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兄弟反目

    昌浩耸耸肩道:"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找你是有些事想和你聊聊,我们兄弟虽然在一起了那么久,却一直没有机会单独聊聊,这次顺利逃回地球了,地球也已经和平,我们兄弟应该可以好好的聚聚聊聊了。"

  说完,昌浩微微睨了路雨飘一眼,意思当然很明显,兄弟要单独聊会。

  路雨飘却朝我昌浩皱了皱鼻子,做了个鬼脸,一点也没有识趣离开的打算。

  刚才他们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还有说有笑,其乐融融似的,现在却是大眼瞪小眼的了。

  我好笑地看着他们,也不去理他们,径自取了个杯子,斟了茶,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

  "长平,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昌浩显得十分的无奈,最后妥协地道。

  我还没答话,路雨飘已娇蛮地道:"不行,除非我也去,反正今天长平哥哥得陪我,我还打算找长平哥哥讨教武学上的心得呢?"

  "嘿……"昌浩脸色已变了,已待发火。

  我忙已眼神阻止了他,我知道昌浩虽然已经知道路雨飘的名字,却还不知道路雨飘的身份,路雨飘的娇蛮任性连我都拿之无可奈何,更何况今后还要在路仲林麾下大展拳脚的好朋友昌浩,我可不想昌浩因为我而得罪了这个有时蛮横不讲理的大小姐,日后难过。

  我微"咳"了声,微笑道:"路雨飘小姐是城主的千金,要讨教武学的话,名导师还不是随手就一大把,为什么要我呢?说好了,我可不会指导人哦?"

  听到我这么一说,昌浩神情一动,已经明白过来,看向路雨飘的眼神马上也有所不同了。

  "反正不管。"路雨飘扯住我的衣角,仿佛怕我突然不见了似的。

  昌浩不动声色地笑道:"好吧,只要你不嫌我们话题沉闷,不觉得无聊的话,要跟你就跟来吧?"

  对昌浩镇定的表现我实在感觉佩服。

  这下,路雨飘变乖巧了,绝对淑女式的点了点头,甜甜笑道:"如果我真的觉得无聊了,会自己找节目的。"

  我和昌浩同时看到彼此眼中的无奈。

  而最头痛的要属自己了,他们问题是解决了,自己却休想能得到清净。

  在市中心一家豪华的餐馆中,我们三人吃着精美的早点,一边随意的聊着天。

  从昌浩沉重的表情上,我想他确实有话要对我说,但由于路雨飘这个高温的电灯泡在,使他没有机会说出来。

  所以最后,我还是找了个理由支开了路雨飘这块缠人的皮糖膏。

  在昌浩于空中城市的临时住处中,我们品茗着茶叶,我也准备洗耳恭听昌浩接下来要发的牢骚。

  因为从昌浩的精神信状态中,我敏锐地感觉到他的心灵的烦躁和压抑。

  "为什么?"

  果然,昌浩的第一句开场白就让人感觉到他正在发泄的牢骚情绪。

  "怎么了?"我疑惑地问道。

  "两年前,浩城由我一手创建,我也同时领导着东联集团及其名下的庞大势力,在地球政权全面瘫痪的时候,四大集团取而代之,分别掌控着军政要权,分庭抗礼。"

  "正因为如此,东联集团和兵工集团最终才能应空中城市的要求联合组建出三十五万的军队和二十艘宇航军舰和一艘宇宙航母,才有了进攻明王星,在明王星建立新的民主政权的这项军事计划!"

  我疑惑地道:"怎么针对明王星的军事计划不是东联集团和兵工集团联合拟订的吗?"

  昌浩叹道:"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再有什么隐瞒了。"

  昌浩深深地看着我,从他的目光中,我看到了坚定和真诚。

  "其实,东联集团和兵工集团会联盟,会共同组建军队,会有大规模的宇航军舰,会有针对明王星的军事计划,这些全都是因为空中城市背后的操纵和努力的结果。"

  "我现在并不想指责空中城市什么,事实上空中城市拟订的一切计划都很周详,针对明王星的军事计划其成功率也达到百分之八十,只是我们没有算准火星独立联盟竟会那么快的摆脱与火星各势力的冲突,更没料到火星独立联盟竟有那么尖端的电子技术,当然还有一点就是我们没料到我们的军事计划竟会遭泄露……"

  昌浩苦笑道:"原本以为天衣无缝的军事行动计划到头来却错漏百出,三十五万大军和尖端的科技武器还没动用一分,我们就兵败如山倒了。"

  听昌浩这么一说的时候,我隐约想到了什么,一时间却又没办法组织起来。

  "我甚至想不到空中城市派遣的主力战队麦天会背叛,甚至没有料到在战争还没真正打响前自己就成了明王星人的俘虏。"

