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至圣之战

    ******2657年七月十五日

  当月球基地传来报告后,特仑帝国的三艘宇航母舰正缓缓地航行在距离太空基地约一百万公里处。

  地球的太空军事力量已经早早的在内太空基地集结,月球基地就驻扎着「太航号」和「太宇号」两艘宇航母舰和二十艘战斗军舰,而地球外太空边缘也驻扎着三艘宇航母舰,分别是「天空号」、「智慧号」和「智者号」,以及四十艘宇航军舰。

  虽然特仑帝国是以地球盟国的身份访问地球,并就智者与明王两大武道精神领袖谁才是真正的至圣先师?而举行至圣之战,但谁也不敢保证特仑帝国是否会另藏祸心,以此为借口发动侵略战争?

  反正防范于未然是绝对没错的。

  几乎全地球人都在紧张的时候,我却静静地藏身在智者武堂的禁制七层深处,默默地跪坐在那已成一地玉石碎片的雕像位置前。

  回地球后就径自找地方潜心修炼的银色鼠小银已经出关,此时正静静地蜷缩在我两腿的膝盖之间。

  我的脸色苍白,一脸的憔悴,两天来,我就好象老了好几岁一般,暮气沉沉的,以前凌厉森寒的气势已经不复存在,我的心灵在忏悔,在做着深刻的检讨和剖析。

  在消灭恶魔生物裂殖体的计划中,我本来以为潜伏在军队中的恶魔生物裂殖体顶多就几百而已,却万万没有想到寄宿体的数量竟远远超过了两万这个惊人的数字,我没有办法实行自己逐一消灭对方的计划,而结果是,其他两万余名没被恶魔生物寄宿的军士官兵们无辜陪葬!

  在现场的时候,我没有什么感觉,但当我回到空中城市,心灵平静下来之后,在心灵的最深处似乎有个声音谴责着自己,然后,自己亲手酿造的一慕无情的屠戮惨剧又清晰地浮现在我脑海之中,我甚至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时广场充斥着绝望和恐怖的信息,清晰地看到无辜士兵和被寄宿的士兵眼中刹那流露出的惊恐和无助。

  内心不断地受到自我的谴责,我开始在怀疑自己……

  在特仑帝国即将抵达地球太空领域,停靠在距离地球一千万公里的XF549太空区域时,星频媒体开始播放太空卫星捕捉到图象,现场转播,而当前除了特仑独立帝国将与地球展开「至圣之战」这个最热门的新闻话题外,还有一个关于「恶魔」的新闻,可惜这个「恶魔」并非指的恶魔生物,而是使用了恐怖的力量无情的屠戮了五万名军部高级军士官兵的我。

  而我在媒体的报导中,已不再是一个人类,而是被那些高级研究学者们认为是潜伏于地球的外星恐怖生物,当然,我的身份还没有被曝露,在无知的人们脑海里,我被彻底的虚构为各种拥有奇形怪状躯体的外星怪物。

  涟漪在获悉我亲手毁灭了五万名军士官兵之后,一向冷静的她也不由悚然动容,那时我看到她的眼中掠过悲哀和失望已极的色彩。

  我知道她的感受,昌浩能够顺利的任职浩城军部第一将军,命令五万名军士官兵整装待命,这些都是我让涟漪利用她的身份地位去达成的,可是结果,五万名军士全部遭受屠戮,无一幸免,这庞大的数字和无辜的生命,连心志坚定的涟漪也承受不了,她落寞地走了,我知道她心灵遭受自我的谴责不会比我少多少。

  当天空政府十分坚定地声明自己的立场,特仑帝国的最高领袖亚布齐斯最后命令将三艘庞大的超级母舰依照天空政府的要求驻扎在XF549太空区域内,率领着部下,换乘一艘宇航军舰缓缓驶向地球。

