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游刃有余

    一声声惊呼声和一阵阵滚地葫芦般的剧烈声响中,冲进来的卫兵纷纷如见了鬼一样,惊叫着转头跑了回去。

  冷"哼"声中,站立电梯前的我,提起了右脚,轻轻一踏,在我灌注强大力量的一脚中,整个厚有四尺的坚硬地板顿时被我蹬出了个大洞,我人也随之从破开的大洞中飘了下去。

  连续踏破了三层地板,我终于到了特仑监狱的地底C层,而我要营救的人就在我前面二十米处的牢房之内。

  "夏长平!"囚禁在一起的董魔、神万心、贝思挞见了我都感到极度的吃惊和意外,虽然他们刚才都听到纷乱的声响,却没想到却是我来营救他们。

  十个人分三个牢房挨次毗邻着,看着那一根根粗如儿臂的栅栏,在我随意的一扯之下,大片连着钢铁墙壁的栅栏一起断开!钢铁墙壁在我巨大能力的拉扯下,更扭曲变形着。

  我没有理会三个张大着惊骇目光的空中学友,同样以相同的手段硬是拉断那些坚硬的实心钢管。

  在十双久久盈荡着震惊的目光中,我沉思着。

  自己是救他们出来了,可是明王星虽大,他们却又能去哪里呢?

  唯一的地方就是卡罗湿地,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卡罗湿地在哪里?可是自己跟着要尽快赶往古武城,自己也没有时间护送他们,因为对我来说比他们更重要的心爱女人涟漪和最要好的兄弟昌浩还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怎么办呢?

  我久久未决。

  "夏长平,真是你?"

  良久,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几个走出囚室,狱刑依然掩饰不住内心的惊讶。

  我淡漠地点了点头,浑身萦绕着的凛冽寒流使他们下意识地不敢靠我太近。

  看着眼前几张熟悉的脸,虽然彼此谈不上什么真挚的友情,但在如今四处皆敌的情势下,大家的心很容易就团结在了一起。

  以前虽然彼此都不喜欢彼此,甚至可以说对对方没有好感,现在我却能感受到他们眼神中潜意识流露出的依赖,但也许问他们的话,他们却绝对会打死也不会承认。

  "帝国已经决定对地球发起侵略战争。"我淡淡地道:"如果我得到的消息没错,空中城市可能已经执掌了地球的政权,所以他们这次作战方式完全是针对空中城市而来的。"

  十张脸都有明显的意外和震惊,但这个消息和刚才我显示出的强横力量给他们造成的冲击相比,显然是小意思。

  他们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狱刑叹道:"其实我们早已经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帝国成立已经有一年半,却始终不肯释放我们,而是威逼利诱我们加入帝国,从这些迹象不难看出帝国是绝对不会存着仁义之心的,只是……"

  狱刑疑惑地道:"空中城市接管了地球的政权,这消息是否属实呢?"

  我没有办法回答,因为我自己本身也不确定。

  "反正我将自己所获悉的消息告诉你们了。"我凝重地道:"我这就带你们冲出帝都,不过我还有急事要办,无法与你们随形,你们出逃出帝都后请直线往东飞行,潘一长老目前正在卡罗湿地,你们去与他会合,其他事情再做打算。"

  "最后能否逃出帝国的追捕,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我最后说道,知觉在三十里范围的敏锐感应之下,我知道特仑监狱的四周已经层层围满了帝国军队,在我的知觉感应中,我发现帝国军中有几十道的力量火焰是强过于狱刑和神万心等人的,而且他们所警戒的位置是空中,显然正是预防我们从空中逃逸的。

  "潘一长老?"狱刑喜道:"他在那里,那就太好了。"

  我淡淡地点了点头,又仔细地衡量了下外面的情形,在当前帝国军队严密的围守下,我虽然自信自己绝对不会受困,但在帝国军从四周而来的杀伤力强大的科技武器下面,我很难保证董魔等人的安全。

  "外面已经遭帝国军队层层包围。"我森寒地道:"等会我的力量会直接从我们所处的地底C层攻击地面上帝国军围守的东面,同时打出一条直通地面的通道,到时,东面的帝国军会呈现混乱局面,你们什么都不要管,冲出地面之后只管直往东飞行,后面由我殿后。"

  十张嘴巴张得大大的,特仑监狱的构造,其坚固程度他们是深有体会的,他们也曾经想利用自身的能量冲破地板,但每次地板都安然无恙,毫发无损,反而他们自己却给力量反震得气血翻滚,胸膛发闷。而我竟然说要在地底C层直接攻击地面的帝国军队?

