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变中之变

    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张不算陌生的面孔,我意外之中更感到十分的迷惑,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眼前这个名叫元庆生的老者一定就是空中城市那位辈分最高的老人,也就是那位城主和涟漪口中的大师兄,自然也就是智者那可潘的大弟子了。

  可是……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明王星?

  为什么会以“璞皇宗”四大宗系之一的明氏武学院的代表元庆生的身份出现在这届的“抢宗大会”呢?

  是不是与地球科技军团即将进攻明王星的事件有关?

  在即将爆发的科武战争中,空中城市又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涟漪突然出现在明王星已令我十分诧异,现在连智者武堂中的那位老人也以明王星人的身份出现,这不由不让我猜想其中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内幕。

  想到这里,我不由朝涟漪所在的方向望去。

  身处上百尺虚空的我虽然与涟漪所在的位置相隔甚远,但我还是敏锐地察觉到这位清雅如仙的神秘女郎流露出惊诧的精神信息。

  心里正自诧异涟漪显然也不晓得她的大师兄为什么会出现于此的时候,化名为元庆生的老者与关博翰僵持的局面已然产生了极大的变化。

  在元庆生外形还没怎么变化的时候,他两指钳住关博翰化身的“流云刀”的劲力显然有些吃紧,两指因“流云刀”强大的撞击力而颤抖、晃动,劲气四溢,几欲挟制不住,但随着元庆生的能量逐步的提升,容貌和体形逐渐的产生变化,那两根如白玉般莹润修长的手指已越来越是稳定,越来越是坚强而有力。

  到元庆生的容貌和体形已经完全转变为智者武堂中的那位神秘老者时,关博翰几欲带给我灭顶之灾的强横一刀已完全掌握在老者的两根手指之中。

  强大的气势勃勃散发,白发阵阵随风飘舞,飘然清癯的神态中是那么的淡然自若,洒脱出尘。

  眼前的这个老者会是那位卑躬逢迎,一身商贾气息的元庆生吗?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当前这幕惊人的转变,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个浑身散发强大力量的老者和元庆生联系在一起。

  而身处于战场,也最接近战圈的我虽然对智者武堂老者的出现也大感意外,但我很快的就稳定了心神,接受刚刚发生的这一现实,因为我深信老者的出现绝非偶然,而是出自于空中城市的精密计划,从点点迹象看,显然地球科技军团大举进攻明王星的计划早已展开。

  既然空中城市真的已经介入了这项改革明王星的重大计划,并且已经正式展开了行动,那我就不再是孤军奋战,也无需再在意明王府的威权了。

  想到此,我心油然一宽,豪气陡生。

  此时老者也朝我淡淡一笑,那熟悉和蔼的神情,无需再用言语解释什么,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我没来得及表示什么,却见他强大的能量气息霍一振放之间,紧夹住“流云刀”的两指微一耸动,手腕灵活地转动中,那一把宽一尺七寸,长九尺二寸的“流云大刀”被生生地带动得舞了个大圈。

  而这时我清晰地感觉到“流云刀”能量气劲的走向已然从一开始的向前冲击转变为向后回拉,显然关博翰已经意识到他那几乎置我于死地的强横一刀,其力量已经被老者完全瓦解,非但没有重创到敌人反而被钳制住,所以开始转变能量的冲击走向为拉力流向,以期挣脱老者那坚若磐石的两指钳夹之力。

  其实就连我也没想到老者的力量竟如此的强大深厚,关博翰刚才那强横凌厉的一刀,就算我在事先就有了万全准备的情形下,我也没有把握可以硬接得下来,而老者却仅凭两指之力,而且还是处于变身术阶段,在力量并未曾完全提聚的情形下就替我抵挡住关博翰这必杀的一刀,虽然从他两指呈现的异相可以推测出其两指一定有特殊之术,但就其展示的力量已不得不让我感到惊叹和佩服。

  眼前的情形很奇妙,当老者挥动右手,将钳夹在两指之间的“流云大刀”舞动起来耍得虎虎生风、劲气四溢的时候,就仿佛只是老者一个人手拿着武器在展示某项神奇的特技,而非在与人进行着激烈的较量。

