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烈火凤凰

    冷漠地瞥了远处的关博翰一眼,我无所谓的笑了笑。

  老实说对于关博翰,虽说他也是一个强者,可我并没怎么放在心上,想起当日明王府之遇时,他在我“精神力量”的影响下露出瑟缩怯弱的样子,我不由又是一个冷笑。

  是啊,无论我现在面临的这两个强者有多么的强大厉害,随时都可以利用“精神力量”对对方造成精神影响的我又何须担心忧虑呢?

  “来吧!”深深地凝视着已变成在我脚下飞舞盘旋的“烈火凤凰”,我一声长笑,气息振放之间,我身体一个流利的漂亮折转,已然向着脚下的“烈火凤凰”俯冲而去。

  手中耀眼的能量光华爆闪中,一把长达七尺余的光华之剑在我右手中延展而开,茫茫的流光映转间,犹可见能量剑体晶莹剔透,耀眼生辉。

  感受到我俯冲而去的强大气势,“烈火凤凰”高声鸣叫中,巨口急速张了几张,一团炽热的火球自口中喷吐而出,朝我飞射而来。

  疾飞的身体骤然一个急停,我冷静地看着继续朝我呼啸而来的炽热火球,在离我仅剩十尺左右的距离时,我才缓缓地往前伸出左手,掌心往前微微一吐,如海潮一般的无形能量刹那交织而出,弥漫身前四周,火球来势顿阻,不但无法再往前滚动,更如掉入水中起伏的球一般,熊熊燃烧的火焰也顿然息减了下来。

  哈哈一阵狂笑声中,我右手中的能量光华蓦然爆长,剑势浑圆流畅的挥洒而出,似慢实快的仅只一闪,被我雄浑能量阻隔身前十尺左右的炽热火球瞬间被一斩为二。

  “看来力丹君所谓的‘极炎能’也不过如此。”

  心下思忖之间,凝立空中的我继续朝不住在盘旋着的“烈火凤凰”缓缓飘移的而去。

  当我越是接近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盘旋中的“烈火凤凰”体积不知何时竟已然壮大了不少,原本熊熊燃腾于周身的赤色火焰此时也已隐隐化为淡青色的气焰,极热的气息不住地扑面而来,触脸生疼,竟连张结于体外三尺左右的防御罩也无法阻隔住这股高热。

  加强能量于体外的布防,我才隐隐地把“烈火凤凰”身上散发在空间的这股极热高温给隔绝于体外,但还是能清晰地感受不绝于体的炙热高温。

  现在,我已不再认为“极炎能”不可如此了。

  根据我曾经与罗工少宗交过手的经验,若说罗工少宗的“炎能”其能量的炙热令我惊奇,那此时力丹君的“极炎能”散发出来的极度高温则令我惊骇,更有点难以吃消的感觉。

  此时我位处的空间,环绕四周的空气,温度最少也在两百摄氏度以上,我几乎能够感觉到体外的防御罩似乎因四周的高温火热而被烘烤得“嗤嗤”做响,有少许头发也因四周的高温而微微的卷工起来,而此时我离力丹君幻化成的“烈火凤凰”的距离不过才百米左右,可感受到的其身上散发出来的炎能气息却已经是如此强烈毒猛。

  我没有再继续靠近,而是保持在百米之遥的距离远远地观察着眼前那只体积越来越硕壮,散发出的能量高温越来越强猛的“烈火凤凰”。

  “夏小子,这就是老夫为之闭关近五十六年刻苦修炼的珍密绝学,除非你有麦老小子那水火不浸,万物难伤的‘黄金之体’护身,不然厉害还在后头呢,哈哈哈哈哈……”

  从越来越快地以一种固定的圆道轨迹盘旋着的“烈火凤凰”中传震出力丹君豪迈霸气的声音重重地敲击在我的耳鼓之间。

  我淡然一笑,已没有了主动攻击的想法,能量急速转换流转之间,我逐渐地调节着自身的能量来适应弥漫于四周的高温和无形的压力,凝结于体外三尺的防御罩也逐渐扩展一倍有余,厚度已近达七尺了。

