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爱情友情

    空中城市!

  我内心极度震撼,如果局势真的已经这么扑朔迷离的话,空中城市确实有可能接掌了地球的政权。

  毕竟空中城市既然参与了地球科技军团针对明王星的军事计划,就代表他不是没有野心,或者不应该说是野心,而是仁义的挽救陷于瘫痪处与战火边缘的地球政权。

  "空中城市对地球人甚至是全人类都有极大的影响,所以这次我们针对空中城市的作战一定要计划周详,任何有可能导致作战影响的因素都要排除,这三十万地球降军虽然已经为我帝国收编,但就像一颗未定时的炸弹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萧恩已经说得非常透白了,我再不理解的话就当真要引发他们的疑虑了。

  我沉默地点了点头。

  我突然想到,既然帝国早已存了攻略地球之心,甚至在三个月前就拟订出针对空中城市的作战计划,那涟漪的到来岂非自投罗网?

  想到这,我骤然焦急了起来。

  "一代智者建立的空中城市,数百年来已经成为人们心目中一处倍受敬仰的圣地,其武学知识广为流传,才成就如今古武力量与新科技并驾齐驱的一大盛行。"

  萧恩淡淡地瞥了华斯比托将军一眼。

  "所以,此次我们如果能以古武力量赢得与空中城市的这场战争,而非科技力量,那我们明王星也将同时赢得全人类心中的敬畏,空中城市的地位也将在全人类的心目中大为倾斜。"

  "萧老。"华斯比托眉头微皱道:"听说不久前曾有一个自称是空中城市武堂长老的美丽女子前来帝都,此事最后如何解决?"

  听到话题竟转移到我心爱女人身上,我关注的目光同样紧紧地望向萧恩。

  "那个女子嘛?"萧恩微微沉思着:"此女子确实非常美丽动人,气质清雅如仙,实为世间难见的美人,其实力量更是远达强者境界。"

  "哦?"华斯比托显得十分有兴致地。

  "她的来意却幼稚得可笑。"萧恩似乎也提起了兴致,说道:"也许我们帝国政府在明王星施的仁政令那些一直不肯投诚我们的地球反叛分子觉得时局已经安定,认为帝国政府应该会派遣使者回地球向全人类宣告明王星建立新政权等事由,她以空中城市长老团代表的身份并且要求帝国释放地球俘虏,以求两星今后和平互处通航来往!却不知道帝国已经拟订好针对空中城市的作战计划!呵呵……"

  "那……她结果怎样?"我忍不住问道,汗水已渗出了我的额头,强力地控制内心的愤怒,一旦我听到心爱女人不测的消息,我保证一定要帝国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

  "此女子风采非凡,无人不为其魅力倾倒。"萧恩感叹道:"主席对她一见倾心,正自想方设法希望能够俘获女神之心,若不是主席因此无心国事,对地球作战计划本是主席一手拟订,哪犯得着我们再次议谈?"

  "那……"我正要继续追问涟漪的下落,萧恩已经摆手阻止我,说道:"接下来的议谈是关于其他几名始终不肯归降我们的地球俘虏。"

  我只好耐心静听,因为接下来议谈的同样是我关注的消息。

  一块高科技的电子晶屏自会议室内侧延伸了下来,刚好是在我的正前方,萧恩的左方,华斯比托的右方,因此我们三人都能同时看到。

  晶屏中荧屏亮起,再闪了几闪之后,蓝屏浮现,跟着几张我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晶屏之中。

  神万心、董魔、贝思挞、狱刑和另外六位显然是狱刑带领的"噬龙队"队员,神情憔悴而萎靡,但每个人的眼神却又依然那么的坚定。

  而威克尔、韩班、樊若松等人则不在其内,想来他们的身份本来就是明王星人,亲人和家族都在这里,自然是背叛了空中城市,选择投诚帝国了。

  "根据我们得到的确切信息,由东联集团和兵工集团联合组建的地球科技军团总兵力是二十一艘宇航军舰四十五万士兵,空中城市也出动千员战士。"

  萧恩侧头凝望着晶屏上的人质,赞赏地道:"四十五万军士除了那些战死的外几乎决大多数的人都投降了我帝国军,剩下就这十个风骨挺硬的古武战士了。"

  华斯比托语气森寒地问道:"萧老的意思是?"

  "看得出来这十人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是不管人才再多么的难得,如果不能为我帝国所用的话,那留着只会是祸害!"

