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传说秘术

    望着逐渐从璀璨的五彩光泉中幻化出伟岸身影的明王二世,除了为对方的气质风采所动外,我心里更充斥着难解的疑问。

  因为在我无时不刻不在暗中关注着的能量空间的状态下,我竟丝毫也没察觉明王二世即将出现的任何迹象,除了耳中可听到那仿佛传自整个空间的声音,肉眼可见那团骤然在广场上空迸现的五彩流光外,明王二世究竟是以什么方式隐蔽起自身的能量逃过我对空间能量的感应捕捉,而以纯粹光的形式突然出现的?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除非他拥有与我一样‘瞬间移动’的能力。”意念亿万计的闪念之间,我已然得出了这个结论。

  目光深深凝视着悬浮于广场的虚空之中,浑身散发出一股令人敬畏气息的明王二世,我洒然一笑:“夏长平一介武学末进,今日得见二世风采,实在是荣幸之至,明王五强今已识得其四,却不知五强中的另一强者木尊前辈,晚辈是否有缘一见。”

  我想见的自然是木尊,其实无论明王二世的出场多么的震撼人心,奇特的现身方式又有多么值得令人探索和关注的地方,我心里最在意的还是木尊,这个极有可能既是恶魔生物真身又可能是恶魔生物最强人类宿体的当代强者,所以在明王二世甫一现身之后,我说了一两句客套的场面话,即把话题牵引到木尊的身上。

  明王二世神情恬静,微笑着没有作答,一个苍老浑厚的声音却自西边那片骄红如血的枫晚林处传来。

  “老夫避世多年,没想还受人惦记。”

  “你这块木头还没腐烂,终于也舍得出来啦?”力丹君哈哈一笑:“还是二世有办法,面子大,一下子就把我们几个老不死的集合在一起了。”

  明王二世微微一笑,气息微行转间,人缓缓地向禅宗台飘落而来。

  同时之间,我敏感地捕捉到从西边的枫晚林,北边的宗系区处分别激荡起一股能量气息,这两股能量气息在众多武术家混杂的能量区域内虽然并不显得强烈,却如同平静的湖面上泛起的两朵浪花,虽不耀眼,却清晰。

  两条人影分别自西、北两面飘然飞掠而出,向着禅宗台晃悠悠地踏破虚空而来。

  他们飞行时散发出的能量气息,飞行的身法并无特殊之处,但在场的每个人却都知道这两条人影是谁,他们就是众多明王星人名闻已久,却难得一见的五大传奇人物的其中之二。

  “你这老不死的不要只顾说别人,忘了你自己不也是整整三、四十年龟缩在你的‘炎心洞’内不出来见阳光的?”从枫晚林冉冉踏空而来的身影毫不相让地冷晒道。

  “那就是木尊吗?”抑制住狂跳的心灵,我所有的感知能力以最强的状态张开,完全地锁定住即将出现在我面前的那抹身影。

  只要木尊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能够证实木尊是否就是那个我在异冢山玉玄冰室里遭遇到的人,虽然当时自己只看到了对方的背影和那双诡异无比的血红眼睛,可是凭我现在还留存着当时遭遇他时的记忆和感觉,哪怕他只露出半边脸,我也能够准确地辨认出。

  可是,当那抹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以至完全显现在我面前时,我还是没能反映过来,因为出现在我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我记忆中那个身处于玉玄冰室,身着青衣长袍,长发披肩的诡异男子,当然也就不是那个拥有强大冰冷而邪恶心灵的恶魔生物了。

  出现在我眼前的竟是一个年约五十几许,身着灰衣夹袍,神情枯槁木纳,面色惨灰的高大老者,他的年纪看上去已不轻,一双饱经岁月沧桑,略显浑浊的双眼闪动着世故与老练的精光,无论从什么地方,甚至是其身上流露出的精、气、神,都在在的体现他完全是一个人类,一个年长的老人。

  “你……就……是……木……尊?”我愕然的,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问。

  麦修元虽然也已经飘落于禅宗台,但我的注意力却全部都集中在眼前的老者身上。

  木尊枯槁木然的脸上微微动了动,神情略显疑惑地看着我。

  “你怎么可能是木尊?怎么可能不是他?”我喃喃地道,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老人,心神却完全地陷入记忆中那个邪恶而诡异的青衣背影中。

  “老夫就是木尊木之介!”老者疑惑地看着我:“莫非小兄弟认识一个也同老夫一样叫木尊的人?”

