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精魂道秘

    

  我张大着嘴巴,骇然地看着发生在眼前的神奇,心脏抑制不住地以超于寻常五倍的频率跳动着,这种急速蹦动的心跳几乎使我承受不住心脏跳动过快的负荷,几欲晕厥过去。

  当玉石雕像碎裂,神奇璀璨的七彩流光闪动中,解除禁制的未知力量疯狂地蚕食着我部分流动在空间中已经与我本体脱离联系的寒能时,一个在七彩光华若隐若现的曼妙身影逐渐浮现,那绝伦的丰姿,女神般的风采,都令我难以自己,瞠目结舌。

  玉石雕像是毁了,但更加活灵活现的女神本体却生动地浮现在我眼前,那浑身闪耀着七彩流光,盈盈飘动的光华柔袍,如玉晶莹的肌肤,惊心动魄的释放她那神奇的魅力。

  涟漪的风采已经是当世无匹,可是与眼前的神奇存在相比,如果涟漪是拥有着女神般的风采,那眼前无可置疑的就是一个真正的女神了。

  我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形,事实上我心里很清楚,在我眼前的是神奇女郎是一个能量凝聚的存在,并不存在真正的生命躯体,但看着对方那充满着灵动的生命风采,我完全没有办法当她是一个虚无的存在。

  而事实上,令我惊骇和无法置信的情形发生了……

  残留空间的寒能终于被完全吸收,七彩的流光更加的璀璨夺目,蒙蒙光晕笼罩在晶莹似玉的肌肤上,闪烁着圣洁的光彩,那浅浅莹润的目光流转之间,温柔的光波如清清的河水一般在我心头泛动着,没有丝毫的绮念,惟有内心感受到虔诚的洗礼。

  她慢慢地向我飘动而来,眼中的神采是那么的温柔,又是那么的复杂,之后我看到了怜惜,一种我十分熟悉的感觉在记忆深处轻轻波动着。

  "我最亲爱的孩子……"熟悉的慈爱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回响,在这刹那我失去了应有的思考能力,只是呆呆地注视着我眼前神圣的身影。

  她带着浅浅的微笑,等着我从震惊中神醒。

  "我最亲爱的孩子,我知道你心里现在十分的迷惑,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出现,以这种形象出现。"

  当我从震惊中神醒的时候,我接受了眼前不可思议的事实,事实上,以未知名存在--神母的力量,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你就是神……神……"犹然震惊中,连话也没办法说顺畅了。

  "正如你所想的,我就是众神族唯一的存在神母。"神母神圣的光晕中微微黯淡,我心里刹那也涌现无比的伤感。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神母竟会这样出现,更想不到这尊雕像竟然就是神母的形象,思绪紊乱中,我已然没有办法组织思想来解释这一切,只能下意识的接受已经发生在眼前的事实。

  神母静静的悬浮空中,沉静地看着我,空间中淡淡流动着异样的气息,璀璨的光华不时在虚空中闪烁,星点纷飞,恍惚之间,我似乎再次回到那宇宙中未知的深层地带。

  "我最亲爱的孩子,我的力量并不能令我的精魂形象维持多久。"神母叹息着,身上闪烁着七彩光华不时碎裂,形成点点星光飘荡而开。

  "但在我离开之前,能亲身体会到你强大的实力,已令我十分的欣慰了,相信未来的职责,你一定也能够胜任的。"

  我苦笑,以恶魔生物邪恶的力量,连智者的精神都免不了被侵袭……

  想到这里,我心中陡然一动,因为就在这个时候,我猛然想起智者的情形,而神母恰好又在眼前,一阵狂喜涌上心头。

  当我将智者遭遇恶魔生物侵袭的情形一五一十地告诉神母的时候,她那幽蓝的目光连连闪现奇异的光彩,似乎也为我所叙说的事实而大感惊讶。

  "有什么解救的办法吗?"我期待地看着神母。

  神母缓缓地摇了摇头,幽蓝纯净的目光闪现黯然的色彩,我的心再度因这淡淡的变化而涌现无尽的哀伤,我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说出这件使神母感到黯然的事实。

