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绝密计划

    新纪元二六八二年二月十七日,凌晨。

  浩城。

  昌平科技--第九科研厂。

  一天中最令人感觉精神振奋与身心爽朗的无非就是早晨,因为人们在经过一天劳累的体

  力或脑力的劳动后,从恢复体力的睡眠中醒来迎接的第一个时间就是早晨,早晨也是人们精

  神最活跃、体力最充沛的时刻,而刚刚冲破黑暗带来光明的早晨往往也是最宁静的时候。

  「昌平科技」--「第九科研厂」的所有职工也都十分享受早晨特有的清新和宁静,可是,当他们还没开始享受早晨的清新和宁静时,科研厂十几年来从未曾响起的警报系统竟在这个时候尖锐地鸣响了起来,听到这阵阵令人心慌意乱的尖锐警鸣,令一直都处在风平浪静的环境里的所有「第九科研厂」的科技员工们一时间都无法适从,更不懂得该怎样应变。

  就在他们怔愣的同时,「第九科研厂」的防卫系统随着警报系统的启动也跟着启动,科研厂所有的入口和出口全被激光流所构成的栅栏给封挡了起来,见此情景,每一个科研员工

  都知道科研厂发生了大事,也都更不知所措。

  科技商会。

  在第三百九十六层的「医疗商都」中,展览厅依然冷清,但和以往不同的,是在这冷清的氛围中,此刻却从「贸易室」中回响出从未曾有过的旋律:旋律并不好听,因为那是由人的鼻孔中哼唱出来的声音,而且还是从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的鼻孔中哼吟出来的,所以每一句哼哼中都夹杂着浓重的喘息声,给人一种好像鼻孔阻塞就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简直不堪入耳,幸好除了以鼻孔哼唱的胖中年人外,再无他人。

  胖中年人当然就是「医疗商都」的理事,他今天很开心,其实不止今天,自昨天他做成一笔贸易后,他就开始开心了,因为一件商品他卖了三倍的价钱,其中多出的两倍自然落入了他这个精明人的腰包之中,所以他很开心。

  就在他开心得忍不住哼同不成调调的调子时,「贸易室」中突然响起嘀嘀嘀的通话预警声,还没等他按动通话装置,悬挂在墙壁上的「晶幕」已经强制性的启动,跟着闪现出「总理事」那严肃的身影来。

  见通话装置自动地强制启动,胖中年人微感不安,而晶幕中「总理事」那严肃冰冷的面孔也使他莫名地感到心惊肉跳:「总……总理事……」他紧张地看着晶幕中的顶头上司,结结巴巴地说。

  「我问你,昨天你是不是出售了一套『电纹设备』?」「总理事」开门见山地问。

  完了!听「总理事」这么问,中年理事心里头想的第一件事便是认为自己以三倍的价格卖给顾客商品的事还是被「商会」知晓了,所以「总理事」知道自己违反了「商会贸易法」后,看情形明显是来兴师问罪的;看来自己不但要接受「商会」的处罚,连已经落入腰包的世纪币都得成倍地吐出来。想到这里,中年理事胖乎乎的脸上涔涔滚落冷汗:「禀……总……理事是……是有这么回事……我我……知道错了。」

  「总理事」冷笑地看着他:「你知道错了?很好,那你告诉我,你还有几个同党?从『第九科研厂』偷运出来的『绝密计划』藏到哪去了?」

  中年理事一愣,呆呆地问道:「总理事,什么同党?绝密计划?我……不明白……」

  「混帐!」晶幕中的「总理事」铁青着脸,虎目绽放寒光:「你既然认错,那又装什么蒜?还不老实交代?」

  中年理事冷汗涔涔而落,知道自己可能搞错了一件事,忙道:「总理事,我以为你是在问我昨天以多出原价三倍的价格卖给顾客商品,违反『商会贸易法』的事,所以我才认错;总理事说的什么同党和绝密计划我真的一无所知啊!」

  「总理事」冷笑,看样子并不相信中年理事的话:「那好,我问你,为何昨天『商会』现有库存的商品你不卖,却从『第九科研厂』调货?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中年理事哭丧着脸道:「总理事误会了!事情是这样子的,昨天有一名手臂灼伤的青年顾客指明要买一套『电纹设备』,卑下查了系统内的商品资料,发现『电纹』的库存是零,而且其他几个『商部」的库存同样如此,系统显示唯有『第九科研厂』还有甚多『电纹』这套设备。那位顾客表示愿意出比原价多出三倍的价格购买一套设备,卑下因抗拒不了贪念,所以才联系『第九科研厂』的『管库』哈齐里;这件事哈齐里也曾检查过『科技商会』里的『电纹』资料,确认卑下确实没有其他地方可调供这项设备后,才直接从科研厂把『电纹设备』调拨给卑下,这件事哈齐里可为卑下作证。」

