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踏途太空

    无比畅快地遨游在浩瀚的宇宙太空之中,我久久地流连忘返。

  面对这浩瀚无穷的神秘虚空,我非但已扫除以往的恐惧,更深深地热爱上这片无尽的苍穹,在这个广大无垠的空间之中,我的一举一动已不再受任何的制约,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干涉到我的行为。

  "哈哈哈哈……"

  开怀的大笑声中,心灵中萦绕着的忧伤和痛楚已在不知不觉之间被这片浩瀚的神秘太空给驱逐了个干净,我就如同一条久承干旱的鱼儿重入大海一般在太空之中畅游着,而留存在心灵里的也只剩下激动和喜悦。

  不知过了多久?也记不清自己用了多少的能量应用,反正当星球的周边范围已处处波动着我的能量痕迹时,我已渐渐不满足只在明王星的外太空遨游,而逐渐向往更浩瀚无穷的虚空地带了。

  (当然,我绝不会想到因为自己在明王星的外太空周边大肆的释放寒能能量,而使得明王星的大地气温骤然之间下降了十度有余。)

  环顾着周边萦绕着的一片片受到自己影响而形成的白茫茫的雾气寒息,我慢慢地向前飘移,目光却不由投向更为深邃遥远的天地。

  "再飞远点,应该也不会有事吧?"

  心里惴惴地揣度着,我好想尽情地在这片太空之中畅游,可是又怕万一到时候在这片浩瀚的宇宙中迷失了方向的话,那就求救无门了?

  我犹豫不定,却又难抑心头的绎动,最后终于还是冒险***战胜了谨慎心理。

  当然我也不是冒失的,在我决定冒险进行大幅度的空间瞬移跨越的同时,我就仔细地考量了一旦远离明王星的外太空轨迹星环后的回归问题。

  其实只要不是飞离得太远,只要还能够看得到明王星的太空星环轮毂,我都相信自己能够飞回明王星。

  但这次的空间跨越却有所不同,因为空间位置已经从星球之间转换到了浩瀚无边的宇宙苍穹,在这片无垠广大的浩瀚虚空之中,我自己也不晓得这次冒险进行的空间跨越会远去多远的距离?

  同样和以往的空间瞬移跨越有所不同的是灵敏度最高的知觉锁定瞬移在浩大无边的宇宙太空中完全起不了任何的优势作用,在宇宙中,仅四十里范围的知觉锁定跨越就如同婴儿在地上迈开的一小步一样渺小,而体能飞行就更不用说了,在宇宙中这样的体能飞行简直就如同蜗牛行一样,所以最有效的也是唯一可以利用的就只有心神触动的跨越方式了。

  在闭关进行大突破之后,我的力量远远跨越了强者等级,而我所掌握的诸项神奇特殊的技能也大副提升,心神触动的延伸能力与履及范围自然也全面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而这个境界也完全一改以往心神触动的单面延伸。

  现在只要我的心神趋于空冥无思,天地之间的万物气息便不由浮现心神之间,我无需再像以前那样触动游离,心神而是能够以全面锁定的方式,瞬间架空跨越。

  所以当我亲身位临宇宙太空,并感受到太空之中游荡的诸多信息,决定冒险在太空进行瞬间跨越时,我就已经明白到此一跨越的可能性。

  而当我的心神触动而起,心神竟刹那捕捉到距离明王星太空星环不知多遥远的星河之间信息时,我更明白到此一瞬间跨越后自己将不知会远去哪里,是否还会在明王星的星河周边还未可知?

  我深深地注视着眼前这一片无尽的星河空间,虽然心里十分清楚这一太空跨越是项十分危险的试验,但更清楚的是自己已经承担起的使命。

  唉,深沉地叹了口气,我茫然地思索着众神印记中所谓的宇宙本源力量。

  环顾着茫茫的宇宙,自己如何在这片无垠的天地中寻找宇宙的本源力量呢?