  我发现如果只是单纯的增加防御罩能量的厚度,对隔绝外界气温的效果并不是很大很明显,但当我有意识地令堆积防御罩的部分能量层流动起来时,却发现来自外界的气温马上降低了不少,发现到这点,意念跳闪间,我马上令其它部分的防御能量层也流动起来,我惊奇地发现,肉体感受到来自外界的高温又明显大幅度地降低了下来。

  也就是因为刹那发现到这个因素,才使我就此停顿下来,没有继续朝“烈火凤凰”靠近,而只保持相隔百米的距离。

  我惊奇地感受着两股能量防御层在防御罩内部悄然流动时的情形,研究了好一会,我不由哑然失笑,因为我发现原来自己发现的这个令能量层流动会比较有效地隔绝外界气息的原理其实非常的简单。

  原因就是无论我防御罩的能量增加多少,能量与能量的堆积之间都会产生出空隙,尽管这种间隙非常的小,可是只要有空隙,密度几乎为无形的气体就能够渗透进去,所以尽管我防御罩的能量堆积得再厚,也只是垒加了间隙之间的密度,使间隙的通路更加曲折而已,所增加的能量厚度也只是能够比较有效地抗击物理力量的攻击,却依然阻挡不了高温气息的渗入。

  可是,当能量层流动的时候却不同,因为能量的流动会促使能量本来产生的间隙在瞬间被堵塞,虽然这股流动着的能量层本身也有间隙,但在流动的状态下,却会使气流的流通不再那么顺畅畅,也不再那么容易的自间隙间直接朝里渗入了。

  所以在我明白到了这个原理,同时令两股能量防御层以相反的轨迹流动后,能量堆积之间产生的间隙就几乎被降低到了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百分之一的高温气息根本就对我产生不了丝毫的威胁了。

  可是说也奇怪,虽然高温的气息已经不怎么能够自防御罩渗入,而直接影响到我的躯体,可张结于体外的防御罩却又显然有被弥漫于四周的火热气息腐蚀消磨的状态,虽然这种防御罩被腐蚀消磨的情形十分的缓慢,可它到底发生了。

  为了测试更强的高温气息究竟会对我的“守护能量”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开始继续向“烈火凤凰”移进,体验距离越近,温度越高时的感觉。

  ……九十米的时候,我感觉四周压力稍微增大……

  ……八十米……七十米……

  ……六十米……防御罩开始“嗤嗤”轻响……

  ……五十米……

  ……四十米……除了无形的压力深深地环绕四周,防御罩的响声已是“噼啵啪呖,噼啵啪呖”的连声脆响。

  此刻极热的高温气息已不止是利用能量之间的间隙朝我体内渗入,而是强烈地烘烤着我的防御罩,直接把温度传向我的躯体了。

  神情坚定而冷静地感受着四周空气与自身能量之间的变化,防御罩在短短的十几秒内已被无形覆盖的“炎息”腐蚀消磨掉了八寸有余,“噼啵啪呖”连声爆响中,防御罩的最外层仿佛被烘烤干了一般班驳龟裂而开,眨眼之间即被瓦解掉了一尺厚度。

  眉头紧皱而起,我依然没有丝毫的退缩,强猛的守护能量源源不绝地自“气场”疏导进我的奇经八脉,再被送出体外,坚固护持逐渐被高温瓦解的防御气罩,我也继续朝不住盘旋着向四周散发出已经高达四百度极热高温气息的“烈火凤凰”步步靠近。