  没想到追击得自己几无还手之力的“流云刀”被老者的两指控制得死死的,毫无用武之地,当我的精神敏锐地捕捉到从“流云大刀”游荡出来的惊惶信息,我知道老者已然胜券在握。

  淡淡的微笑中,我悠闲地环抱双手悬浮于一旁静静等待局势的后续发展,等到老者与关博翰的这一战取得胜利,我也打算放弃比赛,令老者顺利夺魁。

  心里的念头才刚萌生,一阵激烈的呛鸣声蓦然透耳传来。

  却见被老者紧紧钳夹住在两指之间的“流云刀”已再次产生变化,一股强大的云白气流自刀柄处旋绕而开,如灵蛇吐信,蜿蜒耸动着直朝老者两指盘绕而去,气流所到之处,那坚硬银白的实幻刀体蓦然如水银般软化开来,跟着更突出根根如钢针般锋利的尖刺随着气流的涌动一起朝老者噬咬而至。

  老者的两指或许可以钳夹住世间最锋利最坚硬的利器,但对于如水银般没有常形常性的流动性物体就显然没有什么可用之地了。

  两指但觉骤然一空,被紧紧夹在两指之间的“流云刀体”蓦然如水软化,原本坚硬的如实刀体突然软如皮糖,柔绵滑腻,而一波强劲的能量气流又骤眼冲击而至。

  老者花白的眉纹微微一耸一皱,紧并着两指的右腕圆浑地揉转开来,一道澎湃的能量气劲瞬即迸散而开,沉闷到极点的轰隆声中,光华爆闪,流光飞舞。

  耀眼如匹练的巨大九尺刀光在能量光尘和声爆混杂中穿跃而出,向七丈开外的地方投去。

  淡白的流云气息旋绕中,那九尺长的“流云刀体”已再度幻化出一代强者关博翰的本体来。

  那一脸的惊诧难以掩饰他内心的极度震惊。

  “你究竟是谁?”关博翰震惊之中表情更是显得阴晴不定,但质询的语气依然显得沉稳并带着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九尺幻形刀体虽然已经恢复为正常人形,但凌厉的刀气丝毫没有减弱半分。

  此时的战局已经转变为长发老者和关博翰两人的气势对抗,而事实上关博翰此时的注意力也全放在老者的身上,原本倍受大家关注的我反而被晾在了一边。

  静静地悬浮于一边,我也紧张地关注着长发老者可能做出的任何回答。

  “元庆生。”长发老者轻轻捋了捋那头苍白如雪,垂至肩角的长发,淡然地道。.

  关博翰冷晒道:“阁下力量非凡,既已参加了此届的‘抢宗大会’,又何必藏头露尾,不以真面目示人?”

  “何以见得我藏头露尾?不是以真面目见人?”老者依旧神情淡然,语气却不容置疑。

  连我听了之后也不由心生疑虑,难道涟漪和城主口中的大师兄,堂堂智者那可潘座下的首席大弟子名字真的叫元庆生?真的来自于“璞皇宗”门下四大宗系之一的“明氏武院”不成?

  “不用怀疑,我就是元庆生!”老者淡然地瞥了我一眼,随即又望向阴沉着脸的关博翰,一语双关地道。

  我知道元庆生刚才那句话是对我说的,其实探究老者的真实身份也没有必要,自从涟漪在明王星出现,到老者以元庆生的身份出现在此届的“抢宗大会”上,已让我深深地明白到“空中城市”的势力和不容小觑的谋略。或许不该说是谋略,而应该称之为野心吧。

  内心微叹中,场中的气氛已再次凝重起来。

  关博翰见未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也只得作罢,但他也明白老者的力量已不容小觑,其力量更可能超出他的想象之外,现在的他已经开始后悔为什么会忽略眼前这个不可预测的对手,后悔为什么要计算力丹君,把这个可能是他最强的战略伙伴给淘汰出局,而导致出现目前一对二的难堪局面。

  清楚地感受到关博翰游荡于空间中的思想信息,我轻轻一笑,悠闲地怀抱着双手飘向于一边,我用我的举动向所有人表明了我中立的立场。

  我知道自己独自面对关博翰时,以他那任何防御能量皆无效的流云刀术

  关博翰沉重肃穆的脸微微一松,略带感激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开始全神贯注于他面前那个不可预测的强大对手。

  强大而沉稳的能量气息逐渐的提升中,两股由两大强者释放而出的巨大压力又开始向整个能量空间蔓延而开,丝丝扩散的能量气息如蛛丝盘踞,使空间不知不觉越缩越小,天地阴暗之中,所有在场的人们更强烈地感受到内心那抹不可抑制的凉意。

