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屠戮风波

    相信在场的人都十分期待这历史性的一握,当一系列官场上的形式上的各种会议开过之后,今天这个酒会是天空政府派遣最高层的官方代表与火星科技联盟代表的首次接触。

  可是,就在比图博士的手即将接触到卢帝掌心那人们看不见的如筋脉一般蠕动的条状物的手掌时,卢帝却猛然转过身去,不知什么时候,浑身萦绕着清冷气息的我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

  我冷漠地看着卢帝,冰冷的双眼似乎能够看穿他体内蕴藏着的一条条恶心又邪恶的如蚕蠕动着一般的裂殖体。

  我知道卢帝不只是单纯的寄宿体,他应该与南大陆神秘森林那个巫师老人一样都是个裂殖母体,以他高级的军衔,又掌握着军政实权上看,想必政府军部已经不知道被渗透进多少恶魔生物的裂殖体,有多少人成为牺牲品了,所以今天我绝不会放弃这个歼灭恶魔生物裂殖性母体的机会。

  「长平?」

  「长平哥哥?」

  耳旁同时传来昌浩与路雨飘的招呼声,他两人的声音同样是充满着惊喜和意外,但我没有理会,因为我的注意力全部放在眼前的目标上。

  冰冷的目光深深地注视着眼前的卢帝,我心里却在计算着该用多少的力量才能一举毁灭眼前的裂殖母体,卢帝不比那些只是被单一裂殖体寄宿的人,在他的身体里面有着我没有办法计算的恶魔生物裂殖体,也许有几十只,甚至是几百只。

  从我利用寒能消灭那个被寄宿的傲江族人的情况上看,寄宿于傲江族人体中的恶魔生物裂殖体会吸收一些它本能吸收界限的寒能化为它自身的力量,一只裂殖体就可以吸收我部分的寒能,卢帝体中匿藏着成十上百的裂殖体将会更大的吸收掉我的寒能力量。

  所以我在考虑,我绝不能将自己的能量送给卢帝,壮大他的实力而是要致他于死地。

  可是,在这个酒会上,如果我使用强大的寒能的话,这个酒会上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将遭受池鱼之殃,况且我的朋友路雨飘和昌浩也都在的情况下。

  我绝不想他们面临危险,但又绝不想失去消灭卢帝这个恶魔生物的裂殖母体的机会。

  卢帝和其他寄宿体果然不同,迎视着我冰冷的眼神,他森冷的瞳眸正在收缩。

  「你是谁?想干什么!」

  卢帝沉声地喝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到我杀气,也陡然明白我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冒失来的人来意不善。

  正大步迎向我的昌浩和路雨飘也愕然地停下了脚步,我身上散发出无比巨冷的寒意和杀气如锐利的刀锋一般阻挡着任何人的接近。

  我毫不掩饰地向四周释放我的巨冷和杀气,范围甚至还逐渐的扩散,人们被我的巨冷的杀气迫的向后退,不一会,我和卢帝对峙着的周围,除了失神地伫立在卢帝身后的比图博士外,已没人可以靠近,转眼清出了一块空地,而这也是我的目的,可是范围还不够大。

  「浩,命令所有人都离开这里!」我沉声地道。

  「长平,你不要乱来,那可是卢帝将军!」

  昌浩的脸刹那煞白,现在,呆子都可以看出来我想要干什么,他自然也明白,但他却并不知道我这是为了为什么。

  我知道卢帝的真实身份我说出来也没有人信,也没有办法解释,我也不想解释。

  「卫兵,立刻逮捕刺客!」卢帝苍白着脸,嘴里叫嚣着,在我气势的威慑下,身体却无法动弹丝毫。

  脚步杂沓中,我知道十几名苛枪实弹的士兵已迅速的接近中。

  我叹了口气,力量蓦地迅速提聚攀升,强大的气势形成一股龙旋气流以我为中心向四面席卷而去,餐桌上的锅碗瓢盆和食物席卷得四处飞溅,强大的寒能刹那朝着知觉紧紧锁定卢帝的力量火焰聚集,层层圈绕禁锢而去。