  「总理事」冷笑道:「哈齐里已经涉嫌偷盗『绝密计划』被抓了起来,你会有机会和他对质的!你说查遍系统,『商会』库存里的『电纹设备』确实为零,是吗?那你给我仔仔细细地再查一遍,如果你说的属实,我就相信你!若不然,哼哼,军警已经快要到了,你就等着涉嫌偷盗『绝密计划』罪被处决吧!」

  中年理事没想到昨天自己贪小便宜,竟会被牵扯进偷盗「第九科研厂」的「绝密计划」事件中,不禁心惊肉跳,但听「总理事」说,只要能够证明自己说的属实,那便会无事,想到这里,冷汗虽然依旧涔涔而落,但绷紧的心弦却为之一松。

  颤颤抖抖地打开「科技商会系统」,中年理事再次查找系统内「电纹设备」的资料,在资料显示之后,中年理事不禁一阵惨呼,当即软倒在地。因为系统内的资料显示「医疗商都」的「电纹设备」库存尚有一十四套,就连昨天他查找的几个没有「电纹设备」这项库存的「商部」此时也都或多或少的显示几套库存,各种入库和出库的时间甚至出厂的时间都有详细的登记显示,是绝对不可能作假的。可是为什么昨天他查遍了整个「商会系统」却显示没有「电纹设备」这项库存呢?

  可惜他再也没有时间多想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军警疾飞而来,顷刻间就飘浮在「科技商会」第三百九十六层的大楼外击破落地窗飞了进来,不容分说的就把他给架走了。

  浩天大厦。

  在「浩天大厦」的最顶层的主席楼里,昌浩舒服地坐在宽松软绵的沙发中,平静地喝着手中香气浓郁的「桂茶」,浅尝着这种由他亲自培养出来的饮料,昌浩由衷地感到心里升起一种得意和满足之感。

  今天是新纪元二六八二年二月十七日,也是他建立「昌平政府」政权后的第二十五年;回想二十五年前的风云岁月,展望现今的事业辉煌,昌浩就不由得感到一股无比的自豪感自心底澎湃腾起,虽然他已经不再年轻,但热血却怎也忍不住地跟着沸腾了起来。

  今天确实是个很特殊的日子,很值得纪念,因为今天不但是「昌平政府」的二十五岁生日,同时也是自己的小女儿一十八岁的生日。想到小女儿昌甜,昌浩就不由会心一笑,这个调皮可爱的小捣蛋一晃眼间也终于长大了,其实调皮捣蛋这四个字已经不适合再冠到女儿的身上了,现在的她就像她的母亲一样,既温柔贤淑,开朗大方,有时又特别爱动,所以,每每看到她,昌浩恍然间就会看到妻子年轻时的影子。

  「今天是甜儿十八岁的生日,说什么祢也应该出关了吧?」想到妻子,昌浩喃喃地陷入沉思之中。

  「嘟嘟嘟」一阵通话装置的预警声惊醒了沉思中的昌浩,食指一伸,从指尖处迸射出一屡淡淡的柔劲击向「晶幕」下的一个按钮。

  「什么事?」看着出现在「晶幕」内的那个青春亮丽的接线女郎,昌浩皱起了眉头说。

  「对不起主席!」接线女郎说:「『第九科研厂』的罗马博士、史密士博士和蒂娜博士说有十分要紧的事要向主席禀告。」

  昌浩喃喃地道:「十分要紧的事?」摆了摆手,昌浩道:「让他们进来。」

  「第九科研厂」的三个博士个个穿着白色的工作袍,神情颓靡,衣衫也多有褶皱,看这情形大概是从工作岗位直接过来的。

  罗马博士,是个六十多岁的老科学家,花白的胡子及腮而长,虽是六十多岁,又没修练过武学的人,但腰杆依旧挺直,身体还算硬朗。

  史密士博士,四十岁才刚刚出头,蓝眼高鼻,肤色白皙,外形斯文俊朗,是那种好好先生型的男子。

  蒂娜博士,三十五岁,金发碧眼红唇,身材曼妙修长,浮凸有致,曾获优秀的女科学家奖。

  「见过主席!」三个博士走到昌浩面前,神情颓丧中带着些不安。

  对三个优秀的科学家,昌浩没有怠慢,示意他们在自己面前的沙发上坐下,并亲自给他们倒了三杯香浓的「桂茶」后,昌浩才问道:「瞧你们的情形,是否『科研厂』发生什么事了?」