  当我越来越接近目标,防御罩的厚度也由七尺扩展到了十尺,能量空间中更不时有一些同属性的能量光点被吸附而来,虽然缓慢,却也在逐渐地增加防御罩的强度。

  防御罩内也由原本流动的两股能量层增加到了四股,四股能量层分别以一顺一逆一顺一逆的轨道流动开来。

  “哈哈哈哈哈……”“烈火凤凰”的形体中再次传荡出力丹君狂霸的笑声:“夏小子果然能耐不凡,仅凭防御气罩的能力就能够轻松地接近我施展‘极炎旋流’散发出高温气息时的四十米内,老夫十分佩服,如果你还有能力继续接近到老夫的身前十米,老夫就让你见识‘烈火凤凰’的真正威力,现在,‘烈火凤凰’的能量值老夫才提升到百分之九十,威力如何相信小子你已经深有体会,等下能量值提升圆满,达到百分百的境地时,你有把握接老夫的神技吗?老夫实在不忍看到年纪轻轻的就有如此实力的小子你枉送性命,要知道,一旦‘烈火凤凰’的‘睥睨傲世神诀’一出,连老夫都殊无力量控制驾驭。”

  感受着体外因极度的高温而产生连串“噼啵啪呖”的阵阵爆响,我一边加大守护能量的弥补速度,一边淡然一笑道:“多谢老前辈挂心,可长平就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希望晚辈能有机会见识前辈的‘傲世神诀’。”

  回应之间,我已经再次加大能量的运转,经脉更已经深深地扩张到了极限,足足容纳四十层守护能量流转的界限。

  当我坚定地越过了三十米,抵达二十米距离的时候,防御罩外层已不止是“噼里啪啦噼啵啪呖”的爆响,更传来极大的震颤。

  防御罩的第一个能量外层在五秒之外就被高温灰化,火热感自防御罩的四周不断地向躯体传递而来,汗水滚滚而下,发丝因高热而卷曲,更被汗水浸湿而紧紧地粘贴在额头上。

  面对着这无处不在的极热高温,我没有丝毫的畏怯,更没有退缩,心里反而因遭遇到的艰难而充满了无比的兴奋和斗志。

  强者的气势以最强的状态自周身旋绕而开,我人借助这股强大的气势,人已再度跨越过了二十米的界限……

  “……十九米……十七米……十五米……十四米……十三米……十二米……十一米……”

  就在我吃力地朝前移近,行将接近十米之距时,“噗”的轻响,受到四周强压和高温的影响,防御罩骤然之间整个燃烧了起来。

  可是我依然没有停止飘移的身体,我终于跨越过了力丹君所谓的十米界限,熊熊燃烧着的防御罩,急速腐蚀消磨防御层的高温炎息,这些我全不理会。

  当我以力丹君想象不到的速度跨越过了他认为我将十分艰难才能够抵达的十米界限时,几乎已经近在跟前,触手可及的“烈火凤凰”更加急速的盘旋着,鸣叫着,迅速地借助盘旋的旋流提升他所谓的能量值。

  而我……

  继续燃烧着的防御罩被迅速的层层消磨瓦解,汗水涔涔而下,我的口已干,舌已燥,可是前进却依然没有停止!

  “……九米……八米……七米……六米……五米……四米……三米……”

  呼呼的炎热气流不住地席卷而过,冷静而镇定的脸因火热的温度而火红,可是我的眼神始终如水一般的澄净、清冷,自信而冷静。

  “嚯呵……”我霍地仰天长啸,绵长而雄浑的啸声声震大地,已经薄弱不堪的防御罩在我庞大的能量潮流的释放之下,刹那向四周迸散而开,沉沉围绕在身周的炙热高温被我强猛的能量气息暂时给逼退开去。

  趁着我奋力造成的空隙,两手交合之间,大片的能量光华于手中会聚,又霍然地延展而开,刹那,一把熊熊燃腾着耀眼光华,长达十三尺的弧形能量巨刃爆闪在我的双手之间。

  强大无匹的剑势已然凌厉地笼罩着惶急盘旋中的“烈火凤凰”力丹君,根本就没容力丹君的能量值提升圆满,在短暂的一秒之内,已经完全接近“烈火凤凰”,距离仅只一米的我双手合握着能量巨刃,灵活的挥闪之间,其气势和力量宛如要划破天地虚空一般,一道说不出有多璀璨的光华匹练般的一腾一闪,毫无花俏地就向着幻化成“烈火凤凰”形体的力丹君劈斩而去。

