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风神院长

    由于风神学院是我以前修业多年的母校,为了表示我的尊重,我并没敢过多的暴露自己的力量,而是大大的收敛我已远超强者等级的庞大力量,维持在一个普通武道高手的力量水平之间。

  我并没能使用知觉先行探索学友们的气息,事实上,如非必要,这种心灵知觉的无形探视也是一种十分不礼貌的行为。

  所以,一直到踏入力量学堂宽阔的习武场,我才终于看到几名熟悉的学友们的身影。

  "邱星佳、段青刑、吴濠清、铁心蓝……"

  我一一叫着学友们的名字,微笑地看着他们愕然,然后惊喜的表情。

  "天,是长平!"胖乎乎的邱星佳依然没什么改变,他首先旋风似的奔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我,将我旋了起来。

  "长平学长!"段青刑也冲了过来,狂喜地看着我。

  另外两名学友吴濠清和铁心蓝也都先后奔了过来。

  我们五人就这样狂热而欣喜地抱在了一起。

  旁边的力量学堂新学员都停下他们的修业,好奇地看着我们。

  "青刑学长,他是谁呀?"

  几名显然和段青刑他们关系比较铁的学员们也走了过来,问道。

  "哦,各位学弟们,大家集合。"

  段青刑招呼全场三十多名力量学堂的学员集合一起,显然,现在的段青刑已经是力量学堂的老大了。

  "各位学弟,我来介绍一下,想必你们都已经很熟悉上一届我们学院获得进入空中城市圣地修业的三名学长吧?眼前的这位学长,就是上届古武术大赛的冠军--夏长平学长,让我们热烈欢迎学长回到母校!并请学长给我们几句教诲。"

  掌声热烈,四处却尽是钦羡崇拜的目光。

  在这种被段青刑营造出的热烈的场合下,我没有办法的要说上一两句感想了:"各位学友们,长平很荣幸能够和各位见面,风神学院是教导我走上艰苦的古武术道路修业的学院,长平能有今天,完全要感谢母校给我的培养。"

  说这种场面话,实在让不善言辞的我感觉难受,心里已恨不得将段青刑这家伙狠扁一顿。

  说到这里,我已经是打算做结束了,却没想到三十多人的目光却依然期待地看着我,我头刹那大了起来:"这个……古武术修业是艰苦的,这种苦很多时候是无法想象的,只有坚持到底,才能获得成功,谢谢!"

  "好啊,学长说得真好,我们一定谨记长平学长的教诲,以长平学长为榜样,刻苦修炼,争取在今年的古武术大赛上夺冠!"

  学友们激昂响亮的呼喊声早已吸引了其他学堂学员们的注意,一些好奇的人已经闻讯赶来。

  而我回到学院的消息也立刻传了开去,令我头大的是,不一会,整个力量学堂已经挤得满满的风神学员。

  我终于感受到被当做新奇之物的万众瞩目的感觉了。

  "长平哥哥,你很受欢迎啊。"路雨飘一旁甜甜的笑着。

  在嘈杂的喧闹中,不知谁突然惊讶地道:"长平学长旁边的朋友不就是路雨飘吗?她好象就是领袖路仲林的女儿路雨飘呀?"

  人群刹那沸腾了起来。

  路雨飘甜甜一笑,大方地道:"各位好,我是路雨飘。"

  "真是她耶!"

  "……"

  "你们聚集在这,都在干什么?"

