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三强出列

    虽然我心里已经有九成的把握确定木尊就是恶魔生物的寄宿体,但一连几次与“恶魔生物”的心灵遭遇,从它透露给我的信息,却又令我的信心缺少了几分,而这次,只要木尊的本体现身,那就是我证实内心猜想的一个最好机会。

  抵达璞皇宗为剑门在宗系区安排的观席区,我的目光也已搜索完整片几乎座无虚席的宗系区,人潮涌动中,那大片陌生的面孔,我依然不知道其中到底谁才是我想要找的人,或许根本就没有我要找我的人。

  众多武道高手云聚中,异次空间能量腾绕,对能量空间的气息流向特别敏锐的我却始终没能捕捉到应属于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木尊、麦修元这三大强者的能量气息。

  “难道他们并没在现场?”内心疑惑中,我依旧不死心地搜索和感应着整个会场那无数不同属性的能量气息。

  “长平。”斯利芬清丽的脸上此时显得有些苍白,秀眉蹙的紧紧的。

  “怎么啦?”心爱女人如此凝重的表情,是我从没见到的,怜惜地握住她冰凉纤巧的小手,我安慰道:“不要太过担心,对我你应该要比别人都要信心才对,不是吗?”我温柔地笑笑。

  “不……不……。”斯利芬眉头依旧紧蹙,神情显得有些迷惘地道:“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心里总觉得非常的不安,今天……似乎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紧了紧心爱女人那只冰凉柔软的纤手,我也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其实我自己的心里又何尝不是感觉到一丝不安呢?

  轻叹了口气,我再次环视着偌大的禅宗台,人头涌动,摩肩接踵。如此盛大的大会,如此庞大的观战人数,全是因为即将上演的这场百年难得一见的三强混战!

  “究竟谁能最后夺魁?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呢?”

  这是所有观战者的心声,更是我们四名参赛者将为之奋斗拼杀的目标。

  目光缓缓掠过月令陵武门、罗工世家、明氏武学院所处的宗系区,扫过关博翰、力丹君、元庆生等三名参赛者那淡然自若的脸庞一眼,我问道:“‘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木尊、麦修元既然也来观战,却不知会被安排在哪个区域?”

  斯无乐沉吟道:“‘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木尊、麦修元三人皆属于贵宾级的身份,按照往例,自然该被安排在宗系区。”

  我点了点头,问道:“但不知‘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和木尊这两大强者,有没有谁见过?”

  斯无乐苦笑道:“说来惭愧,老夫虽然六、七十年……或许可以说几乎是一辈子都在明王星,但除了与我剑门渊源深厚的宗门当代宗主关博翰和罗工世家的力丹君之外,其他三大强者却始终无缘一见。”

  “长平……”涟漪深邃灵动的眼眸闪动着某种睿智的光辉:“修克烨·徐瑟、木尊、麦修元、关博翰、力丹君这五大明王星的传奇人物你已识其三,先前更已麦修元有过一战,涟漪相信剩余两位传奇人物长平定也能亲自接触。”

  这边话正说着,禅宗台上已飞起三条人影,缓缓飘落在金石白玉雕刻而成的龙凤交椅宝座前,三人正是主持本届璞皇宗“抢宗大会”的三名执事长老。

  从三名执事长老飘落禅宗台开始,一片锅开鼎沸般嘈杂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因为谁都知道,“抢宗大会”马上就要正式拉开序幕了。

  果然……

  首席执事环顾了一下四方,缓缓地举起了双手,还有部分嘈杂的会场这下完全寂静了下来,而这名正待发言的首席执事正是那名刚在“同宗室”向我们宣布大会规则的执事长老。

  “璞皇宗本届举办的抢宗大会,有幸迎得各方高手莅临捧场,实乃宗门庆事,在本届大会正式开始前,老夫更要为各位宣布一个大好消息。”

  含笑地环视了下四方安静聆听的人群,首席执事继续道:“各位知道,本宗门创建于明纪元七十三年,到如今已愈三百余年,可算是历史相当悠久的武术宗门了,经过这三百余年的发展,在创始人韩博先生英灵的庇佑下,璞皇宗虽然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终能屹立不倒,繁荣昌盛,在风雨磨练中陆续出了几代倍受明王星人关注的武道强者,而以现今四大宗系之月令陵武门的关博翰先生、罗工世家的力丹君先生为最,名列明王星五大强者之列。”