  人类是最虚伪的动物,最原始和最具侵略的本性往往隐藏于背后,而在战争没有打响之前,他们在表面上都会做足功夫,以彰显自己的仁义友好和爱好和平的形象,谁也不想一开始就给人一种侵略者战争犯的感觉。

  又是一连串的见面会、发布会,记者会、招待会等场面礼仪,天空政府甚至还安排了大型的阅兵仪式,可谓花样百出,连续五天时间就在这样那样的友好接触之间度过了,但就这几天,却也使全人类度过了一个全球欢庆的高潮,但在这欢庆下面,剑拔弩张的战争硝烟却随时都可能弥漫整个太阳系。

  ******2657年七月二十日

  地球和明王星之间的领导人在经过几天的会谈之后,明王星的特仑帝国正式声明了其帝国政府独立的地位,并且就两星之间签定了一系列的商贸往来和友好互访协议。

  当表面上的程序基本走完之后,特仑帝国此次到访的真正目的徐徐拉开了序幕。

  而这段时间,我依然呆在智者武堂的禁制七层之中,没有人知道我在做什么,甚至除了涟漪之外,再没人知道我的行踪。

  「长平还没出现?」路仲林问道。

  涟漪沉默地摇了摇头。

  路仲林叹道:「虽然我对他残酷的屠戮了五万名军士的行为震惊和不可谅解,但我从没想过追究,因为我相信师妹的每一句话,以及对每一件事的判定。」

  「我很抱歉不能向师兄做任何的解释。」涟漪冷静绝美的脸上不起半丝波澜:「相同的惨剧相信以后还会继续发生。」

  没再看路仲林悚然的面孔,涟漪垂下了眼帘,淡淡地道:「相信不久的将来,长平同样的屠戮风波将席卷整个地球,包括明王星。」

  「你说什么!」路仲林终于再忍受不住内心的惊愕站了起来,但一向理智的他马上知道涟漪不会对他开这样的玩笑。

  「究竟是为了什么?」

  涟漪默默地摇了摇头,没做任何的解释,但沉静的星眸却刹那风起云涌起来,痛苦和矛盾在她的眼中纠缠着。

  路仲林震住了,一向飘逸如仙,洒脱出尘的师妹第一次在他面前表现出如此脆弱的情绪。

  涟漪缓缓地站了起来,向着门外飘去。

  路仲林沉思着,脸上闪过无奈的表情,跟着走了出去。

  关于明王星与地球谁才是真正的武道至圣?将马上展开星频直播的辩论,当然这所谓的辩论大家都知道只不过是一个商榷比武规则的借口而已。

  当获悉明王星的阵营资料之后,地球的众武术家们都倒吸了口冷气,而空中城市更是忧心忡忡。

  在亚布齐斯率领帝国高官和武道强者中,就有明王五强,修克烨徐瑟、木尊木之介、力丹君、关博翰、麦修元五大强者,另外还有原本是地球的两大将军阳斯磐、卡帝奇,除了以上七人外,亚布齐斯本身就具备不弱于各大强者的力量,而另一个新生的强者麦天也随侍左右,特仑帝国除了华斯比托将军要领导驻扎在XF549太空区域的帝国军舰队没到外,十个拥有强者实力的武道高手已到了九位。

  在特仑帝国的阵营中,可叹的是其中有三个强者原是属于地球,而现在,却成了我方阵营中的强大对手。

  阳斯磐是从圣地出去的强者,所以,当面对着路仲林和潘一长老的时候,他的表情显得最是丰富。

  路仲林对阳斯磐可谓十分熟悉,看到阳斯磐的时候,路仲林神情依旧那么的平静,但眼中却刹那簇燃起一团火焰般的波动,但这变化很快就平息了下去。

  由于此次双方代表的仅只是针对武道上谁才是真正「至圣」地位的竞争,所以参加的全部是武道上的顶尖高手,强者级的人物。

  巴特林岛是南平洋海域中一座中型岛屿,原本是一个度假岛屿,但在两年多的战火之中,曾经成为流犯集团的大本营,饱受战火的破坏和蹂躏,在空中城市执政之后,巴特林被重新开发,成为一座大型的原始竞技场。