  我苦笑,心里却已经醒悟到今后体能遨游宇宙太空想必是殊不可免了,虽然现在想想似乎还是那么令人难以置信,但已经亲身遨游宇宙太空的我也只能接受发生在眼前的事实了。

  稍微衡量了一下明王星太空星环周边与远处星系之间的距离,我仔细寻找着与明王星最近距离的星球,我不敢奢望首次的太空跨越能从这一星球连续跨越而移动到另一星球,但目标还是要定下的,我总不能在太空盲目的跨越,那到时不迷失才是怪事了。

  宇宙太空是没有方向,无论是哪一片星空在肉眼看来似乎都是一样,群星璀璨,星河迷离,幸好我依靠的不是肉眼,而是心神所显示的力量。

  在进行一番肉眼的丈量比较之后,我锁定一颗看起来最为璀璨耀眼的星球做为我这次的移动目标,我没有办法计算那一颗星球与明王星的距离有多远?但在诸多的群星璀璨中,它无疑是最为硕亮的一颗。

  目标既已定,我开始促使自己的心神平静下来,逐渐趋于古井不波的境地。

  当心神以那一颗未知名的星球为方向刹那触动延伸而去时,我仿若看到一条绚丽的大道刹那伸展而开,而在这条光彩绚丽的大道上,无数形形色色的信息潮流也似乎以生动的形象显映在我的心神之间。

  意念跳动之间,我已在明王星外太空的星环下消失了踪影,却在刹那跨越了宇宙空间,瞬间出现在心神锁定的某一处信息团间。

  我出现的地方并非心神延伸的尽头,而大约是心神所履及的三分之二处,所以当我瞬间出现在锁定的信息坐标后,心神的另外三分之一亦刹那延伸而去,几乎与我出现的时候保持同步的延伸范围。

  而在我大突破后全力提升的力量下,这每次心神三分之二伸展范围的瞬间跨越,距离到底多远,我已无法计算,但是心里十分清楚的是这每次的跨越,我的精神力量都有不小的消耗,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纵然有,精神能量也不会像现在消耗得这么明显。

  所以当我连续三百二十八次的瞬间跨越后,我已然感到精神极度的疲累,就连心神触动的能力维持得也有些吃力了。

  意识到眼前状态后,我勉强的进行了最后一次心神履及全程范围的跨越,紧跟着,随着心神触动能力的无力维持,我才无奈地停下连续的空间跨越,感受此时我所处的位置。

  当我目光触及到现实空间的景象之后,我完全被眼前的奇特景象给惊震住了!

  在我还处于明王星的星环下眺望远处被我定为移动目标的那颗硕亮的未知名的星球时,我一直担心自己在远离明王星的太空周边,深入宇宙太空后将极可能迷失方向,但现在,当我亲眼目眼前的奇景时,先前的那份担忧已被完全粉碎。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在宇宙太空中到底跨越了多远距离?但此时在我眼前,那颗我在明王星的太空星环下望去只看得见硕亮光芒的星球现在已霍然是一颗大到我足以见到其星体轨道边旋绕着巨大光环的星球了,同样,在这颗未知名星球相对的另一边,明王星依然是清晰可见,虽然在我眼前,此时的明王星的球体看上去直径最多不过两三米,但整体的轮毂已然尽纳我眼底,就连围绕着明王星公转的那颗小太阳我也隐然可见那团炽亮的烈炎。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此时我所处的位置竟然能够同时看清在遥远彼端的两颗星体的轮毂,当然,我没有傻到以为自己走了好运,才会遇上这样的奇景。

  事实上,以最简单的科学分析,如果一条千米公路,站在零点眺望千米外的景物那景象自然十分模糊,同样千米外的人望向自己这边的话也是同样,但若是一直往前走,直到五百米的话,那目光所及的距离自然大为缩短,彼端的景物也就清晰了。

  只是在宇宙太空中亲眼目睹到两颗星球的瑰丽轮毂,这番太空奇景是自己平生所见的第一次,心里骤然之间自不免感到震惊和迷眩。

  在太空之中时间和距离都非常识所能计算,其实根本就不可计算,虽然我是以瞬间移动的连续跨越深入到两星距离之间的腹地,但事实上,自己到底耗费了多少的时间才来到这里的?是不是真的是瞬间到达?已没有办法来证明。

  在我心神锁定宇宙中的某信息潮流为瞬移坐标时,意识是处于一片空冥状态的,特别是当那些被我心神锁定的信息潮流偶有杂沓的信息传来时,虽然这些信息也被我心神自发地摒挡在外,但意识多少还是受到了些影响。

  在杂沓的信息萦绕以及心神努力地无思空冥中,到底是杂沓的信息潮流使得自己的心神要更努力地维持空冥状态而加大了精神力量的消耗,还是宇宙的瞬移跨越本就要消耗巨大的精神能量,我已没有办法做出判断。

  "或许两者之间都有关系吧?"