  这个沉厚的嗓音,正是刀葛海老师到了,没想到他也依然在校执教。

  "导师好!"其他学员有礼地鞠了个躬,吐着舌头散开。

  "长平,你不忘回来看看,我真的非常欣慰。"刀葛海一边走,一边说道。

  他到来之后,向我传达院长要见我的消息。

  事实上,回到母校后,按照礼节,我也是要见过院长和其他几位执教官的。

  我随着刀葛海老师向着院长室走去,一边回答着刀葛海老师的询问,而问题不外乎在空中城市修业的状况,教诲我一定要持之以恒,艰苦修业等等。

  而路雨飘则在段青刑等学友的陪同下,游览着风神学院。

  以路雨飘率直大方,活泼美丽的个性,自然深受学员们的欢迎,更何况她的身份又是如此的高贵特殊,无论她走到哪里,身后就有更多的学员跟随。

  一边徐徐前行,我油然回想起以往见过院长情景。

  其实院长并不常接见人,而我在风神学院这么多年,也仅见过院长三次而已。

  以院长庞大如山的肥胖身躯,无论何时见他,他都始终是坐着的,但纵然如此,他坐着时身高也有两米,平面横量的话,也几有一米。

  单以体型而论,就让人有如面对一座大山般的压力。

  此时想起,我才隐然思考起院长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以这样庞大肥胖的躯体,他又是怎么执掌风神古武术学院的?

  就在我们快到达院长室时,我陡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隐隐笼罩身周,在我面前而行的刀葛海老师却似乎什么感觉也没有?

  力量随念提聚,知觉也骤然伸展而开,我只来得及感应到一股力量迅速的缩了回去,而力量收缩的地点,正是来自于院长室。

  刹那,我明白了,刚才肯定是院长的力量在观察着我,而由于我刚才将力量水平维持在一个普通高手的状态中,所以并没能及时察觉。

  微微一笑,我也不在意。

  到了院长室门边,刀葛海老师才说道:"你进去吧,院长要单独见你,我就不进去了。"

  我点了点头:"谢谢老师!"

  我正欲敲门,却猛然察觉到一股力量的隐隐波动,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我整理了一下服饰,走了进去。

  一进门,我还感觉和以前见院长时的气氛没什么两样,但当门无声的闭合而起的时候,我却感觉自己刹那竟如处于一片暴风雨中的汪洋大海里一般。

  周围是一片动荡汹涌的能量潮流,涌动的速度是如此的猛烈而强劲。

  各种刹那从虚空云聚的不同属性能量体构成混沌一片的能量潮涌中,隐然可见电芒流体迸射飞溅,嗤嚓作响。

  我万万没有意料到会有如此局面出现,意念动处,寒能已迅速在体外云聚,瞬间张结而开,流光旋动中,已然形成一个能量防护结界,将身周肆猛的能量潮涌给隔绝起来。

  这时我才有空隙打量起庞然静坐于室内,如座山丘一般高大的院长。

  但在一片混乱的如汪洋大海的能量潮涌中,黑暗的室内除了那庞大如山的身影外,我并没能看清院长的面目。

  而弥漫四周的能量潮涌也越来越强猛,压力也逐渐增大。

  我的力量也从敛藏状态逐渐攀升到最顶点,知觉也刹那伸展而开,我打算仔细地感应院长的力量火焰。

  可是,令我震惊的是,我的知觉并没能捕捉到院长的力量火焰,在知觉的捕捉中,那竟是一个如当日我在"冰魂地底"利用知觉捕捉智者力量时景象一样,在知觉中,我捕捉到的已不是力量火焰,而是一团朦胧的黑糊糊的旋涡,就如同一个空间!

  也就是说,院长的力量竟可以攀比伟大的智者那可潘!

  我震惊了!

  院长究竟是谁?为什么竟会有同智者一样的"力量空间"。

  我没有办法解释知觉捕捉到的智者那可潘和院长的力量形态,只好以自己所感应到的形象来定义称呼了。

  也就是说,比我力量弱的人,我的知觉捕捉到的是可以看得出强弱的力量火焰,而力量远在我之上的人,我知觉所能捕捉到的就是一个我无法观测出深浅的力量空间了。

  有了这个认知,在没清楚院长的真正意图时,我没敢轻举妄动,只有尽全力的防御。

  可是过了好一会,感觉着越来越强的能量云聚,我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我的力量明显弱于院长,而此时又全部用来支撑防护结界,而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精神力量。