  本来这个岛屿是做为今后开办古武术大会的场地,但现在,首先使用它的将是两星之间的强者大战。

  巴特林岛的竞技馆,偌大的蛋型建筑中,人流川流不息,众多没被邀请的小记者拥挤在门道边,这些小传媒公司的记者因为资格不够,不能进入到会场获取第一手资料,但每个人看起来都有十分高的敬业精神,也因为这样,会场外是被堵得个水泄不通。

  涟漪、路仲林先后从贵宾门进入会场,空中城市的首席长老潘一早已经率领着圣地长老团就坐于会场主位席上,对面则是特仑帝国方面的诸位强者。

  亚布齐斯一如往昔那般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见到涟漪进来的时候,他一双眼睛更是突然闪亮了起来。

  镁光灯不时闪烁,安置在会场各个角落的摄影机也现场地转播会场中的一切。

  当宾主纷纷落座之后,亚布齐斯眼中掠过讶异的色彩,首先疑惑地问道:「不知夏长平先生为何没有到场?」

  「他会出现的。」涟漪淡淡地回答。

  「不知特仑先生打算以什么形式确定谁才是武道至圣的地位?」路仲林道。

  亚布齐斯微微一笑:「明王和智者两大伟人一直都是全人类的精神领袖,对于伟人之间谁才是武道至圣也一直存在着极大的争议,以往的明王星是个开放的,充满着最原始斗争的星球,虽然明王星人一直都有着一个共同的信仰,但社会体制到底不健全,没有真正的领导者。」

  亚布齐斯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微笑地朝明王二世注目了一下,修克烨徐瑟的脸刹那有那么一丝波动,但很快就平静了。

  亚布齐斯继续道:「但现在,明王星在特仑帝国的领导下已经建立起了真正自由民主的独立政府,拥有一个星球国家最健全的社会体制标准,明王星既然正式独立了,与母星地球也建立了良好的互往关系,为了不使数百年的争议让我们两星之间产生不和谐或者敌视心态,特仑才不得不促使这个争议了上百年的问题做个一朝解决。」

  亚布齐斯确实没说错,自三百年前的科武战争之后,明王星与地球就一直存在互相敌视和互相轻视的心态,乃至到最后演变为彼此的精神支柱谁才是武道至圣的争议上来。

  但其实,地球和明王星的人们都知道,各自有各自的精神支柱,你信仰你的,我信仰我的,互不干涉,真要哪一天,分出个胜负来了,只怕引起更多不必要的仇视和冲突。

  路仲林等圣地长老都十分明白这点,也都明白特仑帝国正是想利用这点来瓦解空中城市在人们心目中的超然地位。

  而所谓的武道至圣不过是特仑帝国野心勃勃的一个借口罢了,但空中城市没有办法拒绝挑战,更容不得丝毫退缩。

  「特仑先生说的不外乎就是比武论输赢吧?」潘一淡淡地道:「这点我们都心中有数。」

  亚布齐斯知道潘一的意思,他微笑地来回看了对面的阵营几眼:只有三个强者级的人物,相比于自己这方九个强者来说,实力相差也太悬殊了。

  亚布齐斯眉头舒展,脑海里却马上浮现一个浑身萦绕着森寒气息的身影,亚布齐斯立刻倒抽了口冷气,对面虽然才只三个强者,但没露面的可是个超级强者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亚布齐斯身上。

  「最合适的方法当然是我们各派出代表以场次决定胜负。」亚布齐斯缓缓地说道:「我方这边包括我在内有九名可以出场的战斗选手……」

  「对不起,亚布齐斯先生。」一个声音蓦地打断亚布齐斯的话语,阳斯磐缓缓地站起:「只怕我要回到属于我的阵营中去了。」

  亚布齐斯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他也没做什么表示,只是平静地看着阳斯磐走到对面,在路仲林旁边空着的一个位置坐下。