  首席执事豪壮的声音缓缓地在偌大的禅宗台会场回响着:“可惜的是在以往历届的抢宗大会上,两强总因武道修炼等原由错过了交锋的机会,也使众多万里迢迢赶来观战捧场的武道家们错失了欣赏精彩战斗的机会,可是今天,我要在这里隆重的宣布,本届的抢宗大会非但关博翰和力丹君这两大明王星人耳熟能详的传奇人物将在大会上为夺得璞皇宗下届宗主位而交锋,还有一位从地球‘空中城市’远道而来的年轻俊杰夏长平先生将代表剑门参与本届大会,这位年轻的来自地球的武术天才相信大家都从近期的新闻中对他多少有了些了解,没错,他的实力绝对无愧于强者称号!现在,本届的大会将不止是两强,而是三强的争霸战!到底他们谁会最后夺魁,谁才能最后稳坐龙凤交椅呢?请让我们拭目以待!”

  顿了顿,首席执事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由于此届大会非同寻常,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强者级武斗公开大赛,因此,本宗有幸邀得‘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木尊、麦修元等三大武道上的强者忝为本届大会的主裁,见证此番璞皇宗即将诞生的新王者,第十八届的新一代宗主!”

  若说三强交锋的消息令众多前来观战的明王星人惊喜莫名,那明王二世、木尊、麦修元这三大强者将忝为此届大会主裁判的消息也绝不亚于三强混战的消息给他们带来的震撼。

  谁不想趁此机会亲眼目睹这明王星五大传奇人物呢?以前要想目睹其中之一的风采已属千载难逢,何况这次竟能一次尽睹五强之风采,还能见识到三位强者级武道家的精彩武斗,怎么不叫前来观战的武术爱好者闻之欣喜若狂?整个会场霎时如锅煮似的沸腾了起来!

  早在那位首席执事话音刚落时,我心也蓦然一动,跟着一喜,既然明王二世、木尊还有麦修元这三位传奇人物将做为主裁判的身份出席本届的抢宗大会,那我就一定有机会亲眼目睹他们的风采。

  心里正这样思忖着,站立于禅宗台上的首席执事再次举起了双手,示意大家安静之后,继续说道:“我相信在场的各位几乎都和我有同样的想法,那就是希望可以借此机会一睹明王星五大传奇人物——五大强者的风采,我现在向各位保证,在大会开始前,各位不但能尽睹明王星五大强者和来自地球‘圣地’学员——也是剑门新一代大宗长夏长平先生六人的风采,大会结束后,明王府更有重要的决策要借此机会向广大的明王星民众宣布!”

  听到首席执事宣布明王五强将在这次大会一齐露面的消息,我心虽然感到有些惊讶,却也不由一阵宽慰。

  “木尊,只要让我见到了你,我就绝对可以证实你是否就是恶魔生物的宿体。”

  坚定的目光缓缓扫掠过已又是一片交头接耳嘈杂声的偌大的会场,我的嘴角徐徐扬起一抹冷然的笑意。

  见我恢复自信与淡然,斯利芬有些担忧的表情逐渐趋于平静。

  涟漪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清澈的明眸闪过一道亮丽的光波,微微一笑道:“没想到这次终能一见明王五强的风采,看来涟漪暂缓离开明王星的行程是对的。”

  “那是当然的啦。”斯语一旁兴奋地道:“更何况还能够见到族长夺取璞皇宗宗主位的神威过程呢。”

  涟漪笑道:“你就那么相信长平能够击败两大强者,最后夺冠?”

  斯语崇拜地看了我一眼,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连从未有过败绩的麦鞑家家主麦修元都败在族长的手中,我相信族长才是最强的,关博翰和力丹君又算得了什么呢?”