  精神力量刹那灌注于知觉,闪电般的向院长冲击而去。

  可是,知觉接触到的竟是一片虚无,我没有寻找到院长的心灵力量,更没捕捉到丝毫的游离思想,院长的生命迹象竟是完全处于绝迹状态。

  我只有试着向院长的"力量空间"冲击,可是,知觉力量在到力量空间,从院长旋涡似的力量空间中竟传出强大的吸力,我吃惊之下,我的心灵意识连忙撤除,而夹带精神冲击的知觉力量则全部被卷起院长的力量空间中。

  我敏锐地感觉到四周一阵颤动,如同行驶在海洋中的航船撞上冰山一般的震动,云聚周边的能量潮涌逐渐停止、静匿、消失。

  漆黑的院长室随着能量潮涌的消失,跟着明亮了起来。

  我终于看到了院长,一如以前那般肥壮如山,眼睛也依旧冥闭,身上也没有过强的气势流露,可是,我已经不再似以前那般以为院长只是一个普通的力量不强的胖子而已了。

  院长绝对是一个力量绝顶的神秘超级强者,可是他究竟是谁?似乎有史以来,他就是一个院长,名称也始终是叫院长而已?

  "夏长平,你没有令我失望!"

  院长的嘴没有丝毫张启,但声音却从四面八方轰然传来。

  我恭谨地道:"谢院长的赞赏。"

  "我听闻你奔赴明王星,在明王星你可有什么收获?"

  我意外地怔住了,院长说的收获指的是什么呢?稍微愣了愣,我答道:"长平亲眼见证了一个政权的灭亡,和另一个新的政权的兴替!感受了爱情的辛酸苦辣,悲欢离合,无奈与坚持,执著与放弃!"

  "明王主权消灭了吗?"院长的声音似乎十分意外。

  "是的。"

  感觉院长似乎十分想获悉明王星的现状,我也毫不犹豫的一一讲述明王星发生的一切,当然,我没有提到智者的存在。

  但我却强烈地抨击了明王主权的弊端,使人们丧失了民主与自由的权利,甚至道出了明王主权的存在使明王星的社会文明进步缓慢,除了使各大古武势力得到飞速的发展,造成常见的大规模流血冲突。

  院长沉默,久久不见回应。

  "你走吧,记住,你的力量虽然有了非常大的跨越,但还远远不足,希望你不要对当前的状态满足,能够再进一步,取得更大的突破!"

  院长突然说,而末了,更说了句令我们摸不着头脑的话:"我们在等着你!"

  从院长室走出,我心依然久久不能平静,没想到一直不被注意的院长竟是如此一个力量深不可测的强大的神秘人物。

  智者那可潘拥有无匹的庞大力量和潜在力场,那是因为他是三百多年前的一代伟人智者那可潘,可是院长呢?他的真正身份究竟又是什么?

