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流云刀术(2)

    当力丹君转身望着我的时候,悬浮于虚空之中的我、力丹君、关博翰的方位变成一条曲线,我和关博翰遥遥正面相对,而力丹君就位于我和关博翰两人之间,力丹君正面对着我,而背对着关博翰,所以关博翰有什么举动的话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怎么回答力丹君这个问题,一个我怎么也想不到的变故却突然跟着发生在我的眼前,我看到关博翰身上流光气息豁然绽亮,蓦地一闪,一个流云气环幻现而出,竟直接圈箍向力丹君。

  力丹君显然也没有料到会有如此变故,由于他背对着关博翰,而关博翰的流云气环又是无声无息,在力丹君感到能量加体而惊愕之时,已被束缚了个结结实实。

  “老关你想干嘛?”力丹君狂瞪着眼,霍地转身怒道。

  关博翰微微一笑:“力老哥,恕小弟得罪了,小弟想来想去,老哥的存在是决定我与夏兄弟胜败的关键,虽然我相信力老哥的本意是与小弟同一阵线,但为了避免再出变故,想来想去,还是老哥先淘汰出局吧?”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变故,耳旁聆听着伪君子假仁假义的言语,还没来得及想该不该营救力丹君,关博翰身影一闪,已快速地接近了力丹君,轻轻地一掌拍在力丹君身上,刹那封住力丹君可能反震瓦解他流云气环束缚的力量,身形一旋之中,以一种巧妙的手法将力丹君带得改变了方向,如同抛掷铅球一般,将被索缚得结结实实的力丹君飞速地抛向赛区边界的隔离区中。

  力丹君急怒得呀呀大叫,偏又全身动弹不得,无可奈何。

  等到我想起该营救这个单纯的老人时,力丹君已摔落到了隔离区中,丧失掉了继续抢宗的资格。

  可是,我还是十分不解为什么关博翰竟会暗算力丹君,先把他给淘汰掉,难道他不知道,就凭他一个人将更难对付我吗?

  “你是不是以为我先把力丹君淘汰掉是很不明智的行为?”关博翰平淡地看着我,我突然发现他的眉宇之间突然多了一种极端自信的表情。

  虽然刚才的变故令我感到极度的意外,但我还是悠闲地看着他,我的眼神已经明白地给出了回答。

  “二世、木尊、麦修元甚至是力丹君……”关博翰缓缓地,又仿佛在自言自语地说道:“他们四人都已经突破了各自的关卡,掌握了更进一阶的秘术,我关博翰又岂肯后人?现在也该是我展示一下秘术中最是至霸至强的武技的时候了!”

  关博翰言语虽轻,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从我心灵莫名其妙地回响起一个解析所谓六大秘术伊始,从明王星五大强者现身时各自显示的能量气息和技能上看,我已经清楚地分析出五大强者各自拥有六大秘术中的哪一种。

  力丹君不言而喻当然是拥有炎能术了,此门武学心法的秘术,批语为“火凤翔天睥傲世,烈火重生火凤凰”,被称之为烈火凤凰,自然也就是力丹君一开始就对我施展的烈火凤凰术法了。

  麦修元号称不破的黄金之身,他所掌握的秘术自然是金体术了,金体术又名坚体术,此门武学心法的秘术,批语为“金刚再造,不破之体”,被称之为金刚造体。

  木尊木之介,我清楚地记得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对麦修元说的话:“听闻麦兄的金刚造体已达至不破之身的顶极境界黄金之体,恰好老夫青木焰息术的木华轮业已修练完善,既然麦兄有心赐教,我们不妨就此切磋一番,以博众人之幸如何?”

  以木尊的言中意思上看他所掌握的自然就是六大秘术中的青木焰息术了,木和炎的属性相近,木却不如炎之烈性,却有着火所不及的刚柔并济,生命之源,批语为“木虬缠索千合一”。此门心法秘术为木华轮。

  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从他现身时那种流光异彩,璀璨绚丽的出场情景,他自然是掌握着六大秘术中的光能术了,此门武学心法的秘术,批语为“流光卷云动,五彩炫影浮,空

  间无界立,任我踏星辰”,被称之为移光术。虽然我不了解光能术批语岁代表的含义,但显然这是一种同瞬间移动一样可以移动空间,突破空间界限的奥义心法。

  接下来就是我眼前的对手关博翰了,从他身上的释放出的流云气劲上看,关博翰所掌握的自然就是流云术了,此门武学心法的秘术,批语为“如云万化,流心随然”,被称之为形神自然。

  我从自己获悉的信息上完全分析不出所谓的流云术有显示什么样的秘技?“如云万化,流心随然”,这是多么抽象的字眼啊。

  我想不透,也不想想,别人的秘术再玄奥也是别人的,我又何须猜想其中真义?我所要做的就是以我自身的力量去拆解对方的技能,以我自身的力量去攻击对方,从而来获得胜利而已。