  这一刀力量毫无保留,更没有任何的花俏,最直接的,往往也是最实在的。

  “嘭”的一声炸响,我这一刀如实地劈中只是单纯地盘旋着的“烈火凤凰”,从左翼至背尾生生斩落,一刀两断。

  “烈火凤凰”的“极炎旋流”意外地被我以强速破解,根本就没有机会提升百分百能量值施展出“睥睨傲世神诀”的力丹君也从“烈火凤凰”的能量形体幻化中遭我创击,现出了本体原形,向距离三百公尺左右的地面摔落而下。

  “蓬蓬蓬蓬……”

  就在我把力丹君幻化成的“烈火凤凰”一刀劈出原形时,四下“蓬蓬蓬蓬”的连串拳劲重击自我的胸腹部迅猛传来,心脏如受重击鼓捶一般控制不住地强烈蹦跳而起。

  跟着剧烈的痛感才自胸腹传向整个感知神经系统。

  “哇……”鲜血抑制不住地自我口中喷洒而出,失去防御罩护持加身的我哪里承受得住无形能量的暗涌突袭,我整个人已被这四道强大无形的暗劲给生生地震飞了出去。

  五脏六腑剧烈的翻滚耸动,无形侵入我体内的暗劲并没有因为爆破将我震飞而消失,部分残留我肉体的余劲继续朝我的体内肌肉层和内部经脉侵入,尚幸的是,这股暗劲虽然趁我不备的时候袭击了我,并且部分能量继续侵入我体内,打算破坏我的肉体组织,还好残留的这些部分暗劲能量已不算强大,所以才刚一触及我经脉和五脏器官,就马上被永远忠诚地守护着我经脉与体内五脏六腑各器官的守护能量给消弭瓦解了个干干净净。

  我知道是谁趁我全力攻击力丹君,周身又没了防御罩的时候突袭于我的,那就是伪君子关博翰。

  我没猜错,就在我体内的守护能量驱逐了关博翰残留于我体内的暗劲,全身却暂时还处于痛楚状态时,被能量震飞的我头上已波光般现出了一个人影,关博翰,这个伪君子脸上依然悬挂着他那抹虚伪祥和的笑意。

  他伸出了右掌,掌心疾吐之间,一道强大的掌劲已深深地印向了我的胸膛。

  我刹那之间被这股巨大掌劲震击得如同弯起的虾米一般,背部朝后深深拱起,倒身横飞的身体骤然之间被这股巨大的掌劲轰击得改变了方向,直直地向下沉坠。

  “哇……”再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看着头上如雾般喷洒散开的鲜血,剧烈的痛楚迅猛地传遍我整个神经系统,从三百多尺高空飞坠而下的身体软软的没有半丝力量。

  我承认自己大意了,也忽略了关博翰无耻的枭雄心境,我不知道在没有任何能量防护下,从三百多尺高空摔落而下的我会受到什么样的创伤?我没有办法想象。

  就在我无力思忖着的同时,关博翰竟没有罢休的念头,波影虚闪之间,又再次出现在我眼前。

  愤怒地看着对方那虚伪的面孔,“精神能量”蓦然蠢蠢而动,关博翰得意的笑意还没从他嘴边咧起,他认为志在必得的最后一击还没挥出,骤然之间却看到我愤怒的眼神之中陡然亮起了一道蓝光,跟着蓝色光晕竟似一个旋涡一般,蓦然圈圈泛散而开,他但觉脑际莫名一阵晕眩,意志跟着一片模糊,什么事情都没来得及想,整个身体和心灵意志都晃悠悠地飘荡了起来,如坐云端那么的轻松飘然,尘世间的一切烦劳都没有了,心灵是那么的轻松平和,舒服已极,那蓝色的旋涡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一般,在召唤着他进入里面的世界。

