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抢宗大会

    不知不觉间,时间晃眼即逝,转眼之间就已到了明纪元428年10月10日,今天正是“璞皇宗”门下四宗系“罗工世家”、“月令陵武门”、“明氏武学院”、“剑武院”每十五年举办一次“抢宗大会”的日子。

  可以说今天是所有明王星人一直都为之翘首以盼的重大日子,因为每十五年的今天,他们都可以看到一场十分精彩的较技,更可以借此观摩到上乘的武学精粹,无论是谁,都可以从中吸取许多的武道经验。

  毗邻淡河北岸,坐落于“莫瓦多罗山”的“璞皇宗”,有着极其优渥的绝不亚于“南淡河镇”的地理位置。有山,有水,更有万丈倾临而下的宏伟瀑泉,奇峻险绝的嶙峋山石,陡峭突耸的清癯崖峰,风光之秀美,景色之怡人,令人步入此间,即有流连忘返之感。

  “禅宗台”,坐落于“莫瓦多罗山”山腰的枫晚林,兴建于明纪元208年,是一处纵横约四百余亩平坦广阔的地带,在经过多年的整修和建造下,广阔的地面已整齐有序地铺设着极其坚硬的坚刚石,也以石面上各种天然的花纹拼凑划分出战台与旁观的界限。

  在两百多年多场的“抢宗大会”上,在人潮汹涌的观摩者会场上,已不知不觉形成了一条铁的定律。要知道“强者”的竟技,举手投足间迸散的能量气流皆可断金裂石,一旦不小心被这些能量乱流击中的,则非死即伤,两百多年来为数十几场的“抢宗大会”上,就是有许多旁观者们太过接近于战圈而遭受池鱼之殃,白白送命的事例,不胜枚举。

  为了避免相同的惨事发生,“禅宗台”逐渐扩建了场地,也划分出战场与旁观者的距离和界限,多年来更形成了这样的一条定律,战斗场地和观战场地是绝对分开的,也就是说进行“抢宗大会”的参与者们只能在战斗场地内较技拼杀,绝对不能超越出这个界限,纵然是战斗中释放而出的能量乱流也绝不能波及到观战场地,伤及任何无辜之人。

  毕竟能够参与“抢宗大会”的四大宗系代表,其力量和实力都绝对宗系中最顶尖的人物,对能量的操纵和应用都能够收放自如,控制随心才是。

  因此,当扩建完成的“禅宗台”划分战斗场地和观战场地的界限之后,一条大会定律也就跟着出台:“抢宗大会”将绝对在战斗区域进行,参与“抢宗大会”的四大宗系代表将不可以超越战斗区域的范围,能量也不能波及出此范围,如战斗中超越出了战斗区域或被对手逼出了战斗区域,也代表着你将失去继续参与“抢宗大会”的资格,淘汰出局。

  由于“璞皇宗”的“抢宗大会”是宗门四大宗系的大宗长每十五年竟夺“璞皇宗”宗主位的大会,所谓的“抢宗”,其意就是争夺的意思,在战斗区域的最中央“禅宗台”上,有一张以金石白玉雕刻而成的龙凤宝座,能够稳稳坐上去的人就是新一代的“璞皇宗”宗主。可要想顺利的登上“禅宗台”,并坐上龙凤宝座,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想坐上去,别人又何尝不想坐上去?因此只有把其它三个宗系代表一一打倒,你才能最终如愿以偿。

  所以“抢宗大会”也就是四个武道“强者”为竟夺“璞皇宗”宗主位的混战大会,只要想一想大会中将有三个“强者”的混战,就可想而知这届的“抢宗大会”将会有多么的精彩。

  山奇水秀的“莫瓦多罗山”,枫红似血的枫晚林,在“抢宗大会”开始的前一天就已是人潮涌动,川流不息,从远方赶来的武道爱好者早就借此机会畅游了这片大好的风光秀色,游览这美丽的山山水水,商客们自然也不会放弃这次商机,各种摊贩早就是琳琅遍地,吆喝买卖的,驻足购买的形成了大会前的另一道繁华的风景。