  老者元庆生的表情也逐渐凝重起来,虽然刚才的交战他仅以两指之力就瓦解了关博翰那全力一击之下几欲撼人心魄的流云刀术,但不代表他就一定稳占上风,可以轻视面前的对手。

  再者说,在位于同一等级之下,强者之间纵使一方的能量比另一方的深厚许多,也极难就此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这个道理身为强者的自然都十分清楚。

  悠闲地悬浮于一边的我感受着两大强者不断提升的强者气息,心也开始凝重了起来,因为从他们现在能量提升的速度以及不断释放而出的气势上看,我知道一场激烈的强者之战即将全力上演!谁也阻止不了。

  看着熊熊气浪在两位强者的身上燃腾而起,又化成龙旋的气流向四周席卷而开,阵阵刚猛的气劲不断扑面而来,身上服饰亦因这强劲的气流而喇喇作响,我也不得不向旁更大距离的飘开。

  战势一触即发,而情形宛然成了关博翰与元庆生两人鹬蚌相争,而我在一旁坐收渔利的局面了。

  虽然“抢宗大会”进行到现在,力丹君遭关博翰计算首先被淘汰出局,关博翰人形幻化成流云刀体的奇异技能几乎将我一刀灭顶,而堂堂空中城市辈分最尊的老者以明氏代表元庆生的身份出现,到现在形成他与关博翰两人的气势对立,战局到此已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此时的情形却不啻构成了一个对我来说最为有利的局面。

  无论关博翰与元庆生两人最后的战果是谁胜谁负?两强交战必有一方力量将大副受损,而一旁养精蓄锐的我不用说也将轻松的面对最后虚弱的对手,取得最后的胜利。

  内心思忖的这刹那,关博翰与元庆生两人的强者气势已各自攀升到了顶点,如两团火焰般的能量气浪熊熊地在身外摇曳腾燃,于体外三尺开外形成的龙旋气流一波波地向四面席卷而开,整个本已阴暗的天地间刹那更显得天昏地暗,风起云涌起来。

  就在我一旁悠闲地等待着两大强者即将一触即发的火暴场面时,我猛地察觉到空气中萦绕着的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但当我仔细感觉的时候,却又什么也没再感觉到。

  “看起来是我敏感了?”自嘲地笑了笑,眼角猛地已瞥见两条本静止不动的身影相两道闪电般迅速地交错掠过,耀眼的豪光爆亮而起,随着一声“轰隆”巨响,眩目的光晕迅猛扩散,强猛的能量气劲跟着迸散开来,四处散溢中,悬浮于空中的我不及防之下也立足不稳,被两大强者对冲的能量气流给抛飞出去。

  就在两大强者各自以最强的力量做了一次惊天动地的相互冲击,以此探测对手的实力后,彼此生力尽出,新力将继未继之时,被气流甩飞出去远离战圈的我猛地敏锐地感觉到空间中游荡着一股若隐若现的能量气息。

  在“抢宗大会”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关博翰与元庆生以最强力量的冲击下,除了我之外是不应该有第三股力量介入战场的,可是现在,我却是那么清晰地感觉到这么一股不光明的力量。

  异变突起!

  关博翰和元庆生因彼此巨大的能量冲击,被迫向后连连飘退,悬浮于空中的身体还未寻找到立足点,元庆生身前的空间却蓦地如波纹般曲绕起来,一道绚丽的强光跟着爆亮而起。

  连站在远处的我视觉刹那也受到这道强光的影响,整个世界刹那白茫茫一片,眼睛下意识的闭了起来。

  面对骤然的异变和耀眼的强光,老者神情蓦地大变,绚丽耀眼的强光中,一道模糊颀长的身影悄然浮现,那缓缓探出的白皙而坚定的手温柔地在老者的胸前拂过,似乎老者的衣领上有什么脏东西似的。

  当回荡于耳旁的声音寂静,绚丽耀眼的强光消弭,禅宗台的上空,明王二世修克烨.徐瑟是那么平静而飘然地悬浮于关博翰与元庆生这两大强者之间。

  那双如潭秋水般深邃睿智的双眼闪动着清幽的光彩,静静地注视着他眼前老者那张惨白的脸。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看着突然出现在战圈中的明王二世,所有人的思想一时都转不过弯来。

  只有我,从刚才那本不应该出现于战场的若隐若现的能量气息在耀眼的强光中骤然显得那么的清晰强大,我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老者那张惨白的,微微扭曲颤抖的脸,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肉体此时正在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

  “卑鄙!”