  昌浩苦笑,而这时我心却又骤然一动,我突然想到地球科技军团的军事计划会遭泄露,完全是因为金牌众神学员舞难的泄露。

  一个原本要承担军事计划中,空中城市派遣出的古武力量主力队长的人突然私自离开,去向不明,怎么也该引起空中城市的高度重视和警惕才是,可结果,空中城市只是将队长人选换了个人而已。

  同时,空中城市竟然派遣出这一届古武术大会上新招收的全部学员一同参与这项军事行动,现在想来,这个决定和人选本就存在了诸多问题。

  或许我们这一届新进入圣地的学员是比较优秀,但那绝对是个别的存在,纵使潜质真的非常优秀,实力也绝不可能就达到最强的标准,比神万心、麦天、贝思挞、董魔、威克尔、樊若松、韩班等人更实力更强的学员就不知有多少?可为什么空中城市竟然就派遣了他们?而且其中有四人的身份空中城市已经知道他们就是明王星人?

  我想起当日地球科技军团与明王星人陷入对峙时,我就曾对空中城市竟然会派遣麦天等人来参与这项侵犯他们家乡主权的军事计划提出置疑。

  "可是你们知不知道,七人当中就有四位本来就是明王星人的,你们不怕他们为维护家乡主权而临阵倒戈?向明王星人泄露军事机密?"

  我当时是这么提出我的疑惑观点的,因为我认为以空中城市和昌浩的精明,按理是不会让四个明王星人参与这次行动的。

  可是我得到的回答是:"我们知道麦天、威克尔、樊若松、韩班四人的身份背景,但他们不只是明王星人,还是我们空中城市优秀的学员,再说空中城市这次参与地球军团的军事行动,是因为我们的理想是在明王星建立一个真正自由民主的人民政府,而不是帝权主义。威克尔、樊若松、韩班都是十分优秀的学员,他们也都知道建立这样的民主政府对他们的家乡明王星来说是有百利无一害的。"

  潘一长老当时的回答十分坚定自信,但结果恰恰表明我的担心是正确的,麦天、威克尔、樊若松、韩班四人在地球陷入进退两难,甚至在混乱之时就毅然的临阵倒戈了。

  是空中城市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可能?还是空中城市原来就有这个打算?

  我心骤然一阵怵寒。

  对权术与战争我完全不了解,虽然我现在深深地对空中城市当时实行的针对明王星的军事行动,平白沦丧数十万的军力产生了无比的质疑,但现在看到地球民主和平的现状,我也无力再对两年前空中城市造成的"错误"提出任何的评论。

  见我神情变幻不定,昌浩神情悲哀中更蕴涵着强自压抑的愤怒道:"长平是不是已经想到了什么?"

  看着昌浩,我知道以他的精明和处世的干练,是绝对不会嗅不出一点什么来的。

  我知道自己否认不了什么,也没有办法掩饰什么,我只有保持沉默。

  昌浩惨笑道:"一石四鸟,短短的时间内就轻易地解决了四大军阀集团的潜在力量,这个计划才真是厉害。"

  我沉叹,看来昌浩看得比任何人都透彻了,而我的猜想显然正是事实。

  而猜想得到的结果:

  全人类心目当中拥有超然地位的空中城市早就想染指地球政权,却师出无名,地球政权处于瘫痪,全球动乱之际,本是空中城市收拾残局的一个最后借口,但四大集团势力却是最大的阻力,如果空中城市露出了介入地球政权纷争的话,那绝对会引来本互相抗衡的四大集团的联合敌视,所以空中城市只能再次捺住野心,等候时机。

  但四大集团势力均等,很难打破僵局。

  最后,空中城市终于借着火星暴乱的信息酝酿了一个计划:选定最具野心和远大抱负的东联集团,和另外一个集团,让他们组建庞大军队,以闪电战的方式攻克明王星,在明王星建立新的民主政权,这样一来,明王星不但有科技力量牵制火星暴乱,更可以在空中城市的支持下名正言顺地成立联盟政府,成为真正的龙头老大,太阳科技和宇宙巡航想反抗都没门了。

  构想的未来是一片美好,可是结果则恰恰相反。

  地球科技军团周密的军事计划到了真正付诸实现的时候却错漏百出,兵败如山倒。

  两大集团势力就这样平白断送在了明王星。

  而少了两大集团抗衡的地球,也由于太阳科技与宇宙巡航一山不容两虎的形势,正式引发了全球性的战火。

  各种势力突起,犯罪行为肆虐,人们饱经着战火与罪行的蹂躏,却又无力阻止,到了最后,人们开始将内心的祈盼寄托于内心的信仰,不久人们发现,原来他们心灵中都有一个共同的信仰--拥有超然地位的空中城市!

  昌浩最后冷笑道:"空中城市终于等到了最佳的时机,他也成功了!"

