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特仑帝都

    "当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落寞地伫立于崖顶,我油然想起这句经典名言。

  是呀,如果自己真的成为一个普通人,力量的提升已经完全给截止的话,那自己也就不必有这么多的烦恼了。

  可是自己不是,当我再次从极细微的睡眠中醒来,静静地感受着天地之间洋溢着的万物生机,以及游荡空间的各种气息,突然发觉"众神印记"中提到的本源力量难道就不是和空间能量息息相关的吗,或许每一种能量都可能是本源力量。

  而更重要的一点,我沉叹了口气,以"众神殿"和神母拥有的本源力量都依然消灭不了"恶魔生物",神母甚至和恶魔生物的邪恶本源在宇宙深层空间纠缠了上亿年的岁月,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时间观念,我已经无法想象,不过从中可见所谓的本源力量也不见得有什么厉害之处。

  还不如自己利用精神力量探察出恶魔生物的裂殖体后以自己所能想到的方法来加以消灭,就如同那匿藏在"冰界寒剑"中的恶魔生物裂殖体最后就被自己利用力丹君的极炎能给消灭净化掉。

  想到冰界寒剑,我陡然想起颜木罕曾经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在‘明王星‘这个广阔而神秘的土地上,有许许多多还未经人类开发的原始地带,生畜难近,生态决然相反却又已广为人知的神秘地带就有两个,一个是位于‘云热高山‘终年弥漫着高温巨热的‘焰湖‘,一个则是位于‘卡罗湿地‘的‘冰魂地底‘,那是一个终年最高温度也达零下百度的地域,名副其实的一个冰原世界,我手中的这把散发绝寒气息的剑就是无数冰魄的精魂所聚,来自‘冰界‘锤炼出来的寒光之剑!"

  "‘卡罗湿地‘?零下百度的‘冰魂地底‘?"

  环视着脚下就是明王星号称气候最为恶劣地带之一卡罗湿地,我眉头深深皱紧了起来,所谓的"冰魂地底"又在那里呢?

  敏锐的知觉刹那延伸了数十里,我却感觉周围依然是如我现在所处的地带一样,丝毫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知觉感应到就在周围的一股力量火焰微微跳动,向我飘了过来。

  我知道那是代表着老者潘一长老力量的火焰。

  "踏入一个新的领域,感受到的也完全是一个全新的感觉。"我默默地思忖着,而知觉感应到力量火焰的移动迹象也丝毫没能逃过自己的捕捉。

  站在自己身后,老者的眼中依然残留着昨天见到我时的那抹惊讶。

  以我现在庞大的精神力量,我很清晰地就捕捉到老者游荡的精神信息。

  自己从受到重创的长年昏迷,到逐渐恢复,以至闭关前和闭关后的状态,老者以他那身为强者的洞察力亲身地感受着我的前后变化。

  当我闭关前恢复状态时,隐然已经从强者的颠峰力量下降到普通水准时,老者也替我感到惋惜和慨叹,甚至也在思索着无数可行性的方法希望可以帮助我提升力量。

  却没料到我毅然闭关后的四个月后,再次出现时,竟然已经不是身为强者的他所能看透的了。

  我的双眼看来更为清澈深远,也更为森寒冷漠,浑身萦绕的一股淡淡的寒意让人微一走到附近就忍不住要打个寒噤。

  老者这些心里活动和精神思想在第一天我们见面时,丝毫没有逃过我的双眼。

  傲然的笑意微微自我的嘴角延伸而出,却很快又消失,恢复冷漠平淡的表情。

  "师妹还是没有回来……"老者苍白的眉头微微抖动,平静的目光下有着淡淡的忧虑。

  我沉默。

  昨天从老者的口中,我知道在两个月前,我还处于闭关期间,涟漪就出发去明王星特仑帝国独立政府新落成的首都特仑帝都去了。

  新落成的帝都特仑建立在大西南的林菲平原的中北部,距离"林菲市"约三万八千公里。

  大西南的林菲平原作为明王星与外界接壤的宇航起跑线,自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理地位,而由于原本的明王星并不注重的科技,因此对于这块最适合宇航飞船停靠的林菲平原却不怎么注重。

  但对于重视高科技以及星球最基本安全考量的火星独立联盟,现在的正式名称应该是特仑帝国独立政府对这块空白却非常的重视。

  因为一个星球,最重要的就是主权,虽然说以前的明王主权,但那不过只局限于民生,却没有实际包含整个明王星对外的通航限制权。

  明王星基本可以说是没有真正隶属于自己管辖下的宇航港口的,都是直接交予那些来往和明王星通商的大商家大集团自由通航。

  所以若不是地球政府本身对宇航出行有着非常严格的管制标准和限制要求,明王星人基本又只喜爱古武术,自身也没有宇航条件,不然这块宇航线早就呈现一边混乱了。

  对科技和军事,甚至对国家安全有着非常高的警惕感的特仑独立政府,在完全统一了明王星,也成功使那些大部分完全专注于古武事业的明王星人改变了对人生未来的观点后,就加重主要力量布防明王星对外的那块完全不设防的宇航通道。