  “嗷……”低沉的嚎啸声中,浩大的声波如雷般闷闷地向空间传递,关博翰雪白的发丝和洁白的袍服飘曳而起,本就洁白莹润的脸此时更是如月般圣洁,闪烁着异样光辉。

  我惊骇地发觉,一股极强的气息在关博翰的身上流转开来,隐隐之间,一股强大的压力破体传来,心灵一时之间竟有些发怵的感觉。

  “怎么回事?”我惊讶地对自己说,因为那是一股我未曾在关博翰身上感受到的强大的气息,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关博翰的实力不过而而,可是现在,自他身上释放出来的力量却使我感到有些心悸。

  那种感觉就好像本来面对的敌人拿着的是一把不过几寸长小刀子,可是骤然之间这把小刀子却成了一把长三尺七,足以一下砍掉一颗脑袋的锋利钢刀。

  这种感觉使我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轻忽,能量旋转中,防御罩刹那张结而起,危机感频频跳动,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奇怪的感觉。但下意识地,我却慢慢地向后飘退,逐渐拉开与关博翰的距离。

  我很想趁关博翰提聚能量的时候攻击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在下意识中,与关博翰拉开更远的距离,同时防御罩的力量也在逐步的增强中。

  白发飞扬,袍袂舞动,一身素白的关博翰在流云般淡白的云柔气息中如飞升的神仙一般,一脸圣洁的气息竟令人忍不住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可是突然之间,这股圣洁的气息竟转换成一股无匹的刀气,强横地充斥于整个空间,如神般圣洁柔和的脸刹那竟也如同一把刀一般锐利森寒。在这股刀气弥漫下,空间仿佛被切割出一道道无形的虚线,似乎有着无数把看不见的锋利的刀在纵横交错着一般,我强烈地感受到弥漫在空气中那无形存在的清冷和锋利,无匹的刀气气势可见一般。

  关博翰手上并没有刀,但那凌厉的刀气却是那么强烈地自他身上散发开来,他虽然没刀,可瞬间给人的感觉他整个人似乎就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刀!

  “既然二世、之介兄、修元兄和丹君兄皆已经练就秘术终章,那现在就让小弟为大家展示形神自然的流云刀术吧!”

  淡然清冷、森寒如刃的声音中,我惊讶地发现关博翰躯体旋绕出淡白的流云气息,当流云气息完全萦绕其周身上下时,关博翰的整个人似乎跟着也这些流云气息一样曲折弯绕了起来,在这顷刻之间他就好像和流云气息整体同化了一般,面目开始模糊,人体也逐渐淡逝,只有那云气息越聚越浓,越聚越厚。

  “形神自然,流云刀术?”我喃喃地念着这八个字,猛然发现自流云气息之中,更强更猛的刀气凌厉地纵横而起。我加强防护能量抵制这股强横的刀气,却见流云气息翻滚中,一道流光暴亮即逝,又逐渐的淡去。

  我惊讶地看到流云气息散尽后,出现在我面前的不是关博翰,而是一把宽一尺七寸、长九尺二寸的刀,一把大的令人惊奇的刀。

  这把刀就这样静静地悬浮在虚空之中,刀身还有流云缠绕,飘浮不定,而强厉的刀气正是散发于眼前这把悬浮于虚空之中的刀!

  “这就是所谓的流云刀术?”我惊奇地看着刀。

  “夏小子,你要小心了!”力丹君雄浑的声音透空传来:“那刀就是老关,老关也就是那刀,流云术和老夫的烈火凤凰不同,老夫是能量幻化,流云刀术却是形神自然,也就是说老关人已经变成一把真正无坚不摧的刀了!”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世间竟有这样的武学,而且还在一天之内让我知悉好几种才第一次听闻的所谓的传说秘术,而五大强者竟也毫不藏私的展露出来,这令我感到十分的惊讶和迷惑。

  现在,关博翰竟然真的变成了一把刀,这又是什么样的原理?

  心里头纳闷之际,却见强厉的刀气蓦地要划破虚空一般,蓦地舞动了起来,在空中疾快的几个旋转,刀气更加强横的冲斥下,九尺长刀竟向我疾斩而来,来势之凶厉猛烈,简直撼人心魂。

  如果面对的是一个人,我应该有许多应付的对策,可对手竟然是一把九尺长的刀?

  一时之间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但在下意识中,我没有丝毫的怠慢,手中光华一闪,一道能量光波已疾吐而出,打算先击落这把无人驾驭的刀再说。

  说是无人驾驭是因为潜意识中我还不能接受关博翰真的已经异化为一把真正的九尺长刀这个事实。

  可惜我慌乱中打出的这道能量光波力量和密度显然不足,硕大的流云刀光过处,能量光波如同一个气球顷刻间就被刀气轻而易举地瓦解粉碎。

  面对这种刀人合一,只是刀不是人的形态,我真的不晓得该怎么应付,唯有先行躲避刀的凌厉攻击再说。

  可是我要躲避显然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无处可躲,因为无论我的速度有多快,始终都赶不上刀的破空飞行。

  我知道我只有一个选择,硬拼!