  罗马博士手有些颤抖地捧起茶杯,喝了口茶后,激动的情绪才稍微缓和下来:「主席,您交给我们秘密制作的『绝密计划』,我们于新纪元二六八二年二月十五日才刚完成,因为还没有做进一步的调试,所以我们还没有向主席禀报研究成果,可是今天我们三人走进实验室的时候才发现刚制作成功的研究成果已经不翼而飞,搜寻整个『智慧系统』,竟连主席交给我们的『秘密计划』也全被洗得一干二净,有关这项研究的所有资料更是丝毫无存……」

  「等等等等!」昌浩紧皱着眉头,截住罗马博士的话头道:「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绝密计划』是我交给你们秘密制作的?是吗?」

  罗马博士点头道:「没错!是主席亲自跟我们说的。」

  「我亲自跟你们说的?」昌浩的脸沉了下来:「真的是我亲自让你们秘密制作什么『绝密计划』?」

  听出昌浩的话中有异,史密士博士忙道:「其实不是主席亲自跟我们说……不!是主席亲自跟我们说的……」

  昌浩的脸越发阴沉,但心思灵敏的他已从三个博士说的话中听出了问题。

  「主席,史密士博士的意思是我们确实不是在主席面前接收到这项『绝密计划』的……」蒂娜博士说。

  「你们详细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昌浩说。

  三个博士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他们都察觉到了一丝疑虑,因为很明显的,昌浩并不知道他们口中说的「绝密计划」是什么?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也没有听他们秘密制作「绝密计划」,是昌浩忘了,还是真的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内幕?

  「主席!」顿了顿,三个博士整理了一下思绪后,最后由口齿清晰的蒂娜博士叙述,「大概是在上个月……对了……是一月四日的那天……」

  「没错!是那天。」罗马博士和史密士博士同时点头,表示蒂娜博士说的确实属实。

  「嗯。」昌浩:「继续说下去。」

  蒂娜博士道:「那天我在自己的实验室进行研究工作,史蒂齐研究员过来叫我说『会议室』有主席您的影讯,叫我马上过去,主席您有要事交代;我去的时候,罗马博士和史密士博士两人也都先后抵达……」

  罗马博士和史密士道:「没错。」

  蒂娜博士道:「在晶幕中主席说有科研机密要我们秘密制作,这项科研机密代号就叫做『绝密计划』,所以『会议室』那个时候紧闭,只有我和罗马博士还有史密士博士三人在场,最后主席您说『绝密计划』已经在科研智慧系统第七百号档案区内,叫我们接收到『绝密计划』后立刻启用『高科实验室』,马上投入制作。」

  「你说你们启用『高科实验室』?」昌浩的脸阴沉中漫布着森寒的气息,心中却大为震骇,因为蒂娜博士说的一切他根本就一无所知,利用「智慧系统」传递影讯给他们的当然不是自己,但什么人竟有这种本事闯过「昌平科技」在「昌平智慧系统」内设置的十八万道密密紧扣的「反入侵系统」?不但把什么「绝密计划」神不知鬼不觉地储存在「昌平智慧系统」内的档案区,而且还有本事启用「高科实验室」?昌浩几乎不敢相信面前这三个素有「天才科学家」美称的科学博士所说的话:「『高科实验室』是我严令禁止使用的高机密实验室,防御系统的启用暗码只有我一人清楚,而且暗码每三个时辰就改变一次,你们怎么可能进去?」 三个博士对望了一眼,从昌浩现在的话语中,他们完全明白了一件事:利用「智慧系统」的影讯技术和他们通讯的人绝不是此刻坐在他们面前的主席,可是影讯中的人所使用的权利都只有主席本人才可能拥有,若不是主席?还会是谁?思考到此,三个博士更是大为震惊:「主席您说的没错,但事实上不就是主席您自己开启了『高科实验室』的吗?而且,影讯资料的码源的的确确是属于主席系统的,所以我们才一点儿也没有怀疑晶幕中向我们下达命令的不是主席本人。」