  由于酒会的人多,因为我的出现而引起的骚乱更是吸引更多的好奇者,我无奈,为了怕殃及旁人,我也没敢在第一时间就以最强力量冰封卢帝,结果如我所料到,我朝卢帝禁锢而去的寒能还没将他和四周的空气冻结冰封,竟有超过一半的寒能被他体内的裂殖体给吞噬掉。

  感受着对方因吞噬了我大部分寒能而迅速攀升的力量,我眉头刹那皱紧。

  寒能再次迅速提聚攀升,庞大的力量蠢动中盘踞了整个的空间,逐渐被冻结的空间在人们的眼里形成了某种视觉误区,当冻结的空气龟裂的时候,空间就仿佛被撕裂开一道道口子一般的触目惊心。

  「如果不想死的话,所有人都给我立刻离开!」

  好奇观望的人们在惊骇中更冷得浑身打颤,身心俱寒,耳旁回荡着我阴冷而充满杀气如恶魔的召唤一般的声音,终于粉碎了他们的好奇心,在刚才的声音中,我施加了精神震撼力量,令所有人刹那都不可抑制地涌现强烈莫名的恐惧,仓皇而逃。

  昌浩虽然不了解我为什么这么做,但情势也不容他再逗留,因为我无差别能量寒流已经席卷而来,昌浩知道阻止不了我,拉着路雨飘的手,理智地选择了离开。

  「你究竟是谁?」卢帝的嗓音变得异常的尖锐,我清晰地看到在我寒能的侵袭下,他脸上,肌肤上纷纷突起一条条如筋脉一般,不断蠕动着的条状物。

  卢帝体内的裂殖体因为吸收了我的能量而不断地壮大,他的身体更如同被充了气一般的鼓胀起来。

  当第一条裂殖体突破他脖子上的肌肤表层,向外蠕动的时候,卢帝手中蓦地爆起大团能量光晕,强大的力量竟刹那破开已经冻结在他面前的层层冰体,而我脖子上蠕动着的裂殖体竟突然弹了起来,顺着被破开的缺口向我疾飞而来。

  我有些吃惊,但并不慌乱,意念动处,手迅速地连续挥舞,大片寒能已在我面前迅速聚集,当裂殖体突破了那些还来不及凝结的寒能,即将撞击我的躯体时,最后一道寒能防线终于将它给完全冻结冰封住。

  绝寒的气息在整个酒会大堂肆虐翻腾,就在这片刻工夫,已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迷障,将我和卢帝两人的身影完全掩盖。

  没有人知道在绝冷的雾气之中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事实上,整个酒会大堂已经完全在我大范围的冰封力量下冻结,连门口至走道空间都冻结出片片冰层,根本就没有人有能力一边抵御我寒能的巨冷,一边破开冰层,抵达大堂入口。

  可以说卢帝是我遭遇过最难应付的对手,但无论怎样,他还是没能逃脱我寒能的冰封禁锢。

  事实上,当我大范围的冰封力量冻结我拟订的空间范围之后,在我这个冰封力量范围内的人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因为那层层冻结在他们四周冰层不但将消耗他们的能量,更将侵袭他们的肉体。

  看着被我冰封的卢帝和他体内的裂殖体在我手中化为亿万的冰屑粉尘,消失无踪,我也感觉自己阵阵的无力和虚脱感。

  为了成功冰封卢帝,我损耗了比我意想的还多一倍的寒能能量,而这次作战,火星科技联盟的首席代表比图博士成了殉难者。

  默默地伫立于浩城一百层大厦的顶端,虽然成功的消灭了恶魔生物一个裂殖母体,但我心却丝毫也开心不起来。

  因为我现在成了刺杀政府高官的通缉犯,耳朵里似乎还回响着新闻记者的现场报导。

  「人间恶魔,残忍凶手?」我冷笑:「一群无知可怜的人呀。」

  对于新闻媒体对我的评价,我并不放在心上,我的心全部放在我对面不远的军部大楼里。

  在消灭了卢帝这个裂殖母体之后,我又跟着清除了曾经游荡在丽晶的另外几个冰冷心灵,虽然在卢帝出事后,他们就十分狡猾的隐藏了自己的心灵力量,但对于事先就已经探知他们寄宿体身份的我来说,找出他们并不困难。

  令我最为厌恶的则是来自那些无知的人类的干扰,在他们的眼里我彻底的成了黑暗杀手,不可饶恕的罪犯!