  "他的情形正如我一样。"神母的目光似乎穿透所有阻挡眼前的障碍,投入到她已经处于亿万年的深层空间:"纠缠了亿万年的岁月,我依然无法摆脱束缚,但,已经是该终结的时候了。"

  我不明白神母的言中之意,但却能够感受到她那黯然的精神信息。

  我呆呆地伫立于一旁,内心彷徨之中,心里似乎有很多疑问,但就是没有办法组织起来,全然无法自主。

  在神母面前,我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与脆弱,在她那绝伦的圣洁光辉下,更是生不出丝毫反抗和置疑的心理。

  "亲爱的孩子。"神母的目光收了回来,温柔的光波笼罩着我:"智者说的没错,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寒能既是恶魔生物成长的来源,但也可以做为毁灭它们的坚实利器,潜藏于人类精神中枢的恶魔生物我们很难探测到他们的存在,但是无论是邪恶本源分裂出的六识主体元神,还是恶魔主体元神进一步分裂出的裂殖体,它们都需要强大的寒能供其吸食才能促进成长,而今,你既然拥有如此精粹的寒能,正好可以以此为媒介,引出潜藏于人类体中的恶魔生物……"

  说到这里,神母目光又连闪异彩。

  连神母也这么说,我心一动,忙问道:"我该怎么做?"

  神母没有回答,而是说道:"这是一个艰难的任务,但是你身为众神殿选定的三个继承人之一,我相信无论有多么的艰难险阻在你面前,你也一定能够克服的。"

  神母身上无数迸碎的星形光点不断向四周飞扬,璀璨流光越发的黯淡,精魂力量正逐步的消失,她的目光流动着亿万分霞光异彩,茫然地遥望无穷的天际:"众神一族受到宇宙之父的垂怜,一直掌握着宇宙中枢的神之本源力量,兢兢业业的守护这庞大的秩序空间,亿亿万年来,无尽的生命给了我们无穷的力量,但是这一切都要终结了。"

  再次听到神母说到终结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股浓浓得化不开的悲伤在涌动着。

  "宇宙是神奇的,无数的生命不断地在这片天地中滋长,在不同的环境中成熟,没有哪种生命是绝对唯一的,所有生命都值得尊重,因为是他们给这原本荒凉的宇宙带来无尽的生机和活力,但是邪恶本源苏醒了,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片美丽的世界遭受毁坏,身为神之本源的守护者,就算耗尽所有的生命精魂,我们也要守护到底……"

  我的热血的在澎湃,意志在飞扬,神母轻柔的嗓音直接撞击在我心灵的深处,我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该做些什么!

  "邪恶本源不属于这个光明的世界,无论花费多大的代价,我都将誓死清除它们!"

  我坚定地看着神母,圣洁的光辉柔和的撒在我的身上,映照在我的脸上,清寒的气息轻拂着我的发丝,舞动着我的衣袂,却燃烧起我无穷的斗志。

  悬浮在距离地球十万公里外的太空之中,我的热血依旧在澎湃,斗志依然在燃烧。

  半小时之前,被解除禁制的神母分识终于燃烧完她最后的精魂力量,消失在我的面前。

  之前她并没有告诉我什么,而是在她的精魂形象即将消失的时候将它的精神印记传递给了我,看着慈爱的女神神情温婉中带着淡淡的哀伤,光辉的身影瞬间碎裂眼前,在那一刹那,我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沸腾的热血和精神深处的浓郁哀伤,瞬间逃离智者武堂,远远地遁迹到太空之中。

  可是我的心情依旧未能平定,热血依旧在燃烧,没有任何理由,我的心里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战斗。

