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异物现踪

    吃惊之余,我的能量气息再也掩饰不住,刹那大副释放和提聚,才使自己刹那险险地稳住虚浮的身体,摆脱陌生星球异常强猛的大地重力。

  才刚暗叫了声"糟!"

  已经消匿无踪的未知名力量刹那在星球的某处地带又微微蠢动了起来。

  我忙不迭地再次小心地收敛能量气息,使能量与外界保持最微弱的联系,其实心里十分清楚以未知名力量的强大,除非我把生命痕迹完全敛藏,不然的话绝对逃不过对方的刻意搜捕。

  但在数万公尺的高空,在好几倍地球重力的影响下,我又怎么敢将能量全部收敛?那自己不啻将似一颗鸡蛋摔个粉身碎骨不可,所以明知自己不可能逃离未知名力量的搜捕,我还是尽量敛藏自身与外界的联系,以期不被未知名力量察觉。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未知名力量只是微微的蠢动了一下之后就再没其它动作,就如同一个睡梦正酣的人虽然听到异常的声响,却因困倦不已,懒得睁开睡眼一般。

  但饶是未知名力量再度趋于静匿,我心却犹然怦动不已,因为未知名力量依然潜匿在这陌生的星球,没有离开。

  好一会我才再度平息下怦跳的心房,继续向陌生星球的表面飞落。

  越往下飞,海洋的气息就越是浓烈了,不一会,大片的深蓝水域已如幕般地漫布眼前。

  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纵然身处五万公尺的虚空也丝毫看不见陆地的影子,这个星球就仿佛是一个水域星球一般。

  低空地在深蓝的水域飞掠而过,我却奇怪的没有感觉到大海里有丝毫生命游动的痕迹,虽然海洋生机盎然地波动着各式各样的潮浪,但在这片蓬勃的水域下,却如死潭一般的沉静。

  我好奇地飞出六万多公里远,却依然是身处在深蓝的水域中,而水域下依然死一般的沉静。

  有水就有生命,可在这片生机盎然的海洋中,这个产生生命的常识却似乎被完全给颠覆了。

  我惊讶地停下继续寻找外星生命痕迹的飞行,转而向高空拔飞而起,直到再度上升到离星球表面约两万公尺才停下。

  我知道要想探索这个陌生星球是否有外星生命的存在仅依靠飞行探索是决不可能完成的,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利用心神触感的方式,将自己融入这个陌生星球的气机脉动之中,这样的话,这个陌生星球的万物气息都将刹那尽纳自己的心神之间,有没有智慧生命的存在很快就可以探测到了。

  只是……

  "唉!"我沉叹了口气:"只怕我心神触感将不只探测到有无外星智慧生命的存在,也将探测到那潜藏在这陌生星球的未知名力量了。"

  我心里十分清楚,当我真的捕捉到未知名力量的存在,那自己也将完全暴露在未知名力量的同步捕捉之下。

  静静地盘膝悬浮在虚空之中,我再次沉叹口气,缓缓抛却杂念,令自己慢慢进入空冥无思的状态之中。

  心神慢慢地在这片陌生的天地之间触动起来,以我为中心的触感刹那向四周似缓实疾地蔓延而开,当蔓延而开的触感感觉已经延伸到极限之后,我马上将触感的视角中心向更高的高空提升,这样,已经达到平面延伸极限的触感马上又有空间继续伸展了。

  触感越来越大范围的提升和伸展,当触感的视角中心已经提高到临近大气层边缘时,我的触感也已经达到足以将整个陌生星球包裹在内的境地。

  当延伸而出的触感行将紧密嵌合,整个星球即将被囊括在心神之间时,我的触感也在刹那成功地融入了陌生星球的脉动之中。

  顷刻之间,属于这个陌生星球的万物信息纷至沓来,当我惊讶于这个陌生星球的荒芜死寂,惊讶汪洋下真的无丝毫生命痕迹时,一团静静潜伏的力量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也不晓得自己是怎么感觉到它的存在,可是那团白茫茫的静静地盘绕在海边一巨大礁石上的能量气团却骤然闯入了我心神之间,刹那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

  不用再多加探索,我已经知道这团如同实质一般的白茫茫能量气团就是那股未知名力量。

  令我惊诧的是未知名力量仿佛在进行某种力量的结合一般,并无暇顾及一旁窥探的我,或许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但我却清楚地感应到天地中不时有大量的能量涌进白茫茫的能量气团中,而跟着从白茫茫的能量气团中更不时迸射出缕缕的电流芒体,"嗤嚓"作响,声势惊人。