  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微笑地道:“虽然长平有自信于此战,纵不能夺冠,也不至于令他人轻易夺得,不过面对关博翰与力丹君这两位前辈强者,大家还是不要对我期望过高了。”

  “无论遭遇多么强大的敌人,只要拥有信心,时刻秉持一颗淡然自若之心,纵是再厉害的对手,也能随心克敌。”涟漪淡然地道。

  大会即将开始,涟漪却突然这么说,显然是提醒我面对关博翰和力丹君这两大强者时无论遭遇到什么艰险也不能乱了心神,要随时保持轻松镇静的心态,想到这里,我心不由一动。

  “谢谢涟漪学姐的提醒,长平定当谨记在心。”

  涟漪淡淡一笑,却不再说话,清澈动人的眼眸缓缓地垂下了下来,暝闭而起。

  而首席执事的声音此时又再次在四周回响而起。

  “璞皇宗此届举办的抢宗大会将于半个时辰后正式开始,在此之前,身为此届大会的首席执事,老夫要再次地向大家郑重声明,请务必遵守观席区的各项规则,不要过于接近战斗场地,不要随意提聚真元探索战斗情况,不要声音干扰参赛者,凡犯以上种种,导致出现意外事故的,本宗将严厉追讨对方责任,无论事故损害于何方,所以大会开始之后,请各位观战的武道家们务必保持安静。”

  环视了四周安静的人群以及一双双期待的眼神,首席执事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继续说道:“现在,有请璞皇宗四大宗系之月令陵武门的大宗长关博翰先生。”

  随着首席执事的话音一落,一股清弱的气息缓缓地自宗系区的西落处圈荡而起,在众多武道家的气息云聚的能量空间中,这股陡然腾起的能量气息恰如湖面上扩散的涟漪,圈圈起伏,层层扩散,气息虽不显得强横,却令谁也忽视不了。

  一身轻袭白袍,静雅出尘的关博翰就在这片清弱的气息萦绕下冉冉地飘浮而起,毫无烟火气息的身资如天仙飞越虚空,在千万双钦羡的目光中徐徐地降落于禅宗台上。

  他的神态始终是那样的文雅,一头如雪般的白发非但没有显现出其饱经岁月的沧桑,反而增添出如神般儒雅祥和的气质。

  他跨越虚空的飞行身资是那么的自然和谐,脸上的神情又是那么的可亲可敬,若非我早看透对方是一个充满狼子野心的伪君子,只怕也要折服于关博翰的风采之下。

  “关宗主必胜!”

  “关宗主领导璞皇宗多年,宗派事业可以说是蒸蒸日上,除了关博翰,又有谁更适合当璞皇宗的宗主呢?”

  “关宗主,我们支持你!”

  “……”

  耳旁回响着众多关博翰支持者的呐喊声,我不由冷冷一笑。

  这时已经站立于禅宗台上的关博翰含笑着虚按了下双手,待会场再度安静下来后,这个伪君子清吟的嗓音缓缓地萦绕着偌大会场的每一个角落。

  “承蒙诸位的抬爱,关某曾忝为璞皇宗的两任宗主,多年来兢兢业业,虽不敢说为宗门带来绝大的贡献,总算也没让宗门事业在关某的手下有任何的衰败,如今又到了抢宗轮替的日子,关某自当再次全力以赴,以报诸位的支持。”

  场面话交代完毕,关博翰含笑着退立一旁,静待其它宗系的代表上场。

  首席执事微微一笑,郎声说道:“现在,有请璞皇宗四大宗系之罗工世家的大宗长力丹君先生。”

  随着首席执事的话音一落,一股强横霸道的强者气息毫不掩饰地自宗系区的东落处旋绕而开,原本平静的能量空间刹那如同平静的湖面落下万千陨石,因这股强横霸道的气息的骤然突起而混乱一片,弱小的气息纷纷被压挤到一边,而现实空间中这些弱小气息的拥有者们所感受的则是一阵阵的气闷以及四周不断增强的气压。

  这些变化自然没能逃过我的捕捉。

  “力丹君这个霸气而卤莽的老人啊。”我好笑地摇了摇头。

  灰白的发须张扬飞舞中,浑身萦绕着霸气的力丹君缓缓地飘向禅宗台,铜钟般的嗓音随之震彻整个广阔的会场,回响在千万人的耳中。

  “老夫就是力丹君!”虎目圆瞪,顾盼生辉:“相信在场认识老夫的人极少极少,三四十年来一直闭关武研,不问外事,因为如此,关夫子才能无敌手的连任璞皇宗宗主,可是今天,老夫正式站在禅宗台上,也就代表着关老小子的宗主位行将告结。”

  充满豪迈霸气和自信的嗓音响彻整个会场,却没有如力丹君意料的那样沸腾起来,反而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竟连自家宗系门人好象也被他的这番宣告震得措手不及似的呆楞在当场,没有及时附和支持。