  萧恩淡淡地道,轻轻的捧起桂茶轻啜了一口:"这种桂茶果然清新怡人,饮后令人神清气爽……"

  "萧老的意思,我明白,本将军愿意亲手充当这趟刽子手。"华斯比托目光森寒地盯着晶屏中的人影。

  "这种事怎好劳烦将军阁下呢?"萧恩哈哈笑道:"少将阁下……少将……"

  "啊?"我回过神来。

  萧恩的神情依然那么温和,但目光显然已经冷漠了许多:"今天耿毅少将似乎有些魂不守舍,心不在焉啊,是否贵体不适?"

  意念转动中,我已然叹道:"对不起萧老,刚才耿毅确实有些魂不守舍的,突然间获悉了如此的机密,令耿毅方才想起罗纳上校的汇报。"

  "哦?"萧恩和华斯比托同时望着我,知道我一定还有下文。

  "刚才罗纳上校在科技大厦门前莫名遭遇第八十五组巡逻卫兵的突袭,二十名突袭失败的叛乱者已经全数被歼,耿毅心里头一直觉得此事有些蹊跷,疑问一直萦绕心头,不觉就走神了。"

  "帝都的巡逻卫兵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的绝对可靠忠诚的士兵,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来?"华斯比托皱眉道。

  "罗纳上校汇报之后,我监察厅已就此事接受处理,会设立专案小组调查的!"

  萧恩点了点头,也不再追问,而事实上,帝都发生这种事件,确实只有监察厅有权处理一切。

  "少将,刚才的问题老夫已经说过了,不能为我帝国所用的人才,只有遗憾的歼灭之,此事交由你负责,再给他们一次为我帝国效忠的机会,如果他们的风骨还是那么硬的话,你就派人去古武城带回麦鞑家看守的要犯,统帅地球军团的领袖,那个叫做昌浩的年轻人,和这十个人一起执行枪决,让那些还心怀二意的降军们亲眼瞧瞧!"

  寒芒在我眼中一闪而逝,帝国已经要对我的朋友下手开刀了,我怎能使他们得逞?

  沉思之间,却听到萧恩的声音道:

  "果然是好茶呀,开了这么久的会议,非但不觉疲累,反而更觉精神奕奕,全亏这明王星特产的好茶,关议员不愧是明王星的当代强者,宗门领袖,连做事都这么地道……"

  "将军阁下!"

  "在。"

  "帝国第六军团目前似乎还没有合适的军团长是不是?"

  "是!"

  "我觉得关议员就很适合担任嘛。"

  "可是,第六军团是直属我帝国军的科技兵种,怎么能给明王星人担任?"

  "唉,将军您这样说就不对了嘛?什么叫明王星人?以后我们也都是明王星人嘛,还分什么彼此呢?何况不久的地球作战计划,帝国正要派遣诸位强者共同出征呢?关议员统领第六军团我就觉得再合适不过的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会将这项任命提交议会,会跟着下达军政部的。"

  "萧老的意见极是。"

  华斯比托无奈地道。

  "你千万不要小觑了空中城市的力量,此次出战地球是由你做总指挥,不是要你打科技战争,而是要和空中城市进行一场人类心目中的敬仰之战。"

  "敬仰之战?"我疑惑地问。

  "‘智者‘那可潘和勇者修克烨.明王之间武学力量的强弱数百年来一直都是地球和明王星两星武者之间攀比的对象,到底谁的武学正宗,谁的武学不如对方,都是一直以来两星武者之间争论不休的话题,所以这次帝国计划打着勇者与智者到底谁强谁弱?谁是古武学正宗的旗号和空中城市进行一场古武比斗,以我帝国目前拥有的十数个强者级力量的古武高手,空中城市绝无力量可以和我们相抗衡!何况,传说最为神秘难测的女强者涟漪目前也落在我们帝国的控制之中。"

  "此女真的有这么厉害?如此危险的人物让她呆在主席身边,不是十分危险吗?"我假意问道。

  华斯比托冷冷一笑:"主席的古武力量只怕当时很难有人可以与之匹敌,少将无须担心。"

  "少将其实言之有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萧恩眉头紧皱,沉吟了一会,坚定地道:"在当此帝国正值蓬勃发展的情势下,绝不能任主席因为留恋美色而荒废了大事!为防涟漪警觉逃离,我决意调遣四强过去拿下涟漪,秘密囚禁巴朗度囚室!"

  "我赞同萧老观点!却不知派哪四个强者出此任务?"华斯比托道。

  "就让关博翰议员,麦天将军、麦修元议员以及华斯比托将军你们四人担任此任务吧?"

  "是!"华斯比托霍地站了起来,行了个军礼。

  "为预防主席干预,我会给你议会最高的CAD签署令,有了此令,就是主席也不能阻止干预你们执行任务!"

  表情温和的萧恩部长却骤然间雷厉风行起来。

  "此事都应速战速决,若是不能顺利俘虏,亦可当场格杀!"