  我怔了怔,如果我面前的人就是木尊,那藏匿在“木尊行院”管辖范围内的异冢山上玉玄冰室内的那个拥有恶魔生物强大而邪恶心灵的青衣人又是谁?

  潜意识已经认定那个青衣背影就是木尊的我一时之间实难从摆在眼前的事实上解脱出来,我下意识地转过身子,朝力丹君问道:“请问力老前辈,这位叫木之介的前辈真的就是木尊行院的木尊?真的是名列明王五强的木尊?”

  我期盼地看着力丹君,满心地希望这个直率的老人能给我一个否定的答复。

  可惜的是……

  “夏小子你在胡说些什么呀?木之介那老不死的当然就是木尊了,难道你认识另外一个木尊不成?”力丹君虎瞪着我。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极点,一直以来百分百认为木尊就是那个藏匿在玉玄冰室中的那个恶魔生物的想法到现在已经被摆在眼前的事实给完全给否决了,原来以为是正确的推测原来竟错误得那么离谱。

  我苦笑了笑,深深地凝视着眼前这个身材高大魁梧,面容枯槁木纳,浑身却散发一种长者特有慈祥气息的老人。

  无论怎么感觉,我都可以肯定地对自己说,眼前的这个老人绝对和恶魔生物不会有丝毫的牵连。

  “对不起,木尊前辈。”我嗫嚅的,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无妨。”木尊哈哈一笑,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道:“现在的年轻一辈当中,实在难得出现如小兄弟这般实力已达强者境界的武学天才,听说连麦修元都败于你手,更是让老夫闻之都感到意外和惊奇,多少年来,二世大人、麦家主、关宗主、力老哥和我五人实力一直都难分轩轾,其中更以麦兄的‘不破金身’为最,稳占不败之地,真是没想到……”木尊赞许地看着我,连连摇头,渍渍称叹。

  木尊的称赞让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一旁的麦修元听了却觉得甚是刺耳,冷“哼”一声道:“老夫技不如人,自无话说,倒想找机会见识一下木尊兄闭关多年精进的盖世绝学。”

  木尊木然的脸上淡淡一笑:“听闻麦兄的‘金刚造体’已达至‘不破之身’的顶极境界‘黄金之体’,恰好老夫‘青木焰息术’的‘木华轮’业已修炼完善,既然麦兄有心赐教,我们不妨就此切磋一番,以博众人之幸如何?”

  木尊毫不示弱的一番言语令麦修元冷如铁的面孔更是一片铁青:“麦某乐意奉陪!”

  两大势力强大的宗派领袖对扛上,马上又是一场难逢的强者激战,旁观者闻之岂无叫好之意?一些耳尖眼利的武道高手早就哄然叫好起来。

  “木尊和麦家主两大强者要较技了,这太好了,今天将是百年难逢的武道盛事,我们武术界人士的幸事呀!”

  “木尊……麦修元……木尊……麦修元……”

  抢宗大会还没正式开始,整个广场却已喧腾热闹得如同一锅粥,刹那沸腾了起来,热烈的气氛刹那升腾到了极点。

  “哎……大家静静!”气度雍容的明王二世微微平举了双手,清缓的声音刹那压过了嘈杂无比的声响,清晰地响荡在每个人的耳边:“木之介和修元两位兄弟有心切磋较技,增进彼此武学,自是可喜之事,但所谓宾不压主,瑟邀请两位同来,除了做为公证员一同见证璞皇宗本届抢宗大会外,事后还有件可能关于我明王星未来生死存亡前途的大事要宣布,两位的较技大可不必急于一时,我们还是暂时先作壁上观,欣赏一场精彩的大会吧?”

  明王二世一开口,众人哪敢有丝毫的异议,虽然因此而使得木尊与麦修元的的精彩较技未能上演,但听闻大会后竟有一件关于明王星未来生死存亡的大事要宣布,又不由令在场众人感到惊奇莫名,仔细想想又何尝不是呢,如果不是有什么大事,明王二世何以竟会在这千万人汇集的莫瓦多罗山露面,而且还邀请了另外的两大宗派的领袖,当代的强者一起前来光临?