  强横霸道的气息刹那更大幅度的冲腾而起,如火焰般赤青的气焰于周身熊熊旋绕燃腾,气息无匹的鼓荡中,站立一旁的四名执事和始终文雅含笑的关博翰皆不由面色一变,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和了解力丹君的火暴脾性,知道这个老人一旦火暴的脾气爆发的话,那可是连天王老子都不给面子的。

  关博翰忙朗声说道:“力老哥神威盖世,豪气过人,博翰几番顺利连任宗主之位,确如力老哥所言,此届终能与老哥一同竟夺本宗之位,再次目睹力老哥的神技,博翰不胜欣喜,如若力老哥最后夺得本宗之宗主位,相信也必是众望所归,本宗之福。”

  经过关博翰适时的这一附和,暴性正起的力丹君听得受用,强者气息慢慢减弱之下,首席执事也忙道:“不错,不错,若论辈分与修为,力前辈实可算是本宗第一人,此番终能破关出来竟夺本届宗主之位,可见前辈心存本宗,是本宗之福啊,大家请对力丹君前辈的这番雄心壮志给予最大的支持与鼓励!”

  首席执事率先鼓掌,其他醒过神来的诸人忙不迭地附和鼓掌起来,如愿地见到会场中支持自己的沸腾场面,脾性火暴却单纯的力丹君终开怀一笑。

  “不是老夫老王卖瓜,在这里自吹自擂,稍待大会开始,就让诸位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力量!”力丹君哈哈大笑中,也缓缓退到关博翰的身边。

  首席执事提起的心放了下来,他主持了两届抢宗大会,在他提名四大宗系代表上场时却绝没有一次让他如此的心惊胆颤过。

  “强者的气势果然非同凡响啊。”首席执事心下暗道,表面上却不敢再怠慢,清了清嗓子,首席执事继续提名道:“接下来有请璞皇宗四大宗系之剑门新任大宗长夏长平先生!”

  在我缓缓站起的时候,会场已经因我的名字而再次沸腾起来,因为夏长平三个字代表的已经不再只是一个为了爱而盲目挑战“明王府”权威的剑门大宗长,而是也代表着一个击败了麦鞑家当代家主号称“不败强者”麦修元的另一个拥有无人可再置疑的强者实力的青年才俊。

  在剑门中人和我心爱女人期待的眼神中,我徐徐地离地悬浮而起,身体宛若无物般飘然地向禅宗台而去。

  若说关博翰释放出清弱的气息,力丹君释放强霸的气息分别象征着他们自身的力量和性格,那我轻飘飘地悬浮于空中,周身却又无丝毫能量流动的迹象则令无数在我周身探索的武道家们感到惊奇。

  因为我周身既然没有丝毫能量流动的迹象就代表着我并没使用任何真元能量做为辅助,可却又能浮游于虚空之中,这就不免令无数的武术家们感到惊愕了。

  当然,除了我之外又有谁知道我全身经脉纵然不运行任何能量,可周身经脉的外围却依然无时不刻不守护着一股完全可将大地的万千引力化为无物的“守护能量”呢。

  嘴角含着淡然的笑意,我飘然飞掠过百米的虚空,点尘不惊地飘落于禅宗台上。

  “夏长平。”面对着台下万千双仰望的目光,我却只是淡然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事实上对我来说,任何多余的言语又有什么必要的呢?

  台下四周传来嘈杂的交谈声中,我话一说完正待步向后头,首席执事显然也没有料到我竟只是这么平淡地说出自己的名字而已,微微一愣之下,忙道:“长平先生且留步。”

  首席执事手微一请,再度把我让回前台,跟着哈哈一笑道:“在近段期间最火热的星球传闻快讯中,相信大家都对夏长平这三个字十分熟悉,却无缘目睹这个传闻中的青年俊杰,现在,大家有机会啦,站在我身旁的这个器宇轩昂的年轻人就是以斯家族系‘锋系掌院’的身份参与了剑门每五年大宗长轮替而举办的夺宗大会,以自身强大的实力重创了当时的在任大宗长颜木罕,一举夺得剑门的大宗长位,成为获得参与本届宗门每十五年宗主轮替而举办的‘抢宗大会’的宗系代表。”

  说到这里,首席执事言语略顿了顿,继续说道:“剑门的夺宗大会,相信在场有不少人亲眼目睹过长平先生的风采,若说当日一战的信息,令得我们明王星人对之关注,产生印象,那么在大前天,长平先生与麦鞑家家主——我们明王星人从未有过败绩的五大强者之一麦修元于静武之巅一战更是轰动全球,令所有人都不得不刮目相看,不印象深刻,我们明王星人号称不败的勇士竟然战败了,这代表着什么?”