  "听清楚了没有!"森寒的目光急电般地在每个愣神的家伙脸上一闪而过,我现在实在没闲工夫等他们发完呆:"现在可不是发愣的时候!"

  我毫不留面子地说,当感觉每个人刹那都回过神来后,我不再说什么,而是走出十米左右,才衡量着高约六米的天花板。

  神万心等人这时也知道我并非说笑,每个人都紧张地控制着心神,等待着更令他们吃惊的一幕出现。

  寒色的光点蓦地在我四周闪现,游离,飘荡,清凉的气息萦绕之间,一股庞大的力量悄然地在虚空蠢动着。

  神万心等人惊骇地感觉着我身上那股无形的却宛如实质一般的庞大力量。

  就在他们感觉到扑面而来清凉气息骤然森寒锐利如冰刃时,一道耀眼的豪光蓦地在我手中迸现,巨大的散发着极度冰寒的能量光柱刹那冲击而出,轰隆隆的地动山摇中,白色的能量光柱如一条怒啸的飞龙,生生地撞击向天花板,混杂着各种金属凝聚的坚固地板刹那炸裂开来,尘烟弥漫,大地摇动之中,整座地底监狱也似乎也在摇摇欲坠,随时有坍方的可能!

  "发什么愣?快走!"我冰冷的声音重重地敲荡在他们的耳中。

  每个人顾不得再发愣,收束好心神,箭一般地自打通的缺口一路急飞而上。

  每个人的心灵这时都只剩下一个意识,冲出地面后全力向东飞行,到达卡罗湿地和潘一长老回合!

  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去欣赏刚刚被我从地面突然冲击而出的巨大力量造成巨大破坏的场面,更没有时间去看那些被冻结或是已经化成亿万冰尘在他们眼前飘飞的晶体。

  为了免除他们再次因为震惊而耽误时间,我最后干脆在他们的精神领域中下达了潜意识的指令。

  从尘烟弥漫的地底飘飞上来,浑身闪烁着清幽寒光的我默默地悬浮在一片混乱的帝国卫兵的头上虚空。

  刚才造成的混乱使得帝国卫兵根本没有时间去阻拦狱刑等人的逃逸。

  "有人逃逸了!"

  感受到狱刑等人远去的能量气息的人叫嚷着,包围在其它三面的帝国卫兵因为刚才巨大的震动也都合拢了过来。

  他们首先看到的不是地面炸开的大洞和数百名帝国卫兵横七竖八的惨状,而是浑身散发出清冷光辉正静静悬浮在帝国卫兵头上的我以及漫布四周的冷。

  知觉中感应到的几十道力量火焰在我身边围绕而来。

  "你究竟是谁?"

  无数密集的红点在自己身上晃动,我知道那即是科技枪械上的红外线瞄准光束。

  "报告少校,我们发现有几名从监狱逃逸的气息向东而去……"

  "笨蛋,那还不快去追!"