  最后我做了最中肯也是最模糊的判断,但无论怎么说,此次连续三百二十九次的瞬移跨越试验,已令自己体会到了宇宙飞行的诸多体验,更明白到在这种宇宙空间的跨越下,精神力量的作用之巨。

  既然明王星的星体就在眼前,我已不再担心会在宇宙中迷失方向,心里反而对同样清晰浮现眼前的未知名星球感到极度的好奇。

  那片在瑰丽的星环旋绕下湛蓝的星体是否同样适合人类居住?又是否有外星生命的存在?想到这里我心就忍不住好奇与兴奋。

  但此时的我,神经海里的精神能量已不足以再支持自己连续的进行空间瞬移跨越了,我只有等到神经海里的精神能量再次充盈起来的时候才能够继续我的太空跨越试验,虽然神经海似乎永远都不会有充盈的一天,但是否充沛到足以使我进行连番的空间瞬移跨越,我还是感觉得出来的。

  平复下激荡的心神,我开始抱元守一,潜心调运"气场"内的寒能送往脑部神经系统逆化为精神能量。

  这个时候,在这片浩瀚的宇宙太空之中,尘世间的烦扰,无论是兄弟情义、至爱情思或是救世道义全被我下意识的摒弃一边,现在的我只观注眼前这片神秘而伟大的宇宙空间。

  心不再存任何杂念,我很快的就进入逆化真元,储纳精神能量的境界之中。

  在宇宙之中,我完全不怕受到任何干扰,可事实上,这观点完全是错误的,几乎就在我进入逆化真元没多久,我竟然感应到宇宙空间中一股非常强大力量的蠢动痕迹,虽然这股力量蠢动的痕迹并不怎么强烈和明显,稍不注意的话可能就此忽略了它,但对我来说,这股力量实在太熟悉了。

  那就是那股曾经盘绕在明王星外太空,突然感应到我的精神存在并袭击过我的未知名力量。

  万万想不到会在此时感应到它的存在,我惊骇地停下逆化真元的动作,仔细地感应未知名力量的蠢动痕迹,令我想不到的是这股未知名力量蠢动的痕迹竟来自于那颗我定为移动目标的未知名星球!

  一时之间,我完全惊怔住了,既然未知名力量出现在未知名的星球,那可以肯定的就是这颗我打算前往的未知名星球定然有生命的存在了。

  骇然地思忖之间,未知名力量仿佛也感应到我的存在一般,竟顺着我散发出去的探索能量像我这边延探而来。

  虽然我的力量成功地进行了全面的大突破,力量已远远跨越了强者的等级,但我还是没有与这股未知名力量抗衡的信心。

  发现未知名力量同样在探索自己的力量痕迹时,我内心刹那涌现的感觉是恐惧和惊慌,当未知名力量的探索能量快速地顺着自己的散发出去的力量痕迹延伸而来时,我忙不迭地切断了与外界能量的联系,在刹那之间完全地敛藏起自己的生命痕迹。

  几乎在我切断与外界能量联系的十许秒间,未知名力量大范围的探索能量自我的周身波动而过,所幸我已在刹那敛藏起生命痕迹,所以未知名力量的探索能量虽然密实地自我周身波动而过,却没能探索到我的痕迹,继续向远处探索而去。

  但在这一刻,冷汗却涔涔自我额际滚落。

  力量的差距以及下意识对未知存在的恐惧使我完全失去与对方接触的勇气而选择了逃避。

  未知名力量搜索未果,散发在宇宙中的探索能量很快就消匿无踪,而我的心也从骇异中再度恢复沉静。

  至于要不要继续前往那颗未知名的星球?又成了我犹豫的抉择。

  但无论最终的决定怎样,我首要的目标就是继续强化精神能量,因为无论我是选择继续前进未知名星球还是回归明王星外太空,连续的空间瞬移跨越都要消耗我庞大的精神能量。

  心灵恢复沉静后,我很快就再度进入逆化真元的状态之中,虽然隐隐之间还能够感受到远方星球上传来的力量波动,我却已不再理会,专心志意地做起转化大量精神能量的工作。

  时间不知悄悄流逝了多久,反正宇宙星空无论在什么时候看都一样的灿烂璀璨,我也无法从中分辨出时间的流程,总之,当我的精神意志再次回到现实的时候,我的神经海中已再度澎湃着浩荡的精神能量,心灵也骤然间感觉强大了起来。