  我迷惑地猜想着。

  走了没多远,我就又遇到刀葛海老师,而他也是特地等我的。

  在他的陪同下,我又逐一的拜访了副院长,大天武师,老古董,五田等人,而原本斯利芬执教的明智学堂则由一个新的女老师执导。

  各大学堂之间有许多同届的学员离开了,也有更多新的学员进入。以前一些其他学堂与自己有嫌隙的学员,此时再相见时,却都感到十分的欣喜,不愉快的往事毕竟已经过去了。

  在明智学堂,我也见到了印象比较深刻的洪宝珍、梨可飘以及那位对我心生爱慕之情的莫莲娜,可是令我疑惑的是我的姐姐夏蕾,我却一直没有见到。

  后来,在莫莲娜的口中,我才得知,姐姐夏蕾被获准进入修行台研练风神学院的十大特殊技,已经闭关二十八天了,她还要再一个月才可以出来。

  而我也得到消息,因为地球暴动而已经停止了两年的古武术大赛,今年将再次举行,所以很多学院的学生们都十分刻苦的在闭关研练,又一伦竞争参选大赛的名额开始了。

  晚上,在学院举办的欢迎酒会上,大家热闹欢腾的度过了开心的一晚,而后,在第二天,我们才离开学院。

  不过我们并没有离开风神市,而是在风神市的一家高级酒店里住了下来。

  因为我还有件事要做,那就是前往"不色山",见我的老朋友--外星绿色植物红笙一族。

  路雨飘还没有玩得尽兴,自然乐于多耽一天。

  但她高兴太早了,因为我并不是如她以为的那样要陪她游玩,逛街,而是让她一个人乖乖的呆在酒店,而我自己出门。

  最后,我就在她一脸憋闷,盈盈欲泣的眼神中狠心的离开。

  "长平哥哥,我恨死你了!"

  耳边似乎还回荡着我离开时路雨飘那嗔怒的声音。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抛却紊乱的思绪,向着不色山疾飞而去。

  抵达不色山外星绿色植物的生息之地,感受着四周一片盎然生机的生命迹象,熟悉的生命气息令我的心刹那阵阵温暖。

  我才散发出精神信息,红笙族枝叶摇摆中,他们的生命能量已然联系上自己的心灵信息。

  "孩子,非常高兴我们又再见面了。"

  红笙族的生命信息洋溢着无比的欣喜。

  "我也是,能再和你们如此无距离的交流,我也感到无比的开心。"我孺慕地道,在我的潜意识中,已经将这外星生命体视做我的长辈了。

  "孩子,感受到你飞速的成长以及心灵越发的强大,我们十分欣慰,更感觉无比的光荣,孩子,我们已经从伟大的力量存在那里获悉了你的使命,所以我们无比的喜悦。"

  "是的,我在明王星的时候我很意外的接收到了你们传达的信息,也才发现宇宙是如此深奥神秘,还有许多的东西是我需要学习的。"

  "是的,孩子,未来的宇宙之旅是艰辛的,但我们相信你已必将经历,也无可避免的要去经历,孩子,如果你有什么需要,而且又是我们能做到的,我们绝对义不容辞的帮你。"

  我心中霍然一动,是啊,宇宙之旅,虽然我现在还不不晓得今后将在何种状态下,才需要经历宇宙穿越,但想想自己已经成功地实现从明王星人体跨越另一个陌生星球的经历,自己确实面临着诸多的疑问需要探索,何不就此机会向它们请教呢?

  我的意念在此时心灵彼此联系的状态下,马上就被外星绿色植物红笙族接收到了。

  "原来你已经实现了人体穿越宇宙空间距离的过程了?"红笙族十分震惊地道。

  我的经历一一在心灵浮现,毫无保留的展示在红笙族的面前。

  不知道经过多久的心灵交流,反正我是从红笙族那里获悉了许多宇宙的奥秘。

  我在它们这里学会了怎么在宇宙中选择星球信息通道向不同的星系传递我的信息。

  也学会了怎么收集这些宇宙信息获悉星体坐标和位置,因为每一个星球的生命脉动都不一样,所以星球本身自然在宇宙中释放的信息也就完全不同,一旦掌握了读取宇宙星图信息的能力,那在宇宙穿越的时候就不担心会迷失坐标与航线了。

  我甚至迫切地想要实现读取从地球前往明王星星图信息的愿望,但在红笙族的解说下,我知道这不是轻易可以完成的过程,但为了让我有所体会,红笙族毫不犹豫的利用他们的生命能量以月球为目标,一步步地向我提示他们是怎么读取地球到月球的宇宙星图的过程。

  过程其实并不繁琐,但却要消耗非常大的精神力量,因为要一步步的收集地球到月球之间的信息,并将之逐一串联起来,最后才组成星图,而这些组成后的星图并不算就此完整,还要利用精神力量将之最后形成精神印记!这样,当需要的时候就可以打开精神印记,找出方位坐标了。

