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力量源起

    我万万没有想到明王星的局势竟然演变到如此地步,明王主权说瓦解就瓦解了,而火星独立联盟到底拥有了什么样的科技军备力量,竟然在短短的一年之间就完全征服了明王星人。

  我不由苦笑。

  涟漪完全无视我内心的震动骇然,神情依旧显得那么的沉静,事实上真正亲眼见证明王星演变的她,所承受的震惊和错愕感早就已经淡逝了,只有我这个昏迷初醒的人首次得到发生在年前的事情的惊骇和茫然。

  我摇着头,内心实在还无法从事实中解脱出来,接受这一切。

  我为之努力奋斗的,想挑战明王府的绝对权威,为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和她的家族夺回他们失去的一切包括自由和尊严。这段时间来,我为此奋斗不止,尝尽了各种辛酸和在强大势力面前抵抗的沉重压力,却没想到这一切在我受重创昏迷的时候就已经远远离去了。

  所有明王星人视为绝对不可替代和跨越的明王主权就这样土崩瓦解了,我努力的奋斗没有得到实际上的成效,却在火星独立联盟强大的科技军备实力下替我完成了一切。

  明王主权不再存在,新的类似昌浩拟订的政府已经建立,那也就是说我心爱的女人和她的家族已经不再受到明王府的任何威胁,他们已经得到了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了。

  “明王政权终于不存在了……”

  我吐出了一口气,心头有那么的一点辛酸和欣慰。

  虽然推翻明王府建立新民主政权的不是由我的好朋友统帅的地球军团完成,微微有点失望,但比失望感受更多的却是如释重负。

  因为我心爱的女人斯利芬终于自由了,我们的感情终于可以不受任何的约束,内心的狂喜让我完全抛弃了对明王星新成立的特仑帝国政府的进一步思考。

  想到斯利芬,再看着眼前沉静地坐在自己面前的清雅出尘的绝世女郎,我心骤然一痛。

  我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两个都是自己深爱着的,同时也是深爱自己的优秀女人了。

  我不由自主流露眼底的矛盾和痛苦使涟漪沉静的神情微微一呆,跟着,灵慧敏锐的女郎显然也理解了我眼底的含义,那张沉静的绝世容颜刹那显得苍白了起来。

  我勉强一笑,轻轻地握住涟漪冰凉的小手,没有言语,事实上,此时的言语究竟又能代表着什么呢?

  涟漪很快就又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冰凉的小手反手握住我,清澈的眼神中闪露着温柔的鼓舞:“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你要做的就是找回你的力量,然后再去做任何你认为值得的事,无论什么事,我都会支持你的!”

  涟漪说完,顺手拿起桌上的碗快,飘了出去。

  看着那清雅绝尘的白色身影,我心灵骤然感觉到无比的安宁,也是在涟漪消失房门的刹那,我才发现,涟漪并不是行走出去,而是离地半尺左右的飘出去的,那一双莹润白皙的纤足依旧****着,却使她那圣洁的风采更透露出动人心魄的魅力。

  失去力量的我并不能察觉到涟漪的气息,但她飘移的动作是如此自然,就好象如我以前失去重力一般。

  心神愣怔了半晌,我油然又想起斯利芬,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原来已经一年了,世事的沧桑变化竟是如此剧烈,但是唯一我可以肯定的就是斯利芬对我的爱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我好想即刻就去找她,可是我知道不行,也做不到。

  虽然我已经知道了明王星目前的局势,可是也知道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只是目前我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那些不简单的事就等自己力量恢复和进一步获得突破后在来推敲吧。

  在浑身没有半丝能量以及精神力量之下,我想要快速的恢复力量却是如许的困难,使尽任何意念也无法让自己空虚的经脉稍微出现一丝能量流动的迹象之后,我终于明白地告诉自己,所有可供自己驱使的守护能量确实已经涓滴不剩了。

