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冰魂地底

    在我沉思间,涟漪和神秘人的心灵交流也很快完成。

  "长平。"

  涟漪的神情一扫刚才的凝重和紧张,完全恢复了以往的绝伦风采,清澈无暇的眼眸更闪动着深邃的智慧与灵动。

  "他决定见你了,就你一个人。"涟漪浅然一笑:"所以我会在驻地和潘一长老他们一起等你回来。"

  "什么?"我有些震惊,而内心的不安却更加强盛了,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不久前的不安感觉是由自于哪里了。

  可是望着涟漪那安详美丽的脸,我却深深的知道要面见的人绝对不会是敌人。

  其实现在想想,以自己成功大突破后的力量,纵然真的遇到什么危险,要保全自己的话还是绰绰有余的。

  虽然现在想起那个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神秘虚影骤然之间就涌现在自己周边的庞大力量,心里就有点生寒,可是再想想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与神秘虚影的力量相比虽然还有些距离,但已不再是那种令人可以随意鱼肉的了。

  "长平你不要担心。"涟漪紧了紧我的手,微笑道:"涟漪深信此次你们的会面,一定会对你的未来有着非常重大的帮助的。"

  "未来?"我心茫然,我的未来肩负着一个不可想象的使命,又谁有力量在清除恶魔生物这件事上给予我任何的帮助呢?

  我强压内心对未来的苦涩和茫然,顺势将握住我手的涟漪带进自己的怀抱中,不由分说地吻住她的樱唇,霸道地吸吮起她唇中的甘甜与芬芳。

  对我来说,未来有着不可想象变数,只有眼前心爱的人儿才是最实在的。

  "长平……"努力的推开了我的霸道,涟漪白皙细腻的绝美容颜已染上一抹红晕,她的神情微带嗔怒地道:"不要胡闹好不好?"

  虽然涟漪的感情现在属于我,但显然她并不习惯我的亲昵与霸道。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朝她摆了摆手:"知道了,你先走吧?"

  涟漪的心境很快就恢复冷静,横了我一眼,她道:"我先走了,你知道怎么进‘冰魂地底‘吗?"

  "这里果然是冰魂地底!"我动容地道。

  涟漪没理睬我,径自走到冰山前,飘升到约十五公尺高的冰山壁前,一手按住一块不注意下就会完全忽视的突起的冰锥,并向上一推。

  一个直径约两米的大洞豁然自冰山中旋绕而开。

  涟漪替我打开了通路,和我道别之后就飞回驻地了。

  而我静静地看着眼前延伸进地底的洞口直有三分钟,知觉在这三分钟之内也迅速地搜索完四十里范围的冰魂地底,但除了感觉如同我体内寒能一般的无比巨冷外,神秘虚影的生命痕迹和心灵力量却寂然无踪,无论我知觉再怎么探索始终无所发现。

  沉叹了口气,我知道以神秘虚影的强大力量,如果他不想被人发现的话,无论我使用什么方法,也是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既然涟漪已经为我打开了通往冰魂地底的通路,那就表示神秘虚影是准备在冰魂地底会见我了。

  我没再考虑,反正既来之则安之吧,况且那个虚影我见的也不仅是一回了,虽然内心不安的感觉依旧没有消失,但我相信他对我绝不会有恶意,因为真要有恶意的话早在我力量还没有进行突破之前,他就有最好的机会下手。

  能量微一行转,我就向圆形洞口飘入,飘过一个弧形的凹道,通道开始斜斜向地底深入,由于是在冰山腹地,四面都是晶莹洁白的冰层,虽然隐隐感觉深入地底已有三、四十米,通道却依旧十分明亮,通路也有逐渐开阔之势。

  当我终于跨出通路,到达一个面积约两百平方的冰室时,面对四周隐约熟悉的摆设,内心不安的感觉更是强烈颤动。

  这个冰室四周摆放着许多大块的长方体冰晶,非但四周的摆设,就连空间格局都极度类似于我在木尊行院后山发现的那个恶魔生物栖息点--玉玄冰室!

  除了玉玄冰室是储存冰晶的冰库,而这里是真正出产冰晶的冰魂地底,除了这点不同外,四周的环境都显示这里是最适合恶魔生物栖息的所在。

  我不敢想象那个神秘的虚影会和恶魔生物有任何的关联,更不敢想象涟漪会和恶魔生物有什么瓜葛?