  到底是经过惊涛骇浪,扭转时代风云的人,转眼间昌浩就全面恢复了冷静。虽然三个博士口中说的有很多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他完全相信这件事是真的,精神恢复镇定之后,昌浩立刻分析了整件事的要点,很快便现出了个头绪:「那些我们先不谈它,说说『我』交给你们的『绝密计划』到底是什么计划?」

  见三个博士惴惴不安地对望着,昌浩微笑了起来,示意他们先喝茶稳定心神后才轻松地笑着说:「你们说的这件事确实很诡异,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是我绝对相信你们说的每一句话,因为你们是管家,是只懂得埋头研究科技的科学家,『昌平科技』能有今天这样繁荣的发展,都是靠你们的智慧换来的,所以我绝对相信你们……嗯……这样吧!你们就当作这件事确实是我命令你们去做的,先把事情从头到尾地说一遍,我们再来研究其中的问题。」

  听昌浩这么一说,三个博士紧绷的心弦为之一松,蒂娜博士说:「主席交代我们秘密制作这项『绝密计划』后,我们三人就从『科研智慧系统』第七百号档案区里取出了主席不知何时储存在里面的『绝密计划』:当我们三人向其他博士和研究员说明我们有主席交代的任务在身,今天起将启用『高科实验室』的事后,就启动『高科实验室』的『防御系统』,『高科实验室』区的所有出入口全面被『镭射栅栏』封锁,禁止除我们三人外的其他人涉足。在『高科实验室』我们看了主席给我们的『绝密计划』时,我们不禁惊叹主席的智慧,这项『绝密计划』详详细细地拨好所有制作过程,包括所有的细节,都写得一清二楚,我们三人根本就无须研究什么,只要按照『绝密计划』中的步骤去制作就行了,在制作的过程中,我们才明白科技界一直未被攻破的『质子元素转换』难关竟早就被主席的智慧攻破……」

  听蒂娜博士说到这里,昌浩也无法再保持沉着,不由诧异地问道:「质子元素转换难关真的被攻破了?快说说这到底是什么计划?」精神为之一振,昌浩忙催促说。

  蒂娜博士一愣,跟着才想起这个计划虽然他们认为是昌浩本人交给他们的,但事实是昌浩本人一无所知,所以,这位漂亮的女博士也只稍微一愣,就继续道:「这项『绝密计划』就是制作『新一代智慧型人类』。」

  昌浩道:「新一代智慧型人类?」沉思了一会,他诧异地问道:「『人造机器人』,就是『人造机器人』,为何叫『新一代智慧型人类』这个名称?」

  蒂娜博士嫣然一笑,大概是想到自己有幸制作这种没有人想像得到的实验而得意:「叫它做『新一代智慧型人类』的原因是因为它不像『人造机器人』那般外表仿真人类,内里是金属架构的机器,而是从外到内都是由多种酷似人类肌肉的金属质子元素组成,大到一条血管,小到丝丝脉络都依照人体的形态排列构造起来,完全和真人无异。只要在脑壳里装上『智慧处理晶片』,『新一代智慧型人类』就可以自我随时转换金属质子元素的合成排列,既可以像人类那样柔软,又随时可以重新转换金属质子元素的排列,刹那间凝结成无人可想像的硬质金属,只要赋予它警备程式,就可以成为一个『超能警察』……」

  「自我转换金属质子元素的合成排列?莫非……」昌浩惊诧地看着他们,「……你们动用了『高科实验室』里的『元素分解器』?」

  蒂娜博士秀眼疑惑地看着昌浩:「主席让我们使用『高科实验室』就是要我们利用『元素分解器』提取『新一代智慧型人类』所需的金属质子元素……」说到这里,这 优秀的女科学家兴奋地说:「我们从没有想到把金属分解,只提起几个金属元素重新组合后竟会产生这种兼备软硬性质的金属材料,这实在是科技界的一大发现。」

  昌浩思绪疾快闪动,瞬间又抓到一个问题:「照你们所说,『新一代智慧型人类』可以自我转换金属质子元素的排列组合类比成人类肉体,又可以从柔软的人类肉体状态瞬间转化成硬质金属状态,是这样吗?」