  苦笑了一翻,看来自己只能借助最古老的周天打坐调息来一点点的积累的能量了。

  完全放弃其他任何异想,我老实地以最古老的参元心法进行我久违了的周天行转。

  进行了为期六天六夜的的打坐行息,经脉内开始有着丝丝能量蠢动的迹象,我知道自己辛劳的坚持终于有了代价。

  这点能量虽然渺小,但对我来说也已经算足够了,因为接下来我只要潜运出这么一丝能量游离体外,保持着能量和本体的联系就行了,因为只要我的能量游离在能量空间中,那么它很快就会吸纳天地间同属性的能量,逐步地壮大着自己。

  这就是外星绿色生命“红笙族”传授自己的“吸纳”技能。

  记得当自己成功地将能量气场成功地和经脉嫁接后,自己就已经很少主动用这项技能吸取同属性能量壮大自己了,因为虚拟的能量气场本身就是一个不时在自我进行着转化能量与结合能量的大型工厂。

  所以当我的能量已经充盈地在丹田气府涌动后,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重新连接能量气场。

  在我重新耗费了三天时间的吸取,气府也如我所愿地涌动充盈的能量后,最令我惊骇和无法相信的残酷现实深深地打击了我所有的希望。

  当我发现经脉里充盈地流动着能量,自己却不曾像以前那样失去重力,离地悬浮时,我终于感到不妥,也才突然发现,自己经脉里流动着的并不是那神奇的可隔绝重力的“守护能量”,而仅仅是普通的复属性真元能量而已!

  因为经脉本身扩容的原因,也就是说自己当前的状态最多也只达到自己在风神学院时的四倍力量,也许还尤有不如。

  无尽的失望和残酷的事实几乎让自己晕倒,为什么自己吸纳的竟不是以前自己所拥有的“守护能量”呢?

  无数个疑问交错在脑海,可是谁也无法给我答案。

  我万万没有想到寻找失去力量的第一步就出现这么可怕的错误!

  当涟漪感受到我气息的紊乱,关切地走进时,我表情的惨淡和萧索一定给了她无比的震撼。

  “怎么会这样?”听完我惨然的叙述,涟漪也是一脸的茫然。

  我们随之从所有正确的理论进行剖析,希望可以找到出现真正谬误之处。

  最后是有了结果,却是一个令人难堪的结果。

  对能量元素的属性和排列有最切体经历的我来说也无法反驳既成的事实。

  基本上,人体经脉内如果保存着以前的真元能量,也就是说如果我的经脉里多少还有一丝“守护能量”的话,那这么一丝能量哪怕再少,它也是我体内气机的主导活动能源,这种情形哪怕后来以任何方式增强能量,所增强的能量也一定是同体内余存的主导活动能源同一属性,而绝不会有任何的异变。

  但出现异变的另外一种情形,就好比我目前遭遇到的情况,我体内已经不再余存丝毫的“守护能量”,体内气机没有任何的主导活动能源,我就好象完全是壶遭到净化过的清澈见底的水一般,以前的痕迹已经被抹除干净,之后任何一点不属于水的东西进来都能很快就从清澈中突显出来。

  由于我体内没有任何能量可做体内气机的能源主导,所以当我完全以最古老也是最有效的参元心法打坐行息后,在我体内形成的能量就有百分九十九以上是和以前完全不同属性的,更何况没人比我更清新守护能量奇怪的元素排列。

  “守护能量”并不是由固定的几组能量元素构成的,排列的位置也随时在浮动变化着,应该说“守护能量”的形成是十分奇妙的事情。

  其实我都是在几位风神学院老师面前展示八个能量球同时聚集并且同时自行吸纳能量属性,壮大自身球体的实验时,无意被自身的能量球体反噬,大难不死反而获得“守护能量”这种神奇的力量,至于它是怎么产生的?我却绝对说不上来。