  这一切一定都只是巧合。

  我努力地说服自己。

  可是,当我越往冰魂地底深进,看着越来越多,散发越来越巨冷寒息的冰晶,我的心里就越不安,心里也就越没底。

  当知觉在四处的探索随着内心的不安而呈现些许的紊乱波动时,藏匿在这冰魂地底的生命的心灵力量蓦地蠢动起来,向我的知觉盘绕而至。

  纯粹的知觉延伸能够捕捉到天地间的万物气息和心灵力量,却无法接受心灵力量传感的信息,可是当我发现知觉已遭对方心灵力量缠绕时而注入精神能量,却在这一刻终于接收到对方心灵力量传达的信息。

  "你在害怕?"地底生命心灵传达的信息带着嘲弄的意味。

  我不敢保证涟漪让我见的人是否就是我遭遇过的那个神秘虚影,在没确认前我只能以地底生命来证实他的存在。

  意念跳动间,精神力量迅速传达过去我的信息:"你究竟是谁?"

  回答我的是一个苍凉无奈的叹息声,但就是这个已经刻印我心灵深处的熟悉的恶魔叹息声却在瞬间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灵。

  我终于确认自己的怀疑并没有错。

  而在潜意识中对恶魔生物的恐惧心理,使我在确认对方身份的刹那,精神能量就全面灌注知觉,刹那凌厉地冲击向盘绕自己知觉上的恶魔生物的心灵。

  当我利用庞大的精神力量成功地将盘绕知觉上的心灵力量刹那击溃之后,我终于确定自己对恶魔生物邪恶的心灵力量将不再是无还手之力了,自信刹那强大茁壮了起来,我甚至想大笑大声欢呼来庆贺我的胜利。

  可是……

  我心陡然一阵收缩,因为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心灵却骤然涌现一个信息:"小伙子,你太冲动,太冒失了。"

  冷汗刹那涔涔自我额际滚落,一是为这个信息竟然突破我的心防,直接在我心灵传感,二是,在抢宗大会上,也曾有人直接以这种方式向我传达明王星六大秘术的来源和术法批语。

  当此刻心灵再度涌现信息时,我才发现那次抢宗大会对我心灵直接传感的力量亦正是眼前的这股力量。

  可是,怎么可能呢?

  恶魔生物又怎么可能帮助自己?

  心灵刹那陷入极度的困惑和不解之中。

  "唉……"心灵再度涌现那悲凉的恶魔叹息:"小伙子你错了,我并不是你认为的恶魔生物。"

  我万万没想到对方不但可以直接在自己的心灵传感信息,竟然还可以直接读取自己的精神信息,但更令自己吃惊的是对方话。

  "你……你说……说你你……不……不是恶……恶魔生物?"内心的震骇,使我不由吃吃地地嚷叫出声。

  "你来吧。"

  地底生命的心灵力量豁然消散,但知觉刹那也已经捕捉到对方故意留存的心灵波动痕迹。

  震惊感一直维持有好几分钟,我才逐渐冷静下来,仔细回想一下,虽然刚才的叹息绝对是自己在陌生星球遭遇的那个青衣身影所发没错,但其心灵力量却和恶魔生物那邪恶冰冷的心灵力量完全不同,对我也没有显露丝毫的恶意。

  如果说地底生命真的不是恶魔生物,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迹象表明它就是恶魔生物?

  怀着难解的困惑和疑问,我沿着地底生命给以我的信息,很快就到达更深地底的一个更为广大的冰窟石室。

  一块散发出无比巨冷寒息的呈现海洋般深蓝的巨大方体冰晶上,在青蒙蒙的绝冷寒息萦绕下,一条青衣身影背对着我盘膝而坐。

  当那高大伟岸、沉凝如山的背影是如斯真实地出现在自己肉眼之中而非心灵时,我暗骂了自己一声该死,因为这次无论对方再怎么巧言令色,都无法改变对方就是自己上次在玉玄冰室中发现的那个恶魔生物的事实,而自己,明知道有太多的迹象表明对方的身份就是恶魔生物,却偏偏还是受到对方的欺骗,自投罗网。

  力量刹那提升到极点,整个原本就处在极度巨冷下的冰魂地底深处的空间刹那因我散发出的寒能巨冷而使整个空间温度刹那更是下降了好几度,离我最近处的空间有的已开始结出冰层。

  "快住手!"无比威严的沉喝声生生地撞击进我的心灵深处,当我的心脏因为对方的声波震慑而抑制不住地鹿般蹦跳时,从对方那威严的沉喝下我隐约感觉出其中夹带着的惊慌感。

  "他在害怕我的力量?"我疑惑地问着自己。

  "你知道你刚才差点做了什么?"声音带着怒意。

  "你在害怕我的力量?"我大胆地问道,目光却深深地凝视着青蒙蒙的寒息萦绕下的背影。

  对方的身躯果然因我的话而颤动了一下。

  我说中了!