  我冷然一笑,空间如水中的涟漪轻轻波动,我人已消失无踪,却陡然出现在刚才交谈的卫兵和少校面前,闪烁着森冷的寒芒在眼中微微亮起。

  "你……"少校张大着眼睛,他余下的话还没说完,而旁边一组正准备腾空飞起向东方追去的巡逻卫兵保持着即将腾越的姿势就在刹那之间被完全冻结冰封,这个尽忠职守的少校余下的话也永远没有机会再说出来了。

  几乎只要让我感觉帝国卫兵有追踪狱刑等人的迹象,那还等他们行动首先等待他们的就先是死神的绝寒召唤。

  当已经没人敢再有追踪的逃逸要犯的意思时,我也静静地悬浮于空中,体外萦绕着的清冷的寒流闪动着朦胧的光辉,如死神般的冰冷气息让所有感受到帝国卫兵心灵都不由阵阵痉挛。

  当所有人为我气势所摄,愣愣不知反应时,不知道是谁因内心的恐惧而声嘶力竭的声音尖锐地回荡在这片骤然死寂的空间。

  "他……他是魔鬼!是死……死……神!快射击!杀死他!"

  几乎就在帝国卫兵们反应过来的刹那,红色的准星光线又再次聚集在我全身各个部位,一颗颗破坏力强大的钢芯子弹强劲地突破无形的空间,向我击射而来。

  在我知觉如一面平静的湖泊的覆盖下,从四面八方向我急速射击而来的这些破坏力和杀伤力都是极为强大的高速钢芯子弹,在知觉的捕捉中速度却显得缓慢而迟钝,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一颗高速子弹穿透无形的空气时激起的缕缕波动。

  冷然一笑中,我双手向前一推,徐徐地向两旁张开,在激烈的枪林炮雨的袭击下,我的动作却如同正在打开一扇门那般优雅自然。

  我两手挥动间,庞大的寒能显现出如水一般的实质形状瞬间蔓延而开,大片扫射而来的枪林弹雨就在这片后发而先至的寒能水幕下,子弹由肉眼难见→可见的飞速→逐渐迟滞→最后的完全停顿。

  所有帝国卫兵都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一些自诩古武力量强大的帝国武道高手也不敢相信他们亲眼所看见的力量。

  距上上上个世纪,也就是三百多年前发生的明王星科武战争,由修克烨.明王展示的古武力量抗衡科技力量的震撼人心的场面,又同样在明王星发生了,所不同的是演示这场震撼人心场面的并非三百年前的古人,而是生活在这个世纪的我。

  冷然地凝视着冻结在我周遭六丈范围内的那一颗颗密密麻麻的枪林弹雨,我冰冷的眼神浮现一丝满意的笑意。

  从刚才知觉捕捉到子弹飞射的速度和力量,使我有信心以自己的能量一试科技的军备力量,我的力量果然达到了我想象的结果,没有任何一颗子弹的力量可以穿透自己的寒能防御,而这种效果,也起到了震撼全场的作用。

  帝国在场的高级军官第一次对自己帝国军团拥有的科技军备力量产生了悲观的情绪。

  从那一双双惊骇目光和游荡空间的恐惧的精神信息,我知道所有人的心神皆被我的力量所震慑。

  "阁下究竟是哪方高人?为何与我特仑帝国为敌?"

  一个我熟悉的声音在在场二千多名帝国卫兵还处于惊骇失神的状态时回荡四周。

  萧恩,这个我认为被恶魔生物占据了肉体和灵魂的帝国高官神态之间并没有显露太大的震惊,当然了,精神和意志已经完全为恶魔生物的裂殖体主导的话,灵魂就已经沦丧,他怎么还会因为我的力量我惧怕?

  在我的精神能量侵入到萧恩的脑部,却又丝毫没有察觉到他身为人类这种生命体应具有的精神领域之后,我唯一的看法就是他已经遭受恶魔生物的裂殖体的入侵。

  我冷冷地看着他,我现在完全有把握将萧恩击杀,可是这样做又如何呢,恶魔生物的裂殖体还不知道有多少在人类的身体上寄宿着呢?

  "夏……夏长平,是你?"

  陡然,从几百名帝国卫兵身后,一个我同样忘不了的声音掩饰不住惊讶地传了过来。

  刚才在知觉的感应中,我就发现有几道力量火焰已经接近强者力量的能量气息正在接近,但却完全没想到出现的竟然是他?

  舞难!

