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危机讯号

    在"不色山"辞别卡帝拉,我就直接飞往我和路雨飘下榻"风神市"的那间高级酒店。

  卡帝拉是红笙族利用生命能量创造出来的新生命体的名字,现在,红笙族已经拥有两种不同的,却又都是真正的生命形体了。

  一路上,从卡帝拉那里学到的知识和观摩到的能力,使我的心还处于沸腾之中。

  如果是在以前,仅以地球这个星球世界观而言,我的能力已经足够使我站在人类力量的顶峰,很难再有其他力量能够左右得了我,与我匹敌。

  但现在,我知道不是,无数我想象不到的神秘人和神秘事都已经隐隐地浮出水面,我所接触的知识范畴也越来越广,当我第一次人体踏途太空,进行连串的空间瞬移跨越,并且成功抵达遥远的另一星球彼岸时,我已经算是正式开启了宇宙这个浩瀚无垠的大门,即将进入这个神秘领域之中。

  地球上最顶尖的力量,在神秘的宇宙中,却是渺小得可怜,我需要学习的知识和掌握的力量还非常的多。

  徐徐飘飞在风神市的上空,我继续沉思着。

  回到酒店,如我所料的,在我离开前,一脸嗔怒的路雨飘果然也不在酒店,自己一个人出去溜达了。

  小妮子以为我多留风神市一天是为了陪她逛街、游玩,没曾想我却抛下她一人,办自己的事情去,刁蛮任性的她,自然会十分恼怒,哪还会听我的话,乖乖的在酒店等我呢?

  我摇头苦笑,幸好该见的人都已经见了,而我也将回空中城市,路雨飘这个缠人的小麻烦也该能摆脱了。

  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我沉思着,考虑着接下来的计划。

  其实,我所要做的只有两件事而已,一件就是找出恶魔生物的寄宿体,消灭藏匿于人类脑部神经中的裂殖体。

  另一件就是强化自身的精神能力,以及宇宙中星系的坐标定位能力。

  "小银这小家伙不知道又躲哪去修炼了,连它都知道孜孜不倦地提升自身的能力,我自然也不能自满目前的力量!"

  想到这里,我油然想起智者那可潘那庞大到无法想象的力量,以及卡帝拉那神奇的特殊能力,热血又开始蠢动沸腾了起来,自己与他们的力量相比,实在太渺小了。

  其实不只智者,在我不久才亲身体会到类似智者那么庞大力量的还有一位,那就是风神院长,同智者一样拥有"力量空间"的风神院长。

  我叹了口气,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到窗口,外面的天色已经逐渐昏暗,我的心情也像那天气一样逐渐阴沉。

  因为我突然想到,神母给我的谕示,是要我消灭邪恶生物分化出来的六识主元神,而已知六识之一的主元神就潜藏于智者的体内,面对智者那无可想象的庞大潜在力量,我凭什么才能战胜它?我又将以什么样的方法才能使自己的力量成长到类似智者那般强大?

  连一向认为只是一个普通武术家的风神院长,结果,其力量竟然也是如此强大的存在!

  在力量远远跨出强者等级之后,我所感应到强大的不可理解的事物已经越来越多了。

  "院长究竟是谁呢?为什么会有如此庞大莫测的力量?为什么会对我说那一番话?"

  我沉思着:"你走吧,记住,你的力量虽然有了非常大的跨越,但还远远不足,希望你不要对当前的状态满足,能够再进一步,取得更大的突破!我们在等着你!"记忆中清晰地回应离开风神学院院长室的时候,神秘的风神院长对我说的这一番话。

  "唉。"叹了口气,我喃喃地:"我当然知道自己的力量还远远不足,当然不会对目前的状态满足,我当然想再进一步,取得更大的突破,可是,我应该从哪一方面着手呢?我经脉已经完全异化,已经扩张到了可容纳最强能量的地步,能量已经不可能再有什么增长了?"

  "精神能量?是的,可是我应该从哪个方面强化呢?"