  明纪元428年10月10日

  当天色还阴蒙蒙,天际只可见一丝朦胧曙光的时候,“剑门”中人几乎倾巢出动,因为任谁也不想错过此次大会,在斯家族人的心中,这次大会将意关系着他们能否获得真正自由的关键,如果我夺得了“璞皇宗”的宗主位,也就代表着有与“明王府”谈价码的条件,而万一我没能夺得宗主位,只凭势单力薄的“剑武院”又何能抵抗“明王府”势大?

  我理解他们的心情,当然也就不会阻止他们前往观战了,虽然对我来说这次“抢宗大会”无论成败都已不在重要,可我还是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去竟夺。

  由于此去的人数之多,大部分人员在越过森林抵达“三平浪”渡口码头的时候就转坐船只,从淡河沿东而下,直达北淡河码头。

  一些有较强实力的“剑门”人则随我们踏空而行,飘飞于天地之间,直接向着“北淡河镇”飞行而去。

  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就飘飞在我的身边,学姐涟漪在我的左侧,斯长青和斯语等人在后,每个人的神情都若有所思的。

  晨曦的天地是如此的静谧清凉,虽然身边有三十几个熟悉的人,却谁也没有打破这份宁静。

  一直到我们飘飞在“北淡河镇”地界,准备前往“璞皇宗”的接引处,斯利芬才率先打破沉静。

  “长平,这次‘抢宗大会’不同一般,是混战争抢的局面,关博翰定然会想方设法联袂老爷子攻击于你,你千万要小心了,还记得你答应我的承诺吗?”斯利芬深深地看着我,眼眸中盛满着关切。

  是的,我答应心爱女人的承诺就是无论未来将面对什么的战斗,我都要平平安安的回来,回到她的面前。

  我知道斯利芬的心情和想法,既然地球科技军团即将入侵“明王星”,在“明王星”建立一个民主政权,那这次“抢宗大会”的成败就不显得多么的重要了,纵然我没能夺得宗主位,只要能把斯家将遭受“明王府”制裁的时间拖延到10月18日,到时地球科技军团兵临“明王星”,“明王府”纵然不加罪于斯家族人,我们也要揭竿而起,响应地球科技军团的到来。

  看得出来,斯利芬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就决不会轻易改变。

  轻轻地紧了紧心爱女人柔软的小手,我微微一笑,轻声地道:“放心吧,我省得的。”

  一旁的涟漪这时也含笑地看着我,道:“涟漪深信此次‘抢宗大会’,长平定能再大展神威,令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我无谓的耸了下肩,笑道:“涟漪学姐的实力才是高深莫测,真希望有朝一日能亲眼目睹涟漪奋战诸强的场面。”

  涟漪清凉无尘的眸光连连闪动,奇异地看着我:“长平为何有此认为呢?”

  涟漪的反问令我愣怔了一下,稍一沉吟,我才醒悟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之间已把涟漪算入地球科技军团邀请的将与“明王星”五强对抗的“强者”行列。

  虽然现在可能还很少人意识到涟漪是一个“强者”等级的人物,可我却深深知道,眼前这个仿若女神般的女郎其实力之强大,是我无法估测的,如果说我面对任何人的时候都能保持九成信心的话,那面对涟漪,我的信心大概只有三成左右。

  我绝对没有办法忘记她轻易地就把我聚结的三十五层能量光柱消融的情形,更忘不了竹舍修心时她施展“心念”力量从千万株的绿竹中瞬间挑选出十三株大小几乎完全一致的绿竹的情形,那刹那铺天盖地弥漫于空间的能量气息,就如同空气那般自然。