  情绪逐渐冷静下来之后,我才从神母传递给我的精神印记中了解到她突兀出现的原因。

  早在神母决定继承众神殿的遗志,寻找继承者替众神完成剿灭邪恶本源之后,神母就利用她原本无尽生命的精华最后凝聚成金色元素,将众神力量的基础知识印刻其中,由于这些金色元素是神母的生命精华淬炼而成,所以其中沉眠着神母的部分分识。

  但令神母没有料到的是,邪恶本源的强大超出她的想象,在她以为纠缠了亿万年的邪恶本源已经被自己削弱很多,而自己终于能够腾出手来进行自己的"寻找继承者"计划的时候,邪恶本源竟然识破了她的思想,偷偷地分裂出六个沉睡中的无意识主体元神,偷偷地潜藏于自己的金色元素之中,随波逐流,等待被唤醒的机会。

  如邪恶本源所意料的那样,它的一个分识被智者强大的精神力量给唤醒了,而当时,陷于更深沉睡眠中的神母分识也感应到外界的波动,正欲苏醒,但是等神母分识真正苏醒的时候,自己却已遭受被邪恶本源控制的智者以某种力量禁锢着。

  我沉叹了口气,先前自己还以为智者武堂七楼的禁制,是智者考验圣地学员力量的一道关卡,那曾想到事实竟是如此。

  看来智者被邪恶本源左右的时候本意是不允许任何学员私自闯入七楼禁地,但智者并非一直受制于邪恶本源分识,所以在他自己获得自主权的时候,就忙下达另一个命令,也就是希望日后达到强者境界的学员能有机会解除被封锁在玉石雕像内的那道禁制。

  原本没有办法组织起来的疑惑此刻终于得到了解答,但不知怎的,内心深处总感觉有那么点点的怪异,似乎光明中还存在着一丝自己看不到的阴影。

  连续两天,我就这样生活在距离地球约十万公里左右的太空之中,在这里,我不需担心受到任何打扰,也无需担心自己能量的大肆释放会给周围的环境带来什么影响。

  其实总的来说,我并不需要做任何大幅度的动作,因为我的目标是精神能量,只要有一个安静的环境,我就可以静心逆化真元,转化为精神能量了,不过,无论地球上的环境再怎么僻静,也都是各种生命聚集的星球,怎么也不如太空来得令人自由畅快。

  下个月初新组建的火星科技联盟就要逊道地球了,虽然名义是这样,但其心不言而喻,眼看距离地球再次风云变幻已不足十天,而经过连续两天不眠不休的真元逆化,我的神经海还是没有充盈的感觉,惟有精神越来越饱满,神智越来越清晰灵敏。

  眼看剩下的时间已经不是很多,我也放弃了精神力量的研练,老实说,现在我还没找到方法提升我的精神能量,只能先逐步的凝聚精神能量,希望能将神经海里的精神空间给填满,但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神经海就如同我身处的宇宙一般浩淼无垠,我甚至没办法计算出目前神经海里实质上有多少的精神能量。

  "如果神经海是宇宙……"思绪莫名地飘到这里,我心豁然一动,如果神经海如同宇宙,那身处宇宙,渺若微尘的自己岂非就是神经海里的一个精神能量粒子?

  精神一振,因为就在这灵光一闪的刹那,我已经联想到了许多研究精神能量的方法,那就是亲身体验精神空间中的一切。

  可是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因为神经海完全是一个由精神构成的虚拟空间,并没有实质性的存在,和以往我的精神意识体进入神经中枢时的情形完全不一样。

  我知道要进行精神空间探索的话,只有潜心闭关一途,可是眼下,我的时间却已经不多了。

  叹了口气,我压下蠢动的思想,把心放在目前我拥有的技能上面,开始练习起来。

  在这个月仅剩的几天之间,我的各项技能终于大副的增强,知觉能力更从原本的四十里范围延伸到一百二十里,不过关于知觉能力的增强,我最后还是将之归功于精神能量的大副凝聚,如果神经海里的精神能量薄弱的话,我相信知觉延伸的能力一定会大幅度的降低,同样的道理,精神能量充沛,那我的知觉能力也一定加强。