  我目光冷厉地看着陷入我精神力量“虚拟意境术”营造出来的世界中的关博翰,意念以亿计的频率闪念之间,我只想着怎么让他在我的“虚拟意境术”尝受各种痛苦和折磨,浑然不理会已即将狠狠摔落地上的我会受到什么样的创伤。而那个神智遭我捕捉和操纵的伪君子也因此失去了优美的身姿,身体骤然变得沉重笨拙地随我一起往地面沉坠。

  眼看我即将重重地摔落尘埃,一股柔和的无形能量却适时地撑托住我下坠的沉重躯体,可是我下坠的力量除了我本身的体重之外,还要再加上关博翰掌劲的巨大撞击力,所以,身下的这股柔和能量也仅只稍微缓了一下我的身体,就被我身上附加的力量给冲破了,不过,也好在有这股无形的能量适时的撑托,化解掉我大部分的重力,所以当我重重地摔落地面时,我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创伤。

  倒是那股柔和的能量在撑托我的时候却使我心里感觉到某种的异样,“虚拟意境术”的精神驾驭也由此受到干扰,当我重重摔落地面,感受着肉体和地面的摩擦撞击,“虚拟意境术”更是难以顾得上控制。

  所以,当那个已经陷入我虚拟意境术,神智暂时失去主宰,没有来得及恢复清醒的伪君子也以一种笨拙的姿势摔落地面时,肉体与地面的撞击和震动才使他的神智从我的精神虚拟意境中解脱了出来。

  除了我和关博翰两人外,相信没有人能想得到究竟是什么原因竟使得堂堂的一代强者级人物关博翰也这么狼狈地正脸摔上地面。

  当然我自己也没有想到竟会发生这样的情形,所以当我看到灰头灰脸地自地上爬起来的关博翰一脸迷茫样时,想到堂堂的一代宗主,强者级的宗主人物竟会如此笨拙地掉落地面,现场表演了个“笨鸟落尘”的镜头,我竟忍不住地失笑出声。

  缓缓地自地上站了起来,刚才到底是谁暗地里以暗劲扶助了自己一把?我没去深想。

  虽然整个胸膛都在隐隐作痛,能量暂时也没有办法顺畅运行,四肢更微感疲软,但我并没有丝毫畏怯地瞅着神智已经恢复清醒的关博翰。

  倒是关博翰,这个神智好不容易才恢复清醒的伪君子接触到我冷然的眼神,却显得有些惊慌地向后飘退而开,看来这个伪君子已经深深地了解到我拥有的另一种强大的能力,不屑地冷冷一笑,一个声音却在此时破空而来。

  “夏小子,好样的!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同样才从地上爬起来的力丹君哈哈笑道,这个脾性单纯暴躁的老人显然已经从我刚才给予他的那一剑重创下恢复了元气。

  能量振放之间,霸道强猛的气息已再度自其身上冲腾而起。

  赤青色的火焰气息在力丹君身上燃腾耸动时,就已经意味着这个强者已经再次恢复了元气。

  “好小子,看来老夫真的是低估你了。”力丹君哈哈大笑声中,并没有显示出丝毫的不满,反而充满了无穷的欣喜和斗志:“我不但低估了你,也高估了‘极炎旋流’的防护能力,以为绝对能够在任何人跨越十米界限的时候提升圆满‘睥睨傲世神诀’百分百的能量值,看来我是错了。”

  力丹君哈哈笑中,已走到我的身边,用力地拍了下我的肩膀,表示他的赞赏,却不料我身体却一软,被他这不带丝毫能量的一拍倒地。

  “咦?小子你是怎么啦?”力丹君惊讶地看着软倒在地的我。

  刚才他摔落地面之后,就直接运息调元,修复他身体受到的创击,所以并不知道在他被我击落后发生的一切。

  我没有回答,而是自顾地盘膝坐定,干脆闭起了眼睛,趁机调息了起来。

  有力丹君在身旁,我十分安心,虽然我并没有让力丹君代我护法,可就算关博翰想再次暗袭我,也绝对逃不过已经恢复元气的力丹君的察觉,也要先过这个脾性单纯善良又暴躁的老人这一关,因为这个单纯的老者一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没有能力抵抗的人遭受无耻的突袭的。

  果然,见我调息归元,力丹君倒也没再继续朝我追问,反而疑惑地望向关博翰说道:“老关,刚才老夫已经和夏小子交过手了,他的力量确实在老夫之上,连极炎秘术都不能见效,老夫心服口服,麦老小子败得不冤枉,夏小子既然已在调息,那我们也先战上三百回合吧?”