  我的眉头微微皱起,不明白首席执事突然说出如此赞誉我的言辞,如此挑动在场气氛究竟是为了什么?

  全场一片的寂静,只有一双双或钦佩、或仇视的目光朝我电射而来。

  “我来回答吧。”关博翰含笑步出,清朗的声音清晰地在众人的耳旁回响:“长平兄弟年纪虽轻,一身神奇强大的武学却是来自于空中城市的圣殿,空中武学一向为世人所崇拜,其实何止是地球人,只要是热心于武道的人有谁不对空中武学醉心向往之呢?”

  缓缓扫视全场,见所有人都在专心聆听,关博翰继续说道:“几百年来,‘明王’于明王星传承下来的武学和‘智者’遗留下来的空中武学一直都是我们明王星人和地球人争论的焦点,明王与智者之间到底谁的武学优胜玄奥?几百年来一直为双方争辩的问题,博翰看来如今已经有了结果。”

  话音一落,这个伪君子脸上显出些许的沉重,他虽然没说出如今有了什么结果,但全场人又有谁不知道他没说出来的结果呢?

  若说关博翰这话可以令人信服,但我保证一定有个人会把他的话当成放屁一样,完全不赞同。

  果然,一个洪钟般的声音狂暴地在身后炸开。

  “关老小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在承认我们明王星的武学不敌空中武学?”力丹君跨步而出。

  这个脾性火暴,醉心于钻研武道的老人若说之前对我击败麦修元的实力感到赞赏和惊叹,那现在被关博翰把胜败引申到几百年来为两星武术家争辩的明王武学与智者武学孰优孰弱的焦点上后,一直认为明王武学才是至高至圣的老人哪里容忍得了自己崇拜的武学遭受贬损呢,那颗火暴而单纯的心转眼就已被关博翰挑动起来,在抢宗大会开始前就已完全敌视于我了。

  冷然地扫了关博翰这个卑劣的伪君子一眼,我已然明了首席执事先前大肆铺排赞誉我的话是为何了。

  面对着一身裹藏在熊熊燃腾的气焰中火红着一双眼睛的暴躁老人的追问,关博翰故意苦笑道:“博翰是不想承认,然事实如此,力老哥应该知道,麦家主和我们一样年也已过百,却依然不敌年不过三十的夏长平兄弟,麦家主的实力,这几十年来我们并列五大强者的又谁分得了轩轾呢?如此相较之下,博翰纵不想承认空中武学的玄奥神奇才培养得出夏长平这样的年轻强者也不成啊。”

  “哼。”力丹君冷哼了一声:“老夫就是不承认,在老夫看来明王武学才是至高至圣的古武学,空中武学敝帚自珍,自智者后又出过几过名人了?不过是隐没于外人难入之地,被一些无知的地球人胡乱吹捧给捧出来的而已,至于夏小子……”

  虎目圆瞪地瞪视着我,力丹君道:“你老实告诉我,你一身所学,真的都是出自于空中城市吗?”

  “长平一身所学基本出自于风神古武术学院,那只是地球上一所名气小而简陋的武术学院而已,对于空中城市的玄奥武学,说来惭愧,长平也仅只略微翻阅了一两项而已。”

  我不想说假话,事实上我的实力能达到如今地步,完全是靠自己修炼“定神术”之后,凑巧与流落在地球的外星绿色植物,拥有高智慧生命思想的“红笙族”交流,学习与认识能量空间的游离能量,并学会了吸附能量空间中同属性能量的技能后经过一系列自我的胡乱修炼才屡次突破各项瓶颈障碍,实力才得以步步成长的。

  进了空中城市后,才发现空中武学的许多技能心法其实以自己胡乱掌握的技能大同小异,甚或自己有些技能比之空中武学更是简而实用。

  心里虽然明白自己自身实力完全靠自我修炼所得,我也不想在明王星人的面前有损空中城市的形象,事实上在我看来,空中城市的武学确实玄奥无比,如同舞难掌握的“无限轮回”与“气破千重浪”两项特殊技能,到现在我还未能明了其中力量逐渐垒加到完全突破自身力量局限的原因。