  林菲平原成为明王星最重要的宇航枢纽地带,林菲市也成为重要的宇航港口城市。

  就连首都,特仑独立政府也选择落成于林菲平原的中北部,而不是目前明王星最为繁华和广阔的古武城。

  古武城依然还是以前的古武城,几大由当代强者组成的古武势力也依旧存在,独立政府并不排斥古武术,甚至还加力提倡。

  而事实上,特仑帝国独立政府的落成,并没有给明王星人的民生生活和社会安定带来破坏,相反的,明王星在独立政府的管辖下,正一步步显示着它的进步和繁荣,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向前迈进着,以前各大势力械斗拼杀的场面已不再轻易发生。

  可以说,特仑帝国独立政府的建立给明王星人带来的是富饶和安定,自由和民主的生活。

  从老者潘一感慨的口中,我知道连这位参与了地球科技军团军事行动的老人也对帝国独立政府带来一番新气象感到无可挑剔,甚至还觉得比由地球军团来组建政府还要公正民主。

  虽然特仑帝国掌握着真正的生杀大权,但这种权利并非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而是将权利分布在独立政府的各个部门上,帝国军的存在目前只是起到一个安全保障和威慑的作用,却绝没有显露帝权主义的迹象,虽然他们名义是帝国。

  从老者口中获悉的明王星现状使我对特仑帝国独立政府大起好感,就是不知道被逮捕的好友昌浩现在究竟怎样了?

  还有斯利芬……

  想到心爱的女人,那抹坚毅冷静的身影依然是如此清晰地浮现我的眼前。

  "是时候去寻找他们了。"

  我默默地想着。

  "她没说什么时候回来?"我问道。

  老者缓缓地摇着头:"不过你出关就好了……"欲言又止。

  我回头,感激地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当我在智者武堂陷入对众多武学的迷惘时,是他赠送给了我四十字的武学真言,点醒了我修业的方向,使我没有执著于武学技能,而是领悟到意念随心的重要性,这种全新的体会,使我目光触及到一个全新的领域。

  "等师妹回来,我们也该回地球,向城主汇报了。"

  我浑身一震,因为一直以来我还没想过回地球这个问题。当我为了心爱的女人而万里迢迢奔赴明王星后,我就没有考虑回地球的事。

  "回地球?"我喃喃地,心中却蓦地一动:"不是说帝国政府目前严厉封闭明王星的宇航线,甚至连火星也暂时没有开放吗?"

  我想起昨天老者亲口说的明王星的宇航港口封闭的事,不由有些奇怪地问。

  老者点了点头:"这也是师妹为什么去特仑帝都的主要原因。"

  我不解。

  老者叹了口气,遥望着白茫茫的前方,说道:"火星独立联盟成功登入明王星,并且顺利在明王星建立了新的政权,地球科技军团的军事行动全军覆没,一败涂地,这已成事实,我们现在只希望特仑帝国不要存有侵略地球的野心,能够和地球和平相处就好了。"

  "已成事实的历史没人能够改变,连一向尊崇明王主权的明王星人都逐渐接受了现实,地球又能做些什么呢?"老者苦笑。

  "好在特仑帝国好象目标只在建设统治明王星上,目前地球相对来说还是安全的,地球的军事行动既然以失败告终,那我们也应该离开这个不属于我们家乡的星球了。"

  "离开?"一时间我有点茫然了。

  老者点了点头:"这次军事行动败北,地球本来就动荡的政局将更加难测,原本是想先行统一明王星,镇压火星动乱,但事实上,地球的科技军事实在太苍白,太无力了。无论怎样,我们都该尽早回去,为地球贡献我们的一点力量。"

  我沉默了下来,没有办法作出回答,事实上我对自己的未来非常迷茫,特别是现在在斯利芬和涟漪这两份感情上不知道怎么取舍?

  现在,诸事平静,明王政权已经倒台,自己也应该去找心爱的女人斯利芬了,我现在需要的是她给我一个真正的答案。

  主意已定,我开始仔向老者询问内心犹存的点点不解:"涟漪去帝都是否是向独立政府申请返乡要求?"