  关博翰神情微微一僵,跟着微笑道:“力老哥的神威小弟已经见识到了,不过你要知道,我们宗门举办的抢宗大会是以乱战形式决定出最适合担任宗主位一职的人选,在这场多方混战之间,要考验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因为你可能会遇到其他选手联袂他人攻击你,你也要思考怎么联合其他选手攻击你认为有威胁的对手,要懂得应付这种种的突变,这就是宗门几百年来传承下来的抢宗大会的意义所在。”

  力丹君眉头皱起:“你的意思是?”

  “如果力老哥真想与小弟大战几百回合,那我们似乎应该先把其他人淘汰出局才是,这样剩下我们两个,谁最后取胜了,谁就是本门的宗主,你看如何?力大哥总也不想我们两人先斗个筋疲力尽,然后再让他人坐收渔利吧?”关博翰极尽蛊惑唇舌说道。

  “还是老关说得有道理。”沉吟思考了半晌,单纯的力丹君很快就被关博翰的言辞打动:“等夏小子一调完息站起来,我们就一起先把他淘汰出局再说吧,虽然似乎有点不公平,不过这是宗门定下的规矩,也是考验夏小子能不能担当宗门领袖能力的一战,如果我们两人联手都未能击败于他,那夏小子担任本宗之主也就实至名归了。”

  替自己找了一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后,力丹君狂霸地哈哈笑道,回过身来指着我,却发现,刚刚明明还在他身后盘膝静坐,闭目调息的我不知在什么时候竟已不见踪影。

  “咦?夏小子呢?”

  其实,他们却不知道,在关博翰鼓动力丹君联手先淘汰我和元庆生时,我就已经利用“心神触动”能力查找到八百公尺高空的一朵云层,再悄悄地施展“瞬间移动”技能匿藏在那里。

  因为“心神触动”和“瞬间移动”这两项特殊技能都是不依靠真元能量为辅助的,所以相互对话中的力丹君和关博翰两人并没有察觉到我已瞬间消失。

  倒是观席区中的观众却一个个张大的嘴巴,不晓得我怎么会瞬间消失无踪迹。

  “咦?”同样惊讶和迷惑的关博翰一样旋转着身子,散发出探索能量,四处搜索我的踪迹,偌大的赛区和禅宗台一目了然,可就是到处看不到我的身影。

  就在他们惊疑不定的时候,利用这短暂的一百多秒时间,我也已经顺利地理顺了经脉之中那些混乱的气息,重新的导源归流,修复了错乱逆行的能量。

  既然力丹君已经接受了关博翰的建议,那我也就没必要再隐藏自己的能力了,当强大的强者气息再度自我身上冲腾而起的时候,我心里对自己说:“精神力量,接下来就靠你助我应付强敌了。”

  萦绕身周的云朵刹那飞散而开,笼罩在强大淡青气焰中的我冷冷地俯视着距离脚下八百多公尺地面赛区的力丹君和关博翰两人。

  仰头一阵哈哈大笑,沉稳有力嗓音响彻四野:“既然两位前辈打算联手先淘汰晚辈出局,长平也就只好恭候着啦。”

  “不会吧?两大强者要联手对付夏长平?”

  “夏长平真有那么厉害吗?”

  “你刚才没看到吗?力丹君刚才就已经败在夏长平的手里,被他一剑斩落。”

  “是啊,看来单打独斗的话只怕关宗主也奈何不得夏长平。”

  “无论如何,明王星堂堂最大的一派宗门之主总不好落在他夏长平一个地球人的手里,那我们明王星人的面子还往哪里搁呀?”