  巨大的礁石部分已被电流击碎,个别更是被深深洞穿,四边呈现一片焦黑。

  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如果以视角上的感觉,未知名力量或许是在进行某种力量的结合,但此时强烈涌现我心灵的信息却使我感觉未知名力量其实并非在吸纳和结合天地力量,反而是在努力的稀释,拼命的排除它能量气团内的某部分力量。

  我愣怔了一下,好一会才发现,强烈涌现我心灵的信息,造成我这种感觉的恰恰是来自于那大片白茫茫的未知名力量。

  此时,从那大团白茫茫的能量气团中依旧不时地涌现出想要分离力量的强烈信息。

  自遭遇未知名力量以来,我潜意识里就认为这是一股宇宙中的奇特力量,却始终未曾将之与某生命联系在一起,但此时,我清楚地接收到自大片盘踞海岸的白茫茫的能量气团中涌现而出的信息,却使我醒悟到眼前的未知名力量其实正是某种高等级生命存在,也许在这片白茫茫的力量下,正藏匿着某种外星生命的形体也未可知。

  心里有这种念头,我就越发渴望能获悉未知名力量真正的形体是何存在了。

  "现在正是个千载难缝的机会!"

  经过多方收集的信息显示,此时的未知名力量确实正在进行某种力量的分离稀释行动,它的力量也全部圈禁于自身的力量领域内,也许它有感于外界的信息,但那也绝对是十分微弱的。

  况且,当我心神融入这个陌生星球的脉动中后,我就宛然和这个星球成一整体,我不需要再释放更多的生命气息也能够从星球的脉动中直接择取我想要的万物信息了。

  所以当我决定趁此机会探察未知名力量的形态后,心神就开始围绕着白茫茫的能量气团触动起来,借助与这个星球融为一体的生命脉动,我小心翼翼地结合天地间某些被未知名力量吸纳的气息,成功融入白茫茫的未知名力量的领域之中,向其内部潜入。

  一种极度熟悉的冰冷邪恶的感觉刹那在我刚刚成功融入未知名力量的领域内传来,刹那之间,心神的震撼感简直难以言喻。

  恶魔生物!

  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发现恶魔生物的踪迹,更估料不到未知名力量竟然就是恶魔生物的本源力量!

  心神刹那因无比的震撼感而造成剧烈的心灵波动马上就惊动了未知名力量,白茫茫的能量气团刹那紊乱牵动起来,隐约之间我似乎接收到一股无奈而苍凉的信息,但这信息很快就被冰冷邪恶的心灵力量给完全掩盖。

  大片盘踞海岸的白茫茫的能量气团剧烈的翻腾缭绕之间,慢慢地收束集合,我的心神自然也趁此逃离未知名力量的领域,以大地的脉动气机继续观察着。

  原本盘踞海岸约有两公里的未知名力量在受到我的惊扰后,似乎放弃了它的分离行动,大片盘踞海岸空间的力量开始往它自身的领域中心收束,如雾般的白色气息很快就聚合成一圆形整体,在电流芒体不住炸裂的同时,圆形整体便更进一步的收束,。

  电流芒光的炸裂声越来越响,直如雷鸣,电流光体迸溅的威能也越来越是强大,连百米范围的整体巨礁也被电芒刹那击为粉碎后,一道雷电自虚空疾劈而下,与未知名力量迸射出的电流结为整体,无比强盛的豪光顷刻在天地之间迸射而开,五彩霞光,璀璨万丈。

  空间产生的震荡波之强烈,就连心神刹那也是阵阵激荡不已,几乎无法再与星球的脉动融为一体。

  所幸这股空间波动来得强烈,去得也十分迅速。

  光华敛迹,因巨大的炸裂声引起的空间波动也很快趋于平静。

  我千辛万苦寻找着的那个恶魔生物的青衣背影此时又清晰地浮现眼前。

  静静伫立于海岸一块突起礁石上的青衣背影,在潮汐汹涌,浪花点点的衬托下显得是如此的高大伟岸,气势雄伟。

  事实上,此时呈现自己眼前的身影确实十分高大,浑身骨骼也出奇的魁梧,虽然在一片青蒙蒙的寒息缭绕下,自己终未能看透恶魔生物的寄宿体的真正形貌,但自其身上自然迸发的气势却是如此的震撼人心。

  如果说在木尊行院的玉玄冰室中发现盘膝而坐的青衣身影是冰冷邪恶的,那此时默默伫立于陌生星球海岸上的青衣身影则透露出一股饱经人世的沧桑和自然迸发的雄伟气概。

  我呆呆地观察着同一个身影,却给我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唉……"