  这个在空中城市获得金牌学员,倍受长老团看重的杰出学员却在地球科技军团对明王星发动军事行动时背叛了空中城市,泄露了地球的军事机密。

  此时,这个空中城市的叛徒却身着帝国军官制服,神采飞扬地出现在我面前。

  从舞难的军官制服上看,我知道他的军衔同罗纳一样都是五花上校。

  "上校阁下,你认识他?"

  萧恩动容地问。

  将帝国卫兵拖延到这时候,我相信狱刑和神万心等人已经飞远了,本来我已打算走了,但舞难既然这个时候出现……

  我冷冷一笑,我倒想看他接下来打算怎么对付我?

  意念动处,弥漫周遭的寒能已无形隐迹,那些被凝顿空中的枪林弹雨也叮叮叮叮地纷纷坠落地面。

  舞难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刚刚赶到的他并没有目睹刚才发生的一切,虽然一开始看到我周遭凝空悬浮着一些小小发亮的物体,却一时没有想到来自于枪林弹雨的扫射。

  身为帝国军部上校,舞难自然深知萧恩的地位和权利,不敢有丝毫怠慢的他敬了个军礼之后,回头凝望着我:"他是空中城市的学员,在我帝国未曾统治明王星时,听说就曾击败过明王星的当世强者麦修元……"

  萧恩摆了摆手,皱眉道:"这些资料我很清楚,你的意思是说此人就是夏长平?"

  舞难点头道:"正是他。"

  见萧恩皱眉沉思,舞难又道:"夏长平实力虽然已至强者境界,但怎挡得了我帝国强大的科技军力,在下愿效犬马之劳,率领军队将这漏网之鱼亲自拿下交由部长大人。"

  萧恩淡然道:"看来上校胸有成竹嘛?"

  "不敢,舞难虽然自问力量难敌夏长平,但我帝国军士手中拥有着非古武力量所能抗衡的科技武器,夏长平又在我帝国卫兵的层层包围之下,已是插翅难飞,在下与他曾为同业学友,应能劝他投降!"

  萧恩冷笑了笑,没在理会不知好歹,立功心切,不自量力的年轻上校舞难。亲眼目睹刚才那场震撼场面的他自然知道此时无论有多少帝国士兵,手中有多少武器,也阻止不了我做任何事,帝国士兵死的已经够多了。

  "长平先生!"

  萧恩抱拳,依行古武术的礼节,向我说道:"在下乃帝国议会议员萧恩,早就久闻长平先生的事迹,对先生也一直十分向往,可惜无缘一见,今日亲眼目睹先生神技,实令老夫大开眼界,更生巴结之意,帝国的些许损失如能换得先生的友好也算物有所值了。"

  萧恩摆尽了低下的姿势:"但不知帝国和先生之间是否产生了某种误会?不然,以先生贵为当世强者的身份,帝国正是极需先生如此人才呀,无论先生有何要求,帝国都会竭尽其力,略尽绵薄,帝国只想交当世强者为友,绝不想树当世强者之敌。"

  萧恩言语中说的虽然有些混乱,但明眼人还是能听出其中笼络讨好之意。

  凝视着萧恩那张看起来诚挚的面孔,我突然觉得十分迷惑,因为以我所知的,被恶魔生物入侵之后都会因此没了自己的意识,被恶魔生物的裂殖体主宰,因此人也会显得目光会显得空洞无神,神情也会呆滞木纳,就如同翻天量和神一心的情形一样。

  可是眼前的老者萧恩,目光清澈,思维敏捷,种种迹象看他都是一个极负心机的人类,绝不像遭受恶魔生物裂殖体寄宿的样子,可为什么自己却偏偏感受不到其脑部神经的精神领域呢?

  舞难奇怪萧恩竟然会以如此低下的态度和我说话,见我没有答理,更是叱喝道:"夏长平,如今明王星已经大帝国的天下,萧部长如此看重你,你竟依然不识好歹,自负傲慢,是不是不把强大的帝国军队放在眼里?难道你自负到连命也不想要了吗?"

