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心神触动

    对曼罗那充满着阳刚兼附带雷电属性的能量我同样感到极大的好奇,因为就我本身对宇宙能量元素的了解,雷电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复杂而神秘的元素,它虽然也是宇宙中的一种能量体,却非人类这种脆弱的生命所能够负荷得了。

  在科技极度发达的时代,人类借助于高科技的力量,利用科技能源的转换技术才逐渐学会如何人工制造自然气象,如雷电、雨水、云雾、飓风等等,但这些本身就属于大自然所操控的力量,人类除了利用高科技产物为配备外,根本就很难去面对它们,除了死亡。

  可是现在,在这个远离人类家乡“银河系”的异域星球上,我却看到了生命其实也可操控自然力量的一丝曙光,更给我逐渐失落颓丧的心灵激发了莫大的灵感。

  对宇宙能量元素有深度了解的我来说,只要仔细的去剖析雷电这种自然能量的属性,就能够利用元素的转化能力生成雷电属性能量。

  心情不受控制地澎湃起来,不知怎的,在亲眼见到曼罗那奇特的能量之后,我此时的心里充满着创造的yu望,当然,我并不认为复属性的能量体会强过于单极属性的能量,起码在我所接触的能量元素中,已经为我所拥有的单极属性“极寒能”是我认为最为强大的一种能量。

  可惜的是,“极寒能”这种强大的单极能量虽然最终由我所掌控,却不是遭受到宇宙空间粒子风暴袭击而流落到这个异域星球上的我能够再度掌控的了。

  回想起以前自己随意的举手投足就能够令星系风云变色的日子,此时的自己就显得是多么的悲哀。

  苦笑了一番,我重新引导自己的“心神”融入这片天地之间,再次把视角延伸向这个对我目前来说处处充满着神秘气息的异域星球。

  而在另一面,飞霄汉等人受困的情形看来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因为他们面对的并不是土生土长于荒野平原的“翔豹”,而是大群生长于“极地荒郊”那种极度恶劣环境下的凶猛飞兽──“翔豹”。

  虽然是相同的生命体,但不同的地区在不同的环境下往往能够产生完全不同特征的生物,就拿人类世界来说,不同地区生长着不同肤色的人种就不知道有多少。

  这些来自于“极地荒郊”的“翔豹”外形虽然远比生长于“荒野平原”的“翔豹”要小上许多,其力量和凶猛度则不知要比本土生长的“翔豹”强上几倍?

  所以,原本一人之力就能轻松周旋于两三只“翔豹”之间的飞霄汉在面对这些来自于“极地荒郊”的“翔豹”时,仅一只就已令他大为吃紧了,更何况还是六只同级数的“翔豹”围攻他们。

  虽然危急的时刻飞苍带了“行署”里的三个“护卫高手”救援而来,可是对局势显然并没有任何改变,就算他们能击退围攻他们的一批,周围还有十来只其它的“翔豹”虎视眈眈,蠢蠢欲动。

  在一次次的联手利用强猛的能量联手击溃围攻他们的“翔豹”,却又见到敌方毫发无损的再次扑上来之后,飞霄汉等人几乎绝望了。

  “霄汉大叔,怎么办?我们根本突破不了它们的包围!”

  在我逐渐融入天地空间的“心神触动”中,我看到“狩猎队”中一名年轻的飞人类焦虑地冲着飞霄汉叫喊着。

  我知道他名叫飞云天,在飞霄汉率领的“狩猎队”中他远远可以算得上是第二把好手,平素沉默寡言,但行事却十分认真,不后于人。

  据说他还曾经独自斩杀过一头“翔豹”,亦因此分外得到“天木巢”居民的敬畏。

  可是此刻,在这个平时一向神情稳定的大汉脸上,却第一次布满着惊慌与恐惧,眼神也失去了往日的犀利,剩下的只有懦弱与无措。

  “我们只能坚持!”配合三名“行署护卫”的能量再度把围攻他们的“翔豹”震退之后,飞霄汉冷静地说,看了眼同样被另外六只“翔豹”阻截在西南方向的夫人曼罗,虽然雷鸣轰隆,电流四射,却显然还是没有办法冲破“翔豹”群的围攻。

  飞霄汉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叫飞苍回去搬救兵了,因为以他的经验及目前的情势上看,就算“天木巢”的所有居民全部出动,也无法战胜这一二十只从“极地荒郊”千里迢迢入侵到“荒野平原”的“翔豹”。

  几乎就在飞霄汉感到越来越绝望之际,一个清朗的声音蓦地破空传来:“‘光能耀转,雷鸣始动,光雷复合,力深百重!曼罗阿姨,寒克助你一臂之力!”