  即将在大会结束后宣布的大事一定非同小可,部分精明的武术家似乎已隐然间嗅到了涌动于时间中的暗潮,会场也由先前的热烈喧腾一下子复归到寂静无声。

  “大家不用担心。”明王二世微微一笑,道:“我们都是伟大的‘勇者’明王.修克烨庇佑下的子民,无论我们的家乡将再遭遇什么样的磨难,凭借着明王传承给我们的知识和力量,我们也一定能够战胜一切!”

  “明王万岁!明王万岁!”

  “……”

  明王.修克烨,那是已成为明王星人心目中无人可以攀比的神明一般的存在,明王二世的话很快就鼓动起来人们对明王的敬仰尊崇之心。

  在人们情绪激昂过后,明王二世再度微笑道:“所以,现在就让我们敬待璞皇宗抢宗大会的顺利开始,期待它带给我们精彩的比赛和圆满的结束。”

  短短的一点波折,很快的就以明王二世的处理而告平息。

  明王二世、木尊、麦修元三个做为本届的公证人和五名执事只稍微商谈了一会,就分别飘飞而开,各自悬浮于武斗区边界的三方上空,明王二世守正北,木尊守东南方,麦修元则守西南。

  诸事已毕,首席执事再次交代了一番抢宗大会开始后,不得逾越出武斗区边界,爆发出的力量也不得波及到观席区,危及到观席区中的人众安全。

  其实整个武斗区的范围已十分广阔,纵横面积已达一千五百平方米,而武斗区边界和观席区的距离也相隔着五百米隔离区,比赛中力量可以波及到这五百米的隔离区内,但人却绝不能超越出武斗区的边界,进入到隔离区中,如犯,则丧失了抢宗的资格。

  而禅宗台就位于武斗区的正中央,那把象征着璞皇宗最高权位,以白玉金石雕刻而成的龙凤宝座就巍然生辉地耸立在禅宗台上,静待着新的主人坐拥于它。

  五名执事交代一番后终于也缓缓离去,四名执事走回宗系区内,分别停留在四大宗系驻地,而首席执事则走回执事室中,即待敲响大会正式开始的金钟。

  静看着大会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木尊原来竟不是那个藏匿在玉玄冰室,拥有着恶魔生物邪恶心灵的青衣人,这使我大感意外和极度的失望。

  而明王二世的出现和他即将于大会结束后宣布一件关乎明王星未来生死存亡的大事的消息更令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昌浩率领的地球科技军团即将入侵明王星的消息被泄露了吗?明王二世究竟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我想不明白,心绪紊乱,精神也就无法集中。

  当耳旁传来宣布抢宗大会正式开始的金鸣锵镪的钟声时,我还兀自没有回过神来。

  “小子,意守心专,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专心比赛吧。”

  一个蚊呐般微小的声音蓦地急速地鼓荡着我的耳鼓,把我从紊乱的心海潮流中拉上岸来,我神智因此而骤然清醒。

  同时也才清晰地感觉到两股正自不断扩张与增强的强者气势正激烈地冲腾而起。

  眼角瞥到不知什么时候悬浮在八尺上空,已如火焰般于周身熊熊燃烧,向四周迸发出极度高热气焰的力丹君,以及不远处关博翰那一袭月白长袍外,不住顺着身体流转旋绕着的一圈圈一层层散发出如云淡白荧光的流元气息,就好象一个个荧光色的光环在关博翰的周身旋绕一般,有时条条细如绵,有时混合一起又像星体旋转时散发出星环一般的璀璨粗华。

  我知道强者的较量,分秒之差都极可能关系到胜败的转变,此时我已来不及思考刚才到底是谁秘语提醒我,气息行转之间,强者气势还没释放而出,我人就已飞跃而起,向后飘退而去,选择远远退避一旁,先把与力丹君和关博翰这两大强者之间的距离拉开一些。