  这几天之中,我已经完全适应一心二用,无论我在做任何事情,我的知觉都绝对会锁定知觉力量所能覆及的范围,在这段范围内,我的视觉无所不在,无论我在做什么事,我随时都可以瞬间畅游跨越,知觉覆盖的空间范围,对我已不存在空间局限。

  知觉力量是一大进步,但我获得最大成果的则是对寒能更巧妙的应用。

  神母和智者那可潘都说过,寒能既是恶魔生物的营养剂,但也是致恶魔生物死敌的毒杀剂,关键就在于我如何的来使用它。对于这点我仔细的考虑过,最后从遭遇智者的情形以及他的言词中得到了结论。

  恶魔生物是以吸取寒能为成长,但却是有着强度上的区别,如果恶魔生物需要的是是零下二百五十度的寒能,那与二百五十度寒能相差太远的话就可能造成恶魔生物不适的反应。

  智者正是利用了这点,才在冰魂地底下成功地使邪恶本源的分识暂时陷入沉睡之中,获得了暂时掌握躯体控制权利的机会。

  有了这个概念,我自然潜心于寒能的精练。

  而冰封明王府的情形也使我重新对寒能于一定范围空间的构架产生了重视,大范围的寒能冰封所取得的杀伤效果使我咋舌,但第一次的空间架构显然还是有很多的疏漏,而这次,利用广阔的太空环境,我自然一次次的体验寒能于空间的构架,使之达到最具范围也最精密,最具杀伤效果的程度。

  现在,是最后一次测试了……

  知觉瞬间向整个空间辐射而开,顷刻之间,直径一百二十里,周边面积三千多平方千米的空间范围全部在我力量所能覆及之内。

  一千八百个点刹那平均分配在知觉锁定的范围之内,构架起一片精密的网络,随着意念的驱使,力量随之布满每一个点,庞大的能量刹那如只猛兽般盘踞整个空间,无声无息的清寒气息微微的席卷开来,在刹那之间,肆猛的寒流如只凶残的猛兽一般蠢动起来,以我为中心四面伸展而开。

  一片雪白的光晕迅速在太空之中蔓延开来,转眼凝结成一片晶莹的世界,在这片连游离在太空中的能量元素都被迅速冻结的地带,已不是寒冷两个字所能形容的了。

  看着这片不到三十秒就被我迅速冻结的地带,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以我现在的能力,已经不需要像上次冰封明王府那样偷偷摸摸的,攻敌人于不备了。

  在我大范围的寒能冰封下,我相信就算我不是以最精纯的寒能冰封,我的敌人的任何行动也要大受影响。

  满意地浮现一丝笑意,我随意的竖起食指,一缕精光在我指尖闪现,迅速地凝成一个小小透明的晶球,食指微微地以顺时针旋动中,晶球蒙蒙的光芒微微一闪,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迅速地冲击而去。

  "乒……"清脆的碎裂声中,整个冻结的空间,刹那破碎,无数的冰点余辉在太空中飞舞,晶光耀眼,星屑纷飞。

  "哈哈哈哈……"

  得意而豪放的笑声之中,空间泛起波纹般的曲线重影,我的身影却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距离矗天大厦的顶端二十公尺的虚空中,水纹般的曲折暗影波动开来,我的身影就这样从仿佛破碎了的虚空之中浮现了出来。

  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中,碎裂的长颈酒瓶在天台上滚动着,在它的旁边,已经堆积了不下十个的酒瓶了。

  别人喝酒是越喝越红,路雨飘也是,但现在,她那俏丽的脸却是一片的苍白、惨淡,憔悴和颓丧。

  原本充满生气与调皮的黑瞳此时竟是那么的迷茫和伤感。

  我内心沉叹了口气,我也很清楚她对我的感情,知道路雨飘这样憔悴全都是因为我,毕竟我也曾因感情痛不欲生过。

  令路雨飘对我产生感情,我很自责,但又知道自己没有能力阻止,因为能解开结的,也只有亲自打上情结的路雨飘自己,你可以不爱别人,但绝对不可能阻止别人爱你,可是难道我就能亲眼看着路雨飘为了我而这样折磨她自己吗?