  萧恩严肃森寒地道。

  "耿毅少将,你的任务也很烦巨,老夫同样只有一句话,速战速决!"

  我完全呆住了,没想到自己刚才的一句话,却使心爱的女人涟漪陷入危机之中,而另一边自己的好朋友昌浩和董魔等十名空中城市的学员也陷入极大的危机之中。

  一边是爱情,一边是友情,两边的情势都是那么的危险,究竟自己如何取舍呢?

  呆了呆,看来我要想化解眼前这两难的危机,还是应该控制眼前这个显然掌握着极大权利的萧恩部长了。

  "他们几个目前被关押在什么地方?"我指着电子晶屏中的董魔他们。

  "他们已经从林菲市的看守营被解送到帝都,目前是在……"萧恩闭目沉思了会,似乎在回想一般:"嗯,被关押在帝都中心西区的特仑监狱,暂时由司法部监管。"

  从耿毅的记忆中枢我知道特仑监狱是帝都中心城市西区的一所看守十分严密的监狱,里头设置的科技警戒设备绝对不会比科技大厦的警戒弱多少,虽然该监狱目前并无什么犯人入住,而该囚室也分有好几等的牢房营,分别囚禁不同情况的人。如刚才萧恩所说的巴朗度囚室就在特仑监狱位于地底E层的警戒最为周密和坚固的牢营,该牢房所针对的也恰是古武力量十分强大的武术家,巴朗度囚室的科技防范和坚固程度已可用来囚禁强者级数的武道高手。

  "你是监察厅长官,和司法部打个招呼就可以去见那些人了,虽然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但我还是衷心希望你最后能有办法令他们回心转意,加入我帝国来。"

  议谈到这里已算是接近尾声,但我依然没从他们这里得到我心爱女人涟漪目前所在的下落,正自盘算着,神经海内的精神能量已经悄然蠢动,准备即使实行侵入计划,直接从萧恩的神经记忆中查找涟漪的下落。

  "主席他们现在的行踪位于哪里?"

  华斯比托将军适时地问出了我同样想询问的问题。

  "他们目前的行程在古武城,住在明王府。"萧恩已经站了起来。

  当最后得到我想要的消息后,蠢蠢欲动的精神能量刹那如同汹涌的海水一般,朝萧恩老者涌起。

  没有丝毫古武力量的萧恩竟然十分敏锐地察觉到我的精神能量,神情骤然巨变,手里端着的桂茶也跌落茶几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的表情十分奇怪的看着我,我还清楚地听到他的声音惊骇地在问:"你……你……不是耿毅……天……难道你……是……"

  我正奇怪在我精神能量的侵袭下,他怎么还能如此清晰的发出声音,却猛地感觉自己精神能量从萧恩脑部涌过时竟如同穿越了一片虚无一般,什么感觉都没有?

  而萧恩震骇之间,显得结巴的声音也颤抖着没有说完整。

  来回游荡于萧恩的脑部,我证实了萧恩的精神领域确实不存在的事实,也就是说,眼前这个掌握着帝国实权的人没有身为人类具有的精神思想和自我意识!

  他根本就不是人!

  以前我也有过精神力量侵入别人的脑海却如同行走在一间空旷屋子,丝毫没有查找到对方精神领域的感觉,那就是后来被证实精神思想和自我意识已经为恶魔生物的裂殖体寄宿的状态下才形成的原因。

  难道说眼前的萧恩其实也是恶魔生物的寄宿体吗?

  虽然隐隐之间感觉似乎有点不太对劲,但唯一对自己解释得过去的也就这样理由了!

  恶魔生物果然无所不在,竟然已经成功入侵进帝国的权要人物中了。

  我再次惊讶于恶魔生物的邪恶能力。

  "萧老,发生什么事了?"

  华斯比托警觉地道,强大的能量气息已经流转于周身。

  萧恩瞠目结舌地指着耿毅,又指指他的脑部,此时我庞大的精神能量正盘踞在他脑海之间,还没有离开。

  我不知道该怎么向帝国的人说他们议会的首席议员萧恩不是人,是恶魔寄宿体的事实,事实上绝对不会有人相信我的话,也不会有人肯听我的。

  沉叹了口气,我在耿毅的精神领域里抹除掉关于被入侵的种种信息,感应着空间自己本体精神能量的那一丝脉动,顷刻庞大的能量跨越空间,回到位于酒店中的本体。

  精神意识体回归本体后,我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一阵眩晕,因为在刚才精神能量的直接跨越回归中,我的精神能量穿越空间时和一批批架设在中心城市的电子磁波交错而过,每一次的碰触,我都发现随着自己精神意识体游离的精神能量便跟着被电子磁波给分散掉了一些。