  由于心灵的牢牢结合,所以当红笙族的月球星图完成之后,我也无偿地获得了这份宝贵的资料,将这些信息刻印成精神印记深藏记忆之中。

  收集宇宙信息,组成星图的过程我已经有了参照物,接下来就靠自己有时间再深入的研究了。

  从红笙族那里获得许多与宇宙接触的宝贵信息之后,时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流逝。

  当我决定告辞的时候,红笙族最后道:"孩子,你的领悟力和学习***让我们赞叹,这些时间来,我们也一直在学习,一直在进行自我的突破,最后,依据我们对伟大的‘爱里神‘能力的崇仰,我们终于模拟出‘爱里神‘精魂游离的能力,成功地利用自身的生命能量凝聚出新的形体,我们想让你看看这项能力,也许对你以后会有所帮助!"

  我十分意外,当然更十分的期待。

  退出红笙族的生命区,我静静地立于一边,期待地看着眼前一片盎然生机的绿色生命,此时天色已逐渐昏沉,夜幕即将遮盖大地了。

  植物的叶片无风自动,点点绿色的能量荧光淡淡地自根根翠绿的枝叶上如泉般喷洒而出,漂浮于虚空之中,慢慢地,绿色荧光逐渐集合在了一起,光华也因无数的荧光集合而明亮了起来。

  此时,我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这些红笙族的生命能量的波动。

  红笙族绿色的生命能量光团终于全部集合在一起,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掌在揉捏一般,绿色的能量光团被或是伸缩,或被拉长,或被挤压,如一团泥塑一般,终于,四、五分钟过后,在一阵绿色的豪光迸散间,绿光消散了,一个人类的体形先是模糊地出现在我眼前,从模糊逐渐到清晰。

  在我眼前的霍然是位身材颀长,器宇轩昂的青年。

  能量的痕迹已经完全消失,在我眼前的绝对是一个完美的生命,如果不是对方的肤色惨绿,头光无须,让人一眼就看出绝非地球生命的话,那真的是无可挑剔了。

  可是纵然如此,我还是对红笙族能够做到这一步的能力感到无比的震惊。

  因为这是红笙族利用他们的生命能量组成的生命躯体,而非能量躯体!

  "孩子。"青年朝我微笑,说着的竟然是标准的地球语言,可是看着对方年轻的样子却当面叫自己为孩子,我不由感觉一阵好笑。

  "你看这个躯体怎样?"

  我毫不掩饰内心的震撼和钦敬:"太完美了,如果不是肤色和人类的肤色完全不同的话,绝不会有人看出和人类躯体有什么不同之处。"

  我***着红笙族肉质的肌肉,赞叹地道。

  红笙族微微一笑:"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虽然学习了模拟‘爱里神‘‘精魂秘术‘的‘肉身再造‘能力,但并不能达到完美的境界,所以我们没有办法改变我们的生命本质。"

  "肉身再造?"我震惊地道:"这是种什么样的技能?你们的‘爱里神‘力量真的这么伟大?"

  "没错。"红笙族拉着我坐在植物中间,爱抚地***着它们的生命本体,详细地解释道:"我们只是模拟‘肉身再造‘而已,本质与伟大的‘爱里神‘的神技当然有极大的不如。"

  我专心地倾听着,也仔细地感受着红笙族的每一句教诲。

  而最让我惊喜的是这次与红笙族的交流,不但使我对宇宙有了深刻的认知,更使我对生命有了更进一步探知的渴求。

  生命存在的奥秘与宇宙空间的奥秘,在红笙族这里,我都同时接触到了,也获得了我渴望得到的信息。

  虽然这些我都还只是接触到了皮毛,只有了一点点模糊的概念,但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够逐渐了解的!

  未来啊,我要学习的地方是如许之多!

  

  

第五十九章 风神院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