  没有了神奇的“守护能量”,纵然我将能量气场连接本体经脉,只凭这种最普通的没有任何特殊性的复属性能量,我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武术高手而已,强者境界已经远离我而去了。

  到了此刻,我才发觉拥有一身别人所没有的神奇能量是多么足以自傲的事情,就连那可冻结一切的“寒能”在自己守护能量的护持下,也会无功而返。

  脑海里闪过“寒能”,我心蓦地一动,是呀,“守护能量”神奇的元素排列变化自己不能窥得门径,但其他同样极为特殊的以固定元素排列组合而成的能量自己却可以轻易地改变自身能量元素的排列而独留想要掌握的新的能量的元素排列。

  这种转化能量的经历自己不是没有过,而转化的还恰恰正是单极能量体“寒能”。

  其实自己目前也只记得转化单极能量“寒能”的方法而已。

  我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如果自己想再踏入强者境界,挖掘未知名存在刻印在自己脑海里的“众神印记”,目前只有选择“寒能”一途了,而事实上早在很久以前,从铁胜侠那里亲身感受到“寒能”的威力后,自己就对“寒能”情有独钟了。

  “现在或许正是个机会!”我坚定地对自己说。

  虽然心里很明白寒能一旦真的引进自己经脉后,首先承受不住这股至寒侵袭的可能会是自己的肉体,但没试过,又有谁知道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与其目前窝囊地活着,还不如勇敢一搏呢!

  脑海里刹那回响着麦天那嚣张狂傲的声音:

  “夏长平!当我冒着失魂的危险,成功地逼迫出自身的潜能,踏入强者领域后,我就已经在期待着能再与你一战,这个机会终于到来了!”

  虽然自己不知道麦天所谓的失魂危险的含义是什么,但想来一定是无比危险的一次自我生命极限的突破!

  下了决心,我颓丧的心也重新振作了起来。

  “我要闭关,相信这次一定很久。”我表情沉重却十分坚定地道。

  “你自己打算突破自己?”涟漪看穿了我的心事。

  我点了点头,不成功,则成仁!

  进入悠长的闭关,进行异化真元,我需要做的准备事项非常多,首先我要让自己的身体机能处于最佳状态,包括先将能量气场重新纳入体内,逆化真元能量为精神能量,开辟“神经海”,而这两项工作都是非常耗费时间和精力的。

  时间在我的意识中又再次被彻底的遗忘,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要仔细勘察我的周身经脉,看它们究竟是否有足够的力量承受寒能入体的侵袭?

  好在我发现,可主导性的“守护能量”虽然已经消失了,但那些非主导性忠诚地守护在自己经脉外层和身体各个重要器官的“守护能量”依然存在,依然是那么的死忠地守护着我。

  其实当我感受到非主导性的守护能量竟然会在黄金掌劲的侵袭下,却完好无损地留存了下来,隐约之间似乎有一道灵光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当我想再仔细感觉的时候这一闪的灵光却又怎么也抓不到。

  有了经脉外神奇“守护能量”的忠诚守护,我感到安心了许多,信心也骤然增强了许多。

  只是令我稍微有些放心不下的是,我发现经脉虽然有守护能量守护,但其实在麦修元黄金掌劲的侵蚀下,我的经脉却处处呈现破裂的痕迹,只是因为一直有守护能量于外层的牢牢密实的守护,所以破裂处并未给我带来任何可怕的后果。

  其实,我心里突然有个冲动,因为以前我的经脉同样也是因为达到彻底破裂的边缘,最后肉质经脉完全消失,由守护能量再次修复延伸出完全能量化的光质脉络。

  所以这个冲动使我竟有一种干脆将这些欲断不断临近破碎的肉质经脉自我瓦解算了的想法,那或许肉质经脉就完全能量光质化了。

  当周身主要经脉完全能量光质化的话,肉质经脉的局限性对我将不复存在,到时我最强力量所能达到的将不只是现今经脉容量幅度扩充四倍的力量了。

  我心有点蹦动,但这种事情我依旧不敢冒险,万一那些被自我毁掉的肉质经脉并不能如愿地被守护能量修复,不能变成能量化的光质脉络,那到时我真的就完全成为一个彻底的废人了。