  三个博士一齐点了点头:「主席说的没错,『新一代智慧型人类』就拥有这种功能。」

  昌浩目中精芒闪动:「从柔软的肉体状态要转化成硬质金属状态,那就要把已经组合成『肉体状态』的金属质子元素重新分解……再重新排列组合成『硬质金属状态』的金属质子元素……你们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三个博士一脸茫然地互望了一眼,齐皆摇了摇头。

  昌浩沉稳的脸上闪过一阵红光,肌肉抑制不住地搐动起来,猛地一掌打在身前的茶桌上,「噗噗噗」地爆起连串轻响,坚刚石砌成的茶桌瞬间松化成亿万粉尘,而这个十几年来心境一向平和的超级枭雄也在今天首次暴怒了起来:「你们这些笨帽!难道还不明白?既然你们制作出来的『新一代智慧型人类』能够自我分解金属质子元素的排列,不就代表它也同时拥有了『元素分解』这项能力了吗?地球饩『明王星』和『火星』在内的全人类只有我『昌平科技』才有『元素分解器』这项高科技设备,也是唯一拥有『元素分解』这项能力的科技集团;但现在,竟连别人假冒我让你们制作出来的『新一代智慧型人类』也拥有了这项『元素分解』技能……可恨……更可悲的还是外人假借我科技力量制作成功,你们说!我『昌平政府』如何丢得起这个脸面?」

  见昌浩如此暴怒,三个科学家吓得手脚一阵发软,面色惨白。

  站了起来,来回地踱着脚步,好一会儿,这个当代枭雄才逐渐镇定下来,走到三个面无人色的博士身边,昌浩轻轻拍着他们的肩膀:「很抱歉,在你们面前……我失态了,但你们应该了解我现在的心情……」

  三个博士心中一阵感动,罗马博士颤抖着说:「主席……是我们疏忽,我们罪该万死……」 叹了口气,昌浩在三人面前坐下,习惯性地十指交叉双手合拢,他说:「这事不怪你们,是我忽略了对手的实力,你们不要自责,蒂娜博士,后来怎样?」

  三个科学博士稍微恢复了常态,蒂娜博士道:「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也就是在本月十五日时,『新一代智慧型人类』的形态总算完全构成,我们在十六日时进行初步测试,打算在十七日时也就是今天进行最后测试并安装『智慧处理晶片』,可是就在早上我们进入『高科实验室』的时候,竟发现『新一代智慧型人类』不见了,奇怪的是,『高科实验室』的『防御系统依然如常,没有被破坏或被入侵的痕迹。

  「我们大为震惊,因为这项制作本就突破了好几个科学难关,是划时代的研究成果,由于是依照『绝密计划』而造,我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学习和研究这项制作技术,现在这个刚制作完成的成果竟不翼而飞,我们自然大是惊慌失措。

  「启动紧急『警备系统』,紧急关闭『科研厂』的所有出入口后,我们忙清查系统内有关『绝密计划』的资料,竟发现所有有关这项『绝密计划』的资料全被清除得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一般。

  「一时间我们以为是在做梦,但我们知道不是,因为我们身处『高科实验室』就证明发生的事都是起初的,我们也曾怀疑『新一代智慧型人类』是否自己走出实验室的,可是这件事无疑是件十分荒谬的事情,因为『新一代智慧型人类』还没被装上『智慧处理晶片』,所以它还只是一具只有人类形体的『尸体』而已,我们搜查了『第九科研厂』的每一个角落却毫无发现。最后我们发现『科研厂』的『管库』哈齐里在十六日午时曾从『科研厂』的仓库中调运出一套『电纹设备』,据他说是『科技商会』里的『医疗商部』理事司铎说『科技商会』所有『商部』都已经没有『电纹设备』这项库存,为了维护『科技商会』产品齐全的商誉,只有直接从『科研厂』调运一套『电纹设备』卖给顾客。

  据哈齐里说,他亲自查询了『科技商会』的『库存系统』,确认司铎的话属实后才从『科研厂』的『库房』中调出了一套『电纹设备』,可是今天我们查遍了『科技商会』的『库存系统』却发现就『医疗商部』本身就有十四套库存,其他『商部』也都或多或少的有几套库存,证明哈齐里所言不实;我们当场就逮捕了他,并且委托『城市警卫部』马上拘捕『医疗商部』理事司铎,可是他们却都矢口否认不知『绝密计划』这件事,我和罗马、史密士自知事态严重,所以忙来报告主席,可是……想不到……主席竟也完全不知道……这件事。」说到这里,蒂娜博士嗫嚅地道:「这件事看来大有蹊跷,我们三人更加脱不了关系,请主席责罚!」