  既然我击中了恶魔生物的弱点,我自然不能放过眼前歼灭它的良好时机!

  力量再度加速提聚下,我的寒能就待释放而出,向对方席卷而去。

  可是还没容我动作,无形的力量竟在我豪无所觉的情况下刹那如海潮般涌现于我的四周,当我发现潜伏在自己四周的无形力量的时候,我的力量仅来得及蠢动了一下,就刹那被海潮般围绕自己的无形力量给镇压得死死的。

  这无形潜在的力量自己在大突破前曾遭遇过一次,大突破后力量远远跨越强者等级的自己,曾满有信心的认为自己再次遭遇无形潜在力量的话将绝不会再任人鱼肉,可现在事实表明,自己的力量与对方的力量相比实在太过悬殊了。

  没想到帮助过我们击溃三大强者,救我们于危难的神秘虚影竟然也就是眼前的恶魔生物,我无助地兴叹着,这一切究竟又是为了什么呢?

  "傻小子,我用潜在力量禁制住你,是因为我不想你冲动做些无谓的动作,也是想让你明白,你的力量对我并不存在威胁,真要解决你的话对我而言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亲身体验神秘人潜在力量的强大和恐怖,我自然无法否认眼前的事实。

  "你究竟想怎样?"肢体和能量虽然被潜在力量禁制得死死的,精神力量却不受任何的限制。

  "唉。"

  神秘人似乎很喜欢叹气,而他那种苍凉凄绝的叹息,每次也都将情绪深深地撞击进我的心灵深处,每次也都深深地感染了我。

  "我没想对你怎样,我对你没有任何恶意……"

  "我知道你是邪恶的恶魔生物,无论你怎么巧言令色,我都不会再受你欺骗!"

  "我说过我不……"青衣身影显然被我的言辞激怒,伟岸的身影微微颤抖着,好一会才逐渐冷静下来,但一种悲哀、愤怒、无奈的信息却刹那萦绕了整个空间。

  "你说的没错,我是恶魔生物……"青衣身影陡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笑声殊无得意之处,反而带着浓郁的悲伤和无比的愤怒。

  深刻地感受着青衣身影的伤感和愤怒,自嘲与无助,那种如沉沦地狱,永无法挣脱的无尽悲哀,是那么强烈地撞击着我的心灵,撼动着我的意念,这是人性百分百情绪的宣泄,绝非恶魔生物邪恶冰冷的心灵所能模拟的。

  我终于确定眼前的青衣身影确非恶魔生物。

  无形漫布于周身的潜在力量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我却没想过逃,只是呆呆地看着伟岸的青衣背影,久久不能动弹。

  我不是个糊涂的人,特别是感受到众多的心灵信息之后,我已然深深地明白青衣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唉!"

  这个叹息出自我口,却同青衣身影的叹息一样充满着伤感,更多了一份同情。

  "傻小子,你已经明白了吗?"

  "是的。"

  "神终究没有选错人,宿命啊!一切都是宿命……"

  神秘人感叹着。

  披肩的长发蓦地飞舞,青衣身影逐渐地转过身来,正面着我。

  虽然在青蒙蒙的寒息中,我依然没有办法看透神秘人的真正面目,但朦胧中,他的目光给我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澈灵动,闪动着无比浩瀚深邃的智慧。

  "前辈……"

  接触到对方的目光,感受着其散发出的绝伦智慧风采,一种崇仰的情绪竟使我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已经快三百年了……"神秘人感叹着:"第三位继承者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

  已经无需再用言语来解释,因为一切的疑惑此时终于有了答案。

  为什么涟漪会从空中城市千里迢迢地赶赴明王星?

  为什么神秘人的力量如此庞大?

  为什么神母传递给自己的信息,是务必要消灭所有接触修炼过众神经的人?为什么是恶魔生物的六识主元神?

  所有的疑问在神秘人身上都可以找到答案。

  但令我最为震惊和无法置信的是眼前神秘人的真正身份,一个传出去绝对惊天骇世的身份--在人们心目中已经成为神一般存在的人物,三百多年前在新科技统治全人类时代,领导人类先河,开创古武术风潮,并且创建空中城市的顶尖人物,一代智者那可潘!

  谁会想到,全人类以为三百年前已经仙逝的一代智者那可潘竟然会潜伏在明王星?

  又有谁会想到一代智者那可潘竟会是恶魔生物的寄宿体?

