也不知道了。

  无论怎样,我也估料不到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距离“明王星”的外太空竟然会盘旋着某股未知名的力量?心灵和意识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只觉得胸口一闷,脑际之间一阵天旋地转,我就什么事也不知道了。

  当我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看着围绕在自己周边漂游,散发出璀璨光辉的各种能量元素,在空间中点缀出一条条色彩缤纷的美丽银河,熟悉的场景,梦幻似的感觉,这里竟然是自己曾一度被自称为“众神”的力量召唤到的宇宙深层空间。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各种能量元素聚合之间散发出的五彩霞光,迷迷离离。

  久久不闻声息,我忍不住大喊道:“是你吗?为什么又把我带到这里来?”

  “我最亲爱的孩子。”一直萦绕在脑海的那个熟悉声音在我等候了足足有半晌的时候才仿佛聚集了力量终于再次幽幽地自宇宙中传来,她的声音对比以前衰弱了许多,我能感觉得到她的声音中夹带着的忧伤和无奈:“看到你现在的成长,我十分欣慰,未来的‘卫道者’重责我相信你定能肩负,可惜我时间已经不多了,不能看到神圣的那一刻……”

  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小,似乎就要消失一般。

  我心蓦地彷徨起来:“你先不要走。”我大声喊道,“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带我到这里来?你走了我又该怎么回去?”

  “孩子,没人带你来这里。”声音逐渐微弱,可还是清晰地在我的耳边回响:“是你自己来的,看到你的到来,我也十分的意外……”

  “我自己来的?”我惊讶地道。

  “我最亲爱的孩子。”慈祥的声音幽幽一叹:“相信你一定遭遇了某种力量的冲击,埋藏在你记忆深处的‘众神印记’才会自发打开,并把你的心灵带到这里……”

  “遭遇某种力量……”喃喃自语中,我陡然醒悟,自己确实遭遇了某股盘绕在“明王星”外太空附近的未知名力量的冲击,只是那究竟是股什么样的力量?为什么最近老是发现宇宙存在着一些不可想象的力量,似乎都在蠢蠢欲动的?

  “‘众神印记’究竟是什么?”虽然对那股感应到自己的存在并趁势冲击自己的神秘力量不解,可我还是及时地抓住自己最想要获悉的问题做出提问。

  “那是伟大的‘众神殿’遗留下来的‘元意印记’,你是三名‘众神殿’的继承者之一,也是最后的一个,所以我把最后的‘众神印记’埋藏入你的记忆深处,当你有力量亲自打开‘众神印记’时,你将会获悉宇宙的奥秘,掌握‘卫道者’超神力量的秘密……孩子……去吧,用你的力量去打开未来世界和神之领域的大门吧……”声音逐渐远去,终于消失。

  “用我自己的力量打开‘众神印记’……”仔细琢磨着“神”留下最后的只言片语,虽然“神”说得很清楚,可埋藏在自己记忆深处的“众神印记”又该如何打开?要以何种力量来打开?

  望着眼前这个璀璨绚丽的神秘空间,我才发现“神”已经离去,而自己却还留在这个未知名的神秘空间中。

  我张口欲呼,可这个静谧的空间除了自己以外,又哪还有别的生命气息存在,就连那些原本散发出璀璨光华的“美丽银河”也逐渐失去了光彩。

  “怎么办?”当意识里跳动着怎么离开这个神秘空间的念头时,一种发紧的感觉蓦地自脑际传来,仿佛刹那之间自己的精神被某种力量给紧紧束锢起来一般,当感觉精神已经被收紧到极点,被凝结成一个微粒形态的时候,似乎清晰可听到“砰”的一声,如原弹炸裂,能源释放,原被收紧到极点的精神意识霍然自动扩张而开,刹那竟包容了整个空间。而自己的精神意识也瞬间从原空间跨越到了空间外,就好象原本处于球的中心,被球包容,现在却跳跃了球心,处于球的外部,反过来包容了球。

  根本就来不及抓住任何感觉,“精神意识”已再次被收紧,再次被凝结微粒形态,再次炸裂,也再度跨越了空间。

  精神意识自发性的连续跨越,当我从一阵恍惚晕眩中神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心灵已不知道跨越了几亿光年的空间,从那个自称“神”的未知名存在所处的宇宙深层空间回到了“明王星”。

  当心灵回归现实,再次感应“明王星”现实空间的生命脉动,那股盘绕在“明王星”外太空感应到我“精神磁场”的存在并冲击我的神秘力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又仿佛只是个梦境一般。

  摇了摇头,我不由沉叹了口气,因为我心里比什么都清楚,所有心灵感应到的一切和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刚才那股冲击自己‘精神磁场’的神秘力量究竟是什么生命形态?在我与‘明王二世’以‘强者’气势互相较势时突然盘空出现的那股压制了六大‘强者’气势的强大力量又是何种生命形式?”

  意识紊乱中,我只有更深刻地了解到身为人类的渺小以及自己力量的微薄,那个自称“神”的未知名存在说自己日后将成为“卫道者”,拥有超越神的力量,自己真的能够做到吗?那埋藏在自己记忆深处的“众神印记”又该怎么打开?