  无奈苍凉的叹息声,迅速传递某种强烈的悲伤信息深深地撞击进大地脉动之中,冲击进自己的心灵深处,自己的心灵刹那不由纠结而起,感觉无比搐痛与酸楚,更不油然地生起无比的悔意。

  万万没想到恶魔生物的心灵力量如此的巨大,如此的令人防不胜防。

  在我努力地平息心灵因恶魔叹息而受到的精神冲击时,一个心灵信息蓦地在我心灵深处回荡而起:"为什么你会来?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看来真的是天意……"

  这个信息不言而喻是恶魔生物所发,但却是那么的沧桑,那么的令人感觉心伤,以往那份冰冷邪恶感已全然荡然消失。

  我完全惊怔住了,因为这时,恶魔生物给我的感觉完全就不是邪恶的存在,倒似是一个远遁红尘俗世的天外高人。

  "你究竟是谁?"

  我下意识地回匮我的心灵信息,心灵奇异的震撼感使得自己都可以发现传递过去的心灵信息包含着的震惊与颤抖的迹象。

  回答我的是一声更苍凉悠长的叹息。

  跟着,淡淡的青光迸溅,青衣身影刹那以一种我所不能了解的速度跨越出这个陌生的星球,直抵宇宙太空。

  默然地伫立于恶魔生物盘踞过的海岸巨礁,我的心灵却刹那陷入某种不解的神思。

  青衣身影是恶魔生物的寄宿体,这是无需再揣测的事实,恶魔生物是冰冷邪恶的存在,这也是明摆着的事实,可为什么刚才所接收到的信息却使得自己隐隐有打破这种观点的冲动呢?

  更令自己费解的是以恶魔生物的邪恶强大,既然察觉到了我的存在,它又为什么没对自己采取任何行动?

  它传递给自己的信息"为什么你会来?为什么是这个时候?看来真的是天意……"又代表着什么意思?

  从字面上解释,应该是在说自己刚才破坏了它正在进行的某种重要的力量分离,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恶魔生物没有理由会放过自己。

  可是,它对自己就好象一个长辈对待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只有无奈,却不会因小孩破坏了他重要的工作而动杀机。

  想到这里,自己不由自嘲一笑。

  "以恶魔生物的邪恶,这可能吗?"

  我嗤之以鼻,马上否认了这个想法。

  而另一个可能性就是恶魔生物当时可能没有足够的能力对付自己,也许反而害怕自己也不一定,毕竟自己突然跨越宇宙空间出现在这里,这决不是平常力量所能做到的。

  "对,一定是因为这样引起了它的震惊。"

  我思索着,想到不久前在剑城,恶魔生物邪恶的心灵力量不才被自己的知觉附加的精神力量给追击得仓皇逃窜吗?

  正自要得意一笑,心灵却蓦地一动,因为我突然发现诸多不可解的疑点。

  首先,我突然想到在剑城遭遇的那个恶魔生物的邪恶心灵,先不说当时的邪恶心灵其力量远比我以前遭遇的邪恶心灵要弱小得多,纵然就是以前的那个邪恶心灵,它既在明王星,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陌生的星球?

  其次,如果说刚才的恶魔生物放过自己是因为害怕它的力量有所不逑,可是它瞬间跨越太空的力量,仅凭叹息就冲击得自己心灵震荡的心灵力量都足以证明它想毁灭自己的话其实绝非难事。

  可是为什么它选择放弃,选择离开?

  恶魔生物的寄宿体又究竟是哪位绝世高人?

  想到这里,我心蓦然一动。

  "难道说刚才传递信息给自己,没有选择攻击自己并非恶魔生物的意愿,而是寄宿体本身的意志?"

  仔细回想方才发生的一切及感受,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可是又有谁有力量能够在恶魔生物入侵脑神经后还保持自身强大精神意志不被恶魔生物所吞噬的呢?

  左思右想,疑团却越聚越多。

  甩摆了下头,既然越来越多的疑点非自己所能理解,那就干脆不去想了。

  伫立于一块巨大突起如悬崖的礁石上,俯瞰着脚下一浪跟一浪的巨潮拍岸,我油然一叹,在我心神成功融入这个陌生星球的脉动后我就已经了解到眼前的这个陌生星球除了眼前这片汪洋大海外,星球仅有的五分之一陆地也全无生命的迹象存在。

  其实就连生命之源,这片看似生机盎然的汪洋大海本身也具备毁灭一切生命的有机毒质。

  沉叹了口气,我没有在这个陌生的死星多加逗留,在我完成了神经海里的精神能量补充后,我就冲出死星的大气层,到达太空的星环轨迹下。

  回首这个陌生的星球,又有谁会料到我竟会体能穿越宇宙太空,又有谁会料到机缘巧合下在这个外星球上发现恶魔生物的踪迹?