  “长平实力虽然大多出于自我的修炼,但对空中城市的玄奥武学还是崇拜向往。”我毫不示弱地迎视着释放着无穷霸气的力丹君,淡然地道。

  “风神古武术学院?”关博翰微一沉吟,仿佛想到什么似的目光连连闪动,跟着圣洁如仙的脸上缓缓展露一丝笑意:“没想到地球一所普通的古武术学院都能教导出长平兄弟这样的人才,拥有博大精深的空中城市更是人才济济了,长平兄弟想必也是这样认为吧。”

  凝视着剑门宗系区中淡然自若的涟漪一眼,我油然地道:“没错,空中城市比长平实力强大的人大有人在,长平这一身所学又算得了什么呢?”

  “好小子!”见我越来越褒赞空中武学,也就越发似贬低明王武学,力丹君已火暴三丈,熊熊气浪霍地一长,热浪四面席卷之下,无匹的强者气势刹那已冲腾而起:“老夫就已一身极炎武学与你这不把明王武学放在眼里的小子大战三百回合。”

  心里慨然一叹,我知道自己纵然没有不把明王武学放在眼里的心思,但再怎么解释也没用,事实上当自己站在禅宗台的时候不是也早就有迎战力丹君与关博翰这两大强者的心理准备了吗,力丹君被关博翰挑动而针对自己并不出自己意料之外,既然如此,莫不如干脆的放手一战,再者说此战无论我是否能夺得璞皇宗的宗主位都已不再重要,倒是能与明王星的两大强者放手一搏却是难得的机逢。

  想到这里,我骤然哈哈狂笑起来,无匹的声浪层层扩散而出,绝不亚于力丹君的强者气势也骤然在我身上冲腾而起,向四周旋绕而开,力丹君一些向我压来的气势也顿时被我反逼而回。

  迎视着一身狂霸气息的力丹君,我傲然地道:“能与力前辈和关宗主放手一搏,实是人生一大乐事,长平恭候两位前辈高人的赐教!”

  就在我与力丹君几乎要一触即发迸发激战的时刻,一个清缓却有力的声音锵镪地在全场的每一个角落悠然响起:“如此的英雄气概,傲气凛然,不愧来自于空中城市,难怪敢助斯家挑战我府权威,果是难得,看来瑟今天有幸目睹一场百年也难得一见的强者之战了。”

  随着声音的略顿,但见广场的上空骤然迸现出一道闪耀着五光眩彩,却不刺眼的光华,流光璀璨,光泉喷涌中一条淡淡的身影若隐若现。

  “流光卷云动,五彩炫影浮。”关博翰神情激动地道:“恭喜二世‘流云炫影’大成出关。”

  自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的声音出现后,我与力丹君的强者气势都跟着逐渐减弱下来,抬头望着空中那抹逐渐淡逝的光华与越来越清晰显现的身影,我嘴角缓缓拉下丝冷然的笑意。

  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这个明王星人的精神领袖,明王星人心目中无可动摇的权威与主宰,如今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一头干净的朝后梳理得整整齐齐乌黑油亮的头发,脸如冠玉,两边鬓间却有两道分别代表着岁月流逝的银白发丝自耳轮拂掠而过,那宽阔的额头,如刀凿斧刻般挺直的鼻梁,两条浓黑如墨斜飞入鬓的剑眉都再再的体现出他是一个多么英俊的男子,他的年纪虽然已经不轻,岁月却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多么明显的痕迹,他的皮肤依然是那么的光滑细腻,和年轻人一样富有弹性与朝气,那双深邃睿智的眼睛闪动间如潭深水,飘掠之间又似远山一般,纵然近在咫尺,双目交接也难看透其心中所思,心中所想,而他正是明王星人心目中如神一般不可逾越的主宰,继伟大的“勇者”明王之后的二世,也是明王唯一的嫡子修克烨.徐瑟,他非但继承着纯正的明王血统,拥有着和他父亲一样英伟挺拔的相貌和气质,也完全继承了明王传承下来的所有的精奥武学和神圣的身份地位。

  

第二十八章 三强出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