  老者道:"没错,师妹不只希望独立政府能够批准我们的返乡要求,更希望独立政府可以释放那些被俘虏的人质。"

  "她为什么敢去递交这样的申请呢,有把握?"我惊讶地道。

  依照我的猜想,帝国独立政府目前正处于建设和稳定期,能否批准返乡要求都还难说,怎么涟漪竟然还要求释放地球人质?

  "特仑帝国独立政府已经成立一周年有余,也已经顺利平稳的渡过最初那段最易爆发反动战争的敏感期,依照星球独立公约,帝国独立政府早就应该向全人类递交他们的成立和独立宣言了。"

  老者缓缓说道:"师妹就是希望能够利用这个机会,搭乘帝国派往地球传达独立宣言的宇航飞船回归地球,如果帝国政府对地球没有任何企图和敌意,他们是会释放被俘虏的人质的。"

  "如果帝国政府不愿意释放人质,也不愿意派遣信使向地球传达独立宣言?那怎么办,涟漪岂不危险?"我心中一动,眉头已经紧皱而起。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老者平淡的神情中有点隐忧:"可是,特仑帝国本身就是地球派驻火星研发高科技设备的人员组建的,只要是人类,就绝不会不顾忌全人类上百亿人民的心声和意愿,只有真正获得全人类的承认,那才是真正名正言顺的存在。"

  "我走一趟帝都!"我淡淡地抛下这句话,刺骨的寒流卷动之中,我人已骤然消失在凛冽风雪中的崖顶,无声地消失在老者的身边。

  在瞬移的那瞬间,我依然清晰地感受到老者心中那股抑制不住的震骇。

  没有人想象得到我这次闭关突破后,掌握的特殊技能也突破到一个全新的领域。

  瞬间移动这项神奇的移动技能已经突破到不需要只能借助于心神触动或精神游离才能成功移动,现在凭延伸出去的知觉锁定的范围也能够达成瞬移了。

  虽然知觉延伸扩散的范围很有限,取决于自身能量的强度,但相对于心神触动需要心平气静,空冥无思的状态来说,利用知觉感应来达成瞬移却不知道方便了多少倍。

  就如同此时我的移动,虽然目前我知觉所能探测到的最大范围只有四十里,而能够瞬间捕捉到知觉探测到的空间气机,也只在三十里之内,因此我的每一次瞬移最多也就是三十里。

  相对利用我本身的飞行速度,瞬移所能达到的速度简直已经是正常飞行下的十倍速度了。

  正常的飞行速度消耗的是真元能量,而利用知觉锁定达成的瞬移消耗的却是既消耗精神力量同时也消耗部分的真元能量,好在这次进行长达四个月的大闭关,大突破,我"神经海"里的精神能量已经十分强大,虽然相对神经海这个似乎永久都不能填满的虚拟精神空间来说,里面容纳我自认为已经十分充足的精神能量可能远远还不到千万份之一。

  在我目前已经跨越强者等级的力量下,距离坐落大西南林菲平原中北部的帝都二十三万公里的距离在我正常飞行下,大概需要耗时三个小时,但在瞬移之中,我仅仅花费了不到三十分钟就到达距离帝都只剩两千余米的位置。

  这一路的连续瞬移跳跃, 我根本就没来得及观察巨变后的明王星,当此时悬浮在帝都外围的草绿平原上空,遥望这座仅用半年还不到就落成的浩大都市建筑,我不由目瞪口呆,感叹高科技实力的神奇威力。

  眼前的特仑,原本是林菲平原中北部一处广阔平坦的草原,城市面积约一万平方千米,面积约为古武城的四分之一,这样的城市在土地富饶辽阔的明王星来说并不算大,但在短短的半年之间就全部竣工,而且还是一座如此科技发达的现代化高新城市,这就不由不让我感叹高科技的神奇了。

  从空中俯瞰而下,新生的城市特仑就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边缘绽开着为数十八片巨大的如叶片一样的椭圆形精钢网,我完全不晓得这些城市钢叶有什么用处,但城市中那一栋栋高层建筑以及不时在城市上空以一种固定的轨迹井然有序飞翔着的飞行器却显示出城市的繁荣生机和活力。

  而在飞行器航道的下方,却是一些拥有古武力量的武术家们自由飞行的空间(如同车道和人行道),科技产物和古武力量互不干扰地使用着同一个空间,处处都显得那么的和谐。

  相对于以前不见丝毫高科技产物,处处显得落后荒蛮的明王星,我几乎以为自己到了另外一个星球。

  静静地盘膝悬浮在虚空之中,我感叹着这么一座浩大的工程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当然更让我敬服的还是科技力量。

  其实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以明王五强者的力量最后竟也乖乖的归顺帝国军?