  唉,我轻叹了口气,缓缓地向下飘落,席地坐在路雨飘的旁边,拿起横七竖八摆放着在她身边的一瓶酒,默默地喝了起来。

  路雨飘意外地看到了我,却又倔强地转过头去,但在这那瞬间,我看到她那迷茫黑瞳刹那却汹涌起来,晶莹的泪水已迅速在眼眶中云聚。

  在路雨飘无意撞见我和涟漪在一起的时候,她当时虽然流泪了,但随之表现出大方活泼的样子,也使我和涟漪误以为她对我的感情只是那种小女生纯粹的偶像崇拜和喜欢,但此刻,我知道不是。

  此时的我强烈地感受到路雨飘的痛苦,以及对我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时候使这个小妮子对我产生这么强烈的依恋呢?

  而更令我想不到的是性格如此外向开朗的路雨飘却将失恋的痛苦默默地藏在心里,只靠酒精去麻醉自己。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陪着她,默默地将天台上剩余的酒全部喝光。

  回想起不久前我回到空中城市,看着涟漪那沉静的眼神中不时流过一丝忧郁的色彩,从她那里晓得路雨飘这几天的转变后,我和涟漪都心里有数,而我心更是沉重。

  我不想看到路雨飘不开心,我喜欢她,但在我的心里,这种喜欢只是哥哥对妹妹那种亲情般的喜欢和爱护,我不想这种感情变质。

  我的酒量并不大,特别是在我将力量完全匿藏,体能只算是一个平凡人的时候,虽然酒不算烈,但连续几瓶下肚,酒劲还是上来了,我依稀记得在我感觉意识有些模糊的时候,我对路雨飘说了些什么……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涟漪的床上,而在不远的她正以在那种离地悬浮,身躯微仰的特异的方式进行静息修炼。

  头部还有着宿醉后的涨痛,我陡然想起自己默默地陪路雨飘喝酒的情形,看来自己是醉得一塌糊涂,竟然连自己怎么来到涟漪这里都不知道。

  路雨飘呢?

  我猛地坐起,而静息中的涟漪也感觉到我混乱的气息,从坐定中神醒。

  "路雨飘怎样了?"回想路雨飘喝酒的样子,以及她那憔悴痛苦的神情,我不禁有点焦急地问。

  涟漪微微一笑,那清雅如仙的脸上展露的阳光笑意刹那驱走了我的焦虑和心中的阴影:"她没事,她的酒量可不像你这么差。"

  我疑惑地看着她,试问地道:"她真的没事了?"

  涟漪原本脸上的忧郁已经不见,完全恢复到以前的沉静:"我是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让雨飘重新振作了起来,但是很显然你成功了,而且我相信这次,雨飘真的已经想通了。"

  我有些愕然,我除了默默地陪路雨飘喝酒之外,似乎没做过什么事情啊?

  摇了摇头,虽然内心疑惑,但涟漪既然这样说,那就代表路雨飘真的已经没事了吧。

  "那我是怎么到你这的?"

  "你说呢?"

  涟漪浅浅一笑,走到我的旁边坐定,温柔地***着我的脸颊。

  我十分享受涟漪给我的爱抚,路雨飘重新振作起来了,我心也轻松了起来,虽然我依旧不知道令路雨飘重新振作起来的原因是什么。

  窗外的夜色显得是那么的温柔,心爱的人儿又是如此的温情,我抛开所有的思绪和烦忧,温柔地拉过心爱的女人……

  

  

第六十二章 精魂道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