  随着声波逐渐的往四面空间泛散,我已看见出现在曼罗附近上空的寒克的身影,几乎就在我把“心神”锁定于寒克和曼罗方向的时候,我立刻敏锐地捕捉到能量空间出现的一些特殊的波动。

  随着意念的跳转,“心神”自动地往更深层次的空间拉升,现实的事物在我眼中顿时全转为能量状态。由于“心神触动”能力的恢复,脱离肉身的“精神意识体”分析空间能量的本能已全部恢复正常,而随着“心神”往更深层次的空间扩展,原本肉眼所见的事物全然以能量的聚合状态出现在我眼前。

  在我从伟大的“植物之母”“爱里神”那里学到的知识,我知道宇宙间的万物生灵无一不是各种能量的组成体,当我有了这层的认知之后,“心神”深入到能量状态的层次空间,虽然纷纭杂乱的空间处处无一不是能量体形态,我却已能自然的把它们分析出哪些在活动着的是“人体组能量”,哪些是“自然游离能量”,哪些又是“人体组能量”释放出来的能量。

  所以当我的“心神”从现实空间提升到能量空间之后,我更加清晰地看到了一些能量的变化。那一组组不住在移动着的“人体组能量”此时在我的心神意识间,它们的一举一动完全和现实空间的形象没什么两样,我依然能够看出这些不住在移动着的能量组具体是在做着什么样的动作。

  在寒克的声音响彻在“火焰湖”上空的时候,与“翔豹”陷入缠斗之局的曼罗立刻心领神会。原本掌掌附带雷电属性的刚霸能量蓦然爆闪出一片刺眼光华,如同一朵怒绽而开的花朵,刺眼的白光阵阵翻滚。那些牢牢围住她的“翔豹”蓦见眼前刺眼白光乱闪,刹那间视觉神经受到光度的强烈冲击,“翔豹”群的眼睛顿感一阵迷蒙刺痛,哀嚎一声,忙不迭地往散开。

  趁着这个时候,!翔在他们斜上方的寒克也趁着这个时候飞冲了下来,与曼罗会合在一起,只闻雷鸣渐起,寒克手掌翻动中,竟然也爆发出同曼罗一样附带雷电属性的能量潮。

  在我“心神”即时的剖析中,我奇妙地发现,曼罗聚集在手中的那股阳刚霸道的能量此时除了光属性能量转为炽盛外,附带的雷电属性能量反而转为内敛,在能量与能量之间不住交替转换中具有雷电属性的能量更被压缩到几乎为零的状态。

  而在寒克那边,其能量变换的形象则和曼罗完全相反,寒克掌中聚集的能量潮中附带的雷电属性并未像曼罗那样完全退出附属地位,反而反客为主,大量聚集。被压缩至几乎为零状态的反而是原本居于主导地位的光能属性能量

  两种原本同属于阳刚霸道类型的能量竟然把主导与附属之间的地位完全分化出来,成为两种同等地位的能量体。只在霎眼之间,曼罗操纵的主导光能属性的能量潮与寒克操纵的主导雷电属性的能量潮刹那合流,形成一股更为霸道刚猛的能量潮,跟着我更惊讶地看到那些被曼罗压缩到几乎为零的雷电属性与被寒克同样压缩到几乎为零的光能属性在两者的能量潮合流之后,竟被瞬间激活,两者在能量潮的内部也重新组合成新的能量体,并迅速地膨胀起来。