  彻底抛除其他的异想和杂念,我全身贯注于异化真元的焦点上去。

  在漆黑幽静的石室之中,时光不分昼夜的悄然流逝……

  似乎是正确的选择,更为耀眼的力量将重新迸发出异彩。

  依然是在卡罗湿地,依然是在石洞上面的崖顶,天依然飘降着雪,那种刺骨的冷现在对我来说已经稍嫌暖和了一些。

  大自然下气候的寒能,又怎么比得了此时在我体内悄然流动着的那股股凝若实体的寒息?

  默默地伫立于崖顶,我的孤寂和落寞隐隐散发出一股比这大自然的气候还要严寒的冷,雪花飘至身体三尺外就刹那受到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给彻底粉碎,化为点点晶莹飘洒四周。

  是的,在经过四个月的闭关之中,我终于成功地祛除体内无任何特殊性质的复属性能量,异化为单极属性的“寒能”。

  当寒能成功地代替复属性能量扎根在我气机之间,我逐渐吸纳更多的寒能后,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那些将断未断,行将破碎的肉质经脉竟在这极寒力量的涌动下一一粉碎,这最恶劣残酷的一幕却因为经脉外层有着“守护能量”的神奇威力,并在守护能量的护持下,成功地异化为能量化的光质脉络!

  守护能量与寒能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能量在最密切的接触下,并没有衍生丝毫的排斥感,反而相敬如宾似的共同在我体内重新架设起一条条更为直接宽阔的大道。

  肉体在两种能量的改造下,体内的五脏六腑又再次发生了变化,这些人体内最为脆弱也是最重要的器官被集合在右胸之间,被纳入一个闪动着守护能量和寒能集结而成散发出朦胧光晕的球体之中。

  而曾经虚拟无形的能量气场竟也因浩大的寒能进驻以及经脉被彻底的改造而从无形化为有行出现在我的肚脐之间,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个无时不刻不再旋涡般流动着的气场的存在,我发现那景象似乎极类似宇宙间出现的黑洞旋涡。

  可是无论进行了怎么样的异变,当一切复归平静后,感受着体内充盈滂湃着的强大气息,以及天地之间突然细若可闻的气息,我突然感觉一种由衷的寂寞。

  我知道自己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一个我还无从进行验证的地步,但是这种突然心生俯瞰众生,唯我寂寞的感觉却使我意识到周围力量的渺小。

  当我睁开萦绕着冰凉和清寒气息的双眼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敏锐地捕捉到周围十里之内的所有气息,我没有用心神触动,仅凭对周围生命气机的灵敏感应,我就清晰地感觉到一株生嫩的寒齿草坚韧地破出潮湿的土地,朵朵雪花飘落寒齿草上化为雪水,沿着叶齿滑落地面的嘀咚声。

  这些生命气机的动静在我敏锐的关注感应下,视觉仿如刹那架空神识了一般,脑海是如此清晰地浮现真实的一切。

  让我对自己新生的力量感到由衷的自信,更兴落寞感的是我察觉到就在自己周围的一股能量气息,我奇怪的发现以前自己感应到的能量气息并没有任何形象可以表达心中的感觉,可现在,这股能量气息在我的感觉中就如同一道火焰,也许对以前的我来说这道力量火焰是十分强大的,可是现在,在我的感觉里,我突然觉得他的力量火焰竟是如此的弱小。

  如果说以前我所感应到的力量火焰需要以平视的角度或者可能还需要微微的仰视,那么现在我就是以完全俯视的角度看它了,我甚至觉得自己只要意念一动,就可以吹灭或冻结这道力量火焰。

  在我感应中的这道力量火焰不是别人,正是空中城市辈分最尊的首席长老潘一,也是当世少数的几个强者之一。

  为什么老者强者的力量此时在自己的感觉中力量火焰竟是如此弱小呢?