  涟漪拥有的力量就如同她的气质一样,随时都能令人目瞪结舌,惊羡万分。

  讪讪一笑,我也没再多说,在斯无乐的带领下,向“璞皇宗”的接引处飘落而去。

  当我们抵达为宗门四大宗系特设的“同宗室”时,“罗工世家”的人却已不知先我们多久到达了这里。

  我第一眼就看见那个借故守侯在门口的清新可爱的小姑娘丽雪,看到我们抵达,小姑娘娇嫩清丽的脸上闪过欣喜的光辉,但碍于“剑门”与“罗工世家”由来已久形成的芥蒂,她倒也没有明目张胆地朝我们奔来问候,只是以目光向我们行了个注目礼后,就奔回“罗工世家”的驻地。

  尾随着丽雪的背影,我再次见到了几个我熟悉的身影,那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显得霸气横溢的力丹君,那长发垂肩,白袍随身,神情阴郁漠然的罗工少宗,那面容清癯俊雅,头发却银白如雪的“罗工世家”大宗长力战,那满面红光,身材魁梧,却温文有礼的“罗工世家”管事老者宋书闲,还有那个同样美丽可人的姑娘白雪。

  看到我们,罗工少宗漠然的神情显得有些激动,气息紊乱下,白袍也在蔌蔌而动,可他到底还是稳住了激动的情绪,依旧站立于力丹君的背后动也不动。

  斯利芬表现得却是十分的冷静,温和有礼地向力丹君等前辈长者点头示意后,我们随着接引使来到为我们安排的座位,一边享受着奉上来的茶点,一边静侯另外两大宗系“月令陵武门”和“明氏武院”的到来。

  飘逸出尘,清丽如仙的涟漪自然成了倍受瞩目的焦点,而不久才刚刚于“静武之巅”击败号称“不败强者”麦修元的我自然也成了众人讨论的热点。

  “哈哈,夏小子实力果然了得,竟然连麦修元那老小子也败在你的手上,真真是大大出乎老夫的意外。”力丹君雄浑霸气的嗓音透耳传来。

  淡淡一笑,我低缓平和的嗓音清晰地在众人耳旁回响:“前辈过赞了,与麦前辈的‘静巅之战’,长平能够取胜,实存属侥幸,晚辈亦不敢以此自满,倒是此战令晚辈获益良多,虽然晚辈与‘麦鞑家’嫌隙愈深,对麦前辈的博大精深的神奇武技依然充满钦佩与向往。”

  “夏小子不要过谦了,对老夫而言,胜就是胜,败就是败,麦修元这老小子一向自视甚高,心高气傲,自诩为不败强人,浑然不将别人放在眼里。”力丹君嘿嘿笑道:“连老夫也拿他无可奈何,没想到他这次竟然栽在小朋友的手里,哈哈,想到这里,老夫心里头就畅怀莫名呀。”

  力丹君豪迈雄浑,毫无顾忌的笑声直透四方,虽然言语中贬损的是倍受明王星人既敬怕又崇畏的一代武道宗师“强者”,却也没人敢对这霸气横溢的老人嘀咕些什么。

  我好笑的摇了摇头,在“明王星”的五大“强者”之内,想必谁也不曾服过谁,甚至可能谁也不曾占过谁的上风,所以麦修元败于我手,力丹君非但不觉得同仇敌忾,反而心胸开怀,当然这也可能与老人本来就单纯直率的性格有关。

  力丹君豪迈嘲讽的笑声方落,一个冷“哼”声却隐隐传出,这个鼻“哼”声虽然轻微,众人的心脏刹那却仿佛受到某下重锤敲击一般,蓦地抑制不住地蹦跳一下,力丹君的笑声曳然而止,原本有些嘈杂的会场也顿时静寂了下来。