  能量光华再次爆闪中,光华之剑腾燃而起,我不再躲避,瞬间凝聚着我三十八层守护能量的浩大剑势荡击而出。

  “乓乓……”刀和剑的剧烈撞击之下,清脆的余音缭绕声中,巨大火花和能量光华爆亮而开,跟着“轰隆”一声巨响,能量光华肆虐翻滚。

  满怀信心的一剑和刀交击的结果是光华之剑被强大的刀势彻底粉碎,而流云刀也终被我巨大的能量给反震迫退出去。

  从来也没想到几乎用尽全力的光华之剑竟然攻不破那把流云刀,反而为对方粉碎。

  惊愕之中,被我巨大能量反震开去足有三丈远的流云刀模糊地幻现出了关博翰的身影。

  但在两三秒之间,流云气息聚集,模糊的身影淡逝,流云刀竟又重新凝实,强横的刀气

  再次冲腾而起,显然刚才那凝聚着我三十八层守护能量的一剑并未能将流云刀打出原形!

  重新凝实的流云刀虚空几个舞动,似乎感觉状态甚为满意之后,强横的刀气再次向我席卷而来,光华一闪,已再次朝我追击而来。

  从我利用光华之剑震退它,几乎将它打出原形,至流云刀重新凝实,再次朝我追击过来

  的经过不过才七秒之间,流云刀重新恢复了状态。

  而我,此时经脉内的能量却因为刚才的那一剑而消耗了过半,还没有及时补充过来。

  所以面对着当前这把强横至极的流云刀,我完全没有能力一拼,而躲避的话也显然来不及了,唯有寄希望于张结于体外的防御罩能够挡住这一刀,我想应该也不是太困难的事,因为此时的防御罩其厚度已达九尺开外,就算流云刀砍破我的防御罩,也绝对危及不到我的肉身,因为防御罩的厚度已经远比流云刀的长度要大得多。

  在我自认为强大坚实的防御罩可以完全守护我的时候,我本来以前起码可以抵挡一下流云刀的刀势,却不料防御罩在刀的一劈之下竟如同一块豆腐一般,被生生地给破碎瓦解了,

  防御罩的存在与否似乎对流云刀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我现在终于明白到力丹君为什么说流云刀术是无坚不摧的了,也顷刻之间明白到防御力量对这种超攻击型的流云刀术根本就没任何效果,根本就无用武之地,对付它的最有效方法就是以攻止攻,以更强的攻击力量来破解。

  可是,当我明白到这点时候,显然也没有用了,因为流云刀已经即将砍入我的头颅,而

  我却连反击和闪躲的力量都没有,我只能坐以待毙!

  就在刀瓦解我守护周身的防御罩,我唯有闭目等死的时候,一只胖乎乎的手却轻巧地伸了过来。

  这只胖乎乎的手和普通人的手没有两样,只有一样十分特殊,食指和中指十分的白,手已经很胖很白了,可这两根手指更白,白皙得似乎透明一般。这只手的五指中,拇指、无名指和小指都很短胖,这样的手指配合胖乎乎的手显然甚是协调,唯有食指和中指非但透明似玉般的莹润白皙,还十分的修长,比其他的手指都要长出一倍。

  就是这只胖乎乎的手突然从我的身边伸了出来,这两根奇特的手指一下就夹住了这强横凌厉的一刀。

  元庆生,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一脸商贾气息的胖中年人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及时地为我挡住了这一致命的一刀。

  他虽然只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刀身,可显然并不轻松,刀在颤动,他的两根手指也在剧烈地抖动,胖乎乎的脸上已因用力过甚而扭曲了起来,一股奇怪的氲白状能量气息也逐渐地自他那胖乎乎的身体上旋绕而开。

  刀气越发凌厉,元庆生的释放出的能量气息也逐渐的加强加大,我惊讶地发现,所有人都认为只是一个普通武术家的他其实竟是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强者级的人物。

  更让我吃惊的还在后头,在元庆生逐渐要因抵制刀气而全面提升他暗藏的能量之后,他胖胖的脸蛋竟然瘪瘦了下去,本来光秃的头上竟逐渐地延伸出了灰白的头发,他整个人竟因能量的提聚,不但体形竟连五官都完全改变。

  让我吃惊的是这个所谓的元庆生不是别人,竟然就是空中城市辈份最大,也就是涟漪和城主尊称的那个大师兄,那个在智者武堂指引给我四十字武学真言,鹤发童颜的长发老者。 武学千变万化,实际一通百通。万变不离其宗,关键在于应变,过于执着,反是束缚,随心所欲、意随形生。

  想起这四十字的武学真言,他的形象就已经完全地展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我欣喜地道:“原来是你?”

  我万万没想到这个空中城市辈份最老的人竟然不知什么时候以元庆生的身份渗入了明氏武学院,还以为明氏代表的身份出席本次的抢宗大会。

  空中城市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想起当日第一次跨进空中城市的情形,我似乎还能够清晰地体会到当时的感觉。

  

第三十一章 流云刀术(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