  被我消灭的那几个恶魔生物裂殖体的冰冷心灵,正是卢帝麾下的高级军官,从这点上,我印证了在卢帝管辖的政府军部中,肯定有不少可怜的军人成了恶魔生物裂殖体的寄生宿体。

  自丽晶酒会风波过后,距今已经是第三天了,这三天来,我没与任何人联络,只是悄悄地隐藏在暗处,守侯在军部大楼附近,静静地等候潜藏于军人队伍中的恶魔生物露出它的邪恶气息。

  所以这三天来,由于我没有任何的解释,无数媒体可以说是对我的行为大肆诋毁和抨击,而军部更是出动了军队大肆的对我进行搜捕,当然了,或许是因为昌浩和路仲林权利的压制,所以我的身份并没有被曝露出来,而只是以一个不明身份的陌生杀手形象出现在公众媒体中。

  在我清楚自己身上肩负着的不能为外人道的职责之后,我就有预感今后的路途将很坚信,很难走,却没想到,首先是来自于无知人们误解的压力。

  静静的守侯了三天,没有再找到恶魔生物寄宿体的踪迹后,我毅然决定离开浩城,回到空中城市。

  眼前的空间泛起轻轻的波动,我人在刹那已经融入了虚空之中,浩城,不再留有我的气息。

  ******2657年七月一十一日

  夜晚

  再过两天天,地球将继火星科技联盟到访之后迎来真正的敌人,同样源自于火星的独立联盟的前身,如今已经贵为明王星统治者的特仑独立帝国。

  望着苍茫的夜色中星空点点的苍穹,或许特仑帝国大规模的航空战舰已经进入地球所属的太空领域了吧。

  依然是在矗天大厦的楼顶,同样是涟漪陪在我的身边。

  「真的需要那样做吗?」沉默了良久,涟漪才幽幽地问道。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轻轻拥着涟漪,我道:「晚了,我们回去吧。」

  「长平。」涟漪内心显然还在做着斗争:「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我不管世人怎么评价我,更不会在乎舆论给我的压力。」我冷笑:「我的职责就是消灭所有的异物寄生体,无论是谁,只要他已经成为恶魔生物的傀儡,我都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去消灭他,哪怕因此与全世界无知的人类为敌也在所不惜!」

  说到这的时候,我的脑海陡然浮现智者那张苍白的脸,这个全人类都无不崇拜景仰的伟大精神领袖,又何尝不是已经成为我最大的敌人?

  智者那恐怖的力量,不是我目前所能够抗衡的,所以明知道智者是邪恶本源六识主体之一,我却只能避而远之,但对于其它力量比我弱的恶魔生物裂殖体,我却绝不会轻易放过,一旦让我发现,不赶尽杀绝,我绝不罢休。

  既然卢帝将军被恶魔生物做为裂殖母体的寄宿体,那恶魔生物自然会利用卢帝身为军部最高长官这个身份之便,大举的选择士兵做为它体内裂殖体的宿体,将他们的邪恶体大举的渗透进人类体中。

  虽然在消灭了卢帝和其他几个被寄宿的军官之后,我耐心的在军部大楼守侯了三天没有结果,但我却可以肯定现在军部起码不会少于百人遭受恶魔生物侵袭。

  问题是,狡猾的恶魔生物拥有着极高的智慧,它们在发现危险之后就立刻将邪恶的心灵给掩藏起来,十分有耐心的长期潜伏着。

  我没有办法再利用察觉游荡着的冰冷心灵而找出它们的踪迹,所以在我毅然的离开浩城,回到空中城市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着利用什么其它的办法让恶魔生物的寄宿体无所遁形,而最后,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