  “力老哥神威盖世,麦某倒也想亲眼看看老兄怎么在此次的‘抢宗大会’上大展风采。”冷漠低沉的嗓音缓缓地自四面八方响起,众人张目四望,却又哪里找得到的麦修元的踪影。

  听到麦修元的声音,我感到有些意外,当然也想不到才刚刚败于我手上的他竟然会这么快的露面,更想不到他会前来观看此次的“抢宗大会”了。

  但令我更想不到和意外的事却还在后头,此是后话。

  陡然听到麦修元的声音,力丹君显然也有些意外,呆怔了半晌,方又哈哈大笑道:“没想到麦老弟今天竟然会前来捧场?老夫实感意外之至,原以为一直自诩不败强人的麦老弟陡遭败北,定然会有大段时日闭门谢客,更加努力地潜心钻研精武之道,只怕老朋友想要见见面说几句安慰体己的话也难,却没想到这么快竟又能见面,看来麦老弟的定力这些年来定是精进非常,老夫的担忧倒是多余的了,哈哈哈哈……”

  麦修元再次冷“哼”了声,却不再答话,彼此已有上百年之交,又哪里不知道对方的脾性呢?

  麦修元不再出声,一个清缓却十分有力的嗓音却锵镪而来:“几十年不见,没想到丹君老弟还是如此豪迈霸爽,口齿不留人,修元是要闭关潜修,不过却是被瑟硬是邀来观看‘璞皇宗’这百年难得的一见的‘抢宗大会’,就连木尊,瑟也派人邀请,务必前来观战。”

  这个清缓的声音虽然语气平淡,言辞中谈及到几个“明王星”当代“强者”的名讳却是那么的托大。

  听到这个声音,本来还四平八稳端坐着的力丹君竟不由肃然站起,霸气粗豪的脸上飞起一抹激动的神采。

  “没想到二世竟然……”力丹君吃吃地道。

  “力老哥无需惊讶。”清缓平和的嗓音隐隐带着笑意:“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待贵宗大会结束后,瑟有一件大事正要借此人众群聚的时候宣布。”

  “是。”力丹君脾性虽然豪气霸爽,对此人却显得极为恭谨,一丝过激豪气的话也没敢多说。

  全场寂静无声,每个人都被这破空而来的意外交谈震撼住了,因为从方才的言语中,大家都已经意识到此届“璞皇宗”举行的“抢宗大会”非但“麦鞑家”的当代家主麦修元亲临现场观战,就连一直为众明王星人视为神秘如谜的传奇人物“木尊行院”的创始人木尊也将被邀到场,而这个邀木尊前来的人就是于明王星人心目中拥有神圣超然地位的“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明王星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人物。

  也就是说在今天的“北淡河镇”,“明王星”最庞大宗派“璞皇宗”坐拥的地界上,为人们津津乐道却时常难得一见的五大“强者”将一齐现身于“抢宗大会”的“禅宗台”上,这简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强者”会聚,又怎不让在场诸人惊愕连连,心旌摇动呢?

  “有一件大事要宣布?”我锁眉沉思着,隐隐间,我心里更感到一丝的不安,“难道地球科技军团即将对明王星发动战争的消息走露了吗?”

  我神情不定,而身边随行前来观战的斯家族人们神情又何尝不变幻莫定?他们当然也都知道刚才与力丹君交谈的声音正是一手掌控着斯家族人未来命脉的“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更以为“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说的有大事将宣布是关乎斯家违背“明王府”承诺誓约的事,每个人显然都为此而惴惴不安。

  “族长。”斯语贝齿轻咬,神情不安中却愤愤地道:“‘明王二世’亲临现场显然是针对我们‘剑门’而来,他一定是想只要族长没能夺得‘璞皇宗’宗主位,就借此时机制裁我们。”

  淡然一笑,我沉叹了口气,摇头道:“大家无需为此担心,只怕‘明王二世’将宣布的大事……”和身边的心爱人儿斯利芬对望了一眼,我继续说下去道,“将大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而不会是为了宣布制裁我们‘剑门’这种小事,再者说了,难道大家就对长平夺取‘璞皇宗’的宗主位这么没有信心吗?”