  我感受到昌浩心中强烈的不满和愤怒。

  "浩。"我沉叹道:"你说的这些,毕竟都只是猜想,再说了,你看现在的地球,民主、自由、和平,这些不都是你想要实现的目标吗,现在,天空政权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不是吗?"

  昌浩怒道:"这就是你获悉真相后的想法吗?你有没有想过因为空中城市的野心,我们平白损失了三十多万的军士官兵,庞大的科技战舰,这些损失有多巨大?还有,因为空中城市的野心,有多少人已经成为眼前这片繁华的牺牲品?这些你能够想象吗?"

  "就好象一群生活在湖泊里的鱼,湖水被人故意淘干,等到鱼饱经失去水分的痛苦干渴煎熬之后,淘干湖水的人再放进湖水,给了部分顽强活下来的鱼群继续活下去的水源,那这些幸运活下来的鱼群,难道要对这个人感恩戴得?那那些已经因为淘干湖水而死亡的鱼呢?"

  昌浩说的在理,我没有办法给以任何辩驳。

  虽然造成地球动乱的真正原因,人们本身就要付上一些责任,并不能全部责怪于空中城市,但怎么说呢,空中城市真的是以这样的阴谋的手段实现天空政权的话,终究欠缺光明。

  "浩,事已成定局,无论空中城市以前有过怎样的阴谋,有过怎样的错误,那都是过去了,现在在天空政权的指挥下,人们已经真正过上了民主、自由、和平的生活,我们只有更努力的帮助天空政权实现这些理想,而不是对他兴起反抗敌视的情绪。"

  昌浩冷笑道:"我倒是想好好为天空政权贡献我的抱负,可是结果呢?"

  "怎么了?"我惊讶地问。

  "路仲林表面上升任我为五星上将,又在天空议院为我添加一个议员席位,表面上我获得了我上殊荣,实际却没有得到任何实权,我要求回浩城,希望在军部获得一个职位,哪怕是让我抓民政,可是……"

  昌浩眼中愤怒的火苗闪烁:"空中城市断送了我曾拥有的一切,哪怕是补偿,总也要给我吧,可是这算什么?我形同软禁,长平,跟你说了这么多的心里话,我要你支持我,帮助我!"

  我了解昌浩的心情,他是一个有着远大的抱负和理想,更是一个有着掌握权利顶峰***的人。

  "你要我做什么?"我淡然地道。

  "我知道你现在的力量非常强大,只怕当世已无人可以匹敌。"昌浩深深地注视着我:"地球即将面临帝国的危机中绝对少不了你,你绝对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浩,你究竟要我做什么,就直说吧。"

  "我要你帮我在路仲林面前争取军部要职,或者就是让我回浩城担任市长,总之我不想呆在空中城市,如果以上两个要求都不能实现的话。"

  昌浩坚定地道:"我要你帮我,送我到西北平原的傲江城,我宁愿加入傲江族人的西北政府,也不想自己的理想和抱负被埋没!"

  "不行!"听到昌浩竟然有投入傲江族人西北政府的打算,我不由惊怒道:"我可以尽力帮你争取军部要职或是浩城市长试试,但你要投入西北政府,我坚决不同意,你真有这个打算的话就别怪我们兄弟到时连朋友都没得做!"

  昌浩表情骤变:"长平,我也告诉你,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但我决不会失去自尊和抱负!更不会接受别人的摆布,在天空政权不能实现我的理想和抱负时,我绝对会自己创建未来,任何人都休想阻止!"

  两簇火苗在我们彼此的眼中闪烁,我和昌浩第一次是如此的针锋相对,甚至是第一次兄弟反目。

  我陷入了两难,我不敢确信自己是否有力量影响天空政权的决定,为昌浩争取到他想要的,也是他应得的权利,可是我确信自己绝不会容许自己的好朋友投入极可能已经遍布邪恶异物的西北平原。

  从昌浩的住所出来,我的心情十分的沉重,原本对空中城市的美好形象,现在也染上一丝阴影。

  我不了解在争权夺利的道路上,是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么无所不用其极,不择手段?

  徐徐飘飞在城市的阳光之下,我的心却布满了阴霾。

  虽然我答应了为昌浩争取军部要职,但说真的,我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我能做得到吗?

  真有影响力的话,我自己也不会被闲置于圣地的校区宿舍了。

  那要找谁帮忙说项呢?