  面对着遥远的那颗未知名星球,我突然又兴起一探究竟的好奇之心,并对自己刚才竟在未知名力量面前产生恐慌的情绪而自嘲。

  回想前后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我心猛然一惊,稍一沉思,我马上醒悟到前后心情和信心的转变竟又跟精神能量的强弱脱离不了干系?当我精神疲软的时候遭遇未知名力量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只想退缩,而确实,在那种情况下与未知名力量遭遇依靠的并不只是强大的真元能量,更重要的是心灵意志力,而心灵意志力依靠的就是精神能量。

  在我的精神能量薄弱的时候,我的心灵力量也就脆弱不坚定,也就间接影响了自信心。

  而在我精神能量恢复强盛的同时,我的心灵力量也就跟着强大了起来,自信心也就跟着恢复了过来。

  眉头微微皱起又慢慢松展而开,最后我自嘲地苦笑了一下,无奈地耸了耸肩,事实上我已经发现当我力量进一步跨越之后,就越发现精神力量的重要性,这种重要性几乎到了影响我每一技能。

  瞬间移动、心神触动、心神触感、架空神识、新生知觉,甚至我平常使用的诸多技能都是要依靠意念来催动,而意念同样消耗精神能量……

  "看来我以后的修业重点应该放在精神能量的开发上了。"

  念头一闪而过,却使我心灵骤然之间一片开朗,是啊,我的肉身经脉已经成功完成了最大的改造,肉质经脉已经全部异化为光质化能量经脉,而肉质经脉的局限已完全不复存在,我可爆发出的最大能量已到极限,接下来除了能量属性的转化精练外,我已没有其他的修业目标,但寒能本身就是单极属性能量,再怎么转化也依然不会有什么改变。

  所以,当我意识到精神能量的重要性时,我才猛然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对精神能量的存在都没有进一步的研究,甚至对精神能量的构成形态也完全是一片空白。

  "今后钻研的课题就是你了,精神力量!"

  深深地吸了口气,心灵和意志刹那更加强大了起来。

  坚定地看着遥远的还不知距离多少光年的未知名星球,我嘴角浮现一缕信心十足的笑意,我已决定继续朝未知名的星球进发,哪怕会再遭遇那股未知名力量,我也不再畏怯退缩。

  而事实上,未知名力量的痕迹已经完全消失,当我再次经历了连续三百余次的空间瞬移跨越到达未知名星球的太空星环下时,也没有再发现未知名力量的存在。

  犹豫地悬浮于未知名星球的太空星环下,我又短暂地陷入是否进入未知名星球的抉择。

  其实直到此刻,我心里依然有些恍惚,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完全以人体穿越宇宙太空的方式到达另一个未知名的星球太空周边。

  此时,在遥远的不知距离多少光年的星空一角,美丽的绿色星球明王星已经成了一颗闪烁着硕亮光辉的星星。

  宇宙星空下的明王星是孤独的,她的周边我几乎看不见其它的星光,哪怕有,星光也是如此的微弱,也正因为如此,我不用害怕自己会迷失明王星的坐标方向,因为在那个方向,我目光能及的也就只有那么一颗星光而已。

  回头深深注视着这颗近在眼前的陌生星球,在太空星环的光辉撒撤下,我隐约嗅到海洋的气息。

  我深深地倒吸了口气,因为有水就有生命存在,这是基本常识,虽然一开始在发现未知名力量在这颗陌生的星球蠢动的痕迹后我就已经意识到这颗星球有生命的存在,但当我真正面对事实,心里还是有些异样,因为我真的即将面对我所未知的外星生命了。

  我心有点忐忑,更有些紧张,因为我将面对的可能不止是外星生命,还有那强大的未知名力量。

  此次的连续空间瞬移跨越虽然同样消耗了自己大量的精神能量,却已不再像上回那样感觉精神疲乏,神经海空虚了。

  沉吸了口气,我稍微振奋了下精神,一边小心地敛藏能量气息,一边小心地向陌生星球的大气层飘飞而去。

  进入大气层,无比沉负的重力感立刻自四面八方涌现而来,骤然之间我身体负重如千斤磐石,惊骇之余我惟有加大能量的凝聚,才使自己瞬间摆脱了重力。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颗陌生星球的大地吸引力竟是地球的好几倍,猝不及防下,我几乎因为这巨大的重力自几万千公尺的高空摔落。

  

  

第五十章 踏途太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