  两个字愤怒地从我的口中而出,重重地回荡在整个会场,激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明王二世一点也不动怒,只是平静地看着我。

  而这时,被我愤怒的声音惊醒的人们也明白了过来,原本鸦雀无声的会场骤然一片嗡嗡的交头接耳声。

  “二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洪钟般霸道的声音掩饰不住内心的惊疑,力丹君如旋风般的疾飞而来。

  “阁下虽然贵为明王二世,地位尊贵,却也不能毫无理由地介入我宗门盛会,甚至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卑劣的手段暗袭我宗系代表!”

  我冷冷地注视着明王二世,“守护能量”在各经脉之中蠢蠢欲动,强者气势也以最快的速度迅速攀升中。

  我知道,明王二世既然以卑劣的手段偷袭了元庆生,同样的事件就极有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明王二世平微微一笑,面对着会场嘈杂的议论和无数双惊疑不解的目光,他依然显得那么淡然自若,面无愧色。

  “二世……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力丹君显然也很难接受刚刚发生在眼前的事实。

  “各位!”二世缓缓地平举了下右手,四周嘈杂混乱的声音逐渐安静了下来:“各位明王子民们,瑟曾经说过,借此‘璞皇宗’大会,众武道同僚众人聚集之间,有一件大事要趁此宣布,现在正是宣布此事的最好时机……”

  缓缓地看了我一眼,明王二世又转头深深地注视着老者,嘴角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意,冷然地道:“‘明王府’执法弟子听令,将冒充明氏代表元庆生,来自地球科技联军的奸细拿下!”

  “是!”干脆利落的应喏声中,地面蓦地飞腾起两道身影,晃眼之间即已到了身前。

  听到明王二世口中冷冷地道出地球科技联军,我心头狂震,地球科技联军进攻明王星的计划果然泄露了。

  “慢!”我欲言又止,一时之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突生的异变,但心里又很清楚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者被带走。

  “哦?”明王二世平静地看着我:“你有什么意见?”

  “本宗大会进行到现在,四大宗系的代表都是经过宗门确认的宗系代表,二世凭什么在本宗大会已经正式开始后突然说明氏代表元庆生是假冒的?是地球科技联军的奸细?这话实在很难让人信服。”我沉声地道。

  会场再次响起一片交头接耳的议论之声。

  明王二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我做的一切自然会给大家一个合理的交代。”

  摆手让两个执法弟子先飘退到一边之后,明王二世缓缓地道:“各位明王星的兄弟姐妹,武道同僚们,目前我们的家乡明王星正面临着一场巨大的生死存亡考验,经过可靠的消息证实,由地球四大集团之二的东联集团和兵工集团组成的地球科技联军打算侵略我明王星,在我们这片富饶的家乡土地上建立新的政府,两艘宇宙航母和十艘宇航军舰将于明纪元428年10月18日从地球浩荡出航,向我明王星进发!”

  这个消息一出,整个会场蓦地如死一般的寂静,跟着又如炸开了的锅一般沸腾了起来。

  “怎么可能……”

  “这个消息是真的吗……”

  “难道地球科技军团想再发动一次科武战争吗?”

  “我们誓死维护家乡主权,打倒侵略者,打倒军阀主义!”

  “……”

  感受着脚下群众连绵迸发的激昂斗志,我心越发沉重。

  按说地球科技军团这次针对明王星的军事行动应该是项极度机密的事件才对,可为什么明王二世现在却好象已经了若指掌了?特别是不知什么时候以元庆生身份潜伏于明王星的空中城市辈分最尊的老者他也可以一口断定是地球科技军团的奸细?

  “没错,继三百年前明王在世时爆发的科武战争在三百年后又将再次爆发了,可恶的地球科技政府一直没有放弃入主我明王星主权的野心和yu望,特别是在火星独立联盟宣布独立自主,地球资源面临严重贫乏枯竭的今天,我们肥沃的家乡土地再次成为地球科技政府觎的目标,为了我们的美好河山不致遭受科技污染,家乡主权不致沦陷,古武术的广大同僚们,让我们将每一个侵略者赶出我们的家乡,我们的星球!”