  其实心里异常清楚地知道自己新生的力量和异变的肉体已经远远地跨越了强者的等级。

  从一开始发现自己从强者境界的跌落的失落感到现今又突然发现自己远远凌驾强者力量的落寞感,使我刹那感觉一股位于颠峰的寂寥感!

  这感觉虽然强烈,但我并没敢就此自满自大,我甚至想到了那股曾经将自己摄取到宇宙深层空间的未知名存在,那帮助涟漪势若破竹般击败三大强者的无形存在,这些力量都远非自己所能想象和企及的,自己又凭什么因为这点点的力量而生自满呢?

  外界还有不知道多少自己所不知道的生命存在,多少自己所想象不到的真正颠峰力量的存在。

  可是怎么说呢,第一次清楚地感觉到拥有这种远远凌驾于其他人的力量又是何等的畅快?

  我很快就调整了心态,将心思放在未知名存在告诉自己那刻印在自己记忆深处的“众神印记”。

  我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众神印记”,又或许真能打开这种似乎虚无缥缈的印记?

  以精神意识体的游离方式,我很快就潜入了自己的神经记忆,寻找那所谓的“众神印记”,当我从一组组对往昔的记忆中搜索而过,那些刻骨铭心的无论是甜蜜还是痛楚的记忆再次清晰地闪现眼前时,我几乎抑制不住要远远地逃离这片记忆世界。

  可是无论什么样伤痛,什么样的甜蜜都已经是发生过的记忆,我也不是那么的难以承受,何况当我感受到新生力量在体内奔腾时,心灵也骤然强大了起来。

  终于记记忆深处的最后一页被打开了,我看到漆黑的记忆背后闪动着的一团细微的亮光。

  “在众神的伟大怀抱下享受宇宙和平的各种尊敬的生命,当您有缘倾听到我‘众神殿’留待后人的关于恶魔生物的形态以及一直维护宇宙生命生态正常生长的众神族资料时,您,宇宙中所有都该被尊敬的生命,您将是我众神殿的继承者,我将告诉你有关宇宙的一切奥秘。”

  “我们是被宇宙赋予拥有最强大力量的一个生命种族,我们掌握着宇宙的大片空间力量,一直关注着宇宙生命的平衡和新生命的缘起,我们的职责不再干预,而在护持,无论是和善的,还是具有邪恶本质的生命我们都一同对待,因为伟大的宇宙之父告诉我们,宇宙的所有生命都是值得尊敬和爱护的。”

  “已经不知道多少亿亿年了,拥有永恒生命的众神族唯一的职责就是履行宇宙之父授予的职责:维护宇宙生命形态的正常生长以及维护宇宙和平。”

  “拥有永恒生命的众神族全部族人只有三十位,却因为各自的职责,几亿年来分别驻守着宇宙的各个空间,个别掌握着空间力量,保证宇宙的和平和光明。”

  “几亿亿年过去了,宇宙的各种缘起生命在我们众神族的护持下成长着,宇宙也是洋溢着一片生机,看着我们亿亿年的努力成果,我们都感到极大的欣慰。”

  “可是,在一个我们众神族所掌握的空间力量一直都无法跨越的深层空间,一种黑暗的力量却悄悄地进行着进化和繁衍,再互相吞噬结合的逆向生命力量,这是一种连当时身为众神领袖的我也无法察觉的未知名存在,现在已经有了个适合它的名称——‘恶魔生物’。”

  “‘恶魔生物’无形无体,飘渺虚无,就如同宇宙中诸多能量中的某种游离状态的能量一般……”

  记忆进展到这里,我陡然一动,这种形态的存在不就象人类世界中的某种细菌或者瘟疫一般吗,平时人们始终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只有等到病症爆发出来了,人们才会觉察到它们的存在。