  几乎就在强烈的白光更为炽亮地爆闪而开,更沈闷的雷鸣轰隆回响的时候,在曼罗与寒克合流的能量潮内部迅速膨胀扩张的能量蓦然爆闪出串串强大的电流,雷声隆隆,电蛇飞舞,随着刚强霸道的能量向四周迸射而开,刺眼的白光炽亮整个空间,串串丈许余长的电流跟着向四周飞窜而出,范围几达三丈,那些受到白光刺眼才刚退散开来的“翔豹”摇头晃脑的还没从视角朦胧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已跟着受到更为强猛霸道的能量附带巨大雷电流体的冲击,哀鸣一声,还没容它们产生逃避的念头,庞大的兽身已完全麻痹瘫痪开来,来不及躲开的“翔豹”一只只地在空中朝滚烫的“火焰湖”中坠落而去,瞬间即为翻滚的湖水所吞没,再无声息。

  其它一些本来懒洋洋地环伺在周围,有的还在互相嬉戏的“翔豹们”显然也没估料到会突然发生这种变故,更没想到被它们认定为将腹中餐的猎物会突然爆发这么强大的力量?待它们警觉起来,硕大耀眼的能量光潮附带的串串粗大的电流已再度向它们席卷而来,沈闷隆隆的雷鸣如同死神呼嚎,毫不容情地要吞噬一切。

  这团可瘫痪一切的力量不是“翔豹们”仅以肉体就能抗衡得了的,虽然事实上这团巨大的能量电流确实不能带给它们巨大的伤害,但对于在“火焰湖”上空盘旋的它们来说,一旦身体机能瘫痪,掉落“火焰湖”也就代表着死亡。

  “翔豹”的智力虽然不比“飞人类”发达,但接二连三地看到同类为“火焰湖”所吞噬,就再也没有声息之后,它们也知道如何的避重就轻。

  但对一向凶悍狂暴的“翔豹”来说,退缩不是它们的本性,攻击才是它们的本能。

  曼罗和寒克两人释放出来的能量虽然令它们下意识地感到畏惧,但对其他力量显得薄弱的“飞人类”,“翔豹”并不惧怕,反激起吞噬他们的决心。

  而遇到不住迸射出青色电流隐带雷鸣的大团白色的能量光华,“翔豹”群们纷纷退避三舍,却反而更凶猛地扑向另一边的飞霄汉等人。

  原本被六只“翔豹”围攻就已显得应对疲软的飞霄汉等人,哪堪再受更多“翔豹”的突击?六只“翔豹”才被他们合力震退出去,还没容他们再回上一口气,第二波更多来势更凶猛的“翔豹”已张着血盆大口朝它们狂噬而至。面对着凶猛的来势,还没回过气来的飞霄汉和三名“行署护卫”想再度反击已不可能,无奈地只能朝旁边躲避开来,四人围成一圈的守护阵形也顿时崩然瓦解。

  “小心了。”飞霄汉叫着,但面对着凶性大发的“翔豹”,那些骤然间失去了保护的“狩猎队”员却又哪里来得及闪避?

  眼看着一名狩猎队员面对着来势汹汹的“翔豹”,惊得全然不知该做何反应,即将为其吞噬的时候,“心神”与“意识”已完全深入到能量状态层次空间的我意念跳动间,那些在“能量层次空间”下的“自然游离能量”竟随着我意念的指使,瞬间包围住那团属于“翔豹体的能量组”,即将咬向那名狩猎队员的“翔豹”顿时被大片无形的能量牢牢束缚,几乎是被完全定格住。

  我惊喜地看着我所做到的一切,更印证了只要“心神”在完全融入能量层次空间的状态下,我就依然能够操控宇宙中某些部分能量的事实。

  以前的我一般都只能使用自己已拥有的能量,能量的来源也都是来自于与身体连成一体的“能量气场”。可现在却不同。

  在我莫名流落到这个神秘的异域星,更被伟大的宇宙加诸于这具笨重的又无法凝聚任何能量的肉身之后,我好不容易才最终掌握的强大力量──“极寒能”和各项特殊技能也全部失去使用的能力,不住可自动聚集转化和储藏能量的“能量气场”更突然瓦解,几乎就在我以为再无法恢复我那强大神奇的力量而灰心颓丧时,却再度发现“心神的触动”能力依然存在,更令我狂喜的是我发现“能量气场”虽然消失,却又不是真的消失,而是融入了能量空间中,和整个能量空间层合为一体。