  因为如果在我准备提聚强者气势的时候敌人就先发动攻击,那我要应付只怕有些困难,还不如先把可危及到我的距离先拉远一点再行提聚强者气势比较稳妥。

  果然,就在我刚刚飞起的刹那,我眼角瞥见一道光环自关博翰的右臂间淡淡一闪,正诧异什么也没有时,却见自己刚才所立之处蓦地轰然一响,烟尘弥漫中一个光环状的如实体般的能量气环深深地插入坚硬的坚刚石地面大半,兀自嗡嗡颤动中,原本平整的地面已被强大的能量气劲轰炸出一个三尺见方的浅坑,威力可见一般。

  我万没想到关博翰圆环状的流元气劲刹那竟以肉眼难见的速度突破空间所有的阻力,几乎是以共振的律动实现了空间同步攻击的效果。

  “老关,夏小子是老夫的,待老夫先与他大战三百回合分出个胜负,你再插手不迟。”力丹君霸道地嚷道,手朝关博翰一扬,一股高热的炎劲已破空而出,冲向正准备继续朝我出击的关博翰。

  关博翰眉头微皱而起,却又拿力丹君这个脾性暴躁卤莽的老人无可奈何,眼看力丹君冲击而来的炎劲还没近身,极度高温的气息已铺面席卷而来,关博翰无奈地摇了摇头,足尖微点地面,身一折绕,已向旁飘转而开,避过正面冲击过来的炎劲波,却又正好正面对上前方十几米处那个胖乎乎的,一脸商贾气息的明氏代表元庆生。

  看到关博翰正面对上自己,元庆生似乎也是一惊,胖乎乎的脸上展露出一丝卑躬的笑脸。

  见此情形,关博翰眉头一皱,他本想先把眼前这个实力弱自己千倍万倍的明氏代表淘汰出局,可是见到对方脸上那抹卑微的笑意,关博翰放弃了这个打算,元庆生存不存在根本就不重要,自己淘汰他,不见得突显自己的力量,倒是攻击弱者的行为却会为人所耻笑。

  想到这里,关博翰身上如云缭绕的淡白气息和层层于周身旋绕着的荧白色能量光环乍一绽亮之后跟着又是微微一弱,冲腾着的强者气息逐渐收敛下去,人也跟着背过身去,专心注目起力丹君的情形。

  而这时,及时避开关博翰悄无声息的流元气环突击的我已然将距离拉开足足有百米之遥了,所以当力丹君发出极炎气劲阻挡关博翰继续朝我突袭,再朝我疾飞而来的时候,我也已经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无匹强大的强者气息已熊熊在我身上释放而开,向整个天地冲腾而起,拥有神奇而巨大威力的守护能量滔滔不绝地自“能量气场”充沛地流经我体内所有肉质经脉与部分光质化的主支经脉,急速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周天循环运转,体能刹那已攀升到了最高点。

  熊熊如火焰的淡青气浪以肉眼可见的形式在我周身燃腾着,黑色的发丝在气浪中如波般起伏,衣袂亦在喇喇飞舞,当力量已经完全提聚在经脉内流转,并且攀升在最高点时,悬浮于半空的我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冲击都不再退缩。

  “夏小子,不要被老关的突袭吓倒了,一味的退缩,先与老夫大战三百回合吧!”

  坚定而凌厉的目光冷冷地注视着朝我疾飞而来的霸气老者力丹君,感受着其身上熊熊释放的强者气息,无比的豪气刹那在我胸怀中荡漾而开。

  “哈哈哈哈……”张狂的笑声自我口中倾荡而出:“力老前辈说得好,长平敬侯前辈赐教!”

