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神秘禁制

    由于是在自己的家里,又都想感受一下平凡人居家过日子的乐趣,所以我们都将能量匿藏,因此一直到路雨飘大咧咧的口中叫着涟漪学姐,一边径自推门而入,我们才察觉到她的存在。

  "你们……"路雨飘指着我们,一脸的震惊。

  我和涟漪也是同样愣愣地对望了一眼,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涟漪微笑地道:"雨飘怎么突然跑来啦?正好你有口福,一会一起吃饭。"

  "长平哥哥怎么会在这里?"路雨飘怔怔地问,她还没有从震惊中醒悟过来呢。

  见涟漪清雅的脸上显露些许的尴尬,我握起她的手,对路雨飘微笑道:"你长平哥哥在明王星时就已经成为你涟漪学姐的男朋友了,当然可能出现在这里喽。"

  "原来你们早已经在一起了。"路雨飘喃喃地,好一会才终于晃过神来,我和涟漪都亲眼看到她那漂亮的大眼睛里悄悄流动着一抹晶莹。

  气氛可以说是相当尴尬的,而我也在这个时候真的感受到路雨飘对我的感情。

  可是令我们意外的是,路雨飘很快就回复了以往的开朗的神态,虽然泪水终于滑落,她也没丝毫掩饰,大方地过来挽住我的手,还将脸上的泪水抹在我衣服上,噘着嘴说:"我本来还想当长平哥哥的女朋友呢,没想到被学姐捷足先登了,哼,不管啦,你们要补偿我,好好请我吃一顿。"

  我和涟漪相视而笑,心里却骤然轻松了起来,然后,平生最有兴致亲手烧的一次菜肴被我们吃的尽兴而光。

  和涟漪的关系虽然在路雨飘面前曝光,但知道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而已,我们并没有将关系公开化,再说那也没有必要。

  由于下月即将面临特仑帝国针对空中城市的"至圣之战",也回想起明王五大强者合体秘术的神奇威力,我同样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和轻忽,趁着还有月余的时间,我干脆决定进入智者武堂,随意选个区域闭关研修武技,希望能再有提升的可能,当然,最重要的不外乎就是对精神能量的强化和猝炼了。

  一直以来我都对神经海的容量感到震惊,连接能量空间的虚拟气场虽然庞大,但起码我能够感觉到它的临界点,但对于脑神经中枢开辟出来的那个神经海,简直就如同一个无底空间一般的存在,无论我进行多少能量的逆转异化为精神能量,始终填不满这个空虚,触摸不到任何的边际。

  当我再一次走进智者武堂之后,我所要的只是一个让自己可以静心闭关的场所,而非研习那些对我来说根本已经用不着了的智者遗技。

  无论那一楼都有不少的学员正在甬道中的修炼室里闭关研习,哪一楼也都可能对我造成轻微的影响,我无所谓的随阶而上,很快,我就到了通往第七层楼的阶梯口,再次看到那个由金刚石砌成的标志着禁制的石门。

  我知道里头肯定是圣地所谓的禁区,而我也没想过要进去,正当我想随便在哪一楼找个空的甬道时,我陡然敏锐地感觉到一股能量的波动自七楼的微微的幅荡而起。

  我惊讶地停下即将飘下六楼的身体,转过身来。

  我敢保证七楼绝对有人存在,但令我更惊讶的是,当我的知觉完全覆盖整个七楼包括第八层也是最顶层的区域时,却又丝毫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

  我绝不会因此认为刚才只是自己感觉出错,虽然知觉捕捉不到生命存在的迹象,但不知怎的,我却隐隐捕捉到某种隐晦的说不出具体情况的信息。

  所以我敢保证,七楼绝对有某种东西存在。

  以金刚石紧密封闭而起的七楼入口当然阻挡不了我的瞬间跨越,但由于七楼之中没有具体的信息可以供我知觉捕捉定位,我也不敢随意的跨越进去,因为在我的知觉感应中,七楼完全是一个虚无的存在,而不像天地空间那般生机盎然,信息丰富,竟完全似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地带。

  所以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瞬间移动进去,所能依靠的就只有利用心神触动捕捉到真实的空间位置,然后再行瞬间转移了。

  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困难,心神很快就以自我为中心触动而起,当我双眼瞑闭,肉眼视觉陷入漆黑,现实空间的景象却清晰地浮现于心海时,我立即驾驭着心灵视角向着七楼触动而去。