  这反而形成了我这具“飞人类”的肉身虽然不能凝聚起能量以供运用,但在“心神”融入“能量层空间”的状态下我却可以利用“意念”直接操纵宇宙中那些自然游离的能量。

  印证了这些事实后,我精神大振。

  而在另一边,当那名年轻的狩猎队员已打算闭目等死的时候,却奇怪地发现猛扑而来的“翔豹”不知为何竟突然奇异地在空间中凝结住,宛如突然被石化了一般不再动弹,若不是迎面而来的强劲气流吹拂得他脸孔生疼,他几乎要以为刚才的情景不过是一场噩梦而已了。

  呆呆地看着张大著血盆大口,腥臭的涎水犹自流淌而下,距离自己脑袋仅只半尺左右的“翔豹”,神智稍微恢复一点清醒的年轻的狩猎队员几乎吓得晕厥过去。

  而让他大为不解的是他不知道为什么“翔豹”会这样停住不咬他?当他还在疑惑的时候,“翔豹”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向后飞退,看那怪异的动作就如同被人一脚给踢飞出去一般,可年轻的狩猎队员敢百分百的保证绝对没有人做出这样的动作。

  我好玩地看着“能量空间层”一个个能量组活动的情景,每次当某些属于“翔豹体的能量组”即将危害到其他“人体能量组”时,我就利用意念主导着就在他们周围的“自然游离能量”聚合在一起,瞬间禁锢它们的动作,跟着再把它们远远地推送开。

  其实以我在“能量空间层”可自由操控“自然游离能量”的能力,要解决这些凶猛的生物是再轻易不过的事情了不过对于目前的形势以及我所处的身份和立场来说,实在不宜过多的暴露自己真实的身份和能力。

  毕竟我现在虽然能够操控“能量空间层”的能量,但那是要在“心神”完全融入到“能量空间层”的状态下才能使用的能力,而现实中的我可说依旧是个毫无防御和战斗能力的普通的“飞人类”。

  在我还不能完全随心所欲的应用自己以往强大的力量时,我最好还是乖乖的做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平凡人比较好。

  在我暗中帮助下,飞霄汉等十几名飞人类总算每次都有惊无险地躲过劫难,好不容易和曼罗、寒克汇合在一起之后,所有人总算都松了口气。

  而那些每次都快噬咬到“飞人类”的时候结果又不知为什么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牢牢禁锢住攻击动作的“翔豹”在见到它们深深忌惮的两人也和其它的“飞人类”会合在一起之后,这些同样有着智力的猛兽终于知道大势已去,逐渐停止了攻击,集合在一起。

  但对凶悍成性的来自于“极地荒郊”的“翔豹”来说,只要还有一丝攻击敌人的机会,它们就不会轻易放过。

  所以二十来只“翔豹”到现在虽然剩下的还不足十五只,却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寻找机会攻击“飞人类”的打算,“翔豹”群们虽然都停止了攻击,却也没有就此离开,而是集结在一起,远远地在旁环视着。

  “刚才怎么回事?”聚集在一起之后,其它几名死里逃生的狩猎队员惊魂未定地问,他们想问的是为什么那些即将咬到自己的“翔豹”怎么会突然停止了攻击?没有经历过刚才那种经历的飞霄汉和寒克等人自然不知道几个年轻的狩猎队员真正惊讶的是什么。

  皱着眉头看了下远远环伺在后方的“翔豹群”一眼,寒克轻松地耸了下肩道:“刚才我和曼罗阿姨施展的就是传自于‘第一都市──圣歌城’‘铁翼学院’中的至圣典籍──‘飞鹰秘典’记载的‘光雷复合拳’。”

  众人耸然动容。

  “幸亏寒克你来得及时。”曼罗温和地看了眼寒克,微笑地道:“不然后果真难以想象。”

  寒克道:“曼罗阿姨你过奖了,不过现在还不是闲聊的时候,我们还是先回到‘天木巢’后再说吧?”