  "卫兵们,给我围住他,如果他有丝毫的异动,格杀勿论!"

  还处于震惊于我强大力量之下帝国卫兵们听到命令,下意识地举起他们手中的枪械,红色的准星又在我身上晃动着。

  "住手!"萧恩怒道:"谁叫你自作主张的?"

  "萧部长,我是……"舞难脸色极为难看。

  "既然舞难学长这么有兴致想擒拿我这条漏网之鱼,为帝国立一大功,长平很乐意给学长一次立功的机会,更愿意再见识见识帝国军队的科技力量。"我淡淡地道,身上旋绕着的清寒气息微微泛动着朦胧的清冷光辉,将脸部表情映照得更为冰冷森寒。

  显然没想到我在帝国卫兵层层包围下还这么狂傲和自负,舞难不是傻瓜,很快就从包围的帝国卫兵的神情中察觉到了一点不妥。

  萧恩冷冷地瞪了舞难一眼,跟着朝我微笑道:"长平先生不要动怒,无论帝国和先生之间有任何误会,老夫相信一切都是可以化解的……"

  "罗纳上校……"萧恩沉声说道:"这是一场误会,传令集结的帝国卫兵们散开,各归自己岗位,不得对长平先生无礼。"

  曾被我精神操纵的罗纳上校从北边黑压压的上千名帝国卫兵中走了出来,响亮的军哨声中,在罗纳上校的指挥下,三千余名亲眼见识到我强大力量满心震骇的帝国卫兵和听到警戒声陆续集结而来的最后又听到解散命令的帝国卫兵们满头雾水的遵从命令一一解散。

  以他们身为军人的职责,纵然面对着他们无法抗拒的力量,一般也都会继续抗战到底,所有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都有这个最起码的觉悟,可结果他们接到的命令却是解除警卫武装。

  虽然对顶头上司的命令不解,但所有帝国卫兵们都服从了命令。

  我冷冷地看着发生在我眼前的一切,对萧恩的做法我却越来越迷惑了。

  因为以他这么一个不谙古武力量的老头来说,纵然刚才我的古武力量确实震慑了科技力量,他也不应该就此认为以帝国的实力会拿我没办法,而正常的做法都应该是调动帝国杀伤力更为强大的科技武器来对付我才对,而不是示弱与讨好。

  萧恩越是以低下的姿势讨好,就越是让我感到好奇,越想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层层包围我的帝国卫兵井然有序地服从了命令一一从监狱广场撤离,而我也取消了就此离去的打算。

  "不知帝国是否有幸邀长平先生一谈?"萧恩微笑地道。

  我点了点头,在我的知觉捕捉中,我没有发现周围四十里左右的范围有任何强者级才的力量火焰存在,其实此时纵然帝国所有强者一齐出现,我也了然无惧。

  "部长,夏长平是个危险分子,怎么能……"

  眼看着帝国卫兵一个跟着一个撤离,舞难才霍然发现地面上那个刚才为帝国卫兵遮挡住的庞然大洞,余下的话也生生地咽了回去。

  萧恩冷冷丢下句:"笨蛋。"

  跟着又朝我拱了下手,在罗纳上校和十位古武力量深厚的高手陪同下,招呼着我向中心城市走去。

  我淡淡地瞥了眼脸色极为难看的舞难一眼,随着萧恩引导的方向徐徐地离地飘然飞去,我确实被这个帝国的权要人士给勾起了极大的好奇。

  我摧毁了帝国视为固若金汤的特仑监狱,释放了十名空中城市的优秀高手,数以几百计的帝国士兵们命丧我手,萧恩却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反把我奉为上宾,极意讨好。

  我知道事情绝不会简单,可是不管萧恩有什么诡计,以我现在的力量,又何须惧怕。

  思忖之间,我已在萧恩热情的招呼下,以及在一些神情紧张而警备的帝国人士中走进中心城市的帝都酒店。

  这是一间帝国政府用来招待重要人士而设的高级帝都酒店。

  

  

第四十五章 游刃有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