  在心神触动中,现实空间再不存在任何界限和障碍,被金刚石封闭的七楼入口也没能阻挡自己心灵视觉的触角探索。

  在心灵视觉中,七楼没有丝毫的奇异之处,与一至六楼不同的是,七楼没有甬道,完全是一个被打通的空间,一眼就可以看清所有。

  而七楼在我的心海显现的那刻,我首先因这个场所的空旷而感到迷惑,跟着心灵视角就为中间那尊玉石雕像,同时也是唯一的一件摆设所吸引。

  偌大的空间仅摆放一尊玉石雕像令我感觉奇怪,但令我更惊讶的是心灵视角中的那尊玉石雕像似乎隐隐幅荡着某种电子磁波,这种磁波,令玉石雕像在心灵视角中隐隐出现某种重叠和重影。

  这种情形就仿佛星频**中偶然遭受电子干扰时出现的影象一般。

  我有点迷惑,当心神围绕玉石雕像,以它为中心做最精细的触动时,心灵视角中的现实空间画面更加清晰,但刚才隐隐捕捉到的磁波幅荡却完全消失了。

  其实刚才心灵视角中捕捉到的幅荡和重影是否来自于某种电子磁波的干扰,我并不能确定,因为刚才只是视觉捕捉到的影象,而非切身感受到磁波存在的信息。

  微一沉吟之间,我身影已消失于原处,却瞬间出现在七楼当中那尊玉石雕像跟前。

  七楼除了一片绝对的死寂之外,外观和普通的楼层并没有什么两样,可是当我深处其中的时候,我却深深地感受到这个楼层就如同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不,或许这样说并不恰当,在我知觉的全面探索下,七楼的这个楼层和外界现实空间竟没有丝毫的互动,外界的生机也丝毫没能干扰到这里。

  正常情况下,这种情形是绝不应该发生的,可事实是,无论我怎么探索、感觉,七楼楼内和楼外都似是两个不同的空间。

  在确定了这点之后,我也就将这个我没法解释的疑惑给放在一边,事实上,连偌大的一个空中城市都可以违反大自然的地心引力,整体悬浮虚空,活生生的展现最不可思议的科技奇迹,试问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呢?

  将心绪拉回,我开始打量眼前这尊玉石雕像……

  当我的目光触及玉石雕像的时候,震骇之情不可抑制地自我脸上涌现,我怎么也想不到会看到她,这个原本只是出现于我的幻想中的形象,此时竟是如此鲜明的以雕像的形式出现在我眼前。

  难道说现实中真有这个人存在?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尊玉石雕像,雕像刻画的是一个极具魅力的女子,清雅中透露着冷艳,飘逸中带着无比的沉静。

  看着她,我的心犹然抑制不住地急速狂跳,因为这尊雕像赫然就是我刚到空中城市不久,曾无意将涟漪与斯利芬两人的形象在脑海中重叠而浮现脑海的女郎,只是当时脑海中幻现的女郎给人的感觉就如同天使和魔鬼的混合体,强烈的迸现出某种妖异和神秘的气息,而且当时的形象是那么的生动。

  但眼前的雕像是死的,不是某种灵动的生命体,所以雕像展现的形象极具震撼人心的魅力,如神如仙。

  记忆中的情景,本来已经遗忘,但在我看了眼前的这尊雕像之后,却又清晰地浮现于脑海之中。

  我知道只有一个解释,当时以为是由涟漪和斯利芬两人的形象、气质重叠而成的幻影实际上是真实存在的人物,更可能是我曾经见过的人,只是我自己已经完全遗忘了而已。

  可是,仅凭雕像展示出的风采已经如此震撼人心,现实中真的见过这样的人的话,我是不该会忘记才对啊?

  我干脆在雕像前盘膝坐了下来,继续思忖着。

  七楼标志着禁制,应该是一个禁止任何学员踏入的禁地,但禁地内为什么只摆放着这尊雕像而已?这尊雕像究竟又代表着什么?而最重要的是这尊神秘女子雕像的身份。

  我完全忘记了自己本来的目的,转而研究起眼前这尊神秘的雕刻。

  雕刻中的神秘女子身穿类似涟漪那样的白色柔袍,整体看去是那么的清秀飘雅,目光深邃皓动,其雕像释放出来的风采竟已直逼涟漪女神般清雅的气质。

  我曾经看过智者和明王的雕像,雕像凿刻出的风采已是令人心折,但眼前这尊神秘女郎雕像其风采却更是震撼人心,纵然意志坚定如我我也抑制不住内心的震撼。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从紊乱的思绪中清醒的时候,大半天的光阴已在我不知不觉间流逝了。