  “说得是,好歹也在力丹君和关博翰两位德高望重的前辈中选出一位啊。”

  耳边清晰地接收到观席区中传出的嘈杂信息,看来大多数人还是支持关博翰的无耻提议,而支持他们的理由就是因为我是地球人,所以他们才加以排斥。

  苦笑了一下,我清楚地意识到明王星人对自我星球的保护意识有多么的强烈,看来地球科技联军想顺利获得明王星人的支持在明王星建立起一个新的民主政权绝非易事。

  感受到两大强者充斥而来的气息,我甩摆了一下头,把恼人的思绪抛到了一边,专心地应对起迫在眼前的战局。

  两大强者合围而来的气势其强大可想而知,以我现在的实力,纵然比力丹君或者关博翰稍强一筹,也没有办法同时硬碰硬地迎接两人联手的力量。

  口吐清吟长啸,感应着能量的来势,我身体已然飘飞而起,腾挪闪动之间,我一一避开朝我冲击而来的气势,两手十指灵活的弹动之间,但见一束束会聚着我三十五层守护力量的聚元指劲凌厉地朝两个向我疾飞而来的强者击射而去。

  “噗噗噗噗噗噗”声中,连串电射而去的聚元指劲有五六道成功地命中疾飞而来的力丹君和关博翰两人。但在对方防御罩的防护下,显然我的聚元指劲并没有对他们的躯体直接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眼看他们已经逐渐接近,距离我仅只两百多公尺,能量鼓荡之间,我人已向后飘退,再度把距离拉远,同时防御罩随念于体外张结而开,晶莹转动中,在源源不绝的能量垒积下,防御罩已然扩展到体外的八九公尺。

  由于防御罩的扩张,体积扩大,飞行时所遇到的空气阻力就越是增大,我很快就被两大强者尾追而上,当然我也没有一直逃避的意思,在他们离我只有十几米距离的时候,我一个腾挪飘闪,折转过身子,反而正面地迎向他们飞去。

  手中能量光华疾吐爆闪之中,一个个能量球轰击而出,一道道聚元指劲破空而去,而力丹君和关博翰在闪避我攻击的同时各种能量聚集体和指力也是毫不吝啬地向我还击过来。

  密密麻麻的光体交击,空中刹那已如同年节时燃放的烟火,“蓬蓬蓬蓬”连串炸响,光彩缤纷,璀璨绚丽。

  不过这种交战的壮观场面,也只不过维持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我就已被连连迫退,防御能力捉襟见肘,毕竟我面对的是实力分别与我并不相上下的两大强者,而临战经验更是比我丰富好几倍的高龄强者,当我轰击出去的凝结能量其中有四道命中对方时,我同时也要接收到不下于八道对方轰击过来的能量聚集体,我命中对方几乎就要反受对方一倍的反击,在如此的情形下,我的防御能力已被迅速的削弱。

  “夏小子,你就自动退出吧,再撑下无也是无济于事,我和老关联手,只凭普通技能攻击就可以轻松击败于你,你还有什么好顽抗的呢?”力丹君霸气地道,在单纯的老人心里,并没有认为自己联袂关博翰攻击于我是件可耻的事情。

  我冷冷一笑,我现在施展的又何尝不是普通的技能攻击呢?我所要的是创造出一个机会令我的精神力量能一收见效而已。

  但这个机会显然很难,因为已经被我控制过一回的关博翰对我十分的小心,在我的精神能量悄悄围绕他们的脑部的探索之下,我发现关博翰的精神自我防御力量非常的坚固,在如此剧烈的交战之中,他的意志和神经仿佛也如铁铸一般,我丝毫没能捕捉到他精神散发出的任何信息。

  当然了,我还有另外一种更直接和更有效的侵入方式,那就是利用心灵的窗户——眼睛!可惜的是在如此激烈的长距离能量光影冲击之下,我并没有多大的机会接近这两大老谋深算的强者,令他们的目光同时接触我的眼睛。