  昌浩沉吟着,这个当代第一枭雄久经风浪,却从未遇到过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蒂娜博士说的一切他根本一无所悉,如果是开玩笑倒还说得过去,可是当今世上又有谁敢在他面前开这样的玩笑?三个杰出的科学家当然更加不会开这种玩笑了。但是如果蒂娜博士说的是事实,那为何他每隔三小时就会自动更换「高科实验室」暗码的系统依然能够如常运转?一点也没察觉「高科实验室」实际已被开启?谁又有这样的本事在「智慧型网路」里来去无踪?连他设置的十八万道密密紧扣的「反入侵系统」也没有办法察觉?今天本是个好日子,为什么偏又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了,好日子?莫非三个博士真的是和他开玩笑,只不过是想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让他惊喜一番?若是如此,则他真的非常吃惊,那喜呢?他们三佣又怎么准备让他感到喜悦?莫非真如他们说的,在科技上取得了重大的突破?

  思来想去,昌浩越来越觉得三个博士想让他感觉惊喜的机率十分的高,所以本来一直强制自己平稳下来的心立刻又沸腾了起来,因为,如果确如自己所想的一样,不管面前的这三个博士如何想让他在震惊中感觉狂喜?他发誓一定要令他们尝遍世间所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酷刑,因为他不能忍受任何人开自己这样的玩笑,无论任何人都不行。

  怒火在心中燃腾而起,但昌浩表面上却越发祥和:「在这个值得纪念和最应该开心的日子,如果你们只是想让我十几年来一向平和的心在今天这个值得怀念的日子里感到惊喜的话,那你们的目的达到了,我欣然地接受你们这个礼物,并且要大大的嘉奖你们,因为你们确实了不起,不管你们接下来会令我感觉多么的狂喜,就第一个礼物就令我心醉不已了。」 三个科学博士愣怔地看着坐在他们眼前这个在当代地球上最有势力的领袖,一时间都无法从他的话语中反应过来。

  好一会儿,史密士博士才吃吃地道:「主……主席……您……您以为……我们在……和……和您开玩笑……吗?」

  蒂娜博士郑重地道:「我们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主席若是不信,可到『第九科研厂』看看。」

  昌浩的脸红光再闪,但转眼就逝,缓缓地道:「我会去看的,不过现在我也相信你们说的话确实属实,你们说所有有关『新一代智慧型人类』的资料和资料全部消失无踪,如果让你们凭记忆想,你们是否能够想起一些制作的方法和过程?还有,这个『新一代智慧型人类』既然已经制作完成,那就代表它以后一定会出现,你们尽可能用你们的记忆,勾勒出这个『新一代智慧型人类』的长相……」

  三个博士眉头紧皱,好一会儿,蒂娜博士才道:「制作的过程我想我们还记忆犹新,但说到制作的方法……由于『新一代智慧型人类』的制作十分繁琐,就程式和人体的每一条脉络就数不胜数,没有设计蓝图,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着手。倒是那兼备软硬性质的金属材料是由那些金属元素构成的我还记忆犹新,其他的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研究,至于勾勒出那个『新一代智慧型人类』的形貌,我想我们三个都不是问题。」

  「不错!」史密士博士激动地说,白皙的脸庞也升起红潮:「主席……不……那个假冒主席的人让我们制作的那个几乎就是人类肉身的『新一代智慧型人类』是一个绝美的少女形态,我敢保证那绝对是一具天下间最美丽的女性身躯,人类女性有的器官无论内外『它』全都拥有,虽然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人造形体,但看着『它』,我们没有办法把『它』当成『人造机器人』,而是一个人,一个真实活在我们人类生活中的女人。」

  昌浩诧问道:「女人?」

  罗马博士白须抖颤:「是的,『它』确实可以说是我一生中见过最美丽的一个女人。我们共用去钢、钢、银、金、锡……二十三种金属,合计三吨的材料,利用『元素分解器』才提取出三十六种总计重量四十九公斤的金属元素。我们从没有想到这些金属元素在巧妙的排列之后竟会产生类似人类肌肉的纤维组织,而且还会从柔软的肉体状态转化为硬质金属状态,这实在是一大发现,而且一定有很大的发掘潜力,我科技多年保存的『元素分解器』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昌浩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再问什么。虽然内心已经相信三位博士所说的话,但他还是要亲自去查看,眼见为实,毕竟他不想凭着三 博士的片面之辞就相信任何事。