  “这种无形无态的邪恶存在悄悄地跨越了它们的生长空间,魔爪伸向宇宙中力量最为强大的众神之间。”

  “大部分的‘神’在不知不觉中被‘恶魔生物’侵蚀,并被其控制,成为‘劣神’,他们不再驻守并爱护他们所应履行职责的领地,却用他们掌握着的空间力量对他们领域内的生命降下残酷而邪恶的灾难。邪恶和灾难从自己的空间蔓延到其他神的空间,并由此爆发了‘神族之间’的战争,操纵空间力量的战斗是非常可怕的,部分宇宙空间开始坍塌,宇宙逐渐失去平衡,危机已经蔓延整个宇宙的本源枢纽。”

  “为了宇宙,身为神之领袖的我——众神殿不得以使用本源力量镇压了所有失去常性大肆反抗的众神,我终于察觉到了恶魔生物的存在,这种对神来说就如同致命病菌的存在!”听到这里,我似乎也感觉到话语中深沉的沉痛。

  “为了拯救‘神之一族’,为了宇宙的和平安定不致遭受恶魔生物的侵袭,更为了找出这种无形无态的邪恶本源的存在,我不得以将自己同样化为无形之体,深入到宇宙各种属性的能量分子当中,寻找恶魔生物邪恶本源的存在。”

  “但是以我已经同样化为无形存在的力量而言,就算找到了恶魔生物邪恶本源的存在,要想消灭它,我显然是无法办到的,但是我的力量虽然消灭不了它们,却还是有办法使制止他们邪恶本源的。”

  “为了能够使‘神之一族’不再对这种无形状态的‘恶魔生物’束手无策,采取了唯一一个可以凑效的办法。”

  “我开始寻找宇宙中其他的能量与自己结合,以造成恶魔生物生命本源的形式形成一股可以不断地自行吞噬以及不断地自行重新组合的能量体,并利用这股能量强力地打进了‘邪恶本源’的领域之中,我成功地破坏了邪恶本源最为原始的‘生命链’,成功地使“邪恶本源”失去了无形存在的优势,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

  众神印记的光芒闪烁到这里,就开始暗淡了下来,当它完全失去光辉,并且化为记忆碎片消失在我眼前时,另一小团光点跟着闪亮而起。

  “我最亲爱的孩子。”

  慈祥和爱怜声音柔和地在耳边回响,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孺募的情怀萦绕心田。

  “当你解开这个‘众神印记’,证明你的实力已经如我所愿成长到强者的境界,那么你也正式成为众神殿的继承者,我可以告知你寻找宇宙本源力量的方法,使你的力量最终能够成长到凌驾于众神之上,成为众神族唯一留下的卫道者。”

  接下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未知名的存在叫“神母”,她告诉我伟大的神之领袖“众神殿”在破坏了“邪恶本源”的“生命链”后,最后也因为自己和“邪恶本源”结合为一体而失去了自我意志的存在。

  可是“众神殿”还是太低估了“邪恶本源”的能力,虽然“邪恶本源”被迫形成了新的进化,但它本身驾驭其他生命意志的能力并未消失,本来无形存在于“神”思维领域内的能量转而进化为白色的条状形生物依旧盘踞在个别“神”的神经系统之中,并且依然能驾驭“神”的意志。

  幸好伟大的“神之领袖”——“众神殿”在决定使自己的计划付诸实施之前就先一步把自己了解到“邪恶本源”的形态特性以及可能战胜它们的战术凝聚成一个记忆的印记传给了“神族”的第二领袖“神母”,让她在自己死亡之后领导“神族”最终战胜“邪恶本源”。

  为了彻底净化“劣神”神经系统中的“恶魔生物”,真正的“神”与“恶魔”之间的较量正式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争。