  寒能在体内微一行转,清冷的气息微微释放之间,我已从地上轻盈地飘了起来,也就在我身上释放而出的寒流吹拂过眼前的玉石雕像时,我猛然察觉到旋绕而出的寒能似乎带动起一股细若游丝般的能量波动,而曾经在心神中捕捉到的磁波幅荡竟再次清晰地浮现在我肉眼可见的视觉之中。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距离我不过两尺的玉石雕像四周突然不断地闪现强烈的电子波束,此时非但肉眼清晰可见电子磁波于空间的串***神更强烈地感应到空间中的磁波讯息。

  也许有一分钟,或许不过二三十秒,总之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所有活跃起来的信息又都突然的静止了下去。

  但对我来说,刚才无意触发的情景已经足够我捕捉到一点线索的了。

  我没再任何的犹豫,寒能再次以自己为中心向整个七楼空间旋绕而开……

  如我所料的,当寒能再次吹拂过玉石雕像,果然再次触发细微的能量波动,几乎同时之间,电子磁波也跟着闪现出来。

  由于这次我有所准备,所以寒能是持续以固定的含量释放着,而由玉石雕像四周波动起来的细微能量也没再沉寂下去,当然,电子磁波也是阵阵闪现。

  我发现一点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我释放而出的寒能触发了七楼空间的某种能量波动,而出于连锁反映,能量的波动触发了电子磁波。

  经过我连续的测试,我证实了以上的观点是正确的。

  我似乎有种奇怪的感觉,那细微的能量波动如同囚徒,而电子磁波则是看守镇制它的狱卒。

  因为在我敏锐的捕捉下,细微的能量是在磁波范围内做最小的幅动的。

  我好奇地逐渐提升我释放而出的寒能的强度,那微弱的能量竟跟着大幅度的波动了起来,而电子磁波也是更加强烈的闪现。

  受到电子磁波强烈的干扰,我的脑神经已是一片刺耳轰鸣,刹那就如处于一片猛烈的暴风之中。

  这种精神上的干扰和轰击,使我感觉分外难受,最重要的是,无论我聚集多么强大的精神力量在脑际神经组成密集的防护网,也完全没有办法阻隔这种电子磁波的干扰。

  当我释放的寒能能量越强,未知的能量幅度波动也越强烈时,玉石雕像周边闪现的电子磁波已然形成一个磁数风暴,连听觉都已经能够清晰地捕捉到眼前闪现的一道道电子波线发出嗤嗤的电子串流声。

  我再也没有办法在磁数风暴的附近逗留,当我逐渐退到七楼入口,与玉石雕像拉开约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时,脑部神经受到的磁波干扰才减弱了一些。

  仔细地感受在我的寒能带动下奋力在磁波风暴范围中挣扎着的未知能量波动,我突然有种奇怪而强烈的感觉,心灵深处似乎有个声音在呼唤着我用最强的力量帮助"它"解脱禁制一般。

  "禁制?"我呆了一呆,持续释放的寒能因为我心神的分散而骤然减弱了下来,在空间波动的未知能量因为我能量的逐渐微弱,波动幅度也跟着微弱了下来,而围绕着微弱能量不断闪现的磁波却趁机大幅肆张。

  在我眼前,这条条细弱游丝的磁波更密集起来,强烈地闪现出水幕波纹一般的数据流,青蓝交杂的光芒不怎么强烈的一阵闪耀,整个空间又再次静匿了下来。

  我愣怔了半晌,才从茫然中苏醒过来,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太快了些,为什么自己的能量会触发隐藏于这七楼空间的未知能量和电子磁波?

  而我在这刹那体会到最深刻的感觉就是微弱的未知能量似乎遭受电子磁波的禁制?

  难道说气楼阶梯口标示着"禁制"指的就是这事吗?