  「我想我有必要为大家重新介绍一下。」路仲林道:「阳斯磐是我空中城市圣地的长老,也是我的师弟。」

  已经投诚麾下,两年内立下不少战功的大将突然临阵倒戈,亚布齐斯只有那么刹那的感到一点点意外,却丝毫不在意地道:「无妨无妨,既然阳斯磐将军有如此显赫的身份地位,我们完全可以理解。」

  明王五强雨打不动似的没有丝毫表情,倒是现在,表情最丰富的要数卡帝奇了,因为他是地球人,本来也是地球原政府军的高级将领,军方领袖,可是现在,他却成了反过来对付地球政府的人,他没有想到本来与自己同一立场的阳斯磐竟然会临阵倒戈,他清晰的记得在上次地球科技联军一败涂地,火星独立联盟横扫明王星,打算建立政府的时候,是阳斯磐鼓动自己一起投诚,虽然那个时候大势所趋,确实只有投诚这一条路,但怎么说他们身为地球联军的高级将领,强者级的人物,背叛的阴影还是一直留存心里的,所以卡帝奇比任何人都在乎别人的眼光,当阳斯磐毅然的走到对面去的时候,卡帝奇发现所有人看向自己的眼光都是那么的意味深刻,就连己方阵营中的眼神也是捉摸不定的。

  他知道众人眼光中的意思都代表着什么,可是卡帝奇很冷静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没有任何表示。

  「特仑先生请继续。」路仲林道。

  亚布齐斯道:「既然要决定出明王星和地球谁才是真正称得上武道至圣的地位,那强者力量的决斗是殊不可免了,我方目前可以出场战斗的是八位,以场次决胜负应该是最合适的方法,但不知贵方……」

  说到这,亚布齐斯停下话来,但每个人都已经明白他话中的意思,特仑帝国方面有八位强者可以出场,也就是场次起码不少于八个强者能够出场战斗的次数,以八场论胜负的话,空中城市目前只有四位强者,没有哪个强者敢夸口自己战胜了另一个强者之后还有余力在接受下一场同等级的战斗,更何况路仲林四人还不一定就能够场场战胜敌人。

  看着路仲林等人犹豫皱眉的情景,亚布齐斯再次微笑道:「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方法,据我所知,空中城市还有一个绝世高手没有出现,夏长平夏先生曾经单枪匹马迎战我明王星五强联手之力而丝毫不落下风,其力量令人惊叹,可惜亚布齐斯没能目睹到最后的结果,不若这样,我们以四个场次决定胜负,首先是麦天将军和卡帝奇将军以及在下三人分别为三个场次出战,贵方同样派遣三个代表分别挑战我等三人,而最后一个场次将由明王五强与夏长平先生决出在明王星曾经未果的战斗!」

  亚布齐斯的话立刻引起全场的骚动,而在其他地方观看星频现场转播的武术家们也纷纷破口大骂。

  以一人之力对抗明王星响誉盛名的五大强者,这简直是是开玩笑,这不是所有武术家们敢以想象的事情。

  路仲林闻言,显得也有些错愕,虽然他已经从涟漪的口中知晓我的力量已经远超于强者等级,但以一己之力对抗五大强者,同样不是他能够想象的事情。

  他已忍不住要直斥对方是在故意刁难。

  可是,没等他开口,他已猛然感觉到空间似乎游荡着某种奇异的气息,一股冷意忍禁不住地似要从心灵深处泛散而开一般,连头皮刹那都有些发麻似的,看着所有人脸上刹那涌现的怪异表情,显然所有人都同时感应到了这奇异的气息。

  会场中间无形的空气突然肉眼可见地如水纹涟漪般缓缓地波动开来,虚空宛如突然破碎了一般,一个浑身萦绕着阴冷气息的身影从波纹中慢慢地浮现眼前。

  

第六十六章 至圣之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