  我自言自语,内心不断地进行自我的剖析。

  天色已经完全昏暗了,路雨飘却依旧没有回来。

  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放弃了内心自我的对话,再不去找她是不成的了。

  以我现在具备的力量,要在风神市找到路雨飘的气息并不困难,其实就算是地球的某个偏僻角落,我也可以利用心神融入地球生命脉动的方式,瞬间查找出来。

  我只是微微地静下心灵,探索能量刹那像八爪章鱼似的向整个空间延伸而开,游荡于空间中的各种紊杂的气息不断被过滤,短短的十秒之间,我的探索能量就已经履及整个风神市,路雨飘的气息也清晰地浮现于我力量的感知之中,心神刹那以捕捉点触动而起,架空神视霍地展开。

  距离酒店约三十里的繁华夜市里,一家美食甜品点的楼上,路雨飘一人盘踞着一张四人大桌,晶亮的玻璃桌面上,甜点已经堆放得小山般高,但还是有酒店的侍女陆续的将蛋糕和一些甜点端了上来。

  这些甜品并不是用来吃的,起码现在路雨飘就完全没有吃它的意思。

  在路雨飘面前,有六个身穿笔挺军服的士官陪着笑脸,肃立着,他们的脸上、身上已经或多或少的粘着白花花、黄绿绿的蛋糕碎屑,却没有任何人敢用手抹一下,任凭粘稠的蛋糕从他们的脸上滑落地面,或干脆凝结于脸上。

  堆积在桌上又一团白花花的蛋糕飞了出去,结实地命中在一个军士的脸上,蛋糕散开,又给旁边的同伴点缀上朵朵斑点。

  看到这样的画面,不用想也知道这六个倒霉可怜的军士成了路雨飘泄愤的炮灰了。

  我摇头轻叹,在下一秒之间,我人已经骤然消失于酒店房间内,而瞬间出现在路雨飘身边。

  清寒的气息萦绕下,因为骤然袭至的寒流,足足有好几秒,响起连串的喷嚏声,我的存在也才引起众人的注目。

  "长平哥哥?"路雨飘惊喜的丢下手中即将丢出的甜品,站了起来,但跟着,小妮子的俏脸却沉了下去,冷哼了一声:"你来干什么?忙你的大事去啊?"

  我知道路雨飘在耍小性子,她的情绪变化也丝毫没有逃过我的捕捉。

  我微微摆手,示意那六个倒霉的军士离开。

  虽然不知道我的身份,但六名军士清晰地感受到我的信息,满含感激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就一声不吭地转身离开。

  "站住!"路雨飘嗔道。

  已经将走到楼梯的六名军士身躯一震,又一齐停下脚步。

  "嗯?"我脸微微一沉。

  见我不悦,路雨飘小嘴噘起,却也不敢再任性、坚持了。

  我再次示意六名军士离开,他们尴尬地看着路雨飘,在小妮子不耐烦地让他们快滚的时候,他们才真正松了口气,没有再丝毫停留,逃也似地离开了这家甜点店。

  六名军士是风神市的城防巡警,正是因为收到"拜卡甜品屋"的报警,说有个女孩子野蛮的在"拜卡甜品屋"捣乱,扔蛋糕,毁公物,对于这种小事,而且犯事的听说还是一个美丽的女郎,六名正闲得无事的城警自然兴致勃勃的第一时间赶到。

  可是,令他们想不到的是,这个犯事的漂亮女孩是一个他们做梦也惹不起的人,活该他们倒霉,闲锝发慌的他们本想找点消遣,没成想却成了路雨飘泄愤的炮灰。

  六名军士离开之后,也没人敢在上楼了。

  路雨飘噘着小嘴,坐在一边,恨恨地捡着桌上堆积的,原本用来扔和丢的甜点,往嘴里塞。

  我摇头苦笑,缓缓地向她走去。

  "已经很晚了,我们可以回去休息了吧?"

  徐徐地在霓虹闪耀下的街道上行走,我再次对身边任性的人儿说道。

  路雨飘嘴里吸吮着一支冰淇淋,斜睨了我一眼,扁着小嘴道:"不要忘了你自己说过,今天就算我想逛整个晚上的话,你也奉陪到底的?怎么,才不过逛了三个多小时,就想反悔啦?"

  我无可奈何地耸了下肩,想想也是,再辛苦,也就只有这么一晚了,明天我们就回空中城市,而等待自己的也将是一个新的旅程,新的开始了。

  我没再说什么,死了说服路雨飘早点回酒店休息的心,默默地陪着她在街道上慢步闲逛着。

  见我默默无语,路雨飘偷瞄了我一眼:"你是不是生气了?"

  我微微一笑:"你说得对,既然我答应你了,那就要做到,怎么会生气?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了。"

  路雨飘沉默了下来,我突然发现一向活泼开朗的路雨飘,刹那竟似乎有些忧郁。

  "长平哥哥,我是不是真的很任性?你会因为这样讨厌我吗?"

  我没想到她突然忧虑的是这个,哈哈一笑,我道:"你根本就很任性啊,不过,这正是你率直可爱的地方,我怎么会讨厌你呢,任性可以,但只要不是很过分就行了。"

  路雨飘很快就开心起来,亲昵地抱着我的手臂,还不时地在我臂膀上按捏着,狡黠地轻笑了起来。

  "好啊?你将蔫呼呼的冰淇淋擦到我衣服上啦?看我怎么修理你!"