  从「第九科研厂」巡视回来后,昌浩十几年一直平稳的心神就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今天虽然是好日子,虽是自己小女儿的十八岁生日,但他就是没有办法兴奋起来,因为已经发生的事实实在太诡异,简直令人无法置信;可是事实就是事实,所以昌浩也只得接受,也只得

  再次评估自己敌对势力的实力,包括来自「明王星」和「火星」的假想敌。

  昌浩突然发觉原来自己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实力和势力竟是那么的自信,甚至托大, 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实力竟那么的脆弱,竟连敌人侵入了自己的老巢都还不知道,还一直沾沾自喜,引以为傲,既高估了自己,又低估了他人,这无疑将会是导致自己失败的主因,而且还是致命的。

  看着眼前这三张由三位优秀科学家就同一个「人」而勾勒出来的美女图,昌浩的脸显得分外的阴沉,因为他无论怎么看,这三张图中的人都不是同一个人,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三张图中的人虽然样貌看似不像同一个人,却确实都是青丝及肩的绝代美女。

  昌浩不知道为什么三位科学家看的同一个人,画出来的竟是不一样的人,他没有办法理解。三位优秀的科学家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他们画的人确实是他们记忆中最为深刻的印象,为什么三个人画出来的竟不是同一个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永远不可能解释了。

  三张画逐渐在昌浩的手中揉成一团,一阵青烟自手中冒起,再展开时,揉成一团的画已经化为灰烬,昌浩喃喃地道:「我对自己发过誓,如果你们骗我,我就要让你们尝遍世间所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酷刑,你们……果然没有骗我。」

  「主席,人到了!」墙壁上那宽大的晶幕再次出现接线女郎那娇媚的容貌。

  「先带哈齐里进来。」昌浩抬起沉思着的头,神情冷静地说。

  「是!」

  不一会,两个巡城军警押着神情萎靡的「第九科研厂」的「管库」哈齐里走了进来,摆手令四个巡城军警出去,独留下哈齐里之后,昌浩坐在宽大办公桌后面的皮靠大椅中,神情平淡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个神态急促不安的人员:「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来吗?」昌浩十指交叉,淡淡地说。

  哈齐里结巴地道:「涉……涉……偷盗……『绝密计划』……」

  昌浩道:「很好,那你有没有偷盗『绝密计划』,嗯?」

  哈齐里惶恐地跪了下来,道:「请主席明查,属下委实不知道什么『绝密计划』;那天『科技商会』『医疗商部』的理事司铎给属下传来影讯说有个顾客急需一套『电纹设备』,但『科技商会』已经没有这项设备的库存,司对说为了维护『科技商会』的商誉,一定要满足顾客的需求,所以请求属下调运一套『电纹设备』;属下不敢大意,亲自查证『科技商会』的关系法,准予调拨。但不知道为什么今早却被告知属下涉嫌参与偷盗『绝密计划』而被逮捕,属下万死也不敢做出有损『昌平科技』的事来,请主席明查……请主席明查……属下绝不敢做有损『昌平科技』……」说到最后,哈齐里声泪俱下,频频叩首。

  昌浩淡淡地看着他,道:「你说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再想想,是否还能想起什么来?」 哈齐里停下了叩首的动作,沉思了片刻后,他道:「主席,属下那天明明查证了『科技商会』的库存资料,发现确无『电纹设备』这项库存,但不知为什么今天的『库存系统』竟显示『科技商会』一直都有很多套『电纹设备』的库存,属下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一定是有人想要诬陷属下的,请主席明查啊……呜……属下就是万死也不敢做出有损『昌平科技』的事来……呜呜……」

  昌浩冷漠地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声泪俱下的哈齐里,让两个军警把哈齐里带出去后,牵扯这一事件的另一个关键人物「科技商会」「医疗商部」理事司铎神色惊慌地被带了进来,肥头大耳的司铎一见到这个掌握地球五分之三土地,管辖二十六亿人口的当代领袖时,小职员的他何曾想到有朝一日竟会亲眼目睹这个叱吒风云的领袖人物,腿脚当即打着哆嗦,惶恐地跪伏在地。

  

  

第四章 绝密计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