  宇宙浩劫带给其他空间的影响是巨大的。

  令“众神”意想不到的是“邪恶本源”在进化为有形状态之后,虽然控制其它物种生命意志的能力大副减退,却也因结合了“众神殿”当初为破坏己身无形状态的那股可不断自我吞噬、不断自我重新排列能量分子结构的能力,反而大幅度增进了其直接吸收及运用宇宙中的能量来反击“众神”的能力,而不单再只是控制其它生命物种意志这项能力。

  “邪恶本源”可说由此摆脱了只能控制其它生命的意志借此达到自己目的的局限性,而成为可凭自身的条件就达到破坏宇宙所有生命的目的。

  究竟是众神殿促使了邪恶本源的退化,还是促使了它们进化,这已经无从稽考,也没有任何力量敢对伟大的神之领袖提出任何置疑。

  “经过万年的纠缠,神与劣神之间终于两败俱伤,而我的生命力量最后也和‘邪恶本源’双双互锁,一起在宇宙深层空间纠缠着,没人可以逃离。”

  “一直到了近来,我感到邪恶本源的力量似乎已经逐渐衰落,我才有时间进行我的计划。为了使宇宙的生命或许有机缘掌握众神的本源力量,我利用生命精元凝聚出一本金版众神经,令它漂流宇宙,寻找有缘人,那或许有朝一日会有某种宇宙中生命驾御着本源力量前来消灭掉邪恶本源,结束我亿万年的痛苦。”

  “可是这样的几率实在太渺茫了,而我永恒的生命力量也因为和邪恶本源纠缠太久,似乎已经受到了侵蚀,我的生命力量也在逐渐的衰落中,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一旦邪恶本源脱离了束缚,那整个宇宙将会是一片死亡地带。”

  “可那似乎也是迟早的事情,所以,我最亲爱的孩子,你从现在起必须负担起歼灭‘邪恶本源’恶魔生物的使命,你要掌握维持宇宙枢纽的本源力量,这力量正是神母最为忌惮的,你要找到它,并掌握它!”

  神母的“印记”到了这里也没了,我是知道了有关“恶魔生物”的“邪恶本源”以及它的进化历史,可是我还是没有从众神印记中了解到什么维持宇宙枢纽的本源力量是什么?神母只让自己寻找到它,可是鬼才晓得这种存在于宇宙中的虚无缥缈的力量,我一个平凡的人类又怎么可能找得到呢?

  我苦笑地嘲讽着自己,也嘲讽着“众神印记”传达的这令人难以置信的信息。

  缓缓地退出自己的精神记忆,我心也骤然感到极度的复杂。

  恶魔生物的存在是事实,它那邪恶的心灵也是如此的恐怖,可是若说一定非要什么本源力量才可以消灭得了它的话……

  突然之间,我心一震,如果说邪恶本源依然和神母在宇宙的深层空间纠缠,那流落地球的恶魔生物又是从哪里来的?

  想到这里,我脑子里几乎都要炸掉了,因为我隐隐之间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请转达给我最亲爱的人类孩子夏长平,务必歼灭所有接触过‘金版众神经’,修炼过此典籍的生命体,找出恶魔分裂的六识主元神,打开‘众神印记’,消灭恶魔生物,维护神之卫道职责!”

  脑海里再次回荡着红笙族转达给我的信息,我隐然已经想到了什么,却没勇气去面对这种猜测。

  沉叹了口气,我知道无论怎么猜想,以我目前的能力来说都是做不了什么的,惟有走一步算一步,见机行事了。

  想到这里,我微微伸了伸懒腰,才发觉闭关的这段时间自己已经不知道这样动不动地静坐多久了。

  舒畅地躺了下去,我四肢慵懒地伸展着,眼睛也微微合了起来。

  在我受到重创的时候,我几乎一整年都在昏睡中,现在,不知道闭关静坐多久的我似乎又有一些怀念那段人事不知的日子了。

  

第四十章 力量源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