  强大的气焰乍腾之间,一个晶莹的防御光罩已随念刹那在我周身张结而起,密实地把我裹藏其内,两手做出负背之势时,我不退反进,正面迎着气势强猛的力丹君疾飞而去。

  如两道极光划过虚空,没有任何花俏的招数,只有肉体凝结着的能量与能量,气势与气势之间的冲击和较量。

  当我与力丹君迎头撞击的刹那,我的双手依旧背负于后,只有张结于体外两尺的防御罩和力丹君的气罩做着互不相让的撞击和抵触。

  在一阵如金属交鸣的摩擦声中,势态十分强猛地朝我冲击而来的力丹君硬是被我比之更强大的气势生生地迫退了六七尺的空间,才重新凝稳住身体。

  第一轮气势上的较量,明显我占了上风。

  感受着自对方防御罩那里不断冲击而来的力量,我一边加大自身冲击力道的同时,一边冷然地注视着与我仅间隔约三、四尺距离,须发戟张,怒目瞪视着我的力丹君。

  “好小子!”力丹君须发戟张,蓦地口吐巨吼,借助着如雷暴喝,强大的气势也骤然迸发,硬是将我迫退出三、四尺空间。

  “哦哈!”同样回敬对方一声暴喝,更强的气势自我身上迸发而出,我再次将力丹君生生迫退出六、七尺外,无论谁也看出我的力量和气势比力丹君强大,力丹君自然更是心里有数。

  以类似角力的形式来比拼气势,强弱已见分晓,再僵持下去更是不必,在被我重新迫退出六、七尺后,力丹君已断然地借助我气势的冲击向后飘退而开,再一折转间,人已然向高空飞腾而起,强烈的极炎能量在其周身火焰般地熊熊燃烧,在空中翻腾飞舞的力丹君在赤色烈焰的萦绕下仿佛陡然之间幻化为一只沐浴着熊熊烈火的火凤凰一般,在虚空中翱翔着。

  “火凤翔天睥傲世,烈火重生火凤凰!没想到力老哥潜闭多年,竟练成了传说秘术中的‘烈火凤凰’。”

  看到力丹君宛如化身火凤凰一般于翱翔天际,在人们啧啧惊叹之下,关博翰也忍不住讶然出声,一直保持温和的眼神陡然间也闪烁出妒羡的光芒。

  “传说秘术?烈火凤凰?”清晰地听到关博翰讶异的声音,我不解地看着翱翔于头上虚空的那只“火凤凰”,虽然有些疑惑关博翰所言的传说秘术究竟是何武学?心里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和大意。

  就在自己紧张地瞪视着已经幻化为“烈火凤凰”般在空中盘旋的力丹君时,心灵蓦地一个机灵,头皮一紧,一个我说不出任何感觉的信息蓦地在我心灵回响起来。

  “据闻明王星开发伊始,当时只不过是一地球平凡移民的明王偶从‘卡罗湿地’获得六块冰魄凝结的石碑,让他为之吃惊的是石碑上竟刻着六种不同的武学修炼法门。”

  “第一种是‘炎能术’,此门武学心法的秘术,石碑批语为‘火凤翔天睥傲世,烈火重生火凤凰’,被称之为‘烈火凤凰’。”

  “第二种为‘光能术’,此门武学心法的秘术,石碑批语为‘流光卷云动,五彩炫影浮,空间无界立,任我踏星辰’,被称之为‘移光术’。”

  “第三种为‘青木焰息术’,木和炎的属性相近,木却不如炎之烈性,却有着火所不及的刚柔并济,生命之源,石碑批语为‘木虬缠索千合一’。此门心法秘术为‘木华轮’。”

  “第四种为‘金体术’,又名‘坚体术’,此门武学心法的秘术,石碑批语为‘金刚再造,不破之体’,被称之为‘金刚造体’。”

  “第五种为‘流云术’,此门武学心法的秘术,石碑批语为‘如云万化,流心随然’,被称之为‘形神自然’。”

  “第六种为‘引力术’,此门武学心法的秘术和相关批语都是一片空白,石碑上惟有‘引力术’这个名称而已,这就是所谓的六大传说秘术!”

  震惊于有人竟然会利用心灵能力传递信息给我,我骇然地张目四望,心灵也极快地传递出我惊骇的信息:“你是谁?为什么会突然传递信息给我?”