  我淡然坚定的语气总算暂时抚平了斯家族人因“明王二世”的出现而紊乱彷徨的心,但结果会是如我所想的一样吗?到底“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将在大会结束后宣布的大事又是什么呢?

  “同宗室”坐侯了半刻,“璞皇宗”的现任宗主关博翰终于带领着“月令陵武门”的弟子步进了“同宗室”,不久“明氏武学院”的人马也相继抵达。

  四宗终于同处一室,即将于“禅宗台”进行的“抢宗大会”的相关规则也在“璞皇宗”的执事长老叙说下,使我条条明了。

  而关博翰虽然是现任宗主,但在“抢宗大会”即将开始的前一天却要即行离职,回归自己所属宗门,再以宗系大宗长的身份参与竟夺宗主位,所以就目前而言,关博翰的身份已不再是“璞皇宗”的宗主,而仅是“月令陵武门”的大宗长而已,地位与我、力丹君以及“明氏武院”的院主是平等的。

  对于“罗工世家”和“月令陵武门”我可以说已是相当熟悉,但对同一宗门另一宗系的“明氏武院”却一直未曾了解,除了知道“明氏武学院”位处于“古武城”偏僻的南方城镇“博雅镇”,是以传统的收费教学的武院外,其他就一概不知了,也鲜少听说“明氏”有哪几个杰出的人物。

  就算是今天,我依然对“明氏武院”产生不了多少的印象。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堂堂两大“强者”力丹君和关博翰的掩盖下,在刚刚击败麦修元,终于为明王星人震惊熟悉的我的光芒下,又有谁会去注意那只是以收费为标准的充满商业气息的武院呢?更何况“明氏武院”一直以来并没有出现什么杰出的人物代表,其实,就连现在“明氏武院”的院主是哪位?也鲜少人知道了,当然除了“明氏武院”的学员以外。

  但纵然如此,“明氏武院”到底是“璞皇宗”四大宗系之一,执事长老依然是礼数周到十足,不分彼此。

  相关规则介绍完毕,执事长老开始宣布即将参与竟夺“璞皇宗”宗主位的四位代表,而我也才在这时对“明氏武院”有了一个模糊的印象。

  元庆生,一个普通到转眼就让人忘记的名字,一个同样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五短的身材,胖乎乎的脸,微眯的小眼,和气谦恭的相貌,怎么看怎么像那种生意场上打滚过来的人,而他竟是即将与三大“强者”竟夺“璞皇宗”宗主位的宗系代表?

  当听到执事长老宣布他的名字,看到他时,力丹君和关博翰两人的表情显然也甚是讶异,从他们迷惘不解的表情上看,显然他们也不曾认识此人。

  “你就是‘明氏’的代表?”力丹君虎目圆瞪,上下打量着元庆生,黑白相杂的浓眉皱得紧紧的:“我说老执事,你开什么玩笑?他真的是‘明氏’的代表?那哈刺突那老家伙呢?死了?竟派出这种人来做代表?”

  关博翰同样不解地看着执事,静待他的回答。

  其实不只他们疑惑,就连我也是有些不解,因为在我能量的探测感应下,这位“明氏”的代表其力量也着实太稀松了,如果拿人相比的话,只怕斯语的实力都要比他强一些,可这样弱的人竟是将参与竟取“璞皇宗”宗主位的代表?