  当我反应过来时,路雨飘已经笑得像偷了好几只小鸡的狐狸一般,飞快地跑了出去。

  真要追的话,路雨飘哪里逃得了,但看着她开心的背影,我沉闷的心刹那也欢畅了起来,我开怀地笑着,保持一定的距离追了上去。

  这一趟回家和回校的旅程就这样结束了,虽然一路上因为多了个路雨飘跟随,而多了许多的麻烦,但相对来说,这趟结伴的旅程还是相当愉快开心的。

  当我们重新回到空中城市后,路雨飘就在圣地门口匆匆和我道别了,私自离开空中城市的这些天,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也有点担心自己老爸路仲林心里可能产生的小小怒苗了。

  浑身轻松回地到自己位于智者武堂的宿舍,我将自己丢在硬邦邦的床铺上,享受起难得的私人空间。

  回来的沿途之中,我看到各个武堂的学员为了即将到来的新一轮力量考核而奋斗的脸,曾几何时,自己也是秉持着同样的理想而勤奋的修习古武术的,可如今,自己走的修业之路,完全非空中城市的高等武学知识所能比拟的。

  知觉无意识地似八爪鱼一般向四面延伸,隐隐之间,我捕捉到神万心、董魔、贝思挞等人的气息波动,自从明王星回来之后,他们就越发努力的进行修业了,几乎没有半刻滞留。

  我当然知道是自己的力量给了他们巨大的冲击,想想我们认识之初,彼此的力量相差并不太远,可短短的年许之间,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到了一个他们不敢想象的地步。

  我侧翻了个身,两手抱着头,假寐着,思绪却片刻不能停顿。

  我从智者那可潘的神奇存在联想到如今的空中城市,再到全世界人都趋之若骛的智者遗技,无数不同的人和事却都围绕着一个相同的理想而联系在一起。

  我叹了口气,缓缓张开眼睛,我的私人空间就只享受了这短短的片刻之间。

  因为就在我思绪紊乱的的时刻,我已然察觉到涟漪的气息,而在她的身边,我还捕捉到空中城市城主,同时也是地球天空政权的当代领袖路仲林和首席长老潘一的能量气息。

  他们三人的身份和地位于此时的地球人而言,都是个大得不得了的大人物,但此时却联袂而来,从他们的飞行路线,我知道百分之百是冲我而来的。

  我不用在猜测,他们很快就直线地接进了我的宿舍。

  其实我有点想不通,回想回到地球后的情形,自己的存在显然并不是多么重要,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圣地学员的身份而已,以路仲林的身份地位,真有什么事的话,大可叫人传句话就可以了,绝不需要亲自屈驾前来的。

  我心里自嘲地思忖着,其实内心隐隐也有点对自己拥有强大的力量,却不受重视的嘲讽。

  或许是下意识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才没把地球即将面临的危机放在心上,而只考虑自己被赋予的使命。

  内心这样沉思着的时候,涟漪已经偕同路仲林和潘一两人到了我宿舍的门前。

  三个大人物的到访,自然也引起圣地一些恰巧遇见的学员的注意和好奇,但在潘一长老严厉的目光示意下,没有哪个人敢私自靠近。

  "长平!"涟漪轻轻地敲着门,没等我回话就推门而进,看得出来,他们真的有紧急的事情。

  我盘膝静坐,疑惑地看着他们,平静的神情甚至没有任何的波动,也没有对一个当代领袖突然造访而应有的受宠若惊的表现。

  涟漪秀美的眉头微微蹙起,显然对我的平静有点不满。

  我微微一笑,站了起来,招呼他们坐下。

  路仲林一直含笑地看着我:"有关长平的事,我都听师妹和师兄详细的说过了,这次大家能够平安回到地球,全赖长平无人敢以匹敌的实力,想我空中城市终于出了一个超级强者,可谓我地球之幸,空中城市之幸啊!"