  “怎么回去呢?”飞霄汉紧皱着眉头:“‘翔豹’还在旁边虎视眈眈,这些来自荒郊的猛兽是绝不会轻易退却的,我有些担心在经过‘死亡堡垒’领域的途中会……”

  “大叔你放心吧。”寒克微笑道:“我知道有一条十分安全的路,可以不需要经过‘死亡堡垒’的区域,‘翔豹’群也绝对不敢跟过来。”

  “有这种事?”飞霄汉惊讶地看着他。因为以他多年狩猎的经验,“荒野平原”是他熟得不能再熟悉的区域了,他完全不知道还有拿条路是可以不用经过“死亡堡垒”的领域而顺利的从“火焰湖”回到“天木巢”的。

  “是真的。”顿了一顿,寒克嗫嚅地道:“不过有件事情大叔和曼罗阿姨不要见责于寒克才好。”

  曼罗奇怪地道:“当然不会,什么事情你尽管说。”

  “就是飞雪……她……”寒克迟疑地道。

  看他的表情,曼罗已经完全了解,叹了口气道:“她始终是那样任性,不怪你。”

  “阿雪她跟来了?”飞霄汉眉头皱起,见寒克苦笑的表情,立即铁青着脸道:“不像话,实在太任性了!难道她不知道这样贸然的来到‘荒野平原’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吗?”

  “飞雪也是因为太担心大叔你们的安危才会如此,看到她焦虑的模样我也实在不忍让她和飞翼两人独自跑出来冒险,尚幸寒克无意中探得一条秘密的路可安全地抵达这里,所以才自作主张地带他们前来,大叔尽可以放心,飞雪和飞翼两人都十分安全,如果真要怪罪的话,就怪寒克胆大卤莽好了。”

  微“哼”了一声,飞霄汉依旧铁青着脸道:“真是大胆,难道你们不知道飞翼的情况吗,他非但失去了记忆,更是个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的人,你还带他一起来?”

  “好了,霄汉。”在寒克尴尬地无言以对的时候,曼罗及时说道:“现在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吗?况且寒克也说了,阿雪和飞翼两人现在都很安全,你还生哪门子气?现在最重要的是快点安全的离开这里,回我们的‘天木巢’去。”

  飞霄汉叹了口气,拍了下寒克的肩膀道:“其实我并没有怪你,只是阿雪这妮子和飞翼实在太大胆,也太卤莽了,如果一味的放纵她,日后可怎么得了?”

  “是寒克不好,以后绝不会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嗯。”飞霄汉点了点头,跟着问道:“但不知你说的那条安全的路,究竟是哪条路?阿雪和飞翼两人现在又在哪?”

  “那条路就在那里?”寒克指着“原木林”的方向说道:“飞雪和飞翼两人就在‘原木林’边缘等着我们。”

  “‘原木林’?”一名“行署护卫”狐疑地道:“寒克你在说笑吧,‘原木林’遮天盖地的弥漫着紫色的瘴气,向来无任何生灵可跨越过这片代表着死亡的雾海,我们怎么可能……”

  寒克微微一笑:“‘原木林’上空确实是遮天蔽日地弥漫着可令生命停止呼吸的紫雾瘴气,却非钟零大叔说的既铺天又盖地的,事实恰恰相反,你们到了那边自然会明白一切,现在我们就走吧,‘翔豹’虽然在旁虎视眈眈,谅来一时半刻也不敢再进行突击我们。”

  众人到此时也确无选择的余地,只好半信半疑地随着寒克朝位于东边的“原木林”方向展翅飞翔而去。

  而在暗中阻止了“翔豹”的虐行后,“心神”从“能量层空间”重新拉回“现实空间”的我看到局势进行到这里,也放心地把“心神”移开飞霄汉等人身上,缓缓地向沿着“火焰湖”向四周扩展而开,仔细地搜寻着这个“异域星球”的脉动。