  “没错,哈刺突是死了。”

  “什么,老哈死啦?什么时候?”力丹君和关博翰同时惊讶地问道。

  执事长老苦笑道:“我们也是昨天晚上收到的消息,原来哈刺突大宗长经去世三年多了,目前的‘明氏’一直都是元庆生先生主持的。”执事长老说完,还不忘瞄了眼关博翰。

  这个表情显然有点责怪身为“璞皇宗”的宗主竟连其宗系发生变故却一无所知的意思。

  醒悟到自己的疏忽,关博翰不由讪讪一笑。

  “人总有生死。”胖乎乎的元庆生沉叹道:“哈老病逝虽然令人伤感,活着的人却更要珍惜眼前的生活才是。”

  我淡淡地看着他,不知道怎的,却突然觉得他实在普通得可怕,他的神情自始至终是那么的轻松随意,纵然是在力丹君霸气的萦绕下,也始终是一付泰然自若的样子。

  说实话,就算是我,有时候在力丹君雄霸之气的影响下也难免心跳加速,可这个实力这么浅弱的人对力丹君的气势显然毫不在意,这就未免有些奇怪了,就连他刚刚说的话都像是在教导晚辈珍惜生命的可贵一般自然。

  “没错。”力丹君哈哈一笑:“老哈死了就死了,那老家伙年纪只比我小那么十几二十岁的,这么大的年龄死了也是正常的,老夫才不为他伤感,倒是你这小子。”拍了拍元庆生的肩膀,力丹君豪迈地道,“既然你依然清楚活着的可贵,那老夫劝你放弃比赛吧,要知道此次大会可非同一般,就你这实力,一旦处在我们三人的力量范围之内,只怕不到半秒钟你就要找老哈去了。”

  力丹君的话实在让人哭笑不得,他自己年纪比去世了的哈刺突还大十几二十岁,还说别人年纪大,死了正常,而他自己却又是如此的活蹦乱跳,霸道豪气,实在让人莞尔。

  元庆生淡淡一笑,却不置可否。

  “好小子,有胆识。”力丹君惊奇地再看了他一眼,转而冲我咧嘴一笑道:“小朋友,我们终于要正式较量一番了,我一早就跟你说过,想要夺取宗主位,我这一关绝不好过,奉劝你一定要再拿出击败麦老小子的力量,不然老夫可是绝不答应,也绝不留情的。”

  拍了拍我的肩膀,力丹君霸气横溢的哈哈大笑中,即转身离去,带领着“罗工世家”的弟子走出“同宗室”,先行向着坐落于“莫瓦多罗山”山腰的“禅宗台”而去。

  关博翰朝我微一颔首,也带领着“月令陵武门”的弟子随后走出,前往“禅宗台”,一旁随同的关亚琴也没向我们打任何招呼,默默地随着关博翰离开了“同宗室”。

  倒是元庆生,这个给人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中年胖子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微眯着的小眼,我捕捉不到丝毫的信息,却感受到他鼓励激赏的微笑。

  临去时,元庆生更是深深地打量了神秘女郎涟漪一眼,方带领着“明氏”的学员离去。

  身边的涟漪目光异彩连闪,望着元庆生远去的背影,神情若有所思的。

  正要招呼大家跟着前往禅宗台的我见到涟漪的神情,心里不由微微一动。

  世事总是出人意表,很多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却往往在不经意之间令世人所接受。

  当我们到达“禅宗台”,偌大的广场早已经是人山人海,人头涌动。

  此时离正午还有一个多时辰,不算炽热的太阳已高高悬挂天空,四周嫣红如血的枫林,更为这片世界添加了更多的热情和红火。

  我的岳父和剑门一众弟子早已被安排在宗系区一边的看台上。

  宗系区是专为宗门四宗系划分出的观席区,当然是位置最佳的场地,设有座位和看台,通常也是接纳贵宾的区域。

  和所有人一样,甚至比任何人都要强烈的目光早在我飘飞在宗系区的时候搜索着整个会场,我迫切想要见的人就是除了“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外,就是木尊了!

  虽然我一直认为木尊和“恶魔生物”的关系紧密,但木尊到底是不是“恶魔生物”的宿体?没有经过真正的确认我到底还是没有十分的把握。

  

第二十七章 抢宗大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