  我立刻想到了三人:潘一长老、涟漪、路雨飘。

  我苦笑了笑,没想到自己竟会沦落到走后门找关系疏通的地步。

  路雨飘虽然是城主的千金,但她的影响力只怕还达不到干政的地步。

  潘一长老无疑是最有影响力的,但找他的话,自己似乎又启不了口。

  最适合的人选,看来就只有涟漪了。

  再次回到涟漪那雅致的寓所中,我静静地等待心爱女人的回来,考虑着怎么提出昌浩的要求才比较合适。

  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实话实说。

  涟漪听完之后,表情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显然也没有想到空中城市会有这么不光彩的一面。

  "长平,我相信你说的是事实。"缓缓走到窗角,凝望着窗外的风景,涟漪说道:"舞难在获得进入空中城市的圣地修业的时候,也是以明王星人的身份参选古武术大赛的,所以空中城市早就知道舞难明王星人的身份,只是没有想到舞难的真正身份原来是明王少主。"

  "现在想来,长平当时你的质疑是对的,空中城市不是没想过舞难他们会因为家乡主权遭受侵略而背叛空中城市,而是想到了舞难他们绝对会因为家乡主权遭受侵略而背叛,才故意让他们获悉这项军事计划和参与这项军事计划的。"

  涟漪叹道:"师兄为了实现天空政权领导地球实行自由民主与和平,但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其实历史以来,哪一朝的政权霸业不是由万千枯骨堆积垒就的?

  但我关心的不是这点,我最后问道:"昌浩的要求,你看有没有可能得到允准?"

  "既然师兄对不起昌浩在先,我一定会尽力促使昌浩的要求实现,令他获得应得的补偿。"涟漪淡然地道。

  轻拥着她,我叹道:"其实我是不希望昌浩走上极端,最终投入傲江族人的西北政府,那后果实在太可怕了,我绝不会眼看着自己的朋友堕入恶魔的领域!"

  "我知道。"轻轻地靠在我的怀中,涟漪温柔地道:"你不在乎权势,却不能不在乎朋友。"

  "我明天就要回古大陆大洋州,跟着也该行使我的使命,绝不能让智者他老人家失望!"

  涟漪回头看着我:"我等着你回来,一起执行使命。"

  "嗯。"我深情地看着她:"有你在我身边,支持我,我真的感觉好幸福,好安定。"

  "长平,有了你的爱,涟漪也觉得非常的幸福快乐。"

  柔情悄然萦绕,温馨甜蜜的恋人时光又闪烁出动人的光彩。

  翌日

  "昌浩的事就麻烦你了。"

  温情地与涟漪话别,回到圣地校区宿舍的时候,看着宿舍中路雨飘那张气臌臌的脸,我一个头瞬间两个大了起来。

  "你昨晚又没在宿舍睡觉,跑去哪里鬼混啦?"路雨飘嘟起嘴,气臌臌地看着我。

  我好笑地看着她,耸肩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在宿舍睡觉,也许我很早就起来晨运呢?"

  "还说谎?"路雨飘指着床铺道:"这是昨天我坐过的痕迹,都还在呢,你根本就没在宿舍过夜。"

  "是是。"我无奈地道:"你该知道,我们学武之人并不需要太多的睡眠,也不需要太多的进食。"

  "哼。"

  路雨飘嘟着嘴,见我没理她,径自喝起茶来,不由道:"长平哥哥坏死了,人家生气,都不懂得逗人家开心。"

  我微笑道:"是你自己要生气,可不关我的事,我看你不是生气我为什么不在宿舍睡觉,而是担心我会食言,又偷偷离开空中城市吧?"

  "人家才不担心呢?"路雨飘得意地道:"如果长平你真的偷偷离开的话,我一定会叫军队追捕你的,哼,人家说到一定做到。"

  "知道你大小姐是金口玉言。"我好气的翻了翻眼,不知道为什么,无论路雨飘怎么刁蛮,不讲道理,我也不感到生气。

  "长平哥哥。"路雨飘终于开心起来:"那我们什么时候走,人家连行李都打包好了呢?"

  这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才发现扔在我床上的一个蓝色的小旅行袋。

  "是要走了,不过你有跟城主打过招呼吗?"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想到哪里,老爸可管不着,我才不想向他报告呢。"

  路雨飘再次发挥了她任性的个性,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个性呢?所以虽然知道了路雨飘没有向城主汇报她将离开空中城市的事,我也不以为意。

  而我也没有什么需要带的,其实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身上依然穿着从明王星归来后的衣服,明王星风格的服饰。

  虽然才力量的护持下,衣服可以说依然光彩,不显丝毫脏乱,也经常漱洗沐浴,但想想一件衣服毕竟穿了这么久,却还没更换,我还是不禁有些窘然。

  结果,我用路雨飘的金卡,在市中心的服饰店购买了两套现今流行的衣服,当然这两套衣服都是路雨飘挑选的。

  好在这个刁蛮的小妮子眼光还不错,我穿起来感觉也挺舒服的,在稍微理了理已经要垂肩的长发,整个人刹那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之后,我们才离开空中城市,向着古大陆大洋州的方向飘飞而去。

  

  

第五十七章 兄弟反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