  远远地看着矗立在中央的那座雕像,我思绪紊乱地跳动着,却不敢在释放任何的能量了,因为我心里很清楚,如果一切真的如我所想的那样的话,那自己释放被禁制的未知力量,后果可能相当严重。

  我沉思着,意念动处,我人已原地消失,瞬间出现在智者武堂大楼门口,淡淡身影才一显现,瞬间又再次消失……

  当我再次回到原来的七楼,看着重新矗立中央的那座雕像时,我已经有了打算。

  因为就在我不久,我已经就七楼发现的情形询问过涟漪,而得到的回答也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原来七楼的禁制是阻止圣地学员在力量未达到强者境界的时候不能进入里面修炼,而一旦力量达到了强者境界,就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打开七楼金刚石门的力量封锁,进到里面修炼了。

  可惜的是空中城市现在除了城主路仲林、首席长老潘一、她自己外,就没人再有力量达到强者的境界进入到里头修业了。

  当然除了他们三人之外,还有一个人也进入过,那就是已经背叛地球军,投降特仑帝国的阳斯磐将军。

  达到强者的境界才能进入七楼修炼是智者定下的学规,所以我虽然没有申请就私自进入,倒也不算违反圣地学规。

  重新进入七楼,我没有再采取瞬间移动,而是按照智者的规定用自己的力量打开了金刚石门,正式的踏入七楼这个神秘的空间。

  而此时,我的想法已经改变,我不再认为那被奇怪的磁波封锁的未知力量是不能解开的禁制,相反的却是认为,这道禁制是智者特意遗留下来,考验进入七楼学员力量的一个标准线,只有凭借自身的力量解开了被磁波封锁的力量,才算获得智者的认可,掌握智者遗留下来的更深的武学奥义。

  我心里几乎能够肯定自己的猜测不会错,而满是期待封锁的力量被自己解开的那一刻的到来。

  当我真正体验智者那可潘那强大到恐怖的潜在力量后,我就没敢在忽视智者他老人家遗留下来的武学奥义,甚至期待能够从他留下来的武学精华中领悟更深层的奥义,使自己的力量能够提升,而现在,似乎有了这样的一个机遇。

  因为在我决定解开被磁波封锁的力量前,七楼和八楼中就被搜索了个遍,但除了七楼中央处的那尊玉石雕像外,一切都空荡荡的。

  既然七楼和八楼要力量达到强者境界的学员才可进入,却又没留下更深层的武学典籍,那只有两个理由了,要嘛七楼只是作为力量认可的一道考验,不存在获得学习更深的武学奥义,要嘛就是只有通过认可,力量达到要求了,才能获取被隐藏的武学奥义。

  在我心中,比较倾向于后者,当然,这一切都还只是我的猜测,虽然相信离事实不会太远。

  当一切有了计划之后,我来到玉石雕像面前,那尊雕像所迸射出的风采依然令我心跳加速,不能自己。

  在离玉石雕像约十米的距离处,我盘膝坐定,平定了心神,开始进行我解开被封锁力量的计划。

  寒能开始持续释放,而这次令我惊讶的却是,当我寒能达到上次的力度的时候却没能触发那未知的力量波动。

  怎么回事?我虽然心里疑惑,却只能继续提升我寒能的力量,当我的寒能已经达到上次触发条件的三倍力度时,令我再次惊讶的却是这次触发波动的不是那被封锁的未知能量,而是封锁它的电子磁波。

  我惊奇地感受着那强烈闪现如水幕光帘一般的电子串流数据线,仿如无坚不阻的七彩光盾一般阻挡着我寒能的侵袭。

  面对与上次无意触发完全不同的情形,我的兴致大起,特别对密集闪现的竟然可以阻挡我寒能侵袭的电子磁波,我感到极其的惊讶。

  寒能没再向整个空间释放,转而锁定那密集地旋绕在玉石雕像周围六尺外的磁波防御电子串流,不住地提升我寒能的侵袭强度。

  因为我现在已经可以充分的确定,未知的力量就被封锁在玉石雕像之内。

  我没有估计错,当我的寒能攀升到自己都惊讶的地步,空间流动的空气和湿气已经逐渐因我极其强大的寒能而部分被冰封时,那被电子磁波封锁的未知力量才又再次微弱的波动起来,随着我寒能对磁波防御更强的侵蚀,而更强烈的波动开来。

  老实说,我还真没想到磁波电子串流竟又如此强大的防御能力,我的寒能绝大部分都被那每秒以十数亿数据闪现的磁波串流给化解了。

  几乎在我以最强力量的三分之二强度侵袭下,那被深深封锁的的未知力量终于被我寒能触发,从微弱状态逐渐强烈的波动开来。

  在我强大寒能的侵袭和里面未知力量的干扰之下,电子磁波终于被我突破,展示着绝伦风采的玉石雕像从那绝美的脸部开始龟裂开来,顷刻又迅速的蔓延的全身,哗啦轻微脆响中,整尊玉石雕像化为碎块,颓落地面,一道耀眼的光华随之霍然迸射而开,七彩光芒不住交替转换,璀璨流转……

  

  

第六十一章 神秘禁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