  难道说火星独立联盟的科技军备力量就真的这么强大?我怀疑,我甚至想到在我的力量还只是普通的一个古武术学院学生的时候,回家乡古大陆大洋州遭遇的第一次科技军备的袭击,当时,对方可是动用了追踪性的导弹军备,可最后还不是一样被自己破解,还让自己打了个落花流水。

  我微微沉思着,一面想着冲动地离开卡罗湿地,来到繁荣的帝都之后该做的事情。

  当然我离开卡罗湿地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涟漪,担心她出事,另一个目的,也是想去找我另一个心爱的女人斯利芬。

  眼前浮现两张同样是那么美丽动人的俏脸,我心微微一跳,一股柔情悄然萦绕心田。

  "两个多么优秀的女人呀,我长平何得何能令你们如此看重。"

  缓缓地向新兴的高科城市帝都飘去,越接近帝都,知觉自发感受到的力量火焰也越来越多,当然,大多数的力量火焰在我的知觉中都好象一簇簇小火苗一般,与潘一等强者的力量火焰而言简直就像蚂蚁和大象,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而在我的心里,就算是强者级的力量火焰也算不上什么了。

  临近帝都,看着围绕整座城市的二十米高的围墙,这种高墙在这个古武盛行和科技发达的时代里,所能起到的作用绝不是预防外人潜入,而是防止风沙吧。

  当我静静地悬浮在围墙边,俯瞰着从墙内延伸出来的一片巨大的精钢叶片网,近距离的目光探测下,我才发现这些精钢铁网带着极强的高压电流,而在网状交错之中,我的精神力量更隐然感觉到一种磁波脉动。

  "干什么的?报告您的身份!"

  一个生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只圆圆的像皮球一样长着细长的手脚的机器悬浮在我前方十米处,圆球体上一颗视频球发出一种黄色的光芒在我身上扫动。

  "机器人?"我眉头微微一皱,没想到特仑帝国独立政府竟在明王星使用这种先进的科技机器人,看来古武星球的历史已经一去不返了。

  对这种没有感情的,只知道服从指令的机器人我完全没有兴趣,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像一个机器人回答我的身份。

  懒得理它,知觉刹那锁定城市中一处明显没有生命迹象的小空地,我人已瞬间消失原处。

  可是非常奇怪,当我在瞬移的时候,我突然第一次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烦闷感,然后我第一次没有在自己锁定的范围出现,身体出现的地方竟只不过是围墙内,离围墙近到仅仅尺许左右的距离。

  也就是说我这次的瞬移,所跨越的距离竟然不过几米而已。

  心里正自疑惑,我猛地感觉到身边响起一种电流相斥的嗤嚓声,二十米围墙的上空隐然出现一道宽大的磁波网急快的一闪而没。

  惊异之间,却听那机器人怪声怪气地道:"侵略侵略。"

  那只独眼的视频散发出的黄光不住在我身上扫描。

  呱噪的声音兼之心里头萦绕的烦闷,使我极度的不舒服,目光隐隐的寒光一闪,我什么动作都没有做,寒能已刹那在机器人周围云聚,凭空将手舞足蹈的机器人冻结。

  冷"哼"一声,完全精钢构造的机器人在我强大的寒能力量侵蚀下,已化为点点晶体粉碎,飘散,一点渣滓也没剩下。

  远处传来警报声,我眉头一皱,冰冷的寒流卷动中,淡若无形的虚影迅速地朝五百米处一座高八十层的大厦顶端逸去。

  远远离开围墙边,心里头的烦闷感才彻底消失,我也已经知道刚才瞬移没有成功是受到无形架设在围墙上空的电子磁波网的影响。

  伫立在大厦的顶端,我冷冷地看着几条人影随着警报的响起,搜查着刚才我所处的地方。

  那几条人影都穿着统一编制的军服,显然是帝国军的卫兵,只是他们的力量火焰在我的知觉感应中实在小得可怜。

  嘴角扬起一丝冷笑,气息微微行转,我人已大摇大摆的飞行在城市上空。

  同时之间,我的知觉已经以最大的幅度向四周扩散延伸,查找着涟漪的气息。

  以最大四十里的知觉感应,要在城市面积上万平方千米的帝都查找涟漪的踪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算我以地毯式的搜索,查完整个帝都,也不一定就能找到,因为涟漪人是活的,会移动,说不定我搜索完这里,她就恰好出现在我刚刚搜索完的地方而和我错过。

  命运总是这样喜欢捉弄人,我可不清楚自己是否也可能会被捉弄个这么一次?

  所以对这样的搜索我倒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

  涟漪是来帝都向独立政府申请返回地球和希望帝国军可以释放人质的,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从独立政府那里找到有关涟漪的消息。

  沉思之中,我却猛地察觉二十股微弱的能量气息正向我迅速接近中。

  

第四十一章 特仑帝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