  但要实行这个办法,却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但与将给整个人类世界带带来覆灭危机的恶魔生物相比,只要能够消灭它们,任何代表都是值得的。

  在矗天大厦楼顶,我和涟漪正是在讨论这个办法。

  ******2657年七月一十三日

  凌晨

  当晨曦的第一缕阳光徐徐撒向大地,浩城的军部大楼吹响了集合训令,驻扎在浩城军部大楼的五万名军士井然有序地在「誓军广场」集合,等候着命令。

  昌浩,肩上扛着闪闪发亮的五星上将军徽,浩城的管理者,如今更是继卢帝消失后掌握军部第一实权的最高军官领袖。

  在他接到来自天空政府的任命后,同样接到召集五万名驻扎军部大楼军士们在「誓军广场」整装待命的命令。

  「军人兄弟们,大家辛苦了。」

  昌浩的第一句开场白就令军士们对他产生了好感,从来新长官上任的时候,总是会高高的端起臭架子,严厉的声明自己的这种那种的苛刻要求,给所有人先来个下马威。

  但昌浩不同,他的神情温和,身上自然流露着一种令人心折的领袖风范和威严。

  「在我介绍我自己之前,请让我们所有军人兄弟们为我们的卢帝将军默哀和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我的名字叫做昌浩,这座被人们称作人类世界第二大奇迹建筑浩城就是由我一手督建的,也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地球第一大新城!」

  昌浩微笑着:「当然,我在这里不是向大家夸耀我自己,而是希望大家对我有一个充分的了解,身为新任军部的第一将军,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履行军人的天职,坚决服从上级组织的命令,我不想说些什么大道理令大家对我产生厌烦……」

  昌浩的这番话令整个严肃的气氛轻松了起来,也博得了众人的好感。

  「在我接到自己被任命为军部第一将军的命令时,同样接收到另一个命令,那就是令大家整装待命,等候新的通知。」昌浩温和地道:「相信我英武的军士们都能够严厉恪守上级的这个命令。」

  「我在大食堂为各位准备最丰富的伙食,等待和大家一同畅饮!」

  昌浩临走前的话令军人们轻松的嬉笑起来,每个人的站姿虽然依旧是那么的笔挺,但精神却多松懈了下来。

  火红的太阳逐渐升高,但军士们却发现逐渐拉高的太阳光并没有令他们感到温暖,相反每个人都感觉到一丝丝的冷意,雾气不知何时灰蒙蒙的弥漫天地,笼罩整个「誓军广场」。

  「见鬼了,怎么突然间起雾了?突然间这么冷,******这鬼天气!」

  军队中,已开始响起轻微的咒骂与嘈杂的嘟哝声,但没有人去想为什么太阳逐渐高挂的时候,反而出现了比一般浓雾还要冰冷的淡淡细雾。

  灰蒙蒙的雾气越聚越多,越来越浓,当军人们心里感觉情形似乎有些不对劲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肢体已经不受控制,完全被悄悄堆积的寒能给冻僵了知觉。

  更有的军士赫然发现自己旁边的队友脸上青筋突起,脸上闪现某种诡异的色彩,青蒙蒙的气息宛如有灵性一般不住地在其身上萦绕窜动。

  看着笼罩在灰蒙蒙茫茫寒雾中的「誓军广场」,感受着知觉中不断浮现来自于五万名军士中的冰冷心灵,我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寄宿于部队士兵体内的恶魔生物受到我寒能的引诱,终于忍受不住地释放他们的裂殖体,疯狂的吸收它们的营养。

  当一个又一个冰冷心灵不断浮现的时候,我从得意转为惊愕,我万万没有想到五万名军士官兵之中竟然远远的超过了一半的恶魔生物裂殖体。

  看着冰封范围中不断浮现的一个个冰冷心灵,感受着自己释放的寒能正被数万寄宿体疯狂的吸收,我心震颤了,我万万没有想到恶魔生物竟然潜伏了这么多裂殖体在军队之中,难道恶魔生物打算控制政府军吗?