  "城主过奖了。"我淡淡地道。

  路仲林的直言赞美令我汗颜,老实说我并不习惯让人赞美,而且还是像路仲林这样有身份和地位的大人物。

  "长平。"涟漪的神情有些凝重:"我们已经收到消息了,特仑帝国将于下月十五日以地球联盟国的身份抵达地球,一直群龙无首、处于暴乱中的火星科技集团也重新组成了一个新的联盟--‘火星科技联盟‘,他们也将在下月初派出代表团回地球。"

  我疑惑地看着涟漪,老实说对于政事我是一窍不通,也根本不晓得涟漪和我说这些代表着什么含义。

  "火星暴动终于平息,这是好事。"见我茫然,涟漪解释道:"但是新组建的‘火星科技联盟‘却成了一股类似特仑帝国的前身‘火星独立联盟‘一样具备强大军事实力的集团,他们传送信息回地球,也就是表明他们将插手地球的政务,地球好不容易终于从战争和暴乱中回到了和平时代,若火星科技联盟插手地球政权,将在这个刚刚处于和平的时代再次引发不可意料的变数。"

  涟漪说的是事实,但我却不了解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处。

  "事实上我们已经获悉,火星科技联盟和特仑帝国有了私下的协议,火星科技联盟将以中立者的身份促成特仑帝国拟订的针对空中城市的‘至圣之战‘。"

  路仲林说道:"地球现在的政权已经大一统了,当地球休养生息,缓过劲来后,自然会采取措施对火星进行一番新的理顺,由野心家成功组建的‘火星科技联盟‘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自然要借此特仑帝国针对地球的军事计划来分一杯羹,获得他们想要的政治地位。"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路仲林叹了口气:"正因为火星科技联盟秉持着这样的心理,地球将同时面临火星与明王星两大人类殖民星的巨大压力以及地球人民的压力。当火星科技联盟以中立者的身份处理明王星与地球的至圣之战,无论到头来谁取得胜利,火星科技联盟都将顺理成章成为地球政权上一大支系代表,地球好不容易一统的政权将再度因为野心家的干预而分裂。"

  我无言,神情却也凝重了起来。

  "可是我们无法阻止,火星科技联盟毕竟是我们地球派遣出去外星科研的科技团体,他们拥有合法的地球公民身份,特仑独立帝国,我们虽然知道他们已经宣布独立,但在面临勇者明王和智者那可潘之间到底谁才是引导古武术的至圣先师这个争议上,却不能有丝毫的退却,因为亿万地球人民眼睁睁地在看着,我们可以觉得没有必要为这虚荣引发不必要的纷争,但亿万地球人民和明王星人民却绝不会甘心让这争议倒向非自己神圣的那一边。"

  潘一此时也接口道:"如果特仑帝国对地球发动军事战争,地球亿万人民绝对会同心合力驱逐外来侵略,但面对特仑帝国针对我们空中城市的‘至圣之战‘,亿万地球人民却只能采取观望姿态,他们也只能采取观望姿态面对他们心目中至圣的武道信仰。"

  "我们绝不能输!"路仲林沉声道:"一旦我们输了,那空中城市的神圣地位也必将在亿万人民心目中垮台,地球将再次沦陷于野心家的囹圄之中!"

  到了这里,我已经了解了他们此来的目的。

  我的力量不可避免的将成为此次"至圣之战"的主战力量!

  我清洗恶魔生物裂殖体的计划只能被迫的往后延迟了。

  得到了我的承诺,路仲林和潘一老者两人再次匆匆离去,这次从路仲林的眼里,我看到了他对一个顶级强者的尊敬和礼遇。

  我心里叹息着,为什么一个人总是要有强于别人的力量才能获得别人的尊敬和注目呢?

  和涟漪有了独处的时间,向来清雅沉静的她却忍不住地率先开口向我询问此次回家探亲之旅的情形,我毫无保留的一一讲述我此次的所有经过,当然因为包括我父母将路雨飘看作未来儿媳的无奈误会。

  "长平,你有没有想过……"听完我的叙述之后,涟漪沉吟一会,说道:"雨飘可能喜欢上你了哦。"

  我苦笑,事实上,我又怎会不知道路雨飘对我深有好感。

  从背后轻拥着涟漪清凉又温香的身体,我说道:"其实我也挺喜欢她的,但这种喜欢就如同对待一个亲妹妹那种宠爱,那种喜欢,和她在一起,我觉得很轻松,愉快。"

  涟漪轻轻地握住我环着她腰肢的手,没有说话,我们默默地感受着彼此的绵绵柔情。

  没多久,我就接受了涟漪的提议,再次踏进她那栋清幽雅致的小楼,享受着两人难得的时光,我们甚至饶有兴致地买了一点的蔬菜和肉食,下厨烹制起来。

  令我诧异的是飘雅如仙的涟漪拿起锅铲来竟然有板有眼的,一点也没生涩的感觉。

  反观我,就笨手笨脚的了,涟漪耐心的给我讲解菜应该怎么翻炒,什么时候才下作料,倒也给我整出一盘我有生以来自己动手烧的菜肴了。

  就在我们意兴勃发,甚至讨论一会买点小酒回来喝的时候,路雨飘竟适时的撞了进来!

  

  

第六十章 危机讯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