  回想刚刚心灵连续自发性地跨越无数空间,从宇宙的深层空间回归“明王星”的经历,显然正是埋藏在自己精神深处的“众神印记”的缘故。

  我沉思着,从自称“神”的未知名存在那里获得的信息,我知道“众神印记”是关系我对付“恶魔生物”的重大关键,只有打开了它,自己才能真正了解“恶魔生物”的一切,自己的力量也才能获得飞跃的成长。

  “‘众神印记’……”沉思之中,我霍地感觉我架设在岳父斯长风那里的“精神磁场”似乎有些异常的波动。

  敏感地捕捉到那里“精神磁场”的波动状况,心神甫一触动,“架空神视”已瞬间透空探出,斯长风周围的一切环境刹那尽现我“心神”之间。

  此时已是深夜,而我的岳父斯长风并没有入睡,清癯瘦削的脸上愁眉紧锁,腿脚虽然不灵便,却还是来回地在屋中走动着,看他的样子显得有些烦躁,显然心里有着什么排解不了的烦恼。

  来回地走了几圈,老人终于感觉疲累地坐回床上,奋力地捶了下两腿,仿佛是责怪他的脚这么没用,走了几圈就没力气了。

  萦绕在四周的“精神磁场”清楚地捕捉到斯长风无奈与悲哀的思想信息。

  我想我理解他的感受,其实,在他被颜家借故比赛打断了双脚之后,多年来两腿就一直处于瘫痪的状态之中,这些年来与斯家族人们遭受的困苦比起来,他肢体上的这点痛苦和创伤又算得了什么,所以就算两腿就此失去所有知觉,他也不会埋怨。

  可现在,斯家族人们终于重新站起来了,他们重新入主了“剑武院”,夺回“剑门”嫡系的身份和地位,而他曾经伤残的双腿在我以深厚真元的护持和疏通下,又再次从麻木中恢复了知觉,并且能够利用自己的力量站起来,而不再依靠他人的扶持,这些变化当然使他惊喜,使他对生活燃起了无比的希望,也使得他对自己的要求一再提高。

  毕竟他曾经是“剑门”杰出的剑道高手,可现在,莫说握剑了,他连正常的走路都有些困难。

  艰难地把两脚搬挪上chuang,盘膝坐好,这个性格同样坚毅刚强的老人继续以他体内残存的真元能量冲击着腿部的经脉,持续地为他已经麻木了好几年的经脉疏筋活络。

  亲眼目睹老人熟练的调息举止,可以想象出他自己这样做已经不知有多少时日了,一心恢复身体状态的意念有多么的强烈,虽然我不敢保证以自己的力量是否能够令他恢复到正常人的身体状态,却绝对比他私下自己这样做效果要来得好些,恢复的速度也会快些,但这些要求,他却始终藏在心里,虽然是那么迫切地希望自己的双腿早日恢复力量,却一直默默地忍受着心灵的渴望,老人自尊心之强硬可见一般。

  如果我不知道我岳父斯长风心里真正的想法,那还好说,可现在,我却清楚地接收到他想恢复健康体魄的强烈渴望,再怎么困难,我也要尽最大的力量实现他的愿望,更何况“恶魔生物”已向我透露出将以他为寄宿目标的信息,就冲这点,我也要尽我最大的力量来守护这个一生已遭遇太多困苦和折磨的老人不再受伤害。

  想到这里,“心神”已锁定斯长风背后空间为移动点,意念动处,我人骤然化做无形的空气般消失于“静心室”内,却瞬间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斯长风的背后。

  当我再次回到我闭关的“静心室”内的时候,我已完成了任务,成功地在斯长风的脑部神经系统中留存下一小股不为人察觉的“精神能量”,也利用深厚的能量为他疏通了全身脉络,导元归流,重凝气府,虽然一时半刻还不能令他行动矫健,起码两脚已逐渐恢复些许力气,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走动个几步就感两脚酸麻无力了。

  而我所做的这一切,就连当事人斯长风自己也完全不知道我在暗中为他做了这些。

  叹了口气,对于这个自尊心强烈,性格倔强的老人,我最好还是暗中默默帮他比较好,他是我心爱女人的父亲,也是我未来的岳父,更是一个慈祥的长者,只要我能帮到他的,我一定会尽力去做。

  默默地盘膝而坐,思绪天马行空般紊乱了好一阵,怎么也定不下心来,当天渐渐放明之际,“心神”触动中,我干脆锁定距“剑武院”上空约六千公尺处的一朵云层,“瞬间移动”再次展开,淡淡的白光微微一闪,我人已再次如化做一道无形的空气,消失于四面紧闭的“静心室”内,瞬间出现在六千多公尺处的云层间。

  感受着晨曦清新凉爽的气息,能量微一扩散间,蓬松稀疏的云层再次凝聚,我才懒懒地任由身体躺落这片轻若无物的白色绵层中。

  回想昨日与“麦鞑家”当家家主麦修元的“静巅之战”,后天则将与“璞皇宗”另两大“强者”力丹君和关博翰进行的“抢宗大会”,以及不久即将爆发的“科武战争”,思绪不由更是紊乱起来。

  为了自己挚爱,卷入与当世各大“强者”对恃的局面,这种种的一切又岂是以前学堂生活的自己所能想象的?

  回想以前的理想,进入“空中城市”修炼“智者遗技”,可曾几何时,当理想是那么的接近,已是触手可及时,自己却又不将“空中武学”各项精奥的武学典籍放在心上了。

  理想不知不觉已经变质,对自己来说,守护自己最心爱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事。

  可是……

  沉叹了口气,我痴痴地凝望着稀朗的天空,那浩瀚深邃的宇宙,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自己身上却已经背负起另一个既艰巨而又诡秘的使命呢?

  

第二十六章 迷失异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