  气氛刹那因这惊天秘密而告沉默。

  久久,当我从一系列思考和震惊中稍微平复下来之后,我才喃喃地道:"没想到智者前辈竟然会被恶魔生物的裂殖体寄宿?我知道恶魔生物的裂殖体是以盘踞人类脑部神经,借以吞噬人类神经思维,主宰被宿体的意志……"

  我沉吟着,继续发表我的疑惑:"可是前辈的精神意志依然存在,这就代表前辈的思维神经系统并未被恶魔生物所吞噬主导,以智者前辈的力量,难道也无法驱逐出恶魔生物的裂殖体吗?"

  "长平你错了。"

  智者长叹道:"你说过神母曾传达过信息给你,‘请转达给我最亲爱的人类孩子夏长平,务必歼灭所有接触过,找出恶魔分裂的六识主元神,打开‘众神印记‘,消灭恶魔生物,维护神之卫道职责!‘"

  我点了点头。

  "那你可知道神母为什么要你务必歼灭所有接触过‘金版众神经‘,修炼过此典籍的生命体?"

  我摇了摇头,虽然内心其实已经有了模糊的猜想,但我并不想发表我的意见,因为我知道智者已将告诉我答案。

  "那何谓恶魔分裂的六识主元神?"

  我依然摇头。

  再次沉叹了口气,智者心情显得有些激动,智慧的眼睛闪烁着对往昔的神思。

  "二一九七年,那是个多么特别的日子啊。"

  "我本是新科技领域中的一个顶尖的科学家,三十多年来开发出不知多少高科产品,为新科技不知带去多少的创新和攀越,可是人体脆弱的体能终究有限,我已经逐渐感到自己的体能逐渐的衰弱,思维逐渐的不再如以前灵敏。"

  "当时,人类社会已经逐渐被某种古武术风潮所影响,听闻人类的第二个殖民星明王星已经完全被这股古武术风潮所主导,人们变得暴戾,并且开始讨厌新科技,敌视新科技。"

  "身为一名位处于新科技尖端的科研人员,我绝不容许有人藐视新科技的力量,更不容许有人诋毁新科技为人类社会带来的巨大贡献。"

  "我开始研究明王星人与地球科技的纷争,当我拿到古武术的一些资料,并深入研究之后,我完全被其中的武学心法所吸引了,因为我在其中寻找到利用古武术改变人类越来越脆弱体质的方法,而当时,正是我最迫切改善自身越来越衰弱体质的时候。"

  "我疯狂地钻研古武术的知识,千方百计的收集关于古武术的真正来源,终于,我利用所掌握的线索,追踪到西南部的傲江城,并且从一名叫韩斯可比恩的老者手中获得了原版流传的‘金版众神经‘。"

  "当时,我十分庆幸自己最终获得了这本宝贵的典籍,从西南部回到新城后,我就疯狂地以自己的智慧领悟、钻研众神经里提到各种武学心法。"

  "连续几月的修行,我的体质迅速的得到了改善,连脑域神经也进一步获得了扩展,于武学上也有了诸多新的领悟,当我窃喜于自己所获得的成就……"

  智者苦笑道:"明王星与新科技的矛盾终于演变为一场无可避免的暴动,新科技政权正式将古武术列为异端邪术,并全力禁制地球人私自修炼古武学。"

  "而我为了寻找机会以日夜修炼众神经,不得已以假死的状态,脱离了新科技高层,正式踏入全心修炼古武术的领域中。"

  "当我的古武力量飞速成长,定神术也被我成功攻破后,我的脑域更被进一步的开发了,智慧也与日俱增。"

  "二二零零年,我成功地取得了古武领域的重大突破,成功开创出‘浮移术‘,这种纯以体能状态浮移虚空的力量立刻就震惊了全世界,而我也正式宣布了我的身份,以我在新科技的地位和众多在新科技身居高位的学生的影响下,古武术首次被认可了。"

  "二二零二年,因为有了地球作为借鉴,新科技政府依然打算明王星开发高空楼阁,实行新科技与古武术并存的计划,却遭遇了明王星人的全力抵制,第二次新科技与古武术的战争正式爆发了。"

  "当时我并不支持新科技的计划,因为当时明王星在明王.修克烨的领导下,俨然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武术之星,新科技实在没有必要去破坏那种平衡。"

  "这次,在我以自身地位的干预和古武力量的震慑下,新科技最终被迫放弃了计划,而明王星也在当时在新科技的认可下正式成为古武术之星。"

  

第五十三章 冰魂地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