  “心神的触动”顺着“异域星”赤道的轨迹持续地向周边延伸,刹那之间,“心神”所到之处,这个星球的各种生态资料一一地落入我的心中,使我对这个神秘的星球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虽然这些资讯已使我获益匪浅,但我的心却反而越是纳闷不解。

  因为在我“心神”大范围持续不断的触动下,我竟始终感应不到这个星球的脉动,这个星球竟仿佛是个不会运转的死星一般。

  可这怎么可能?在宇宙的各个星系之中,每个行星都要依着各自不同的轨迹运转,是绝无停顿的可能,星球没能运转,也就代表着这个星球是个没有生命力的死星,它也就算不上是个星球,最多也只算是一个如星球一般硕大的陨石,是绝不可能存在生命的。

  但这个名叫“异域”的星球,却明明生存着无数不同种族的生命,绿地,蓝天,森林,河流,阳光,这一切绝不是一个死星所能拥有的!那也就是说这个“异域星球”并非死星?但为什么我却又感觉不到它的脉动?

  就在我疑惑不解之际,蓦然感觉“心神”再度如受重锤敲打一般,正为“心神”所覆盖的整个世界顿时翻天覆地起来,极度难受的感觉迫使我放弃“心神”持续触动的能力,意识瞬间回归肉体,立刻感到真实的整个身体也在如同在天旋地转一般。“呕~~”地一声,十分难受的感觉令我不由干呕了起来,整个身体更感到似要虚脱了一般。

  “喂!飞翼,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哦。”肩膀传来遭受拍打的触动感,才刚回归肉体的我立刻再感觉到心灵如受到重锤敲打一般。

  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那张关怀急切的俏脸,我已经明白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苦笑了一下,我虚弱地道:“不要担心,我没事的,大叔他们也没事……”

  “呀?你怎么知道我阿父他们没事?”飞雪狐疑地看着我。

  愣怔了一下,我才发觉自己无意间说漏了话,僵硬地笑了笑,我说道:“感觉……只是……感觉……”

  飞雪思索了一会,更着开心地道:“那是当然了,阿父阿姆他们当然会没事,不过,你好象有事耶,告诉我,你刚才到底怎么了?任我怎么叫你都不醒,就像……”飞雪想想了道:“就像个木头人一样,刚才吓死我了,还以为你……你……”

  “你以为我死了是吗?”我好笑地看着这个天真的姑娘道:“所以你就用力地打我?”

  飞雪俏脸微微一红,马上跟着噘起小嘴道:“人家也是关心你呀,谁叫你刚才一动不动的样子那么吓人,而且,连呼吸都没有了,人家当然紧张了。”

  我苦笑了下,正要答话,已跟着听到空中传来寒克的声音:“飞雪、飞翼,你们在哪里?我已经把大叔和曼罗阿姨他们带来了!”

  “啊?”飞雪惊喜地站起身来,哪里还顾得上我!雪白的双翅扇动中,人已跟着展翅向空中飞翔而起,向着寒克传来的声音疾飞而去,一边高兴地大声回应:“寒克,我是飞雪,我在,我阿父阿姆他们都好吗?”

  看着逐渐在空中消逝的飞雪背影,我苦笑地摇了摇头,对飞雪率直又任性的性情大感无奈。当然在我的心里也替所有人都平安无事而感到欣喜,而另一边,令我大是振奋的是我终于找到了另一个可应用到我某些力量的途径。

  众人会合在一起之后,纷纷融合起背上已经显得有些疲软的双翅,第一次全面利用双足做为前进的交通工具,徒步穿行于“原木森林”内部,经过一段对众人来说显得漫长的跋涉,我们终于顺利地回到了“天木巢”。

  当然,一路上“原木森林”内部奇特的自然风光和温驯珍奇的动植物也同样令这些刚刚经历过死亡磨难的狩猎队看得激动不已,直感叹为什么他们没早些发现这深处于死亡瘴气下面的世外桃源。

  异域奇缘

  第五章心神触动完

  

第五章 心神触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