  “支持明王,打倒侵略者……打倒地球军阀……”

  明王二世平举了下双手,四周的嘈杂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睁大着双眼看着悬浮于空中的领袖,希望从他口中再多一点的得知地球侵略者的消息以及明王星的未来。

  对于明王星人的激愤心情我很了解,可是更知道即将面临的危机是无法想象的。

  “或许地球科技军团将侵略明王星的行动是事实。”我淡淡地道:“可有一点,在下十分难以理解,既然二世一口咬定明氏武院的代表元庆生是地球科技联军的奸细,为何不在本宗大会伊始之前就揭穿此人的身份,而是等到本宗大会已经进展到激烈处,再施以偷袭?此种手段岂不有失二世大人光明正大的身份?让我武道中人寒心?”

  “长平先生是空中城市新一代最为杰出的学员,也许仔细想想的话,说不定对此人会有一定印象?”明王二世淡然地道。

  在千万双激愤的目光中,会场气氛顿时凝重到了极点。

  “我只知道一点。”哪怕明王二世轻描淡写地道出了地球科技军团将侵略明王星的这个事实给了我极大的震撼,充斥于周身的强者气势却丝毫未曾减弱半分,此时的我已处于最颠峰的备战状态:“元庆生前辈是参加本届‘抢宗大会’的明氏武院的合法代表,而且此刻本宗大会也正在顺利的进行中,无论二世有什么个人意见,在下都希望等本宗大会结束后再做处理!”

  “夏小兄弟说得有理,地球科技军团将侵略明王星这一消息到底是否属实?二世又是从何得知?木之介认为确实有待斟酌,毕竟两星之间爆发战争可不是一件小可的事情。”

  令我大感意外的是那个我一直认为是“恶魔生物”主体的面容枯槁木然的木尊竟然站出来说话,而且立场显然还偏向于我这一边。

  “再说我们三人既已经答应做为本届大会的主裁判,就已经算是认可代表们的身份,此时再生意外,似乎于理不合……”灰色的身影静静地悬浮于一边,他的力量虽然未曾丝毫提聚,身为强者的气势却难以掩饰,没有任何人敢轻视木尊明王星第二大宗门领袖的意见。

  “木尊兄的意思是等到地球科技军团已经打到我们家门口了,才愿意承认这一事实?”麦修元冷晒地道。

  “木之介只想知道消息的来源是否可靠?”

  “难道木尊兄是在怀疑二世故意捏造消息?”

  在木尊与麦修元两大强者针锋相对的时候,明王二世微微一笑,道:“瑟闭关静修,不问俗世多年,与大家甫一见面就带来这么一个惊人的消息,确是难怪木兄生疑。”

  缓缓地看了大家一眼,明王二世最后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不过地球科技军团是否入侵我明王星?是否打算在明王星建立民主政府,我想有个人应该可以告诉我们这件事的真伪。”

  我冷然地迎视着明王二世,虽然内心狂震,表面我还是维持绝对的镇定。

  可是当一个我绝对想不到会在此时听到的声音,一个会在此时见到的人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终于明白到何以明王二世可以那么信心十足的说出老者的身份是假冒的了。

  舞难,获得空中城市金牌众神学员身份的他清朗的声音缓缓地回荡四周:“我以空中城市智者武堂学员的身份向大家证实,以元庆生身份参加本届抢宗大会的明氏代表乃空中城市当今辈分最尊,智者座下的首席大弟子,坐镇智者武堂的潘一导师。”

  我万万想不到舞难竟会在此时出现明王星,显然老者潘一也没有料到,那张惨白的脸掩饰不住的意外和痛心。

  越来越多我无法了解的事情接踵而至,先是涟漪突然现踪眼前,再是老者潘一以元庆生的身份参加抢宗大会,他们究竟是以什么方式来到明王星?又是因何而来?我完全不了解,而现在,身为空中城市获得金牌众神学员名誉的舞难竟也在此时出现明王星,而且还揭穿了老者潘一的身份,很显然,地球科技军团联合空中城市入侵明王星的秘密计划显然正是因为舞难而泄露的。

  舞难意气风发地看着我,狂热的目光跟着向涟漪所在的方向瞄了一眼。

  他的出现,我知道现在的一切都有了最好的解释。

  

第三十二章 变中之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