  意念跳闪之间,我内心沉叹了一声,看来我唯一可以做的还是要依靠强大的精神力量在他们心神晃动松懈的时候侵入他们的精神领域之内。

  可是要制造出一个令他们心神晃动的机会显然也不那么容易。

  而这时我却已经被他们追击得逐渐无还击之力了。

  我该怎么做呢?精神力量究竟该如何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

  以往利用精神力量的情形快速的自脑海一闪而过:麦克鲁、班达布、铁胜侠、贝思挞、颜子寒、斯语、银色鼠、绿色植物……

  这些人物包括动、植物之间我都曾和他们有过精神交流,可要在之间找出可以侵入眼前这两大强者精神领域中的方法显然并不足够。我空拥有一身强大的精神力量,此时却无用武之地。

  内心微感焦急之间,力丹君豪壮的大笑声中又在他的能量结实命中我防御罩,把我生我撞飞好几米的时候破空传来,感受着防御罩被巨大能量撞击时给肉体带来的影响以及力丹君大笑的声浪鼓荡着耳膜的情形,我心骤然一动,一个计划已在脑海里迅速成形,我知道自己如果想要取胜,唯一的机会就只有一次了。

  身体被迫向后飘飞中,我深深地沉吸了口气,加大身体闪动的速度,连连闪过力丹君继续冲击过来的几股炙热的火球和关博罕如雾般淡白的流云气劲,瞬间把距离再度拉远百米之遥。

  “好小子,果然了得,哈哈哈哈……”

  见我在他和关博翰两人联手下依然显得游刃有余似地将距离瞬间拉远,闪过他们的连绵攻击,力丹君伸出拇指冲我赞叹着,也没有急着追击我的意思,悬浮于原地,哈哈大笑起来。

  我同样淡然一笑,道:“长平承认非两位前辈联手之敌……”

  力丹君虎目一瞪,喝道:“老夫正打得兴起,夏小子你莫不是想卸甲认输啦?那可不成,刚才老夫使用还不算是十分精通的‘极炎秘术’对付你,却还没施展拿手的绝技……”

  “哈哈哈……”我仰头哈哈狂笑道:“力老前辈放心,长平虽自问非两位前辈之敌,却也自信不至于就此输于两位前辈,有什么拿手的特殊神技就请放手过来吧,哈哈哈……”

  我故意显露出一副狂妄不屑的神态,以激起对方的怒火,因为我知道,当人的情绪处于怒、喜、哀、惊等情形下时,也是他们的精神意志最为薄弱的时候。

  如我所料的,脾性单纯暴躁的老爷子力丹君果然被我激怒,熊熊赤青烈焰豁然于体外一涨,高温气息刹那向四周飞舞卷动开来。

  嘴里咆哮声中,人已在大团的高温气焰包裹下向我疾飞而来。

  而关博翰,在遭受过一次我精神抑制之后,由始至终就保持着冷静沉着的心态,丝毫不受我言语所激,这点我早有所料,我奇怪的是既然他已经知道我拥有精神攻击的力量,为什么又不提醒力丹君?

  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其实并非真的想联袂力丹君淘汰于我,而是希望我们斗个两败俱伤,他好如开始那样坐收渔翁之利。

  我明知这个伪君子的谋算,却也拿之无可奈何,不过既然他想坐看力丹君与我互斗,我又何妨以他之道,还彼之身呢?

  嘴角扬起一个黠笑,我不温不火地看着气势强猛的力丹君朝我疾飞而来的烈焰身影。

  就在力丹君离我仅不到二十米距时,我才沉吸了口气,周身的能量刹那灿亮而起,清脆的一声“乒”响,凝结在体外厚达九尺的防御罩如破碎的玻璃一般蓦地散碎而开,颗颗晶亮的能量碎片如钻石璀璨晶莹,在体外微一旋绕,就消失于虚空之中,而我的身影也随着这些能量晶片的消散,不知何时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三十章 烈火凤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