  可惜的是,我心灵盲目传递出去的信息却如同石沉大海,得不到任何的回响。

  等待小会,见没丝毫回应,我也只得作罢,而这时,我心里除了对突然告诉我有关六大传说秘术的人感到惊骇和不解之外,对力丹君骤然幻化为沐浴着烈火的凤凰般的形体,我除了惊讶之外,感受更多的则是力丹君在我为心灵突然接收到的信息所魅时,不断于无形中附加而来的巨大压力。

  力丹君似乎一直如只烈火凤凰一般只在空中盘旋,可实际上他的每一次盘旋与每一个转折都给我带来无形的巨大压力,那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压力,就好象一个剑道高手,他的剑还没出鞘,人们就已经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剑气。

  烈火凤凰不是剑,是活物,可是他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比世间任何剑道高手散发出来的气还要强上百倍、千倍,他离我似乎很远,甚至没朝我做出任何一个向我突袭的动作,可是在无人察觉中悄悄架设在我四周可移动空间的无形障碍,附加在我身上的无形压力却已深沉得即将把我吞没。

  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包括想要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都被笼罩在烈火凤凰构架起来的攻击领域之内,似乎只要自己稍有动作,就马上要承受雷霆霹雳般的连环攻击。

  冷静地看着头顶上的天空,我深深地倒吸了口气。无形弥漫在周身的压力虽然强大,我倒不怎么放在心上,倒是盘旋于头上似乎已经幻化为浑身烈焰滚滚的烈火凤凰的力丹君,其特殊的能量形体却让我大是吃惊,在我的认识里,一个拥有雄厚能量的武道家是可以利用能量幻化出各种不同的能量聚集体,就如同我随意即可于体外凝结出的光华之剑、能量光刃等等的能量聚集体,却从来没有想过竟然可以将本体与能量完全的融合,幻化出如同大鸟一般形态的凤凰形体,看来武学之道真如浩瀚之海,学无止境。

  思量之间,我决定不再等待,先摆脱弥漫于周身令自己如陷泥沼的无形压力再说。

  深深地沉吸了口气,强大的能量甫在经脉狂速流转,还未曾振放而出,却闻感应到我气息流动的“烈火凤凰”发出一声尖锐长鸣,“噗”的一声轻响,原本弥漫于周身的无形压力骤然之间窜起一丛青炎,眨眼之间,狂烈的火焰于虚空之中窜燃而起,蔓延而开,肆虐地燃烧起来,刹那间已把我完全淹没。

  “啊!”

  在众人因见到我周身蓦地燃烧起炽热火焰而惊叫时,陷身于火焰中的我体外虽然有着三尺余大“防御罩”保护,也骤然感到不断向自己身体席卷而来的炎炎高温。

  “哦……啊……”

  口吐雷霆巨喝,身体一个急旋之中,庞大的达三十五层的守护能量瞬间自我全身三百六十六个“气穴”释放而出,随着身体骤然之间的急速转动,而形成一道强大的龙旋气流,簇燃在自己周边的熊熊烈焰刹那如受召唤一般,全被我急旋时带动而起的龙旋气流给卷了进来,趁着旋转的余势,我人也已如道闪电般腾空而起,大片炽热的火焰受着龙旋气流的影响尾随着我身后飞舞,瞬间,在空中快速腾越的我和大片尾随身后的火焰在茫茫万千众人的眼里竟也如同一条雄飞的火龙一般。

  当然,此时的我并没有心情理会自己在人们的眼里幻化成什么样子,因为我虽然已经利用龙旋造成的气流摆脱了熊熊包围自己的炽烈火焰,可是并没有真正甩脱那依然尾随在我身后的极度高温。

  冷冷一笑中,保持急速旋转状态眨眼之间已经飘飞在两百公尺高空的我在半秒蓦然的停顿后从顺时针旋转骤然转为逆时针急旋,骤然间的逆向旋转带出一股与龙旋气流完全相反的力量,在两股力量碰触的刹那,但闻……

  “嘭……”的一声如雷炸响,旋涡般的龙旋气流瞬间爆炸而开,强猛的气流四处震荡翻滚中,炽烈不息的火焰纷纷被能量余波震得四处飘散。

  余波去尽,我人也在逐渐消失的气流旋涡中浮现出来,我的神情还是一如开始时那么的镇定冷静。

  与力丹君的战斗可以说现在才算正式开始。

  而心怀狼子野心,随时都有可能趁我露出破绽的时候向我发动突袭或者联袂单纯的力丹君向我发起攻击的另一个强者关博翰却在一旁虎视眈眈,一付坐收渔人之利的样子。

  

第二十九章 传说秘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