  我已经没有时间感叹磁波对我精神能量的损害,意念跳动之间,连接能量气场内的一条光质经脉已经直接传送着寒能逆向神经中枢,在中枢神经那里默默地进行着寒能转化为精神能量的运做。

  大约过了十分钟,我才停止了精神能量的补充,知觉锁定外界的气机脉动,刹那消失于酒店之中。

  悄然悬浮于浩瀚的虚空之中凝望着帝都中心城市,在全身向四周流荡着绝冷的寒意时,心神也趋于极度的宁静之中。

  绝冷的气息席卷中,无形的空气似乎也为之冻结时,我人也在虚空之中划出一道肉眼难见的淡淡虚影,直直地向帝都中心城市急飞而去。

  以强大的能量为动力突破无形覆盖整个帝都中心城市的电子磁场,我一点也不觉得任何不适,除了知觉刹那感觉到无形的磁场被自己的侵入而剧烈波动外,我人就已经穿越了几千公尺的虚空,而警报声才在那时尖锐响起。

  没有丝毫的迟疑,我如一个鬼魅般地直奔目的地,帝都中心城市西区的特仑监狱。

  一些恰好挡在我面前的机器人巡警或是巡逻卫兵,才刚刚感觉到一股空间能量的波动,隐隐看到一条虚影飞身而过,没容他们有任何的时间发出警报,绝冷的寒流已随之将他们完全冻结。

  他们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感觉就是:冷!

  在知觉的广泛扩散下,所有出现在我知觉中的力量火焰个个都是那么的微弱,我意念只是微微一动,那些离自己最近的挡在自己面前的力量火焰,马上就被熄灭了。

  沿着从耿毅那里获得的信息,我很快就到达帝都中心城市西区的特仑监狱,知觉同时也捕捉到神万心、贝思挞和董魔、狱刑等人的能量气息,力量火焰也跟着鲜明地在自己知觉间簇动着。

  虽然已经知道位置,可是自己却不敢使用瞬间移动技能,因为我知道在特仑监狱的每一处空间都流动着无形的磁场。

  看着眼前白光闪烁的以金刚石提炼而成的精钢铁门。

  我手微微一拂,大片的寒能首次自我经脉之间沿着掌心痛快地席卷而出,一片晶莹闪过,原本白光生寒的铁门已冻结在一片片晶莹之中,绝冷的单极属性能量寒能已刹那侵蚀了百炼精钢。

  手再次轻拂之间,坚固的铁门瞬间已在自己面前粉碎开来,块块晶体摔落地面,在一声声清脆的声响中散为亿万冰尘,如耀眼的钻石,颗颗晶体四处散落闪烁,不一会就颗颗汽化。

  没有丝毫的停留,当那些架设在暗处的自动科技武器捕捉到的自己的身影,机簧弹动微响时,我的寒能已再次冻结它们所有的技能。

  当我见物破物,极尽破坏,快速深入时,知觉感受到的一股股力量火焰终于向我围绕了过来。

  我"哼"声的冷笑中,毫不理会。

  我不知道在我前进途中,有多少道力量火焰是被自己的意念一触即灭的?

  在我初遇铁胜侠,第一次感受到寒能的威力时,我就下意识地感觉寒能的威力是无从想象的,但是却没想到大突破后的自己拥有的寒能竟然这般的可怕?

  站在需要身份验证的电梯前,我冷眼扫过六位已经冰封冻僵的警卫,眉头深皱而起。

  因为这个时候我已经察觉到无数力量火焰正靠近的情景。

  我现在已经知道自己的寒能气息有多么的可怕?特别是力量已经跨越了强者等级的自己,哪怕一个意念的跳动,寒能都随时会在知觉锁定的范围聚集。

  而我已经不想再多伤人命了!

  目光跳动之中,我回转过身子看着眼前的长长的监狱甬道。

  低喝一声,我两手前扬,掌心倾吐中,大股寒能已汹涌的席卷而出,配合着我发出的寒能,知觉锁定中的空间,云聚起一团团非我体内而是直接提取于能量空间的寒能气流,只在顷刻之间,整条甬道刹那已沉陷在零下百度的极冷地带中,甬道四处云聚着厚厚的冰层,流光璀璨,晶莹夺目。一些盲头盲眼追踪而来的,把不住身体的卫兵一踏入这块突然变成极冷的冰寒地带,当场冻僵在地,被后面同样把不住冲势的的卫兵一撞,硬邦邦的身体立刻栽倒,乓啷一声,头和四肢就再也做不成兄弟了。

  

  

第四十四章 爱情友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