  在这片神秘而伟大的宇宙太空中,不可想象和不可意料的事实在太多了。

  连在宇宙亿亿万颗如同沧海一栗般的陌生星球上都会碰见恶魔生物的踪迹,这世上又有什么是不可发生的呢?

  我摇头苦笑,缓缓抛却杂念,锁定明王星的太空方位,再次在这片浩瀚无垠的宇宙中进行连续的空间瞬移跨越。

  终于再次回到熟悉的明王星外太空,成功进行了空间瞬移跨越,来回两个不知间隔多少光年星球的我激动的心情却久久未能平复。

  在宇宙的瞬移跨越之中我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却相信到达彼岸的时间不会太长,可惜我不知道明王星和地球之间间隔多少星系,更不知道宇宙的航线坐标,不然还真有从明王星跨越地球的冲动呢。

  自信一笑,我开始向着明王星的大气层疾飞而去。

  再次进入明王星,内心的刺痛又隐隐牵扯,但很快我就将之埋藏起来,不再去理会。

  回到卡罗湿地的驻地,我远远地地感受到气氛的凝重与沉闷,更似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感觉。

  知觉的探测中,涟漪依旧在洞室内以她那奇特的悬浮微仰方式进行着修业,老者潘一则默默地静坐于一侧毗邻的洞室之中。

  神万心、董魔、贝思挞、昌浩同样也静静地端坐洞内大厅的一角,倒是狱刑和另外六位噬龙队队员则有些急噪地在一旁来回走动。

  "已经说好要离开明王星了,夏长平却又不顾劝阻私自离开,现在已经一周了,难道我们还要这样无休止的等下去吗?"狱刑沉声说到。

  此时我离驻地已不到三十里,知觉也老早专注于那里,我本想瞬移过去,这时却听到有关我的消息,不由使我暂时打消了念头。

  昌浩的声音这时响起:"长平私自离开,自有他的理由,不过地球局势也确是刻不容缓,事关国家存亡,由不得儿女情长,今天是最后一天,明日若长平依旧未回,我们就依照先前的计划,逃离明王星,不然时间再长下去的话,只怕我们的计划真会被帝国发觉,到时想走也没机会了。"

  "唉,长平枉自拥有一身惊世骇俗的力量,为了一个女人,却自甘沉迷,不思进取,不以大事为重……"狱刑叹道。

  就在这时,涟漪的声音淡然地响起:"长平已经回来了。"

  我愣怔了一下,完全没有料到静修中的涟漪竟然感应我的气息。

  既然行踪已泄,再继续偷听下去也不合适了。

  知觉刹那锁定洞室外头的空间,我瞬间移动了过去。

  微微悬浮于洞室外,感受到从里面快速奔出的杂沓足音,想起刚才狱刑对我的评价,不由微感汗颜。

  事实上,自己确实是在大家已经决定要离开明王星的时候突然决定要去见我心爱女人斯利芬最后一面的,当时那种冲动的情感甚至连涟漪那不轻易才显露的伤感眼神也阻挡不住。

  苦笑中,昌浩首先率众奔了出来。

  "你小子这几天究竟死哪里去了?"昌浩毫不客气的一拳就重重的打向我的肩膀。

  从我肩头隐隐感受到的痛楚,我知道昌浩心里确实窝着一把火,一把熊熊的怒火。

  想起自己始终不能晚会斯利芬的心,心灵骤然之间又感觉微微的痛楚。

  勉强笑了笑,我一边跟随大家往里走一边说道:"我离开又不是太久,这不是回来了吗?"

  跟随昌浩出来迎接我的只有董魔、贝思挞和其他两位噬龙队的队员,涟漪和潘一长老也只是在大厅等候。

  至于狱刑,这个对我的离开最为不满的噬龙队队长只怕心里还窝着一把未能熄灭的大火吧?

  "不是太久?"昌浩睁大了双眼,又给我了沉重的一记:"你小子一下子就离开七天没有任何的消息,若不是涟漪小姐对你深有信心,一直安抚我们,我们都几乎以为你不是被帝国逮捕,就是惨遭歼灭,尸骨无存了呢?"

  "我离开已经七天了?"我惊讶地霍然回首。

  

  

第五十一章 异物现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