  情势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的寒能已没有足够的能量支持我结成最终的冰封结界,因为我释放出来的寒能百分之六十完全被恶魔生物数万个裂殖体给吞噬掉了,而且更令我担心的是,我发现那些吞噬了我的寒能的士兵体内的裂殖体似乎又再重新裂殖。

  本来我只是想利用寒能吸引出恶魔生物的踪迹后逐一的消灭,还要控制释放的寒能不会太猛,以免伤害到那些没被寄宿的士兵,可是现在,感受着部分已经完全冻僵还留有半丝生命气息的士兵,我苦笑,心里闪过一丝的犹豫,可是跟着,这丝犹豫很快就被我心里坚定的心念给驱散了。

  冷酷的寒芒在我眼中闪现,盘踞于空间的力量剧烈的蠢动起来,寒能迅速地在「誓军广场」聚集涌动,庞大的力量刹那给整个空间带来一股无尽的威压,整个在浩城这个城市范围内的武术家们都抑制不住内心的那股颤栗,那股蓦然盘踞空间的庞大力量给他们带来无比的心灵和肉体的压力。

  庞大的寒能迅速冻结寄宿体旁边的空间,但对于寄宿体本身,我的寒能却遭受它们的吞噬,没能成功的冰封它们,当然,我也没有想过凭我现在的力量能够冰封两万以上的恶魔生物裂殖体。

  当那些肢体已经完全冻僵的士兵在我最强大寒能涌动下,连最后的知觉也完全僵化,另外那些寄宿体也被迫全力吞噬我的寒能,以免被我力量冰封时,一场无情的屠戮和毁灭上演了。

  巨大无匹的光华之剑,在广场中如道道闪电飞舞迸射,残肢断腿混杂着冰屑四处飞扬,当场中除了我之外已完全找不到一个完整的人体时,庞大的寒能这次终于完成了冰封结界,冻结了所有尸体的残肢碎块。

  「誓军广场」附近的人们瞠目结舌的看着发生在眼前的异象,太阳高挂的天空,五万余名军士官兵集合的广场却涌现灰蒙蒙的雾气,跟着越来越浓,连在远离广场数百米都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冷意。

  当灰蒙蒙的雾气已经浓得白茫茫一片将广场整个淹没的时候,匹练似的光华和闪电不断在广场中迸射,人们的感官已经完全被这无穷的压力给牵制住,他们无意识地看着发生在他们眼前的一切。

  当一切平静下来之后,白茫茫的雾气散尽,目瞪口呆中的人们震惊地掩着自己的嘴,然后是一声无比惊恐的尖叫。

  当我尽最后一丝力量最后瞬间移动到距离「誓军广场」五百米左右的一栋百层大厦天台时,我已没有足够的力量进行这次行动的最后一道工序,摧毁冰封结界,令冰封中的一切事物化为漫天的星屑,乃至于成为冰气分子。

  我虚弱极了,在我将广场中的所有人类躯体完全肢解,最后再施展最精纯的完全冰封力量时,我已经在刹那掏空了气场内百分之九十九的力量。

  耳边传来高分贝的惊恐尖叫,我知道无论谁看到遍地的残肢,这个反映都是正常的,纵然无数的残肢已经完全冻结在我的冰封力量之内。

  我没有办法等候气场自动的能量补充,精神能量很快从神经系统中游离而出,经过大约十分钟的转化,我体内的各条经脉终于再次充盈着强大的能量,虽然能量气场依旧空虚,但经脉内的力量已经足够我进行最后一道工序了。

  短短的十分钟,广场附近已经聚集了无数的人,警笛尖锐的轰鸣声中,大批的巡警官兵苛枪实弹,如临大敌地守卫着,当目睹广场的情景时,每个人的脸色刹那都是死一样的苍白。

  空气轻轻波动之中,我已然再度出现在广场附近的大厦上,一缕寒芒在我指尖上闪现,逐渐凝结成一颗绿得透明的冰精,耀眼的绿光微一闪动,瞬间射进那冻结的冰封结界上。

  「乒……」清脆的碎裂声中,漫天的冰屑飞舞,晶光闪耀,一道绚丽的彩虹缓缓地出现在广场上空。

  

第六十五章 屠戮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